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愛你的人是我[2012年曹穎主演電視劇]

最愛你的人是我[2012年曹穎主演電視劇]
最愛你的人是我[2012年曹穎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這是一段用青春、生命、人性,共同彈奏的愛情交響。美麗、驕傲的女孩夏楊回城之後,發現相戀八年的男友陸遠背叛了自己,與同是知青的女孩丁曉薇訂婚,並且未婚先孕。一夜之間,一切改變,她倍感打擊,苦苦逼問,陸遠卻始終沉默不語。為此,幾個家庭之間全部被卷進了這樁突如其來的婚姻風波中。小院之中,戰爭不斷,愛恨糾纏。陸遠和丁曉薇的婚事幾次被中斷,他倆與夏楊、丁母與夏楊姐弟、陸遠父母與丁母以及一直苦苦追求夏楊的大川與陸遠之間,誤會不斷。所有人都在問為什麼,只有陸遠和丁曉薇緊閉嘴唇,默默保守著一個秘密。

基本信息

劇情梗概

最愛你的人是我最愛你的人是我
這是一個充滿溫情和心酸的愛情故事,一場融入情感和道義的生活糾葛,一部帶著80年代烙印的社會畫卷。
夏楊和陸遠相戀多年。陸遠返城後,一心要把夏楊調回城裡。夏楊回到城裡的第一天,卻是陸遠和自己的好友丁曉薇訂婚的日子。夏楊傷心欲絕,決心要把陸遠奪回來。就在陸遠和夏楊舊情復燃時,曉薇難產,生命垂危,陸遠回到妻子身邊,而夏楊一個人去了南方。
五年後,建築設計系畢業的夏楊回來了,她已脫胎換骨,這讓家庭、事業百般不順的丁曉薇再次感到威脅,並最終因誤會,和陸遠離婚。
不久後,陸遠受到誣陷,面臨牢獄之災,兩個女人在拯救他的過程中,逐漸揭開一個個事實真相。夏楊知道了陸遠與曉薇結婚,是為了自己;而陸遠也知道了曉薇被強暴,也是為了自己。大家冰釋前嫌,而此時,身患絕症的陸遠在與曉薇的第二次婚禮上安詳離世。

主要演員

王同輝飾陸遠
曹穎飾夏楊
齊歡飾丁曉薇
奚美娟飾李彩娥
張一山飾夏小兵
梁丹妮趙雅芝
李明啟飾張母
翟萬臣飾夏父
陳笑非飾何大川
常藍天飾陸父
沈航飾劉建國
馮靜飾張艷

分集劇情

第1集
鐵蛋鐵蛋
知青陸遠拋棄愛人與別的女人訂親七八十年代,許多城市青年男女到農村知青,陸遠便是其中一員,好不容易離開農村回到城市老家,陸遠在母親的要求下跟同是知青的丁曉薇訂親。丁曉薇知道陸遠喜愛的人是夏楊,夏楊還在農村沒有回城,陸母迫不及待來到丁家拜訪丁父丁母,三人坐在屋中商量著如何舉辦訂親之事。夏楊的弟弟夏小兵跟丁家住在一個院子裡面,陸遠訂親的事情夏小兵已有所耳聞,一想到姐姐夏楊被陸遠拋棄,夏小兵帶著一肚子火氣來到丁家門外偷聽。陸母坐在丁家與丁父丁母談論兩家訂親之事,三人全然不知門外有人偷聽。夏小兵越聽越生氣,悄悄捏碎放在丁家窗台上的一些西紅柿,躡手躡腳離開丁家,來到何大川身邊透露陸遠即將訂親。何大川知道陸遠與夏楊是情侶,聽完夏小兵的話不相信陸遠會訂親,夏楊還有一段時間才回城,陸遠就算訂親也要等到夏楊回來才行。夏小兵見何大川依然不知道內幕,只得帶著一肚子火氣將陸母上門找丁曉薇父母結親的事情說了一遍,何大川聽完夏小兵的話替夏楊憤憤不平,一直以來他就喜歡夏楊,因為陸遠與夏楊戀愛,他才放棄追求夏楊,如今陸遠拋棄夏楊與丁曉薇訂親,何大川憤憤不平決定破壞丁陸兩家訂親。丁曉薇知道陸遠喜歡的人是夏楊,提出去農村跟夏楊好好談談,陸遠雖然心中依然放不下夏楊,但還是決定與丁曉薇訂親。訂親日期到來,陸丁兩家邀請親朋好友到飯店喝喜酒,何大川帶著幾個同是知青的朋友來飯店鬧事,眾人替夏楊憤憤不平,齊聲指責陸遠是現代陳世美。在何大川的帶領下,幾個知青將當年在農村與陸遠合影的相片全部擺在桌上,陸遠低頭看著自己與夏楊等人在農村合影的相片,臉上的神色極為複雜。夏楊並不知道陸遠已經訂親,直到離開農村回到家中,她才從弟弟夏小兵口中得知陸遠與丁曉薇已經訂親。當年夏楊與陸遠在農村相愛懷了孩子,為了讓陸遠順利返回城市,夏楊忍辱負重用盡各種辦法將胎兒扼殺在腹中,為了陸遠夏楊付出許多犧牲,如今陸遠與丁曉薇訂親,這是夏楊無論如何也接受不了的事實。陸遠的心情其實跟夏楊一樣悲痛,晚上陸遠拿著與夏楊合影的相片蹲在門口傷感,看著相片中的夏楊,陸遠知道自己無法跟夏楊相愛,經過堅難的思想掙扎,他毅然點燃相片付之一炬。相片在火中迅速融化,陸遠心如刀割看著相片中的自己與夏楊漸漸在火中消失。
第2集
夏小兵糾集社會混混報復丁家陸遠拋棄夏小兵的姐姐夏楊,夏小兵對丁家懷恨在心,認為是丁曉薇破壞了夏楊與陸遠的感情,為了報復丁家,夏小兵找來一個叫強哥的混混,強哥帶著幾個手下來到丁家門外叫戰。丁母丁曉薇相繼從屋中走了出來,強哥在夏小兵的指引下找丁曉薇麻煩,丁曉薇慌亂中高呼陸遠的名字,陸遠就住在丁家隔壁,一聽屋外傳來丁曉薇的呼聲,陸遠迅速下床開門拿起一張椅子喝斥強哥的行為。強哥見陸遠拿著椅子出來想打架,不以為然命令幾個手下衝上前毆打陸遠,夏小兵趁機狠狠教訓陸遠,坐在屋中發愁的夏楊聽到院子裡面傳來吵鬧的人聲,趕緊推門查看情況。夏小兵見姐姐推門出來,只得停止毆打陸遠,陸遠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已是鼻臉腫頭破血流。次日天明,丁母到警察局報案,警察局長派出兩名警察上門帶走了夏小兵,丁曉薇得知夏小兵帶走,趕緊勸說母親撤銷案件,畢竟夏小兵只是一時衝動還是個孩子,丁曉薇非常理解夏小兵衝動的行為。夏小兵依然關在警局中無法回家,丁曉薇來到警察局找到局長,提出撤銷對夏小兵的指控,局長認識丁曉薇的母親,當天便放走了夏小兵。夏楊並不知道弟弟夏小兵已被放走,陸遠也不知道夏小兵已經平安無事,丁曉薇從警局走出來在路上遇到陸遠,陸遠一臉焦急向丁曉薇打探夏小兵的情況,得知夏小兵已經從警局中出來,陸遠長長鬆了口氣。何大川來到夏楊家中,勸說夏楊放下跟陸遠的感情與他相愛,當初何大川想追求夏楊,陸遠信誓旦旦向何大川表示會珍惜夏楊,何大川相信了陸遠的話不再追求夏楊,事隔多年,陸遠背信棄義與丁曉薇訂親,何大川舊情復燃想跟夏楊戀愛。夏楊心中依然放不下陸遠,何大川抱住夏楊的腿示愛,夏楊急了站起身子推倒何大川,訓斥何大川做風不正派。陸遠與丁曉薇上街買了一袋米,兩人回家遇到站在院子裡面的夏楊,夏楊提出跟陸遠談幾句話,丁曉薇默不作聲回房做飯。陸遠面色複雜不知如何與夏楊說話,夏楊要求陸遠解釋不再愛她的原因,陸遠硬起心腸謊稱兩人愛情結束沒有任何原因,在夏楊悲痛的目光中,他轉過身子離開院子往家中走去。夏楊見陸遠狠心對待她,心中已是悲痛到了極點。丁曉薇做好了飯菜來到夏楊身邊,勸說夏楊一起吃飯,夏楊因為陸遠決情負義無心吃飯,丁曉薇同情的看著夏楊,提醒夏楊不吃飯會拖垮身體。
第3集
丁曉薇懷孕陸遠為了讓丁母調夏楊回城,同意與丁曉薇訂親,夏楊回城之後陸遠遲疑不決徘徊在丁夏兩個女人之間,丁母看出了陸遠的心思,思前想後將陸遠和女兒丁曉薇喚到身邊,提出把夏楊送回農村。陸遠見丁母不像是開玩笑,心急如焚哀求丁母,丁曉薇也幫著陸遠勸說母親,雖然她跟夏楊算是情敵,但她還是非常同情夏楊。雖然陸遠與丁曉薇極力勸說丁母,丁母還是下定決心調夏楊回農村,丁曉薇一時情急透露自己已經懷上了孩子,丁母意識到丁曉薇與陸遠未婚先育,勃然大怒將二人趕出房間思忖對策。晚上,陸遠回到母親家中坐在院子裡面發愁,陸母見陸遠一副憂心忡忡的模樣,趕緊搬了一張小板凳坐在陸遠面前,耐心的開導發愁的陸遠,陸遠面對母親強行擠出一絲笑容,表面上看起來他已經解開心結,其實內心充滿迷惘。隔天,丁母來到陸家找到陸父陸母,要求陸父陸母趁早計畫兩家結親的事情,陸父陸母不知如何回應丁母,丁曉薇來到陸家又氣又急想拉走母親,丁母見女兒跟到陸家,索性將女兒懷孕的事情說了出來,陸父陸母得知丁曉薇懷孕,只得同意擇日為陸遠和丁曉薇舉辦婚禮。丁母見陸家終於同意兩家結親,欣喜若狂帶著女兒丁曉薇回家,母女二人回家遇到在院子裡面幹活的夏氏姐弟,夏小兵對丁氏母女充滿仇恨,故意對著地面罵了一句髒話,丁母聽在耳中怒問夏小兵在罵誰,夏小兵衝著地面吐了一口痰辯稱罵的是腳下的蟲類,丁母雖然知道夏小兵是在說謊,但還是強忍心中火氣回家休息。夏小兵見丁氏母女進屋,憤憤不平數落姐姐夏楊不敢跟丁家的人做對,丁曉薇破壞夏楊與陸遠的感情,夏楊於情於理都可以找丁家人算賬。陸母並不知道夏楊與陸遠分手的原因,夏楊跟陸母見面不願解釋兩人為何分手,陸母非常賞識夏楊,無奈之下介紹了一份在醫院洗衣服的工作給夏楊。夏楊來到醫院與一個胖女人成了同事,胖女人對待夏楊非常友好,夏楊在農村當知青的時候腳部因為長年勞作傷痕累累,胖女人非常心疼地拿出藥物替夏楊擦拭傷口。夏楊下班回到家中做菜,丁曉薇也在廚房中做菜,由於懷上了孩子,丁曉薇產生噁心感想吐。丁母走進廚房見丁曉薇噁心想嘔吐,故意當著夏楊的面透露丁曉薇懷上了陸遠的孩子。夏楊聽完丁母的話如遭雷擊,愣了半天才回過神追問丁曉薇是否真的懷上了陸遠的孩子。
第4集
打了陸遠,大川還是不解恨,把這事告訴張艷等人,想帶著同學們再為夏楊報仇,幸好被劉建國和張艷媽攔下。他們的對話被夏小兵聽到,他直到今天才知道姐姐曾為陸遠墮胎、丁曉薇現在又有了陸遠的孩子,衝動之下,跑去夏楊上班的地方說了一番難聽的話。夏楊堅決不許小兵再去傷害陸遠,她是維護了陸遠,回到家卻時不時地要受到陸遠和曉薇恩愛場面的刺激,只能默默地一個人承受。陸遠試圖向夏楊解釋,卻又不能說出曉薇懷孕的真相,兩人不歡而散。小兵無意間把這些告訴了強哥,一時間丁曉薇未婚先孕的事傳得街里街坊都知道了,丁母知道是小兵傳播出去的,怪夏楊對弟弟管教不嚴、胡說八道。夏楊在母親遺像下教育弟弟,並替他向曉薇道歉,忍辱負重。強哥的女朋友看中了夏楊的手風琴,強哥以小兵欠他人情為名要挾小兵,逼他打下120元的欠條。
第5集
陸遠和丁曉薇領了結婚證,陸遠向曉薇保證他會負責到底,永遠不說出兩人的秘密,接下來就要籌備他們的婚禮了。強哥帶著小混混找到夏小兵家要錢,小兵求助姐姐,夏楊也沒錢,只能將手風琴抵給他們,強哥一夥人得逞。強哥帶著女朋友在陸遠面前拉琴顯擺,這把琴是陸遠和夏楊知青歲月的紀念品,陸遠不願看著它落到他人手中,於是獨自找到強哥,用自己的身體來換手風琴。陸遠遭群毆,始終沒有求饒,強哥佩服他的勇氣,把琴還給了他。陸遠忍著傷悄悄把琴送還給夏楊,兩人同時回憶起與這把琴有關的美好時光,一種相思兩處閒愁。夏楊從小兵那兒得知陸遠為了這把琴付出慘痛的代價,下定決心將琴封存、永不再碰,並托小兵將同事給她的外傷藥送給陸遠。丁母聽說陸遠為了夏楊拚命,斥責夏楊是第三者,還要抓小兵進警察局,夏楊向她承諾自己會放下一切,不再糾纏陸遠。

第6集
夏家砌牆與丁家隔絕夏楊決定在家門口的過道起一堵牆,如此一來她才不用經常看到住在隔壁的丁家人和陸遠。夏小兵喚來鈴鐺一起幫忙砌牆,二人在砌牆過程中故意說了一些中傷丁母的話,丁母聽在耳中極是不悅,走到院子裡面與夏小兵發生爭吵。夏楊下班回家遇到了陸遠,陸遠勸說夏楊不要砌牆,夏楊與丁曉薇是多年的鄰居感情深厚,如果她砌好了牆,以後一定無法再跟丁曉薇修補友情。雖然陸遠的話非常有道理,夏楊還是決定砌牆,在她看來,她早就已經跟丁曉薇絕裂,所以砌牆是最好的選擇。隔天夏楊到醫院上班洗衣服,與夏楊一起共事的孫姐還沒有來上班,陸遠來到醫院尋找夏楊,夏楊以為是孫姐來到,直到陸遠坐在她的面前,她才意識到認錯了人。陸遠見夏楊腳部傷痕累累,二話不說拿出手娟替夏楊擦拭腳部傷口,擦乾淨了傷口他掏出一瓶藥物塗抹在夏楊腳背上,夏楊已經很久沒有跟陸遠肢體親近過,看著陸遠認真的塗抹傷口,夏楊鼻子一酸眼淚不受控制掉落下來,陸遠也是一副傷心的模樣看著夏楊,雖然他已經跟夏楊分手,但他心中依然無法割捨夏楊。從醫院回來,陸遠二話不說主動幫助夏小兵砌牆,夏小兵與鈴鐺坐在一邊吃大餅休息,陸遠異常的舉動令二人百思不解。丁母與丁曉薇站在家門口也是百思不解注視陸遠砌牆,陸遠心知無法再跟夏楊相愛,只得滿足夏楊的心思砌牆,夜幕降臨,整堵牆已經砌好,陸遠坐在牆外一聲不吭,心情已經悲痛到了極點。丁母帶著丁曉薇來陸家商議兩家結親的事情,丁曉薇與陸遠在房中寫喜貼準備邀請親朋好友參加婚禮,丁曉薇想邀請夏楊以及其它知青參加婚禮,陸遠一臉為難不太願意看到夏楊參加婚禮。坐在廳堂的陸母與丁母發生爭吵,丁母想讓陸遠繼續在原來的四合院居住,陸母不同意丁母的打算,夏楊已經砌牆與陸遠隔絕,街坊鄰居都知道這件事情,陸母不願意再讓陸遠與夏楊住得太近。實際上陸母非常喜歡夏楊,夏楊收到丁曉薇傳送的喜貼來到陸家門外等到陸母回家,歸還了陸母當年贈送的貴重禮物,陸母一臉無奈接過禮物,自責未能讓夏楊與陸遠結婚。何大川一直敵視陸遠和丁曉薇,面對丁家發放的喜貼,何大川與夏楊等人商議是否參加婚禮,與遲疑不決的建國相比,何大川做事決絕焚燒了喜貼。雖然何大川不願意去參加陸遠的婚禮,但夏楊私下還是勸說艷兒與建國等人參加婚禮。
第7集
陸遠與丁曉薇結婚擺喜酒丁家在四合院裡面擺設喜宴慶祝陸遠與丁曉薇結婚,院子裡面熱鬧非凡人來人往,人人臉上洋溢著喜氣,唯獨夏家冷清安靜,夏小兵坐在家門口看著屋外熱鬧的場景,面色陰沉一言不發。知青胖子準備返回城市,大貴非常了解丁曉薇的為人,送胖子回城之時,大貴提醒胖子留意丁曉薇的為人,丁曉薇表面看起來斯斯文文,其實是個非常狠毒的女人。胖子不太相信大貴的話,與胖子結婚的小徐倒是非常相信大貴的話。丁家喜宴熱鬧非凡,夏小兵從家中走了出來,慢騰騰地在院子裡面走動,丁曉薇注意到了夏小兵,想上前打聲招呼,夏小兵沒有向丁曉薇看過去,而是慢騰騰地向大門口走去,何大川見夏小兵沉默不語往前走,趕緊從長凳上站起來想招呼夏小兵,夏小兵對何大川也是不理不睬,徑直走到院子門口上街而去。何大川其實非常想跟夏小兵談話,不過他又不知道說什麼才好,陸遠已經跟丁曉薇結婚,何大川只能有心無力同情夏小兵姐姐的遭遇。晚上,陸遠與丁曉薇入洞房,夏楊收到了許多大白兔糖果,看著一桌的糖果,夏楊的思緒漸漸回到當知青的時候,當時陸遠與夏楊在橋洞下面吃大白兔糖,二人打情罵俏過得非常幸福。回想完與陸遠吃糖的情景,夏楊一臉感概提議與夏小兵吃完桌子上的大白兔糖,夏小兵無法理解夏楊的行為,桌上的糖果少說有幾十顆,全部吃完的話估計得被甜死。夏楊露出微笑看著夏小兵,提醒夏小兵必須吃掉桌上的所有糖果,只有這樣送糖者的婚姻才會永遠幸福。隔天,夏楊在醫院工作肚痛難忍,孫姐想帶夏楊去醫院檢查身體,夏楊神色慌張扔下孫姐獨自來到醫院檢查身體,主治醫生詢問夏楊以前是否懷過孩子,夏楊思慮再三謊稱以前沒有懷過孩子,主治醫生之前已經檢查出夏楊流過產,由於流產墮胎的方式不當,夏楊一輩子可能永遠無法再生育。胖子帶著妻子小徐到丁家做客,小徐對丁曉薇頗為不滿,口無遮攔透露丁曉薇當年在農村私藏打胎藥的事情,陸遠聽完小徐的話如遭雷擊,當年夏楊正是因為找不到打胎藥才逼得用其它不正當手段打胎,丁曉薇的行為無疑是在殘害夏楊。為了證實小徐的話,陸遠覺得找大貴問個明白,大貴對整件事情都非常清楚。只要問清楚整件事情,確實是丁曉薇私藏打胎藥不讓夏楊墮胎,陸遠一定不會再原諒丁曉薇。至始至終,丁曉薇都在算計陸遠,陸遠終於發現丁曉薇是一個心計很深的女人。
第8集
丁曉薇多年以前私藏打胎藥大胖妻子小徐無意中透露丁曉薇幹的好事,當年夏楊懷孕急需打胎藥,丁曉薇暗中藏好打胎藥不給夏楊打胎,夏楊因為無藥打胎只得採用非正常方式打胎,事隔多年,夏楊到醫院檢查獲悉自己可能終生無法生育。陸遠對丁曉薇狠毒的行為怒不可遏,決定找到當年的證人問個明白,丁曉薇見陸遠要走,神色慌張極力勸說陸遠,陸遠決定查出丁曉薇是否真的私藏打胎藥,事情如果真的像大胖妻子所說的那樣,他一定不會原諒丁曉薇。大胖妻子說出真相的時候鈴鐺也在場,鈴鐺大哥建國叮囑鈴鐺不能把丁曉薇藏藥的事情說出來,如果夏楊知道真相,弄不好會找丁曉薇拚命。鈴鐺嘴上答應大哥不把真相說出來,出門來到夏家竄門的時候,她坐在夏楊身邊,無法保守心中秘密將真相說了出來,夏楊本來已經決定不再跟丁曉薇有往來,雖然丁曉薇奪走了陸遠,但她已經決定不再跟丁曉薇糾纏不清,得知當年丁曉薇私藏了打胎藥,,夏楊驚怒交加想起當年在農村當知青的情景。當年夏楊與陸遠關係非常好,一次村主任想選一個知青上山守林,許多人都不願意去,身為班長的夏楊主動站起來回響村主任的號召,坐在一邊的陸遠被夏楊感染,主動提出代替夏楊到山上守林,夏楊是一個女兒家獨自守林多有不便,陸遠願意代替夏楊守林。在守林過程中,陸遠生病發燒,夏楊來到山上看望陸遠,陸遠躺在床上瑟縮著身子不停喊冷,夏楊見陸遠喊冷,左看右看找不到取暖的物品,只得橫下心來鑽入被蓋中用體溫替陸遠驅寒。事後夏楊懷上陸遠的孩子,本來夏楊可以利用藥物平安無事打胎,豈料丁曉薇不動聲色藏好了打胎藥導致夏楊用其它更痛苦的方法打胎。回想完在農村當知青的情景,夏楊驚怒交加抓住鈴鐺的手臂,鈴鐺見夏楊情緒失控,嚇得轉身奔出夏家。夏楊從屋中走了出來,心中悲憤交加狠不得立即找丁曉薇算賬。家門口砌好的牆成了夏楊發泄怒火的目標,夏楊拎起鐵錘用盡全力砸爛磚頭搗出一個破洞。陸遠與丁母歸來見夏楊發瘋般的砸牆,二人站在當場驚訝地看著夏楊,丁母一聲不吭回房休息,陸遠來到夏楊身邊焦急不安看著夏楊。夏楊無法容忍丁曉薇私藏藥物的行為,決定找到證據以便問責丁曉薇,陸遠見夏楊執意調查當年丁曉薇藏藥的事情,臉上升起無奈不再勸阻夏楊。雖然藏藥的人是丁曉薇,陸遠還是主動向夏楊賠禮道歉。
第9集
丁曉薇上吊自殺被夏楊搭救陸遠決定返回農村調查丁曉薇私藏打胎藥的事情,當初如果不是丁曉薇藏了打胎藥,夏楊就不會用其它手段傷害自己的身體。陸遠出門買車票的時候,陸母叫住陸遠,陸遠愁眉不展不想跟母親談話,母子二人走出院子正好看到回家的丁曉薇,丁曉薇站在當場什麼話也沒說,陸母並不知道丁曉薇與陸遠發生矛盾,陸遠也不願意將真相說出來,陸母送了一盒粽子給丁曉薇,叮囑丁曉薇拿回家中跟丁母吃。陸遠來到車站買票,賣票員提醒陸遠想要去農村要後天才有車票,陸遠一心想去農村調查丁曉薇藏藥的事情,當即買下後天車票。丁曉薇拿著粽子回到家中,丁母見陸遠沒有送丁曉向回來,臉上升起不悅不願意吃陸母贈送的粽子。陸遠來到丁家在丁母的面前向丁曉薇表達不滿,陸母不知道兩人為何發生矛盾,丁曉薇僅是一臉愁容不肯把原因說出來。丁母見陸遠冷漠對待丁曉薇,勸說丁曉薇與陸遠離婚,丁曉薇沒有立即同意母親的要求,而是送走了陸遠。丁曉薇來到好友張艷家中,面色憂愁與張艷談起藏藥的事情,張艷不置可否沒有認定丁曉薇藏了藥,丁曉薇感概萬分倍受良心煎熬。晚上,丁曉薇坐在房中寫下遺書,藏藥的事情確實是她所為,當初她從一名醫生手中得到打胎藥,醫生叮囑她暗中把打胎藥送給夏楊。夏楊並不知道丁曉薇得到了打胎藥,一直再想各種辦法墮胎,丁曉薇因為嫉妒夏楊與陸遠相愛,暗中藏好打胎藥不給夏楊順利打胎。經過幾天思想掙扎,丁曉薇拿著打胎藥想送給夏楊,夏楊卻自作主張拿起官罈子往肚上砸去,終於成功砸死了肚中的胎兒。回想當年自己的所作所為,丁曉薇愧疚不安無法再面對夏楊。夏楊下班回家聽到丁曉薇的房中傳來板凳倒地的聲音,順著聲音走到房中一看,夏楊發現丁曉薇上吊自殺。幸好夏楊發現得及時,丁曉薇被送到醫院逃過了一劫,丁母對夏楊充滿感激,勸說夏楊先回家休息,夏楊離去不久,丁母走進病房看望丁曉薇。對於丁曉薇自殺的事情,丁母百思不解,奈何丁曉薇閉口不談自殺原因,丁母只得讓陸遠好好照顧丁曉薇。張艷已經知道丁曉薇自殺的事情,雖然丁曉薇禍害了夏楊,張艷卻認為事情已經過去無需再追究丁曉薇的責任,夏楊雖然救了丁曉薇,但依然無法解開心中仇恨。張艷見夏楊依然仇恨丁曉薇,故意拿起一把菜刀打算出門砍死丁曉薇和陸遠,夏楊急了趕緊拉住張艷,張艷趁機提醒夏楊內心深處其實也不想再為難陸丁二人。
第10集
最愛你第10集劇情丁曉薇當年私藏打胎藥不給夏楊輕鬆打胎,夏小兵意外得知真相,勃然大怒來到丁家門外大吼大叫,丁家大門緊閉沒有人在家,夏小兵伸手將丁家人晾在屋外的衣服全部扯到地上。陸遠騎著腳踏車搭載丁曉薇回家,夏小兵走出院子見丁曉薇終於回來,心中火氣更甚向丁曉薇破口大罵,陸遠見夏小兵也知道丁曉薇當年私藏藥物的事情,只得耐心勸說夏小兵不要衝動,很多事情不是表面看起來這么簡單,夏小兵處於激動狀態,揚言以後不會讓丁曉薇有好日子過。轉天,夏小兵騎著三輪車搭載鈴鐺回家,二人經過一處拐彎角意外撞上了丁曉薇,丁曉薇倒在地上面色痛苦,夏小兵嚇得面色大變下車拉起鈴鐺就跑,二人一口氣也沒喘跑到鈴鐺家門外面的院子裡面,不等二人想出應付之計,鈴鐺大哥建國外出歸來。鈴鐺見大哥回來,惶恐不安不知如何將之前的事情說出來,夏小兵硬起頭皮向建國講述之前撞上丁曉薇的事情,建國驚怒交加責罵二人不懂事。丁曉薇被火速送往醫院,丁母等人已經聞訊趕來,丁曉薇的情況不容樂觀,很有可能只能保住大人不能保住孩子。夏小兵提心弔膽來醫院查看情況,夏楊趕到醫院代替夏小兵向丁母賠禮道歉,丁母認定夏小兵騎車撞倒丁曉薇是夏楊在背後指使,為了替女兒還一個公道,丁母決定報警。夏楊擔心夏小兵被警察帶走,情急之下謊稱是自己指使夏小兵騎車撞傷丁曉薇,站在一邊的陸遠見夏楊胡說八道,又氣又急煽了夏楊一個耳光。夏楊挨了陸遠一個耳光含著眼淚帶著夏小兵離開醫院,二人離開醫院不久,丁曉薇情況好轉保住了肚中的孩子。丁母如釋重負回家處理家務,夏楊拉著夏小兵在丁家門口下跪認錯,丁母提醒夏楊不要惺惺作態,從夏小兵不服氣的表情來看,顯然夏家人根本不是真心實意認錯。夏小兵擔心警察找麻煩,帶著鈴鐺找何大川幫忙,二人想在何大川家中暫住,何大川心知私藏二人等則於包庇罪犯。夏小兵見何大川不肯收留鈴鐺,計上心來將何大川拉到一邊,提醒何大川喜歡的人依然是夏楊,夏楊已經跟陸遠公手,如今只有何大川可以安慰夏楊,在夏小兵的花言巧語中,何大川改變了之前的立場。夏小兵見何大川已經上當受騙,索性一條道走到黑,謊稱是姐姐夏楊讓他來投奔何大川。何大川正處於遲疑不決的狀態,一聽是夏楊讓夏小兵來投奔他,他的臉上立時升起一絲驚喜。

第11集
陸遠不忍看夏楊委曲求全地寫檢查,主動幫她寫了,回顧從前青梅竹馬的好時光,兩人都心如刀割。丁母在陸丁兩家的家庭會議上讓夏楊讀檢查,夏楊不願抹煞掉自己與陸遠的過去,把檢查撕了,並下跪保證從此不再和陸遠有牽扯。陸遠心痛,說出夏楊不孕的事實,幾家人震驚。自己女兒害得夏楊終身不孕,丁母心生愧意。夏楊的父親因病情加重,其所在的勞改農場許他保外就醫,丁母聽說後立即通知夏楊,並給她錢要她好好給父親治病,夏父不肯接受,要夏楊把欠丁母的錢都還掉。丁母的好意遭到拒絕,自尊心受損的她翻出當年夏父揭發老丁的舊賬,夏父自覺問心無愧,解放前他與老丁、丁母都是革命戰友,他了解丁母本質不壞,不去計較了。夏父回家,最不高興的是小兵,父親的反革命身份令他鄙視,他寧可去別人家住也不願意看見父親。陸遠見夏父沒人照顧,多次主動幫忙,丁母看了很不高興。大川工作的廠子要招一批契約工,他立即想到了夏楊,決心就是求爺爺告奶奶也要幫她爭取到。
第12集
大川給馮廠長送西瓜,聲稱夏楊是自己媳婦,求廠長安排工作,卻被馮廠長一頓奚落。陸遠受到張艷啟發,認識到目前能幫夏楊的最好辦法就是幫她換份工作,於是求母親幫他向丁母求情,請她幫夏楊調動工作,卻遭丁母回絕。聽聞大川廠里招工的事後,陸遠放下身段,到馮廠長常去的澡堂子給他搓澡按摩,求他開恩。狡猾的馮廠長開口要200元贊助費,陸遠和大川一齊打零工東拼西湊了100元,馮廠長收了錢又問陸遠要一張冰櫃票,不然不肯幫忙。碰巧丁母得了市先進工作者,受贈一張冰櫃票,只悄悄告訴了曉薇。曉薇見陸遠成天神思恍惚,偷偷跟蹤他與馮廠長,獲知情況後大度地將冰櫃票給了他。夏楊終於進廠子了,但對內情一無所知,歡天喜地地請大川吃飯,大川趁醉酒再次表白,夏楊嚇得不知所措。小兵在張艷媽的勸說下回家照看父親,剛消停沒多久,又被發現丟了冰櫃票的丁母懷疑偷竊,夏父出面死保。丁母從炫耀買冰櫃的馮廠長那兒得知真相,召來兩家人對峙,陸遠承認是他拿的冰櫃票。
第13集
陸遠表明態度,只是要夏楊的事他一輩子都要管,丁母氣結,故意當著夏家所有人的面說出夏楊的工作是靠冰櫃票換來的。夏楊父親不想欠丁家的,讓夏楊辭退工作把冰櫃票還上,夏楊和父親想法一致。然而馮廠長早就把冰櫃票用了,要夏楊用錢來換。為了掙錢,夏楊沒日沒夜地挖煤,陸遠發現後和她一起挖,夏楊不想再欠陸遠人情,雖然收下了他的錢,卻給他打了欠條。在兩人的努力下,錢和冰櫃票總算都還上了。陸遠悄悄給小兵一劑治療肝癌的中藥方子,夏父用了後略有好轉。為配藥,小兵每日都去山上採藥,不慎崴了腳,夏楊替他去了。夏楊因扭傷腳腕被困在山上,小兵托陸遠去找姐姐,陸遠找到了夏楊,但因趕不回來兩人只得在山上的空屋留宿。這一宿未歸,牽動了兩家人的心,丁曉薇徹夜未眠,生怕那二人舊情復燃。翌日清晨,陸遠攙著夏楊回來了,兩家人出門迎接,然而場面尷尬,眾人相對無言。曉薇給陸遠送早飯時語帶譏諷,任陸遠怎么解釋,她也不信他們是清白的。
第14集
丁曉薇幾個月來的怒火一併爆發,拿著為陸遠洗衣服時發現的欠條去質問夏楊,陸遠受不了她的無事生非,搬回自家住了。丁母為女兒出面,霸道地要求夏楊父親帶著兒女搬出院子,夏父捍衛女兒清白,既不相信夏楊會做逾矩的事也不願妥協搬走,丁母於是說出夏楊曾懷孕墮胎的事,夏父大受刺激。夏楊向父親解釋在知青點時的艱苦,陸遠又是怎樣的捨命幫她,她不後悔與陸遠相愛。夏父雖然理解,但終是熬不過病情加劇,生命垂危。臨終前,他的一聲“對不起”令丁母百感交集,心中愛恨交織卻無從訴說。陸遠來到夏父身邊,得到的是父親為女兒給他的重重一耳光,陸遠甘心承受。父親的離世給了夏楊很大打擊,不僅喝起悶酒,還變得敢和丁母叫板了,甚至對陸遠,她亦暗暗有了奪回他的念頭。夏楊跟著陸遠悄悄來到圖書館,陸遠發現她後勸她和自己一同複習聯考,夏楊甚是心動。不巧,這一日曉薇的孩子降生了,看著陸遠和曉薇一家三口溫馨的畫面,夏楊頓時清醒,放棄了參加聯考的念頭。
第15集
孩子起名鐵蛋,為避開夏楊,兩家人在陸家為鐵蛋辦滿月酒。大川見夏楊一人在家孤零可憐,氣衝上了頭,帶上夏楊的手風琴跑去砸場子,把琴還給了陸遠。陸遠母親陪夏楊給夏父上墳,順便勸說夏楊也考慮下個人問題,夏楊感情上不能接受,心中已然明白。夏楊給鐵蛋做衣服,令丁母十分提防,生怕此生不能再生育的夏楊對孩子心生歹意。丁母借著請夏楊姐弟吃餃子的機會給夏楊安排相親,相親對象舉止輕浮被小兵發現,相親對象心虛開溜,丁母語出不善,小兵氣得掀桌大怒,又一次結下樑子。為報復丁母,小兵偷偷抱走鐵蛋,和鈴鐺一起把孩子藏在橋洞下面。丁家人找孩子找瘋了,一致認為是夏楊拐走了孩子,夏楊百口莫辯。夜裡,曉薇冷靜下來,向夏楊吐出真相:鐵蛋並非陸遠親生,陸遠是為了救自己才做了孩子的父親。夏楊霎時釋然,陸遠何故變心、又為何對自己如此關照等困惑她許久的陰霾就此煙消雲散。而此時,小兵正在和鈴鐺商量要把鐵蛋送人。

第16集
丁母意識到可能是夏小兵擄走了孩子,夏楊四處奔找,總算及時找回小兵和鐵蛋。丁母又想報警,被曉薇攔下。經過這一天一夜的折騰,鐵蛋和丁母都病了,夏楊讓曉薇照顧丁母,由她帶鐵蛋先去醫院。兩家人的宿怨在孩子的影響下,都顯得不再重要了,夏楊下定決心離開這裡,重頭開始。夏楊相繼與曉薇、陸遠告別,在陸遠家門口,她親手撕掉了挖煤時寫下的欠條,示意兩人的情債已了,他們各自都要好好地生活下去。幾年後,丁夏兩家搬進了同一幢筒子樓,繼續做他們的鄰居。此時的丁母已退休,大權不在、底氣不足,再也嗆不過年輕的夏小兵了。陸遠大學畢業,被分到大川所在的修造廠當廠長,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一來就開除了經常打架曠工的大川。大川跟陸遠幹了一架,宣洩完不滿後決心出去闖一闖,將小兵託付給了建國夫婦。陸遠也想接管小兵,但小兵對他心存芥蒂,加上張艷姐的盛情邀請,小兵決定去建國的小餐館當廚子。
第17集
丁母埋怨陸遠只顧事業不顧家,還掏錢給夏小兵學廚子,這些事總讓丁母覺得夏楊還在影響著她們一家的生活。曉薇無論以何種理由或藉口向陸遠示好,得到的都是他淡淡的敷衍與迴避。夏楊從深圳回來了,顯得年輕時尚、意氣風發,惹得丁母和曉薇又開始擔心。陸遠雖然對夏楊還有情,但出於對家庭的責任他不想再節外生枝。夏楊帶著小兵到建國餐館答謝夫婦二人這幾年對小兵的照顧與培養,建國透露陸遠出錢贊助的事,夏楊心裡其實也明白,向大家宣布打算出國。大川這些年在外闖蕩,混得不錯,回來開了家建築公司,並用真誠打動夏楊,成功挽留下她,到自己的公司當助手。陸遠因為在廠里業績突出被調到市建委當處長,巧的是原本等待提正的正是以前那個馮廠長,這下又引得他對陸遠嫉妒、憤恨。大川與夏楊為市中心四星級酒店的項目來市建委遇到了陸遠,三人都頗感意外,而陸遠與夏楊看來還緣分未盡。陸遠把情況告訴了曉薇,她不禁暗暗擔憂。學校教導主任給了曉薇競爭上崗的機會,陸遠答應曉薇當天去為她打氣。然而卻在節骨眼上遇上大川與夏楊帶著設計圖登門拜訪。
第18集
曉薇戳穿陸遠的謊言,她只要求他能多關心自己一點,且不要再撒謊。丁母知道此事後很是擔憂。鐵蛋生病,陸遠又因公務無法脫身,曉薇放棄評職稱,與母親帶著孩子去醫院。陸遠趕來後被丁母的一番話搞得很不好受。丁母找到夏楊懇請她不要與曉薇爭奪陸遠,鐵蛋生病之事也讓夏楊意識到不該再陷入與陸遠的糾葛之中。夏楊向大川遞上辭呈,大川拒絕了她的辭職並開導她對感情看開點。胖子路過學校見有老師奚落曉薇,為其打抱不平,並勸其同往南方發展。曉薇回絕的同時袒露了自己的教師夢,為第一次得到他人的鼓勵而感激胖子。在項目陳述會上,陸遠為緊張的夏楊引導減壓,使其演講非常成功,曉薇也目睹了。大川和夏楊為拿下項目而慶祝,本想來祝賀的陸遠在門口選擇默默離開。曉薇生日時,把大川和夏楊請到家中聚餐,期間四人氣氛微妙。畢業分配到市建委的鈴鐺被馮副處設計套話,上當透露了不少陸夏丁三人之間的往事。而曉薇發現陸遠和夏楊因為工作走得很近,便去找鈴鐺了解他倆的情況,其實一直暗戀陸遠的鈴鐺因看不慣曉薇出言不遜,兩人激烈爭吵。
第19集
夏小兵看穿鈴鐺暗戀陸遠,勸其別陷進去,反被鈴鐺有口無心地猜測他喜歡張艷。小兵雖矢口否認,但內心惆悵,不知對張艷究竟是何種感情。丁曉薇夜大兩門沒考過,不顧別的老師的風涼話,決心靠自己的努力站上講台。雪上加霜的是馮副處偷拍的陸遠與夏楊在咖啡廳的照片此時被送到了丁母手上,引起了曉薇與丁母的誤會。馮副處對來找陸遠的曉薇一番煽動更加深了誤會,曉薇在咖啡廳看到正在討論設計圖的陸遠和夏楊,爭吵中用咖啡潑了夏楊,三人不歡而散。回到家的陸遠見到照片,誤以為曉薇跟蹤他,兩人彼此失去信任,陸遠住進辦公室和曉薇打起了冷戰。曉薇找張艷訴苦,得到離婚的建議卻斷然否決,她為了陸遠即使再苦也都覺得有意義。馮副處散播陸遠和夏楊的謠言,之前被套出話的鈴鐺大鬧辦公室。正當夏楊打退堂鼓時,陸遠勸說她堅持下去。另一邊,陸母找到了當初與陸遠、夏楊一同在咖啡廳的大川,希望他能在未來必要時證明他們的清白,大川答應。大川與夏楊再次去找陸遠商討,而丁母此時也去單位找陸遠了,半路遇到鈴鐺,得知夏楊總是去找陸遠。
第20集
丁母趕到時恰好“捉姦”到陸夏二人單獨共處一室,隨即發飆,場面失控,丁曉薇隨後趕來,誤會越來越深。夏楊不願再次陷入漩渦,向何大川表明離意。建國責怪鈴鐺大嘴巴惹是生非,竟發現鈴鐺原來也一直暗戀陸遠,為追回被氣跑的鈴鐺,他被車撞傷。夏小兵在醫院見到張艷對建國的細心照顧,一陣落寞。曉薇為母親大鬧單位的事去向陸遠認錯,可陸遠已經受夠了彼此這種折磨,提出要離婚。陸母以鐵蛋為理由勸陸遠別離婚,甚至搬出夏楊與大川的關係來做說辭。夏楊看曉薇帶孩子很辛苦,找到陸遠,表明她當年去南方時已知道陸遠和曉薇結婚的真相,希望陸遠珍惜曉薇。面對夏楊對他離婚的勸阻,陸遠答應了,同時也要求她不要退出項目。兩人的感情仿佛已經從當年的愛戀升華成了現今的知己之情。陸遠回丁家去了,曉薇卻似乎還在生氣。建國被撞後留下了性無能的後遺症,苦惱的他與張艷兩人只能躲閃著不去觸碰敏感話題。陸遠在大川公司見到了金剛,心中不悅。大川解釋留他的原因是當年救過自己。

第21集
大川因為當年金剛救過自己所以如今一定得幫他,令金剛感動不已,決心做好工程,既是報答大川,又是向陸遠還債。建國喝藥一直不見效,終於情緒爆發,他與張艷的爭執被路過的小兵聽見,建國又與小兵吵了起來,最終被張母制止。張母向張艷詢問建國的事情,張艷有苦說不出。曉薇去大川公司找陸遠,卻遇上金剛,落荒而逃,原來當年正是為了給陸遠辦回城而被革委會主任金剛玷污了。金剛得知曉薇是陸遠妻子心裡彆扭,想走卻被不知情的大川挽留了。陸遠為向市里匯報項目去夏楊家拿圖紙,卻被曉薇撞見再次誤會,此時鐵蛋由於沒人照看不小心摔下樓梯。鐵蛋被送去急救,丁母與陸家二老也趕到了醫院,得知原因,就連陸父也責怪起陸遠。夏楊為再次給陸遠添麻煩而深深自責。她去醫院看望鐵蛋,向曉薇解釋,然而曉薇並不相信她。建國整日借酒消愁,不顧張艷的勸說,一再傷害兩人的感情。小兵被捲入其中,和建國起了衝突,張艷情急之下打傷了小兵。
第22集
鐵蛋出院了。不勝酒力的丁曉薇借著酒勁向陸遠說出了內心的疲憊,這次她主動提出離婚,陸遠發現儘管這些年自己為她犧牲了愛情,最終卻什麼也給不了她,不禁心痛。建國把小兵辭了,和張艷又為找廚子的事吵了起來。丁陸兩家老人都為曉薇要和陸遠離婚而著急。夏楊知道後帶著大川去找曉薇,稱大川是自己的男朋友,為的是幫助挽回曉薇和陸遠的婚姻,可曉薇對此很淡然,她離婚的心意已決。大川即使是只能當夏楊一天的男友也特別開心,還告訴了陸遠,陸遠心裡也不知是什麼滋味。大川多年的那份執著單戀終於打動了夏楊,她答應等工程結束就嫁給大川。陸遠在街邊看到酗酒的建國,攙扶他回家,而建國酒醉中高談要與張艷離婚,令在遠處的張艷傷透了心。陸母裝病招呼來了陸遠和曉薇,軟硬兼施,勸阻倆人離婚。兩人商量暫時不離,曉薇其實真的還有不捨,但陸遠無所謂的態度卻讓她失望
第23集
建國喝酒惹事被揍,回家當著張母的面打了張艷,說出自己的苦衷懇求張母讓張艷同意和他離婚。陸遠對建國苦苦相勸沒有作用,其實建國就是不願面對自己、面對張艷。清醒些的建國向張母認錯,留下了信件和離婚協定,在對張艷的極度愧疚中離家出走。建國路遇夏小兵,把他勸回飯店繼續工作,自己則回到了當初的知青點,把那兒改造成了一所希望國小。一年後,夏楊的建築項目終於落成。陸遠和丁曉薇也在後者的堅持下瞞著長輩把婚離了,兩人在離婚後才第一次一起喝咖啡。曉薇鼓勵陸遠去和夏楊複合,在她心中如果離婚不是因為這個理由似乎就沒有意義了。然而陸遠卻否決了,他只是希望彼此都能有一個新的開始。陸遠處處為曉薇考慮,讓她內心五味雜陳。張艷一直等著建國回來,小兵對此很是鬱悶卻也束手無策。何大川設計了隆重的求婚儀式,本以為夏楊會遵守承諾,怎知夏楊關鍵時刻反悔。
第24集
丁曉薇喝了太多咖啡拉著張艷大半夜陪她,她內心深處實際上並不想離婚,此時只感到無助。丁母知道曉薇擅作主張離婚後,氣憤不已。何大川從鈴鐺處得知陸遠離婚的訊息,感到自己被戲弄,他認定夏楊悔婚是和陸遠串通好了的。大川將公司的資金轉移到了國外,並逼迫金剛改動結項材料清單以陷害陸遠。陸遠幫夏楊換煤氣罐,兩人都不知對方一個已離婚一個不肯嫁。大川來找夏楊,撞見了陸遠,而他也再次被夏楊拒絕。他終於下決心整死陸遠。本想離開這個城市的金剛由於大川而耽誤了火車,在街上與曉薇意外相遇。曉薇丟下腳踏車落荒而逃,借酒消愁。喝醉的曉薇回家向丁母吐露了憋在心中已久的一切真相。金剛守著曉薇的腳踏車等了一夜,把車還給曉薇時說讓陸遠防著點大川,曉薇不明所以。陸遠從丁母那得知曉薇當年是為了自己而被金剛糟蹋,悔恨不已。陸遠找到還未離開的金剛一頓痛揍,金剛自斷一指以謝罪。陸遠跑去找曉薇,充滿愧悔,然而曉薇心痛地卻拒絕了陸遠想補償她的請求,只因為他並不是真正愛她才回來的。
第25集
市紀檢委將陸遠帶走調查,陸丁兩家商量卻苦無對策。陸母病倒後丁母登門照顧,陸家二老驚訝之餘見識到了丁母善良體貼的一面。夏楊去公司尋何大川不得,得知資金已被轉移,意識到問題嚴重,她與丁曉薇一同去探望陸遠並把單獨見面的機會讓給了曉薇。陸遠對於丁母對陸家的照顧感激不已,曉薇承諾會等他出來。曉薇意外收到良心發現的金剛的信,內附可以證明陸遠清白的資料,但還欠缺人證。夏楊從曉薇處得知陸遠多年來對自己的那份堅守,以及當年是在他的幫助下才能夠回城,感動不已,承諾一定找到大川作證。夏楊找到大川苦苦哀求,不光是為陸遠也是為大川自身,甚至肯以和他結婚為條件換得他的作證,大川最終沒有趁人之危,知足的他自首為陸遠作證。陸遠回來了,與家人團聚。另一方面,張艷不停思念著建國,而夏小兵對她的單相思卻遲遲無法表白。陸遠知道夏楊試圖犧牲自己來救他,勸其不要再為他做出犧牲,而正如夏楊說的,一直以來陸夏丁三人都為彼此犧牲了很多。兩人互相祝福,他們的感情糾葛看來已到了頭。陸遠難逃免職降級,但終於在澡堂當眾狠揍了背後使壞的馮副處。

第26集
夏楊去獄中探望大川,要等他出來一起繼續把公司做好。而陸遠和丁曉薇也決定復婚,並第一次行了夫妻之禮,“新婚”日期被定在曉薇拿到大學文憑的那天。夏小兵痛毆了在建國飯店滋事的地痞,後又用計嚇退回來尋仇的人。張艷埋怨其惹事,誰想小兵卻抱住她表白了愛慕之情。張艷傷心斥責,小兵落魄離開,鈴鐺回來後看出了端倪,去找小兵問罪。夏楊得知情況便教育小兵不該有不道德的愛情,小兵在勸說下回飯店道歉並繼續工作。胖子從南方回來找到曉薇,看出曉薇現在很幸福。他貌似事業成功,實則是經營暇冒偽劣的生意,絲毫聽不進曉薇的提醒。陸遠突發腹痛被查出膀胱癌中晚期,決意隱瞞病情。他知道現在正是曉薇最幸福的時刻,不願讓她面對這份殘酷,而是加倍對她好。曉薇終於拿到文憑,陸遠卻因自己的病情而猶豫了,他不願拖累曉薇,找理由拖延。
第27集
丁曉薇正式講課的日子臨近,陸遠又找理由拖延領證日期。陸遠主動告訴夏楊病情,夏楊震驚痛哭失聲,陸遠請她幫忙“演”一場戲。夏楊探望大川時告之陸遠的情況,以及當初陸遠與曉薇結婚的真相,大川意識到一直錯怪陸遠,他勸夏楊幫陸遠演這場戲,因為對曉薇而言,恨比愛更容易承受。約定領結婚證的那天,陸遠與夏楊在婚姻辦事處門口當著曉薇的面演了一場戲,曉薇悲憤離開。陸遠探監大川,大川以當初陸遠婚宴上寫下的欠條為理由,要陸遠好好活著,兩人盡釋前嫌,無奈這次卻是永別。張艷得到建國為救孩子被燒傷的訊息,趕到醫院照顧,感情未變的兩人複合,回家與張母團聚。夏小兵見狀,決定帶著鈴鐺一同出去闖蕩,臨別留下了自己精心總結的烹飪心得。曉薇將生活重心轉到了事業並不斷取得進步,而陸遠一直寫匿名信鼓勵她。一次,曉薇帶鐵蛋去醫院打防疫針,卻發現陸遠也在醫院看病。
第28集
丁曉薇從陸遠的醫生那裡得知陸遠的病情,而且最多只有三個月。她瞬間明白了陸遠為什麼“變卦”和“背叛”。她裝作不知情,讓鐵蛋把陸遠叫了回來,“蠻橫”地讓陸遠多親近鐵蛋。胖子拖欠工資被工人打傷,禍不單行,他因生產暇貨被公安逮捕。徐丫頭來醫院看望胖子,她的不離不棄令胖子感動悔改。陸遠與建國敘舊時發病被送進醫院,曉薇趕到,陸遠此時還在關心曉薇上課的事,曉薇坦言知道匿名信的是他寫的,並答應帶他回陸家。夏楊向曉薇坦白了和陸遠演戲的事,曉薇堅持和陸遠復婚,並要夏楊做伴娘。但丁母卻對此事抱有異議。陸遠將丁父的遺書交給丁母,原來當年夏父並未對不起丁家,陸遠一直藏著信是為了不讓丁母活得太絕望,丁母知道真相懊悔不已,把她和夏父當年的故事告訴了陸家及曉薇和夏楊。這故事與如今陸夏丁三人的事十分相似,丁母懇求夏楊原諒,並同意陸遠和曉薇復婚。結婚前夜,曉薇明白了陸遠現在是真正愛著她的,她要陸遠結婚當天為她戴上祖傳的鐲子。結婚當天,陸遠、曉薇和夏楊來到了當年的知青點。
第29集
丁曉薇正式講課的日子臨近,陸遠又找理由拖延領證日期。陸遠主動告訴夏楊病情,夏楊震驚痛哭失聲,陸遠請她幫忙“演”一場戲。夏楊探望大川時告之陸遠的情況,以及當初陸遠與曉薇結婚的真相,大川意識到一直錯怪陸遠,他勸夏楊幫陸遠演這場戲,因為對曉薇而言,恨比愛更容易承受。約定領結婚證的那天,陸遠與夏楊在婚姻辦事處門口當著曉薇的面演了一場戲,曉薇悲憤離開。陸遠探監大川,大川以當初陸遠婚宴上寫下的欠條為理由,要陸遠好好活著,兩人盡釋前嫌,無奈這次卻是永別。張艷得到建國為救孩子被燒傷的訊息,趕到醫院照顧,感情未變的兩人複合,回家與張母團聚。夏小兵見狀,決定帶著鈴鐺一同出去闖蕩,臨別留下了自己精心總結的烹飪心得。曉薇將生活重心轉到了事業並不斷取得進步,而陸遠一直寫匿名信鼓勵她。一次,曉薇帶鐵蛋去醫院打防疫針,卻發現陸遠也在醫院看病。
第30集
丁曉薇從陸遠的醫生那裡得知陸遠的病情,而且最多只有三個月。她瞬間明白了陸遠為什麼“變卦”和“背叛”。她裝作不知情,讓鐵蛋把陸遠叫了回來,“蠻橫”地讓陸遠多親近鐵蛋。胖子拖欠工資被工人打傷,禍不單行,他因生產假貨被公安逮捕。徐丫頭來醫院看望胖子,她的不離不棄令胖子感動悔改。陸遠與建國敘舊時發病被送進醫院,曉薇趕到,陸遠此時還在關心曉薇上課的事,曉薇坦言知道匿名信的是他寫的,並答應帶他回陸家。夏楊向曉薇坦白了和陸遠演戲的事,曉薇堅持和陸遠復婚,並要夏楊做伴娘。但丁母卻對此事抱有異議。陸遠將丁父的遺書交給丁母,原來當年夏父並未對不起丁家,陸遠一直藏著信是為了不讓丁母活得太絕望,丁母知道真相懊悔不已,把她和夏父當年的故事告訴了陸家及曉薇和夏楊。這故事與如今陸夏丁三人的事十分相似,丁母懇求夏楊原諒,並同意陸遠和曉薇復婚。結婚前夜,曉薇明白了陸遠現在是真正愛著她的,她要陸遠結婚當天為她戴上祖傳的鐲子。結婚當天,陸遠、曉薇和夏楊來到了當年的知青點。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