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雨[李商隱古詩]

春雨[李商隱古詩]

《春雨》是唐代詩人李商隱所作一首情詩。春雨瀟瀟,情絲繚繞。這首詩是藉助飄灑迷朦的春雨,抒發悵念遠方戀人的情緒。開頭先點明時令,再寫舊地重尋之悽愴,繼而寫隔雨望樓,尋訪落空之迷茫,終而只有相思相夢,緘札寄情。一步緊逼一步,悵念之情恰似雨絲不絕如縷。詩的意境、感情、色調、氣氛都是十分清晰明麗,優美動人。詩藉助於飄灑迷濛的春雨,融入主人公迷茫的心境,依稀的夢境,烘托別離的寥落,思念的真摯,構成渾然一體的藝術境界。李商隱的詩歌擅用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意象來展示詩人心靈中最美麗的東西。這首《春雨》也隱喻著詩人難言的感情,抒發著詩人哀傷的情愫,並且具有相當的美感。

基本信息

作品原文

春雨春雨
《春雨》
李商隱
悵臥新春白袷衣1,白門2寥落意多違。
紅樓3隔雨相望冷,珠箔4飄燈獨自歸。
遠路應悲春晼晚5,殘霄猶得夢依稀6。
玉璫7緘札8何由達,萬里雲羅9一雁飛。

注釋譯文

字詞注釋

春雨春雨
白袷衣:即白袷衣,唐人以白衫為閒居便服。
白門:金陵的別稱,即現南京。南朝樂府民歌《楊叛兒》說:“暫出白門前,楊柳可藏烏。歡作沉水香,儂作博山爐”,講的是男女歡會。後人常用“白門”指代男女幽會之地。
紅樓:華美的樓房,多指女子的住處。
珠箔:珠簾,此處比喻春雨細密。
晼晚:夕陽西下的光景,此處還蘊涵年復一年、人老珠黃之意。
依稀,形容夢境的憂傷迷離。
玉璫:是用玉做的耳墜,古代常用環佩、玉璫一類的飾物作為男女定情的信物。
緘札:指書信。
雲羅:像螺紋般的雲片,陰雲密布如羅網,比喻路途艱難。

白話譯文

含韻譯文
新春,我穿著白袷衣悵然地臥床;
幽會的白門冷落了,我心中惘然。
隔著雨絲凝視紅樓,我倍覺冷寂;
珠箔般雨滴飄打燈籠,獨自歸返。
你在遠路,到春晚應更悲悽傷感?
只有殘宵能夢中聚首,依稀空泛。
耳環情書已備好,怎么才能送達;
只寄希望於萬里長空,飛來鴻雁。
直譯
譯文一
我獨自和衣悵臥,在這微雨迷茫的新春之夜。多少次我流連白門歡會處,卻只見它蒙上了一層憂鬱,我只能寂寞惆悵。依然記得不久前,我來到你的樓下,隔著迷濛的春雨,遙望你住過的紅樓。早已人去樓空,倍覺淒涼冷落。我黯然轉身離去,細雨在暗淡的燈光下飄灑,恰似珠簾輕揚。親愛的你應在遠去的路上吧,面對日暮春晚,你會觸動悲春么?可憐我只能在殘夜的迷夢中才能與你相會,於是每夜夢底的幽秘,挑逗著我的心還有你純潔的靈魂。我渴求贈上玉檔書札,卻不知如何相送。萬里長空陰雲密布如羅網,一隻雁兒在孤獨地飛翔。
譯文二
新春時節穿著一件袷衣,悵然而臥,白門寂寞,有很多不如意的事。隔著雨凝視著那座紅樓,感到孤寒淒冷,在珠簾般的細雨和飄搖的燈光中獨自回來。遙遠的路途上應該悲傷春天將要過去,在殘宵的夢中還依稀可以與你相見。玉璫和書信怎么樣才可以送給你?萬里陰雲下只有一隻大雁飛過。

創作背景

《春雨》作於大中四年,是詩人初到徐幕雨夜思家所作,題作《春雨》,卻並非直接寫春雨,而是抒寫在春夜雨中的相思之情。
也有人說這是詩人客居長安的憶家之作,有人說這是李商隱期盼他人提拔的寄託之作。大多數人認為這就是一首愛情詩。但對於詩人所思為何人又有較大的爭議。有人認為詩人所念之人應當是柳枝,就是《柳枝五首·序》中提到的那位屬意於他、最後卻被他人奪走的洛陽痴情少女。有人說紅樓之上的那位姑娘就是後來成為李商隱妻子的王氏,當時落魄不堪的李商隱不過是王茂元手下的小小幕僚,卻看上了人家的千金小姐,自然是有些苦澀難言的了。還有人推斷這位可望不可及的女子是女冠,就是《碧城三首》和《重過聖女祠》等詩中反覆提到的那位陪同公主一塊兒入道觀的宮女。

作品賞析

《春雨》抒寫了詩人與情人相見時的歡樂,離別後的懷思和失戀中強烈的痛苦。詩人重尋舊地,不見所愛女子,因而惆悵不已。詩中藉助飄灑的迷濛的春雨烘托別離的寥落與悵惘,渲染傷春懷遠、音書難寄的苦悶,創造出情景交融的藝術境界。
李商隱在這首詩中,賦予愛情以優美動人的形象。詩藉助於飄灑天空的春雨,融入主人公迷茫的心境、依稀的夢境,以及春晼晚、萬里雲羅等自然景象,烘托別離的寥落,思念的深摯,構成渾然一體的藝術境界。“紅樓隔雨相望冷,珠箔飄燈獨自歸”一聯,前一句色彩(紅)和感覺(冷)互相比照。紅的色彩本來是溫暖的,但隔雨悵望反覺其冷;後一句珠箔本來是明麗的,卻出之於燈影前對雨簾的幻覺,極細微地寫出主人公寥寂而又迷茫的心理狀態。末聯“玉璫緘札何由達,萬里雲羅一雁飛”,也富於象徵色彩。特別有創造性地藉助於自然景,把“錦書難托”的預感形象化了,並把憂鬱悵惘的情緒與廣闊的雲天,融為一體。凡此,都成功地表現出了主人公的生活、處境和感情,情景、色調和氣氛都令人久久難忘。這種真摯動人的感情和優美生動的形象結合在一起,構成一種藝術魅力,在它面前,人們是免不了要支付出自己的同情的。
李商隱的愛情詩含蓄蘊藉、幽美淒艷。他致力於情思意緒的體驗、把握與再現,用幽微隱約、迂迴曲折的方式,將心中的朦朧意緒轉化為恍惚迷離的意象。他善用哀婉的情調、美麗的意象與辭采,表達複雜的心緒。在這首詩中,紅樓、珠箔、春雨、燈影等意象,加上迷茫的心境、依稀的夢境,使詩境悽美幽約;春晚日暮和雲羅萬里,則烘托出離別的寥落、思念的深摯。
同時,李商隱的愛情詩內涵極為豐厚,決不僅僅圍繞單一的情緒反覆吟唱,而是虛虛實實,忽此忽彼,或今或昔,一重情思套著另一重情思。將難言的情感表現得生動而豐富,卻又讓人只可意會,難以言傳。

作者簡介

李商隱(813—858),唐代詩人。字義山,號玉溪生、樊南生。懷州河內(今河南沁陽)人。開成(唐文宗年號,836—840)進士,曾任縣尉、秘書郎和東川節度使判官等職。因受牛李黨爭影響,被人排擠,潦倒終身。所作詠史詩多托古以諷時政,無題詩很有名。擅長律絕,富於文采,構思精密,情致婉曲,具有獨特風格。然有用典太多,意旨隱晦之病。他和杜牧合稱“小李杜”,與溫庭筠合稱為“溫李”,與同時期的段成式、溫庭筠風格相近,且都在家族裡排行十六,故並稱為“三十六體”。有《李義山詩集》。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