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棋院

日本棋院

日本著名的兩大圍棋院之一,成立於1925年春。總部位於東京都千代田區,另在名古屋和大坂設有中部和關西總本部。棋院發行圍棋雜誌、書籍,培養棋手、進行比賽並確立段位制度。日本棋院為 日本圍棋於上世紀的振興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步入90年代後,官僚主義等弊端逐漸顯露, 財政赤字問題日益突出,以加藤正夫九段為首的改革派入主棋院理事會後,日本棋院開始了改革,逐漸取得良好的成效。日本棋院代理理事長 工藤紀夫日前宣稱,棋院財務狀況處於懸崖邊緣,繼上一年度出現巨額虧損之後,本年度日本棋院預算仍為赤字。

簡介

日本棋院創建於1924年,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棋院之一,註冊 職業棋手有235名,主辦的比賽多達28項,按照棋院提成30%的比賽基金慣例,每年日本棋院僅此項收入就已是龐大數字。

歷史

1923年以前, 日本圍棋界並存著本因坊秀哉領導的中央棋院、裨聖會和方圓社等三派勢力,各行其是,不服誰,看上去統一局面永無指望了。卻不料就在這一年(1923)九月一日,晴空霹靂, 關東發生了前所未有的大地震,東京幾乎整個毀了, 秀哉名人煞費苦心建立的中央棋院,被大火燒成平地。受此打擊, 秀哉欲哭無淚,多虧門下小岸壯二等得意弟子竭力扶佐,才得殘喘。裨聖會受到的打擊,也不在中央棋院之下,會館皆成灰燼,財產損失精光,只得暫棲瀨越六段家中,慘澹經營。對方圓社來說,震災卻是不幸中之大幸。原來方圓社經營不力,搬出“凡之內”大樓只是早晚問題,這突發的災禍正是體面搬出的絕好機會,不但可免除一切義務,而且不必再償還租金,省下了許多錢財。是故,只有方圓社得以在震後的大混亂中,悠悠然圖謀再舉。

所幸這段黑暗的時期,為時尚短,半年之後,終於出了一位救苦救難的“菩薩”,獨立承擔,捐出十萬塊錢成立了“日本棋院”,此人就是有名的財閥大倉喜七郎男爵。從此之後,棋界大同團結,圍棋在日本重開新階段,更加欣欣向榮了。

“日本棋院”之創立,裨聖會的 高部道平應記頭功。原來高部這人頭腦聰明,頗有主見。他曾於 明治四十三年(1910)前往中國,在東北、京津、江南一帶遊歷了近十年,先後受到當時的教育總監 段祺瑞和欽差大臣 楊士琦的特殊禮遇,更與當時中國第一流的棋手 張樂山、汪雲峰等對局,使中國棋士領略了日本先進的圍棋理論,對促進中國棋藝水平提高頗有功勞。當時,日本已有覬覦中國滿洲之野心,高部在華的活動,自然受到日本政界、財界人士的注意。如此一來,他便結識了不少達官貴人。地震之後,基礎最薄的裨聖會已至山窮水盡階段,眼見得非解散不可,高部不愧為高參,最後選中了熱心棋道的大倉喜七郎,於是高部登門拜訪,請求大倉幫助稗聖會渡過難關,直說得“天花亂墜,室雨繽紛”,終於打動了大倉。

不過,大倉說道:“假如 本因坊、方圓社、裨聖會能捨棄前怨,團結一體,精誠合作,我可以解囊相助,在所不惜!”

高部大喜,當即跑去見本因坊秀哉名人和岩佐圭社長,轉達了大倉的意思。二人自然驚喜非常。第二天三方頭面人物一同去拜訪大倉,表示感謝,並發誓賭咒要共倡棋道,於是大倉馬上拿出十萬塊錢。二層鋼筋水泥結構的“日本棋院”會館,就在 赤坂溜池建立起來。此會館占地面積二百多坪,外觀富古典情趣,內部裝修多採用 西洋的先進設備,安靜又舒適,實為自古以來最好的對局場所。

此間,各棋士與大倉接觸頻繁,但大倉喜七郎最器重的,卻只有瀨越和小岸,認為此二人是今後棋界最有希望的人才。瀨越為人溫厚,從無跋扈之舉,又給大倉出了不少好主意,大倉對他有好感自在意中。小岸則是當時最活躍的棋士,對復興棋界甚有功勞,其苦幹之程度,使大倉為之感動。

不料小岸命薄,眼看日本棋院即將成立,他卻因勞累過度,剛升了六段,便突虎才小岸之逝世,不僅在 秀哉名人心中蒙上一層陰影,而且全國棋士皆不勝惋惜。小岸生前於棋枰上縱橫馳騁,軍功赫赫,死前一年中,戰績十戰九勝,真可謂常勝將軍,可惜只獲六段便到頭了。不過,後來他的女弟子增淵辰子為師爭氣,培養出一個殺得日本棋士人人膽寒的徒弟,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 坂田榮男九段。這樣,小岸在九泉之下也可瞑目了。

大正十三年五月二十日,大倉喜七郎舉行記者招待會,正式宣布日本棋院成立。次日,日本棋院在帝國飯店召開創立大會,東京名流全部出席,盛況空前,堪稱洋洋大觀。

會上宣布,日本棋院由德高望重的宮內大臣 牧野伸顯為總裁,大倉喜七郎為副總裁,以下十二名理事均由名流擔任。此外,還就比賽制度、時間限制、段級的授予、普及教授、創辦比賽、棋書雜誌出版、棋士之培養、在婦女中推廣、棋院增設諸設備、於各地設定支部等十大問題,作了詳細規定。以上規定皆以大眾普及為目的,日本棋界開始以嶄新的面目出現了。

日本棋院自成立後,曾於戰敗後出現過重大分裂。 橋本宇太郎於 大坂成立 關西棋院,與日本棋院分庭抗禮。關西棋院棋士人數約為日本棋院的三分之一,但整體實力較弱。

日本棋院為 日本圍棋於上世紀的振興做出了重大貢獻,但步入90年代後,官僚主義等弊端逐漸顯露, 財政赤字問題日益突出,以加藤正夫九段為首的改革派入主棋院理事會後,日本棋院開始了改革,逐漸取得良好的成效。

歷任總裁

牧野伸顯(1924-46年)津島壽一(1955-67年)足立正(1967-73年)佐藤喜一郎(1973-74年)田實涉(1974-82年)稻山嘉寬(1974-87年)朝田靜夫(1993-1996年11月)今井敬(2004年7月-)

理事長

日本棋院歷屆理事長

1屆(1946-48年)瀨越憲作棋士

2屆(1948-49年)岩本薫棋士

3屆(1949-51年)津島壽一

4屆(1951-55年)足立正

5屆(1955-56年)三好英之

6屆(1956-75年)有光次郎

7屆(1975-78年)長谷川章棋士

8屆(1978-86年)坂田榮男棋士

9屆(1986-87年)色部義明

10屆(1988-93年)朝田靜夫

11屆(1993-98年)渡邊文夫

12屆(1999-2004年)利光松男

13屆(2004年)加藤正夫棋士

14屆(2006-2008年)岡部弘

15屆(2008-2012年)大竹英雄棋士

16屆(2012-)和田紀夫

公益財團法人日本棋院理事監事一覽:

理事長新任和田紀夫日本電信電話株式會社相談役

副理事長新任蛇川忠暉日野自動車株式會社特別顧問

同新任山城宏日本棋院棋士九段

常務理事後藤俊午日本棋院棋士九段

同新任山田至寶日本棋院棋士七段

同宮川史彥日本棋院棋士七段

同久保秀夫日本棋院棋士六段

同平野則一日本棋院棋士五段

理事阿久根操大成建設株式會社代表取締役副社長

同足立盛二郎日本郵政株式會社取締役兼代表執行役副社長

同梅木英日本棋院棋士八段

同大崎磐夫公益財團法人大倉文化財團(大倉集古館)理事長

同太田省三株式會社東京金融取引所代表取締役社長

同新任小川誠子日本棋院棋士六段

同前哲夫日本證券業協會會長

同松浦晃一郎原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事務局長、世界雙人圍棋協會會長

監事桐本和夫日本棋院棋士四段

同吉川悅良公認會計士

財務

日本棋院代理理事長 工藤紀夫日前宣稱,棋院財務狀況處於懸崖邊緣,繼上一年度出現巨額虧損之後,本年度日本棋院預算仍為赤字。工藤紀夫自稱不是理事長的合格人選,對外透露了辭意,這使日本棋院的改革前景再次蒙上了陰影。

日本航空原任董事長利光松男為力挽日本棋院的財政危機,危急關頭出任棋院理事長,銳意改革棋院陳舊體制,終在2002年度使得日本棋院財政首度出現 盈餘(2002年以前連續8年虧損,虧損累計達15億日元,2002年首次盈利4000萬日元),令人看到了棋院改革的些許曙光。

然而自2004年春以來,日本棋院卻禍不單行,理事長人選數度易人。2004年4月20日,執掌棋院五年之久的理事長利光松男因健康原因提出辭職,後在11月9日不幸因病逝世。副理事長加藤正夫義不容辭,接過理事長一職,也同時接過了利光松男親自倡導的改革大旗。不料加藤正夫由於公務和棋賽的雙重重壓,身心交瘁,於2004年12月30日猝然去世。此後,副理事長工藤紀夫代理理事長一職,至此已有7個月。理事長人選至今未正式產生。

然而,工藤紀夫日前卻突然宣稱:“我不是理事長的合格人選,希望有人儘快接替理事長的職務。”工藤說,作為棋院的掌舵人,當務之急是在青少年中普及圍棋,以及重建棋院財政。普及活動,全日本範圍內以縣為單位的中國小圍棋團體賽制度已經建立,假以時日,“應該可以成為固定賽事”。問題是棋院財政依舊不容樂觀。上一年度主要由於 千葉市幕張研修中心在轉讓過程中出現虧損,連帶日本棋院出現了高達2.85億日元的巨額赤字。而2005年度,由於業餘會員和證書收入繼續呈逐漸減少的趨勢,預計財政赤字也將高達2億日元。究其原因,主要在於圍棋迷的 高齡化和棋院的非集約化經營。工藤代理事長指出:“至今棋院內仍然瀰漫著一股盲目的樂觀氣氛,而事實上,棋院財政已經到了懸崖邊緣,沒有退路。”此前,棋院儘管大力開源節流,但始終未動棋手和職員的薪水,不過未來,工藤紀夫表示,“恐怕不得不在棋手和職員的薪水上也做文章了”。

2004年秋,為慶祝日本棋院創建80周年,日本棋院建起圍棋殿堂資料館。然而在奢華的慶祝儀式背後,卻隱藏著棋院生存狀況日益惡化的嚴峻事實。據說對於日本棋院的管理層而言,最大的樂趣莫過於每月兩三局的對弈了。“比起令人頭疼的經營問題來,下棋反而是沒有壓力的快事。”工藤一言道出身為管理者的困惑。

2004年11月,加藤正夫在悼念利光松男逝世時說,多虧這位前任理事長的功績,日本棋院經營才“朝著好的方向”發展,但短短半年後,工藤紀夫卻爆出日本棋院財政再度出現危機,令人對日本棋院的改革前景充滿擔憂。

人物

藤澤朋齋九段(日本棋院第一位九段)

木谷實九段

坂田榮男九段

藤澤秀行九段

大竹英雄九段

林海峰九段

小林光一九段

石田芳夫九段

武宮正樹九段

加藤正夫九段

趙治勳九段

張栩九段

梅澤由香里五段(《棋魂》顧問)

救世主

卡通片《 棋魂》的出現,使得日本的圍棋愛好者大幅上升。據日本《日刊圍棋》發表的一份圍棋白皮書稱,截止2000年,圍棋人口已由1998年的390萬人回到了460萬人,雖然與最鼎盛時期的940萬無法相比,但圍棋人氣逐漸上升卻是事實。因為《棋魂》人氣的上升,參加兒童圍棋大賽的人明顯增多。該卡通片的播映,使參加全國少男少女圍棋大會的人數和高校圍棋大賽預選賽的人數創了新記錄,一部卡通片能有如此巨大的威力,在世界圍棋史上還是第一次。甚至還引發了日本棋界關於《舊時棋手厲害還是當代棋手厲害》的討論。

本因坊

圍棋這項運動在日本的歷史,有據可考的是始於平安時代,也有說是在更早時由中國流傳過去的,但若要說弈棋真正得到較大範圍的普及,大約該算是公元700年左右,我國當時正是唐朝,那裡還專門有為了學習棋藝而渡海前來大唐的日本留學生,可見弈棋之風在日本之興盛。而圍棋真正得到有序的發展,並在執政者認同下建立起正規的棋士體系,則應該說是在又過了700多年的戰國時代,由當時的大英雄 織田信長賜封圍棋高手 日海禪師為 日本圍棋史上首位名人時開始的。 日海在中年時改名為 本因坊算砂,他所開創的本因坊家族,從那時起作為 日本圍棋界的核心,在歷史上走過了將近四百年的歲月。在今天,雖然古時的棋士家族門派體制已不復存在,但“本因坊”之名,仍然和“名人”頭街一樣,作為日本最高級別棋賽的冠軍稱號之一,成為頂尖棋士們角逐的目標。

初代算砂

本因坊家的開山祖師算砂,出生在動盪的戰國時代。這位偉大人物童年時家庭相當貧困,因此和許多窮人家的小孩子一樣自幼出家,法名寂光寺 日海。

有時候對於所謂天才的說法是不能否認的。 日海憑著絕頂聰明,從少年時代便在禪學上有著頗深的造詣,與此同時,在圍棋方面的修為也以一日千里的速度進步著,在 日海二十歲時,便已成為全日本公認的圍棋第一國手,其時天下諸侯中的風雲兒織田 信長也是酷愛弈棋且頗有心得之人,但與日海對局時受五子仍不是對手。出於欽佩,信長稱 日海為日本圍棋界第一位“名人”。此後,名人這一頭銜便成為 日本圍棋界最強棋士的稱號,當時正是天正六年,即西曆的1578年。

時隔四年的1582年, 信長在與另一位諸侯 毛利輝元的戰爭中行軍至本能寺,為調劑心情請到 日海和當時另一位棋道高手鹿鹽利玄前來對局,弈至中盤時,竟下出了盤上出現三個劫的局面,當一方在其中一處提出劫時,另兩處便成為對手的劫材,而因為三劫都關係到整盤棋勢,誰也沒法粘劫中斷劫爭,棋局只得以無勝負告終。

這盤棋詭異的終局竟似暗示著緊隨其後重大變故的發生。就在三劫之局的當天夜裡,織田家重臣 明智光秀起兵叛亂,全無防備的 信長無力與抗,在本能寺自盡而亡,就這樣結束了他一代英雄的生涯,這便是日本戰國時代著名的 本能寺之變。“三劫局乃不祥之兆”的說法,也就是從那時開始的。

命運之輪無情地不停轉動著,在戰亂的時代沒有人能夠預知自己明天的榮辱和生死。 明智光秀雖然打倒了 織田信長,但緊跟著便在和信長遺臣羽柴秀吉的對決中敗北,又過了數年,羽柴秀吉最終得到了天下,成為太閤,改姓豐臣。戰國時代的紛爭也終於進入了尾聲。

秀吉與信長一樣也是好棋之人,在弈棋之道上更是寂光寺 日海的弟子。掌握了天下權勢的 豐臣秀吉,為日海設立了名人棋所,領朝廷俸祿,日本職業棋士的歷史,便是從這時正式開始的,而寂光寺日海也就是在這時改名為 本因坊算砂,建立了輝煌的本因坊一門。

如果說太閤 豐臣秀吉的好弈還只是 本因坊算砂的幸運,那么在秀吉之後得到天下並開始了三百年德川幕府時代的大將軍 德川家康的好弈,則可以說是棋道在日本的幸運了。家康與算砂也是交情頗厚,在他得到天下之後。為以本因坊一門為首的職業棋士們提供了更多的生活福祉和權益,因此,職業棋士世界的許多體制,都在這裡得以確立起來,比如對棋士段位的認定製度和御前棋賽(御城棋)制度等。執政者的支持和體系化的產生帶來了棋士世界的繁榮, 日本圍棋四大家族正是在這時產生的,這便是本因坊家、安井家、井上家和林家。在以後的日子裡,這四大派系的棋士們,將在棋壇上演出無數轟轟烈烈的故事。

二代算悅

西曆1623年 本因坊算砂逝世,享年六十七歲。在算砂去世後,名人之位由 井上家開宗掌門道碩繼任,而本因坊一門則由算砂的小弟子算悅接掌,井上道碩原本是算砂之徒,雖然現已身為別家掌門,但出於感念師恩,為算悅幫了相當多的忙,其中包括指導算悅的棋藝。井上道碩做了七年的名人,到他去世時算悅已是20歲的青年,棋力達到七段,在當時日本的段位制度而言,棋力最強的九段只能有成為名人的一人,八段準名人原則上也只是一人而已,有八段資格便可作為次任名人的候選,道碩去世時棋壇並無實力達到八段的人物,因此於情於理,實力達到七段上手程度,又是 本因坊算砂繼承人的算悅,都有資格成為新的名人。

然而安井家開家掌門算哲卻在這時提出反對意見,並派出了自己的繼承人——安井家第二代掌門算知,與 本因坊算悅下爭棋。初時幕府官員中對安井家的支持並不熱切,但後來在與安井家交好的 黑衣宰相 南光坊天海的支持下, 安井算知終於有機會與 本因坊算悅在御城棋對局,約定勝者為名人。這場六局制的比賽前後歷經八年時間,結果卻是各勝三局,依然沒有決定名人由誰來擔任。就這樣,本因坊第二代掌門算悅,直到1658年去世也終於沒能成為名人。

雖然末能站到棋壇的頂點,但算悅的棋力的確是無愧於 本因坊算砂繼承人這一身份的。而算悅做為棋士的骨氣,是比起棋技更加值得稱道的。那是在與 安井算知御城棋六番戰中的一局,當時觀棋政要中有松平肥後守政岡在場,弈至中盤時,松平在旁評論道:“看來這一局,是本因坊的處境不利啊,也許會輸掉了吧。”算悅聞言當即站起身來,平靜而堅定地對松平政岡說道:“我等棋士對於弈棋之道的態度,與武士們對武道的態度一樣,乃是以全身心去投入對局的,且我算悅是當世的七段上手,對這樣的對局,就算是如閣下這樣的大人物也不應該妄加評論!既然大人已隨便評判了勝負,那么在下便不繼續對局了。”說罷揚長而去,搞得松平目瞪口呆,一時下不來台。只得跟至本因坊家向算悅賠禮,這事才算揭過。

無論古今哪個時代,人們都各有不同的價值觀和處事方法。如本因坊二代目算悅這般,可能是有一點不識時務。但無論如何也值得後人起敬。

三代道悅

算悅去世後數年, 安井算知憑著在幕府要員當中良好的人際關係,總算成為了名人,時值1668年。然而此時,在本因坊家,新的掌門人已經成長了起來,這就是 本因坊道悅。

對道悅而言, 安井算知雖是長輩,但全未經過爭棋,而只是憑藉上層關係便做上名人,因此心中一直忿忿不平,準備在御城棋的時候殺一殺算知的威風。豈料在御城棋前一日,松平肥後守突然召見道悅,授意次日對局作成和棋。這顯然是安井家做了手腳,同時也是 本因坊算悅生前得罪松平政岡的後遺症,無奈之下,道悅只得強壓住原本高漲的戰意,忍辱在次日與算知作和。

御城棋結束後,道悅實在還是忍不下這口悶氣,閉門數日,終於下定決心,去跪求幕府政要安排他與 安井算知下二十番爭棋,挑戰算知的名人地位。這是一次危險的挑戰,如果失敗,道悅會面對被流放的命運,但為了本因坊家掌門人的面子,道悅毅然做背水一戰。

歷時數年的二十番爭棋開始了,轉眼五年過去,爭棋已下了十二局,但勝負形勢仍是並不明朗,對於安井的棋路,道悅也一直沒有十足把握應付自如,這時,卻意外地得到了指點。此位強者非他,正是道悅的弟子道策,道策精研棋理,在戰術思路方面有許多創新,在道策的幫助下,道悅終於以明顯優勢贏得了二十番戰的勝利,令算知被迫放棄名人身份,然而道悅看到愛徒的實力遠勝於已,亦打消了自任名人的想法,直接傳掌門之位給了道策,並推薦道策略成為新的名人,自己則瀟灑地宣布引退。時值寬文十二年,即西曆的1676年,隨著名人 本因坊道策的登場, 日本圍棋史也進入了一個新的時代。

四代道策

被後世稱作名人之王的 本因坊道策,在實力上凌駕與他同時代的所有棋士,人稱擁有十段以上力量的棋聖。而比起他的修為,令他留名青史的更重要因素在於,道策開創了全新的行棋思路,令之後的棋士對局時的手法有了革命性的變化。

簡單地說,在道策之前的古式圍棋,基本都沒有什麼布局的戰略性可言,純以吃大龍式的搏殺來決生死。這固然是一種最直接較量拚鬥的方式,但在今天以把布局戰術當做一種常識的棋士眼中,吃大龍的做法,往往如同在戰場上不懂得利用地型一味蠻打的戰術般浪費資源,而 本因坊道策,就是那個最早懂得系統化地利用地型來排兵布陣的人,所以,本因坊道策在後世棋士們心中的地位,可以說是至高無上的。

在道策的時代,日本棋壇另有一位奇才不可不提,那便是安井家二代目掌門算知的師弟涉川春海。雖然沒有做上掌門,但春海的棋力絕對不在乃兄之下,並且他和道策一樣,在盤面和布局方面下了相當大的功夫去進行研究,並開發出自己獨創的新戰術,這就是圍棋史上有名的天元戰法。大凡棋士行棋,通常先占領容易成空的邊角以圍出作為基礎的實地,而春海則認為先占領棋盤正中央的天元位置才是最重要的優勢手段,不過,不走運的是春海在御城棋實踐自己戰術理念時遇到了道策,由於對手實在太強,天元戰法在道策面前接連受挫,結果頗受打擊的春海因而停止了做為棋士的生涯,去宮廷的陰陽寮( 欽天監)任職,憑著他的聰明和才學,卻也為日本的曆法學做出了相當大的貢獻,只是那天元局戰法再也沒有繼續研究下去,直到近三百年之後的二十世紀初,少年時代的吳清源和木谷實這兩位當代棋聖發起新式布局革命,才再次令天元戰法的思想甦醒過來,當然這是後話了。

書歸正傳,卻說道策任本因坊家家主之時正值日本國元祿盛世,加上道策棋枝通神又教導有方,本因坊家強者濟濟,道策的弟子中有稱為本因坊家六天王的六人,都是當世少有的圍棋高手。其中最強的兩人, 桑原道節被 井上家請去作下任掌門的候選,而小川道的則被公推為道策的繼承人。然而正所謂盛極必衰,突如其來的疾病奪走了道的的生命,沒過幾年,六天王除道節去了 井上家,剩下的四人中竟又有三位先後死於疫病,其中包括原本繼道的之後被指定為繼承人的佐山策元,棋聖道策一生縱橫,年近花甲之時卻遭此不幸,著實令人不禁有天妒英才之嘆!在連續失去愛徒的傷痛和打擊下,道策一病不起,最終於元祿十五年即西曆1702年去世。不過,總算神給了本因坊家一線慈悲,在道策生命的最後兩年里,令他找到了又一位理想的繼承人人選,這便是年幼的神谷道知,也就是後來的本因坊家五代目家主 本因坊道知。

五代道知

道策辭世,神谷道知正式改名 本因坊道知繼任掌門。當時道知雖已顯露出不凡的天份,但畢竟年紀才只有十三歲,在應付諸般事務方面,幸虧了有原本因坊六天王之首,已成為 井上家四代目掌門的八段準名人井上道節幫忙處理,同時道節亦全力點撥道知的棋藝,令道知的實力提升速度絲毫沒有慢於道策在世親自指教之時。

道知確也不辱本因坊之名,從十三歲繼任掌門參加御城棋合戰開始,連續數年在賽事中創下令人吃驚的佳績,連當時的林家三代目掌門元悅與安井家四代目掌門仙角也先後輸在他手下。道知十七歲時,便已成為七段上手,但等到名人井上道節去世,得以當上名人,卻是一直等到三十多歲才達成的事,之後沒幾年便去世了,只活了不到四十歲。道知雖然早逝,但生涯中是頗為揚眉吐氣的,在他十六歲升六段時,安井家掌門人仙角曾跳出阻撓並提出十番爭棋,結果被道知一上來便殺了個三比零,仙角大驚之下,爭棋也不敢再繼續下去,而承認道知的升段,此後棋壇,再無人能和道知相抗。因此,道知可以說也是本因坊歷代掌門中的英才。

六代知伯

享保十二年,即西曆1727年, 本因坊道知辭世,弟子井口 知伯繼任掌門,改名為本因坊知伯,

知伯的棋自幼得道知指點,頗有其師風範,在行事上也不卑不亢,甚具本因坊掌門的氣度。他任本因坊掌門的數年間,在御城棋全戰中繼續著道知的氣勢,連掃其餘各家高手。這固然有他實力高強的關係,實在也是其他幾家中沒有出現份量足夠的強者,跟看名人資格已是囊中物了,誰知天有不測,在做掌門的第六個年頭上 知伯突然暴卒,年方二十四歲。而在當時沒有人想到,這還只是本因坊持續數代的不振時期的開始。

七代秀伯

知伯死後,繼承本因坊的是他的養子秀伯。眼見本因坊家在走下坡路,一心急於重振家門的秀伯咬牙發狠,苦心修煉,二十歲出頭時便已有了相當成就,當下知會其他三家,希望能夠升上七段。誰知林家和 井上家聯合反對,只有昔日的對頭安井家卻還表示支持,秀伯一怒之下,向井上家當時的掌門人六代目春碩提出挑戰。

元文四年,西曆1738年,本因坊秀伯對井上春碩的二十番爭棋開始了。秀伯的棋確實不賴,前 八局勝多負少,但要命的是他對此役用心太多,弈至第八局時竟致吐血,二十番戰因此只好中止。沒過兩三年,秀伯便因積勞成疾去世,與師尊知伯一樣,死時也不過才二十五歲,而本因坊家的悲劇命運,並未隨著秀伯的去世而停止…………

八代伯元

本因坊秀伯去世,無疑對式微的本因坊家又是一個不小的打擊,因為秀伯的弟子中並無十分出類拔萃之輩,唯有一位伯元還勉強可以算是夠格,但卻偏又自幼體弱多病,這種體質,自然也難以有足夠的精力去鑽研棋藝了,唯一幸運的是,在伯元的時期,其他三家也並沒有出現什麼強者,因此本因坊家還不致於顯得太弱。

這種局面對本因坊家或許是幸運,但對日本棋壇就不是那么幸運了,就在國中圍棋好手青黃不接之際, 琉球國的圍棋高手來到了日本。

外國棋士到日本討教,進行國際交流之事已不是首次,從算砂的時代開始,便有過韓國棋士前來進行訪問比賽,琉球棋士在此之前也來過不止一次,因為古時日本棋士的平均實力在國際上著實太強,除中國棋士外無人可以與抗,所以日本棋士在面對中華棋士以外的場合,永遠擺出一派上邦強者的架子,但在伯元的時代,琉球棋士來訪時,卻正趕上名人之位空缺, 井上家六代目掌門人見此情勢,認為有機可乘,遂自作主張,代表日本棋士迎戰琉球訪客,不料一戰下來,三子局被琉球人中盤贏去,自覺顏面無光,懊惱不已,孰知丟人的事情還在後頭。

話說那 琉球棋士率眾回國之後,自覺雖被讓子但也是贏了日本國手,志得意滿,竟前往中華大地挑戰。結果遇到 范西屏等中國高手,被殺得一塌糊塗,拜服之餘,便四處傳說“中華棋士天下無敵,大和的國手根本無法相比”。一時之間, 井上家在日本圍棋界成了有辱國威的大罪人,數代之間抬不起頭來,而這時,本因坊家終於出現了強有力的家主,這便是九代目察元。

九代察元

1755年,二十二歲的青年察元接掌本因坊家,此人志向遠大,不僅立志中興本因坊一門,而且希望各家能夠放下門戶之見,一同促進棋道的發展,在他的提議下,日本棋壇成立了最早的圍棋研究會,雖然各門派仍會抱有藏私之意,但畢竟這是有著相當積極意義的舉措。只可惜在察元退位後,研究會便基本不復存在,直到明治繼新以後,才又有類似的組織成立。

在察元的努力下,本因坊一門重新穩固了執棋壇牛耳的地位,而察元本身,亦在明和七年,即西曆1770年得到了名人之地位。本因坊家又重新強盛起來。

十代烈元

如果說察元是本因坊家的中興之主,那么他的繼承人烈元便是一位優秀的守業之主。在御城棋合戰中,烈元一直保持著勝多負少的成績,也做到八段準名人。雖然並無特別驚人的作為,但的確是守護了本因坊一門的榮譽。

十一代元丈

本因坊一門的十一代目掌門人元丈,是多年來末曾出現的強者,十五歲時,元丈便已在御城棋合戰中初露鋒芒,橫掃棋壇幾乎無人能敵,然而,這時另有一位俊傑在棋壇崛起,與元丈正是一時瑜亮,此人便是安井家八代目掌門,舊姓中野的安井知得。

這時已是文政年間,即西曆1818年, 日本圍棋再次迎來了全面繁榮的年代,這固然拜當時政通人和的時局所賜, 本因坊元丈與安井知得兩人對整個棋壇的影響也是功不可沒。這兩位強者在棋逢對手的同時私交甚好,同時又都有著超越勝負探求棋道的可敬心態,因此,他們兩人才能弈出了許多對後人有所啟發的名局。並且,這兩人的精神影響了相當多的同輩棋士,可以說他們是棋士精神的楷模也不為過。唯一遺憾的是,兩位天下的棋人生在同一時代的結果,是令得兩人都沒能成為名人,只是做到八段準名人而已。

十二代丈和

本因坊元丈一生中弟子甚多,其中最強的三人為首者奧村知策,其次小宮 丈和,第三是舟橋元美。這三人中知策最強,原本已經被定為十二代目,卻不幸暴病而亡。剩下兩人中雖然 丈和棋力較強,但為人有些小氣刻薄,因此元丈本欲立處事圓通機變的元美為繼承人。不料元美雖然尊重元丈,但性情終究太過瀟灑,並不願與 丈和相爭,因此藉故出外週遊躲了起來。在旅途中卻又遇到一位小姐,愛慕不已之下向小姐的父母提親,對方見元美儒雅知禮,又是個詩詞歌賦樣樣皆能的才子,當即便允諾了這樁親事。卻說元丈方面見元美久久不歸,回來時竟已擅自成親,心中著實惱怒,便再不提立元美為十二代目之事。恰逢林家在這一代沒有理想的繼承人人選,上門向元丈請求一位養子,元丈便索性把元美過繼出去,令他做了林家十一代目掌門,從此改名 林元美,這一因緣際會,卻令林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興盛起來。 林元美一生留下了許多文學和棋技方面的著作。不止對林家,對整個 日本圍棋界的貢獻都是相當大的。

再說本因坊家,元美一去, 丈和便順利地成了本因坊家的十二代目家主,他的實力此時又有長進,可以和與師傅齊名的安井知得抗衡,經過數年活動,在 林元美的幫助下,以巧妙的謀略未經爭棋便騙取其餘各家同意得到了名人之地位。運算固然精妙,卻未能令人心服,井上一門便是首先發難的對頭。

井上家十一代目掌門井上安節,通名幻庵,對 丈和一直心中不服。在丈和成為名人的過程中,曾向幻庵許諾自己做六年而後讓位給幻庵,騙得幻庵開口參與保薦其成為名人,但實質只是開出一張空頭文書而已,有此怨恨做為動力,令幻庵一直抱著打倒 本因坊丈和的執念,隱忍數年後,他終於等到了一次機會,在松平周坊守宅中的棋會上,命自己門下最強的弟子赤星因徹向本因坊丈和挑戰,

這一戰前後經歷的時間也並非特別久,然而卻是空前慘烈,雙方絞盡腦汁,殫精竭慮地不停思考求勝之道,均是大傷元氣。較量以赤星因徹嘔血敗北告終。 丈和臥床數日方才恢復元氣,而因徹則因過份勞損精神在不久之後病亡。這場殘酷的對決,便是歷史上有名的嘔血局。

打敗因徹的 丈和化解了一場危機,然而亦並沒能安坐名人之位。 天保九年即西曆1838年, 林元美向丈和提出希望升為八段準名人,照理說,不論以林元美的實力還是憑著多年盟友的交情,這都並非過份的要求,丈和卻反臉不認人地拒絕了元美。 林元美脾氣再好此時也忍耐不住,索性將當年 丈和爭取名人之位時的種種謀略和欺詐手段和盤托出,搞得丈和一下聲名掃地,被迫放棄了名人身份,同時立師尊元丈之子丈策為本因坊一門的繼承人。

十三代丈策

丈策繼任本因坊家掌門之位後,井上幻庵見 丈和引退,因此向 幕府提出升任名人的申請。若要論實力論資格,幻庵以當時唯一的八段準名人身份確也夠了,而丈策雖然在棋士當中是最飽讀詩書博學多才的一位,但當真論棋力,只不過是普通七段上手程度,幻庵料丈策棋力絕非自己對手,應當也不敢出來礙事,故而放心大膽地打起了做名人的主意。他對丈策看得是一點不差,卻終究漏算了一個人,這便是前任本因坊家主 丈和的得意弟子,被定為丈策繼承人的土屋秀和。

丈策對自己和幻庵的實力差看得相當清楚,心知不是幻庵對手,因此在幻庵申請成為名人之時,派出了自己的繼承人秀和出戰,這秀和的實力不在 丈和之下,但畢竟當時尚未做到掌門,因此由他出面挑戰幻庵是有些於理不合。但幻庵認為既然要做名人,也就得有超越所有棋士的實力,因此仍然接受了挑戰。這兩人的較量前後進行了三次,歷時數年之久,幻庵雖是極了不起的棋士,但秀和的力量確實太強,幾次交手,幻庵連吃敗仗,心灰意冷之下決定引退,名人之夢想也終成畫餅。

不過,雖然在棋壇沒能一逞快意,但井上幻庵的豪氣終究不會被埋沒。在與 本因坊秀和對決後不久的弘化元年即西曆1844年,千代田城發生大火,幕府為重修千代田城,下令向各地增收賦稅。其時德川 幕府的地位仍處於不可動搖的權力中心,對以幕府將軍之名發下的政令,就連各地豪強諸侯也都不敢有什麼異議,而井上幻庵以一介棋士身份,卻毅然向幕府提交諫書,並且憑著摯誠的言辭,勸得將軍 德川家慶收回了成命,此事之後,井上幻庵在全國成了人人敬重的人物,這可是 本因坊秀和之輩無法相比的了。

十四代秀和

成功阻止了井上幻庵進步名人之位的秀和,在弘化四年即西曆1847年成為了本因坊家十四代目家主。這時的秀和已是擁有八段準名人地位,在棋壇是唯一站在接近頂點處的人,然而儘管如此,秀和卻一直未能順利走到最高的名人位置。

牽制的力量來自安井家九代目家主,也是當年安井知得的新生兒子算知。此人名義上雖只七段,但行棋路數出奇地凌厲,在御城棋對秀和的戰績一直勝多負少。秀和如申請晉升名人,萬一算知出來爭棋,一個不慎便可能反而成全了安井家,故而秀和一直未敢妄動。

文政五年即西曆1858年,算知去世,秀和總算鬆了一口氣,向 幕府提交晉位名人資格的請求,然而,此時又有美國人以黑船沖開日本國門的大事發生,對日本國現狀不滿的民間志士們紛紛發起倒幕運動,在內憂外患的壓力下,德川幕府更無 餘力顧及棋壇的事情,因此,實力資格兼備的 本因坊秀和,竟也和其父元丈一樣,終身未能成為名人。

最強秀策

秀策舊姓桑原,生於西曆1829年的 天保元年,自幼投在 本因坊秀和門下,很早便顯示出超凡的資質。在井上幻庵與 本因坊秀和的第三次對決時,棋至中盤,幻庵精心設下了能置對手於死地的圈套,而包括當局者秀和在內的現場所有高手都未能看破,卻唯有當時年方十四歲以弟子身份在一旁遞茶伺候的秀策看出了盤面的殺機,遂詳做失手令茶盞翻倒,在秀和抬頭時以眼色示警,令秀和重新審視局面,這才躲過一劫。不過,在那時秀策的實力除秀和外還不為人所知,直到他數年後一次在外旅行時,偶遇已引退的井上幻庵交手之時連連獲勝,這才名動四方,震驚了棋壇。而這才只不過是秀策光芒萬丈的棋聖生涯的開始。

秀策二十歲時,被秀和正式指定為本因坊一門的繼承人,並開始在 御城戰中出場。誰也沒有想到,在此後直到秀策去世的十數年中,秀策竟在強者林立的御城棋戰中保持全勝!而且,敗在他手下的各家棋士,無不輸得心悅誠服。如此神乎其技,令人不禁聯想到兩百年前的 本因坊道策,而更難得的是,秀策雖有如此冠絕古今的實力,為人卻極溫文謙和,因此,同代棋士大多與他交好,在他三十多歲染病英年早逝時,整個 日本圍棋界都為哀痛。可能是史上最強棋士的秀策,卻因為辭世太早,連本因坊家掌門都沒有當上。

不過,雖然在御城棋戰中所向無敵,但在御城棋之外,秀策卻有一位好對手,此人便是安井一門的太田雄藏。

這太田雄藏和秀策一樣是七段等級,但實際棋力殊不亞於當時身為八段準名人的秀和。雖然秀策棋力更在秀和之上,雄藏在秀策面前弱勢也並不十分明顯,然而,雄藏卻沒有在御城棋出場的機會。皆因日本古時棋士一旦升至七段,都要剃髮變成光頭,而雄藏是有名的美男子,對此甚為在意,寧可不升七段也不願剃髮,迫得棋壇為他開特例允許他不落髮而成為七段,但卻因此不可以在御城棋出場比賽,所以雄藏與秀策的對局,全是在御城棋以外的場合進行。兩人弈棋時針鋒相對,私交卻一直甚好,情形頗似當年的安井知得與 本因坊元丈,如此棋逢對手的君子之交,委實令後人心折。

十五代秀悅

秀策的病亡,是 日本圍棋界為之痛惜的事,而對本因坊一門,更是帶來了迫近的現實問題,這便是要重新決定十五代目家主。在眾多弟子中,最強的村瀨秀甫原本是理所當然的人選,但不知為何,前代掌門 本因坊丈和的遺孀突然跳出來反對,稱秀甫有人品問題,不能讓秀甫接掌門戶。本因坊一門上下盡皆愕然,現任掌門的秀和也為難不已,最後決定立自己的兒子秀悅為繼承人。秀甫滿心委屈,索性離開了本因坊一門。

就在這時,發生了日本近代史上最重大的事件,這便是德川幕府被推翻,日本進入明治時代。值此社會發生重大變革動盪之際,吃太平飯的棋士日子變得相當不好過,御城棋戰停止,連俸祿都被取消,日本的棋士們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中。

明治六年,即西曆1873年, 本因坊秀和去世,秀悅繼任掌門,這秀悅棋力不算差,但面對時局世事的激烈變化時,做為家主的承受能力便受到了他的歷代先人都未曾經歷的考驗,心力交猝之下,竟然精神有些失常,甚至去世都未能痊癒,這也該算是時局造成的悲劇了。唯一該算本因坊家萬幸的,是秀和的三個兒子都還算很有出息,秀悅的弟弟次子秀榮被過繼到林家作子息,此時已是林家掌門,時常回來與小弟秀元一起幫助秀悅理事,這才令本因坊一門不致垮掉。

十六代秀元

明治十二年即西曆1878年, 本因坊秀悅引退,由其弟秀元接任家主之位。秀元與長兄有幾分相似,弈棋資質不算差,但性格上存在一些問題,心胸有些狹小,又好酒貪杯,作為掌門人實在很難振興門戶。因此,沒過幾年,林秀榮便讓秀元引退,自己再度改回本因坊之名,接掌本因坊一門,同時秀榮將林家也合併進本因坊一門,林一門的歷史便至此結束了。而秀元便從此一直過著退休生活,直到二十多年後的 明治四十年, 雁金準一和 田村 保壽爭奪掌門之時,為了維護本因坊家的安定,秀元在決定新家主之前再次做了一年的第二十任掌門,直到傳位給田村保壽。

十七代秀榮

明治十七年,西曆1884年,秀榮接任本因坊家主之位。這時候四大家族中林家已經被本因坊收並,安井和 井上家則也隨著時局的震盪,搞到只能勉強維持生計的地步。而本因坊家得到了林家的財力,同時又有明治政府的顯貴後藤象次郎等人大力支持,一時間得以重振聲威。而這時,一個強有力的棋士組織卻在日本棋壇崛起,成為本因坊一門最強的對手,這便是當年離開本因坊家的村瀨秀甫一手成立的方圓社。

方圓社成立於 明治十二年,核心成員來自各個不同門派,大家都是深感門戶之見和舊式的經營方法無法振興棋道,因而抱著超越門派共同發展這一理念走到一起的棋士。因為以 社長秀甫為首都是思想新派的人物,在運作方面有許多相當商業性的措施,方圓社開始發行圍棋報刊,既為棋道的推廣做出了貢獻,又帶來了相當可觀的經濟效益。四大家族面臨困境時,秀甫本有心扶助,曾請到各家家主商討共同振興棋道之大計,但終因各家之間門戶芥蒂太深而未能成功實現合作的構想。而方圓社在棋壇的份量,這時已是與本因坊家接近了。

對於動搖著本因坊一門權威地位的方圓社, 本因坊秀榮終於決定出馬殺殺對方銳氣,方圓社副社長中川千治在比賽中被秀榮殺得大敗後,村瀨秀甫終於坐不住而決定與秀榮交手,兩人的十番戰便這樣展開了。這場對決歷時一年有餘,結果卻是平分秋色,不相上下,但決鬥結束後,方圓社和本因坊一門的事情卻向秀甫意料不到的方向發展…

十八代秀甫

與秀榮對決後,秀甫的心情卻並未特別 舒暢,他一生致力於消除棋壇的門戶界限以令棋道振興,是形成了自己一手創立的方圓社與本因坊家的對立。然而他這煩惱並未持續很久, 本因坊秀榮在明治十九年即西曆1886年,出人意料地向秀甫提出了本因坊與方圓社合作的建議,並請秀甫擔任本因坊家的掌門。

秀榮會有此提議,對他的見識與胸襟確實也是值得一贊,這樣既避免了持續對立而兩敗俱傷的危險,又達成了秀甫團結棋壇人士共同振興棋道的理想。更重要的是,秀甫畢竟也是本因坊一門出身,能回到本因坊並接任掌門,對他來說實是已喜出望外。合作很快便順利達成了,村瀨秀甫於明治十九年即西曆1886年,成為了本因坊家新的家主,然而,上天似乎總是不願成人之美, 本因坊秀甫做上掌門未及百天,竟因心臟病發作而逝世,本因坊一門上下哀痛之餘,再次以秀榮出任家主,秀榮遂復為第十九任本因坊,更進而成為名人,直至明治三十九年1906年病故。

末代家主

秀甫逝世,秀榮重新成了本因坊的掌門,而方圓社則由原先的副社長、 本因坊丈和之子中川龜三郎接任社長。就這樣又過了十數年的歲月,中川龜三郎退休,方圓社的社長之位便交給了安井家門下出身的岩崎健造。

岩崎健造頗有經營的手腕,在他的運作下,方圓社繁榮更勝往日。但岩崎頗為剛愎自用,而且為人處事不大考慮他人的心情,因此人緣並不很好,方圓社新人中的精英 雁金準一便是由於這個原故而退社投奔了本因坊家。 本因坊秀榮原本就非常看好準一,如今 雁金準一竟自己跑來給自己做門人,當然欣喜不已。遂將其收為愛徒,盡心盡力進行指導,在自己臨終時,更留下遺命讓雁金接掌門戶。

然而,由於只是口頭遺命,這遺命的效力並未得到特別廣泛的認同,實際上,秀榮弟子中另有一位強者,實力更在 雁金準一之上,這便是後來改名 秀哉的 田村保壽,只是秀榮和保壽師徒關係一直不好,但以保壽之棋力,確也有成為新掌門的資格。因此兩人各有相當的支持者,新家主的人選一直懸而不決,以致秀元只得復出,做了一段掌門,直到 田村保壽擊敗圍棋同志會會長中川千治,確定新掌門資格為止。那中川千治原本是方圓社副社長,也是因為不滿岩崎社長的專斷才自立門戶退社的。能擊敗實力派人物中川,證明 田村保壽的實力確實相當強勁,憑這一戰,田村保壽得到了本因坊二十一代目的座位,從此改名為本因坊秀哉,這時正是明治四十年的西曆1908年,又數年後的 大正三年即西曆1915年,本因坊秀哉升位名人。

這時候的日本棋壇,論實力雖然無疑是 秀哉名人穩坐龍頭,論人望則未必有那么絕對了。 秀哉雖然有能力也有見識,但思想頗為古舊,加上身為名人,時常也是以居高臨下之姿態面對同道,故而對秀哉不滿的棋士也是大有人在。各種組織不斷成立,令整個圈子呈現分裂的局面。不過世事總是十分難測的,西曆1923年即 大正十二年,關東大地震的發生,卻為棋壇重新帶來了統一。

當時的日本正是不斷發展當中,棋壇各門派無論運營狀況好壞,吃飯都不是什麼問題,而在大地震發生後,各家都遭受重創,面對生存危機,這時,大倉財團的總帥、當時的顯貴財閥大倉喜七郎向棋士們伸出了援手,而資助棋壇的同時,他也表示了希望棋士們團結合作才是他相助的前提。在大倉男爵的促成下,日本棋院終於成立起來,本因坊一門與方圓社都合併至棋院中,日本棋壇真正的統一機構終於產生了。之後雖然又有 雁金準一等高手實在無法忍受居於 秀哉之下而離開棋院成立棋正社,但那也不過是與秀哉私怨帶來的個別現象而已了。日本棋院就這樣成為了 日本圍棋的中樞,一直到今天也沒有改變。

日本棋院成立,本因坊 秀哉的地位並沒有什麼實質上的變化,畢竟以實力而言,棋壇仍是沒有人可以和他相比的,雖然原方圓社出身的 瀨越憲作和鈴木為次郎也是超一流的高手,但與秀哉相比終究差了半籌,令秀哉頭痛的,卻是兩名輩份更低的年輕人,那便是鈴木的弟子木谷實和瀨越的弟子——來自中國北京的少年吳清源。

木谷從出道之後一直是新銳中的精英,在棋院與棋正社的對抗賽中,他以一介後輩的身份曾連續擊敗包括雁金在內的棋正社多位成名人物而引起轟動;吳清源則更以怪招迭出挫敗無數強者,到了日本後,1929年初次和木谷交手時,便開創了執黑以天元開局後下模仿棋的戰法(這模仿棋在當時引起了相當大的爭議,但最終人們都認同了這也是一種戰術而非耍賴的招術,後來的圍棋高手藤澤朋齋更將模仿棋加以研究,開創了模仿棋戰法的專門流派)。而木谷實和吳清源在對行棋理念的見解上面更是有著同樣超越傳統的思路,兩人在各自的比賽中使用新布局手法獲得良好戰績後,合著《新布局法》一書,大膽地推廣全新的重視速度和行棋效率的布局思想。這當然會令傳統勢力代表人物的 秀哉名人看著不順眼,連吳和木谷的恩師瀨越與鈴木也不滿意兩人的反傳統。在傳媒界的促成下,一場兩位弟子對兩位師傅的新舊戰術對抗相談棋戰於1935年展開,結果是以兩位年輕人的獲勝落下帷幕。儘管如此,新布局在當時仍不為多數正統棋士所接受,但其價值畢竟是無法抹殺的,在今天的圍棋比賽中,新布局已相當廣泛地被使用。能夠創出新的戰略思想,吳清源和木谷實的偉大之處也正在於此。

西曆1938年即昭和十三年,本因坊最後一代家主、同時也是最後一位名人 秀哉的退休戰展開。經預賽獲得挑戰權的正是新銳棋士木谷實,這場較量因為 秀哉的身體帶病而中斷過兩次,雖只一局棋,但從開局到終盤經過了半年的時間,結果是以本因坊秀哉的敗北告終。一年後, 秀哉名人去世,本因坊一門四百年的歷史,也終於落下了大幕。時至今日已是七十多年了,本因坊一門的歷史雖然離我們遠去,但那些棋聖和名人們的風彩,將永遠被後人懷念……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