朱子治家格言

朱子治家格言

《朱子治家格言》是清初朱柏廬所著。朱柏廬(1617~1688),著名理學家、教育家。名用純,字致一。崑山(今屬江蘇)人。與歸有光、顧炎武為“崑山三賢”。明諸生。清順治二年(1645年)其父在守崑山城抵禦清軍時遇難。朱柏廬侍奉老母,撫育弟妹,播遷流離,備極艱辛。局勢稍定,返回故里。因敬仰晉人王裒“攀柏廬墓”(含有不忘殺父之仇的意思)之義,故自號柏廬。居鄉教授學生,潛心治學,以程、朱理學為本,提倡知行並進,躬行實踐。平生精神寧謐,嚴以律己,對當時願和他交往的官吏、豪紳,以禮自持。他與顧炎武堅辭康熙朝的博學鴻儒科,後又堅拒地方官舉薦的鄉飲大賓。除《朱子家訓》外,尚著有《刪補易經蒙引》、《四書講義》、《困衡錄》、《愧訥集》、《春秋五傳酌解》、《毋欺錄》等。

基本信息

作者簡介

朱柏廬(1627-1698)原名朱用純,字致一,自號柏廬,江蘇崑山人(今崑山市),明末清初江蘇崑山縣人。著名理學家、教育家。其父朱集璜是明末的學者,清順治二年(1645 )守昆城抵禦清軍,城破,投河自盡。朱柏廬自幼致力讀書曾考取秀才,志於仕途。清入關明亡遂不再求取功名,居鄉教授學生並潛心程朱理學主張知行並進,一時頗負盛名。康熙曾多次徵召,然均為先生所拒絕。曾用精楷手寫數十本教材用於教學。潛心研究程朱理學,主張知行並進,躬行實踐。康熙間堅辭博學鴻詞之薦,後又堅拒地方官舉薦的鄉飲大賓。與徐枋、楊無咎號稱“吳中三高士”。康熙三十七年(公元1698年)染疾,臨終前囑弟子:"學問在性命,事業在忠孝"。著有《刪補易經蒙引》、《四書講義》、《勸言》、《恥耕堂詩文集》、《愧訥集》和《毋欺錄》等。

內容梗概

朱子治家格言:

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

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

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

朱子治家格言 朱子治家格言

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

自奉必須儉約,宴客切勿留連。

器具質而潔,瓦缶勝金玉。

飲食約而精,園蔬愈珍饈。

勿營華屋,勿謀良田。

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

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

居身務期質樸,教子要有義方。

勿貪意外之財,勿飲過量之酒。

與肩挑貿易,勿占便宜。

見貧苦親鄰,須加溫恤。

刻薄成家,理無久享。

倫常乖舛,立見消亡。

兄弟叔侄,須分多潤寡。

長幼內外,宜法肅辭嚴。

聽婦言,乖骨肉,豈是丈夫。

重資財,薄父母,不成人子。

嫁女擇佳婿,毋索重聘。

娶媳求淑女,毋計厚奩。

見富貴而生讒容者,最可恥。

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

居家戒爭訟,訟則終凶。

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

毋恃勢力而凌逼孤寡,勿貪口腹而恣殺牲禽。

乖僻自是,悔誤必多。

頹惰自甘,家道難成。

狎昵惡少,久必受其累。

屈志老成,急則可相倚。

輕聽發言,安知非人之譖訴,當忍耐三思。

因事相爭,焉知非我 之不是,須平心靜想。

施惠無念,受恩莫忘。

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

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忌心。

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

善欲人見,不是真善。

惡恐人知,便是大惡。

見色而起淫心,報在妻女。

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

家門和順,雖饔飧不繼,亦有餘歡。

國課早完,即囊橐無餘,自得至樂。

讀書志在聖賢,非徒科第。

為官心存君國,豈計身家。

守分安命,順時聽天。

為人若此,庶乎近焉。

原文注釋

(原文):黎明即起,灑掃庭除,要內外整潔;既昏便息,關鎖門戶,必親自檢點。

(注釋):庭除:庭院。

(譯文):每天早晨黎明就要起床,先用水來灑濕庭堂內外的地面然後掃地,使庭堂內外整潔;到了黃昏便要休息並親自查看一下要關鎖的門戶。

(原文):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半絲半縷,恆念物力維艱。

(譯文):對於一頓粥或一頓飯,我們應當想著來之不易;對於衣服的半根絲或半條線,我們也要常念著這些物資的產生是很艱難的。

(原文):宜未雨而綢繆,毋臨渴而掘井。

(注釋):未雨而綢繆(chóu móu):天還未下雨,應先修補好屋舍門窗,喻凡事要預先作好準備。

(譯文):凡事先要準備,像沒到下雨的時候,要先把房子修補完善,不要“臨時抱佛腳”,像到了口渴的時候,才來掘井。

(原文):自奉必須儉約,宴客切勿流連。

(譯文):自己生活上必須節約,聚會在一起吃飯切勿流連忘返。

(原文):器具質而潔,瓦缶勝金玉;飲食約而精,園蔬愈珍饈。

(注釋):瓦缶(fǒu):瓦制的器具。珍饈(xiū):珍奇精美的食品。

(譯文):餐具質樸而乾淨,雖是用泥土做的瓦器,也比金玉制的好;食品節約而精美,雖是園裡種的蔬菜,也勝於山珍海味。

(原文):勿營華屋,勿謀良田。

(譯文):不要營造華麗的房屋,不要圖買良好的田園。

(原文):三姑六婆,實淫盜之媒;婢美妾嬌,非閨房之福。

(譯文):社會上不正派的女人,都是*淫和盜竊的媒介;美麗的婢女和嬌艷的姬妾,不是家庭的幸福。

(原文):奴僕勿用俊美,妻妾切忌艷妝。

(譯文):家僮、奴僕,不可雇用英俊美貌的,妻、妾切不可有艷麗的妝飾。

(原文):祖宗雖遠,祭祀不可不誠;子孫雖愚,經書不可不讀。

(譯文):祖宗雖然離我們年代久遠了,祭祀卻仍要虔誠;子孫即使愚笨,教育也是不容怠慢的。

(原文):居身務期質樸,教子要有義方。

(注釋):義方:做人的正道。

(譯文):自己生活節儉,以做人的正道來教育子孫。

(原文):勿貪意外之財,勿飲過量之酒。

(譯文):不要貪不屬於你的財,不要喝過量的酒。

(原文):與肩挑貿易,毋占便宜;見貧苦親鄰,須加溫恤。

(譯文):和做小生意的挑販們交易,不要占他們的便宜,看到窮苦的親戚或鄰居,要關心他們,並且要給他們有金錢或其它的援助。

(原文):刻薄成家,理無久享;倫常乖舛,立見消亡。

(注釋):乖舛(chuǎn):違背。

(譯文):對人刻薄而發家的,絕沒有長久享受的道理。行事違背倫常的人,很快就會消滅。

(原文):兄弟叔侄,需分多潤寡;長幼內外,宜法肅辭嚴。

(譯文):兄弟叔侄之間要互相幫助,富有的要資助貧窮的;一個家庭要有嚴正的規矩,長輩對晚輩言辭應莊重。

(原文):聽婦言,乖骨肉,豈是丈夫?重資財,薄父母,不成人子。

(譯文):聽信婦人挑撥,而傷了骨肉之情,那裡配做一個大丈夫呢?看重錢財,而薄待父母,不是為人子女的道理。

(原文):嫁女擇佳婿,毋索重聘;娶媳求淑女,勿計厚奩。

(注釋): 厚奩(lián):豐厚的嫁妝。

(譯文):嫁女兒,要為她選擇賢良的夫婿,不要索取貴重的聘禮;娶媳婦,須求賢淑的女子,不要貪圖豐厚的嫁妝。

(原文):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最可恥;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

(譯文):看到富貴的人,便做出巴結討好的樣子,是最可恥的,遇著貧窮的人,便作出驕傲的態度,是鄙賤不過的。

(原文):居家戒爭訟,訟則終凶;處世戒多言,言多必失。

(譯文):居家過日子,禁止爭鬥訴訟,一旦爭鬥訴訟,無論勝敗,結果都不吉祥。處世不可多說話,言多必失。

(評說): 爭鬥訴訟,總要傷財耗時,甚至破家蕩產,即使贏了,也得不償失。有了矛盾應儘量採取調解或和解的方法。

(原文):勿恃勢力而凌逼孤寡,毋貪口腹而恣殺生禽。

(譯文):不可用勢力來欺凌壓迫孤兒寡婦,不要貪口腹之慾而任意地宰殺牛羊雞鴨等動物。

(原文):乖僻自是,悔誤必多;頹惰自甘,家道難成。

(譯文):性格古怪,自以為是的人,必會因常常做錯事而懊悔;頹廢懶惰,沉溺不悟,是難成家立業的。

(原文):狎昵惡少,久必受其累;屈志老成,急則可相依。

(注釋):狎昵(xiá nì):過分親近。

(譯文):親近不良的少年,日子久了,必然會受牽累;恭敬自謙,虛心地與那些閱歷多而善於處事的人交往,遇到急難的時候,就可以受到他的指導或幫助。

(原文):輕聽發言,安知非人之譖訴?當忍耐三思;因事相爭,焉知非我之不是?需平心暗想。

(注釋): 譖(zèn)訴:誣衊人的壞話。

(譯文):他人來說長道短,不可輕信,要再三思考。因為怎知道他不是來說人壞話呢?因事相爭,要冷靜反省自己,因為怎知道不是我的過錯?

(原文):施惠無念,受恩莫忘。

(譯文):對人施了恩惠,不要記在心裡,受了他人的恩惠,一定要常記在心。

(評說):常記他人之恩,以感恩之心看待周圍的人及所處的環境,則人間即是天堂。以忘恩負義之心看待周圍的人事,則人間即是地獄。

(原文):凡事當留餘地,得意不宜再往。

(譯文):無論做什麼事,當留有餘地;得意以後,就要知足,不應該再進一步。

(原文):人有喜慶,不可生妒忌心;人有禍患,不可生喜幸心。

(譯文):他人有了喜慶的事情,不可有妒忌之心;他人有了禍患,不可有幸災樂禍之心。

(原文):善欲人見,不是真善;惡恐人知,便是大惡。

(譯文):做了好事,而想他人看見,就不是真正的善人。做了壞事,而怕他人知道,就是真的惡人。

(原文):見色而起淫心,報在妻女;匿怨而用暗箭,禍延子孫。

(注釋): 匿(nì)怨:對人懷恨在心,而面上不表現出來。

(譯文):看到美貌的女性而起邪心的,將來報應,會在自己的妻子兒女身上;懷怨在心而暗中傷害人的,將會替自己的子孫留下禍根。

(原文):家門和順,雖饔飧不繼,亦有餘歡;國課早完,即囊橐無餘,自得至樂。

(注釋): 饔(yōng)飧(sūn):饔,早飯。飧,晚飯。國課:國家的賦稅。囊(náng)橐(tuó):口袋。

(譯文):家裡和氣平安,雖缺衣少食,也覺得快樂;儘快繳完賦稅,即使口袋所剩無餘也自得其樂。

(原文):讀書志在聖賢,非徒科第;為官心存君國,豈計身家?

(譯文):讀聖賢書,目的在學聖賢的行為,不只為了科舉及第;做一個官吏,要有忠君愛國的思想,怎么可以考慮自己和家人的享受?

(原文):守分安命,順時聽天。

(譯文):我們守住本分,努力工作生活,上天自有安排。

(原文):為人若此,庶乎近焉。

(譯文):如果能夠這樣做人,那就差不多和聖賢做人的道理相合了。

兩個版本

《朱子家訓》有二,一為朱柏廬所作,二為南宋著名理學家朱熹所做。

朱用純所作《朱子家訓》原名為《治家格言》,朱熹所作《朱子家訓》原題為《紫陽朱子家訓》,而“紫陽”是朱熹的別號。

“朱文公的《朱子家訓》和朱用純的《治家格言》是在不同時代由不同的朱家先賢所撰寫出來的不同傳世巨作。很可惜世人多把他們的文章搞混了,通常人們多以《朱子家訓》來稱呼朱用純的《治家格言》,反而朱熹老夫子真正的《朱子家訓》一般人多不了解。”——朱祥南(朱子25世孫,世界朱氏聯合會會長)

點評鑑賞

當朝廷以千鍾之祿請你出仕時,你只淡然一笑,留冠博帶於烏台之上,著布衣草履於鄉野之間。你深諳程朱理學的要義,何曾沒有“治國、齊家、平天下”的抱負?但你沒有忘記父親墳頭的誓言。“讀書志在聖賢,為官心存君國。”這是你說的,但輔弼異姓並非你的理想。你深知“學而優則仕”的傳統,卻違背了這樣的傳統,你選擇了更為靜謐的那一條。相較於那些降清的明末遺老,你是幸運的;至少在心靈上你是釋然的。你既不是積極入世的狂客,亦不是消極遁世的隱者。你就是你,一個睿智而豁達的文人。於是當歷史的興衰成為了教科書上的幾行數字,當曾經的帝王將相成為了孤墳碑祠……你的思想卻成為了風檐下翻飛的書紙,成為了圭臬,成為了亘古。於是歷史湯湯的洪流中又多了一位獨上高樓的智者;於是中華文化的精髓中又多了一紙不朽的著述。

《朱子治家格言》上曰:“飲食約而精,園蔬愈珍饈”。比《朱子家訓》稍早一些,明萬曆年間成書的《菜根譚》上有更深刻的句子:“藜口莧腸者,多冰清玉潔;袞衣玉食者,甘婢膝奴顏。蓋志以淡泊明,而節從肥甘喪也。” 前幾日《南京零距離》的《孟非讀報》上曾談及全國公務員一年花費在吃喝上的開銷達到了2000億!2000億,如此天文般的數字是怎樣的概念呢?是夠這一年全國的適齡兒童享受真正意義上的義務教育! “鷦鷯巢於森林,不過一枝;鼴鼠飲河,不過滿腹。”家藏萬金,無非一日三餐;廣廈萬間,無非臥榻一張。可我們常常忽略了這一點。我們忙於各種事務,疲於各種應付。肥甘辛辣間,卻忘了真味只是淡。 我們何曾潛心研究過《朱子家訓》,寒假作業一公布,我們總是習慣性地列其為“事務”或“應付”。我們並未衰老的心性也正在逐漸被世俗所固化。誠如黎巴嫩著名詩人紀伯倫所言:“我們已走得太遠,以至於我們忘了為什麼而出發。”我為什麼而出發呢?一學期的忙碌竟讓我心虛!回想四個多月來,屁股能與板凳“親密接觸”達十分鐘以上者,不是上課就是開會!然而我並不是為了應付考試而上課,也不是為了拿獎學金而開會!正如我不是為了大快朵頤而生活,也不是為了肥甘辛辣而奔忙! 我回想起了兒時母親數次帶我出診時的經歷,我回想起十年前在《大自然探索》雜誌上一位感染伊波拉病毒的孩子絕望的眼睛……我也曾懷揣著一個救死扶傷的理想,只是愚蠢到忘了在外界紛忙的環境中,給心靈留一分寧靜。食堂二餐廳的牆上掛有《朱子家訓》,我覺得掛在餐廳也最為適宜。當我們品嘗一粥一飯的時候,不妨想想它的來之不易;當我們咀嚼大魚大肉的時候,也不妨多思忖一下我們來到這所大學的目的。朱用純曾與徐坊、楊無咎合稱為“吳中三高士”。靜觀滿紙樸拙的訓誥,知道非寧靜無以至遠。寧靜,是一種不受功名利祿左右的淡泊的心態,它能將一個人送到他所能到達的最遠的地方。 一直奇怪《正氣歌》的最後兩句:“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讀書可以在陽光下,正大光明;可以在雨簾中,詩意綿綿……可作者偏偏選擇風檐之下。後來讀到《風賦》才明白,仁者如風,溥暢而至,將博愛與寬厚平等地贈予身邊的每一個人—也許學醫的人更該這樣。 “見富貴而生諂,容者最可恥;遇貧窮而作驕態者,賤莫甚。”“與肩挑貿易,毋占便宜;見窮苦親鄰,需加溫恤”……這些質樸的格言早已超越了文字,幻化為賢者心靈的法則。 我細數著風檐下翻飛的書頁,凡五百零六字,雖稱不上醍醐灌頂,但多少能讓人產生“肅肅涼風生,加我林壑清”的頓悟。仿佛小心地拾掇起,先哲額上滾落的汗珠。風檐下,我輕輕地合上這一頁書。

指導思想

《朱子家訓》從治家的角度談了安全、衛生、勤儉、有備、飲食、房田、婚姻、美色、祭祖、讀書、教育、財酒、戒性、體恤、謙和、無爭、交友、自省、向善、納稅、為官、順應、安分、積德等諸方面的問題,核心就是要讓人成為一個正大光明、知書明理、生活嚴謹、寬容善良、理想崇高的人,這也是中國文化的一貫追求。大家如果真正依此踐行,不僅能成為一個有高尚情操的人,更能構建美滿家庭,進而構建和諧社會。《朱子家訓》之所以三百年間在中國有這么大的影響,除了它集中體現了中國人修身齊家的理想與追求,更重要的是它用了一種既通俗易懂又講究語言駢偶的形式。通俗易懂則容易被廣大民眾接受,語言駢偶則朗朗上口,容易記憶。駢指兩馬相併,駢文就是用作對聯的方式寫的文章,每句都兩兩相對,講究平仄對仗,鏗鏘有韻,是最能展現漢語獨特魅力的一種文體,在魏晉南北朝時最為興盛,後世也不乏佳作。《朱子家訓》就是以駢文形式寫成,每句都對仗。 家訓本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蒙書,一般多懸於廳堂屋室,以對家庭成員尤其是子弟起警戒的作用。但《朱子家訓》影響巨大,膾炙人口,幾乎家喻戶曉,自然也就成了舊時人人必讀的蒙書之一。今將《朱子家訓》放在《蒙書講義》之首,就是要讓大家知道親職教育是最重要的啟蒙教育,對小孩子的教育必須從家中的點點滴滴小事教起。比如“黎明即起,灑掃庭除”,我從小就見我外公是這樣做的,他也是這樣教我的。外公每天總是早早起床,將屋裡連同門前的小院子掃得乾乾淨淨,邊掃地邊教我這“黎明即起,灑掃庭除”的道理。漸漸的我也這樣做起來,以後外公搬了家,我住進那老院子的時候,也是早起將屋裡院外掃得乾乾淨淨,直到老院子被拆遷。一個人的品行人格往往就是從這些點滴生活小事中培養起來的,這就是《朱子家訓》的影響,親職教育的作用。所以《朱子家訓》尤需家長和子弟一起讀。做家長的讀了,知道怎樣管理家庭、怎樣教育子女、怎樣在家庭生活小事中去教育;兒童讀了,知道怎樣做人、怎樣在具體生活中要求自己,將來也更知道怎樣管理自己的生活與家庭。大家細細去體會,就會感受到《朱子家訓》的獨特魅力和永恆價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