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經濟

春晚經濟

春晚經濟,春晚就是超計畫經濟,如果存在長期的不公平競爭就會產生利益集團,央視春晚應該百花齊放,相聲小品不上春晚就出不了名,這就是不公平競爭,電視晚會應該立法限制,但中國目前並沒有這樣的立法,而是依賴“人治”,最終的結果就是付出多於實際,造成浪費。

概述

春晚經濟春晚經濟
春晚經濟,春晚就是超計畫經濟,並帶來了另一種弊端——不公平,長期的不公平競爭就會產生利益集團,全國人民都要看的春晚,自然需要更加嚴格的把關,在國外如果是一個國家級的媒體舉行的重要演出晚會,會受到嚴格的立法限制,並不是什麼人都有辦晚會的資格。如果是主流電視台的節目,也會受到反壟斷法的約束,但中國目前並沒有這樣的立法,而是依賴“人治”,最終的結果就是付出多於實際,造成浪費。

固定模式

縱觀20多年央視春晚的籌辦,已經形成相對固定的模式,即有:四個基本要求、四大節目板塊、四個基本定位。四個基本要求是:喜慶色彩要濃厚、視覺感受要新鮮、節目選擇要親民、喜劇效果要出彩。四大塊節目是:開場歌舞不能少,相聲小品貫始終,港台新曲年年有,憶舊聯唱年年新。四大基本定位是:辭舊迎新新民俗,國泰民安頌國聲,吉祥如意大拜年,全民娛樂大笑場。

存在弊端

春晚成了演藝“寡頭”,陳佩斯就說,參加東方衛視的節目錄製很輕鬆,和朱時茂搭檔完成的作品,基本以相聲的套路演化而生,信手拈來。如果是在央視春晚的後台,陳佩斯斷然不會這么灑脫,按照他的說法:其中有根本性的不同。潘長江則如是解釋很多人都說別辦春晚了,可還是要辦吶,否則,到時候十億人會有九億五千萬站起來說要辦的。然而怎么辦卻還是問題。表面上看來,春晚經過前幾年的低潮期後迅速走入了另一個高峰期,但同時它也成為中國文化演藝界最大的“寡頭”,陳佩斯對記者表示,這就是種浪費。
對於曲藝演員來說,春晚獨大帶來最大的現實問題是,無數節目同擠一條船,為了能在年三十亮相,不斷地尋找所謂“春晚口味”,久而久之,全國的相聲小品幾乎也就只剩下春晚這一個標準。春晚辦不辦都無所謂,肯定會有別的晚會代替。當相聲小品不再因為春晚或生或死的時候,百花齊放才真的會成為可能。也許是覺得遙遙無期,或是對前半生被“誤讀”的修正,如今的陳佩斯一頭扎進了話劇事業還將有新作登入上海。對於話劇,他坦言充滿迷戀:這和看膠片裡的光影、看電視的鏡頭不同,話劇能產生的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是其他樣式無法比擬的,雖然它的容量最小。

節目創新

春晚經濟春晚經濟
春晚籌辦的難點就是年年重複,模式固定,可必須不能重複,不能僵化,年年有亮點,有節目創新。而且節目要符合老百姓胃口,同時還要遵守國家主鏇律。在80年代和90年代初期,辦春晚還不是很難。因為那時文藝界人才濟濟,好節目很多,隨便挑選幾個就能出彩。同期的港台歌曲,也很紅火,隨便找兩個歌手,就很新鮮。那時的節目多是主流學派的演員演出,沒有低俗這一說,格調都很健康,導演不必為這個操心。
可進入90年代後期,春晚就越來越不好辦了,除了人才越來越少,節目越來越少外,還出現了民意民心不順,民怨四伏,與主鏇律不協調的問題。如,諷刺過強主鏇律不乾,太過歌頌老百姓不買賬。進入2000年後,網路的出現讓老百姓有了更多的見識,更多的挑剔,辦春晚的道路越來越窄。近幾年,辦春晚的導演哪個不訴苦、不發怵、不挨罵?可沒辦法,這是新民俗,這是國歡國樂,是國泰民安的需要,必須要辦,而且必須辦好。2010年金越導演在籌辦春晚中突然發病,這是一個徵兆,即春晚已經進入了某種絕境,如果再不想辦法變革,再不在巨觀上有所作為,明年還會有人出頭辦嘛?就是硬著頭皮辦,能堅持下來嘛?聽說金越導演送醫院後,確診為炎症,已經緩解出院,有驚無險。可難道勞累、壓力到極限的人就發炎嘛?不是,心肌梗、腦出血,什麼都可以發生。春晚如果還不改革肯定今後會出人命!

提出措施

提倡競爭

改變全國人民看一台晚會的狀況。在80年代初,中國就有個中央電視台,中國那時不是市場經濟,是計畫經濟,那時的春晚就是官辦晚會,就是計畫娛樂。可時間過去20多年了,國家體制發生了巨大變化,電視頻道已經發展到二百多個,市場競爭已經了代替計畫和壟斷,可為什麼還保留官辦春晚?為什麼還壟斷春晚?為什麼不動員各種春晚一起上,如,地方的、網路的、行業的、民間的,百花盛開,百春爭吉,減輕全國人民大年三十看一台晚會給央視春晚造成的巨大壓力。
陳佩斯說春晚是超計畫經濟產物陳佩斯說春晚是超計畫經濟產物

建立制度

建立春晚節目創作機制和獎勵制度,即每年春晚結束之時,就是下一屆春晚的創作的開始,並建立春晚獎勵基金,對入選節目進行重獎,改變每年辦春晚,臨時抱佛腿,臨時抓創作,臨時加班排練的作法。中國春節是常規節日,春晚籌辦也應該常規化,這樣會減少辦春晚的難度,同時提高春晚節目的質量。

適應市場

跟上時代,按經濟規律辦事,按市場經濟法則籌辦春晚。春晚現在保留的是義務辦春晚的方式,即不給出場費,只給車馬費。這在計畫經濟體制下很合理,因為那時的演員全由國家文藝團體養著,他們出演春晚,是他們的法定工作,也是單位下的演出任務。可進入市場經濟後,藝員們都進入市場憑演出費生存,你春晚還是義務出演,就失去了合理性。近些年一些演員逃避春晚,就是因為他們不想再盡義務了。特別對春晚的雙軌制,即港台演員出演春晚按市場規則付出場費,大陸藝員當然不滿意了。解決這個問題的辦法,就是全部按市場規律辦事,誰出演春晚,付誰出場費。具體辦春晚的費用:一是國家財政撥一部分經費;二是央視將黃金時段的一些廣告費用於春晚;三是由兩岸三地商家贊助一部分。中國經濟年年有提升,財政狀況良好,應該不成什麼問題。希望央視儘早對春晚進行改革,金越導演病重住院已經向你們發出危機信號了,如果還麻木不仁,不思改革,繼續用老辦法強辦春晚,過去有句話叫:“望山跑死馬”。現在是“春晚累死人”,難道非等有導演犧牲了才會啟動春晚的改革嘛。

春晚效應

劉謙

劉謙的書每天要補貨,每天都會有十幾位顧客來店裡詢問是否有劉謙的《魔法誘惑》系列,這套書現在在市場上很熱門,我們都進不到貨。書商們介紹說,幾位營業員正在魔術專櫃前補貨。營業員們說春節後劉謙編寫的《魔法誘惑Ⅰ》、《魔法誘惑Ⅱ》和《劉謙的魔法簽證》三本書都成為書城的暢銷貨。這三本書很搶手,每天都會賣斷貨,所以現在每天都需要補貨。
而作為春晚的頭號招牌的本山作為春晚的頭號招牌的趙本山

小瀋陽

小瀋陽熱過郭德綱,作為2009年春節晚會的另一位紅人小瀋陽,其受歡迎度絲毫不遜色於魔術師劉謙。音像店裡都會有五六種標有小瀋陽字樣的光碟。其實一些光碟中,只有幾個節目是小瀋陽新表演的,剩下的都是他往年表演的節目,但這絲毫不影響銷量。據愛書人青島分公司的市場經理唐培國介紹,2008年市場上開始銷售小瀋陽的光碟,但種類不過五種。由於預計到小瀋陽會帶來“二人轉熱”,從2009年1月30日進了近20個種類的“小瀋陽”光碟,從2009年1月30日到現在,我們已經賣出5000多張。這期間還出現了斷貨一周的現象。在戲曲類光碟中只有當年郭德綱的光碟出現了熱銷的情況,但這一次小瀋陽的光碟無論從種類還是銷量上都一舉超過了郭德綱。

春晚經濟學

概述

草根明星草根明星

春晚經濟學,實質就是爭議經濟學,也就是在嬉笑怒罵中做大做強春晚大餐這一無形資產(商譽)的價值最大化。我們不難看出,從每年的春晚節目排練起,爭議伊始,直到春晚結束後的一個月,爭議才止。爭議春晚,不乏各種手段,雙簧對罵、單方質疑、媒體炒作等等。

意義

1、爭議第一層的經濟效益,央視春晚品牌的商譽價值越來越大。由於網民的持續質疑和努力,使得2011年春晚“百分之百”的杜絕了植入廣告(實際上網民還是挑剔了一些植入的軟廣告),但是因為央視春晚品牌商譽的價值就擺在那裡,所以直播之前的10分鐘淨廣告,價格肯定不菲。當然,每年央視通過春晚推出了大量明星,特別是像西單女孩旭日陽剛這樣的草根明星,更加促進了春晚商譽的價值增大,對於央視來說,春晚商譽價值的增值,就是一個打造了一個不停印刷鈔票的印鈔機。
2、爭議第二層的經濟效益,各路媒體受益,特別是娛樂媒體。春晚經濟效益的賣點,就好比酒和酒瓶的關係,我們知道買酒的時候肯定一併得買瓶子。沒有聽說只買散酒而不要酒瓶的買法,除非到廠家買真正的散酒。央視春晚好比這酒,人們是衝著這瓶酒(好與壞,各自品嘗),各路媒體就是這酒瓶子,他們通過大篇幅報導(包裝)春晚新聞、爭議言論、花絮等,提升各自媒體的關注度和賣點,報紙發行量是一筆收入,當然隨著報紙發行量的提升,廣告收入就是另一筆收入。
3、爭議春晚第三層的經濟效益,春晚演員。由於春晚的商譽和名人效應,使得上了春晚的演員一夜走紅,成了當紅明星,當了明星之後就有高額收入。當然,在這個爭議秘笈中,誰爭議最大,誰越紅,收入也就越高,反過來央視也就越看重價值所在。筆者敢肯定的是春晚無形資產——人力資源賬本的借方,登記的價值當中,蟬聯小品王趙本山為頭名,西單女孩、旭日陽剛等草根明星為次之,其次才是其他明星的標價。當然,像趙本山等,央視春晚無形資產入賬價值比較穩固,但對於西大女孩、旭日陽剛等,雖然價值最大,但隨著一年一度的熱點,名稱隨時會被其他當紅明星替換,比如2009年曾是“許三多”王寶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