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帆[上海市第二任公安局長]

揚帆[上海市第二任公安局長]

揚帆,原名石蘊華,曾名殷揚,1912年出生,江蘇常熟人。1924年去上海讀書,1932年9月,以優異成績考入北京大學中國文學系。他積極參加學生運動,是北大的學生領袖,曾先後參加北京民族解放先鋒隊、北京左翼作家聯盟等進步組織。 1937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任北平大學學生會執行委員,參加一二九運動。後任上海《譯報》國際編輯和記者。1939年初,率領上海人民慰問第3戰區將士演劇團到達皖南新四軍軍部,後參加新四軍,任新四軍教導總隊文化隊政治指導員,新四軍副軍長項英的秘書,新四軍軍法處科長。皖南事變後,任新四軍軍法處副處長、處長,兼任鹽阜區黨委社會部部長、區保全處處長,新四軍第3師政治部保衛部部長兼調查研究室主任。 1944年10月任中共中央華中局敵區工作部部長。解放戰爭時期,任中共中央華中分局聯絡部部長,華東局社會部副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上海市公安局副局長、局長。1955年4月因“潘(漢年)揚(帆)案件”,被錯誤逮捕判刑。1980年4月平反,恢復名譽,恢復黨籍,任上海市政協常委。著有《揚帆自述》。

基本信息

人物經歷

早期經歷

從事公安工作的原上海市公安局長揚帆 從事公安工作的原上海市公安局長揚帆

1937年3月,石蘊華到上海,改名殷揚,擔任文化界救國會組織部文藝組組長,不久加入中國共產黨。“八一三”抗戰爆發後,殷揚擔任上海戲劇界救亡協會組織部長。

1938年1月,殷揚受聘擔任《譯報》編輯和特派記者,負責編輯國際版和《譯報周刊》的“戲劇與電影”欄目。同時還在地下黨舉辦的“社會科學講習所”和“現代知識講座”講授《中國戲劇史》。在上海期間,殷揚除在文化戰線承擔了繁重的任務外,還兼做一些情報工作,曾奉命和國民黨地下情報機關建立聯繫,定期交換日特和汪偽的情報。

1939年初,文化界救國協會組織30多人的“慰勞三戰區將士演出團”,殷揚擔任副團長,團員基本上都是準備去參加新四軍的。慰問團經過浙江省抵達第三戰區司令部所在地上饒,慰問前線將士,最後到達安徽涇縣雲嶺鎮新四軍軍部。揚帆本來準備把這批青年送到新四軍後便回上海,但新四軍政委項英要他留下來。從此,殷揚成為一名新四軍戰士,改名揚帆。

抗戰時期

揚帆到新四軍後,起初被分配到文化隊擔任指導員兼支部書記。後被調至軍部任秘書、軍法處調查科長。他經常以新四軍軍部中校秘書的身份,進出於國民黨軍旅之中,同國民黨部隊中和地方上的秘密黨員聯繫,收集情報,傳達指示。當時新四軍軍部和教導總隊、後方醫院、兵站等直屬單位分散在涇縣大小十多個村子裡。而當地的區鄉政府卻被國民黨控制,到處都有國民黨、三青團和特務組織,他們同周圍的國民黨駐軍相勾結,時常發起挑釁,進行破壞。

1941年1月6日,震驚中外的皖南事件爆發。揚帆與胡立教等一起在民眾的救助掩護下,歷盡千辛萬苦,終於在2月15日到達蘇北東台,見到了陳毅、粟裕,成為“皖南事變”中突圍到蘇北的第一批幹部。接著,他們又到鹽城新四軍的新軍部,向劉少奇詳細匯報了“皖南事變”的情況。到鹽城後不久,揚帆被任命為軍部軍法處副處長兼鹽阜保全處副處長(代理處長),後又任鹽阜區黨委社會部長兼鹽阜行署保全處長。他致力於組建軍部、行署及下屬縣區的公安隊伍,曾破獲兩起陰謀暴動案,保衛了軍部和根據地的安全。他還負責複審幾起“肅托”冤案,使一些同志得以解脫平反。

1944年冬,世界反法西斯形勢和中國抗戰局面出現重大轉折,華中局決定成立敵區工作部,任命揚帆為部長。揚帆憑藉他過去掌握的在國民黨統治區和敵占區的敵情關係,積極蒐集情報,開展活動。日本投降後,華中敵後廣大地區除少數幾個城市外都陸續解放,連成有著三千萬人口的大片解放區。中央決定建立由鄧子恢、譚震林任正副書記的華中分局,揚帆被任命為華中分局聯絡部長。他積極開展工作,掌握了來自國民黨高層的情報,使我黨在重慶談判和應付蔣軍發動內戰時得以掌握主動,受到周恩來的表揚和黨中央的嘉獎。

1946年5月,蔣介石撕毀“雙十協定”,發動內戰。為了配合自衛戰爭,揚帆根據中央指示,率領他的情報隊伍,積極開闢第二條戰線。8月間,他們爭取“交通警察總隊”一大隊四百多人在山東起義。1946年冬,我軍主動撤出兩淮地區後,揚帆隨軍到山東,改任華東局社會部副部長。在繼續開展華中和上海南京的情報工作的同時,還在山東沿海港口開闢新的交通線,恢復與南方一些蔣占城市的聯繫。

1947年9月,揚帆受命兼任“華東區處理俘虜工作委員會”書記,負責組織俘虜學習,並向他們收集情報。這些俘虜經過審查教育,於1947年冬分批釋放,有些回去策動舊屬起義,有的重拉隊伍配合解放軍作戰,有的協助我軍破獲敵特組織,捕獲武裝匪特,對於解放戰爭的勝利,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蒙冤時期

1939年揚帆在皖南時,項英曾與他有過一次談話,向他了解藍苹。揚帆在上海工作期間,曾與江青前夫唐納在“上海影評人協會”同事,親眼目睹唐納備受藍苹精神折磨後痛不欲生的慘狀,也知道江青的行為。揚帆如實報告,還把江青本人學識淺薄、好高談闊論、好出風頭、喜怒無常、極端自私、有時不顧一切、見利(名)思遷、翻臉不認人等個性與品質告訴了項英,也提到江青在上海曾經遭國民黨拘捕的問題。揚帆反映的情況,尤其是揭露江青的品質和被捕問題,觸痛了江青的傷疤,她感到非常惱恨。

1952年揚帆患腦垂體瘤,經組織批准去蘇聯治病。在蘇聯期間,卻偶遇江青。在揚帆自在蘇聯遇見江青後,他的處境就開始逐漸發生一系列明顯的變化。他在蘇聯診治腦瘤,還未完全恢復就被通知提前回國。不久改組上海市公安局,揚帆被解職。

1954年3月,公安部成立揚帆特偵組。1954年12月31日傍晚,揚帆被秘密扣押後送北京受審。揚帆自1955年初被押到公安部,1955年4月1日同饒漱石、胡均鶴等人被正式逮捕,關押了11年後才判決。1965年8月,揚帆被判了16年有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1975年,揚帆送湖北三沙洋勞改農場安置勞動,每月發給生活費80元。

平反

粉碎“四人幫”以後,揚帆的妻子李瓊在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精神的鼓舞下,鼓起勇氣為揚帆冤案向中央提出申訴。揚帆於1979年回上海治病,送進精神病醫院。此後三次轉院兩次搶救,方才轉危為安。1980年4月,當公安部為揚帆宣布平反時,他的雙眼只有0.2的光感,已經看不清字,只能憑耳朵聽了。到了1983年8月,揚帆蒙冤20多年的所有不實之詞被全部推翻,獲得徹底平反,並任上海市政協委員。1995年,揚帆雙目失明。

逝世

1999年2月20日上午11時揚帆在上海華東醫院逝世,走完了他傳奇的一生,終年87歲。2005年4月,揚帆夫人李瓊及子女將珍藏多年的揚帆檔案——180餘件實物、聲像、證書、作品、信函等,無私捐贈給了常熟檔案館。

主要成績

1949年元旦,黨中央號召將革命進行到底。為了準備南下接管上海和蘇南的警察局,揚帆於2月下旬率領60餘名幹部到淮陰,建立面向上海、南京、鎮江等地的工作站,派出策動國民黨部隊起義投誠的情報幹部。揚帆還組織100多人集中整理幾年來積累的情報資料。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裡,將國民黨在上海的黨政軍警憲特、官僚企業及全市的工商文教衛等等各個系統各部門的歷史沿革、現況、領導人員名單地址、電話號碼,甚至各保保長名單等等,整理彙編出36冊詳細資訊,分發給軍以上單位和有關接管幹部。陳毅對此大加讚賞,表揚他們“為上海接管工作立了一大功”。

1949年南京解放後,華東局組成上海市軍管會公安部,揚帆負責肅反工作。5月26日進入上海後,當時的上海治安卻相當混亂。在揚帆領導下,很快破獲了國民黨保密局設在上海、浙江、江蘇、安徽等地的20多個電台和潛伏組織。1949年10月25日破獲了美國中央情報局遠東情報總站的派遣特務組織,捕獲外籍間諜、報務員和中籍情報員、交通員,進而在蘇聯駐滬商務代表團和領事館追捕了一批蘇籍中籍情報員。11月,擒獲從台灣潛入上海準備暗殺陳毅和羅瑞卿的殺手劉全德。1950年1月,捕獲向台灣提供轟炸目標的保密局上海獨立台台長羅炳乾。在此期間,還破獲了許多起準備爆破暗殺、投毒的案件,保衛了上海人民和黨政機關、民主人士的安全。

人物語錄

1、潘漢年讀了這位北大文學系的高材生所寫的詩詞後,不禁與其文才和詩中流露的志趣膽略有了一種感應。他懷著複雜的心情,賦詩一首《慰炎於獄中》贈揚帆:“面壁高歌字字真, 江郎豈肯作狂僧。 無端屈辱無端恨,巨眼何人識書生。”

2、詩中的“炎”即指揚帆。揚帆閱詩後十分感動,屢屢賦詩答謝潘漢年,其中一首《謝答友人》是:“真真假假費疑猜,欲辯難言知已哀。自是奸人離間苦,漫嗟執事信從衰。含冤曾灑英雄淚,湔辱空夸國士才。幸有寸心如火熾,淒涼伴我過年來。”

3、其間,揚帆又把他在獄中寫的詩詞百餘首,題為《鶴唳集》,轉送潘漢年。潘漢年寫了一首《題鶴唳集》為之作序:“同為天涯客,飄零夢亦空。楚囚吟鶴唳,細雨泣寒風。面壁居囹圄,殺身何礙忠。寄余詩一卷,讀罷淚眼紅。”

4、以後潘漢年又賦詩一首慰揚帆,《獄中憶某生》:“細雨寒風憶楚囚,相煎何必數恩仇。無權折獄空嘆息,咫尺天涯幾許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