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憶舍弟

月夜憶舍弟

月夜憶舍弟,是唐代大詩人杜甫創作的一首五言律詩。此詩首聯和頷聯寫景,烘托出戰爭的氛圍。頸聯和尾聯在此基礎上寫兄弟因戰亂而離散,居無定處,杳無音訊,於是思念之情油然而生,特別是在入秋以後的白露時節,在戌樓上的鼓聲和失群孤雁的哀鳴聲的映襯之下,這種思念之情越發顯得深沉和濃烈。全詩托物詠懷、層次井然、首尾照應、承轉圓熟、結構嚴謹、語言精工、格調沉鬱哀傷,真摯感人。

基本信息

原文

月夜憶舍弟(1)

戍鼓斷人行(2),邊秋一雁聲(3)。

露從今夜白(4),月是故鄉明。

有弟皆分散(5),無家問死生(6)。

寄書長不達(7),況乃未休兵(8)。

注釋與譯文

詞句注釋

月是故鄉明月是故鄉明
(1)舍弟:家弟。杜甫有四弟:杜潁、杜觀、杜豐、杜占。

(2)戍鼓:戍樓上用以報時或告警的鼓聲。斷人行:指鼓聲響起後,就開始宵禁。

(3)邊秋:一作“秋邊”,秋天邊遠的地方,此指秦州。一雁:孤雁。古人以雁行比喻兄弟,一雁,比喻兄弟分散。

(4)露從今夜白:指在氣節“白露”的一個夜晚。

(5)分散:一作“羈旅”。

(6)無家:杜甫在洛陽附近的老宅已毀於安史之亂

(7)長:一直,老是。不達:收不到。達,一作“避”。

(8)況乃:何況是。未休兵:此時叛將史思明正與唐將李光弼激戰。

譯文

戍樓上響起禁止通行的鼓聲,秋季的邊境傳來孤雁的哀鳴。

今天是白露節更懷念家裡人,還是覺得家鄉的月亮更明亮。

雖有兄弟但都離散各去一方,已經無法打聽到他們的訊息。

寄書信詢問也不知送往何處,因為天下依舊戰亂不能太平。

創作背景

這首詩是唐肅宗乾元二年(759)秋杜甫在秦州所作。唐玄宗天寶十四年(755),安史之亂爆發,乾元二年九月,叛軍安祿山、史思明從范陽引兵南下,攻陷汴州,西進洛陽,山東、河南都處於戰亂之中。當時,杜甫的幾個弟弟正分散在這一帶,由於戰事阻隔,音信不通,引起他強烈的憂慮和思念。這首詩就是他當時思想感情的真實記錄。

作品賞析

整體賞析

這首詩首聯即突兀不平。題目是“月夜”,作者卻不從月夜寫起,而是首先描繪了一幅邊塞秋天的圖景:“戍鼓斷人行,邊秋一雁聲。”路斷行人,寫出所見;戍鼓雁聲,寫出所聞。耳目所及皆是一片淒涼景象。沉重單調的更鼓和天邊孤雁的叫聲不僅沒有帶來一絲活氣,反而使本來就荒涼不堪的邊塞顯得更加冷落沉寂。“斷人行”點明社會環境,說明戰事仍然頻繁、激烈,道路為之阻隔。兩句詩渲染了濃重悲涼的氣氛,點明“月夜”的背景。

頷聯點題。“露從今夜白”,既寫景,也點明時令。那是在白露節的夜晚,清露盈盈,令人頓生寒意。“月是故鄉明”,也是寫景,卻與上句略有不同。作者所寫的不完全是客觀實景,而是融入了自己的主觀感情。明明是普天之下共一輪明月,本無差別,偏要說故鄉的月亮最明;明明是作者自己的心理幻覺,偏要說得那么肯定,不容質疑。然而,這種以幻作真的手法卻使人覺得合乎情理,這是因為它深刻地表現了作者微妙的心理,突出了對故鄉的感懷。這兩句在鍊句上也很見功力,它要說的不過是“今夜露白”,“故鄉月明”,只是將詞序這么一換,語氣便分外矯健有力。

上兩聯信手揮寫,若不經意,看似與憶弟無關,其實不然。不僅望月懷鄉寫出“憶”,就是聞戍鼓,聽雁聲,見寒露,也無不使作者感物傷懷,引起思念之情。所以是字字憶弟,句句有情。

頸聯由望月轉入抒情,過渡十分自然。月光常會引人遐想,更容易勾起思鄉之念。詩人今遭逢離亂,又在這清冷的月夜,更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在他的綿綿愁思中夾雜著生離死別的焦慮不安,語氣也分外沉痛。“有弟皆分散,無家問死生”,上句說弟兄離散,天各一方;下句說家已不存,生死難卜,寫得傷心折腸,感人至深。這兩句詩也概括了安史之亂中人民飽經憂患喪亂的普遍遭遇。

尾聯緊承頸聯進一步抒發內心的憂慮之情。親人們四處流散,平時寄書尚且常常不達,更何況戰事頻仍,生死茫茫當更難逆料。含蓄蘊藉,一結無限深情。

全詩層次井然,首尾照應,承轉圓熟,結構嚴謹。“未休兵”則“斷人行”,望月則“憶舍弟”,“無家”則“寄書不達”,人“分散”則“死生”不明,一句一轉,一氣呵成。懷鄉思親之情淒楚哀感,沉鬱頓挫。

名家點評

《詩人玉屑》:杜子美善於用故事及常語,多離析或顛倒其句而用之,蓋如此則語崚而體健,意亦深穩矣(《麈史》)。如“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之類是也。

《李杜詩選》:此二句(按指“露從”一聯)妙絕古今矣,原其始從江淹《別賦》“明月白露”一句四字翻作十字,而精神如此,《文選》真母頭哉。

《唐詩歸》:鍾云:只說境,含情往復不可言(“露從”二句下)。

《唐詩選脈會通評林》:劉辰翁曰:淺淺語使人愁。周珽曰:……結聯所謂“人稀不到,兵在見何由”也。征戰不已,道路阻隔,音書杳莫,存亡難保,傷心斷腸之語。令人讀不能終篇。

《杜臆》:只“一雁聲”便是憶弟。對明月而憶弟,覺露增其白,伹月不如故鄉之明,憶在故鄉兄弟故也,蓋情異而景為之變也。

《瀛奎律髓匯評》:何義門;“戍鼓”興“未休兵”。“一雁”興“寄書”。五、六,正拈憶弟。

紀昀:平正之中,自饒情致。無名氏(乙):句句轉。“戍鼓”是領句,突接“雁聲”妙。

《繭齋詩談》:“戍鼓斷人行,秋邊一雁聲。”若作“雁一聲”,便淺俗;“一雁聲”便沉雄。詩之貴煉,只在字法顛倒間便定。

《讀杜心解》:上四,突然而來,若不為弟者,精神乃字字憶弟、句里有魂也。……不曰“月傍”,而曰“月是”,便使兩地皆懸。

《杜詩鏡銓》:淒楚不堪多讀。起突兀(“戍鼓”二句下)。

作者簡介

杜甫(712至770),字子美,嘗自稱少陵野老。舉進士不第,曾任檢校工部員外郎,故世稱杜工部。是唐代最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宋以後被尊為“詩聖”,與李白並稱“李杜”。其詩大膽揭露當時社會矛盾,對窮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內容深刻。許多優秀作品,顯示了唐代由盛轉衰的歷史過程,因被稱為“詩史”。在藝術上,善於運用各種詩歌形式,尤長於律詩;風格多樣,而以沉鬱為主;語言精煉,具有高度的表達能力。存詩1400多首,有《杜工部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