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明法師

慈明法師

慈明法師,俗名陳萬超,字福如,法名道參,江蘇省高郵市人,清光緒三十年(一九〇四年)生,六歲獨自走進高郵普提寺,因母意不肯,乃又返家住守三年,三年之後,重返普提寺,懇求了慶禪師剃度出家,法名慈明。

基本信息

簡介

一九三四年,慈明法師於南京龍潭寶華山隆昌律寺受具足戒,一九三七依揚州高寺來果老和尚名下參學,其間十幾年中潛心鑽研禪宗,戒行過人,某年江蘇省邗江縣瓜州鎮組織眾人興修水利,慈明法師一次擔土八百斤,瓜州鎮為他頒贈獎旗。旗上繡有:“八百斤”之字,並另外贈送一根特製的桑樹扁擔,從此他便有了“八百斤”的綽號,一九八一年回到安徽省九華山,苹身住東崖幽冥鍾亭,每日撞鐘念佛不止,一九八六年轉到九華山上禪堂禪修,嚴守戒律,常手執方便鏟。

人物生平

一九九0年十月慈明法師預知即將西歸,傳行腳僧大弟子德貴法師從祁門來山,十一月二十六日於愛徒交待後事,並留一偈:“忘我戒生靈,是如不變遷。真持亦放下,誰住嘆空也。”話音剛落,含笑西歸,世壽八十六歲,其弟子按所囑裝缸保存遺體,農曆乙亥年浴佛節四月初八,開缸啟視,跏跌端坐,肉身未腐,毛髮無損,需眉可見,果呈瑞相,異香撲鼻,遂供奉於九華山肉身寶殿北側地藏禪寺內。

習武出家

九華山上禪堂大鐘 九華山上禪堂大鐘

兄弟三人,他排行老三。據傳,在他出生時家中異香滿堂,檀氣陣陣。父親知是奇兆喜悅萬分。其母信佛教,供三寶,吃齋戒殺,慈明幼年時便受佛教薰陶。6歲那年,即獨身涉足本縣普提寺,跟曾在少林擔任過武術教頭的了慶禪師學武,得到了慶禪師的真傳。13歲時,因哥哥分家而隨母生活。16歲辭別母親到普提寺剃度出家,師了慶和尚,法名慈明,字同悟。後在南京龍潭寶華山龍昌寺求具足戒,1952年參學揚州高寺來果老和尚足下。這裡道風好,慈明用功坐禪,心胸坦蕩,寬厚仁慈,博得來果老和尚的器重,由湯約,飯頭升至僧值。六十年代初,大興來安徽九華山,先後在雙溪寺、百歲宮下院修心念佛。 “四清”和“文革”運動期間受“左”的路線影響,被迫離山到銅陵大通鎮,靠磨剪子鏟刀、拾糞和做桶匠來謀生。

苦修正果

慈明法師 慈明法師

1980年九華山對外開放,1981年,慈明法師回到了離開多年的九華山。為弘揚佛法,同時也為了表達他對九華的一片愛心,他到佛教協會,請求會長安排他去海拔800公尺的鐘亭,撞鐘三年零六個月。會長認為這是個好事,便同意了他的請求。在那一千多個日日夜放里,慈明始終伴隨在巨大的幽冥鍾旁,一下接一下、一聲一聲撞著鍾,鐘聲響遍了九華。三年半的時間到了,慈明法師的法心也獲得了圓滿。九華山佛教協會改派他到正天門靈官殿任住持。靈官殿不大,殿內連個菩薩都沒有。由於經濟緊缺,生活條件自然也就很差,加上慈明法師年邁體弱,所以常生病。幸好有個九華山上的皈依弟子,名叫楊有餘,每天從別的寺廟弄飯給他吃。但每餐飯慈明都堅持付飯錢,不白吃,因他知道其它的廟宇也都急需要錢來維修。在有限的經濟條件下,他省吃儉用,硬是將破爛不堪的靈官殿修葺一新,並且新塑了兩尊靈官菩薩,耗資一萬餘元。對佛教上的事他開懷大度,對自己卻十分吝嗇。一們資深的老尼說:慈明法師一生中從未穿過一雙象樣的襪子,晚年在靈官殿時有時還赤著腳,一件補釘打補釘的僧服麻袍,夏抵烈日,冬遮風寒,足足穿了幾十年,日子過得儉樸又清苦。

權威評價

他平時喜戴合掌帽(又稱濟公帽),手持方便禪,說話瓮聲瓮氣,令來山的不法之徒望而生畏,因此在他呆過的寺廟治安狀況都很好。慈明法師生前曾遇到許多災難和不平之事,為此三次跳江自殺,還曾被人用毒藥害過,但由於他造化大,最終都化險為夷。九華山佛協副會長比丘尼常潔說:“後山大興老人,前山慈明法師(九華有著前、後之分),一個在八十年代圓寂,一個在九十年代坐化,生前在九華山上都是不起眼的出家人,可他們才是真正出家修心的人,數十年的默默苦修才獲得了正果”。

坐化圓寂

慈明法師真身舍利 慈明法師真身舍利

1990年農曆十一月二十六日晚六時,慈明溘然而逝。六十八歲高齡的孝徒德貴法師親自裝殮入缸,封缸後,就置放在靈官殿他生前居住的小房間裡。後來由於這是通往金地藏肉身塔必經之處,又是山林之中,太陽下山之後,怕人們行走到這裡想起殿內有個死去的和尚而感到害怕,德貴等人又才將缸抬放在靈官殿上首山坡的萬佛樓舊址上,四周砌上磚塊加以保護。

肉身菩薩

慈明坐缸第四個春節到來之前,德貴打算把缸開了,以完成師傅的遺願。由於他住的廟祁縣三眼井古重興寺距離九華很遠,不方便,加上春節前要處理的事太多,又跌了一跤,故未成行。等到春節過後,他的腿腳便利些,才於1995農曆二月初六踏上了佛地九華。以前,慈明在上海、江蘇的一些弟子都提出參加師傅的開缸儀式,但德貴認為人多不便,容易出差錯,因此只帶了自己幾個徒弟來悄悄地開缸。

3月8號,正好是農曆的二月初八。下半夜,德貴等三人從肉身殿下到萬佛寺開缸,前後用了一個多小時。開缸時,上禪堂住持體靈法師正在上殿,他看到山上有電筒亮光,並聽見有拆除磚塊的響聲,料定德貴他們來開缸了,便出來觀看,這時,慈明身子已經露出。他十分高興,摸著慈明的頭說:“老同禪,你好啊!”肉身整體完好,德貴遂快速下山將這一情況報告給九華山管理處領導。

分管宗教工作的葉可信副處長,帶著有關部門負責同志及九華山電視台工作人員,攜攝像機趕到萬佛樓處,見到慈明端坐在缸內,立即進行了攝像。為了防止更多的人前來觀看而發生意外,經商定,將慈明肉身暫放神光嶺肉身殿,進行控制性保管,有關事情待全國政協委員、安徽省暨九華山佛教協會會長仁德大和尚從北京開完政協會議回來後,再與管理處共同商定。據德貴法師說,師傅慈明生前對自己肉體著落地點曾有過交待。一是萬佛寺如能重建就放在萬佛寺;二是安放在靈官殿或鍾亭。德貴表示今後安放肉體時要尊重師傅的遺願。

德貴法師,安徽祁縣三眼井古重興寺住持。開缸那年已68歲高齡。1952年在揚州高寺與慈明法師結下40餘年不解之緣。慈明裝缸、開缸,均由他一手操辦。

參加開缸的另外兩個人馬洪祥和劉漢武,分別是祁門縣木材公司職工和閃里醫院會計,都是德貴的皈依弟子。是夜,他們事先準備好手電筒等拆缸工具,下半夜三點四十分正式開缸。他們先將四周的磚塊拆除,然後掀開缸蓋,再小心翼翼地拿掉圍在慈明身旁的木炭和裹身的紅布、黃頭巾,慈明就顯露出來。

然後他們輕輕觸摸他的身子,發現慈明盤坐如初,肉身已經形成。整個過程無異味,缸內不時透出檀香。德貴說:師傅是個了不起的和尚,在他生病期間,曾專門服伺他半年多。圓寂後還曾想要守缸三年,由於條件不具備未能如願。

相關說法

有關慈明法師“八百斤”的外號,九華山當地有這么兩種說法:一是當年慈明在揚州瓜州鎮挑江堤,進行勞動比賽,幾個人擔的土他一人挑,並來回如飛,為此他奪得一面獎旗和一根桑木扁擔,大夥見他身材魁偉力大如牛,送他這個“八百斤”外號。二是說他一次去浙江天台國清寺掛單,路上一塊約八百斤重的石板,滑落在一邊,人家看他是個和尚,就叫他去搬,慈明竟毫不費力地搬了起來,恢復到原位,由此,“八百斤”的外號便傳了出去。

九華山,海拔1342米,座落在我國的皖南山區。這裡氣候宜人,雨量充沛,四季分明。九華山的肉身就是九華山的歷史,一尊肉身,就是一個故事,一個傳說,它講述著過去,也昭示著未來。

中國近現代高僧大德(一)

佛教在整箇中國文化發展中的重要歷史地位毋庸置疑,近現代更是高僧與名流居士輩出,讓我們一起了解近現代名聞海內外的高僧大德。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