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偽君子

明朝偽君子

書名:賊眉鼠眼作者:賊眉鼠眼類別:歷史小說、兩宋元明首發:起點中文網[明朝偽君子簡介]孝宗皇帝中興大明,正德小子荒唐浪蕩,士子激昂空談江山,廠衛番尉如虎如狼。 機會與危機並存的年代裡,大明盛世的熙攘中,一個名叫秦堪的年輕人,吹皺了一池春水。 當他以風度翩翩的優雅姿態為非作歹時,大明的文臣,武將,太監們心中對“君子”二字的定義終於徹底顛復了。

基本信息

章節目錄


第一章 失意相公

第二章 吊頸 秀才

第三章 秦氏族叔

第四章 無妄之災

第五章 游衙驚夢

第六章 運蹇時乖

第七章 白手起家(上)

第八章 白手起家(下)

第九章 江南才子

第十章 才子招財

第十一章 風靡江南

第十二章 原形畢露

第十三章 杜家危局

第十四章 流年不利

第十五章 化解危局(上)

第十六章 化解危局(中)

第十七章 化解危局(下)

第十八章 攻 守易 位

第十九章 功成身退

第二十章 繼續賺錢

第二十一章 父女賴賬

第二十二章 知縣相聘

第二十三章 二進衙門

第二十四章 新紮師爺

第二十五章 賬 簿問 題

第二十六章 借貸記賬

第二十七章 揪出蛀蟲

第二十八章 移禍江東

第二十九章 順流逆流

第三十章 吃貨權貴

第三十一章 荒 謬理 由

第三十二章 身不由己

第三十三章 滄海彼岸

第三十四章 往日冤家

第三十五章 戶部亂戰

第三十六章 風雨將至

晚一點更新,兩章合一章

第三十七章 不負年少

周一了,向諸兄討幾張推薦票

第三十八章 國公之怒

第三十九章 秋後算賬

第四十章 大打出手

第四十一章 感情問題

第四十二章 前身往事

第四十三章 廠衛之爭

晚點更,兩章合一

第四十四章 一年之約

第四十五章 錦衣上門

第四十六章 赴任南京

第四十七章 城外臨別

第四十八章 初來乍到

三江感言

第四十九章 百戶上任

第五十章 拉攏打壓

第五十一章 故人相見

第五十二章 朋友之義

第五十三章 尋找財源

第五十四章 開拔集結

第五十五章 崇明抗倭(上)

第五十六章 崇明抗倭(中)

第五十七章 崇明抗倭(下)

第五十八章 戰後還京

第五十九章 小賭怡情

第六十章 憐月憐星

第六十一章 新宅新人

第六十二章 權力欲望

第六十三章 冒功打壓

第六十四章 驟然升官

第六十五章 升官之慶

今天不舒服,一更算了

第六十六章 廠衛混戰

第六十七章 險求富貴

第六十八章 主母駕到

第六十九章 惹禍千戶

第七十章 彈壓處置

第七十一章 坑儒千戶(上)

第七十二章 坑儒千戶(中)

第七十三章 坑儒千戶(下)

第七十四章 風平浪靜

不算請假,昨天算三更,今天喝了酒一更算了

第七十五章 才盡其用

第七十六章 調令北來

第七十七章 以德服人

第七十八章 翁婿相見

第七十九章 紹興提親(上)

第八十章 紹興提親(中)

第八十一章 紹興提親(下)

第八十二章 岳母王氏

第八十三章 大事已定

第八十四章 大婚之喜(上)

第八十五章 大婚之喜(中)

第八十六章 大婚之喜(下)

第八十七章 一展抱負

第八十八章 囑咐提點

第八十九章 舉身 赴京

第九十章 初至京師

第九十一章 番子監視

第九十二章 牟斌 相召

第九十三章 千戶上任

第九十四章 突發而至

第九十五章 廠衛衝突(上)

第九十六章 廠衛衝突(中)

第九十七章 廠衛衝突(下 )

第九十八章 上達天聽(上)

第九十九章 上達天聽(中)

第一百章 上達天聽(下)

第一百零一章 落幕出宮

第一百零二章 賢妻主內

第一百零三章 養家餬口

第一百零四章 上面有人

上架感言兼求月票!!

第一百零五章 少年紈絝

第一百零六章 東宮太子

第一百零七章 太子相召

第一百零八章 禍起紅顏( 撒潑打滾 求月票!!)

第一百零九章 侯府惡僕(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章 避無可避(求月票!!)

第一百一十一章 朝堂風浪(上)

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堂風浪(中)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朝堂風浪(下一)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朝堂風浪(下二)

第一百一十五章 禍福與共

第一百一十六章 相逢無言

第一百一十七章 有人有燈

第一百一十八章 君臣奏對

第一百一十九章 執硯擊之

第一百二十章 太子認錯

第一百二十一章 意外刺殺

第一百二十二章 皇門 射箭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子之怒

第一百二十四章 廠衛再斗

第一百二十五章 忍辱負重

第一百二十六章 子夜示警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京師水深

第一百二十八章 出其不意

第一百二十九章 是非難辨(上)

第一百三十章 是非難辨(下)

第一百三十一章 偉大發明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少年雄心

第一百三十三章 唯一風景

單章求月票(今日已更)

第一百三十四章 東宮聖人

第一百三十五章 嚴旨 徹查

第一百三十六章 陰溝翻船

第一百三十七章 恢復功名

第一百三十八章 值衛東宮

第一百三十九章 敗類聖人

第一百四十章 千戶很忙

第一百四十一章 秀才動粗

第一百四十二章 童叟無欺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初露頭角

第一百四十四章 黑白顛倒

第一百四十五章 再覲天顏

第一百四十六章 弘治之託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朝堂人心

第一百四十八章 洞房無燭

第一百四十九章 殺馬示威

第一百五十章 正面交鋒

第一百五十一章 離間哄騙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各自張網

第一百五十三章 殺機頓現

第一百五十四章 反戈一擊(上)

第一百五十五章 反戈一擊(下)

第一百五十六章 不求長生

第一百五十七章 銜食反哺

第一百五十八章 禁宮暖月

第一百五十九章 滿朝讚頌

單章求月票順便說點題外話(今日已更)

第一百六十章 又見鵬舉

第一百六十一章 灌輸野心

第一百六十二章 合夥買賣

第一百六十三章 籌備開張

第一百六十四章 開張風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似曾相識

感謝單章順求保底月票 (今日已更)

第一百六十六章 嫡傳弟子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秘師叔

第一百六十八章 秦府新年

第一百六十九章 岳父有難

今天更新晚一點

第一百七十章 徒遭橫禍

第一百七十一章 南京暗戰

第一百七十二章 奔走求援(上)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奔走求援(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 岳母進京

過年休息幾天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杜宏進京

第一百七十六章 詔獄大亂

第一百七十七章 詳述始末

第一百七十八章 好為人師

第一百七十九章 狐假虎威

第一百八十章 太子出馬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東宮發怒

第一百八十二章 心生忌憚

第一百八十三章 成仁取義

第一百八十四章 打草驚蛇

第一百八十五章 化黑為白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達天聽

第一百八十七章 急轉直下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太子救駕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金殿再爭

更新時間改一下

第一百九十章 水落石出(上)

第一百九十一章 水落石出(中)

第一百九十二章 水落石出(下)

第一百九十三章 絕地反擊(上)

第一百九十四章 絕地反擊(中)

第一百九十五章 絕地反擊(下)

第一百九十六章 扭轉乾坤

第一百九十七章 官復原職

第一百九十八章 家人團聚

第一百九十九章 必有迴響

第二百章 坑人發明

第二百零一章 驚聞內變

第二百零二章 虛假的戲

第二百零三章 局勢動盪

第二百零四章 寧王進京

第二百零五章 王爺哭窮

第二百零六章 拿人錢財

第二百零七章 大行在即

第二百零八章 弘治大行(上)

第二百零九章 弘治大行(下)

求月票!!(今日已更)

第二百一十章 新皇登基(上)(兩章合一,求月票!!)

第二百一十一章 新皇登基(下)

第二百一十二章 秦堪升官

第二百一十三章 榮辱不驚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大明之患

第二百一十五章 秦家誥命

第二百一十六章 改元正德

第二百一十七章 丁順挨打

第二百一十八章 進宮請罪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以牙還牙

第二百二十章 午門相遇

第二百二十一章 滿殿參劾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挖深坑

第二百二十三章 恍若隔世

第二百二十四章 坑人夜宴(上)

第二百二十五章 坑人夜宴(下)

第二百二十六章 寧王夜奔

第二百二十七章 罷官歸藩

第二百二十八章 私訪 夏後(上)

第二百二十九章 私訪夏後(下)

第二百三十章 相識兩世
第二百三十一章 難演的戲
第二百三十五章殺身禍起
第二百三十九章清君之側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三重身份
第二百三十六章山雨欲來
第二百四十章上天示警
第二百三十三章 欲毀婚約
第二百三十七章決意除奸

第二百三十四章 風暴醞釀

第二百三十八章君臣對峙

第二百四十一章坦言身份(精彩閱讀)

錦衣衛何去何從,牟斌不知道。東廠個名叫楊全的大檔頭進了北鎮撫司,不鹹不淡地轉告了王岳的話,牟斌頓覺手腳冰冷。弘治帝逝去,正德登基,蕭敬告老,王岳上位……這些朝堂變化令錦衣衛的地位無形比東廠低了頭,若非有個錦衣衛出身的秦堪跟陛下交情甚厚,恐怕錦衣衛早已失了帝寵,不誇張的,牟斌恨不得給秦堪發枚“錦衣衛之光”的獎章。廠衛雖是直屬皇帝的特務組織,但並非每代大明皇帝都待見它們的,比如上代的弘治帝和以前的仁宗皇帝,施仁政的皇帝般不會輕易動用如狼似虎的廠衛,個不被動用的朝廷機構,自然得不皇帝太多關注。牟斌不尷不尬地過了許多年,幸好有個秦堪給錦衣衛掙回了點恩寵,否則如今司禮監和東廠盡握於王岳人之手,錦衣衛可委實風光不起來了。然而今日東廠大檔頭楊全的幾句話,卻令牟斌整個人仿佛掉進了冰窟窿。外廷和內廷已聯手準備除奸,錦衣衛何去何從?牟斌何去何從?牟斌怔怔坐在鎮撫司衙門大堂里,冷汗潸潸而下,不知不覺浸濕了背部的衣衫。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利益才是永遠的。牟斌欣賞秦堪,可以非常欣賞,他覺得這輩子幹得最正確的件事是不由分把秦堪這個書生拉進了錦衣衛,因為秦堪。錦衣衛這年裡大出風頭,宿敵東廠被這個年輕人屢屢打擊,連廠公王岳也在他手下吃了幾次悶虧,每每想王岳那張悲憤卻不能聲張的老臉,牟斌夢裡都笑醒了好幾次。先帝頗為器重,與新君情如兄弟,這些都是屬於錦衣衛的政治資本。秦堪已成了牟斌捧在手心裡的寶,錦衣衛上下沒人敢對他有絲毫怠慢。然而今日這塊手心裡的寶竟被內閣和司禮監聯手對付,而且必除之而後快。牟斌慌了。與皇帝關係再好能怎樣?內閣和司禮監若動起手來,皇帝保得住他嗎?這是股怎樣強大的力量?大明立國至今,內閣和司禮監從未因為要對付個人而聯過手。旦聯起手來,誰有本事能在這如同泰山壓頂般的凌厲打擊面前存活?位高如錦衣衛指揮使者,牟斌卻也不得不面臨站隊的選擇。有時候站錯了隊會要人命的,牟斌感這是他輩子裡最艱難的時刻。皇帝和秦堪,內閣和司禮監,二者的較量,誰會是最終的勝利者?楊全走後,牟斌仍保持著端坐的姿勢,動不動地著堂外的綠樹紅花呆呆出神。良久,牟斌雙手顫抖地端起茶盞兒。灌了大口冰涼的茶水,眼閃過抹愧疚的決然。“來人,速備車馬,我要去天津查白蓮教餘孽!”***************************************************************牟斌選擇了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離開遠避,他走得很匆忙。態度目瞭然。秦堪是個值得交的朋友,也是個讓人放心的好下屬,但,不值得牟斌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去幫他。因為這次秦堪的勝率太了,強大的實力面前,任何陰謀手段皆是無謂的笑話。這是牟斌的決定。……………………得知錦衣衛指揮使牟斌被王岳的句話而退避天津後。司禮監內,王岳尖細暢然的笑聲久久迴蕩不息。萬事備矣!戲唱得差不多了,武戲粉墨登場,東廠該出手了。深夜皇城內,道來自司禮監的調令從落了閘的宮門門縫裡遞了出去。東廠大堂內燭火通明,穿著褐服圓帽的檔頭,掌刑千戶,領班和番子們手執鋼刀,靜靜地站在大堂外的院子裡,靜謐殺氣盈天,人人睜著通紅帶著血絲的眼睛,仿佛在等著什麼人,或者什麼話。牆外的梆子敲了三響,子時了。陣雜亂的腳步聲遠遠傳來,在靜謐的東廠大堂外猶如鼓點般狠狠撞擊著眾人的心房。名番子高舉著張紙出現在眾人面前,邊跑邊大喝道:“廠公已下令,東廠動手拿賊!”大檔頭楊全接過調令仔細了眼,然後抬頭注視著眾人,臉冷厲道:“千人撲郊外秦府,千人撲錦衣衛內城千戶所,千人扼守宮門要道,如遇抵抗,格殺勿論!出發!”“遵廠公令!”……………………子時三刻,京師的西城門悄然開了條狹窄的縫,隊東廠番子殺氣騰騰直撲郊外秦府。與此同時,城內錦衣衛內城千戶所里忽然燃起了沖天大火。殺身之禍悄然臨近。***************************************************************秦府。丁順領著兩百餘名校尉把守府牆四周,為了保護秦堪和其家人,丁順將造作局撥給錦衣衛的數十具連發勁弩都用上了。家裡家外忽然多了幾百名屬下如臨大敵般圍在四周,杜嫣再遲鈍也察覺了不對勁兒,此刻陪著秦堪站在前院,杜嫣心頭浮上幾許惶然不安。“相公……又有人要對你不利嗎?”秦堪苦笑,直想給妻子個平和的家,可是,這個簡單的願望卻似乎很難實現,不論自己多討厭麻煩。麻煩卻永遠不停地找上門來,這次的麻煩,似乎比以往任何次都要命。“是的,對不起,嫣兒,相公又惹麻煩了,不。應該是麻煩主動找上我了。”秦堪嘆息,神情滿是歉疚。杜嫣擔憂地著他:“很嚴重嗎?”秦堪坦然道:“對,很嚴重。”“有多嚴重?”“像你昨日發現自己的腰胖了點點那樣嚴重。”杜嫣神情大變:“原來竟是如此要命的麻煩……”秦堪嘆道:“你我夫妻實在太有默契了。我你懂,不錯,確實是很要命的麻煩。”杜嫣強笑道:“相公。為何麻煩總喜歡找上你?”秦堪苦笑道:“我覺得麻煩像個犯了花痴的女人,專喜粘上我這種英俊的男人,而且不依不饒……長得英俊有罪么?這都是天意啊。”杜嫣沒好氣地捶了他下:“什麼時候了,你還油嘴滑舌。”伸開雙臂將杜嫣攬入懷,秦堪聞著她頭髮上淡淡的桂花香味,滿懷歉意柔聲道:“嫣兒,對不起,我連累你了。”杜嫣窩在秦堪懷裡,像只打盹的貓咪似的舒服地眯起了眼睛,如夢如幻般呢喃:“相公。我們還有幾十年的時間起糾纏呢,誰想破壞咱們的好日子,我殺了他。”眯起的美眸忽然掠過道凌厲的殺機,閃而逝,杜嫣打了個長長的呵欠。聞著秦堪身上熟悉的味道,繼續閉上眼,享受這難得的寧靜。夫妻二人靜靜站在院,深擁在起。嗖嗖嗖!院外,勁弩激射帶出的破空聲接連響起,接著山崩地裂般的喊殺聲仿佛從四面方湧來。丁順氣急敗壞地踉蹌跑進院子。大聲道:“大人,東廠向咱們動手了!外面圍了上千號東廠番子,副格殺勿論的架勢。”秦堪悚然驚,冷汗瞬間浸濕了衣衫。杜嫣驚駭地聽著院外的喊殺和慘叫聲,俏臉白,接著又不知哪來的勇氣,劈手奪過丁順手裡的刀,朝院內大喊了聲:“師叔!”,然後頭也不回地朝秦府正門衝去。葉近泉的身影如鬼魅般出現,又如狂風般呼嘯而過,也不見腿腳有什麼動作,人已立在秦府正門外。心情沉重驚懼的秦堪此刻也不得不瞠目結舌。這……還是那個經常被杜嫣掌拍得臉著地的不靠譜高手嗎? 來源於:明朝偽君子http://www.xttzw.com/mingchaoweijunzi/ 錦衣衛內城千戶所的熊熊大火映紅了半邊天。千戶所內留守的百餘名校尉被下手狠辣的東廠番子個個劈翻。這次不是廠衛鬥毆,而是真正的廝殺,番子們出手毫無顧忌,刀刀致命。千戶所的火越燒越大,校尉們的慘叫聲越來越稀疏。……………………李二帶著丁順的妻和金柳躲在座低矮且簡陋的民宅里,宅子很,原本是名校尉的家,當上千名番子衝進千戶所劈翻了無數校尉時,李二和幾名百戶趁亂廝殺出來,接了丁順的妻和金柳,躲在這個校尉的家裡暫避。丁順的妻子抱著稚兒,和金柳瑟縮在宅子的角落,神情分外驚懼。李二扒在門邊,支起耳朵聽著門外的動靜,今晚將是場亂戰,不論東廠造成多么惡劣的後果,不論明日內閣將收多少御史言官的參劾,總之今晚卻是錦衣衛的噩夢,王岳似乎豁出去了,非要置秦堪和丁順這群死忠手下於死地。“那個……李大人,”角落裡,金柳怯怯地開口。李二神情凝,急忙恭敬地朝金柳點頭:“金姑娘有話請講。”身為內城的副千戶,秦堪和金柳的事李二自然早已知道,不過他也謹記著沒有點破秦堪的身份,神情態度卻恭敬之極,這段日子整個內城千戶所里的人都對金柳非常恭敬,令金柳頗感不自在。金柳不自然地拂了拂髮鬢,道:“李大人。是有反賊攻進京師了嗎?”李二失笑道:“京師乃我大明皇城,怎么可能被反賊攻入?要對付咱們的,是東廠的人。”“東廠怎么會……”金柳只是民間女子,對朝堂和廠衛之間的矛盾無所知,不過她也明白此刻不是滿足好奇心的時候,遂道:“民女多謝李大人危難時帶我和丁夫人家出來避難,不過……民女只是京師尋常女子。東廠想必不會亂殺人的,不如讓民女出去幫你們風聲怎樣?而且,而且我也很擔心秦堪他……”李二苦笑不已。這位姑娘委實太謙虛了,尋常女子?錦衣衛同知大人的紅顏知己能算尋常女子嗎?自己為何連千戶所都扔下不管,先把她從丁府接出來?她若落在東廠的人手裡。秦大人那裡可真的要命了。拱了拱手,李二異常客氣道:“怎敢勞動金姑娘,外面很亂,姑娘萬萬不可出門,東廠那幫殺才可不管你是不是無辜,此時他們已殺紅了眼,若被他們瞧見,絕無好下場。”金柳潔白的貝齒咬著下唇,擔憂道:“可是秦堪他……他……”李二笑道:“秦大人那裡不用擔心,丁順那殺才正領著弟兄們團團護著他呢。誰敢對大人不利,排勁弩射去,穿他個透心涼……”金柳聞言驚愕地睜大了眼,然後美眸快速眨動幾下,確認自己沒聽錯後。方才心翼翼道:“李大人,您剛才……秦大人?‘大人’?”李二背脊頓時冒了層白毛汗,神情異常懊惱,恨不得甩自己個大嘴巴子。金柳語氣有些顫抖:“李大人,方才民女……沒聽錯吧?”李二咧開嘴,露出個比哭還難的笑容:“金姑娘沒聽錯。是我錯了,哪裡來的什麼秦大人……”蒼白無力的胡道連服自己都不可能,哪裡騙得過金柳?金柳不話了,卻只死死盯著李二。宅子另個角落,丁順的妻子忍不住嘆道:“李二,你這管不住嘴的殺頭貨,你丁大哥回來不拿大嘴巴子抽死你,吧,嘴都漏了現在還收得回去么?”李二苦笑數聲,長嘆道:“這下我可真真該死了,唉。金姑娘,其實秦大人不是故意隱瞞你的,你們那日相遇,實是場誤會,秦大人並非丁府僕人,至於他穿那身家僕衣裳乃事出有因,秦大人曾與你過次實話,奈何你根本不信,這事只好這么拖下來……”金柳臉色有些蒼白,緊緊攥著秀氣的拳頭,嬌弱的身軀不知不覺輕輕顫抖著。“李大人,秦堪他……不是僕人?”這時丁夫人輕輕嘆道:“妹妹,秦大人乃人龍鳳,怎么可能是僕人?我丁府哪請得了秦大人這般尊貴的僕人?我家那口子能有今日的風光地位,全因沾了秦大人的光,你住我府,好幾次我都想告訴你實情,可我家老爺攔著不讓我……”“他……官居何職?”李二臉敬意地道:“秦大人官封錦衣衛指揮同知,從三品階,正是京師里風頭無兩的顯赫人物,與當今天子親如兄弟,朝武百官人皆矚目,未來前程不可限量。”金柳怔怔半晌,俏目不知何時淚光盈盈。丁夫人仍喋喋勸道:“妹妹你也莫怪秦大人瞞你,當初本是場誤會,可秦大人解釋了你又不信,實在無從再辯,不過妹妹從此可算否極泰來了,秦大人如此人物,將來封王列侯亦指日可待,妹妹的身份以後貴不可言,未來不定也能封個品二品的誥命,那可真是咱們婦道人家十輩子修都修不來的福分……”丁夫人在旁喋喋不休地幫秦堪解釋著,金柳卻怔怔地動不動,美眸里的淚珠兒如斷線的珍珠似的顆顆落了下來。李二見金柳哭成了淚人兒,不由著了慌,急忙也配合著丁夫人道:“金姑娘莫怪秦大人,全賴我這張臭嘴,秦大人真不是存心瞞你,總想著尋個恰當的時機與你細分明,但誰曾想出了眼下這檔子爛事……話金姑娘委實是個有福氣的,秦大人才只二十來歲便已官居三品,未來封侯封王也不是難事,再秦大人可不止官運亨通,才也是絕佳的,以前我在南京時便聽許多人傳唱什麼‘人生若只如’什麼的,還有京師里廣為人知的《菜根譚》,都是秦大人所作,呵呵,我是個粗人,不大懂這些,句整話也不全,總之,金姑娘與秦大人極其相配……”金柳回過神,布滿淚痕的俏臉愈發驚愕:“你的是那首‘人生若只如初見’和名聞天下的《菜根譚》?這些……都是秦堪所作?”李二和丁夫人急忙點頭。金柳失神般喃喃道:“直以為同名同姓,沒想真是他……”回憶如開了閘的洪水,頃刻湧入腦海。金柳忽然想起當年紹興的顰翠館裡,那個灑滿殘紅的黃昏,那個長衫青衣的清瘦男子,被群同窗好友簇擁著登上她的閣,靜靜地她纖指撫弄琴弦,靜靜地聆聽著仿似山林清泉般輕靈的琴音,不時抬頭她,然後嘴角勾,露出抹比天空更乾淨的笑容。那個安靜時如無波平湖的儒雅男子,那個談起天下家國如烈火焚原的激昂男子,那個同窗無數恭維聲里僅只露出抹平淡笑容的靦腆男子……金柳的眼淚不可抑止地越流越多。僅僅兩年,滄海已變桑田,大浪淘沙,淘不了世間的真英雄,秦堪,你終於在這世上嶄露頭角了,當初治國平天下的夢想,如今你可在步步走近它?神情若有所覺,金柳忽然驚:“今晚東廠這般動作,莫非……”李二苦笑道:“不瞞金姑娘,東廠此次全是衝著秦大人來的,今晚這關可不好過,那些閹奴走狗們可是擺出了要他命的架勢呀……”內城千戶所方向片紅雲如血,火光映紅了夜空,隱隱似乎能聽那悽厲的聲聲慘叫。金柳淚痕未乾,卻咬了咬牙,嬌弱的身軀仿佛注入了股強大的勇氣。扭頭著李二,金柳的語氣無比堅決:“李大人,我要去找他!”李二面容苦,急道:“姑奶奶哎,外面這么亂……”金柳打斷了他的話,俏臉布滿了捨身赴死的決然:“我知道他此刻已陷四面楚歌,但我不能棄他,算他的結局注定是烏江邊的楚霸王,我也要做那在他身前自刎以激其志的虞姬!”

起點數據

小說性質: VIP作品 總點擊: 2604019 月點擊: 128761 周點擊: 24427
小說類別: 兩宋元明 總推薦: 186550 月推薦: 12067 周推薦: 1824
寫作進程: 新書上傳 完成字數: 1127630 授權狀態: A級簽約 本書起點中文網首發

作者簡介

賊眉鼠眼,男,湖南長沙人,起點網路作家,外號“老賊”,作品有《傳奇紈絝少爺》(已完結)、《大明王侯》(已完結)、《極品草根太子》(已完結)、《明朝偽君子》(連載中),作品風格輕鬆幽默,不乏犀利諷刺、感人至深之情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