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午餐

早午餐

早午餐(Brunch),即早餐(breakfast)加上午餐(lunch)的合成詞,而早午餐並不是每天都有,通常只有在周日才吃,就餐時間也比平時來得長,通常由早上10時至下午3時,這類餐廳往往突出休閒、溫馨的主題,所以老外們常常把它叫做“sundaybrunch”(星期天早午餐)。

簡介

蝦餃蝦餃

“早午餐brunch”和下午茶一樣,是英國貴族殺時間的發明。100年前那些英國人,越有錢有閒的用早餐的時間就越晚——在清晨英姿颯爽地獵狐後,回到鄉下莊園裡,一邊享受遲到的早餐,一邊讀書、聊天、調情,分享打獵的收穫,直到下午。為了表示吃這頓飯的尊貴性,當時上流社會雜誌便專門創造了這個詞語——將Breakfast(早餐)和Lunch(午餐)合在一起成了Brunch(早午餐)。後來,這最初屬於貴族階層的紳士淑女們周末獵狐後的豐盛早午餐,慢慢也被普羅大眾效仿。

早午餐,是早餐加上午餐的合成詞,而早午餐並不是每天都有,通常只有在周日才吃。在國外“早午餐”甚至興起專門的衍生詞“Brunch”(BreakfastLunch)。 周日早午餐,就餐時間也比平時來得長,通常由早上10時至下午3時,這類餐廳往往突出休閒、溫馨的主題,所以老外們常常把它叫做“sundaybrunch”(星期天早午餐)。對中國人來說,早飯就是早上吃,午餐就是中午吃。如今洋風登入,早午餐的概念漂洋過海,一時間早午餐的餐廳里就多了許多黑頭髮、黃皮膚的中國人。

產生背景

抵禦衰退

雖然在紐約的聚會場所找到大量香檳酒木塞並不出奇,但是現在,由於股市表現難如人意、失業率的趨高和家庭住所可贖回券的喪失等等因素的衝擊,諸如巴黎之花等頂級香檳也只能靜靜待在Bagatelle酒吧的玻璃櫥窗後面。數十年來,紐約早午餐的概念遠遠超出了一頓飯的範疇。在這裡,這個名詞更是一種慣例的代稱,一場可以從上午持續到下午的盛事,一種傳統早餐———班尼迪克蛋被血瑪麗酒等替代的儀式。

香檳派對

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工作壓力的增大,外加金融海嘯的衝擊,勞苦工作了一周的人們都希望在雙休日好好犒勞一下自己。美國紐約街頭的酒吧內,出現了一種專門為人解悶與狂歡並舉的聚會———香檳派對。在這裡,潮人一族們的生活可謂盡興中帶點悠閒———在周五晚上玩得痛快,周六早上舒舒服服地睡個懶覺,然後悠閒自得地到酒吧內參加“早午餐香檳派對”,享用一頓美味的早午餐。早午餐對中國人來說,早飯就是早上吃,午餐就是中午吃。不過,在外國就並非如此,尤其是周末期間。實際上,早午餐並不是每天都有,通常只有在周日才吃。自從全球性金融危機爆發後,美國人將這“歡樂時光”推前了一天,在周六下午就舉行。

人們將Bagatelle酒吧和Merkato55酒吧每個周六的早午餐現場稱之為“早午餐香檳派對”。每逢周六,在天黑之前,參與者都會沉浸在舞蹈和美酒當中。

歷史

迷迭香小羊排迷迭香小羊排

雖然“早午餐香檳派對”的概念尚不普及,但是這在20世紀90年代法國南部的度假勝地頗為流行,這也是酒吧老闆們決定將其帶入美國的原因所在。由於位於紐約西部13街的Bagatelle打烊較早,所以往往都會有客戶穿過幾個街區來到Merkato55酒吧。另外儘管兩間酒吧的早午餐各有不同,但是在16∶00的時候,除了同樣的香檳味道之外,兩間酒吧都會洋溢著有如國慶日期間的歡樂氣氛。
曾在紐約著名酒店LeBilboquet工作過的26歲雙胞胎德瑞克和丹尼爾來自俄亥俄州。在2008年10月,這對兄弟成為了Merkato55午餐會的創始者。為了讓更多人接受早午餐,Merkato55的菜式每過數周就會更新一遍。

特色

早午餐,這一外來的飲食習慣為國人所接受,是由於隨著生活節奏的加快、工作壓力的增大,人們希望在雙休日犒勞一下自己,在周末晚上玩得痛快,周日早上舒舒服服地睡個懶覺,然後悠閒自得地享用早午餐。

許多賓館酒家為迎合都市人飲食習慣的變化,紛紛推出了周日早午餐,就餐時間也比平時來得長,通常由早上10時至下午3時。這類餐廳往往突出休閒、溫馨的主題,看看電視新聞,聽聽流行音樂,欣賞名人字畫,唱唱家鄉小調。

演變

一些常泡吧的朋友說,雖然平時要上班,晚上不能聊得太晚,但一早起來並不想馬上用餐,多半是上班後吃點小零食。也許這就是早午餐的簡單形式吧。如果將來有可能,將作息時間都後退兩三個小時。比如早11時上班,晚8時下班,那么那時的早餐,就可以真正稱作早午餐了。

對早午餐的評判符合中產階層對早午餐的評判符合中產階層

這種想法並不是奢望,中國南方的許多城市都已悄悄流行了。一些演藝圈的朋友說,吃早午餐對他們已不是新鮮事,有時晚上拍戲很晚,指望吃早餐已不可能,只有早午餐才能標誌著一天的開始。一位作家朋友也說,其實晚上工作很有效率,不僅周圍靜,還有一種情調,很容易進入創作意境。所以,起床後吃頓早午餐也是很自然的。 由此可見早午餐雖然還沒普遍流行,雖然多數還是新潮人士節假日酒店消費的形式,但許多自由職業者已將它很自然地融進了生活。

對於現代人來說,早午餐並不只是周末睡個懶覺,然後享受一頓豪華大餐,並在天黑之前就縱飲香檳那么簡單。早午餐,與其說是關於美食的一場放縱,不如說是寵愛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

在上海北京那裡已出現不少餐廳提供專業的“早午餐”,食物非常豐富。“早午餐”雖然價格不菲,但受到不少商務人士的青睞。“早午餐”更成為一種新的社交場所。早上起得晚,離中午時間也近,吃些營養清淡的食物對身體比較好。這裡的環境很好,有時就把生意約到這裡來談。習慣了“早午餐”。對於不少職場人來說,朝九晚五,一日三餐再正常不過,而對於時下的富閒人士來說,“早午餐”已成為一種新的生活方式。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