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醬油

打醬油

打醬油 dǎ jiàng yóu ,2008年度十大網路流行語之一。這一詞最初出處是之前廣州電視台採訪的某市民對於“艷照門”的看法。他說:關我鳥事我出來買醬油的。這句話也因此流傳開來。傳統解釋:以前的醬油都是零賣零買的,自己拿著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給你稱多少,這就叫打醬油。網路用語:網路上不談政治,不談敏感話題,與自己無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用此話回帖而已,相當於“路過”。一種在天涯十分流行的對現實無奈的術語,道義上強烈關注某事,行為上明哲保身,受壓抑的輕微呼喊,朝野都能接受的行為,屬於“非暴力不合作”幼稚階段的行為。

基本信息

打醬油打醬油

打醬油(dǎ jiànɡ yóu),這一詞最初出處是之前廣州電視台採訪的某市民對於“艷照門”的看法。他說:關我鳥事我出來買醬油的。這句話也因此流傳開來。而近日,“打醬油”這一詞語又在天涯上再度風靡起來,網友們又給“打醬油”一詞加入了更深層次的含義。對於頻繁使用“打醬油”一詞的“醬油黨”們,批判甚多,但其中也不乏獨具慧眼發掘娛樂精神的人士。在歐美的影視劇作品中don't axe me 翻譯成中文也是“打醬油”的意思.

名詞解釋

打醬油橫山西街醬油鋪

傳統解釋

以前的醬油都是零賣零買的,自己拿著瓶子到商店,你要多少,人家就給你稱多少,這就叫打醬油。

··

網路用語

網路上不談政治,不談敏感話題,與自己無關,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就用此話回帖而已,相當於“路過”。一種在天涯十分流行的對現實無奈的術語,道義上強烈關注某事,行為上明哲保身,受壓抑的輕微呼喊,朝野都能接受的行為,屬於“非暴力不合作”幼稚階段的行為。

名詞來源

打醬油傳統的打醬油

來源一

來自來自於賈平凹文章《笑口常開》,原文如下:

有了妻子便有了孩子,仍住在那不足十平方米的單間裡。出差馬上就要走了,一走又是一月,夫妻想親熱一下,孩子偏死不離家。妻說小寶,爸爸要走了,你去商店打些醬油,給你爸爸做一頓好吃的吧!"孩子提了醬油瓶出門,我說:“拿這個去,給了一個大口淺底盤子,別灑了阿!”孩子走了,關門立即行動。畢,趕忙去車站,於巷口遠遠看見孩子雙手捧盤,一步一小心地回來,不禁樂而開笑。

可見,來這裡打醬油的就是父母學了賈平凹的做法,把小孩子打發出來的,因為端的是“大口淺底”的盤子,所以一時半會回不了家,小孩子嘛,可能手裡還有幾個買醬油剩下的余錢,於是又跑去了網咖,上q吧了,又不知老爸老媽讓打醬油的真實動機,童言無忌,老老實實向各位坦白,“我是來打醬油的,管我什麼事!”

來源二

廣州電視台採訪一位市民,問他對於很黃很暴力“艷照門”的看法,這位市民說:“關我鳥事,我出來買醬油的”。這句話也因此流傳開來,各種PS和改編風靡一時。由此“醬油男”一詞在網路成為笑談,甚至派生出了醬油族等網路用語。現在喻指網路上不談政治,不談敏感話題,就用此話回帖而已。

來源三

打醬油最開始流行是抵制家樂福事件。你想不想打醬油?不想打就可以不打。

··

來源四

武漢人說的打醬油,一般是說,“伢都會打醬油了”。80年代以前,家庭都是拿空醬油瓶去附近國營付食店買散裝醬油,武漢稱為“打醬油”,意思是說小孩都很大了,都能自己一個人去買醬油了,通常都是說自己已經老了或是不年輕了。

來源五

東北人也說打醬油,一般是指一種預期的結果或時光飛逝。如:上大學時,國中同學結婚了,他說:“你結婚時,我孩子都能打醬油了。”

所謂“醬油黨”的宣言

打醬油是一個態度,所謂的沉默的大多數,所謂的“非暴力不合作”;
打醬油是一個生活,既不是簡單的路過,也不是單純的看熱鬧;
打醬油是一種娛樂,冷眼旁觀他人的喧囂,靜靜品味自己的沉默。

來源六

《鐵道游擊隊》第七章:
王強提著一個大玻璃瓶子,眨著小眼,搖晃著膀子,裝出一種很快樂的神情,到車站上去。見了鬼子的崗哨,他神情是那么自然,站上的買賣人、腳行都是老熟人,一見面就問:
“王頭,多久不上站了呀!提著瓶子打酒么?”
“不,”王強笑著說,“我是來打醬油的,聽說洋行里不是有新來的好醬油么?”
王強一邊和站上的買賣人搭訕著,一邊向洋行的那一邊走去。
可以看出,在《鐵道游擊隊》中,打醬油就已經是“路過,觀察”的幌子了。

說醬油男

打醬油網友惡搞“醬油引導人民”
“磚家”看法“醬油男”的“關我X事”與新道德

當廣州電視台在街頭隨機採訪市民時,問及“請問你對艷照門有什麼看法?對CGX等明星又有什麼看法?”某男性受訪者從容應答:“關我X事,我出來買醬油的”這句話近日在網上迅速流傳,男子的照片也被網友PS成各種樣式。“醬油男”、"醬油族"等網路用語也因此派生。

醬油男”為什麼會在網上迅速流傳,這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心理學與文化學的問題,還是留待有關專家們去研究吧。筆者在此要分析的卻是“關我X事,我出來買醬油的”這句相當樸實的話里所蘊藏的道德內涵。在一定的意義上,面對“艷照門”之類的事件,我們的社會缺少的正是"關我X事"的從容態度。據筆者的觀察所得,國人的對待道德的態度是頭腳倒置的——凡屬於私人空間的事兒,如誰和誰拍拖,誰和誰作愛等等,本來只和當事人有關,外人是不該去瞎操心的,國人卻偏喜歡在這方面起勁;而屬於公共空間的事兒,如愛護公物,遵守交通規則,不隨地吐痰,依法納稅並行使納稅人的權利等等,照理是與每個人的切身利益都密切相關的,卻很少有人在意。

真可謂“該管的不管,不該管的卻什麼都管”——這正是中國社會的墮落所在。就拿“艷照門”來說,人家陳冠希和哪個女星上床,只要是兩廂情願,那只是他們的私事,與眾人有什麼相干?就算你在道德上覺得不可接受,但各人有各人的道德觀,你憑什麼認為自己的道德觀一定比人家的道德觀優越,並因此將這種道德強加在別人身上呢?在我們這個道德多元、價值多元的社會裡,人與人之間不管是作為道德朋友(即屬於具有相同道德觀的同一道德共同體)或道德異鄉人(屬於具有不同道德觀的不同道德共同體)相遇,都必須遵循一個共同的人際交往規則——允許原則,即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除非獲得當事人的允許或授權,任何人都沒有權利去干涉或侵入別人私人空間發生的事情。當任何人違背了“允許原則”,將他不欲的事情強加給對方時,也就失去了為自己辯護的資格。而對於公共空間發生的事情,卻恰恰相反,作為公民,任何人不但有權利,而且有責任去參與、去管理、去使之臻於完善。因此,面對“艷照門”,我們一方面要抱著“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即“關我X事”的態度,用不著去操心陳冠希和眾女星的風流事兒。

另一方面,卻應該譴責和抵制那些將“艷照”公之於眾,使之演變成“艷照門”這一公共事件的人——這一做法是對私人空間公共空間的雙重冒犯,如果不起而抵制,其實也就等於默認了類似的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的合理性。

··

因此,為了使我們的社會變得更理性、更包容、更人性化,需要將以前對待道德的態度整個地顛倒過來。在此意義上,“醬油男”的“關我X事”只是將要建立的新道德之與私人空間有關的一端,而另一端卻是與公共空間有關的“當然關我事”——只有將此兩端結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新道德。

網友改編

打醬油“小鶴快出來,醬油賣完了,哪裡還有?”
改編一:我出來買醬油的

2007年年末,北京某國小國小生張殊凡CCTV的新聞採訪時對網路一句“很黃很暴力”的評語風靡網路。自此才有了很傻很天真,很X很XX的系列流行語。而前不久廣州電視台隨機採訪市民:“請問您對CGX事件有何看法?”一位強人從容應答:“關我X事,我出來買醬油的。”此語在網路間迅速流傳,各種PS和改編風靡一時,由此甚至派生出了醬油黨。看來,2008年的醬油,有的談。

改編二:古龍版《打醬油》

夕陽,在腳底下。
好象整個天地都浸在夕陽的光芒里。
他走得很快。
心裡揣著的某種目的人,走的豈非都很快。
路的盡頭是什麼呢,他沒有想,他也不想去想。
這樣的人,往往活得更開心一些。

相關文章

打醬油打醬油的人不知去了哪裡

類似“很黃很暴力”

“很黃很暴力”儼然已經成為2008年開年的網路第一流行語:一位13歲的北京女學生,在2007年12月27日19時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一則關於淨化網路視聽的新聞里,接受採訪時說:“上次我上網查資料,突然彈出來一個網頁,很黃很暴力,我趕緊把它給關了。”這個片段被CCTV以實名身份播放出來,一時在網路上掀起軒然大波。而“買醬油”的第一傳播源同樣屬於電視。如果說,“很黃很暴力”這個詞句的流行,尚可說是對“做人不能太CCTV”的更強化表達。那么,這句話的流行,則代表了普通市民的懈怠態度和對被熱炒過頭的話題的厭煩。

“醬仔”成下一個“小胖”

有關此事的原始視頻在網路上無法搜尋到,難以確定相關對白就是如貼圖展示的那樣。當事人的身份及資料等暫不可考,一向表現強勁的人肉搜尋引擎也沒有展示其效用。有些網友則親切地稱呼其為“醬仔”。但是目前這種風靡的態勢已經引起一些網友的憂慮,擔心這樣持續惡搞下去,將是對其肖像權的侵害。娛樂評論寫手曾說過:“網路世界要選中一個人,要讓這個人被矚目、被娛樂、被蔑視或者被侮辱,往往不由分說,被選中的人,從此必須被動地擔當被矚目、被娛樂、被蔑視或者被侮辱的使命。”在網路世界上,這個無名氏的遭遇會像曾經的網路紅人“小胖”一樣,他奉獻了自己的肖像,得到的只有人們茶餘飯後取笑的“明星”榮耀。

已產生逆反心理

弔詭的是,某種程度上,這句頗具娛樂性的話,可以說是審美疲勞時代的典型產物。而其不斷被傳播,某些論壇里“幾乎每個帖子都有醬油大軍的光顧”,也令一些常在網上論壇里泡著的網友產生了逆反心理,稱“看到此圖有想吐的感覺”。甚至提議封殺醬油帖圖,呼籲各大版主“只要看到誰用醬油貼圖,馬上刪除他的註冊賬號!還論壇一個健康的形象”。中華網一個名為“最近比較煩:論壇出現的污點——醬油大軍”的帖子,還提出註冊用戶就上述提議投票。看來,2008年的“醬油”,有得談。

驚壇語錄

這面相,這才是非主流。欣賞,這個人相當內涵!——小小竹排
這位大哥很適合上星爺的電影。當個明星,絕對夠本了。——扁舟子
買醬油都能成為名人。感謝GZTV!感謝中華網!——蠟筆小強
謝謝大家的批評教育,我決定從今天起,不再打醬油,我打陳醋!——扛飛彈的后羿

買醬油,也是一種態度

一個買醬油的能受到這么多人的追捧,還有網友為其建立專門的貼吧。這是個話題空乏的時代,冷不丁一句沒啥實質內容的話就流行了,可見人們的無聊程度。從社會文化心理的角度來分析,這種惡搞,可謂對於“娛樂至死”的反諷。消費至上,遊戲人生,反對深度甚至反智商,你大可用這一坨又一坨的高深新潮的話來形容這種網路心態。而這個流行語的前半句——“關我X事”——顯然是不容忽視的,不僅因為這樣很粗俗的詞語表達起來比較直截了當,更是展示“不合作”的淡漠不屑態度的最好樣板。本來嘛,“艷照門”是陳冠希和一群女明星的事,本來就與我們的切身生活感受無關。只是因為我們偶爾也有無聊的時候,無聊怎么辦?就得找點營生,於是,聚在一起時,就偶爾會聊起艷照門:“噓,聽說又要有新艷照出來了,幫哥們留意點。”而沒有好奇心的,則會像那位大哥一樣一臉不屑。

同類項

打醬油打醬油
飄過piāo ɡuò

閃人了。一般是回帖子的時候用的。不想認真回帖,但又想拿回帖的分數或經驗值。與之相對的字眼還有:頂、默、灌水、無語、路過等。

三分走人sān fēn zǒu rén

在論壇裡面,只要註冊了會員,回次貼就會得到3分。“三分走人”就是為了積分純灌水的。

內涵nèi hán

指人的內在涵養或素質。作為網路語言則帶有調侃意味,有“收斂”、“含蓄”義項。如:“樓主真內涵”(含蓄);淨髮俗帖,請“內涵一下”好嗎(收斂)?

NBA醬油軍團

NBA賽場上也不乏一些拿著高薪卻在場上不能出工出力的球員。球隊的戰績好壞似乎和他們沒有任何關係,這一類人也構成了一支龐大的醬油軍團。不可否打醬油是一種對待比賽的態度,是一種無力改變頹廢的迷茫和滄桑。或許有些球員因為競技狀態下降而無奈地選擇在場上“路過”,又或許某些球員在攫取到大契約後就立刻喪失了積極拼爭的精神。不論哪種原因,當看到其他球員在場上拼灑汗水時,醬油軍團卻麻木的表現出管我X事的態度,或許高薪不是錯,錯就錯在高薪不幹活,於是就有了NBA中的醬油軍團。
醬油軍團主力中鋒沙奎爾·奧尼爾
醬油軍團主力大前鋒拉馬爾·奧多姆
醬油軍團主力小前鋒:肖恩·馬里昂
醬油軍團主力得分後衛文森·卡特
醬油軍團主力控球後衛:賈森·基德
醬油軍團替補中鋒:本·華萊士
醬油軍團替補大前鋒拉沙德·劉易斯
醬油軍團替補小前鋒:安德烈·基里連科
醬油軍團替補得分後衛:拉里·休斯
醬油軍團替補組織後衛科克·辛里奇
醬油軍團板凳席:馬布里(2084萬)、斯澤比亞克(1300萬)、肯揚-馬丁(1440萬)、拉弗倫茨(1270萬)、丹皮爾(1155萬)

相關概念

派生詞

醬油男、醬油哥
原義:皮膚較黑的人,熱帶地區說法。醬油男、醬油哥一詞意在調侃那些對新事物漠不關心,甚至無知的人,也表達對樓主發的主題表示不關心沒興趣、不參與話題討論的意思,是由打醬油一詞延伸出來。

醬油族

在中華網軍事論壇里,網友經常展示“我出來買醬油的……”的貼圖,而且經過網友們不斷的修改,他的對白和說辭越來越搞笑。不過也令眾多網友不滿,因此將那些樂此不疲地PS那張圖片的網友歸為"醬油族"。

同類項

飄過piāoguò
閃人了。一般是回帖子的時候用的。不想認真回帖,但又想拿回帖的分數或經驗值。與之相對的字眼還有:頂、默、踩、灌水、無語、路過等。
三分走人sānfēnzǒurén
在論壇裡面,只要註冊了會員,回次貼就會得到3分。“三分走人”就是為了積分純灌水的。
內涵nèihán
指人的內在涵養或素質。作為網路語言則帶有調侃意味,有“收斂”、“含蓄”義項。如:“樓主真內涵”(含蓄);淨髮俗帖,請“內涵一下”好嗎(收斂)?
有時特指某人的帖子有隱藏的含義。

醬油黨

所謂“醬油黨”的宣言
打醬油是一個態度,所謂的沉默的大多數,所謂的“非暴力不合作”;
打醬油是一個生活,既不是簡單的路過,也不是單純的看熱鬧;
打醬油是一種娛樂,冷眼旁觀他人的喧囂,靜靜品味自己的沉默。
再議“打醬油”
“打醬油”這個詞語便在網路上迅速竄紅,成為一種幽默的託辭。後來,網友用“打醬油”回帖,相當於“路過”“飄過”的意思。
“打醬油”成為流行網路術語,對其語義試做闡釋——雖在道義上確實關注某事,對此也有明確看法,但或明哲保身,或不屑回應,遂以“打醬油”為託辭敷衍塞責。表面上無可奉告,其實流露出對現實的無奈。正是:“事不關己不開口,專心一意打醬油。”
打醬油,打的是寂寞,網路的發達,衍生出不少新的辭彙,且被網路人士廣為相傳,這種極具調侃的語氣詞,應和了當下網友們在網路上隱藏自己,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心態。
確實是有不少的人,對社會的發展、發生在身邊的事件和他人的生活活動都變得淡漠,缺少對於公眾事件的參與激情,遇事總是“打打醬油”,這好像不是一個好的現象,所以目前有不少的媒體呼籲人們積極參與社會活動、共擔社會責任,儘可能少“打醬油”。
打醬油在日常生活當中也有表現,如多人參與一項活動,某人作為參與者沒有對活動或組織起到任何作用,只是濫竽充數,可以理解為“他是來打醬油的。”

醬油男

07年年末,北京某國小國小生張殊凡CCTV的新聞採訪時對網路一句“很黃很暴力”的評語風靡網路。自此才有了很傻很天真,很X很XX的系列流行語。而前不久廣州電視台隨機採訪市民:“請問您對CGX事件有何看法?”一位強人從容應答:“關我X事,我出來買醬油的。”此語在網路間迅速流傳,各種PS和改編風靡一時,由此甚至派生出了醬油黨。

N種語言版

漢語:關我什麼事,我來打醬油。
日語:俺と関系ねえー、醤油を買いに來ただけだぜ。(男)
私と関系ないわ、醤油を買いに來ただけなの。(通用)
韓語:나하구무슨상관이야,난간장타러온것뿐이라구.
英語:It'snoneofmybusiness,I'mthepersonwhopickthesoysauce.
德語:Esistmirnichtszutun,ichgeheSojasossekaufen.
疑似是某《魔法禁書目錄》的愛好者改的
法語:jem'enfou,jemesuisprendquesaucedesoja.
荷蘭語:Ikgerelateerdwat,kwamiktoteensojasaus.
俄語:Этонемоедело.Япришлазасоевымсоусом.
西班牙語:Relacionadosconloqueyo,mevinoaunsalsadesoja.
義大利語:Nonmiimporta,sonovenuto/venutasoloacomprarelasalsad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