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是記述春秋末期齊國著名政治家晏嬰言行的一部著作。分內篇、外篇兩部分,內篇分諫上、諫下、問上、問下、雜上、雜下六篇,外篇分上、下二篇。諫上、諫下主要記敘晏嬰勸諫齊君的言行,問上、問下主要記敘君臣之間、卿士之間以及外交活動中的問答,雜上、雜下主要記敘晏嬰其他各種各樣的事件。外篇兩篇內容較為駁雜,與內篇六篇相通而又相別。各篇之間的內容既有相對的獨立性,又互有聯繫,個別的還有互相矛盾之處。

簡介

晏子春秋 《晏子春秋》是記敘春秋時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晏嬰言行的一部書。
《晏子春秋》共8卷,包括內篇6卷(諫上下、向上下、雜上下),外篇2卷,計215章,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全書通過一個個生動活潑的故事,塑造了主人公晏嬰和眾多陪襯者的形象。這些故事雖不能完全作信史看待,但多數是有一定根據的,可與《左傳》、《國語》、《呂氏春秋》等書相互印證,作為反映春秋後期齊國社會歷史風貌的史料。
晏嬰(?—前500年),字平仲,夷維(今山東高密)人。為春秋時期齊國正卿。歷仕靈、莊、景三朝,執政五十餘年。以節儉力行、謙恭下士著稱於時。注意政治改革,關心民事,反對祈福禳災等迷信。
這部書多側面地記敘了晏嬰的言行和政治活動,突出反映了他的政治主張和思想品格。

◇一《晏子春秋》是記述春秋末期齊國著名政治家晏嬰言行的一部著作。

晏子,名嬰,字平仲,齊國夷維(今山東省高密縣)人,生年不可考,卒於公元前500年。他出身世家,年輕時就從政。其父晏弱去世後,他繼任齊卿,歷仕靈、莊、景三朝,長達五十四年。這五十四年,正是齊國不斷走向衰落的年代,國君平庸昏聵,驕奢淫逸,外有秦、楚之患,內有天怒人怨之憂。晏嬰憑藉著自己的聰明才智,盡力補天,力挽狂瀾,“進思盡忠,退思補過”,“其在朝,君語及之即危言,語不及之即危行,國有道即順命,無道即衡命,以此三世顯名於諸侯”(《史記·管晏列傳》)。使齊國在諸侯各國中贏得了應有的地位,他本人也成為齊國歷史上與大政治家管仲並稱的聲譽。對於他的人品和政治才能,司馬遷讚嘆不已,表示“假令晏子而在,余雖為之執鞭,所忻慕焉。”
《晏子春秋》一書的作者及成書年代,自古以來頗多爭論。有人認為此書是晏嬰本人所撰。如《隋書·經籍志》就說:“《晏子春秋》七卷,齊大夫晏嬰撰。”也有人認為是墨家後學所為。唐代柳宗元說:“吾疑其墨子之徒有齊人者為之。墨好儉,晏子以儉名世,故墨子之徒尊著其事以增高為己術者。”又有人懷疑是六朝後人偽造。清人管同說:“吾謂漢人所言《晏子春秋》不傳久矣,世所有者,後人偽為者耳……其文淺薄過甚,其諸六朝後人為之者歟?”(《因寄軒文集》)對於以上的各種說法,今人大多不敢苟同。現在,一般的看法是,此書成書於戰國中後期,作者可能不止一人,而可能出自眾手。
對於《晏子春秋》的歸類,即它所屬的學派,過去和現在也有不同的看法。《漢書·藝文志》、《七略》等把它歸入儒家,認為此書“義理可法,皆合六經之義”。而柳宗元把它歸入墨家,認為“宜列之墨家”。近人有人認為它亦墨亦儒,也有人認為它非墨非儒。我們認為非墨非儒的說法是比較接近於實際的。因為從《晏子春秋》的說法是比較接近於實際的。因為從《晏子春秋》所反映出來的內容看,它表現出來的近似於儒家學說的思想在孔子之前,自然就不能把它劃入到後起的儒家學派中去,不然,晏子就成了儒家學派的創始人了。它表現出來的近似於墨家思想的尚儉觀點與墨家尚儉的目的、作用也迥然不同,因此也不能把它歸入到墨家學派去。我們只能說,《晏子春秋》就是《晏子春秋》,它沒有獨立、系統的思想體系,但卻有其自身的特點。
現在流行的《晏子春秋》分內篇、外篇兩部分,內篇分諫上、諫下、問上、問下、雜上、雜下六篇,外篇分上、下二篇。諫上、諫下立要記敘晏嬰勸諫齊君的言行,問上、問下主要記敘君臣之間、卿士之間以及外交活動中的問答,雜上、雜下主要記敘晏嬰其他各種各樣的事件。外篇兩篇內容較為駁雜,與內篇六篇相通而又相別。各篇之間的內容既有相對的獨立性,又互有聯繫,個別的還有互相矛盾之處。
◇二《晏子春秋》所表現出來的最可貴的思想是重民與愛民。《內篇問下》載:“晏子聘於吳,吳王曰:‘敢問長保威強勿失之道若何?’晏子對曰:‘先民而後身,先施而後誅。強不暴弱,貴不凌賤,富不傲貧。百姓並進,有司不侵,民和政平……”《內篇問下》載:“叔向問晏子曰:‘意執為高?行孰為厚?’對曰:‘意莫高於愛民,行莫厚于樂民。’又問曰:‘意孰為下?行孰為賤?’對曰:‘意莫下於刻民,行莫賤於害身也。’”這裡,晏子明確地提出了“先民而後身”是國君“長保威強勿失”的根本保證之一,又把“愛民”看作是最崇高的思想。晏子的這種重民、愛民的思想跟後來孔子的仁政、孟子的民本思想非常接近。
從重民和愛民出發,晏子主張節儉,反對向人民橫徵暴斂,反對大興土木,以減輕人民的負擔。晏子多次批評齊景公“使民若不勝,藉斂若不得,厚取於民而薄其施”(《問上》)。“興事無已,賦斂無厭,使民如將不勝,萬懟怨”(《外上》)。強調要“儉於藉斂,節於貨財,作工不歷時,使民不盡力,百官節適,關市省征,山林陂澤,不專其利,領民治國,勿使煩亂,知其貧富,勿使凍餒”(《問上》)。當齊景公看到有人凍死在路邊而不聞不問時,晏子就勸諫道:“今君游於寒,途據四十里之民,殫財不足以奉斂,盡力不能周役,民氓饑寒凍餒,死■相望,而君不問,失君道矣。”(《諫上》)
從重民、愛民的思想出發,晏子主張減輕刑罰,反對濫殺無辜。(《諫下》)中記載,齊景公在位時由於賦稅繁重,訟事眾多,被拘禁的人塞滿了監獄。齊景公要晏子去管理監獄,晏子就藉機勸諫齊景公,指出正是由於齊景公對百姓的橫徵暴斂,才使百姓“嚴聽其獄,痛誅其罪。”晏子認為執政者應該“刻上而饒下,赦過而救窮。不因喜以加賞,不因怒以加罪”(《問上》)他明確提出了處罰的原則,就是“弛刑罰——若死者刑,若刑者罰,若罰者免”。即該判死刑的人肉刑代替,該受肉刑的以罰款代替,該罰款的就免除不罰,總而言之,就是罪減一等。晏子這樣做,就是出於對人民的愛護。
在《晏子春秋》中,我們還可以看到對人才的重視和對讒佞的憎惡。《諫上》載:“景公信用讒佞,賞無功,罰不辜。晏子諫曰:‘臣聞明君望聖人而信其教,不聞聽讒佞以誅賞。今與左右相說頌也,曰:比死者勉為樂乎!吾安能為仁而愈黥民耳矣!故內寵之妾迫奪於國,外寵之臣矯奪於鄙,執法之吏並苛百姓。民愁苦約病,而奸驅尤佚,隱情奄惡,蔽訁舀其上,故雖有至大賢,豈能勝若讒哉?’”奉勸齊景公親賢人,遠小人,表示了晏子對人才的重視和對小人的反感。《問上》載:“景公問晏子曰:‘蒞國治民,善為國家者何如?’晏子對曰:‘舉賢以臨國,官能以敕民,則其道也。舉賢官能,則民與若矣。’”
《諫下》載有晏子與齊景公的一段對話:“景公出獵,上山見虎,下澤見蛇。歸,召晏子而問之曰:‘今日寡人出獵,上山則見虎,下澤則見蛇,殆所謂不祥也?’晏子對曰:‘國有三不祥,是不與焉。夫有賢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也。所謂不祥,乃若此者。’”從晏子的言論中可以看到,“舉賢官能”是治理國家的根本,能否做到這一點,是判斷一個國君是否賢明的標準之一。所以,對賢人要做到知之、用之、任之,否則便是國家的不祥。不僅如此,晏子還總結出一系列考察人才的具體方法,那就是“舉之以語,考之以事”、“通則視其所舉,窮則視其不為,富則視其所分,貧則視其所不取”(《問上》)。更加難能可貴的是,晏子清醒地認識到了人各有專才,不能求全責備。
他說:“人不同能,而任之以一事,不可責遍成。責焉無己,智者有不能給。”“故明王之任人,諂諛不邇乎左右,阿黨不治乎本朝。任人之長,不強其短;任人之工,不強其拙。”(《問上》)在認識到人各有專長的基礎上,任用人的時候,就要用其所長,迴避其短,揚長避短,這才能人盡其才,充分發揮人才的作用。這樣,晏子實際上已經提出了人才的作用和地位、怎樣選才、如何任用人才的一系列理論與主張,可以認為,晏子是我國較早提出系統的人才觀的政治家。
在《晏子春秋》中,晏子的節儉觀念也得到了充分的表現。晏子認為,節儉是一個賢人的基本品質,所以,他對那些富貴驕奢,鋪張浪費的人或行為從心底里抱有一種反感。他曾對齊景公的窮奢極欲進行了多次的批評。他自己則從節儉要求和約束自己。齊景公多次要給他調整住宅,還趁他出使在外替他建了一座新宅,他都堅決辭謝了。當齊景公賞賜他車馬時,他說:“君使臣臨百官之吏,臣節其衣服飲食之養,以先齊國之民,然猶恐其侈靡而不顧其行也;今輅車乘馬,君乘之上,而臣亦乘之下,民之無義,侈其衣服飲食而不顧其行者,臣無以禁之。”(《雜下》)這就是說,他要以節儉作表率,以防百姓過分追求物質享受而造成社會秩序的混亂和道德敗壞。
《晏子春秋》還十分突出地表現了晏子對禮的重視。他說:“禮者,所以御民也……無禮而能治國家者,嬰未之聞也!”把禮看作是治國的根本,統治百姓的工具,可見禮在晏子心目中的地位。在這一點上,晏子與後來的孔子是很有相似之處的。正因為如此,晏子對無禮或不合禮的行為進行了不遺餘力的批評。(《內諫》)載:“景公飲酒酣,曰:‘今日願與諸大夫為樂飲,請無為禮。’晏子蹴然改容曰:‘君之言過矣!群臣固欲君之無禮也。力多足以勝其長,勇多足以弒其君,而禮不便也。禽獸以力為政,強者犯弱,故日易主。今群去禮,則是禽獸也。群臣以力為政,強者犯弱,而日易主,君將安立矣?凡人之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禮也。
故《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禮不可無也。’”晏子認為,禮是區別人與禽獸的標準。沒有禮,人就成了禽獸。作為一國之君,如果帶頭不講禮,國家根本就會動搖。《外篇》中載有晏子的另外一番話,內容與上面一段話類似:“今齊國五尺之童子,力皆過嬰,又能勝君,然而不敢亂者,畏禮也。上若無禮,無以使其下;下若無禮,無以事其上。夫麋鹿維無禮,故父子同。人之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禮也。嬰聞之,人君無禮,無以臨其邦;大夫無禮,官吏不恭,父子無禮,其家必凶;史弟無禮,不能久同。’”
《晏子春秋》不僅鮮明地表現了晏子光輝思想,而且也記載了許多表現晏子優良品質和高尚的道德情操的故事。節儉是《晏子春秋》中重點突出的晏子的品質,這一點,上文已有所交代。此不贅言。另外如退思補過、待人寬以約、責人重以周、謙虛謹慎等美德,書中都作了大力宣揚。《內篇雜下》記載了這樣一個感人的故事:“景公有愛女,請嫁於晏子,公乃往燕晏子之家。飲酒酣,公見其妻曰:‘此子之內子耶?’晏子對曰:‘然,是也。’公曰:“嘻,亦老且惡矣!寡人有女少且姣,請以滿夫子之宮。’晏子違席而對曰:‘乃此則老且惡,嬰與之居故矣,故及其少且姣也。且人固以壯托乎老,姣托乎惡;彼嘗托,而嬰受之矣。君雖有賜,可以使嬰倍其托乎?’再拜而辭。”齊景公看到晏子的妻子老而醜,想把年輕漂亮的女兒嫁給晏子,晏子嚴辭拒絕了。晏子的這種糟糠之妻不下堂,堅守愛情,不背叛老妻的行為與品德,不僅在男尊女卑的封建時代殊為難得,就是在今天,也是一種十分可貴的品格。
從《晏子春秋》的內容來看,編者或作者似乎有意突出晏子光輝的一面,極力塑造晏子的正面形象,由此也可以推斷,此書的編者或作者肯定是一個景仰晏子的人。
◇三《晏子春秋》在文學史上也有一定的價值。它以人物為中心,一事一記,各事之間既有聯繫又各自獨立,形成一個一個的小故事,這些故事都是為了表現晏子的思想品德。全書可以說是晏子的言論及佚事彙編,統而觀之,又可以看成是一部晏子傳。
此書的第一個突出的文學特點是故事生動,情節曲折,具有很強的可讀性。例如《諫下》中的“二桃殺三士”的故事寫的是齊國的三位勇士公孫接、田開疆、古冶子因事得罪了晏子,晏子就請求齊景公送兩隻桃子給他們。人多桃少,於是三人論功吃桃。公孫接、田開疆自敘功勞後,認為自己功勞最大,都各自拿走了一隻桃子吃掉了。等到古冶子敘完功勞後,公孫接、田開疆都覺得自己的功勞不如他,但卻都把桃子拿走吃了,覺得羞愧難當,於是舉劍自殺。古冶子看到二人自殺了,自己也覺得內疚,於是也舉劍自殺了。這件事在《晏子春秋》中寫得很詳細具體。事件的緣起、發展、高潮、結局都十分清楚,富有戲劇性。又如《諫下》中的另一件事:齊景公的寵妾嬰子死了,齊景公很傷心,不吃不喝,大臣們極力勸慰,但都無濟於事。
晏子知道這件事後,就對齊景公說,有一位術士能起死回生。齊景公大喜。晏子就讓齊景公到別處去沐浴齋戒。等到齊景公走後,晏子就讓人把嬰子的屍體裝入棺材中埋葬了,然後對齊景公說,術士對嬰子已無能為力,現已把她裝進棺材中埋葬了。齊景公聽了,無可奈何。這件事也寫得十分生動曲折,妙趣橫生。這一類的故事在《晏子春秋》中占了相當的比重。《晏子春秋》的另一個突出的文學特點是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性格、個性鮮明突出。如上所述,《晏子春秋》的編者或作者是要塑造晏子的正面形象,而且儘量把他塑造得有血有肉,具體可感,因此,運用了細節描寫、個性化的語言和行動、對比等手法來突出晏子的形象。在《晏子春秋》中,晏子不僅是仁人,也是智者,不僅思想道德崇高,堪稱表率,而且具有鮮明的個性。
在《諫上》、《諫下》中,我們看到了晏子的政治家品格:目光遠大,深思熟慮,具有深厚的政治素養,敢於直言勸諫。在其他篇章中,晏子則是以另外一種形象鮮明地凸現在我們面前的。例如《雜下》所載的“晏子使楚”的故事:晏子使楚,以晏子短,楚人為小門於大門之側而延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儐者更道從大門入。見楚王,王曰:“齊無人耶?”晏子對曰:“臨淄三百閭,張袂成陰,揮汗成雨,比肩繼踵而在,何為無人?”王曰:“然則子何為使乎?”晏子對曰:“齊命使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王,不肖者使使不肖王。嬰最不肖,故直使楚矣。”
身材矮小的晏子面對著楚王的挑釁,從容應付,臨事不亂。不僅沒有讓楚王占到半點便宜,而且給了有力的回擊,讓楚王陷入難堪。這則故事充分表現了晏子靈活機智、反應敏捷的特點,同時又表現了他不辱使命,善於應對的外交家才能。《雜下》中有一則記載:“梁丘據謂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晏子曰:‘嬰聞之,為者常成,行者常至。嬰非有異於人也,常為而不置,常行而不休者,故(胡)難及也?’”這一段對話則又表現了晏子坦誠、謙虛的態度。《諫上》中的一段記載更為生動:齊景公與晏子、艾孔、梁丘據同游牛山,齊景公想到人總是要死的,不禁悲從中來,淚流滿面。艾孔、梁丘據也跟著哭起來,只有晏子在一旁冷笑。齊景公問他為何而笑。晏子說,如果人不會死,就不會輪到你齊景公做國君了,正因為人會死,所以才輪到你。而輪到你時,你就想長生不老,可見你是不仁之人。今“不仁之君見一,諂諛之臣見二,此臣之所以獨竊笑也。”故事中寫了四個人,一笑三哭,笑中可見晏子的正直不阿,哭中可見齊景公的貪婪,艾孔、梁丘據的諂諛拍馬。人物性格、表情躍然紙上。
除了以上兩個突出的特點外,《晏子春秋》還具有語言明白曉暢,手法多以白描為主的特點。書中除了個別的篇章有一些鋪排、誇張的描寫,其他的大部分都是樸實簡語的敘述、描寫和對話。語言重在簡潔、明白、傳神,不太在乎辭藻。從上文所舉的眾多例子中,我們不難發現這一特點。此外,《晏子春秋》中的許多語言,特別是晏子所說的話,不僅樸實簡潔,而且蘊含著深刻的哲理,如“為者常成,行者常至”、“有賢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三不祥”等等。
《晏子春秋》由於其思想非儒非道,所以,自古以來不太為人重視。但是,深入其中,細心閱讀,就會有不少收穫。
此書因不是秦人所作,在秦始皇看來當然是離經叛道之作,所以也在禁毀之列。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