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棉花的春天

木棉花的春天

葉全真經典愛情劇,影片講述了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男主人公葉耀華在開車去自己結婚現場的路上,偶遇方茹菡和她的丈夫,出於好心,讓他們上車和自己一起同行。結果意外發生了車禍。從而引發一系列誤會和糾葛,包括葉的未婚妻對他們關係的懷疑。住院後更檢查出茹菡身患血癌。緊接著茹菡因病去世,而自己的丈夫也自殺身亡。葉耀華接受他臨終的遺言,肩負起撫養他們唯一女兒的責任,這個小女孩逐漸長大成人後,卻又愛上葉這樣一個悽美的愛情故事。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故事講述了在上世紀三十年代,男主人公葉耀華(謝祖武)在開車去自己結婚現場的路上,偶遇方茹菡(董璇)和她的丈夫,出於好心,讓他們上車和自己一起同行。結果意外發生了車禍。從而引發一系列誤會和糾葛,包括葉的未婚妻對他們關係的懷疑。住院後更檢查出茹菡身患血癌。緊接著茹菡因病去世,而自己的丈夫也自殺身亡。葉耀華接受他臨終的遺言,肩負起撫養他們唯一女兒的責任,這個小女孩逐漸長大成人後,卻又愛上葉耀華,十年後,耀華與佩芸相遇,又掀起一段愛恨情仇。

分集劇情

第1集
某天,大實業家慕天宏的獨生女慕佩芸與大學同學出遊遇盜,被一農學院畢業的年輕茶農葉耀華所救,二人陷入熱戀。這天在慕家大院舉行佩芸和葉耀華的訂婚儀式。場面非常盛大,賓客雲門。來的都是上海灘上有頭有臉的人物。佩芸的大學同學也來參加。而因為攀上了村裡的大財主當親家,葉母一定要抓只雞當禮物,村里人也敲鑼打鼓的歡送耀華。為了趕時間,耀華開的三輪貨車的速度快了些。路上遇到男老師鄒平維騎車帶妻子方如涵去參加女兒筱蝶的學校小提琴比賽,就讓他們也上了車。誰知出了車禍,葉母和平維受了重傷,而在訂婚現場,眾人等耀華不來,氣氛非常尷尬。佩芸也心急傷心。
第2集
由於新郎的缺席,訂婚儀式不歡而散。慕父慕天宏本來就對耀華不滿意,此時更為惱火,而佩芸也在房內傷心欲絕。受傷的葉耀華和如涵將傷重的平維和葉母送入醫院。葉母多處骨折,傷情嚴重;平維因脊椎受傷而造成下半身癱瘓,需要巨資來治療。耀華前往慕家解釋,佩芸生氣不聽,慕母呂淑璇得知耀華他們出了車禍,與耀華一起前往醫院,意欲慕父醫院董事長的身份擔下所有醫療費。此時,如涵突然暈倒,耀華無意聽到醫生跟如涵講她得的是白血病。而如涵則將病情隱瞞了起來。葉母對車禍非常自責,要求耀華負起照顧鄒家的責任,耀華答應。佩芸得知原因,也帶補品前往醫院看望葉母,耀華為籌集醫療費與方如涵回了茶山村。
第3集
佩芸坐車趕往葉家的路上回憶著以前和耀華的點點滴滴。在小溪邊,從匪徒手中逃脫後的佩芸和耀華渾身濕透,身上都有點傷痛,互相攙扶,感情也在那個時候悄然萌生。耀華將佩芸帶回家中,要其替換下濕透的衣服。被在家的葉母撞見,誤會了他們之間的行為,並滿心歡喜地將衣服給佩芸換上,喜歡上了這個未來的兒媳婦。耀華和葉母將佩芸送回慕家。慕家上下真是悲喜交加。慕母和葉母談得非常投機,慕母也喜歡耀華這個小伙子,聽了葉母的話更是將耀華看作是自家的女婿了。而勢力的慕父則開出五千的支票給耀華,耀華拒絕。佩芸的表哥莫立群在旁暗自對耀華懷恨在心,因為立群也喜歡著佩芸,視耀華為他的情敵。
第4集
耀華載著茹涵回到茹涵家中,將房契和值錢的東西都帶了出來,然後又前往耀華家。途中被幾個長舌村婦瞧見,說了些無中生有的閒言碎語,又被村長和村長夫人看見他們入鄒家,誤以為他們之間有曖昧關係。當他們在耀華家時,撞見了慕父慕天宏。慕天宏告知他們,他已經叫立群通知翁院長,任何人都不得拖欠醫院的醫療費。他們必須付清葉母和平維的前期醫療費才能繼續為他們治療,並威脅耀華與佩芸斷絕關係。耀華不肯與佩芸分開,寧願用家產抵押。茹涵此時暈倒,耀華想到茹涵的病和平維的癱瘓,毅然發誓與佩芸決不往來。此時,佩芸到葉家,在村人和慕父的謠言中,佩芸氣憤地離開了葉家。在茹涵的解釋下,村人才知道剛才的一切一切都是他們的誤會。
第5集
佩芸傷心欲絕,來到過去常和耀華約會的牧雲山莊,割脈自殺。被耀華和玉蘭及時趕到救起送往醫院。耀華對佩芸感到十分愧疚,淚盈滿眶。在醫院裡,平維因傷而疼痛難忍。小筱蝶跪在院長面前都沒有作用。葉母因缺乏救護導致傷口細菌入侵,引發了敗血症,生命垂危。慕父怕事情難以收場,礙於慕母的面子,在電話中要求給葉母和平維最好的醫療,醫療費全免。眾人皆驚訝。立群得知耀華和佩芸鬧翻,心裡暗暗得意。慕父因佩芸的自殺遷怒耀華,要佩芸選擇表哥立群,慕母則表示相反立場,仍希望他們可以結婚。
第6集
葉母自知自己時日不多,要耀華以後娶了佩芸後要好好待她。冰釋前嫌的佩芸和耀華相見,情意濃濃,也願意在葉母在世前把婚結了。慕天宏因報紙上對慕家訂婚的事情的報導大動肝火,立群在一旁假惺惺地怪自己的不是,其實這一切都是他暗地裡設計的。但在佩芸面前,他還是表現得非常體面。由於謠言,筱蝶在學校被同學嘲笑。立群的手下志剛扮成派報人在醫院對葉母和茹涵冷嘲熱諷,惡言相向。還帶來眾記者去醫院困擾葉母和平維。其實車禍就是在立群的指使下由他幹的。在慕父的支持下,立群在佩芸面前表示了自己對她的愛意,表示這輩子一定要娶佩芸為妻。佩芸堅決反對不從。葉母病逝。耀華和佩芸去墳前祭拜,出院後的平維一家生活窘迫,茹涵拿筱蝶的小提琴去典當。
第7集
平維覺得自己會拖累家人,欲投井自殺,被耀華制止,筱蝶在一旁哭著要平維堅強,平維被感動。茹涵典當小提琴不成,琴被車壓壞,腳踏車也被小偷偷去,哭得裂人心肺。由於沒有錢給平維治病,茹涵無臉回家,在街上找工作,但毫無收穫。,立群指使村長夫人阿桃及其他村人在佩芸面前製造耀華和茹涵是舊情人的謠言,在多人的口水中,佩芸漸漸相信了他們所說的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另一方面,立群又指使志剛派流氓想將耀華扔入江中。茹涵在路上遇到前去行兇的流氓,他們威脅茹涵喝下毒藥,並要求她前去耀華家中將耀華騙出。茹涵到耀華家後叫耀華從後門快逃,此時毒性發作,前來尋找母親的平維父女和正好來找耀華的佩芸撞見耀華抱著體虛的茹涵,又生誤會。
第8集
立群在旁扇風點火,佩芸又一次氣憤而走,耀華追出。平維和筱蝶也傷心離去。流氓看見茹涵和立群在屋內,誤將立群當作耀華,將其裝入麻袋中痛打一頓,等志剛來了才將其救出。立群在慕天宏夫婦面前慌稱這是被耀華叫人打的,慕父輕信,吩咐家人不得讓耀華進慕家一步。平維在家也和茹涵吵架,耀華前去相勸,道出茹涵身患血癌的事實。平維震驚。耀華前去慕家見佩芸,數次都被擋在門外,沒有見成。傷心失望的佩芸答應和立群結婚,耀華收到喜帖,在木棉花下以酒買醉,傷心寫下他對佩芸的思念。茹涵看在眼裡,決定要阻止婚禮,卻因病倒在教堂的外面,離開了人世。佩芸和立群成為夫妻,耀華肝腸寸斷。而平維在家中自殺,將筱蝶託付給了耀華,央求耀華照顧筱蝶長大。
第9集
幾年後,村長拿著耀華培育的新茶給慕家,佩芸因此思念耀華。而耀華在平維夫婦去世後帶著筱蝶離開了家鄉。含辛茹苦的讓筱蝶拜師學習小提琴,終於,筱蝶學有所成。此時的筱蝶也長大成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而且暗戀耀華。而耀華卻沒有忘記佩芸,只是將思念深深的藏在心底。正巧,村里因為茶葉得了冠軍邀請耀華回去,耀華就帶筱蝶一同回到了離別多年的家鄉。佩芸的生日,採薇給了她一張昔日她給佩芸和耀華拍的生日合影。佩芸睹物思人,暗戀立群的採薇見立群給佩芸買了昂貴的項鍊作生日禮物,心存妒忌,故意說佩芸在看和耀華的合影,從中挑撥。立群憤怒,將照片撕碎,並打了佩芸。
第10集
耀華帶著筱蝶去拜祭耀華父母和平維夫婦。筱蝶在父母墳前表示要嫁給耀華。佩芸拿著日記和玉蘭遞給她粘好的照片,來到牧雲山莊她和耀華一起種下的木棉花下,準備將它們埋掉。遇見正好進來的耀華,兩人相對無言,卻愛意仍濃,美好回憶盡在彼此心中。但在第二次見面後,仍努力隱藏彼此情感,但還是流露了出來,被村長和阿桃看見,並告訴了天宏夫婦。佩芸回到莫家,立群得知佩芸去見了耀華,怒火中燒,而且發現照片和日記,又一次毆打佩芸。採薇慫恿佩芸和立群離婚,回到耀華身邊。還說該讓耀華來解釋他們之間的清白給立群看。然後採薇又在立群面前說耀華和佩芸的曖昧,火上澆油,使立群更為生氣,所以當耀華和佩芸出現時,又一次當著耀華的面打了佩芸。
第11集
佩芸遭受立群的毆打後決意要搬回靜園,並要結束和立群的婚姻,耀華要她三思而後行,但採薇在一旁竭力贊成。玉蘭告訴耀華佩芸過得並不快樂,也從耀華口中得知他還愛著佩芸。已在慕氏企業工作的爾翔來莫家找立群談請耀華當茶園顧問的事,正好碰上耀華。立群的意思是把耀華的技術買下來,並買斷他的茶園和工寮。採薇向立群表明了多年來她對他的愛意,並用煙缸砸傷立群教他用苦肉計欺瞞慕天宏夫婦。在靜園,慕天宏夫婦因此而大大責怪佩芸的任性,佩芸傷心欲絕而離去,當晚搬到了客房與立群分居。天宏隨之責訓了立群,告訴他他們知道那是他的苦肉計,並警告他再欺負佩芸,就讓他一無所有。爾翔和耀華為茶園的事來到了茶山村,耀華告之他願意將種茶技術無償提供,但拒絕出賣茶園和工寮。耀華挽留爾翔回家吃飯。在耀華家,分開了十年的兩個好朋友再次相間,分外高興。
第12集
立群回到家中,向佩芸道歉,但佩芸已心灰意冷,沒有理睬他。喝醉酒的立群去如意館找採薇,雖然立群心裡還愛著佩芸,但嫉妒心很強的他在採薇的引誘下,加上白天天宏的威脅,終於在採薇告訴他,她可以幫他奪到慕家財產和贏回佩芸的話後,和採薇勾結在了一起,開始了一步步的計畫。筱蝶以她笨拙的廚藝邀請爾翔吃飯,三人相聚甚歡。耀華暗示爾翔,可以追求筱蝶,爾翔也表露出了自己的心跡。筱蝶很生氣,終於向耀華說出了愛他的話語,耀華大為震驚,當場喝止筱蝶,告訴她,他只能是她的叔叔。但筱蝶也堅決地決定要愛下去。玉蘭告訴佩芸,耀華還愛著她,並叫佩芸要提防採薇,但佩芸不相信採薇會傷害她。而同時,採薇和立群正在計畫如何先將玉蘭從佩芸身邊趕走。
第13集
立群背叛了佩芸,在採薇家中過夜,從此兩人狼狽為奸。筱蝶在吃早飯時,收拾了行李,要搬出去,耀華阻止,筱蝶說既然不能愛他,幹嗎還要住在一起。爾翔一大早來接筱蝶出去玩,筱蝶賭氣說要和爾翔住一起,耀華同意了,筱蝶又賭氣不想走了,把爾翔弄得一愣一愣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筱蝶拿起斧頭拉著爾翔去牧雲山莊砍耀華和佩芸十年前種的那棵木棉花樹,被耀華及時的阻止了,耀華對筱蝶大發怒火,筱蝶傷心離去。筱蝶決定到慕氏工作,當爾翔的秘書。玉蘭陪佩芸去做頭髮,立群叫玉蘭買“八寶油糕”回來,並吩咐徐志剛將油糕調包。立群邀請天宏夫婦和採薇到家中吃飯,玉蘭和佩芸回來,天宏吃了油糕,中毒倒地。在茶山村,村長帶著幾個村民來拜耀華為師,學習種茶技術,耀華欣然相授。
第14集
玉蘭因被懷疑在油糕里下毒而被趕出了家門,換了採薇的幫凶小燕做丫環。採薇責怪立群婦人之仁,沒有下猛藥殺了天宏,立群則念在天宏養育他的份上捨不得要了他的命,他非常懷念他和佩芸的童年,但一想到佩芸不愛他,天宏又警告他,所以又在採薇的教唆下決定再次行動。佩芸向她母親表明了離婚的決心,慕母也同意了。筱蝶代表慕氏企業來和耀華談判二八的佃農租約,耀華拒絕,誤會筱蝶,但筱蝶隨之教耀華以種茶技術要挾慕氏。耀華到慕氏企業找爾翔談租約的事,正巧慕天宏夫婦也在,天宏告訴慕母他故意將租約定得苛刻的用意。慕母看見耀華,邀請他到莫家找佩芸談租約的事,此時,立群和採薇在房內尋歡,慕母在門外聽見,以為佩芸和立群和好,高興。佩芸外出回家見耀華,兩人便坐下聊天,被立群看見,當場又痛打佩芸,慕母見狀,更堅定了要佩芸離婚的決心。
第15集
採薇慫恿立群要先下手為強。慕母責怪天宏硬要將佩芸嫁給立群,害佩芸現在吃苦。本來,天宏在如意館訂了一桌酒席,是想一家人高高興興吃飯的,發生此事後,天宏在如意館大大訓斥了立群。採薇下迷藥藥倒天宏,將其脫光,在天宏醒後告訴他,他酒後強姦了她。而慕母得知白天和立群在房裡的女人不是佩芸時,懷疑是採薇,拖佩芸去如意館弄明白。佩芸看見父親和採薇在床上,誤會但沒告訴慕母,不過對父親的不忠懷有恨意。天宏以為自己真的玷污了採薇,表示會對她負責的。耀華與慕家沒有就租約談成,筱蝶以為耀華又是為了佩芸和立群起衝突,生氣。村民對租約也表示不同意,反對聲強烈。
第16集
佩芸撞見父親的醜事後,嘴上沒有說什麼,但對天宏已經沒有好臉色了。耀華決定還是要去慕氏談契約的事,筱蝶叫他以靜制動來要挾慕氏。慕母責問立群,他與採薇的事,但立群不承認。她告訴天宏,她懷疑立群和採薇有曖昧,天宏心裡有鬼,表示不可能,但跑去如意館問採薇,採薇假裝生氣,天宏沒轍。天宏夫婦找佩芸,讓她去茶山村談五五心約的事,並暗中找了記者來樹立佩芸的恩威。佩芸面對著耀華和茶農,私自將五五新約改成了茶農七,慕氏三的契約,茶農非常感激她。耀華留佩芸在家吃飯,並解釋十年前的誤會。佩芸胃痛,體力不支,耀華扶她,被前來的立群看見,用槍指著他們,要他們選擇誰來受這一槍,兩人爭著保護對方,立群極為氣憤。
第17集
立群忍著氣憤將佩芸帶回莫家,耀華和筱蝶隱約感到不安,但佩芸畢竟是人家的妻子,所以沒有辦法。在如意館天宏表示如果採薇有了她的孩子,就將三分之一的遺產給她,正當兩人準備親熱時,由徐志剛假扮的採薇未婚夫,財政專員闖了進來,威脅天宏他會報復,讓天宏坐牢。天宏不知這是採薇的計謀,害怕得決定將全部財產暫由立群保管,自己先去國外躲避風頭。採薇告訴天宏她有了他的孩子,天宏高興,決定改遺囑,並帶採薇到國外。立群將佩芸帶回家後,將其關在了鴿舍中,並警告女傭小燕不許聲張。耀華不時地思念著佩芸,筱蝶叫他早日清醒,接受她的愛。採薇和立群慶祝已將慕氏財產騙到手,採薇告訴立群她有了立群的孩子。
第18集
立群得知採薇懷孕後極為高興,但又懷疑孩子是天宏的,採薇打了立群,生氣。小燕問立群要不要放佩芸出來,採薇責怪立群魯莽,但阻止將佩芸放出來。並要立群將慕母毒死。立群到靜園告訴天宏夫婦佩芸五五新約的事,天宏當晚表示有事要出去一段時間,此時,立群假裝胃痛,慕母將自己的藥給他服用,他將胃藥偷換成了毒藥。小燕按計打電話給慕母,要她查天宏的包。慕母發現了天宏和採薇的事,和天宏大吵,表示要離婚。慕母氣得胃痛,天宏扶她進房,吃了被掉包的胃藥,在天宏離家後慕母毒發身亡。筱蝶告訴村長和大夥她喜歡耀華,大家竭力贊同兩人結婚,但耀華不同意。筱蝶請求村長夫婦為其遊說。
第19集
村長夫婦滿口答應了筱蝶的請求,跑到耀華處,要幫他們挑個好日子成親,耀華推委。慕母被殺,在種種證據面前,離家的天宏成了警方通緝的殺妻要犯。採薇讓小燕用迷藥迷倒佩芸,由立群對外假說佩芸是聽聞母親過世,傷心過度暈過去的,立群出面辦理喪事,拒絕親友弔唁,使得想去安慰佩芸的耀華和筱蝶無法見到佩芸。耀華非常擔心佩芸,筱蝶也多次表明心意,但無法將他的心從佩芸身上移開。立群在佩芸昏迷時聽見佩芸夢囈耀華,又一次打了佩芸,並將她關進了柴房,佩芸呼救卻從立群口中得知母親噩耗,傷心欲絕。而天宏還不知情,帶著採薇來到了兒時夥伴郝長壽的家裡,朋友見面,以酒相迎。
第20集
佩芸被關在柴房,並被採薇用鐵鏈鎖著,手腕和腳腕都是傷口,無人相救,精神漸漸崩潰。長壽提到自己的兒子郝聰明,想到他遊手好閒就老淚縱橫,天宏答應由他來栽培聰明。兩人將酒喝光,決定開車下山去買,此時的車已經被徐志剛將剎車弄壞。兩人由於剎車失靈,衝下了山崖。憑著屍體手上的戒指,警方認為死去的是天宏,其實是長壽,那戒指是天宏送給長壽的,而天宏則死裡逃生。天宏從報紙上看到自己竟然成了殺妻要犯並畏罪自殺,十分震驚。耀華得知天宏身亡的訊息,更為佩芸擔心。小燕故意將報紙給佩芸看,以此擊潰佩芸的意志。採薇後又將佩芸喜歡的鴿子當著佩芸的面煮了,佩芸精神徹底崩潰。採薇和立群則在莫家慶祝自己的陰謀得逞。
第21集
天宏喬裝來到慕氏企業、靜園、莫家,發現所有的人都給換了,他根本進不去。到如意館,也發現店已經關了,簡直就是走投無路。他答應長壽要栽培他的兒子,所以去找了郝聰明。告訴聰明,他是他父親的拜把兄弟,叫東伯,受託來照顧聰明的,要他好好工作才能見到爸爸。聰明無奈留下了天宏。不管村長他們的遊說還是筱蝶的堅持,耀華此時的心全都在了佩芸身上,又一次拒絕了筱蝶。採薇將瘋了的佩芸打扮成新娘的樣子,在立群面前假裝自己被佩芸打得流產,說佩芸瘋了都還在想著嫁給耀華。其實採薇懷孕是假,立群上當,為失去孩子痛打佩芸,採薇讓佩芸在離婚書上安了手印後,將其趕出了莫家。
第22集
筱蝶遭到耀華拒絕後在父母的墳前哭訴,耀華的拒絕並不能讓她放棄對耀華的愛。佩芸被趕出家門後來到了茶山村,昏倒在了木棉花樹下,正好被經過的耀華和村長發現,抱回耀華家中。但當佩芸醒來時,他們發現佩芸瘋了,什麼都不記得,見了什麼人都怕。看見佩芸如此,還有滿身的傷,眾人無法理解這到底是怎么了。耀華不明白佩芸遭受了什麼,但還是悉心照顧著佩芸,希望她可以康復。天宏為了要洗請自己的冤屈,決定先叫聰明去慕氏企業應聘門衛,好吃懶做的聰明假裝答應,但沒有去。立群在佩芸被採薇趕出去後,心情一直不好,還在街上亂找,回家後又借酒澆愁。畢竟立群還是很愛佩芸的,只是嫉妒心太重。
第23集
現在的佩芸痴痴傻傻的,生活起居都必須由耀華照顧著。耀華試圖用小提琴喚回佩芸的記憶,但毫無效果,佩芸還時不時發瘋將耀華咬傷。筱蝶建議將她送回莫家,由他們將佩芸送到醫院檢查。天宏知道聰明沒有去應聘門衛,十分生氣,告之如果他不走上正途,找個好工作,是見不到爸爸的。孝順的聰明為了早日見到父親,答應下次一定聽天宏的話。佩芸離家後,採薇住進了莫家,並總是暗示立群和她結婚,立群心裡想著佩芸,無心與其結婚,對其態度也較為冷淡。佩芸被耀華他們送回家,採薇假惺惺地抱著佩芸哭,但佩芸看見採薇後極度恐懼,對採薇又打又砸。
第24集
在莫家,筱蝶問起佩芸為何傷成這樣,為何立群不出來。採薇告訴他們,佩芸已經和立群離婚,佩芸用割傷自己來逼立群,立群只好放佩芸離開,但他傷心得茶飯不思,成日以酒消愁。還說佩芸十年來對耀華念念不忘,這對立群不公平。耀華將佩芸仍然接回接中照顧,筱蝶對佩芸回家亂砸東西的事情懷疑頗多。慕氏企業招牌收發,聰明前去應聘,憑著他的機靈,應聘成功。天宏讓他把上班聽見的看到的都記錄下來,回來向他匯報。聰明打聽到立群和佩芸離婚的事,天宏決定偷回莫家打探究竟,又聽到女傭說佩芸瘋了,更是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場陰謀,也為佩芸的處境擔憂不已。天宏夜裡一個人獨處時,想到自己的家成了這樣,不禁老淚縱橫。
第25集
天宏決定讓聰明更為仔細地幫他打聽訊息,給了聰明本子和鋼筆,聰明覺得奇怪,天宏騙他是為了幫他在慕氏升官升職,聰明就答應了。聰明利用上班時間從同事那裡打聽到了很多事情。他打聽到副總和董事長有曖昧關係,董事長太太就是被副總趕出家的。天宏聽了不怎么相信,但心裡的疑團更加多了。聰明幫趙秘書給採薇送衣服,碰見了採薇,聰明對採薇大大地拍馬屁。耀華帶佩芸去醫院看病,翁院長告訴耀華,這種病一時是看不好的,在吃藥的同時,還要帶她去一些地方來幫助她恢復記憶。於是耀華帶佩芸來到以前他們一起去過的地方,像游大江,去牧雲山莊,小溪邊,竹林中,就是希望這些過去美好的回憶可以幫助佩芸記起什麼,病可以快點好起來。
第26集
耀華帶佩芸到牧雲山莊看十年前種的那棵木棉花樹,佩芸吵著要種樹,對過去的事一點都記不得了;耀華又帶佩芸到大榕樹下像十年前一樣學腳踏車,但佩芸依舊什麼都不記得,只顧自己傻傻地玩耍,耀華覺得對她很無奈,幾度自責且傷心落淚,但還是堅持要把她的病看好。聰明拿採薇的衣服回家讓裁縫幫忙改一下,採薇答應他表現好的話,就升他的職。當天宏知道副總就是採薇時,簡直不敢相信。佩芸差點把廚房給燒了,筱蝶很生氣,打了佩芸,耀華為此也打了筱蝶,但很快兩人冰釋前嫌。佩芸在大雨夜跑回莫家,立群想將她接進去,但採薇不讓,恐嚇他說如果佩芸醒了他們就功虧一簣,立群只好將佩芸推出大門,任她在雨中哭喊。耀華和筱蝶將佩芸找回家,耀華決定再帶佩芸看醫生,翁院長說看好她的病,要昂貴的費用,耀華表示傾家蕩產都願意。爾翔從英國回來了,從立群和採薇的口中得知了慕天宏夫婦出事的噩耗。
第27集
採薇還告訴爾翔,佩芸和立群離婚了。爾翔大怒,責怪立群不是人,採薇說都是耀華引誘,佩芸和他藕斷絲連,暗中早已勾搭在一起了。爾翔相信,跑到耀華家,在一旁偷看到耀華和佩芸親熱地一起外出,筱蝶看見他,筱蝶告訴爾翔他們是在佩芸瘋了以後才將她接回家的,但爾翔不信,兩人就耀華和佩芸的事大吵了起來,筱蝶打了爾翔一巴掌,爾翔傷心地離去。耀華知道爾翔回來了,為解釋誤會,去找他,但爾翔聽信了採薇的話,根本聽不進耀華的話,兩人不歡而散。翁院長和採薇在公園見面,原來所謂的昂貴的費用都是採薇為了阻止佩芸好來的理由,但沒想到耀華為了佩芸真的會變賣家產。聰明拍採薇馬屁成功,當上了主任。
第28集
耀華和爾翔兩人不歡而散,爾翔遷怒於聰明,聰明回到家,把此事告訴給了天宏,天宏對耀華找爾翔覺得奇怪,也覺得爾翔是受了採薇和立群的矇騙。爾翔覺得採薇立群和耀華筱蝶說的不一樣,去找立群問個明白,卻撞見了採薇坐在立群身上,使他對採薇有所懷疑。採薇聽了爾翔的顧慮,叫他不要相信耀華的話。耀華告訴佩芸爾翔回來了,但佩芸什麼都不知道。爾翔又一次來到耀華家,看到佩芸連自己都不認識了,才相信佩芸真的瘋了,但在誰來照顧佩芸的事上,爾翔和筱蝶又吵了起來,不歡而散。爾翔在莫家喝酒,說一定要查出佩芸為什麼會瘋的,採薇想將他毒死,立群心軟,阻止。採薇說立群總有天會死在自己的心軟上。立群為了不讓爾翔查出真相,又將爾翔派往英國,讓其常駐那裡。採薇覺得立群不肯和她結婚,就是因為佩芸,所以讓徐志剛去除掉佩芸,於是徐志剛在耀華和佩芸在逛街買東西時製造了一場車禍,幸虧耀華及時保護了佩芸,佩芸無事,但耀華手臂骨折,當志剛再一次想撞他們時,被聰明相救。回到公司,聰明把此事告訴了立群。
第29集
立群聽見車禍受傷的是耀華和佩芸,而且那車是撞向佩芸的,知道這是採薇的毒手,就打了採薇,並警告她不許動佩芸一根毫毛。立群牽掛著佩芸,偷偷地來耀華家看她,當他看見瘋了的佩芸和耀華在一起依然是那么高興,想起佩芸和他在一起的不快樂,不禁心痛流淚。而當天宏從聰明那裡知道耀華出車禍時,覺得有人故意要害耀華,便裝扮成菜販送了一張紙條提醒耀華出入小心。筱蝶看到耀華是那么盡心盡力地照顧著佩芸,被他們的愛所感動了。採薇責怪志剛辦事不利,志剛表露了他對採薇的愛慕,勸她早日清醒,但採薇固執拒絕了,表示了她只愛立群。立群屢次到鳳儀書寓喝酒買醉,訴說著他對佩芸的相思。採薇趕到鳳儀書寓,將立群拉回家,但立群嘴裡只有佩芸,讓她很失望。她將怒火遷到了聰明身上。天宏一直從聰明的口中關注著立群,他找了個可以讓聰明升職的理由,要聰明查出佩芸為什麼會瘋了。
第30集
採薇責怪聰明將立群帶到風月場所,要炒聰明的魷魚。立群出面,保住了聰明的工作,但從主任降回了收發。聰明十分苦悶,在趙秘書那裡發牢騷,並順便打聽佩芸的事,趙秘書告訴他佩芸為什麼發瘋有三種說法。聰明回家告訴了天宏,但聰明表示他覺得這三種說法都是錯的,一定另有原因。採薇覺得立群有很多事瞞著她,就逼聰明去當眼線,向她匯報立群的行蹤。聰明無奈,答應了下來,又跑到立群那裡訴苦,立群大為感動,保證除了他沒人可以開除聰明。天宏裝扮成賣煙的,來慕氏門口打聽爾翔的訊息,得知爾翔又要被派到英國。當他向路人賣煙時,不料路人竟是耀華,耀華也認出了他。天宏從耀華口中知道原來佩芸一直都是由耀華照顧著,急著想去看她。當他看到佩芸連父親都不認識時,老淚縱橫。天宏感激耀華一直照顧著佩芸,後悔當初棒打鴛鴦。隨後他們去拜祭慕母。
第31集
天宏與耀華訴說著自己心中的疑問和不解,他們都懷疑是立群和採薇是一切的主謀者,但苦於沒有證據。佩芸面對著慕母的墓,毫無意識地不停留淚哭著,讓天宏更覺對不起她們母女。聰明告訴天宏他跟著立群在炒股票,說立群有內幕訊息。被天宏狠狠地罵了一頓。天宏又來到耀華家,佩芸看到一隻鴿子,馬上掐著自己的咽喉不停地嘔吐,把大家都嚇壞了。他們實在想不通,以前那么愛鴿子的佩芸現在為什麼會這樣。為了弄明白這點,天宏哄騙聰明去莫家查看莫家以前有沒有養過鴿子。採薇責怪立群對她態度冷淡,一心思念佩芸,將立群和佩芸的結婚照撕了,立群大大出手,打了採薇。採薇跑到外面哭泣,志剛看見,安慰她,叫她離開立群算了,但採薇就是她就是要當立群的新娘,志剛拿她沒有辦法。而他們在一起的場面被潛入莫家查看鴿子的聰明撞見了,誤以為他們兩人有姦情。聰明從丫環處打聽到莫家以前的鴿子都讓採薇給煮了,非常驚愕。天宏找理由又讓聰明到採薇的辦公室內查線索,聰明拿回了一張紙,上面佩芸的名字被狠狠地畫掉了。天宏和耀華他們根據這些線索,更加明確了立群和菜薇是陷害他們的兇手。
第32集
天宏向耀華訴說他和採薇之間的事,覺得有很多地方讓他懷疑。佩芸的病又發作了,他們好不容易讓她平靜了下來。鑒於佩芸近來常常發作,耀華帶佩芸又去看了醫生。採薇覺得成天逼著立群和她結婚是沒有用的,決定以退為進,告訴立群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不要名分也可以,有假惺惺地提到了流產的事,傷心欲絕。立群事後覺得採薇是很愛他,於是決定和採薇結婚。採薇高興,以為已將立群的心贏了回來。耀華為了醫治佩芸的病,變賣茶園,使得採薇順利將茶園買了下來。翁院長告訴採薇,佩芸的病有好轉的跡象,採薇想到她馬上要嫁給立群了,不能讓佩芸搞砸了,於是又安排志剛去謀殺佩芸。佩芸在這次謀殺中沒有喪命,但昏迷不醒,使得耀華他們都很著急,在床前訴說著他們的心裡話,希望她能很快醒來。採薇在家裡擺了很多的禮服要立群幫忙挑選,正在此時,瘋了的佩芸出現在了莫家。
第33集
佩芸看見立群叫爸爸,並跑上去親他,立群非常高興佩芸能夠回來,但採薇很生氣,她狠狠地打了佩芸二耳光,說懷疑她是裝瘋。立群很生氣,警告採薇,如果傷害佩芸,他們的婚禮就取消。其實佩芸是真的裝瘋,她已經清醒了。而在耀華家,大家由於佩芸的失蹤急成了一團,全村人出動尋找,將野外每個地方都找邊了,也沒有結果。採薇對佩芸的出現非常痛恨,乘立群不在家時,便毆打佩芸,正好被前來幫立群拿報表的聰明撞見,聰明也知道了這個瘋女人是立群的老婆。聰明回家將白天的所見告訴給了天宏,天宏才知道佩芸已經到了莫家,趕忙去告訴耀華。耀華不知道佩芸已經清醒,擔心她的安慰,跑到莫家要人。但立群告訴他,佩芸不在莫家,拒絕交出。採薇想將佩芸悶死,被立群救下,使立群對採薇的恨意加深。但採薇總在找機會試探佩芸,所以又用火爐燙佩芸,佩芸為了幫父親找出證據,強忍著繼續裝瘋。
第34集
在採薇用火爐燙佩芸時候,聰明上前阻止,但已經晚了,燙到了佩芸的手,採薇又要聰明綁住佩芸,此時,立群出現,他將聰明打翻在地,並幫佩芸擦藥膏,同時訴說他對佩芸的愛和歉意,佩芸也因此得知很多事情的真相。聰明覺得很委屈,對天宏說,他不想在去保護這個不相干的人,天宏不允。聰明從天宏的舊相片發現自己口口聲聲叫的東伯原來就是慕天宏,大為震驚。天宏便告訴他一切事情的原委,但聰明還是不肯去莫家繼續保護佩芸,認為太危險了。天宏急,只好拉著他去看耀華,讓他看看耀華是怎么保護佩芸受傷的,當耀華知道佩芸在莫家很危險時,冒著大雨去要人,和立群正面相對,但後來為了佩芸的安危決定放棄,只要佩芸過得好就行了。聰明感動,決定繼續幫忙。佩芸告訴聰明她查到的一些事,聰明轉告給了耀華。耀華他們才知道佩芸的病已經好了,筱蝶也得知當年她家的不幸是立群造成的,哭著要報仇,耀華叫她要顧全大局。
第35集
採薇幾次試探都沒有結果,以為佩芸病是沒好,加上她快和立群就要結婚的喜悅,就當著佩芸的面把自己的所作所為得意地全告訴了她。佩芸通過聰明,將訊息轉給了天宏。天宏覺得佩芸在莫家很危險,要聰明帶她出來,但佩芸說還沒有證據,不肯走。採薇將佩芸摁在浴缸里想悶死她,又被立群所救。立群為了保護佩芸,讓佩芸在結婚證書上按了手印,又一次讓佩芸成為了他的新娘,採薇責怪立群的無情。天宏他們決定用計謀和佩芸裡應外合。故意讓採薇和志剛知道自己沒瘋和天宏沒死。且讓志剛跟蹤到耀華家,故意將一些計畫讓他聽見。志剛將事情告訴採薇,採薇又告訴給立群。而立群根本不相信採薇的話,因為聰明剛告訴他,採薇和志剛有曖昧關係,並說他們兩個陰謀要害他。所以立群聽了採薇的話後,更加覺得採薇和志剛有鬼,更不相信佩芸是在裝瘋。天宏讓佩芸將懷表從莫家偷出,被採薇發現,但立群對這個普通的懷表不以為然,任憑聰明將它帶出了莫家。爾翔出現在耀華家,其實天宏早找過爾翔了,所以這次計畫,爾翔也參與了,他讓他的同學幫忙查出了很多的真相。
第36集
天宏將懷表給了耀華,讓他按他的話做。然後一切行動按步實施。一大早,天宏朝慕母墳去,志剛尾隨,想等天宏挖出珠寶箱後將其殺死,但被守侯在那裡的警察逮了個正著。立群和採薇也來到了慕母墳前,兩名道士出現,立群以為是採薇請的殺手,便用槍指向了採薇,採薇心痛失望,將過去為了立群做的一件件醜惡的事情都抖了出來。但立群已經不相信她了,並怒斥採薇對佩芸的不義。佩芸和天宏也從墳後現身,回憶著過去,採薇才知道她一直誤會了佩芸,流下了後悔的眼淚,立群也知道了天宏以前給他懷表就是給他三分之一的財產而愧對天宏。眾警出現,在準備逮捕他們的時候,採薇槍指眾人,欲讓立群脫身,但立群奪過手槍,向天宏,佩芸,耀華和採薇表示了懺悔之後,開槍自殺。採薇服下了立群包中的那瓶毒藥,倒在了立群的身邊,隨立群而去。筱蝶非常欣賞爾翔在慕家的事上的表現,爾翔又一次表示了他對筱蝶的愛慕之心,筱蝶默許。天宏帶著聰明到了長壽的墓前,告訴長壽聰明已經有出息了,而且他認聰明作了乾兒子。耀華和佩芸這對苦命鴛鴦也終於走到了一起,在木棉花樹下再許終身。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葉耀華
謝祖武
慕佩芸
葉全真
方茹菡
董璇
鄒筱蝶
郭珍霓
慕天宏
李鐵軍
慕母
蘇明明
村長
丁霄虎
郝長壽
唐啟榮
黃隊長
周曉海
馮採薇
戰鶴文
葉母
劉芳
郝聰明
董可飛
阿桃
楊子炫

職員表

出品人: 張樂群、陳榮、李岳達
製作人: 李鵬
監製: 陳榮、李岳達
導演: 羅福
編劇: 東函

角色介紹

葉耀華 葉耀華
​葉耀華
演員謝祖武
農學畢業的年輕茶農,年輕時與慕佩芸相戀,後因莫立群布局讓佩芸誤會耀華和茹涵有曖昧關係。在一次次的誤會下,命運弄人,佩芸終於嫁給了莫立群。十年後,兩人相遇,又掀起一段感情糾葛。
慕佩芸 慕佩芸
​慕佩芸
演員葉全真
大實業家慕天宏的獨生女,先與耀華相戀,後因誤會與莫立群結婚,最終被其害得家破人亡,幸得其父親的暗自調查而真相大白,最終與耀華有情人終成眷侶。
方茹涵 方茹涵
​方茹涵
演員董璇
筱蝶的母親,丈夫因在車禍中護著葉母傷了腰椎導致下半身癱瘓,自己也被查出患有白血病,最終在向佩芸解釋誤會的途中病發身亡。
鄒筱蝶 鄒筱蝶
​鄒筱蝶
演員郭珍霓
鄒平維的女兒,在父母雙亡之後,和葉耀華一起離開故鄉。十年後,長大成人的筱蝶愛上耀華。
莫立群 莫立群
​莫立群
演員王燦
慕佩芸的表哥,用盡手段拆散耀華和佩芸,而後迎娶佩芸,婚後密謀謀奪慕氏家產,最終查明真相後,畏罪自殺。
馮採薇 馮採薇
​馮採薇
演員戰鶴文
佩芸的好友,莫立群的情人。因嫉妒佩芸而和莫立群狼狽為奸,害得佩芸家破人亡,真相大白後,自殺贖罪。

音樂原聲

曲目 作詞 作曲 演唱 備註
《花開花落》 東函 紀明陽 李羿慧 片頭曲
《再會無緣的情人》 東函 紀明陽 李羿慧、陳波 片尾曲

幕後花絮

《木棉花的春天》在北京開播後,劇中扮演“慕爾翔”的魏子皓便招來了不少中老年冬粉
戰鶴文是劇組唯一一個內地主演,扮演壞事做盡的馮採薇,哭戲繁多整日以淚洗面
劇中飾演董璇女兒的小演員古靈精鬼,為與其更好地溝通拍戲,董璇天天陪她玩,最後意外地收到了第一份母親節禮物,當時都感動哭了。

劇集評價

木棉花的春天——鄒筱蝶
木棉花的春天——鄒筱蝶角色刻畫鮮明
在《木棉花的春天》這個媳婦系列劇中,演員的外形與角色的特點特別服帖,每個主演都著重於人物的性格刻畫,將自己的角色詮釋得淋漓盡致。特別是謝祖武將主角的個性刻畫得入木三分,用堅韌對抗陰謀,使故事更顯張力。
突破傳統
在眾多傳統的“媳婦系列”劇中,《木棉花的春天》突破了其固有模式,首次以男一號的遭遇為主線,將一個善良寬容、品格高尚的好丈夫全方位展現出來。
注重真實性
《木棉花的春天》單純依靠故事情節贏得關注。全劇故事圍繞‘情’展開,男女情、母子情、兄弟情……” “媳婦”系列創作班底來自台灣,卻堅決和瓊瑤劇劃清界線。整部劇的拍攝更加注重其樸實性、真實性。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