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耳祭

打耳祭

打耳祭是布農族1年中最重要的祭典,祭典主要分成狩獵、射耳、烤豬肉、分豬肉、搶槍祭、誇功慶、成巫祭等幾個主要活動。布農族人以往射擊鹿耳來祈求農作及狩獵的豐收,近年來,漸漸改射山豬耳替代。

(圖)打耳祭打耳祭

簡介

(圖)打耳祭打耳祭

傳統布農族人是打獵的民族。在以前,打獵不止維持布農族人的生活,也發展出布農族人相處的倫理。這些也都反映在一年一度的打耳祭祭典上。打耳祭可以說是為了打獵祈福的祭典,祭典舉辦時間大約在四月份,祭典期間有若干延伸自布農族行獵倫理的儀式;如長幼尊卑﹑能力...... 等

節慶的由來

(圖)祭典之歌—布農打耳祭祭典之歌—布農打耳祭

傳統布農族人靠山吃山,對於大自然相當敬畏,一年當中不論播種、收成、除草、打獵,都有固定的祭祀儀式告天謝神,其中射耳祭(亦稱打耳祭)是最重要的祭典。

內容及特色

(圖)打耳祭打耳祭

舉行射耳祭的時機在每年4~5月間,正好是小米結穗、準備豐收前的日子。祭典前,族裡的男人會擦亮自己的獵槍、

弓箭,組成10餘人的隊伍,上山狩獵;此時也是男人展現勇氣和技藝的時候,如果能夠獵得山豬、鹿等大型動物,將被族人視為英雄。

同一時間,獵人的妻子開始準備食物並釀製香醇的小米酒,待男人扛著豐碩的成果歸來,婦人們便帶著佳肴和小米酒至村口迎接,獵人也將捕得的獸肉拿出來給大家分享,氣氛頗為歡樂。
第二天凌晨,男人們攜帶自己的獵槍,陸續來到氏族的祭場。祭場內通常有棵大樹,樹下掛著歷年來祭祀用的獸骨。巫師首先祭獸骨,以表達對獵物的敬意,祈求來年依舊豐收,並掛上新獵物的獸骨。隨後舉行點火祭,巫師將預先準備好的桃、李、鹽膚木以及“嘎巴庫斯”(蘆葦桿)放入地上的坑洞中點火;象徵豐收,鹽膚木則是布農族人製作火藥的原料,關係到打獵的成果,而“嘎巴庫斯”則由於富含油脂,為露宿野外時燃燒取暖的薪材。藉由升火過程的順利與否,便可預測氏族今年的運勢,因此巫師在點火時都會相當小心,通常都能一點即燃。

當柴堆的火勢旺盛地燃燒起來時,大家也趁此時趕緊拿出自己的獵槍在火堆上揮舞著,希望藉此能招來好運,這便是打耳祭之前的槍祭。從前,槍祭都是實彈射擊,如今則多改以燃放鞭炮代替。接著巫師便開始發玉米,以玉米數數人頭,藉以均分獸肉;如果數目錯誤,則被視為厄運的徵兆。

待天空大亮時,祭儀的核心——射耳祭便正式登場,所有男性集合在廣場上,從年齡最小的開始,或以弓箭或以獵槍,依續向場中央豎起的獸耳(通常是山羌或水鹿)射擊。射耳是為了培養族人精湛的狩獵技術,使之成為英勇高明的獵人;為了榮耀,也為了期待射中後能為族人帶來好運,大家都聚精會神,全力以赴。待輪完一圈,主祭的巫師便射出最後一箭,並吟頌祈求豐收的禱文,正式祭典在此便告一段落。

接下來的階段,女人不得參與的禁忌解除,氣氛也由嚴肅轉為輕鬆,男人們圍坐在廣場的空地上,女人們則圍在外圍,熱鬧的誇功宴——“馬拉斯打邦”正式登場。場中大家輪流傳吃獸肉、小米酒,勇士們鼓足中氣輪流唱喝,大聲報出家庭姓氏,並誇耀祖先的榮顯以及個人英勇事跡,說到興奮處,大夥齊聲附和,酒酣耳熱之際,氣氛越來越高昂。而家庭若有新媳婦或新生兒,也會趁此時機由長老介紹給族人認識,並給予祝福。

最後,在歡樂的氣氛達到最高潮時,全族老少一起高唱“祈禱小米豐收歌”,舉世驚艷的八部合音此時登場,渾然天成的歌聲仿佛天籟,待歌聲告一段落,族人們才踩著愉悅的腳步散去,並且在心中期許著,今年必定又是豐收的一年。  

射耳

(圖)布農族射耳祭-獸骨-獸耳布農族射耳祭-獸骨-獸耳

每年四月小米收成時,是布農族的豐收祭,布農族人會隆重射耳來慶豐收。

所謂“射耳”是射鹿的耳朵,鹿對族人來說是最珍貴值錢的。為迎接這個祭典,男子必須上山打獵,女子則在家釀酒、做糯米團。長老在祭禮中教導孩子射耳,來作為勇氣的發瑞。典禮的高潮為族中男人的所合唱的“八部合音”,聲音直入雲霄,真可稱之為天籟之音。

捉豬比賽

(圖)打耳祭打耳祭

布農族聯合打耳祭 重頭戲是捉豬比賽

台灣台東縣延平鄉昨日舉辦布農族聯合打耳祭,重頭戲是捉豬比賽,各部落選派五位布農族勇士參賽,上百斤的豬只不僅考驗布農族勇士的勇猛,也考驗他們的團結。

誇功宴Malastapang

打耳祭結束後,可以開始喝小米酒,並舉行誇功﹑勉勵﹑勸戒等活動﹑介紹自己的經歷﹑現況等豐功偉績,然後唱些

(圖)打耳祭打耳祭

懷念故鄉的歌及相互勉勵的組曲。

Malastapang這是一首隻用呼喊節奏而沒有固定音高的敘事歌曲。布農族傳統社會裡,每當獵隊出草獵首行動凱旋迴社後,隊長會召集全社族人舉行慶功歡宴,舉行時男子圍成圈半蹲成弧形,女子與小孩站立男子們的後圍,跳躍拍手應和。參加該項行動的勇士們會在隊長英雄式的振臂一聲長呼「喔」之下,輪流揭開了誇功宴的儀式。隊長首先會向居首功的勇士遞上一杯敵人首級盛裝的小米酒,要他說出草的經過,勇士們一一介紹自己並開始誇示自己的戰功,出草的地點、過程、戰利品等都會以誇張的口吻,用四個音節的節奏呼喊出來,每報一句,眾人都再覆頌一遍,一領一和,節奏分明,以應答的方式進行,而每次的開頭與結尾勇士們皆以「hu hu ho ho」以壯聲勢,也表現出英雄的豪邁氣蓋,在勇士們一一誇示功績之後,族人才加入酒宴,暢飲高歌,結束意義非凡的誇功宴。

Malastapang雖然是標榜個人的英雄功績,但其最大的意義就是教育後輩子弟要精於狩獵,勇敢善戰,另外也有光宗耀祖的意思。

祈禱小米豐收歌Pasi but but

這是布農族最出名的八部合音,pasi but but 只在郡社群與巒社群中使用,它是用於布農族一月份撒種祭到三月份

(圖)打耳祭布農族人和祖先對話的地方掛著狩獵的顎骨、骨骸,祈求來年更豐收

間拔祭期間所演唱的曲子,之前或之後,族人都不能練唱此曲。一到了撒種祭前,祭司決定了祭日,他會慎選族中這一年之內,所謂「聖潔的」成年男子六至八名,住於祭屋之內,並供給最佳之美食。次日,祭司帶領這些成年男子在家屋外圍成圓圈面向圓心,雙手伸開,放在背後腰祭間穿插,緩緩逆時鐘方向移動,圈內放置「聖潔的」種粟一串,此時在祭司的領唱下,先在屋外演唱再慢慢移入屋內,象徵祈祝金年播種的小米能豐收堆滿穀倉。
演唱方式系由一位低音領唱者先行以「O」或「U」發出長音,其它歌者再分成二部或三部以三度、四度、五度之距離反覆進行;高聲部則依領唱者所發之音延續,依近似微分音式的半音階徐徐上升,一直唱到他們認為為最完美的合諧、「圓滿」境界才一起停下來,這個時後就是天神最滿意的音響,因此他們相信,如果在演唱中途唱不下去或族人聽起來「荒腔走板」,天神必定震怒,一年之內的收成必定遭受天譴而五穀不豐,因此演唱此曲時,族人必嚴守禁忌,戰戰兢兢,全力以赴。

意義

(圖)打耳祭打耳祭

這個祭典的意涵主要有二,一來是向祖靈祭祀,祈求來年的收穫(獵物及耕種皆有)豐富;另一個目的是藉由打耳

祭,讓長老帶領族中男性前往祭祀場進行射擊獵物耳朵的儀式,象徵將打獵的精神及技藝傳承下去。

祭典之外,往往增加不少熱鬧的活動,一方面凝聚族人的認同,一方面也向外人展示獵人精神中尚武而堅毅的一面。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