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是由俞鍾執導,劉曉慶、李幼斌、楊恭如、何冰等主演的都市家庭情感劇 。 該劇講述了原本一戶幸福家庭,由於家庭變故,一夜之間孩子們成為了孤兒並失散,女指揮家齊思甜首度回國舉行演奏會,趁機會找尋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在父親的音樂中,齊家4兄妹重逢的故事 。 該劇於2004年11月26日在北京影視頻道首播 。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 劇照

20世紀70年代的東北小鎮,曾經是音樂學院高材生的齊詩吟被安排在這裡的國小教音樂,對於他的四個孩子(憶苦、思甜、齊天、齊妙)而言,這片冰天雪地是一個充滿了樂趣的天地――生性浪漫的父親可以把生活中一切逆境用他的快樂和音樂化解,從而讓他們的生命永遠快樂。

但是很快,他們的生活出現了危機:爸爸失去了工作。

齊詩吟的教學方式受到批評,被學校停職,而媽媽因為操勞過度加上營養不良,染上了嚴重的肺病,為了給媽媽治病,爸爸決定去遠方的學校教書。

沒有想到,爸爸的這一去竟是永訣--他在車站等待來看望自己的憶苦和思甜時遇上車禍,帶著遺憾告別人世。

爸爸去世後,悲痛欲絕的媽媽的病情加重,不久也隨爸爸去了,四個孩子成了孤兒,被叔叔收養。

叔叔家裡本來就有三個孩子,加上這新來的四個孩子,簡直就是一個超級幼稚園,無力負擔的嬸嬸經常罵罵咧咧,自尊心很強的老大憶苦不願意在受這寄人籬下的委屈,帶著弟妹們離家出走。憶苦無力負擔弟弟妹妹的生活,在山窮水盡的時候,憶苦只有一個辦法:將弟弟妹妹分別送到有條件收養的人家去,讓他們各自單飛:憶苦靠著打小工、跑江湖維持生活;齊天在知識分子家庭的嚴格管教下,成為沉默寡言,埋頭讀書的好孩子;齊妙被嬌縱,性格逐漸變得跋扈;思甜出國,在異國他鄉和養父母一起艱難奮鬥。

劇照2 劇照2

20年後,四個天各一方的孩子都已經長大:憶苦是生活在底層的江湖混混 ,思甜卻是世界聞名的華裔青年演奏家,齊天成了沉默寡言的實習醫生,齊妙是DISCO領舞。四個曾經如此親近的兄弟姐妹已經徹底失去了聯繫。

這時候,遠在加拿大的思甜得知自己患上了絕症,她瞞著所有人,決定回國舉行自己的音樂演奏會,更重要的是在自己生命最後的時間裡完成自己一輩子的心愿:重聚四個兄弟姐妹,在自己的音樂會上一起演唱當年爸爸寫的曾經在最艱難的日子鼓勵他們的那首歌。可是兄弟姐妹們似乎命運中注定不能相聚,思甜回國尋找兄弟姐妹的行為遇上了重重了困難:憶苦幫老闆收帳,卻收到了齊妙的頭上,相互已經不認識的兄妹變成了仇人,後來又為了討回妹妹的錢,打傷老闆,蒙上“搶劫”的不白之冤,明知道思甜回來卻不能出來相認;齊妙因為男朋友吸毒要錢,和姐姐見面就騙了姐姐的錢消失;齊天對於兄弟姐妹的團聚顯得十分冷漠,只關心自己能不能得到手術的機會。

思甜一邊支撐著逐漸惡化的身體,一邊要解決兄弟姐妹們的問題,勉力想將她們聚在一起,但是“相見容易相處難”,不同的成長背景,讓他們產生了許多差異,思甜誤會齊妙吸毒,憶苦的老闆敲詐思甜。兄弟姐妹的重逢在經過了最初的喜悅後,很快變得艱難起來。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但是親情最終還是戰勝了誤會和猜疑,在得知思甜為兄弟姐妹所做的一切後,妹妹齊妙勇敢的站了出來,向姐姐說明真相,將男朋友送進了戒毒所,大家團結一心,應付困難,然而正當在欣慰之時,思甜卻終於不支暈倒。在手術台上為她進行手術的,正是齊天,而他的手術機會,正是思甜私下向醫院要求的,齊天看見姐姐躺在自己的手術刀下,一時猶豫,思甜的手術出現問題,一直昏迷不醒。

雖然醫學專家都說思甜的昏迷是由於病情而不是由於齊天的猶豫,但是齊天不能原諒自己,借酒澆愁;眼看著妹妹昏迷,弟弟沉淪,憶苦冒著生命危險,從老闆手中奪回思甜的巨款,他用自己的行為不僅打動了齊天,讓齊天振作,也讓一直不肯原諒他的齊妙感動,想方設法去洗清哥哥的冤屈。

在親情的呼喚下,思甜從昏迷中醒來,繼續籌備自己的音樂會,她希望,自己的兄弟姐妹都在音樂會上重新站在一起,唱出爸爸那首動人的歌謠;可是憶苦因為不知道自己的冤屈洗清,還是不敢露面。

最後,當憶苦終於趕到音樂會時,音樂會已經曲終人散了,憶苦失望之際,舞台上重新燈火輝煌,他的弟妹其實一直在等著他――兄弟姐妹終於攜手,唱起了父親當年那首溫情的歌。

分集劇情

第1集

20世紀70年代後期,音樂學院的高材生齊詩吟終於摘掉了右派的帽子,被安排在一所國小任教,並分到了一套簡陋的平房。齊詩吟高興地把妻子艾蓮和四個孩子齊憶苦、齊思甜、齊天和齊妙接到身邊,一家人終於團聚。憶苦思甜兩兄妹到父親任教的學校上學,思甜被男同學常軍欺負。憶苦性格好強衝動,為保護妹妹與常軍打架,被父親嚴厲批評。隨後思甜又遇上莫名其妙的事情:抽屜里經常會出現寫著她名字的畫像,齊思甜很苦惱,悄悄的告訴哥哥。憶苦決心找到“欺負”他妹妹的人。在縣裡舉行的各學校的革命歌曲歌詠比賽上,憶苦無意發現老給思甜寫紙條的人正是常軍,不顧一切當眾和常軍扭打起來,影響到比賽。齊詩吟憤怒之下,打了憶苦,憶苦因此離家出走,深夜不歸。齊詩吟和思甜找到憶苦,細心開導,終於讓憶苦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憶苦和弟弟齊天是同一天生日,齊詩吟答應給兩個孩子買禮物,本來是喜氣洋洋的一天,但是就在這一天,齊詩吟的轉正討論會上。

第2集

周老師的反對意見來源於齊詩吟開放的教學作風,他的意見導致教委對齊詩吟做出停職檢查的處分。這對於齊詩吟是個沉重的打擊。周老師沒想到對齊詩吟有這么嚴重的後果,不禁也心感歉意。齊詩吟怕艾蓮知道這個壞訊息,瞞著艾蓮,每天做出正常上班的樣子。艾蓮為了減輕家裡負擔,在玩具廠找了份加工玩具的臨時工作,齊妙對可愛的洋娃娃夢寐以求,悄悄的偷了個洋娃娃,差點導致艾蓮也失去工作。對於一家人面臨的問題,齊詩吟只有用美妙的音樂來消除家人的煩惱。齊妙體弱發燒,唯一的願望是想吃橘子罐頭,可是齊詩吟囊中羞澀,連買罐頭的錢都沒有。憶苦和思甜在常軍的帶領下撿廢鐵賣錢,終於湊夠了錢給齊妙買回一個橘子罐頭。三個人因此冰釋前嫌,成了好朋友。艾蓮的咳嗽越來越重,已經吐血還不肯去醫院。齊詩吟發現妻子病情,在漫天大雪中,強行把艾蓮送去醫院。

第3集

艾蓮因為肺病住院,無意中得知了齊詩吟被停職的訊息.思甜發現齊詩吟已經沒有去學校上課,為了不讓孩子們擔心,齊詩吟慌說自己在寫校歌。為了給妻子籌錢治病,齊詩吟把心愛的手風琴抵押給周老師,借了一筆錢。齊詩吟為生活所迫去乾苦力,被憶苦和思甜看見,兩個孩子終於明白了父親的困境,主動承擔起一部分家庭重擔。齊詩吟被發配到一所非常偏遠的學校任教,臨行前,全家去照相館找了一張全家福。憶苦和思甜思念父親,決定背著母親悄悄去看望父親。齊詩吟得知兩個孩子要來,非常高興,親自去路邊等候,結果出了車禍。失去父親的憶苦和思甜驟然間成熟,為了不讓剛剛病癒的母親傷心,決心隱瞞父親的死訊。

第4集

艾蓮因為憶苦和思甜逃課,責打了兄妹倆。兄妹倆忍痛沒有向母親透漏噩耗,並且想盡辦法瞞著母親。憶苦為了增加家庭收入,決心不再上學,為母親分擔家庭重擔。他賣掉了所有課本,在路邊給行人的腳踏車充氣補胎掙錢。周老師發現憶苦缺課,親自尋找憶苦,勸他回去上學。憶苦果斷拒絕。艾蓮終於得知齊詩吟的死訊,悲痛欲絕,但是為了孩子們,她堅強的挺了過來,並且也想盡辦法瞞著孩子——與此同時,孩子們也還千方百計要將父親的死訊瞞著母親。在得知輟學的事情後,艾蓮忍不住痛責憶苦辜負了父親的期望。思甜痛心地說出父親的死訊,艾蓮才知道兩個孩子一直承受著多么大的痛苦,母子痛苦一團。有一天,齊天跟著憶苦去街上玩,被一個江湖騙子老高拐跑。

第5集

艾蓮得知齊天走失,拖著病體四處尋找,都沒有發現孩子的蹤影,在此打擊之下,病情更加惡化。艾蓮得知自己時日不多,到老喬家借了一台縫紉機,日夜給孩子們趕製衣服。騙子老高利用幼小的齊天騙錢,卻被齊天拆了台,老高對齊天恨之入骨。艾蓮到照相館洗了100張全家福四處散發,希望能夠找到齊天,卻被色狼定上,將艾蓮騙到偏僻處,正意圖不軌時,發現艾蓮已經是肺病晚期,驚恐逃跑。艾蓮到孩子們的叔叔家託孤,儘管叔叔家也有三個孩子,這個淳樸的鄉下漢子還是答應了嫂子的要求,但是卻招來嬸嬸的不滿。齊妙發現媽媽吐血,驚慌失措地去學校找回哥哥姐姐,三個孩子一起拖著艾蓮上醫院,途中,艾蓮叮囑憶苦要照顧好弟弟妹妹,憶苦流淚答應。

第6集

三個孩子將母親送到醫院,醫生卻遺憾地告訴他們,病人已經去世,孩子們一夜間成了孤兒。叔叔來接走了兄妹三人,憶苦捨不得離開家,在牆壁上給齊天留了言,希望齊天有一天能回來看見,然後含淚離開。齊天在老高行騙的時候揭露老高,老高遭到眾人指責,逃走,齊天被好心曹老師夫婦帶回家,他們十分喜歡聰明可愛的齊天,決定收養他。在叔叔家,嬸嬸視三個侄兒侄女為累贅,常常指桑罵槐,三個堂兄妹也經常刁難欺負他們。三個孩子飽嘗寄人籬下的艱辛。叔叔經常為了維護憶苦兄妹和嬸嬸吵架打架,自尊好強的憶苦受不了,終於有一天,趁叔叔去嬸嬸娘家接嬸嬸的時候,他帶著兩個妹妹逃出叔叔家。

第7集

叔叔發現憶苦兄妹出走,心急如焚,四處尋找,兄妹們卻決定再也不會回叔叔家,避過叔叔的尋覓。憶苦帶著兩個妹妹,千辛萬苦回到原來的家,卻發現原來的家裡已經面目全非,新的住戶已經搬了進來。兄妹倆頓時涼透心。三人流落街頭,憶苦在街頭為妹妹乞討,卻以意外和齊天以及他的養父母碰上。曹老師夫婦把憶苦思甜和齊妙帶回家,勸憶苦給弟妹找個好歸宿,憶苦不得不接受現實。齊妙又生病發燒,憶苦卻沒有錢送妹妹去醫院,危難中,一對老夫婦掏錢把齊妙送到醫院,憶苦求老夫婦收養齊妙,老夫婦答應。憶苦思甜痛苦的和妹妹分別。最後,憶苦帶著已經懂事的思甜來到鄰居喬家,求老喬收養思甜,老喬一直很喜歡思甜,答應下來。而憶苦帶著骨肉分離的傷痛,流落街頭。

第8集

憶苦流落街頭,被一直關心著齊家兄妹的周老師找到,周老師苦心勸憶苦重返課堂。在周老師的感召下,憶苦終於重新上學。老喬家接到失去聯絡已久的海外親人的來信,暗中打算全家出國。憶苦想念弟弟妹妹,經常曠課跑去看齊天和齊妙,他的行為引起了齊天和齊妙的養父母的不滿。思甜又告訴了哥哥她即將跟隨老喬夫婦出國的訊息,憶苦想靠自己的能力掙錢,天真的以為只要自己有錢了,就能將兄弟姐妹全要回來,重新在一起生活,於是常軍帶他去自己家偷東西,卻被校長發現。憶苦從常軍口中得知原來父親的發配和周老師有關,對周老師產生仇恨,與周老師發生激烈的衝突後,跑出周家。在街頭又遇上騙子老高,在老高的誘騙下,做了老高的託兒。齊天發現哥哥和老高在一起,暗中告訴憶苦那是騙他的壞人,憶苦讓齊天去通知警察,自己與老高周鏇,卻中了老高的迷藥。

第9集

老高利用神志不清的憶苦繼續行騙,齊天、思甜和齊妙在老喬的幫助下,救出了憶苦。憶苦卻認不出自己的親人,狂亂中打了自己的妹妹們。老喬將憶苦送到醫院治療,周老師來看望憶苦,給憶苦解釋,希望憶苦能夠回去。憶苦卻不想再見到周老師。老夫婦給齊妙改名叫林小樂,十分喜歡這個寶貝女兒,可是憶苦的行為讓他們擔憂齊妙受到影響。等憶苦出院高高興興地來看望齊妙的時候,發現林家已經悄然搬走。憶苦重新又流落到社會上,靠在澡堂子給人搓背為生。思甜即將出國,臨行前卻找不到哥哥告別,在常軍的幫助下,憶苦的知了訊息,不顧一切地跑去見思甜,終於還是晚了一不,錯失與思甜見上最後一面的機會。

第10集

憶苦沒有了工作,整天無所事事,唯一的心思都放在了弟弟齊天身上。曹家夫婦怕這時已經該名曹劍的齊天沾染上憶苦的不良習氣,不惜把齊天送去住校以避開憶苦。但是憶苦還是想辦法找到了齊天。齊天經過養父母的洗腦,又因為憶苦過於維護他,以至於他在學校和同學疏遠,所以開始對憶苦有些不滿。憶苦千方百計找到老高,將老高打傷,他渾身血跡悄悄逃到齊天家,要帶齊天走,被齊天的養父母發現,情急之下,憶苦將曹老師推倒在地,曹老師受傷,齊天大驚,哭著斥責憶苦,不再認憶苦做哥哥,憶苦萬念俱灰。憶苦被送進工讀學校,成了少年犯曹家也效訪齊妙的養父母,悄然搬家。等憶苦從周老師那裡得知這個訊息時,已經再也找不到弟弟。思甜到了加拿大後,生活十分優裕,可他還是十分思念原來的家。思甜寫了無數的信,卻沒有收到一封兄弟姐妹的回信。在思甜彈奏的鋼琴聲中,他漸漸長大成人。

第11集

思甜已經成為很有成就的年輕華人音樂家,她的經紀人兼未婚夫DAVID積極地為她籌備全球巡迴演出,並將演出第一站定在美國波士頓。但不知為什麼,思甜突然決定取消和DAVID的婚禮,並將演出第一站定在北京,讓DAVID十分茫然和苦惱。而在國內,憶苦從未放棄尋找弟弟妹妹,他追尋著齊妙家庭的最後一點線索來到北京,並成為幫人討債的混混,有一個叫吳媚的同居女友兼搭檔,時不時做些碰瓷的勾當敲詐錢財,但是他沒有想到,他的一個追債對象;舞女林小樂,正是他失去多年聯繫的妹妹齊妙。齊妙這時和做了歌廳歌手並染上毒癮的常軍在一起,為了供常軍吸毒,齊妙欠下巨額債務。而齊天(曹劍)已經是哈爾濱市某醫院年輕的腦科大夫,此時正在北京進修,他的導師王教授十分欣賞他的才華,一心想給他在北京找個臨床機會。思甜終於回到日思夜想的中國,沒想到回國遇上的第一件事,就是吳媚碰瓷,憶苦跳出來索要賠償。

第12集

憶苦假意主持公道敲詐了思甜的助理1000塊錢,思甜因為沒有下車,錯過了與憶苦相認的機會。思甜在新聞發布會上出示了那張全家福,希望通過媒體的力量找到兄弟姐妹。憶苦看到海報,帶著吳媚找到思甜,DAVID他們認為就是碰瓷的騙子,可是思甜沉浸在和哥哥團聚的喜悅中,對憶苦的行為格外寬容。思甜滿著DAVID到北京腦科中心檢查病情,王教授告訴思甜,她腦瘤在不斷擴大,其實思甜在加拿大已經知道自己的病情,所以才取消了婚禮並直接回國尋親。這時齊天來見王教授,向她辭行,可惜思甜早了一步離開。憶苦繼續向齊妙(林小樂)追債,害得齊妙丟了工作。

第13集

齊天回到哈爾濱,未婚妻唐璇直接將他接回家商討婚事,齊天答應等他做了他的第一例手術後就舉行婚禮。常軍從報紙上看到思甜回國尋親的訊息,告訴齊妙,齊妙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終於決定去酒店認親,卻不想先碰上憶苦,齊妙為了報復砸傷了憶苦。憶苦帶著思甜和DAVID回到老家掃墓,他們熟悉的昔日小鎮已經是變得人不出了,思甜和憶苦不放棄尋找齊天和齊妙的一絲線索,結果總是失望。在街頭,憶苦意外地發現垂老的老高還在行騙,憶苦捉弄了老高。出了少年時候的一口惡氣。思甜回到北京,通過報社終於找到了齊妙,憶苦得知齊妙原來是自己的妹妹。非常尷尬和愧疚,決定去找齊妙的債主包老闆幫齊妙把錢討回來。

第14集

憶苦恐嚇包老闆,終於要回齊妙的三萬塊錢,也因此得罪了包老闆。憶苦知道包老闆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找人對付他,於是自己藏匿起來,托人把錢給齊妙送去,卻不想常軍因為忍受不了毒癮發作,割脈自殺,被齊妙發現,匆忙將常軍送往醫院,錢落在了監視齊妙的包老闆的人手中。王教授勸思甜早做手術,越拖對思甜病情越不利。思甜因為手術只有20%的成功率,而她還有一樁心愿未了就是沒有找到齊天,堅持不肯做手術。齊妙為了常軍,到思甜處騙了一筆錢。去給常軍買毒品,被警察抓走。齊妙只好求助於DAVID來保釋她。包老闆得知憶苦有個名人妹妹,找到思甜敲竹槓,謊稱憶苦從他的保險箱搶了30萬,要思甜幫憶苦還錢。思甜信以為真,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包老闆的要求。

第15集

齊妙請DAVID向思甜隱瞞自己被抓的事,並帶常軍去見思甜。思甜聽說常軍也在搞音樂,高興的請常軍作她的表演嘉賓,常軍很興奮。DAVID以為是齊妙吸毒,告訴了思甜。思甜動員齊妙來酒店和她一起住,希望能幫助她戒毒。憶苦扒火車逃回哈爾濱,得知齊天的下落。憶苦去找齊天,兄弟想見,一時百感交集。齊天相信哥哥沒有幹壞事,憶苦感到欣慰,告訴齊天思甜回國的訊息,並要齊天給思甜打電話。兄弟倆約定第二天見面。齊天準時出現,沒想到後面還跟著警察,憶苦以為齊天出賣自己,逃跑。齊天痛苦,喝的大醉回到家,得知是自己養父母告密,不由憤怒,和養父母發生衝突,養母高血壓病發進醫院。在醫院中,齊天和養父母從警察口中得知,憶苦其實根本沒有被通緝。

第16集

包老闆得寸進尺,向思甜敲詐的數目增加到100萬。思甜只好答應,請DAVID幫助籌錢,卻又不好對他說出巨款的用途,以至於DAVID對思甜的行為越來越不理解,甚至以為思甜和常軍舊情復燃。常軍排演現場毒癮發作,齊妙幫他掩飾,思甜更加以為是齊妙在吸毒。齊天因為一個手術機會推遲了和思甜見面,臨上手術台時,因為要保釋被警察收容的憶苦,不得不放棄了寶貴的機會,憶苦知道後,對弟弟更加內疚。思甜為齊妙聯繫戒毒中心,齊妙不肯去,情急之下思甜打了齊妙一巴掌,齊妙傷心的跑掉,而思甜暈倒在地。思甜醒來,拜託DAVID去找回齊妙,齊妙得知訊息趕到醫院時,正好無意中聽到思甜對王教授說出她的心愿,知道姐姐原來身患絕症,不由呆住了。

第17集

思甜要齊妙隱瞞自己的病情,不要告訴任何人,齊妙才深刻理解了思甜的苦心,決心從此學好。齊天隻身來到北京,與思甜和齊妙團聚。憶苦也悄悄回到家,從吳媚處得知包老闆敲詐思甜,義憤填膺的去找包老闆,卻被包老闆算計。面對DAVID對思甜的誤會,齊妙忍不住告訴了她思甜的病情,DAVID終於明白思甜一直以來行為反常的原因,重新向思甜求婚,卻被思甜拒絕。思甜拜託王教授到時候讓齊天給她做手術,為了不影響齊天的情緒,王教授答應對齊天保密病人身份。包老闆擺脫了憶苦,直接找到思甜索要100萬,被記者看到拍照,齊妙痛恨憶苦又給姐姐惹禍,想找憶苦算賬,無意中說漏了嘴,吳媚得知思甜身患絕症的事情。常軍吸毒的事情終於被思甜知道,思甜才明白原來自己一直誤會妹妹了,常軍被送進醫院,感到無顏面對思甜和齊妙,悄然離開。

第18集

齊妙為了解除思甜的麻煩,甘心受包老闆的侮辱。常軍為了幫助思甜完成心愿,到處尋找憶苦,並告訴憶苦思甜病情,憶苦和常軍趕到排練場,思甜已經暈倒在排練場上,被救護車送往醫院,憶苦不顧一切地追趕,自己卻被車撞傷。齊天上了手術台後,才發現手術對象竟然是姐姐思甜,不由打驚。王教授接受做完手術,思甜暫時保住性命,但是深度昏迷,齊天認為是自己手術停頓導致姐姐這樣,深深愧疚,失去自信。包老闆追醫院,向DAVID索要100萬。憶苦在沒有證明自己清白前,不敢坦然面對兄弟姐妹,只有深夜偷偷溜進來看望思甜。

第19集

齊天陷入自責和愧疚之中,任憑齊妙和唐璇如何鼓勵,齊天也不能重拾往日自信。常軍買毒品被毒販毆打,齊妙對常軍即失望有痛心,在齊妙的鼓勵下,常軍終於走進戒毒所,發誓不戒毒就不見齊妙和思甜。憶苦用自己的方式去了解和包老闆的恩怨,包老闆被迫歸還從思甜那裡敲詐的30萬。憶苦走後,包老闆報警,並買通於秘書作偽證。憶苦聽說齊天現在自暴自棄的情況,找到齊天,痛打了齊天億噸,並正氣凜然的以大哥的身份告訴齊天,要齊天重新振作起來。由於思甜的突然病倒,音樂會的事情遇上麻煩,DAVID忙於安排音樂會的事情,而齊妙也急於找到於秘書,為憶苦洗清冤情,一時沒有人照顧思甜,這時齊天挺身而出,看到齊天又恢復往日的自信,齊妙和DAVID衷心地為他高興。

第20集

齊妙歷經周折找到於秘書,於秘書不敢說出真相,可齊妙利用錄音機早料到於秘書的態度,用錄音機錄下了他的話,於秘書只好跟著齊妙去公安局,為憶苦洗清冤情。齊天和齊妙兄妹輪流守候思甜,並不斷的說話刺激思甜的神經,在兄妹的深情喚醒下,奇蹟出現,思甜終於甦醒了。憶苦不知道自己的冤情已經得到澄清,仍然不斷藏匿,思甜利用宣傳海報的機會向憶苦傳遞呼喚的信息,憶苦看懂了海報,被弟弟妹妹們的深情感染,想盡一切辦法趕往音樂會。音樂即將開始,所有的人包括齊天的養父母以及老喬、常軍都趕到現場觀看思甜最重要的演出,唯獨憶苦還沒有出現。

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劉曉慶艾蓮
李幼斌齊詩吟
楊恭如齊思甜
何冰齊憶苦
周韻齊妙
崔林齊天
林小帆少年齊憶苦
楊麗曉少年齊思甜
林靜童年齊妙
董宜軒童年齊天
石兆棋包老闆
王奎榮老高
李尚義David
景崗山常軍
任笑霏吳媚
田苗苗唐鏇
關海龍常校長
李風周老師
李國華曹老師
劉文風曹妻
趙敏維老喬
徐德昕於秘書
周桂雲秦嬸
趙汝斌齊妙養父
王淑平齊妙養母

職員表

出品人王浩一、俞鍾、關海龍、于洋
監製吳華、徐浩、張承東
原著文雋
導演俞鍾
編劇劉毅、李斌華、郎雪楓、胡蓉蓉
攝影許斌、敖志軍
配樂周傳雄、馮銳
錄音梁茹動、劉洋
劇務吳華、徐浩、張承東

參考資料

角色介紹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艾蓮 演員劉曉慶
兄弟姐妹四人的母親。因為操勞過度加上營養不良,染上了嚴重的肺病。在得知丈夫遭遇車禍去世後,悲痛欲絕的她病情加重,不久也隨丈夫去了。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齊詩吟 演員李幼斌
兄弟姐妹四人的父親,東北某國小的音樂老師。生性浪漫,可以把生活中一切逆境用他的快樂和音樂化解。因為教學方式受到批評,被學校停職。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齊思甜 演員楊恭如
鋼琴家。被診斷患了腦癌,隨後又成了植物人,最後接受了手術。為了能找到失散多年的兄弟姐妹,齊思甜借召開個人演奏會新聞發布會的機會,宣布尋找哥哥齊憶苦和弟弟齊天、妹妹齊妙。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齊憶苦 演員何冰
齊思甜、齊妙、齊天的大哥,靠著打小工、跑江湖維持生活。他自己的社會地位不高,是個江湖混混式的人物,但對待自己的弟弟妹妹卻充滿溫情。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齊妙 演員周韻
她是兄弟姐妹4個人中間最小的,男友是個歌手,因為吸毒,從姐姐齊思甜那裡騙了不少錢。之前又遇到前來討債的哥哥齊憶苦,造成了誤會。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我的兄弟姐妹[2004年俞鍾執導電視劇]
齊天 演員崔林
齊憶苦、齊思甜的弟弟,兄弟姐妹四人中的老三,一個實習醫生。性格沉穩內向,他對兄弟姐妹的團聚非常冷漠,惟一關心的是能否獲得手術的機會。

參考資料 、 、 、 、

音樂原聲

曲名作詞作曲演唱備註
《我的兄弟姐妹》北菲、蔡琴詹凌駕蔡琴主題曲
《只要你還在》陳信榮小剛小剛片尾曲
《雪在飛》陳信榮、小剛、郭小宏小剛小剛插曲

幕後花絮

•在拍攝間隙,何冰一邊準備台詞,還會和導演交流討論。

•在拍攝之餘,劉曉慶會和自己的寵物狗互動。

播出信息

播出日期播出平台
2004年11月26日北京影視頻道
2004年12月16日湖南娛樂頻道
2004年12月21日上海新聞綜合頻道
2008年5月27日天津一套

劇集評價

該劇將四個兄弟姐妹自身的生活狀況增加更多鋪墊,中心事件突出了“老大往外送弟妹”這一段情感戲,讓觀眾看後意猶未盡。 (《北京青年報》評)

該劇描寫跨越時空20年的手足情深,角度獨特,感人至深,四兄妹各自生活反映了社會百態,包含了親情、愛情、友誼等元素,但無論每個人的地位和境遇如何,都割不斷骨肉親情。該劇從最樸素的親情入手,觸動觀眾心靈最純真的部分。 (《每日新報》評)

該劇的創作,既保留了電影的故事精髓,又增添了情節鋪墊與發展,讓觀眾感受到劇中兄弟姐妹之間的手足之情。 (《時代商報》評)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