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袖之癖

斷袖之癖

斷袖之癖所屬成語,講述了哀帝對董賢的愛之深,可用一個例子來說:據說,一天哀帝早晨醒來,見董賢還睡著,哀帝欲將衣袖掣回,卻又不忍驚動董賢。可是衣袖被董賢的身體壓住,不能取出。但要仍然睡下,自己又有事,不能待他醒來,情急之下,哀帝竟從床頭拔出佩刀,將衣袖割斷,然後悄悄出去。所以後人把寵愛男色,稱作“斷袖癖”。當時宮女都加以效仿而割斷一隻衣袖。待董賢醒來,見身下壓著哀帝的斷袖,也感到哀帝的深情,從此越發柔媚,須臾不離帝側。後人將同性戀稱為“斷袖之癖”,便是源出於此。原指男子的同性戀行為。

基本信息

歷史典故

斷袖之癖斷袖之癖
西漢建平二年,有一天,漢哀帝下朝回宮,看到殿前站著一個人,正在傳漏報時,哀帝隨口問:“那不是舍人董賢嗎?”那人忙叩頭道:“正是小臣董賢。”董賢是御史董恭的兒子,在漢哀帝劉欣還是太子時曾當過太子舍人
就是這一瞥,哀帝忽然發現,幾年不見,董賢越長越俊俏了,比六宮粉黛還要漂亮,他不禁大為喜愛,命他隨身侍從。從此對他日益寵愛,同車而乘,同榻而眠。
董賢不僅長得像美女,言談舉止也十足地像女人,“性柔和”、“善為媚”。
哀帝對董賢的愛之深,可用一個例子來說:據說,一天哀帝早晨醒來,見董賢還睡著,哀帝欲將衣袖掣回,卻又不忍驚動董賢。可是衣袖被董賢的身體壓住,不能取出,待要仍然睡下,自己又有事不能待他醒來,一時性急,哀帝竟從床頭拔出佩刀,將衣袖割斷,然後悄悄出去。所以後人把寵愛男色,稱作“斷袖癖”。當時宮女都加以效仿而割斷一隻衣袖。待董賢醒來,見身下壓著哀帝的斷袖,也感到哀帝的深情,從此越發柔媚,須臾不離帝側。後人將同性戀稱為“斷袖之癖”,便是源出於此。

董賢簡介

董賢,字聖卿,雲陽人也。父恭,為御史,任賢太子舍人。哀帝立,賢隨太子官為郎。二歲余,賢傳漏在殿下,為人美麗自喜,哀帝望見,說其儀貌,識而問之,曰:「是舍人董賢邪?」因引上與語,拜為黃門郎,由是始幸。問及其父為雲中侯,即日征為霸陵令,遷光祿大夫。賢寵愛日甚,為駙馬都尉侍中,出則參乘,入御左右,旬月間賞賜累巨萬,貴震朝廷。常與上臥起。嘗晝寢,偏藉上袖,上欲起,賢未覺,不欲動賢,乃斷袖而起。其恩愛至此。賢亦性柔和便辟,善為媚以自固。每賜洗沐,不肯出,常留中視醫藥。上以賢難歸,詔令賢妻得通引籍殿中,止賢廬,若吏妻子居官寺舍。又召賢女弟以為昭儀,位次皇后,更名其舍為椒風,以配椒房雲。昭儀及賢與妻旦夕上下,並侍左右。

歷史簡介

古時沒有現代鐘錶,用漏壺計時。一開始,董賢在宮中管報時辰,一乾就是兩年多。爹媽給他生了一副漂亮臉蛋。生得相貌出眾,一表人材。也合該他發跡,一眼被哀公看上,並主動與他搭話,賞他黃門郎的官。董賢由此得寵,青雲直上。
哀帝徵召其父董恭為霸陵令,不久又升任光祿大夫。董賢所受寵愛,日甚一日,沒幾天提拔為駙馬都尉侍中。出門在車上陪乘皇帝(古代乘車的方式,尊者居左,駕車者居中,另有一人居右,稱為車右或驗乘),入宮則隨侍皇帝左右,形影不離,哀帝十天半月的賞錢成千上萬,令朝臣驚訝莫名。
兩人恩愛無比,如膠似漆,掰不開扯不斷。
若說封建皇帝,王宮六院再加七十二偏妃,女人多的是,隨叫隨到,可哀帝偏愛鬚眉。現代把這叫同性戀。是正是變,性學家也沒弄明白,說法各異。反正它是不容置疑的客觀存在,不管你喜歡與否。今向西方世界,同性戀者大有人在,甚而結為組織,成立協會,要求法律予以承認,象異性夫妻一樣堂而皇之地生活。據報載,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同性戀者也從地底冒出來,躍躍欲試。
不管真龍天子,還是凡夫俗子,就自然人來說,身上長著的物件沒什麼兩樣。哀帝志同性,亦不足為奇,董賢女人氣十足,性格溫柔,嘴巧會說,善於逢迎,人見人愛。每當皇上賜他梳洗沐浴,都不肯離皇上一步,留在禁中侍候醫藥。皇上也想的十分周到,因為董賢常年拴在宮裡,難得回家過夫妻生活,就下詔把他老婆調進宮來,登上名冊,隨便出入,並騰出房舍讓董賢兩口子居住,如同一般宮廷官吏一樣。還詔令董賢的妹妹為昭儀(古代帝王嬪妃的稱號。屬九嬪之一。地位甚高,位比丞相,爵比諸侯王),地位僅次於皇后,更改其房舍的名字為椒風,以與皇后所居的椒房相配。昭儀與董賢夫妻一天到晚,圍護在皇帝身邊。賞賜給昭儀及董賢夫妻的錢各以千萬計。同時,提拔董賢的父親為少府,賜爵關內侯,有封邑可食,不久又轉為尉。又任命董賢的老丈人為將作大匠(掌建宗廟、路寢、宮室、陵園的土木工程),小舅子為執金吾。詔令將作大匠大造宅第於北闊下,如皇帝制度,前殿後殿,殿門相對,土木之功,極其富麗堂皇,支柱與軒闌之板都用絲綢包裹。就連董賢家的奴僕也受到皇上的賞賜,賞賜物有武庫的兵器,上方的珍寶。以至於東園秘器(棺材),珠襦玉匣,都預先賞給董賢,無所不備。又命將作六匠為董賢在義陵旁修建墳墓,內為便房,用堅硬的柏木做棺材的裡層,外為專供巡行出人的道路,四周圍牆長數里,門闕罘罳(宮闕門外的疏屏。上面飾有雲氣鳥獸,狀鏤空如同)。
皇上想封董賢為侯,但苦於找不到機會。正當此時,待詔孫寵、息夫躬等人告發東平王劉雲的夫人禍到廟中祭掃,祈求鬼神降禍於所惡之人的不法事,交刑部治罪,都低頭認罪。皇上叫孫寵、息夫躬說是通過董賢告贏的,把功勞記於董賢,下詔封董賢為高安侯,息夫恭為宜陵侯,孫定為方陽侯,食邑各千戶。不久,又追加董賢兩千戶。丞相王嘉數次在皇上面前諫爭,指斥董賢破壞國家制度,被投人監獄而死。
哀帝剛即位時,外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皆健在。因此兩母后的娘家人先打起腰來。傅太后的堂弟傅喜先做了大司馬輔佐朝政,數次進諫,因不合太后旨意被免官。皇上的舅父丁明代理大司馬,到丞相王嘉死,丁明為他鳴不平。皇上,攆回家去。讓董賢代丁明為大司馬衛將軍,並授以全權。這一年,董賢才二十二歲,雖為三公,卻常居宮中,領尚書事,百官奏事都需經他手方能上達。因他父親不宜在卿位,轉為光祿大夫,俸祿二千萬。弟弟董定信代董賢為駙馬都尉。董家親屬皆是侍中各衙門的奉朝請(漢代對沒有固定職位的大臣、外戚、將軍、公卿、列侯多給以奉朝請的名義,參加朝會),恩寵超過了丁、傅兩家。
第二年,匈奴首領單于來訪,在宴會上與大臣會見。單于看董賢非常年輕,感到很奇怪,問中方翻譯,皇上叫翻譯傳話說;“大司馬確是年輕,是因為能幹才居高位的。”單于聽了,不覺肅然起敬,趕緊起身相拜,祝賀大漢得了一位賢臣。這以前,丞相孔光御史大夫,當時董賢的父親董恭為御史,侍候孔光。到董賢當了大司馬,與孔光同為三公,皇上讓董賢私訪孔光家,藉以試探孔光的意向。孔光為人一向謙恭謹慎,心知皇上要尊寵董賢,聽說董賢要來,早就做好準備,衣冠楚楚出門迎候,望見董賢所乘的車來了,便畢恭畢敬,一步步退著走回。董賢到了中門,孔光已進入大門旁的小門,董賢下車後,方出門拜見,點頭哈腰,甚是恭謹,不敢以賓客同等之禮相待。皇上聽說了為之一喜,立刻拜孔的兩個侄兒為諫大夫常侍。
這時,成帝的外戚王家衰敗,只有平阿侯王譚的兒子王去疾,哀帝做太子時他為庶子而得寵。哀帝即位,為侍中騎都尉。皇上因王家沒有在位的,便因過去的老關係親近王去疾,又進升王去疾的弟弟王閎為中常侍。王閎妻的父親蕭鹹,是前將軍蕭望之的兒子,長期為郡守,因病免官,為中郎將。兄弟二人並列於朝,董賢的父親董恭非常羨慕,要和蕭家結親家。王閎替董賢的弟弟駙馬都尉董寬信求蕭鹹的女兒做媳婦,蕭成誠惶誠恐,誓不敢當,私下對王閎說:“董公為大司馬,皇上冊命說‘允執其中(誠然能掌握住中庸之道)’,這是唐堯禪讓虞舜的話,不是三公舊例,有閱歷的人見了,無不心懷恐懼。這哪裡是我們蕭家子孫所能承受得了的呢!”王閎是個有知識謀略的人,聽蕭鹹一說,心裡馬上開了竅。於是回去向董恭報告,全面轉達蕭鹹不敢高攀之意。董恭嘆道:“我家何以有負天下,讓人們畏之如虎!”
後來有一天,皇上在麒麟殿擺酒,董賢父子及其親屬應邀赴宴,王閎兄弟都是座上客,在旁陪侍。皇上酒勁上來了,眯逢著眼看董賢笑,說:“我欲效法堯禪讓舜(傳位給董賢)如何?”王閎打破頭楔說:“天下是高皇帝(指劉邦)打下的天下,不歸陛下所私有。陛下繼承祖宗的事業,應傳給劉姓子孫以至於無窮。繼承權至關重大,天子無戲言!”。
董賢的宅第建成,富麗堂皇,堅固無比,可是外邊的大門卻無故自壞,董賢犯尋思了,覺得這不是個好兆頭。沒過幾個月,哀帝駕崩。對董賢來說,真如天塌地陷。太皇太后讓他治理哀公喪事,他也打不起精神,象霜打茄子似的。就在這時,新都王莽彈劾他,禁止他出入宮殿司馬衙門。太后下詔沒收大司馬的印綏,攆回家去,永不錄用。當天,董賢與妻子自殺,董家害怕張揚出去,夜間草草埋葬了事。王莽懷疑董賢裝死,派人掘墳查驗。王莽又讓大司徒孔光上奏,歷數董賢的罪狀,沒收董家的財產充公。借董賢裙帶關係當官的一律罷免。他父親董恭、弟弟董寬信與家屬遷到合浦,母親回自己的老家鉅鹿。

相關成語

龍陽之癖是另一個典故。龍陽君生活在戰國年間,是魏安釐王的男幸,像美女一樣婉轉媚人,得寵於魏王,被封為龍陽君,後宮美女在他面前都黯然失色。龍陽君是中國歷史上較早有記載的男同性戀,龍陽也成為後世男色的代名詞之一。龍陽君的故事在《戰國策》、《艷異編》、《情史》等書中多有記載。
一次,魏王與龍陽君同坐在一條船上釣魚,龍陽君釣了十幾條魚便流淚了。魏王說:“你有什麼不稱心的事嗎?為什麼不告訴我呢?”龍陽君回答說:“我沒有什麼不稱心的事。”魏安釐王說:“那么,為什麼要流淚呢?”龍陽君回答說:“我為我所釣到的魚而流淚。”魏王說:“這是什麼意思呢?”龍陽君回答說:“我開始釣到魚,很高興;後來釣到更大的魚,便只想把以前釣到的魚扔掉。如今憑著我醜陋的面孔,能有機會為大王侍寢。我的爵位被封為龍陽君,在朝廷中,大臣們都趨附我;在路上,人們也為我讓道。天下的美人很多,知道我得到大王的寵信,他們也一定會提起衣裳跑到大王這裡來。到那時,我比不上他們,就成了最初釣的魚,也是會被扔掉的,我怎么不流淚泥?”魏安釐王說:“卿錯了!你既然有這種心思,為什麼不早告訴我啊?”於是下令全國,說:“有誰敢說有美人的,就把他滅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