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宮[上界神仙為嫦娥建造的一座宮殿]

月宮[上界神仙為嫦娥建造的一座宮殿]

月宮又名廣寒宮,是上界神仙為仙女嫦娥建造的一座宮殿。因為這座宮殿是一個具有宇宙靈性的蟾蜍幻化而成,所以月宮又稱作蟾宮。

基本信息

英譯

1.the palace of the moon; the moon

簡介

月宮,是拜月教總壇,也是祭司和教主修煉的地方。在南疆,拜月教無人不知,無人不曉。達到了神明的地步。因此南疆人基本上是拜月教徒。蒼神殿是供奉月神玉像之地。除祭司和教主外,其他教徒必須匍匐在地,以敬月神

月宮是一個宮殿群,就象北京故宮一樣,但宮殿數和布局別具一格的。廣寒宮宮殿群包括:一宮:即廣寒宮;二館:天籟館、百花館;三亭:望鄉亭、凌雲亭、會仙亭;四台:青龍台、朱雀台、白虎台、玄武台;五殿:太和殿、文華殿、長生殿、觀音殿、清暑殿。

宮殿群的中間還有一個園林,中間有一個壇,叫:月壇。附近有一個井,叫琉璃井,裡面有時空燧道,可以和四海龍宮、天宮、太虛幻境、蓬萊、崑崙山、南海等仙界相聯絡。還有一個塔,一個魚池,還有很多附屬設施。

歷史記載

舊題漢東方朔《海內十洲記》:“(東方朔)曾隨縣主履行,比至朱陵扶桑,蜃海冥夜之丘,純陽之陵,始青之下。月宮之間。”唐鄭綮《開天傳信記》:“吾(唐玄宗)昨夜夢遊月宮,諸仙娛予以上清之樂,寥亮清越,殆非人間所聞也。”自此,月宮只說始昭於世為人所艷稱,如五代韋莊《貴公子》詩“瑤池宴罷歸來醉,笑說君王在月宮”。

傳說舊事

淒清如水的午夜,明月皎皎,有如剛出浴的美人的臉,細膩純淨又柔軟溫和,當你望向她時,可曾想到了千年前的故事?關於嫦娥,關於吳剛,這是另一個傳說。

純手工蠟染工藝-三兔鬧月宮純手工蠟染工藝-三兔鬧月宮

那時天下人都信天界是熙和融樂的天堂,樂土的所在,人人都是快樂的神仙。但是天界也有仙規天條,哪裡就容你隨意快樂。隨是這樣說,它到底還是樂土(比起人間畢竟是天壤之別么)。就在它還是樂土的時候,男女主人公吳剛、嫦娥相遇了。他們的相遇平凡但不平靜。因為相遇時,每人身後似乎都隱有半圈光環,他們並未注意到這些,但兩人心中都震驚了一下,因為從未謀面的似曾相識。人間有一見鍾情,我不知天界有沒有。如果有,也許就是嫦娥與吳剛的這一次邂逅。也許月老牽錯了紅繩吧,把原生凡間的吳剛和天庭仙子聯在一起。他們眼中並未迸出真正的火花,可是他們頭上的蒼空卻突然閃亮了一下,也許是閃電正奉命執行任務吧。
不管怎樣,對他們來說,從此每個都感覺在幸福天堂。可是他們幸福,玉帝就有些意難平而不幸福了。因為嫦娥主管天宮中的舞樂,不但舞“術”了得,更是個眉如青黛、肌似羊脂、柳腰蓮步的非凡美女,這叫玉帝有些情難自抑。玉帝曾在宴會之外讓她獻舞君側,並道出了他對嫦娥的愛慕之意。嫦娥聰明又理智地用王母娘娘和玉帝的身份地位表示了她的拒絕。玉帝到底有所顧慮,雖憤怒至極還是作罷。不過此後,玉帝極喜歡關注月老那兒。眾仙對此事其實已看出八九,也只當不知。
天界中有個傳統,天界仙子不與原生凡間的神仙相戀。然而嫦娥吳剛並不曾理會這些。他們的感情如潮水般前進。周圍也許好意的眾仙開始勸告或警告:玉帝還不知,趕快分開還來得及。天界無此傳統,若一意如此,恐有劫難啊。但吳剛、嫦娥感激又堅定:他們越來越發現彼此的美好善良與前生的緣分,豈會放棄?
忽一日,天宮又宴請眾仙。天籟齊發,當然少不得仙子之舞。然而此刻玉帝似乎對酒更感興趣,金杯銀盞未曾停過。宴會畢,玉帝頒一詔書,上曰:今月里廣寒宮修繕已畢。宮內仙果林,奇花叢,碧梧彩鳳,活水清涼,瑞靄祥煙,清風明月,實是天界中的聖境,只是無人掌管。可喜嫦娥貌比奇花,舞美出眾,堪配這月宮之美景,故特賜嫦娥永久主持月宮,沒有朕諭,任何人不得擅入,違者按天條處置,欽此。
這無異於棒打鴛鴦。嫦娥停罷,身心俱冷,只直視著玉帝,仿佛靈魂已出竅。玉帝也未曾追究她是否謝恩,便起駕回宮。群臣會意都散去,也有曾勸過她的神仙留下來無奈的告訴她:上意不可違呀。
上意是不該違,可不該違的應是利於天庭的正確的上意呀。難道上意就是壟斷一切,上意就該不公平么?這算懲罰還是報復?吳剛不能抑制心中的悲痛與憤怒,更拒絕容忍這不公平,於是朝向玉帝面陳其不同之意。然而他卻得了個與天界仙子擅自相戀違反天規、出言不遜觸犯龍顏的罪名被貶入凡間接受輪迴煉獄。
玉帝眼前從此清淨。兩個人從此天各一方。從此嫦娥獨居月宮,噢,不是獨居,還有從前吳剛送她的一隻靈氣漂亮的玉兔和無盡的思念與她為伴。從此,吳剛心間眉宇間帶著一股不平之氣留跡於凡間。但他對月有著一種說不出的熟悉與親切,對月有著一種難捨的情結。他當然不再曉得前世之事,也不知道對月的特殊感情就是一種思念。
而嫦娥不見他的思念,在月宮入身陷蒼海。奇花異草、仙林活水一切對她都是一種折磨。她把她的思念、悲涼無告與孤獨盡化為舞,只有在舞著的時候她的生命才是活生生的。每個夜晚她都要長舒廣袖,盡釋她的抑鬱與思念之情。久之,清淚滴下成長溪,她的悲苦讓她的舞有了一種強、韌的力量,長袖拂過則寒風流過。花木早為她的悲苦而傷心而無心再開,全部凋寂。此時惟有玉兔乖巧的在無盡的寒冷中陪她。
凡間吳剛對月的感情並未隨著時間的長久而漸漸消逝,反而如難得的陳釀愈加濃郁強烈。他甚至看出了月的憔悴,為月色越來越冷寒光逼人,他開始控制不住的一直擔心月。他不能忍受月再憔悴,於是他對月祈禱,望月而坐而臥而眠。
月宮大地上已是一片空寂寒冷、蕭條淒涼,已然成了真正的廣寒宮。但這月宮中央突然有了一棵桂樹,它一點一點地長,可很迅速,沒幾日已有一人粗。嫦娥在近乎絕望的寂寞中突然看到宮中央的這棵樹長在一片廣袤的只有寒涼只有孤寂的月宮裡,驚喜無可言說。她懷抱著玉兔飛一般來到月桂前,貪婪的聞著月桂濃郁的香氣。她感覺到了,這是吳剛,是他的戀人的生命和對她的思念!不可抑制的,她已流下兩行久違的溫暖的淚。有多久,她的身心裡找不到溫暖,沒人知道,她也不知。這一晚,她睡得安詳而滿足,甚至略帶貪戀的,是的,貪戀的,誰也不知她到底安然地睡過沒,知道她每晚必舞。
凡間吳剛坐臥難安,直到他看到月色好多了。清輝柔和溫暖,寧靜安詳,若得人們都出來觀看,他們也好久未見這柔暖的月色了。吳剛感到無與倫比的高興與莫名的擔心,他想知道,他與月到底有什麼淵源。
月宮中,嫦娥每天都要看這桂樹,她發現宮中其他地方也漸漸長滿了桂樹。她明白,除了他,沒有別人會讓這裡長出奇蹟的。住月宮後,她第一次露出了笑顏。
可是天宮知道了此事,玉帝發怒了:天庭在他的統治之下怎么可以出這種奇事呢。於是下令讓天兵砍伐月宮桂樹。這一砍竟又砍出一件奇事來,周圍的小桂樹尚可伐掉,可對月宮中央的那一棵已幾人粗的月桂,天兵無任何辦法,砍不掉它。這回玉帝怒不可遏,立刻召集眾仙商議此事。老臣太白金星看起來又奸又滑,卻極得玉帝信任,此時玉帝的目光又投向他。於是他適時上前說道:老臣認為嫦娥一到月宮,宮內便百草凋零成了真正的廣寒宮,一度寸草不生,如今卻無由長出一片桂林,實在蹊蹺,其中原因定與吳剛有關。陛下何不讓他自己把自己的鈴解開呢?玉帝倒也聰明,便下令把吳剛召回天庭。
此時廣寒宮的嫦娥心都碎了,要知道,哪一棵桂樹都是他情感的依託,依託倒了人也會倒的。
凡間的吳剛在月宮伐桂的當日心口便隱隱作痛。後來痛得厲害,心上像是被誰剜走了一大片。不過還好,無大礙。只是見昨日的月像是又有異常甚是擔心。然而沒有多久不用擔心了。他突然被重新召回天庭。可這並不意味著對他的懲罰結束。按不可違的玉帝的命令,他必須去砍那棵他用心血化成的樹,那是在砍他的命啊。但他沒有絲毫退縮的意思,甚至還有一絲興奮??至少可以和心上人在一起,雖然不能直接相見。月宮內有道界限符咒,一旦嫦娥吳剛突破界限,就會引起整個月宮的毀滅,好狠毒的符咒,好狠的玉帝牽牛織女還有七夕相會的時刻,可憐這嫦娥吳剛只能兩相遙望。想到這些,嫦娥心痛欲裂,重見戀人的喜悅被這惡毒的符咒衝散殆盡。
“咚”斧頭被切進了樹幹,又“嚯”得被抽出。結果卻讓人吃驚,月桂即砍即合!只是吳剛的心隨著斧頭的進出而陣痛。每砍一下桂樹,就是向他的心扎一次刀。吳剛知道,只要他的心不變,月桂永遠不會倒。他不會又悔。嫦娥驚異繼而無限感動,她知道戀人堅貞的愛在這裡,戀人的心在這裡。
月桂不倒即砍即合,這讓天庭大為驚異,玉帝也毫無辦法,再沒深究。
從此,玉兔有了玩處,快樂地穿梭於廣寒宮月桂之間成為兩人的信使。
從此,月里嫦娥逗玉兔,吳剛只砍桂花樹便成為永久愛情神話定格在月宮,成為美麗香醇的月里舊事了。

同名書籍

《月宮》《月宮》
2008年8月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引進出版2008年8月31日,美國著名作家保羅·奧斯特創作的長篇小說《月宮》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引進出版。《月宮》講述了大學生佛格的一段離奇遭遇。奧斯特認為,在某種意義上講,《月宮》是他的第一本小說,只是完成得比較晚。

基本資料

書名:月宮
作者:保羅·奧斯特
譯者: 彭桂玲
ISBN:9787208077706
頁數: 319
定價:25.0
出版社:上海人民出版社
裝幀:平裝
出版年: 2008年8月

簡介

馬可的母親早逝又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只好跟著舅舅巡迴演唱。進入大學之後,為賺取生活費,擔任曼哈頓的有錢瞎眼老人托馬斯·埃奉的看護,為他念書報。但當自認死期將屆的埃奉,要馬可為他寫下傳記時,一個橫跨美國東西兩岸的驚人故事也隨之展開……隨著埃奉的敘述,馬可從曼哈頓繁華的都市街道前進到猶他州月光下的沙漠,故事中形形色色的人物、接二連三的事件,情節豐富精彩,更出人意料。

作者簡介

保羅•奧斯特(Paul Auster,1947—),生於新澤西州的紐渥克市。在哥倫比亞大學念英文暨比較文學系,並獲同校碩士學位。
奧斯特於1990年獲美國文學與藝術學院所頒發“莫頓‧道文‧薩伯獎”,1991年以《機緣樂章》獲國際筆會福克納文學獎提名,1993年以《巨獸》獲法國麥迪西文學大獎,2006年10月獲頒阿斯圖里亞斯王子文學獎。作品除了小說《月宮》、《紐約三部曲》、《幻影書》、《神諭之夜》、《密室中的旅行》等,還包括回憶錄《孤獨及其所創造的》、評論集《饑渴的藝術》及詩集《煙滅》。作品已被譯成三十多國語文。
在文學創作之外,奧斯特也熱衷於電影劇本寫作並曾獨立執導電影。目前與妻兒定居於紐約布魯克林區。

創作過程

據稱,奧斯特開始寫《月宮》時是21歲,在設定了基本角色與場景後,竟認為它太複雜,他很難寫出來的,於是只好擱置一旁。再度拾起時,他已經39歲了。當時他已寫出了著名的《紐約三部曲》 。奧斯特說:“《月宮》這本書,情節和角色是如此的真實,它們拉著我往前走,我只是正確地跟隨它們,放在適當的位置。因此就某個意義上來說,這算是我的第一本小說,只是完成得比較晚。”
保羅·奧斯特的作品常圍繞著自我與他者、孤獨與社會、心靈與物質的沉思,充滿了智慧與迷人的風采。書評人黃集偉評價奧斯特說:“台灣作家朱天文說,好的小說家就像一台自動取款機,你可以不斷從他那裡提出巨額現金。保羅·奧斯特就是這樣一台提款機。假使一切不出閃失,我願斗膽預言:2008年將是一個讓文學小資們歡悅無比的‘奧斯特年’。”
保羅·奧斯特生於新澤西州的紐渥克市。在哥倫比亞大學念英文暨比較文學系,並獲碩士學位。1993年,他以《巨獸》獲法國麥迪西文學大獎。他的作品除了小說《月宮》《紐約三部曲》《幻影書》《神諭之夜》《密室中的旅行》等,還有回憶錄《孤獨及其所創造的》、評論集《饑渴的藝術》及詩集《煙滅》。在文學創作之外,奧斯特還熱衷於電影劇本寫作並曾獨立執導電影。目前,他與妻兒定居於紐約布魯克林區。

作品影響

《月宮》,這部小說是講述為生活所迫的大學生佛格替一名坐在輪椅上的老頭做看護,卻走入了一場意外的人生之旅。這部作品對於奧斯特,正如《挪威的森林》之於村上春樹。
即使都是暢銷小說,不同作品間也有層次差異。有一類暢銷小說會讓你緊緊關注人物的命運,還有一類更“高級”,除了關注故事,還會讓你反思自己的生活。美國作家保羅·奧斯特的《月宮》無疑屬於後者。

名家評價

台灣作家朱天文說,好的小說家就像一台自動取款機,你可以不斷從他那裡提出巨額現金。保羅·奧斯特就是這樣一台提款機。
內地評論人黃集偉更是斗膽預言,2008年將一個是讓文學小資們歡悅無比的“奧斯特年”。相信,保羅·奧斯特的作品將成為上閱讀的新風向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