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雪芹[清代小說家]

曹雪芹[清代小說家]

曹雪芹(約1715—約1763),名沾,字夢阮,號雪芹,又號芹溪、芹圃。性別:男。清代著名小說家。素性放達,曾身雜優伶而被鑰空房。愛好研究廣泛:金石、詩書、繪畫、園林、中醫、織補、工藝、飲食等。因家境衰落而飽嘗人世間的辛酸,後以堅韌不拔的毅力,歷經多年艱辛創作出極具思想性、藝術性的偉大作品《紅樓夢》。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曹雪芹(約1715-約1763),名沾,字夢阮,號雪芹,又號芹溪、芹圃,中國古典名著《紅樓夢》作者,籍貫瀋陽(一說遼陽),生於南京,約十三歲時遷回北京。曹雪芹出身清代內務府正白旗包衣世家,他是江寧織造曹寅之孫,曹顒之子(一說曹頫之子)。
曹雪芹早年在南京江寧織造府親歷了一段錦衣紈絝、富貴風流的生活。至雍正六年(1728),曹家因虧空獲罪被抄家,曹雪芹隨家人遷回北京老宅。後又移居北京西郊,靠賣字畫和朋友救濟為生。曹雪芹素性放達,愛好廣泛,對金石、詩書、繪畫、園林、中醫、織補、工藝、飲食等均有所研究。他以堅韌不拔的毅力,歷經多年艱辛,終於創作出極具思想性、藝術性的偉大作品——《紅樓夢》。

基本情況

曹雪芹,是中國文學史上最偉大也是最複雜的作家。關於曹雪芹,目前還存在著不少有爭論的問題,不僅他的生卒年一直存在著爭議,甚至連他的“字”“號“也不能十分確定,按照曹雪芹好友張宜泉的說法,應該是姓曹名沾,字夢阮,號“芹溪居士”,但有的研究者認為他的字是“芹圃”,號“雪芹”。

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璽任江寧織造;曾祖母孫氏做過康熙帝玄燁的保姆;祖父曹寅做過康熙皇帝的伴讀和御前侍衛,後任江寧織造,兼任兩淮巡鹽監察御使,極受康熙寵信。康熙六下江南,其中四次由曹寅負責接駕,並住在曹家。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曹寅病故,其子曹顒、嗣子曹頫先後繼任江寧織造。他們祖孫三代四人擔任此職達60年之久。曹雪芹自幼就是在這“秦淮風月”之地的“繁華錦繡”之鄉生活中長大的,少年時代過著富貴奢華生活,雍正初年,由於封建統治階級內部政治鬥爭的牽連,曹家遭受一系列打擊。曹頫以“行為不端”、“騷擾驛站”和“虧空”罪名革職,家產抄沒。曹頫下獄治罪,“枷號”一年有餘。這時,曹雪芹隨著全家遷回北京居住。曹家從此一蹶不振,日漸衰微。經歷了生活中的重大轉折,曹雪芹深感世態炎涼,對封建社會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認識。他蔑視權貴,遠離官場,過著貧困如洗的艱難日子。

晚年,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生活更加窮苦,“滿徑蓬蒿”,“舉家食粥酒常賒”。他以堅韌不拔的毅力,專心一志地從事《紅樓夢》的寫作和修訂。1762年(乾隆二十七年),幼子夭亡,他陷於過度的憂傷和悲痛,臥床不起。到了這一年的除夕(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與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之交的2月12日壬午除夕),終於因貧病無醫而逝。關於曹雪芹逝世的年份,另有乾隆二十九年除夕(1764年2月1日)、甲申(1764年)初春之說。

據裕瑞《棗窗閒筆》記載,曹雪芹“身胖,頭廣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憤世嫉俗,豪放不羈。嗜酒,才氣縱橫,善談吐。曹雪芹是一位詩人。他的詩,立意新奇,風格近於唐代詩人李賀。他的友人敦誠曾稱讚說:“愛君詩筆有奇氣,直追昌谷破籬樊。”又說:“知君詩膽昔如鐵,堪與刀穎交寒光。”除了《紅樓夢》中的詩詞,他的詩現僅存題敦誠《琵琶行傳奇》兩句:“白傅詩靈應喜甚,定教蠻素鬼排場。”曹雪芹又是一位畫家,喜繪突兀奇峭的石頭。敦敏《題芹圃畫石》說:“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見此支離。醉余奮掃如椽筆。寫出胸中塊磊時。”可見他畫石頭時寄託了胸中鬱積著的不平之氣。

曹雪芹的最大的貢獻還在於小說的創作。小說規模宏大,結構嚴謹,情節複雜,描寫生動,塑造了眾多具有典型性格的藝術形象,均堪稱中國古代長篇小說的高峰。在文學發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紅樓夢》是他“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的產物。可惜,在他生前,全書沒有完稿(也有人認為已經寫完,但80回後的內容散佚了)。今傳《紅樓夢》120回本,其中前80回的絕大部分出於他的手筆,後40回則為高鶚所續。

名字由來

據說,曹雪芹出生後三天,正是久旱逢喜雨,他的父親曹顒很高興,就給他起名為“沾”,這個字取自詩經上的“既優既渥,既沾既足,生我百穀。”,意思細雨溟溟濛濛,那水分如此豐沛足量,滋潤大地並沾溉四方,讓我們莊稼蓬勃生長。與“久旱逢甘霖”有關。“沾”字也可以與“世沾皇恩”掛上鉤,是感謝皇上的意思。

“雪芹”這兩個字出自蘇軾的詩句:“泥芹有宿根,一寸嗟獨在;雪芹何時動,春鳩行可膾”,意思是說:泥土裡留有芹菜的根,只有一寸多長。在這雪地里,它什麼時候才能發芽生長呢?要等到春天到來,才可與斑鳩肉一起炒著吃呀!而且他的自註:“蜀八貴芹芽膾,雜鳩肉為之。”泥芹之泥雖是污濁,但它“雪芹”卻出污泥而不染。蘇東坡常以“芹”自比。東坡兄弟詩里的“雪”,他也多是潔白而有保護之意。因此,曹雪芹就給自己改名為“雪芹”。這就是後來世界文學巨匠曹雪芹名字的來由。

生父與籍貫

曹雪芹的生父是誰,大致有兩種意見。紅學家一般認為是曹顒遺腹子,譜名曹天佑(佑),生於康熙五十四年乙未年(1715年),曹頫為其堂叔。

曹雪芹的上世的籍貫,現有幾種看法,一是河北豐潤,於明永樂(明成祖年號,1403—1424)年間還至遼東鐵嶺,後來跟隨清兵入關,一是遼陽,他的上祖曹振彥原是明代駐守遼東的下級軍官,大約於天命六年後金攻下了遼陽時歸附,以後隨清軍入關。

身世考證

曹雪芹西山故居曹雪芹西山故居
曹振彥歸附後金以後,先是屬佟良性管轄,後來又歸了多爾袞屬下的滿州正白旗,當了佐領。鏇即跟隨清兵入關。曹振彥在入關前的明、金戰爭中以及入關後的平姜瓖之叛的戰爭中是立過功的,他歷任過山西吉州知州、陽和府知府、浙江鹽法道等官職。曹家的發跡,實是從曹振彥開始的。此後,曹振彥之媳,即曹璽之妻孫氏當了康熙的保母。1663年(康熙二年),曹璽首任江寧織造之職,專差久任,至1684年(康熙二十三年)在江寧織造任上病故,康熙鏇即命其子曹寅任蘇州織造,後又繼任江寧織造、兩淮巡鹽御史等職務。並命其纂刻《全唐詩》《佩文韻府》等書於揚州。曹寅之所以很得康熙的信任和賞識,是因為他的母親是康熙最重要的教引嬤嬤(康熙曾對別人介紹曹寅之母時說過:此吾家老人也。)曹寅又曾是康熙的陪讀,是康熙兒時的玩伴。所以康熙南巡六次曹寅家曾主持過四次接駕大典。1712年(康熙五十一年)曹寅在揚州任上病危,康熙特命千里馬送藥拯救,只可惜曹寅已死。曹寅病故後,康熙又因極其寵愛曹寅,就叫其子曹顒繼任江寧織造(那時好像不許世襲)。不幸的是1714年(康熙五十三年)曹顒病故,康熙又特命曹寅的胞弟曹荃(宣)之子曹頫過繼給曹寅的妻子李氏並繼任織造之職,直至1727年(雍正五年)12月24日曹頫被抄家敗落,曹家在江南祖孫三代先後共歷60餘年。曹雪芹就是出生在南京的。直到1728年(雍正六年)曹家抄沒後才全家返回北京。當時,曹雪芹尚年幼,按生於乙未說是虛歲是十四歲,按生於甲辰說是虛歲十五歲。曹家回北京以後的情況,文獻絕少記載,曹頫曾經在給康熙的奏摺里說道:“惟京中住房二所,外城鮮魚口空房一所,通州典地六百畝,張家灣當鋪一所,本銀七千兩”等等。

曹雪芹在窮愁困頓中於公元1763年或1764年即乾隆二十七年或二十八年的除夕去世。他的不朽巨著《石頭記》的前80回,早在他去世前十年左右就已經傳抄問世;書的後半部分據專家們研究,認為基本上已經完成,只是由於某種原因未能傳抄行世,後來終於迷失,這是不可彌補的損失

武陽說

300年前《南昌武陽曹氏宗譜》問世,武陽鎮曹村是曹雪芹祖籍地。

2010年4月8日,在浙江圖書館。找到了300年前的《南昌武陽曹氏宗譜》,這是一本300年前保存完好的《南昌武陽曹氏宗譜》的手抄本。在這本1693年修的《南昌武陽曹氏宗譜》里就清楚地記載了“蓋自永樂二年,始祖伯亮公從豫章武陽渡協弟溯江北上,一卜居於豐潤鹹寧里,一卜居於遼東鐵嶺衛。則武陽者,洵吾始祖所發祥之地也。”和武陽曹氏的宗譜記載完全一樣。歷史的清楚記載,事實勝於雄辯,武陽鎮曹家是就是曹雪芹南宋祖籍地,千真萬確。

曹雪芹南宋祖籍地在武陽。自中央電視台1994年報導以來,在全國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全國很多的紅學.曹學專家都為之付出了很多的心血來武陽曹家深入研究考察,周汝昌對曹雪芹祖籍更是研究之深,並親筆題字:《曹雪芹祖籍武陽鎮》。

這部清康熙三十二年(公元1693年)《江西南昌武陽曹氏宗譜》的出現,不但證明了南昌武陽曹氏宗譜的真實性,還為研究探討紅學和曹學的專家提供了重要的研究依據。

《南昌武陽曹氏宗譜》不但記錄了曹氏的世系和世序,還清楚地記錄了曹氏的遷徒志和祠堂志。從這本宗譜可以得知:曹雪芹南宋祖籍地在武陽鎮,300年前就有真實的記載和認定!看到這本300年前修的《武陽曹氏宗譜,幾十年來曹雪芹祖籍地的爭論考察,研究,今天真相大白,所幸的是許多專家能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與歷史記載一模一樣,應感心慰。

乳山說

據最新研究成果顯示,曹雪芹高祖曹璽是被清軍自膠東半島虜獲,因同姓而被曹振彥收養,因此曹雪芹祖籍地的研究應以曹璽為主,而不能把曹振彥的祖籍地當做曹雪芹祖籍地。致力於紅學研究的曹祖義先生從1998年就提出曹雪芹是曹髦後裔,同曹祖義是宗親的觀點。並在全國紅學大會上發表其研究成果,獲得了部分紅學家的認可。

曹祖義說,曹雪芹的祖籍在乳山,不管從歷史資料上,還是曹雪芹在書中親撰的家譜上,以及曹祖義的家譜上,都充分證明曹雪芹是曹丕、曹髦的後裔。另外,曹雪芹家和曹祖義家以範字起名上的規則完全統一,這些都是有力的證明。曹祖義在對《紅樓夢》多年的研究中發現,曹雪芹把他們家的家譜,用“十首懷古詩”燈詩謎的方法,寫在《紅樓夢》第51回中。可以看出,曹雪芹家和其親宗東港市大孤山曹家在起名範字上是一脈相承的,以此可以證明他們是同宗譜的本家人。如此,曹祖義和曹雪芹有著共同的祖籍———當時的寧海州河南村。

復旦大學對國內與曹雪芹有關的曹姓人群進行了DNA檢測,現有的曹姓DNA數據支持曹雪芹祖籍“乳山說”,而不支持“豐潤說”、“遼陽說”等眾多學說。

生平介紹

曹雪芹曹雪芹

曹雪芹的曾祖曹璽任江寧織造。曾祗母孫氏做過康熙帝玄燁的保姆。祖父曹寅做過玄燁的伴讀和御前侍衛,後任江寧織造,兼任兩淮巡鹽監察御使,極受玄燁寵信。玄燁六下江南,其中四次由曹寅負責接駕,並住在曹家。曹寅病故,其子曹顒、曹頫先後繼任江寧織造。他們祖孫三代四人擔任此職達60年之久。曹雪芹自幼就是在這“秦淮風月”之地的“繁華”生活中長大的。

雍正初年,由於封建統治階級內部政治鬥爭的牽連,曹家遭受一系列打擊。曹頫以“行為不端”、“騷擾驛站”和“虧空”罪名革職,家產抄沒。曹頫下獄治罪,“枷號”一年有餘。這時,曹雪芹隨著全家遷回北京居住。曹家從此一蹶不振,日濎漸衰微。經歷了生活的重大轉折,曹雪芹深感世態炎涼,對封建社會有了更清醒、更深刻的認識,他蔑視權貴,遠離官場,過著貧困如洗的艱難日子。

晚年,曹雪芹移居北京西郊。生活更加窮苦,他以堅毅不屈的精神,專心一志地從事《紅樓夢》的寫作和修訂。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幼子夭亡,他陷於過度的憂傷和悲痛,臥床不起。到了這一年的除夕(1763年2月12日),終於因貧病無醫而逝世。

關於《紅樓夢》的創作過程以及曹雪芹的中、晚年生活,由於文獻資料極少,很多問題無法確知,只能存疑。從曹雪芹的好友張宜泉、敦敏、敦誠等人的零星記載中,我們僅知道曹雪芹多才多藝、工詩善畫、嗜酒狷狂,對黑暗社會抱傲岸的態度。曹雪芹身胖,頭廣而色黑。他性格傲岸,憤世嫉俗,豪放不羈。嗜酒,才氣縱橫,善談吐。曹雪芹是一位詩人。他的詩,立意新奇,風格近於唐代詩人李賀。他的友人敦誠曾稱讚說:“愛君詩筆有奇氣,直追昌谷破籬樊。”又說“知君詩膽識如鐵,堪與刀穎交寒光。”

畫家曹雪芹

曹雪芹銅像(朱惟精創作)曹雪芹銅像(朱惟精創作)
曹雪芹又是一位畫家,喜繪突兀奇峭的石頭。敦敏《題芹圃畫石》說:“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見此支離。醉余奮掃如橡筆。寫出胸中塊磊時。”可見他畫石頭時寄託了胸中鬱積的不平之氣。曹雪芹的最大的貢獻還在於小說的創作。他的小說《紅樓夢》內容豐富,思想深刻,藝術精湛,把中國古典小說創作推各最高峰,在文學發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曹雪芹創作《紅樓夢》是在極端困苦的條件下進行的,“字字看來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尋常”。這部巨著耗盡了他畢生的心血,但全書尚未完稿,他就因愛子夭折悲傷過度而一病不起,“淚盡而逝”,終年還不到五十歲。曹雪芹的《紅樓夢》原名《石頭記》,基本定稿只有八十回,曾以手抄本的形式流傳三十年。乾隆五十六年(西元一七九一年)程偉元和高鶚第一次以活字排印出版,這已是一二O回本,書名也改為《紅樓夢》了。後四十回一般認為是高鶚寫的。高鶚字蘭墅,別號“紅樓外史”,乾隆進士,做過內閣侍讀等官職。他根據書線索??已經丟失的某些稿子,續寫了《紅樓夢》。使《紅樓夢》成為有頭有尾的完整小說。高鶚寫的後四十回,雖不如曹雪芹寫的前八十回,但高鶚保留了原作的悲刻結尾,其中黛玉之死,襲人改嫁等,也寫得形象生動,精彩感人。高鶚的功勞也不可忽視。

曹家自被抄家以後,日子益發的困頓了。從城裡遷到藍靛廠火器營不久,發現這裡房屋窄小,終日人聲鼎沸,實在不宜寫書,這才一狠心,索性搬到了西山腳下的正白旗居住。離正白旗不到一里的地方有一茶館,名喚“退翁亭”。這退翁亭茶館名為茶館,實則茶酒全賣。雪芹搬到正白旗不久,就成了退翁亭的座上客“舉家食粥酒常賒”,這賒酒的地方就是指這裡。

曹雪芹飽學多才,能詩善畫,再加上他放蕩不羈的個性,很快贏得了香山一帶住戶的尊敬。尤其是他惜老憐貧的品德,得到了山鄉父老們的交口稱讚。在這退翁亭茶館裡有一名夥計名喚“馬青”,年在五十歲上下,此人每日聆聽曹雪芹的高談闊論,對他的為人更加佩服。每當曹雪芹賒酒的時候,他就自動捧出一盤小菜;每當雪芹食粥的日子,他就送上去幾個燒餅天長日久,二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就在雪芹搬到香山正白旗的第三年的春天,一連三日在退翁亭茶館裡見不到馬青黟計。一打聽,才知馬青病了。他急忙到馬青家裡,進了馬家的門一看,只見馬青昏沉沉地倒在炕上迷糊著,他老伴把眼睛都哭腫了。他輕輕地拿過馬青的手為平了脈,然後說道:“大嫂不必如此,待我用偏方為老馬治療一下,保他三、五日準好!”雪芹回到自己家後沒顧上休息,就大步來到了正白旗的村頭,原來這裡長著一大片野芹菜,春風吹來,剛剛泛青不久,也就有兩、三寸長。他急忙割了一小把,回家後點火就熬,野芹湯熬好後立即讓馬青服下。

沒想到手到病除,連服三日後,馬青又到退翁亭茶館去上工了,把個馬青夫婦喜得心花怒放,逢人便說:“曹爺妙手回春,起死回生,真是華陀再生了!”從此,雪芹不僅以才子聞名於西山,他的醫道也逐漸得到了山鄉父老的稱讚,四方來家求醫的人絡繹不絕。好在藥材方便,除家門口的水芹外,整個西山都是他的大藥庫,用中草藥治好了數不清的疑難雜症。在“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這個儒家宗旨的影響下,為了進一步表達鄉的自己的志向,在曹霑名字外,他就特意給自己起了個雪芹的號,意思是自己願做一棵山芹,既可以為父老們充飢,又可以為窮漢袪病。以後又起芹圃和芹溪的號,而他的正名曹霑反而不被人所知了。

文學特點

“生於繁華,終於淪落”。曹雪芹的家世從鮮花著錦之盛,一下子落入凋零衰敗之境,使他深切地體驗著人生悲哀和世道的無情,也擺脫了原屬階級的庸俗和褊狹,看到了封建貴族家庭不可挽回的頹敗之勢,同時也帶來了幻滅感傷的情緒。他的悲劇體驗,他的詩化情感,他的探索精神,他的創新意識,全部熔鑄到《紅樓夢》里。
熱愛生活又有夢幻之感,入世又出世,這是曹雪芹在探索人生方面的矛盾。曹雪芹並不是厭世主義者,他並不真正認為人間萬事皆空,也並未真正勘破紅塵,真要勸人從所謂的塵夢中醒來,否則,他就不會那樣痛苦地為塵世之悲灑辛酸之淚,就不會在感情上那樣執著於現實的人生。他正是以一種深摯的感情,以自己親身的體驗,寫出入世的耽溺和出世的嚮往,寫出了耽溺痛苦的人生真相和希求解脫的共同嚮往,寫出了矛盾的感情世界和真實的人生體驗。
《紅樓夢》開卷第一回有兩篇作者自序。在這兩篇自序里,曹雪芹自述寫作緣起、寫作經歷和心得體會,鮮明地表達了自己的文學思想和創作原則。他首先批評了那些公式化、概念化、違反現實的創作傾向,認為這種創作遠不如“按自己的事體情理”創作的作品“新鮮別致”,那些“大不近情,自相矛盾”之作,“竟不如我半世親睹親聞的這幾個女子”,“至若離合悲歡,興衰際遇,則又追蹤躡跡,不敢稍加穿鑿,徒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傳者”。他既不藉助於任何歷史故事,也不以任何民間創作為基礎,而是直接取材於現實社會生活,是“字字看來皆是血”,滲透著作者個人的血淚感情。作品“如實描寫,並無諱飾”,保持了現實生活的多樣性、現象的豐富性。從形形色色的人物關係中,顯示出那種富貴之家的荒謬、虛弱及其離析、敗落的趨勢。他所寫的人物打破了過去“敘好人完全是好,壞人完全是壞”的寫法,“所敘的人物,都是真的人物”,使古代小說人物塑造完成了從類型化到個性化的轉變,塑造出典型化的人物形象。曹雪芹以詩人的敏感去感知生活,著重表現自己的人生體驗,自覺地創造一種詩的意境,使作品婉約含蓄,是那樣的歷歷在目,又是那樣的難以企及。他不像過去的小說居高臨下地裁決生活,開設道德法庭,對人事進行義正詞嚴的判決,而是極寫人物心靈的顫動、令人參悟不透的心理、人生無可迴避的苦澀和炎涼冷暖,讓讀者品嘗人生的況味。

相關傳說

有關曹雪芹的傳說有很多,但比較著名的有四個:

傳說一曹雪芹的醫德 

“紅樓”又熱,曹公在天有靈,不知是喜是憂。然,百人讀“紅樓”既有百解,沒什麼高下之分,無非興趣而已。現擷取一些曹公在北京留下的痕跡,是耶非耶,歡迎商榷。曹雪芹遷徙西山後,廣泛地接觸了下層百姓,特別是生活無靠的殘疾者,雪芹非常同情他們的困苦,尤其是在他們得病之後,無錢醫治,更增加了他們的苦惱。雪芹為了給無助的病人解除病痛,經常上山為病人採藥,以減少他們的負擔。香山地區曾經流傳著關於曹雪芹為貧苦百姓治病的傳說,《香山的傳說》中就有張寶章嚴寬先生蒐集整理的《芹圃先生的醫德》。崔墨卿先生蒐集整理的《雪芹的由來》也有這方面的記載。

《北京清代傳說》中還有張寶章先生記載曹雪芹為香山百姓治病的《手到病除》。我曾拜訪過孔祥澤老先生,孔老說: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初我和吳恩裕先生去白家疃訪問,曾聽一位村民說:當年前山(指香山)旗里有位大夫時常過來給窮人看病不要錢,每次來都在南邊山根一間空廟臨時借來桌椅給人看病,後來這位大夫搬到橋西住,有了家看病的人方便多了。一次舒成勛先生曾對孔老說,在藍靛廠原有多家藥鋪,雪芹經常到這些藥鋪給病人抓藥或配藥,這些藥鋪的名字舒老都一一記得,並說給孔老聽,遺憾的是孔老當時沒有記下。孔老還說:雪芹因醫術高明,為不少的人治癒了病,一些有錢人的病被雪芹醫好了後,常常要買些東西送於雪芹,以報雪芹醫病之恩。雪芹往往告訴這些人,你不要給我買東西,你的錢先留著,一旦有病人看病,抓不起藥,我讓他找你,你把他的藥錢給付了,這不是可以幫助更多的人解除病痛嗎?就這樣雪芹為許多貧苦的百姓,治癒了多種頑症,人們交口稱讚雪芹的醫術高明醫德高尚。看來,一個人,做一點好事並不難,難得的是一貫做好事。雪芹為西山百姓醫病,不要錢,甚至為貧苦的百姓採藥,出自於雪芹對西山百姓的愛,百姓口中、心中的口碑就是最好的證明。

傳說二曹雪芹與白家疃

在我的印象中,一直覺得曹雪芹住在香山健銳營,從沒聽說雪芹晚年的最後五年是在白家疃度過的。查閱有關資料,雪芹的好友敦敏在《瓶湖懋齋記盛》中確切地記載是乾隆二十三年春(即1758年),雪芹遷徙白家疃,有原注為證:“春間芹圃(雪芹的號)曾過舍以告,將遷徙白家疃。”在該文後敦敏因請雪芹鑑定書畫又先後兩次去白家疃,不巧,雪芹都不在家。在後注中敦敏大致講了雪芹在白家疃新居的情況,為饗讀者,引綴如下:“有小溪阻路,隔岸望之,土屋四間,斜向西南,築石為壁,斷枝為椽,垣堵不齊,戶牖不全。而院落整潔,編籬成錦,蔓植亟杞藤……有陋巷簞瓢之樂,得醉月迷花之趣,循溪北行,越石橋乃達。”雪芹留下的傳記材料極少,敦敏的《瓶湖懋齋記盛》記述了曹雪芹遷徙白家疃的時間以及雪芹的一些言行,殊顯重要。

那么雪芹為什麼要遷徙白家疃呢?從乾隆十五六年雪芹辭別宗學遷徙西郊,並幾經遷徙,最後一次由香山遷到白家疃。有人分析有經濟原因之說、有迴避“輿論”之說、有屋塌之說、有“滿漢軫域”(乾隆二三年間,規定旗人的家奴可以開戶,即準許漢人出旗)之說、也有雪芹築屋白家疃與怡親王有關之說等不一而足。我則認為除了經濟原因之外,雪芹為了尋找一方遠避塵囂,更為理想的著書、修書之所。只有親臨白家疃的人,才能體會到白家疃這個靠近西山腳下的小村有多美,青山似黛,植被豐沛,正如敦敏和張宜泉的詩中所道出的:“日望西山餐暮霞”、“廬結西郊別樣幽”、“門外山川供繪畫”、“寂寞西郊人到罕”,均可證明雪芹的居處近山傍水,除了自然秀美以外,寂靜和諧,是著書、修書的理想環境,我想比起香山健銳營的創作條件要好。遙想當年,雪芹為了著書,常常踱步於村西小石橋附近,縝密思考書中之情節……只有小石橋還曾記憶起當年雪芹踱步沉思的身影。

傳說三空空道人考證

《紅樓夢》中有個很重要的過場人物——空空道人。在關於曹雪芹的各種傳說中,事涉此人的並不很多。但,這位神秘的道人於“紅樓”成書到底有什麼關聯呢?日前,筆者曾見到吳恩裕先生所著《有關曹雪芹十種》中的《考稗小記》曾說:“得魏君藏‘雲山翰墨冰雪聰明’八字篆文,謂為雪芹所書。按篆文並不工。下署‘空空道人’有‘松月山房’陰文小印一方,刻技尚佳,……見之者鄧之誠先生謂的確為乾隆紙,而印泥則不似乾隆時物,蓋乾隆時之印泥色稍黃云云。余為謂倘能斷定為乾隆紙,則印泥不成問題。蓋不惟此印泥本即為淺朱,即使為深朱亦不能必其為非乾隆時物。‘空空道人’四字尚好。此十二字,果為雪芹所書否,雖不可必,然1963年2月晤張伯駒先生,謂‘空空道人’四字與其昔年所見雪芹題海客琴樽圖之字,‘都是那個路子’雲。”吳先生雖然經兩位大家鑑定為曹雪芹真跡,因印泥的顏色有礙,證據略顯蒼白。

這讓我突然想起我的好友楊奕先生,他長期生活在白家疃附近的太舟塢,他曾寫過《清代著名詞人之一那蘭性德》一文,講到一件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白家疃有一座空空廟,這便是為雪芹的“空空道人”提供了直接證據。為饗讀者,引綴如下:“就在曹雪芹白家疃居所的南邊山根,曾有一座小廟獨立山麓。廟一間,面積約十平方米。因為廟中沒有神祇偶像和牌位,空空蕩蕩,當地人叫它‘空空廟’。此廟於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平整土地時被拆除。……雖已無文字記載,但從形制和位置判斷,當為山神廟一類。建築年代已無考證。現今有人認為這座‘空空廟’可能與曹雪芹《紅樓夢》開頭所寫的‘空空道人’有關。”

楊奕先生僅推測空空廟與《紅樓夢》的“空空道人”有關。但並沒有點破“空空道人”就是曹雪芹。可能楊奕先生沒有見到吳恩裕先生著的《有關曹雪芹十種》一書,或許也沒有見到“雲山翰墨冰雪聰明”這幅篆文小品。吳恩裕先生雖然請了當時著名鑑定大家鑑定為曹雪芹親書,但始終沒有弄清“空空道人”之號與雪芹的關係。白家疃的“空空廟”無疑為《紅樓夢》以及曹雪芹的研究提供了極為重要的證據。

為何雪芹先生在書畫作品之中用他不常用的齋號?我以為早在乾隆二十四年雪芹在世的時候,《紅樓夢》(當時僅限於抄本),已經被視為“謗書”了;也就是弘旿所謂的“礙語”;弘曉組織家人抄寫《石頭記》,不用外人,以至怡府書目中找不到他家存有這樣一部書,就是怕人知道他家存有這部“謗書”,而此時雪芹(被抄家的後人)政治上受歧視,經濟上陷入困頓,以至蓬牖茅椽,繩床瓦灶、鬻畫為生,飧饔時有不繼、舉家食粥,酒常賒的困境。為了《石頭記》的成書,為了頑強地生存下去,一些時候,雪芹不得不在作書畫或寫信札時,署自己不常用的齋號,“空空道人”即是其一,當然“空空道人”也不是空穴來風,作為雪芹先生不常用的齋號,也是有因緣的,他生活的白家疃村的“空空廟”,雪芹曾經用來為村民看病,便借過來作為自己的齋號,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倘若不了解白家疃的歷史與淵源,親自去探索與考證,自然無法了解雪芹先生當時所處的困境與現狀。這正是雪芹先生起用“空空道人”齋號的用意,從而也為後人考證帶來了難度,然而這進一步確鑿地證明了“雲山翰墨冰雪聰明”篆文小品為雪芹所書。願請方家賜教!另一旁證:吳恩裕先生在《考稗小記》所敘雪芹先生一行書信札,也證明雪芹簽名用一不經見之別號,為饗讀者,引綴如下:“魏宜之君言,1954年春,有人以曹雪芹書簡求售,索價至數百萬元(核今之幣值數百元),亟祥詢之,據云:彼所見之兩頁為雪芹行書信札,系寄某旗人者,略謂囑作之詩,因忙至今始得奉上,不知合用否,請斧正等等。函後簽名不作雪芹,而為一不經見之別號,但此別號為何,魏君已不多記意”。(見吳恩裕《有關曹雪芹十種》第132、133頁)

傳說四曹雪芹與廣泉寺 

香山廣泉寺是惟一確切記載曹雪芹與好友張宜泉到過的地方,並且兩人留有詩歌唱和,遺憾的是,雪芹先生的詩沒有流傳下來,只有宜泉先生按照雪芹詩歌的原韻和詩被記錄下來,為饗讀者,引綴如下:“《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

“君詩曾未等閒吟,破剎今游寄興深。碑暗定知含今雨,牆貴可見補雲陰。

蟬鳴荒徑遙相喚,蛩唱空廚近自尋。寂寞西郊人到罕,有誰曳杖過煙林”。

朋友肖長江上個世紀60年代曾經到過此寺,和他談起,他說此寺僅留古井一口。探訪古寺的心情油然而生,老肖願做嚮導。文案工作必須提前做,查閱史籍是必不可少的。查閱《紅樓夢研究集刊》第一集(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有徐公時先生撰寫的《有誰曳杖過煙林——曹雪芹和張宜泉在北京西郊活動之斷片》。徐先生是通過研究張宜泉先生的詩以及和雪芹先生家族有關係的朋友寫的詩歌,找到了與曹寅同時代的好朋友宋犖(康熙三十一年任江蘇巡撫),寫有西山廣泉寺的詩歌,韻腳全同,來推測這座水源頭附近的廢寺——廣泉寺,遺憾的是徐先生沒有到過廣泉寺。與老肖乘興而行到水源頭,繞過一個小山坡,路很窄,沿著羊腸小道前行,時陡時緩,有時還需要攀扶一些路旁的小樹或灌木,體會到張宜泉先生詩中所說:“曳杖過煙林”的境況,時間不長便到了廣泉寺。這個地方林木清幽,人跡罕至,廣泉廢寺已經沒有任何建築構件了,只有古井一口,是廣泉寺惟一的遺蹟,坐落在半山腰的古井,打得是很深的。《天府廣記》曾經有廣泉寺古井的記載,稱其水質甘洌,適於烹茶。我突然發現古井的蓋板上隱隱約約有文字,只是年代久遠,字跡有些模糊,仔細辨認為“廣泉古井”為篆書,左邊的字型只能辨認出繁寫的“華”字以及“重修”二字,即便是這樣,對我們來講也是十分重要的,起碼我們辛苦尋覓的廣泉古寺,位置十分確切(事後查閱有關資料,得知廣泉古井上書寫的文字是北洋政府大員周肇祥重修古井之後留下的)。

遙想當年雪芹與好友,信步憩廢寺,當時他們所見的廢寺,雖然殘敗,也不至於像現在沒有任何遺蹟可尋,雪芹與宜泉所看到的:零落的廢寺,滿目瘡痍,自然聯想到自己的身世,情不自禁地感懷,感嘆世間的悲歡離合,因此,寫詩記述此事。

踏著雪芹先生和好友走過的足跡,回想著二百多年雪芹與宜泉尋訪古寺的往事,此時感慨萬千,雪芹的身世如在眼前,只有親身經歷過“烈火烹油,鮮花著錦”似的生活,以及經歷過兩次抄家後,過著“舉家食粥酒常賒”生活的雪芹,才能寫出膾炙人口,享譽世界的《紅樓夢》,讓後人敬仰。

與紅樓夢

曹雪芹畫像曹雪芹畫像
長篇小說《紅樓夢》代表了中國古典小說的最高成就,它不但在國內家喻戶曉,在世界文壇上也是舉世公認的文學名著。作家曹雪芹嘔心瀝血,用了十年時間,寫成了這部長篇小說。書中以賈寶玉和林黛玉的愛情故事為主線,展現了封建社會大家族由盛而衰的歷史,刻畫了眾多性格鮮明的人物,王熙鳳就是其中的一個典型代表。

曹雪芹的祖上本是漢人,但很早就入了滿族正白旗內務府。他的家庭從曾祖父到他的父親,都擔任清王朝要職。康熙皇帝五次到南方巡視,有四次住在他的家裡,由此可見曹家的豪華以及與皇室關係的親密。曹雪芹的家庭除了是一個百年望族外,還是一個具有文學素養的家庭。他的祖父曹寅是當時著名的藏書家,還會作詩填詞寫劇本。

曹雪芹的少年時代經歷過一段富貴豪華的生活,但時間不長,他的父親因事受到削職抄家的處分,曹家便急遽走向衰落。等曹雪芹成年後,流落在北京的西郊,過著貧困的生活。貴族家庭生活給曹雪芹留下了許多難以忘懷的印象,這些都為他創作《紅樓夢》打下了基礎。

有關曹雪芹的生平資料流傳下來的很少,根據現在一些零星的記載,我們大概知道曹雪芹能詩、善畫、嗜酒、狷傲。寫作《紅樓夢》時,他的生活極為窘困。最後在快要完成的時候,因貧病無醫,再加上愛子早逝,傷痛過度而死,終年還不到50歲。

《紅樓夢》的初名叫《石頭記》,它以手抄本的形式在社會上流傳時,就受到人們的喜愛。由於《紅樓夢》沒有完成,有很多人順著曹雪芹的思路續寫,其中高鶚續寫的後40回比較好。他大體遵循了曹雪芹創作,完成了《紅樓夢》悲劇的主題。有些情節處理的很精彩。1792年,一個叫程偉元的出版家把曹雪芹的《紅樓夢》80回與高鶚續寫的後40回合在一起出版了兩次,從此《紅樓夢》便在中國流行起來。

《紅樓夢》主要寫的是一個悲劇的愛情故事,並以愛情故事為中心,通過一個貴族大家庭的興衰變化,揭露了封建統治階級的奢靡、醜惡,展示出封建社會必然走向崩潰的歷史命運。《紅樓夢》一開始,就把讀者帶進五光十色的榮國府。這是一個由少數主子和數百奴僕所組成的貴族大家庭。這些貴族家庭成員每天想的就是如何享樂。就在這個貴族家庭中,曹雪芹塑造出賈寶玉、林黛玉具有光彩的男女主人公,以及眾多的少女形象。男主人公賈寶玉是貫串全書始終的人物。根據考證,這一形象中,有作者的親身體驗。賈寶玉生長在貴族之家,家族對他寄予厚望,但是他不愛讀書,憎恨封建傳統思想,厭惡束縛他的家庭,充滿叛逆精神。由於他生活在一群美麗、單純的侍女中間,而對生活在下層的女性飽含同情。

少女林黛玉是曹雪芹著意刻畫的女性。這個寄居在榮國府中的弱女子,有著極強的自尊心,她才華橫溢而又多愁善感。她與賈寶玉兩小無猜,後來成為生死相戀的情人,但最終他們的愛情被封建勢力所扼殺。

曹雪芹可謂是塑造人物的高手,在《紅樓夢》中,共出現四百五十多個人物,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另外,由於曹雪芹對詩詞、金石、書畫、醫學、建築、烹調、印染等各門學問都十分精通,所以在描寫貴族家庭的飲食起居,園林建築,家具器皿,服飾擺設,車轎排場,都真實而細膩。

《紅樓夢》問世以後,人們爭相閱讀它談論它,有些青年讀者,為書中的男女主人公的愛情感動的流淚。但是《紅樓夢》也引起封建也官僚和封建衛道者的猛烈攻擊,把它列為禁書。但無論怎么禁止,《紅樓夢》仍然在民眾中流傳。除此外,《紅樓夢》還引起人們的研究興趣,後來被稱之為“紅學”。

與榮國府

榮國府是文學名著《紅樓夢》里人們最為熟知的地方,許多文章包括紅學泰斗,都認定北京後海的清代恭親王府及花園就是榮國府和大觀園的原型。但是,如果仔細分析建築布局,以乾隆《南巡盛典》中江寧行宮即原織造署圖與小說核對,似織造署更接近小說描寫的格局制度。

榮國府的原型——清初江寧(南京)織造署和北京王公府邸融合的創造

江寧織造署是明朝永樂後在南京設的內府機房,為皇家織錦緞。清初江寧製造監督官均由京師內務府統管。康熙二年建署,曹雪芹曾祖曹璽主其事。康熙二十三年第一次南巡駐將軍府,適曹璽去世,康熙去看望其家屬(因曹璽妻孫氏為康熙之乳母)。其後二、三、四、五次南巡,至江寧皆駐於織造署,這時期是曹宅最興旺時期,擴建了府署、花園。康熙末至雍正六年曹氏敗落直至抄家遷北京。乾隆十六年南巡,將織造署改建行宮。據考證大約乾隆二十三年曹雪芹曾故地重遊,至今南京傳說《紅樓夢》在南京寫成。

江寧行宮在乾隆《南巡盛典》中繪有全圖,用織造署圖和小說榮國府對照,格局基本相同。如中路主體基本一致,只是正堂(《紅樓夢》中榮禧堂)無東西耳房,但有位置可補;行宮圖中之寢宮,正是小說中新花廳的位置;行宮圖中西路之太后寢宮,正是賈母和寶玉、黛玉住處。前面的“朝房”正是小說中管事房、書房位置;行宮圖中便殿、戲台、茶膳房,正是小說中榮慶堂、戲台、茶廚房位置等。同時,江寧織造署與北京的王府又有相當近似的一些特徵,主要是組群排列的格局和兼容南北的建築式樣。如榮國府“三間獸頭大門”,是北京王府外門形制。賈赦宅“黑油大門”,清代三品以下官用黑油漆;榮國府中的廂房鹿頂耳房鑽山,這是只有北京才有的做法;穿堂、抱廈、倒座廳、暖閣,也都是北京大宅院常見的形式等。從作者曹雪芹經歷來看,其聰明早熟,對幼年在江寧的生活環境必有清晰記憶,到北京後,經常出入恩主怡親王府和親戚平郡王府,有機會親自體味北京王府,因此,以作者熟悉的自家宅第為藍本,又結合北京王府的特點創作出榮國府也是很自然的事。

大觀園的原型——圓明園中的“九州清晏”景區圓明園是康熙賜予雍正的園林,始建於康熙五十八年。第一次大興建是雍正三年至乾隆二年,基本上完成了“九州清晏”景區,當年乾隆命繪製了《圓明園全圖》,並御題“大觀”。第二次是乾隆三年至九年,完成了“四十景”,繪了四十景圖,其時正是曹雪芹開始創作《紅樓夢》,其後作為內務府營造部門的家屬(也可能有小差事),經常可以出入圓明園,對園中建築熟悉。

從“九州清晏”與大觀園總平面比較來看,二者基本相似。

基本格局上,如都是以湖為中心,周邊布置景點;主要景點都是建築組群,少數是單體建築;每個組群都是圍合式,但又都不完全對稱等。

景物題材上,如海上仙境。圓明園有“蓬島瑤台”、“方壺勝境”;大觀園有“天仙寶境”,眾人評說“蓬萊仙境”、“金門玉戶神仙府”等。

建築形象上,大觀園中有幾處只有圓明園才有的形象。如大觀樓。“崇閣巍峨……復道縈紆……金輝獸面,彩煥螭頭”,正是圓明園“方壺勝境”的寫照等。

從造園匠師來看,《紅樓夢》中提到大觀園是“一個老明公號山子野者,一一籌畫起造”。“山子某”是清代園林匠師的稱謂。江南名師張漣(字南垣)號山子張,其次子張然在康熙時可能是由曹璽薦入宮廷主持御園工程28年,圓明園也應當出其手,子孫統號“山子張”。“張”與“野”同有放任不羈之意,可見山子野即暗指山子張。

紀念館

曹雪芹紀念館

曹雪芹紀念館曹雪芹紀念館
位於遼陽老城西小什字街口路東吳公館院內(即吳恩培宅第)。有房屋21間,四周高牆圍繞,屬小四合院。占地1300平方米,建築面積630平方米。

1997年8月,為紀念曹雪芹祖籍在遼陽而設立,由著名紅學家馮其庸題寫館名。它是繼北京、南京等地紀念館之後,在東北新建的唯一的一處紀念館。

曹雪芹紀念館陳列面積480平方米,設4個展室,陳列內容圍繞祖籍遼陽,以遼陽發現三塊碑石的題名為主線。一是在喇嘛園的後金天聰四年(1630年)六月《大金喇嘛法師寶記》碑上的“教官曹振彥”題名,二是在玉皇廟後金天聰四年九月“致政曹振彥”的題名,三是在新城彌陀寺清崇德六年(1641年)“曹世爵、曹得選、曹得先”三人的題名。前兩塊碑上的曹振彥是雪芹的高祖,後一塊碑上三人是雪芹家族第三房人物。通過題名碑石拓片,結合《遼東曹氏宗譜》有關文獻資料記載,再以沙盤形式作成展品。紀念館中塑有曹雪芹坐像。

香山紀念館

曹雪芹曹雪芹紀念館

位於香山正白旗39號,是一座小型鄉村紀念館。

曹雪芹紀念館建於1984年,館舍是一排坐北朝南的清式平房,占地面積約3000平方米,建築面積300平方米。館藏主要有與曹雪芹身世相關的文物,曹雪芹一家與正白旗村有關的文物,以及名著《紅樓夢》所描述的實物仿製品等。館內分為五個展室,分別陳列有曹雪芹當年居住的地方;寫作《紅樓夢》的書齋;香山地區美麗的自然環境所給予文學家的靈感;二百年來有關曹雪芹身世的重大發現以及與故居有關的資料。此外還有一些碑刻陳列,反映了曹家與香山地區的關係。

該館原是以北京香山正白旗39號老屋為中心建立起來的一座小型鄉村博物館。1971年在老屋的西壁上發現題壁詩,其中一幅與傳說中的鄂比贈曹雪芹的對聯基本一致,因此部分紅樓夢學者考證此建築是曹雪芹晚年生活和寫作的地方。

黃葉村
為記念偉大文學家曹雪芹,根據有關詩文所說曹雪芹的晚年"著書西山黃葉村"以及其他描述,特於北京植物園(原正白旗所在地)中闢地8公頃,建成曹雪芹紀念館,借名"黃葉村"。紀念館門口現有著名學者、書法家啟功先生的題匾。展室中除介紹了曹雪芹的生平經歷,還陳列有與曹雪芹和紅樓夢有關的許多實物資料。原來的題壁詩重新進行了臨摹複製並按原狀展出。黃葉村中林木蔥鬱,綠草如茵,環境優美而清靜。村內不僅設有"河牆煙柳"、"薜蘿門巷"、"竹籬茅肆"、"柴扉晚煙"等景點,還有茶館、酒肆、古墩、石磨、水井和屋後的菜地,好一派悠閒的鄉村田園風光,令人陶醉。

身世謎團

《紅樓夢》是中國長篇小說的一座高峰。曹雪芹對中國作家人格有持久、深遠的影響。對他的生平,迄今知之甚少。

他的生卒年,他活了多少歲,都是爭論不休的問題。有人說他卒於壬午除夕(1763年),有人說他卒於癸未除夕(1764年2月1日),有人說他卒於甲申春(1764年春)。有人說他活了40歲,有人說他活了48歲。就現有的材料來說,難有定論。

他的父親是誰,也無定論。

曹雪芹連環畫紅樓夢

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璽之妻是康熙帝的奶媽,因此受到康熙的特殊照顧,任命曹璽為江寧織造,負責主管採辦皇室所需江南地區的絲綢,並監視南方各級官吏。曹璽去世後,他的祖父曹寅也歷任蘇州織造、江寧織造和兩淮巡鹽御史,康熙六次南巡,有四次將行宮設在江寧織造署,因為接待皇帝耗費較多,御史曾幾次查出江寧織造虧欠銀兩,都被康熙特準以後補交,曹寅感激涕零。

曹寅去世後,兒子曹顒接替江寧織造職務只有三年即去世,康熙特準曹寅之妻過繼一個兒子曹頫繼承江寧織造職務,康熙仍然對待曹家虧欠抱寬容態度。

康熙去世後,雍正帝即位,幾次江寧織造貢入的織物不合格受到雍正訓斥,後來御史匯報曹頫任由管家監工,自己不理政事,再加上虧空銀兩。最終因其解送織物上京,騷擾驛站,勒索錢物,被山東巡撫參奏,雍正批示“本來就不是個東西!”,下令抄家,枷號催交虧欠,所有家產奴僕都賞給新任江寧織造隋赫德,新織造將北京房產17間和三對家僕給了曹寅之妻度日,是崇文門外蒜市口曹雪芹故居。乾隆帝即位後寬免其欠銀,但家族已經沒落。

曹雪芹可能在正黃旗義學擔任過職務,後移居北京西山,因為獨子夭亡,感傷成疾去世。

面對家庭的大起大落,才寫出著名的被稱為“中國封建社會百科全書”的紅樓夢,但留下的是沒有寫完的一部作品。

清人筆記記聞

下面所引這些早期的文獻記錄,使得種種否定曹雪芹著作權的假說都顯得軟弱無力。如果不能全面否定以上記載並對其作出妥善解釋,“《紅樓夢》作者系曹雪芹”的論斷是無法推翻的。

脂批

甲戌本第一回:

1)雪芹舊有《風月寶鑑》之書,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懷舊,故仍因之。

2)若雲雪芹披閱增刪,然後(則)開卷至此,這一篇楔子又系誰撰?足見作者之筆狡檜之甚。後文如此處者不少。這正是作者用畫家煙雲模糊處,觀者萬不可被作者瞞弊〔蔽〕了去,方是巨眼。

3)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淚,哭成此書。壬午除夕,書未成,芹為淚盡而逝。余嘗哭芹,淚亦待盡。每意覓青埂峰,再問石兄,余(奈)不遇獺(癩)頭和尚何!悵悵!今而後,惟願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書何本(幸)。餘二人亦不快遂心於九泉矣。甲午八日(月)淚筆。

4)余謂雪芹撰此書,中亦為傳詩之意。

甲戌本第二回

5)只此一詩便妙極。此等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長。余自謂評書,非關評詩也。

甲戌本十三回

6)秦可卿淫喪天香樓,作者用史筆也。老朽因有魂托鳳姐賈家後事二件,……其言其意則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刪去。

庚辰本二十二回

7)此回未成而芹逝矣,嘆嘆!丁亥夏,畸笏叟。

庚辰本第七十五回

8)回前單頁記曰:乾隆二十一年五月初七日對清。缺中秋詩,俟雪芹。

題紅樓夢

其小序指出《紅樓夢》系曹雪芹“所撰”:

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織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卜惜其書未傳,世鮮知者,余見其鈔本焉。

隨園詩話

康熙間,曹練〔棣)亭為江寧織造,…其子雪芹撰《紅樓夢》一書,備記風月繁華之盛。明我齋讀而羨之。

袁枚此言源自明義《題紅樓夢》組詩而有所增益補充,可為明義、永忠題詩之佐證。

樺葉述聞

(鄧之誠(骨董瑣記》卷八引):

《紅樓夢》始出,家置一編,皆曰“此曹雪芹書”。而雪芹何許人,不盡知也。雪芹名沾,漢軍也。其曾祖寅,字子清,號楝亭,康熙間名士,累官通政。為織造時,雪芹隨任,故繁華聲色,閱歷者深。然竟坎坷半生以死。

西清姓西林覺羅,字研齋,滿洲鑲藍旗人,系清世宗寵臣大學士鄂爾泰之曾孫(見西清《黑龍江外紀》序),著名學者。

絳蘅秋序

乾隆庚戌秋,余至都門……近有(紅樓夢》,……既至全陵,乃知作者曹雪芹為故尚衣(按,代指織造)後。

棗窗閒筆

《紅樓夢》一書,曹雪芹雖有志於作百二十回,書朱告成即逝矣。諸家所藏抄本八十同書,及八十回書後之目錄,率大同小異者,蓋因雪芹改《風月寶鑑》數次,始成此書,抄家各朴所其所改前後第幾次者,分得不同,故今藏稿未能劃一耳。

聞袁簡齋家隨園,前屬隋家者,隋家前即曹家故址也,約在康熙年間。書中所稱大觀園,蓋假託此園耳。其先人曾為江寧織造,頗裕,又與平郡王府姻貌往來,書中所託諸邸甚多,皆不可考……又聞其嘗作戲語云:“若有人慾快睹我書,不難,唯日以南酒燒鴨享我,我即為之作書”雲。

八旗畫錄

曹沾,號雪芹,宜從孫。《繪境軒讀畫記》雲:“工詩畫,為荔軒通政文孫。所著《紅樓夢》小說,稱古今平話第一。嘉慶時,漢軍高進士鶚酷嗜此書,續作四十回附於後,自號為紅樓外史。光緒初,京朝士大夫尤喜讀之,自相矜為紅學雲。惜文獻無征,不能詳其為人。惟宗室敦敏有贈雪芹詩云:“尋詩人去留僧壁,賣畫錢來付酒家”,差可想見其高致雲。

族屬辨析

曹家世系(《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書影)曹家世系(《八旗滿洲氏族通譜》書影)
滿族,還是漢族?曹雪芹的祖上曹錫遠,早在後金時期就加入了滿洲族籍,隸屬滿洲正白旗。到了曹雪芹這一代,曹家已經在滿族中生活了100多年,滿族文化已經滲透到了曹家的方方面面。不論從曹雪芹自身,還是從其著作《紅樓夢》中都可以找到與滿族文化千絲萬縷的聯繫。曹雪芹應該是滿化了的漢人,也可以說就是滿族人。

滿族從後金開始,大量的漢人、蒙古人、朝鮮人湧進了滿族這一“共同體”,他們在這一共同體中長期“交往”,共同生活,融為一體。雖然他們的血統不同,但誰也無法否定,他們就是滿族,他們同處於一個民族“共同體”之中。看滿清的“柳條邊”和“滿城”-對中華鳩占鵲巢的心虛,這篇文章可以詳細的介紹民族共同體是如何形成的過程。

曹雪芹家是漢人血統無疑。但到了曹雪芹這輩,他們家已經加入了滿洲八旗(包衣),並且在滿族這個圈子裡生活了一百多年,其思想感情、風俗習慣已經滿族化了。

曹家加入了滿洲族籍,不但已經得到了滿族的認可,甚至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認可。最有力的證據就是,曹家早在乾隆年間就已經被收錄到了《八旗滿洲氏族通譜》之中。《八旗滿洲氏族通譜》(80卷)又稱《御製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因為是奉乾隆皇帝之敕編纂的。該書共收入除皇族愛新覺羅氏之外的滿族姓氏1114個,主要記載其歸順時間,其原籍所在,其官級事跡,並且為各個姓氏中的重要人物立了傳。

值得注意的是,這是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而不是八旗蒙古氏族通譜,更不是八旗漢軍氏族通譜。曹家之所以能夠進入《八旗滿洲氏族通譜》,說明他們家已經歸屬滿洲八旗,其滿洲族籍也已經得到了認可。由於這本書是乾隆皇帝“御製”的,從一定意義上說,曹家的滿洲族籍也得到了乾隆皇帝的認可。據《八旗滿洲氏族通譜》卷七十四中記載:

曹錫遠,正白旗包衣人,世居瀋陽地方,來歸年分無考。

其子曹振彥,原任浙江鹽法道。

孫曹璽,原任工部尚書;曹爾正,原任佐領。

曾孫曹寅,原任通政使司通政使;曹宜,原任護軍參領兼佐領;曹荃,原任司庫。

元孫曹顒,原任郎中;曹頫,原任員外郎;曹頎,原任二等侍衛兼佐領;曹天祜,現任州同。

從《八旗滿洲氏族通譜》中,可以看出曹家的族籍應該是:滿洲內務府正白旗。曹雪芹也當如此。正白旗是清代八旗之一。曹家祖上被俘後,隸屬於滿洲正白旗,也就是說從那時起,他們曹家就正式加入了滿族,成為滿族中的一員了,自然與滿族存在連姻,具有了滿族血統。清代八旗又分為滿洲八旗、漢軍八旗、蒙古八旗。曹家隸滿洲八旗,無疑是加入到了滿族共同體之中。

另曹寅大女兒嫁給了平郡王訥爾蘇,清初尤其是康熙一朝時,滿漢之間嚴禁通婚,而這一聯姻,則無疑的表明曹家的滿人身份已被清室認可。

另《江南通志》明確記載了曹家為滿洲人。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職官志》:江寧織造:“曹璽,滿洲人,康熙二年任”。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職官志》:蘇州織造:“曹寅,滿洲人,康熙二十九年任”。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職官志》:江寧織造:“曹顒,滿洲人,康熙五十二年任”。

《江南通志》卷一百五《職官志》:江寧織造:“曹頫,滿洲人,康熙五十四年任”。

八旗滿洲是當代滿族的直接前身和主要來源之一,八旗滿洲人,其民族按現行說法則是滿族。

乾隆初纂修的《八旗滿洲氏族通譜》的凡例中就寫道:“乾隆五年十二月初八日奏定:蒙古、高麗、尼堪、台尼堪(開原邊門外漢人)、撫順尼堪等人員,從前入滿洲旗內,年代久遠者,註明伊等情由,附於滿洲姓氏之後”(錄自趙宗溥《曹雪芹的旗籍問題考釋》一文252頁)。

這裡就存在著兩個問題:一是曹雪芹一家雖歸入《滿洲氏族通譜》,但他是按蒙古、高麗、尼堪(漢人)這些民族歸類列入的;二是這種列入是“附於”“滿洲姓氏之後”的。這裡標明年代久遠的附屬於滿洲帝國的曹家等家族並沒有因此而改變他們的民族成份。而是註明仍然是漢人。

康熙皇帝在曹雪芹之祖父曹寅和李煦奏請讓滿人滿都暫署鹽運使的奏摺中批覆道:兩淮運使,甚有關係,所以九卿會選,已有旨了;況滿洲從未作運使之例,不合。

雍正七年,內務府為補放內府三旗參領等缺,請皇帝欽點的名單中有:尚志舜佐領下護軍校曹宜,當差共三十三年,原任佐領曹爾正之子,漢人。

另,從曹雪芹的民族觀分析,他自己也不認同是滿人,在《紅樓夢》第六十三回本為描寫賈寶玉“生日”的,其回目為“壽怡紅群芳開夜宴,死金丹獨艷理親喪”,其中有一段描寫“因又見芳官梳了頭,挽起(髟+贊)來,帶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妝,又命將周圍的短髮剃了去,露出碧青頭皮來,當中分大頂,又說:“冬天作大貂鼠臥免兒帶,腳上穿虎頭盤雲五彩小戰靴,或散著褲腿,只用淨襪厚底鑲鞋。”又說:“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別致。”因又改作“雄奴”。...寶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曹雪芹用滿洲清朝服妝妝扮了芳官,這是為寶玉的生日造型。而曹雪芹又在此文中公開貶斥邊境少數民族為“小土番兒”,斥其“番名”為“犬戎”的“耶律雄奴”,這種民族觀點的稱謂就特別顯眼了。

民族是一個較新的概念,中國在民國後才確定滿族,滿洲八旗中的很多漢人和朝鮮人、蒙古人在清王朝滅亡後,都劃回自己所屬的民族,曹雪芹血統是漢人,又秉承漢族文化,他寫《紅樓夢》的時候滿語是清朝的國語,如果說曹雪芹是滿族人,為什麼不寫一本國文——滿文的《紅樓夢》呢?綜合上述事實,曹雪芹是漢族人。

曹家作為滿洲正白旗人(包衣),世代為官。到了曹雪芹的太爺曹璽那輩,已任工部尚書的要職。曹璽還當過“江寧織造”一職。《江南通志》一書直接寫上了曹璽是滿洲人,“江寧織造:曹璽,滿洲人,康熙二年任”。

曹雪芹的爺爺曹寅還是一名重要作家,著有《楝亭詩鈔》五卷、《詞鈔》一卷,並主持編輯了《全唐詩》,同時留下了幾部戲劇作品。曹家到了曹寅這代,可以說達到了鼎盛。曹寅母親是康熙的乳母,滿語作memeeniye(嬤嬤媽)。在滿族中,乳母的地位是很高的。可以說親如生母,又勝於生母,因為她不僅要將皇子養大,而且要從小對他進行教育。據陳康祺《郎潛紀聞三筆》(卷一)記載:

康熙己卯夏四月,上南巡迴馭,駐蹕於江寧織造曹寅之府。曹世受國恩,與親臣世臣之列。爰奉母孫氏朝謁,上見之,色喜,且勞之曰:“此吾家老人也。”賞賚甚渥。會庭中萱花盛開,遂御書“萱瑞堂”三字以賜。

曹寅與康熙從小關係甚密,又是他的伴讀。他長期在南方任“織造”一職,名義上是掌管宮廷內部的織造事務,而實際上權勢很大。袁枚在所著《隨園詩話》中記下了這樣一件事,“康熙間,曹楝亭為江寧織造,每出,擁八騶,必攜書一本,觀玩不輟。人問曰:‘公何好學?’曰:‘非也。我非地方官,而百姓見我必起立,我心不安,故藉此遮耳目’”。其地位之顯赫可見一斑。康熙在位曾六次南巡,其中四次是曹寅在職出面接駕,並以其織造府作為皇帝行宮。同時,曹寅還經常上奏江南事,並得到康熙帝的朱批。一次,康熙在其奏摺上批道,以後有關地方諸事,“必具密折來奏”。還有一次,康熙得知曹寅得瘧疾,便馬上賜藥,並破例用驛馬星夜送去。所有這些可以看出,曹寅一家與皇家的親密關係。

曹寅的兩個女兒,也就是曹雪芹的兩個親姑姑分別嫁給了滿洲王爺,其中一位“適鑲紅旗平郡王訥爾蘇”,另一位“適王子侍衛某”。曹家不論與康熙皇帝家族的關係,還是與滿族親戚的關係都十分密切

友人相關詩作

曹雪芹本人是曠世奇才,他身邊的朋友大多也是才子,留有很多作品。

敦誠

《寄懷曹雪芹(沾)》

少陵昔贈曹將軍,曾曰魏武之子孫。

君又無乃將軍後,於今環堵蓬蒿屯。

揚州舊夢久已覺(雪芹曾隨其先祖寅織造之任),且著臨邛犢鼻褌。

愛君詩筆有奇氣,直追昌谷破籬樊。

當時虎門數晨夕,西窗剪燭風雨昏。

接罹倒著容君傲,高談雄辯虱手捫。

感時思君不相見,薊門落日松亭樽(時余在喜峰口)。

勸君莫彈食客鋏,勸君莫叩富兒門。

殘杯冷炙有德色,不如著書黃葉村。

《贈曹芹圃(即雪芹)》

滿徑蓬蒿老不華,舉家食粥酒常賒。

衡門僻巷愁今雨,廢館頹樓夢舊家。

司業青錢留客醉,步兵白眼向人斜。

阿誰買與豬肝食,日望西山餐暮霞。

《佩刀質酒飲》

秋曉遇雪芹於槐園,風雨淋涔,朝寒襲袂。時主人未出,雪芹酒渴如狂。余因解佩刀沽酒而飲之。雪芹歡甚,作長歌以謝余,余亦作此答之。

我聞賀鑑湖,不惜金龜擲酒壚。又聞阮遙集,直卸金貂作鯨吸。嗟余本非二子狂,腰間更無黃金璫。秋氣釀寒風雨惡,滿園榆柳飛蒼黃。主人未出童子睡,斝乾瓮澀何可當。相逢況是淳于輩,一石差可溫枯腸。身外長物亦何有?鸞刀昨夜磨秋霜。且酤滿眼作軟飽,誰暇齊鬲分低昂。元忠兩褥何妨質,孫濟縕袍須先償。我今此刀空作佩,豈是呂虔遺王祥。欲耕不能買犍犢,殺賦何能臨邊疆?未若一斗復一斗,令此肝肺生角芒!曹子大笑稱快哉,擊石作歌聲琅琅。知君詩膽昔如鐵,堪與刀穎交寒光。我有古劍尚在匣,一條秋水蒼波涼。君才抑塞倘欲拔,不妨斫地歌王郎。

《挽曹雪芹》

四十蕭然太瘦生,曉風昨日拂銘旌。

腸回故壟孤兒泣(前數月,伊子殤,因感傷成疾),淚迸荒天寡婦聲。

牛鬼遺文悲李賀,鹿車荷鍤葬劉伶。

故人慾有生芻吊,何處招魂賦楚蘅?

開篋猶存冰雪文,故交零落散如雲。

三年下第曾憐我,一病無醫竟負君。

鄴下才人應有恨,山陽殘笛不堪聞。

他時瘦馬西州路,宿草寒煙對落曛。

《挽曹雪芹(甲申)》

四十年華付杳冥,哀旌一片阿誰銘?

孤兒渺漠魂應逐(前數月,伊子殤,因感傷成疾),新婦飄零目豈瞑?

牛鬼遺文悲李賀,鹿車荷鍤葬劉伶。

故人惟有青山淚,絮酒生芻上舊垌。

敦敏

1)芹圃曹君沾別來已一載餘矣,偶過明君琳養石軒,隔院聞高談聲,疑是曹君;急就相訪,驚喜意外!因呼酒話舊事,感成長句。

可知野鶴在雞群,隔院驚呼意倍殷。

雅識我慚褚太傅,高談君是孟參軍。

秦淮舊夢人猶在,燕市悲歌酒易醺。

忽漫相逢頻把袂,年來聚散感浮雲。

(《懋齋詩鈔》)

2)題芹圃畫石

“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見此支離。

醉余奮掃如椽筆,寫出胸中塊壘時。

(《懋齋詩鈔》)

3)贈芹圃

碧水青山曲徑遐,薜蘿門巷足煙霞。

尋詩人去留僧舍,賣畫錢來付酒家。

燕市哭歌悲遇合,秦淮風月憶繁華

新仇舊恨知多少,一醉毷騊白眼斜。

(《懋齋詩鈔》)

4)訪曹雪芹不值

野浦凍雲深,柴扉晚煙薄。

山村不見人,夕陽寒欲落。

(《懋齋詩鈔》)

5)小詩代簡寄曹雪芹

東風吹杏雨,又早落花辰。好枉故人駕,來看小院春。

詩才憶曹植,酒盞愧陳遵。上巳前三日,相勞醉碧茵。

(《懋齋詩鈔》)

6)河乾集飲題壁兼吊雪芹

花明兩岸柳霏微,到眼風光春欲歸。

逝水不留詩客杳,登樓空憶酒徒非。

河乾萬木飄殘雪,村落千家帶遠暉。

憑弔無端頻悵望,寒林蕭寺暮鴉飛。

(《懋齋詩鈔》)

張宜泉

1、懷曹芹溪

似歷三秋闊,同君一別時。

懷人空有夢,見面尚無期。

掃徑張筵久,封書畀雁遲。

何當常聚會,促膝話新詩。

(《春柳堂詩稿》光緒刊本)

2、和曹雪芹西郊信步憩廢寺原韻

君詩曾未等閒吟,破剎今游寄興深

碑暗定知含雨色,牆聵可見補雲陰。

蟬鳴荒徑遙相喚,蛩唱空廚近自尋。

寂寞西郊人到罕,有誰拽杖過煙林。

(《春柳堂詩稿》光緒刊本)

3、題芹溪居士

姓曹名沾字夢阮,號芹溪居士,其人工詩善畫

愛將筆墨逞風流,廬結西郊別樣幽。

門外山川供繪畫,堂前花鳥入吟謳。

羹調未羨青蓮寵,苑召難忘立本羞。

借問古來誰得似,野心應被白雲留。

(《春柳堂詩稿》光緒刊本)

4、傷芹溪居士

其人素性放達,好飲,又善詩畫,年未五旬而卒。

謝草池邊曉露香,懷人不見淚成行。

北風圖冷魂難返,白雪歌殘夢正長。

琴裹壞囊聲漠漠,劍橫破匣影鋩鋩。

多情再問藏修地,翠疊青山晚照涼。

(《春柳堂詩稿》光緒刊本)

相關人物

脂硯齋,敦敏、敦誠、弘曉、永忠、明義、高鶚、裕瑞

人物評價

曹雪芹曹雪芹
周汝昌:曹雪芹的一生,是不尋常的,坎坷困頓而又光輝燦爛。他討人喜歡,受人愛恭傾賞,也大遭世俗的誤解誹謗、排擠不容。他有老、莊的哲思,有屈原的《騷》憤,有司馬遷的史才,有顧愷之的畫藝和“痴絕”,有李義山、杜牧之風流才調,還有李龜年、黃旛綽的音樂、劇曲的天才功力……他一身兼有貴賤、榮辱、興衰、離合、悲歡的人生閱歷,又具備滿族與漢族、江南與江北各種文化特色的融會綜合之奇輝異彩。所以我說他是中華文化的一個代表形象。
胡德平:英國人講,寧願失去英倫三島,不願失去莎士比亞。曹雪芹和莎士比亞、塞萬提斯一樣,用文學的火把給人以真情,給人以溫暖,給人訣別舊制度的勇氣。
蔡義江:曹雪芹是中國最偉大的文學家之一。他在世界文學史上的地位與成就,比之於莎士比亞、歌德、巴爾扎克、普希金、托爾斯泰都毫不遜色。
張慶善:曹雪芹是中國最偉大的作家,他值得中國人民緬懷、紀念。因為他是《紅樓夢》的作者,是中華民族文化的象徵。因為有了曹雪芹和《紅樓夢》,中國人面對著莎士比亞、巴爾扎克、普希金、托爾斯泰等等世界文學巨匠,而不會不好意思。因為曹雪芹的《紅樓夢》以其深邃的思想、精湛的藝術和永恆的魅力,可以與世界上任何一部文學經典相媲美而毫不遜色,它永遠矗立在世界文學的珠穆拉馬蜂上,是中華民族的驕傲。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