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愉此一生》是天津璀璨鯤鵬文化傳媒、北京世紀鯤鵬國際傳媒等聯合出品的民國諜戰劇,由陳鵬執導,晏紫東、蔣梓樂、盧卓、劉亦宸、周伊、張怡暢等聯袂主演 。 該劇改編自南枝的同名小說,講述了民國時期的大少爺柳愉生在得到中西式教育後卻家道中落,以“教師”一職實現自己的理想與抱負,不料卻遇到老同學周耀華,緊跟而來的是一次次“艱難抉擇” 。該劇於2017年2月14日在騰訊視頻獨家播放。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民國時期,柳家家產豐厚,在當地小有名氣,柳愉生 (蔣梓樂飾)原是大地主家裡的孫少爺,大學畢業又出國留洋,卻在祖父死後,沒有拿到一分遺產,只好在一所不錯的中學裡當老師,柳愉生面對現狀,並沒有悲觀,而是以“教師”一職實現自己偉大理想和遠大抱負,一切都按照他努力的方向發展,卻在貧困潦倒之時偶遇舊時大學同學周耀華 (晏紫東飾),給他帶來困擾,面對生活的壓力、愛情、友情,柳愉生只能一次又一次艱難地抉擇 。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分集劇情

第1集 周耀華偶遇老同學柳愉生

民國時期,大少爺柳愉生在家道中落後,以“教師”一職實現自己的理想與抱負。柳愉生原是大地主家裡的少爺,大學畢業遠渡重洋前往日本深造,卻在祖父死後,沒有拿到一分遺產,只好在一所不錯的中學裡當老師。柳愉生語言天賦很高,人如其名充滿了書香氣。柳愉生表面是教書先生,暗地裡是一名地下黨員,他經常與同是地下黨員的阿寬秘密聯絡。柳愉生任教之後租了一間房子,每次回家,迎接他的總是房東常月娥無休無止的嘮叨。常月娥後悔嫁給了丈夫趙大海,對現有的生活現狀不滿意,一心想過更好的生活。每到交租的日子,常月娥準時向柳愉生收租。柳愉生在又一次租金到期的日子風塵僕僕回到住處,拿出電報機接收同伴發來的電報,記下了電報內容,付之火炬,拎著一個皮箱出門跟阿寬碰頭。常月娥見柳愉生拎著皮箱像是準備遠行,趕緊提醒柳愉生還沒有交房租。柳愉生沒功夫跟常月娥閒聊,從身上掏出一張錢幣送到常月娥手裡,並且委託常月娥幫忙看守房間。常月娥雙眼放光從柳愉生手裡接過錢幣,視線再也沒有從錢幣表面移開。柳愉生求之不得出門離去,前往江上村酒樓尋找柳余紹。不巧的是,柳愉生在江上村酒樓遇到了六年不見的老同學周耀華。時隔多年,周耀華的外表起了很大變化,如果不是周耀華主動打招呼,柳愉生根本沒有注意到眼前的男青年是六年不見的老同學。周耀華來江上村酒樓跟一個叫山本的日本商人談生意,他不懂日語,知道柳愉生在日本留過學,於是順便邀請柳愉生做翻譯。阿寬誤以為堂哥柳愉生被周耀華劫持了,嚇得趕緊拿走了柳愉生隨身攜帶的皮箱,匆匆忙忙離開酒樓跟上級碰面。上級調查過周耀華的背景,周耀華亦正亦邪,與當國民黨員的姐姐周耀敏不像是一路人。多年以來,周耀華雖然加入了國民黨,但長年在海外以商人身份經商,很少參與政治活動。山本與周耀華達成生意交往,周耀華為表謝意領著柳愉生回家。六年前,柳愉生送了一支口琴給周耀華。如今,口琴完好無損,周耀華拿出口琴,回憶與柳愉生讀書的時光,提醒柳愉生當年答應教他吹口琴。周耀華在家裡特別布置了日式浴池,他要求柳愉生以後以常來他家洗澡,言詞間滿是挑逗之意。

第2集 柳愉生在周家暫住

周耀華布置好了房間供柳愉生居住,柳愉生進入自己要住的房間,被房間優雅的環境吸引。有錢人家的房間果然跟尋常人家不一樣,地板光滑乾淨,床鋪寬大舒適,窗戶做工精緻。無論是哪一個角落都經過了細緻的設計。這讓住慣了簡陋房間的柳愉生有了一種步入皇宮的錯覺。周耀華見柳愉生對房間非常滿意,心中生起一絲得意,不經意間有些飄飄然。詹姆斯來周家串門,周耀華下樓接待了詹姆斯,向詹姆斯索要五百箱消炎藥。詹姆斯猜到周耀華在跟山本做生意,他手裡只有三百箱消炎藥了。周耀華拿出山本贈送的一箱金條,山本想買大量阿司匹林藥,詹姆斯提醒周耀華跟山本交往無疑在玩火,山本日後如果知道自己被周耀華坑了,必然不會輕易罷休。日本人在華勢力強大,周家雖然有國民黨撐腰,山本也不見得懼怕周耀華。阿寬數日以來一直在尋找柳愉生,奇怪的是柳愉生音訊全無不知所蹤。黑道的朋友也幫阿寬打探柳愉生的下落,但一直沒有結果。阿寬的上級一臉擔憂懷疑柳愉生可能叛變了,阿寬立即否認了上級的猜疑,他非常相信柳愉生的為人,深信身為老黨員的柳愉生絕不會背叛組織,柳愉生忽然失蹤,阿寬認定另有隱情。周耀敏外出歸來,進入客廳,掏出手槍指住柳愉生的腦袋,故意說了一些嚇唬柳愉生的話,試探柳愉生的底細。柳愉生正眼也不看周耀敏一眼,他雖然生得弱不禁風,但內心堅強不輸硬漢,區區幾句恐嚇的話語,還不足以嚇得他方寸大亂。幾名國民黨特工前往柳愉生住處,在柳愉生租住的房間裡面翻箱倒櫃,房東常月娥小心翼翼跟幾名國民黨特工溝通,她平日經常見到柳愉生,在她眼裡,柳愉生只是一個普通 的教書先生,完全不像地下黨員。周耀敏與柳愉生一起進食,柳愉生在周耀敏的盤問下講述自己的身份背景。

第3集 柳愉生險被特工抓走

柳愉生在周耀華家裡住了幾天,回到出租屋內。常月娥向柳愉生提起之前上門查房的國民黨特工。柳愉生關上房門拿出電台,正想跟組織聯繫,兩名國民黨特工又找上門來了。國民黨正在嚴查地下黨員,凡是出門幾天不回家的人都有可能是地下黨員。柳愉生在周耀華家裡住了幾天,引起了國民黨高層注意,兩名特工不由分說強行帶走柳愉生。柳愉生情急之下聲稱自己認識周家大少爺周耀華,兩名特工不把周耀華放在眼裡,拉起柳愉生離開出租屋。周耀華趕了過來,對準其中一名國民黨特工開槍,怒罵國民黨特工胡亂抓人。如果國民黨特工抓的是其他人也罷了,今兒個抓的偏偏是周耀華的老同學柳愉生,周耀華自然要替柳愉生做主。兩名國民黨特工被周耀華嚇退,柳愉生平安無事渡過了一劫。訊息傳到阿寬耳里,阿寬向上級復命,決定再次與柳愉生聯絡,上級處事謹小慎微,不同意再派阿寬跟柳愉生接頭,而是派柳余紹做新的接頭人。柳余紹是柳愉生的堂弟,兄弟兩人都是地下黨員。柳余紹前往周家尋找堂哥柳愉生,機緣巧合認識了來自上海的穆彩衣小姐。穆彩衣與柳余紹來周家之時,周耀華帶著柳愉生參加酒會,兩人在二樓上無所事事閒聊,柳愉生髮現位於一樓的齊掌柜正被兩名便衣男子盤問。周耀華帶柳愉生回家,向柳愉生兄弟兩人介紹穆彩衣,強調與其是生意上的合作夥伴。穆彩衣千里迢迢來找周耀華顯然有要事,她意味深長的提醒周耀華答應了他人的事情就必須做到。柳愉生假裝與堂弟柳余紹爭吵,送了一張寫了密語的紙給柳余紹。阿寬從柳余紹手裡得到密語,柳余紹開玩笑懷疑堂哥柳愉生叛變,阿寬仔細一想,弄清了柳愉生提供的密語,猜到齊掌柜就是組織中的叛徒。周耀華為了保護柳愉生,花重金買下了柳愉生租住的樓房。房東常月娥向回家的柳愉生提起出手大方的周耀華,她以為周耀華只是隨口說說買房子,不料周耀華言出必行買下了房子。

第4集 柳余紹被捕

柳余紹行事衝動,自作主張殺掉了叛徒齊掌柜。阿寬得知此事驚怒交加,責罵柳余紹做事欠缺考慮。齊掌柜一死,國民黨很有可能把懷疑目標鎖定到柳愉生身上,柳余紹只圖一時之快,無形中拖累了自家堂哥柳愉生。齊掌柜遇害的訊息傳遍全城,柳愉生與周耀華及其朋友聚會的時候,有人提起了遇害的齊掌柜,認定行兇者是地下黨員。隸屬國民黨的正誠社在齊掌柜遇害之後全城行動,瘋狂抓捕可疑人員。柳余紹闖了大禍落入到國民黨手裡,受盡非人的折磨,但始終沒有招供,一口咬定自己清白無辜,與齊掌柜屬於債務糾紛。阿寬頻領兩個同伴,前往學校找正在上課的柳愉生。兩人假裝在講台上產生爭執,學生們蒙在鼓裡,群情激憤欲幫助柳愉生對付阿寬。阿寬將柳愉生拉到教室外面,兩個同伴攔住了從教室中衝出來的學生,不給學生們接近柳愉生。阿寬與柳愉生商討營救柳余紹的計畫,柳愉生大義滅親,面露悲痛提醒阿寬兩日後如果營救柳余紹失敗,就找人將其暗殺。做出這樣的決定,柳愉生也是情非得己,堂弟柳余紹畢竟是血肉之軀,時間長了,恐怕受不了刑訊折磨。唯一的辦法只有將其殺掉,方能保住整個組織。阿寬臨走之時假裝往柳愉生額頭上揍了一拳,柳愉生順勢跌坐在地上,心神不 安惦記著堂弟柳余紹的安危。周耀華向姐姐周耀敏打探柳余紹的下落,周耀敏坦言組織確實抓到了柳余紹,周耀華希望姐姐周耀敏放掉柳余紹,周耀敏懷疑柳余紹是地下黨,提醒周耀華不要趟渾水惹禍上身。周耀華幾天前剛結識了柳余紹,他覺得柳余紹雖然不討人喜歡,但本性不壞,看起來完全不像是心思縝密的地下黨員。阿寬送錢給王局長,請求王局長放走柳余紹。王局長得到了好處,答應尋找機會放走柳余紹。阿寬鬆了口氣,喜出望外向王局長道謝。

第5集 周耀敏誘敵現身

穆彩衣欲投奔周耀華,她來上海之後為日本商人渡邊淳做翻譯,渡邊淳與周耀華有生意來往,周耀華對穆彩衣保持警惕,無意收留穆彩衣。渡邊淳寫了一封信給周耀華,柳愉生將信中的日文翻譯成中文,交給周耀華過目。渡邊淳向周耀華訂購了一批大米,這批大米放在美國人的船上,柳愉生擔心渡邊淳設了圈套,周耀華一副不以為然的模樣,聲稱自有打算,何況渡邊淳已經付了全款,周耀華自認一切盡在他的掌握中。國防部長趙鼎勝致電周耀敏,婉轉地暗示周耀敏不能再插手柳余紹的事情。柳余紹被抓竟然驚動了趙鼎勝,周耀敏意識到柳余紹的來頭不簡單。為了查出柳余紹的身份,周耀敏秘密提審齊掌柜生前供出的幾個同伴,從幾人嘴裡打探柳余紹的背景。齊掌柜的幾個同伴不認識柳余紹,周耀敏一怒之下擊斃幾人。趙鼎勝出馬為柳余紹做說客,周耀敏不看僧面也要看佛面,無奈之下釋放了柳 余紹。周耀華暗命忠僕阿嚴跟蹤出獄的柳余紹,他也想查清柳余紹的底細。柳余紹出獄之後與阿寬等同伴見面,阿寬對外的身份是黑幫大哥,柳余紹一時心血來潮,在眾人的鼓動下掏槍對百步開外的酒罈射擊,無奈槍法挫劣,始終未能擊中酒罈。一路跟隨柳余紹的阿嚴掏出消音手槍,悄悄對準酒罈開槍,柳余紹意識到有人在暗中出手相助,他計上心來假裝開槍擊破幾個酒罈,在眾人面前吹噓自己有百步穿楊的本事。阿寬心細如髮,心知以柳余紹的能力不可能全部擊中酒罈,他扭頭看到了坐在不遠處的阿嚴,猜到暗中開槍的人是阿嚴。周耀敏為了引出地下黨,要求弟弟周耀華對外散布賣藥給日本人的假訊息,柳余紹聽到訊息立即與阿寬劫走了周耀華出售的一百箱藥。周耀敏因計畫失敗,數落了弟弟周耀華一頓,命其拆開藥箱留下空箱,引誘地下黨員現身。周耀華不太清楚姐姐周耀敏要空箱的原因,他沒好氣地與姐姐頂嘴,語重心長提醒姐姐已經老大不小,應該關心一下自己的終身大事,而不是整天把心思放在捉拿地下黨。敵軍戰機忽然來襲,全城人心惶惶,柳愉生無視吳叔勸說,冒險返回出租屋。

第6集 周耀華代愉生授課

敵軍戰機來襲,全城百姓攜家帶口出逃,周耀華帶著柳愉生逃到城外的樹林,順道叫住一個賣豆腐花的小販,買了豆腐花給柳愉生品嘗。不等柳愉生嘗一口甘甜可口的豆腐花,一發炮彈忽然落入樹林產生爆炸,險些炸中柳愉生和周耀華。柳愉生倒地之時依然端穩了豆腐花,周耀華從地上爬起來,眼見柳愉生灰頭土臉還不肯扔棄盛豆腐花的碗,心中頓時百感交集。空襲結束,眾人回城。周耀華回到家裡打電話給一個生意合作夥伴,向其推銷拆了藥箱的藥品。柳愉生從樓上下來,一邊下樓一邊豎起耳朵聽周耀華通電話。周耀華無原無故把藥箱拆掉,柳愉生心中隱隱生起不妙的感覺。柳愉生在逃避空襲中扭傷了腳,周耀華代其去學校教書。學生們對周耀華推崇的自私自立的功利思想提出質疑,學生之一的趙佳麗帶領同學們去周耀華家裡找柳愉生。周耀華心知自己宣揚了錯誤的觀點給學生們,心裡七上八下,生怕學生們在柳愉生面前告他的狀。學生們難得來周家一趟,柳愉生給學生們上了一堂課,教育學生們各司其職發揮自己的能力,與各行各業的人一起貢獻愛國力量。柳愉生將當天的授課內容概括成一句話:“少年強則國強”。這句話讓周耀華陷入到了深思中。柳余紹在土坡上小便,離去之時腳下踩滑險些滾下土坡。阿嚴在千鈞一髮之際伸手拉了柳余紹一把,兩人在樹林裡面升火取暖,柳余紹感謝阿嚴的相救之恩,欲收阿嚴為小弟。阿嚴陰陽怪氣提起了柳余紹的神槍手稱號,當時是阿嚴暗中幫柳余紹開槍打中所有酒罈,柳余紹蒙在鼓裡,好奇阿嚴知道他的神槍手稱號。孫處長組成行動小組,做好抓捕地下黨員的準備。坐鎮後方指揮的是周耀敏,這一次行動經過了周密的布置,手下回來匯報孫處長出發情況。周耀敏惦記著家中的情況,她已經命人監控了自己的家。

第7集 周耀敏誘敵計畫失敗

周耀敏布置完了抓捕地下黨的任務,順便向手下打探家裡的情況。家裡沒有什麼異常情況,弟弟周耀華一天到晚在家陪著柳愉生。孫處長帶領手下上街,沿途布置人手。阿寬與一個同伴來到街上,兩人全然不知已經進入敵方的狙擊範圍中。趙佳麗忽然帶領一群學生上街遊行,高喊“國家興亡,匹夫有責”的口號。阿寬為人機敏,他聽出了學生們喊的口號其實是撤退的信號,趕緊跟同伴溜之大吉。原來,柳愉生猜到周耀敏對地下黨布置了陷井,於是教學生們愛國口號,鼓動學生們上街遊行向組織傳遞撤退信號。幸虧阿寬頭腦機智聽出學生們喊的口號帶有示警信息,否則阿寬為首的地下黨員可能已經落入到周耀敏手裡,周耀敏精心策劃的誘敵行動就這樣被柳愉生破壞了。柳余紹出城抓了許多兔子,送到阿寬手裡。阿寬正與上級老魏談話,柳余紹從未見過老魏,他對老魏產生了好奇心。阿寬擔心柳余紹日後口無遮攔向外人透露老魏的真實身份,急中生智謊稱老魏是他的遠房表叔。老魏會過意來,裝腔作勢以長者的身份應付柳余紹。柳余紹為人馬虎,沒有懷疑老魏的身份,與老魏寒喧了幾句話後,他帶了幾隻兔子送到周家,給堂哥柳愉生等人嘗嘗鮮。抓完兔子柳余紹還未來得及洗澡更換衣服,阿嚴對滿身污垢的柳余紹避之不及,柳余紹卻漫不在乎地坐到阿嚴身邊,無視阿嚴牴觸。柳愉生與周耀華從樓上下來,柳余紹興高采烈提起了遠房表叔老魏。柳愉生擔心周耀華等人對老魏產生好奇,面色陰睛不定,暗示柳余紹結束談論老魏的話題。柳余紹卻哪壺不開提哪壺,濤濤不絕講述見到老魏的經過。柳愉生送了一張紙給柳余紹,這張紙暗含情報內容。柳余紹將紙轉交到阿寬手裡。阿寬與老魏分析紙上文字的內容,經過短暫的分析,老魏推斷端午節將有大事發生。

第8集 阿嚴隨柳余紹執行任務

周耀敏精心布置的計畫失敗了,孫處長在開會的時候向周耀敏發牢騷,完全不擔心被扣上對黨國不忠的帽子。他認為自己的部門每天拋頭露面追蹤共黨,屬於將腦袋別到褲腰帶的工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小命不保。而周耀敏風不吹雨不淋,大多時間坐在辦公室運籌帷幄。柳余紹帶領阿嚴參加劫藥行動,阿嚴身手不凡殺死了幾個特務。柳余紹在阿嚴的幫助下成功奪到了藥品,一行人完成了任務喝酒慶祝,柳余紹把阿嚴當成好兄弟,在喝酒過程中與阿嚴勾肩搭背。趙鼎勝懷疑藥品被劫跟周耀敏有關,他找到周耀敏,開門見山提醒周耀敏不能在他眼皮下玩花樣。周耀敏在情報部門工作,趙鼎勝認定周耀敏借職務之便私吞了藥品。周耀敏平白無故被趙鼎勝臭罵了一頓,回到家裡向僕人打探弟弟周耀華的下落。周耀華帶著柳愉生去峨眉山旅遊了,已經去了二三天了。詹姆斯全程陪同周耀華與柳愉生登山踏青,他負責為兩人拍相片,每到一個景點就拍下許多相片。中國地大物博風景迷人,詹姆斯感概萬分眺望如同水墨畫的山景,將中國形容為天堂。一行三人在一座寺廟裡面落腳,周耀華與柳愉生坐在石桌前品茶,詹姆斯繼續忙著拍照,一刻也不想休息。周耀華招呼詹姆斯一起喝茶,詹姆斯謝絕了周耀華的好意,他只想痛痛快快用相機拍下每個美好的瞬間。晚上,周耀華帶著柳愉生到周家的山中客棧休息,吳叔接待了周耀華,提醒三人晚上睡覺的時候多加幾床被蓋。山裡的氣溫往往比山外更冷,晚上如果不加被蓋,沒準會著涼生病。周耀華對柳愉生特別照顧,騰出自己睡的房間給柳愉生。當晚,周耀華接到了姐姐周耀敏打來的電話,周耀敏在電話中提起了藥品被劫,周耀華吃了一驚發出驚呼聲。一旁的柳愉生聽得真切,不動聲色傾聽周耀華跟姐姐周耀敏通電話。

第9集 周耀敏追蹤藥品

周耀敏向阿嚴了解藥品被劫的經過,阿嚴謊稱藥品落到了哥老會手裡。哥老會是江湖上數一數二的黑幫。周耀華得知藥品被哥老會劫了,他懷疑到了趙鼎勝的頭上,猜測趙鼎勝與哥老會的人事先竄通好了,漫天過海私吞了藥品。柳余紹對外是哥老會的成員,周耀敏找到了在路邊攤進食的柳余紹,提起藥品被劫之事。柳余紹假裝不知情,周耀敏送了一筆錢給柳余紹,並且強調藥品屬於國防物資,不管是哥老會還是其他幫會,劫走國防物資意味著與國民黨過不去。柳余紹收下了周耀敏送的鈔票,同意幫周耀敏打探藥品的下落。孫處長暗派手下跟蹤周耀敏,手下回來復命,透露周耀敏曾在街上與柳余紹見面。周耀敏知道柳余紹是地下黨員,她決定放長線釣大魚,查出柳余紹背後的共黨高層人員。阿嚴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柳余紹向阿嚴學習射槍,他見識少以為西點軍校是糕點學校,感嘆阿嚴廚子出身竟然練得一手好槍法。阿嚴見柳余紹不知道西點軍校,只好手把手教柳余紹開槍,柳余紹在開槍過程中心不在焉,勸說阿嚴離開周耀華,投奔哥老會做他的小弟。周耀華帶柳愉生去酒樓吃飯,穆彩衣在酒樓裡面賣藝,周耀華看到了穆彩衣,趕緊轉頭看向別處。穆彩衣發現了周耀華,捧起琴上前向周耀華套近乎,半開玩笑的表示想投奔周耀華。周耀華與柳愉生吃完飯回到家裡,柳愉生在自己的房間翻箱倒櫃尋找東西,周耀華進入房間,與柳愉生提起了穆彩衣。穆彩衣已經離開渡邊淳了,在酒樓賣藝討生計。她一介弱女子,在亂世之中無依無靠,著實可憐,周耀華動了惻隱之心,有意收留穆彩衣,他擔心引來柳愉生不悅,故而進房跟柳愉生商量分房給穆彩衣居住。柳愉生沒有心思干涉周耀華收留穆彩衣,他在一本書裡面放了一件物品,如今這件物品不見了,他必須找回來。

第10集 周耀華收留穆彩衣

柳愉生在房間裡面翻找書本,尋找一件放在書本裡面的物品。周耀華進入房間與柳愉生商量收留穆彩衣,他擔心引起柳愉生不滿,柳愉生卻對穆彩衣入住周家無所謂。周耀敏攜帶搜查令,秘密前往柳愉生租住的房間搜查。常月娥不認識周耀敏,叫住了周耀敏。房子已歸周耀華名下,周耀華出身顯赫,一般人都惹不起。常月娥搬出周耀華的名字鎮懾周耀敏。周耀華為柳愉生買下了整幢房子,周耀敏吃驚不小,沒有再無視常月娥的阻攔,而是打道回府。周耀華收留了穆彩衣,周耀敏非常欣賞穆彩衣的廚藝,柳愉生在飯桌上提出搬回出租屋居住,他覺得與穆彩衣住在一起不方便。周耀華不允許柳愉生搬走,兵荒馬亂的歲月,周耀華擔心柳愉生無人照顧被人欺負。阿寬與老魏碰面,老魏委託阿寬以後與柳余紹聯絡改變見面地點,柳余紹已被國民黨情報部門盯上了,如果阿寬以後再去老地點跟柳余紹見面,很有可能被情部部門的人抓到。因此必須更換一個新的見面地點。周耀敏秘密會見柳余紹,催促柳余紹達成歸還藥物的約定。柳余紹忽然發現旁邊有便衣,趕緊跳窗逃跑。周耀敏被兩個便衣制服,她以為兩個便衣來抓共產黨,孫處長隨後現身,意味深長指出周耀敏就是共產黨。穆彩衣出門買菜回來,在周家門口遇到了兩個日本特務,她立即意識到了不妙,趕緊轉身就走,不料身後也出現了日本特務。渡邊淳走到穆彩衣身邊,皮笑肉不笑跟穆彩衣打招呼,羨慕穆彩衣獲得周耀華收留,過上了無憂無慮的生活。穆彩衣緊張萬分跟渡邊淳談判,要求渡邊淳不能傷害周耀華。渡邊淳看出穆彩衣非常在乎周耀華,他表示會乘人之美成全穆彩衣與周耀華。渡邊淳掏出一個小藥瓶,塞到穆彩衣手裡,陰陽怪氣要求穆彩衣喝下,如果穆彩衣不喝下藥水,他就不放穆彩衣走。

第11集 周耀敏遭毒打

渡邊淳逼穆彩衣喝下一瓶藥水,否則 他不放心放穆彩衣走。穆彩衣神色複雜接過藥瓶,擰開瓶蓋一飲而盡。渡邊淳見穆彩衣喝了藥水,心滿意足拿回藥瓶目送穆彩衣離去。他始終對穆彩衣不放心,吩咐兩個手下密切監視穆彩衣。晚上,周耀華出門辦事,沒有在家吃飯,柳愉生也不在周家。穆彩衣與阿嚴共進晚餐,王媽不時端菜上桌,阿嚴大口吃菜胃口大開,穆彩衣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樣,臉上帶著擔憂向王媽打探周耀華的去向。王媽見穆彩衣掛念周耀華,不由長吁短嘆,無法理解周耀華對穆彩衣的冷淡,換成其他男人,天天在家陪穆彩衣都來不及。柳余紹聯繫不上阿寬,心急如焚以為阿寬被警方抓走了。被警方抓走的地下黨員非死即傷,柳余紹救人心切,帶領幾個同伴穿上夜行衣,來到警局門口準備強行劫獄。緊急關頭,阿寬趕了過來叫走了柳余紹一行人。阿寬已經更改了見面地點,以前他跟柳余紹在茶樓見面,如今時局不一樣了,不能再在茶樓聯絡了。柳余紹曾經參加過劫藥行動,阿寬提醒柳余紹已經成為國民黨抓捕的目標,此事也有可能牽連到柳愉生的身上。柳余紹保護堂哥柳愉生心切,決定擔下所有責任。阿寬責罵柳余紹做事欠缺考慮,總是不計後果。阿寬命令柳余紹暫時消失一段時間,等到風聲過了再拋頭露面。晚上,周耀華回家,進入穆彩衣的房間,穆彩衣還沒有上床睡覺,周耀華坐到穆彩衣身邊,慢慢向穆彩衣靠了過去,穆彩衣以為周耀華想親她,結果周耀華伸手拿走了放在床上的一個枕頭。周耀敏被孫處長關入大牢,孫處長親自折磨周耀敏,企圖從周耀敏嘴裡打探出共產黨的情報。站長進入牢房審問周耀敏,孫處長毒打了周耀敏一頓,未能問出任何情報。周耀敏並未向孫處長求饒,而是提醒孫處長壞了她抓捕共黨領導的計畫。

第12集 周耀華強闖監獄

孫處長派人跟蹤周耀敏,查到周耀敏一共與柳余紹見了兩次面。周耀敏跟柳余紹見面是為了追回藥品。孫處長不相信周耀敏的供詞,認定周耀敏與柳余紹都是共產黨。周耀華來監獄看望姐姐周耀敏,站長左右為難,周耀敏傷痕累累,如果給周耀華看到了,說不定會徹底激怒周耀華。站長在孫處長的建議下不同意周耀華探監。周耀華營救姐姐周耀敏心切,在阿嚴的陪同下強闖監獄。周耀敏不肯離開監獄,她本來就是清白的,如果在這種非常時刻越獄逃走,以後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身上的冤屈了。周耀敏一直懷疑柳愉生是共產黨,周耀華回到家裡怒氣衝天找到正在洗澡的柳愉生,盤問柳愉生是否是共產黨。柳愉生目光複雜一言不發,周耀華扔下柳愉生離去,回到一樓大廳坐在沙發上生悶氣。柳愉生心知自己不方便再在周家待下去了,洗完澡穿好衣服,收拾行李拎著皮箱,下樓向周耀華辭行。柳愉生願意用自己換回周耀敏,但周耀華不置可否,僅是一臉怒氣喝令柳愉生滾蛋,滾得越遠越好。柳余紹晚上帶人慾強攻警局,與阿嚴狹路相逢,阿嚴舉槍對準柳余紹,痛恨柳余紹隱瞞了共產黨身份。柳余紹被阿嚴帶進樹林,阿嚴拿出繩索將柳余紹綁在一棵樹上。柳余紹以為自己命將不保,催促阿嚴動手。阿嚴並無殺害柳余紹的念頭,他提醒柳余紹不要再搗亂,周父已經得知女兒周耀敏被捕入獄,正從外地趕回來。手握重兵的周父拜訪趙鼎勝,急切地想救回女兒周耀敏。趙鼎勝一臉為難,不敢私自放走周耀敏。抓捕周耀敏是上級的命令,並非趙鼎勝一人說了算。周父以為趙鼎勝想要錢,提醒趙鼎勝儘管開口,只要能把女兒周耀敏從牢房解救出來,花再多的錢周父也願意。趙鼎勝否認自己想要錢,他猜測上級抓捕周耀敏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周父才是上級想調查的對象。

第13集 周耀華被捕入獄

周父手握重兵能征善戰,每次打完仗就增添新的兵力,勢力越來越大。趙鼎勝意味深長提醒周父立功太多,握有太多的兵力,引起了上級的擔憂。穆彩衣是個苦命女子,一生淪為日本人手裡的玩物。渡邊淳與周耀華是生意合作夥伴,周耀華曾經答應出售大米給渡邊淳,結果因為大米是從海外走私的,被國際組織扣押下來。周耀華收了渡邊買大米的錢,遲遲沒有兌現諾言送大米。渡邊淳為了要回花重金訂購的大米,逼迫穆彩衣在周耀華家裡服毒自殺,嫁禍到周耀華身上。周耀華剛從下人嘴裡得知穆彩衣死亡,一夥日本警察闖入周家,不由分說宣布周耀華涉嫌殺人,強行將其帶走。柳愉生在堂弟柳余紹的陪同下坐車出城,另謀去處。路上有一個賣豆腐花的小販經過,勾起了柳愉生對周耀華的思念。兩人曾經一起躲避敵機到城外逃難,當時周耀華買了豆腐花給柳愉生吃,不料一發炮彈從天而降,差點炸到柳愉生與周耀華。那次的生死經歷,加深了兩人的情誼。柳愉生雖然與周耀華政治立場不一致,但他捨不得扔下周耀華,決定返回周家保護周耀華。周耀華被關入日本警局,渡邊淳進入牢房向周耀華要大米,並且指責周耀華殺害了穆彩衣。周耀華回過神來,猜到是渡邊淳逼死了穆彩衣,他並非收了錢不賣大米給渡邊淳,而是運送大米的船隻被國際海關扣押了。周父還未救出女兒周耀敏,兒子周耀華也鋃鐺入獄,他以為兒子周耀華犯的是小罪,結果卻被告知其子犯了走私罪。周家短短几天功夫連遭兩起變故,阿嚴救主心切,欲在柳余紹的幫助下營救主人周耀華。柳余紹人微言輕,不便自作主張帶阿嚴跟組織見面,阿嚴為了表達誠意,開槍打傷了自己的一隻手。柳余紹見阿嚴為了救出周耀華,不惜開槍自殘,無奈之下抱著豁出去的心帶著阿嚴見地下黨組織。

第14集 柳愉生落入渡邊淳手裡

阿嚴帶領阿寬等人返回周家,周父得知阿嚴帶回來的人是共產黨,面色一變下意識地伸手搭到放手槍的腰帶上。老魏看出了周父眼裡的殺氣,趕緊提醒周父當務之機救出一對兒女要緊,至於國民黨與共產黨的爭端,暫時先放到一邊。老魏所言不無道理,周父打消了心中對共黨的敵意,與老魏一行人商量救人計畫。老魏的真誠讓周父感動萬分,周父為國民黨效忠大半輩子,人到晚年未能獲得黨國重視,反而獲得共產黨的賞識,不得不說是一種諷刺。周耀華遭到渡邊淳百般折磨,依然不肯供出大米下落。渡邊淳即將與周耀華父親見面,周耀華非常了解父親的性格,父親上陣殺敵不喜歡用槍,喜歡用刀除掉敵人。渡邊淳覺得偏愛冷兵器的周父是稀有之人,等不及想跟周父見面。周父隻身一人約見渡邊淳,他按照老魏交待的計畫,一步一步引渡邊淳進入圈套中。渡邊淳嫁禍周耀華是為了拿回三船大米,周父謊稱自己的兒子周耀華被身為共黨的柳愉生欺騙了。渡邊淳在周父的引誘下推測三船大米被共產黨劫走了,周父順水推舟證實渡邊淳的推測沒有錯誤,渡邊淳為了拿回三船大米,派了兩個手下闖入周家劫走了柳愉生。柳愉生被押到關押周耀華的牢房,周耀華見渡邊淳把柳愉生也抓來了,心急如焚把所有擔子往自己身上挑,聲明柳愉生是無辜的。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柳愉生並非毫無防備被渡邊淳的手下抓走,阿嚴一行人一路跟蹤渡邊淳的手下,找到了關押周耀華的牢房。周父找趙鼎勝談判,故意把趙鼎勝往圈套裡面引,軍統站長已經監聽了趙鼎勝,誤以為趙鼎勝是共產黨。趙鼎勝混跡政界多年,終究不如周父狡猾,一步一步進入周父設計好的陷井。站長還未找到有力的證據指證趙鼎勝是地下黨,他叮囑孫處長繼續監聽趙鼎勝。柳愉生入獄不久也遭受了皮肉之苦,他曾經因為周耀敏被抓的事情與周耀華絕裂,如今他冒險入獄等待時機營救周耀華,算是跟周耀華兩清了。

第15集 柳愉生一行人離開上海

渡邊淳揣摩柳愉生落網的原因,他懷疑柳愉生故意落網。柳愉生心知肚明,念了一些高深莫測的詩,擾亂渡邊淳的思維,渡邊淳急著跟趙鼎勝見面,沒有繼續逗留。渡邊淳已經上當受騙,柳愉生沒有向隔壁牢房的周耀華說出實情,而是意味深長說了一句:入網了。軍統站長已經對趙鼎勝展開了監控調查,趙鼎勝已被共產黨陷害,渾然不知與渡邊淳見面。渡邊淳認定趙鼎勝是柳愉生的上級,他要求趙鼎勝在指定的時間賣大米給他,否則柳愉生休想活命。老魏一行人商議劫獄救人,渡邊淳身份神秘背後疑有強大的勢力,老魏一行人心知不可輕視渡邊淳。阿嚴是神槍手彈無虛發,有他助陣,就算渡邊淳勢力龐大,也無法抵擋老魏一行人的進攻。趙鼎勝跟渡邊淳見完面之後,被孫處長為首的特工帶走,含冤入獄成了階下囚。周耀敏洗清了共黨嫌疑,但還需要回答 一些問題。軍統站長命孫處長帶周耀敏出獄,周耀敏進入辦公室坐到軍統站長身邊,如實回答軍統站長提的每一個問題。孫處長與軍統站長改變了對周耀敏的態度,兩人友好客氣聽周耀敏解釋與柳余紹見面的原因。周耀敏坦言自己愛上了柳余紹,因此經常與其相見。周耀華與柳愉生重獲自由,周父向老魏表達謝意,日本人在中國早晚戰敗,國共兩黨開戰之日近在眼前,周父向老魏表示,以後如果國共兩黨開戰了,他依然把救了他兒子一命的老魏等人當成朋友。柳余紹來監獄接周耀敏出獄,前來接應的阿嚴與一夥黑衣人發生激烈槍戰,黑衣人的目標顯然是柳余紹與周耀敏,柳余紹趕緊拉起周耀敏一路奔跑。柳余紹逃過一劫決定遠走高飛,臨走之時,他向老魏一行人透露他把三船大米藏在柳愉生教書的學校裡面。柳愉生送周耀華坐火車,上車之前,周耀華從柳愉生手裡接過幾張兩人合影的相片,時光見證了兩人的友情,周耀華收下相片踏上緩緩行駛的火車,神色複雜注視站在月台上的柳愉生。火車速度漸漸加快,柳愉生放下各種顧慮,爬到火車上隨周耀華一起遠走高飛。此時,被一夥黑衣人追趕的柳余紹三人衝到月台上,緊隨柳愉生的步伐爬到火車上,一行五人搭乘轟鳴作響飛速行駛的火車,前往未知的旅途。

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蔣梓樂柳愉生簡介 一心救國的地下黨員
晏紫東周耀華簡介 柳愉生的同窗好友
陳鵬馮處長
盧卓阿嚴
劉亦宸柳余紹配音 楊天翔
楊凱程阿寬
周伊周耀敏簡介 周耀華的姐姐
張怡暢趙佳麗
蔣詩萌常月娥配音 馬程
洪悅穆彩衣
卡爾詹姆斯配音 商虹
姜超孫處長
梁天趙鼎勝配音 商虹
沈保平周宗福
邱冬江韓站長
楊永渡邊淳
呂建偉老魏
戴明老吳
付玲軍王馬
李宗翰二公子
耿振軒喬公子
張天磊狙擊手
劉泉海特務甲
柳振l李務乙
李純一小楊
劉沖摩李秘書
楊歡特務頭

職員表

製作人楊小娣
原著南枝
導演陳鵬
副導演(助理)陳贇、李東陽
攝影張東、梁俊勇、孫晨洲
配音導演商虹、趙雙
美術設計孔學軍
動作指導張天磊
造型設計艾聞
服裝設計李迪
視覺特效朱曉燕、杜科岩
燈光魯景磊
場記薛爽

演職人員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周耀華 演員晏紫東
北方人,與柳愉生是舊時大學同學,喜歡柳愉生,留學歸來後,與柳愉生一起為國奔走,經歷了許多的艱難選擇。最後他與柳愉生、阿嚴等人一起離開上海。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柳愉生 演員蔣梓樂
原是大地主柳家的孫少爺,語言天賦很高,大學畢業後到日本留學深造。柳家衰落後,他沒有拿到一分遺產,原本無憂無慮的生活也就此被打破,為此他選擇去一所中學裡當老師。在學校里他表面上是個教書先生,暗地裡卻是一名地下黨員。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阿嚴 演員盧卓
周耀華的得力助手兼保鏢,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有一手好槍法,是個很聰明幹練、冷酷無情的人,對周耀華他既忠心又痴情,甚至不惜以命相抵。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愉此一生[2017年晏紫東、蔣梓樂主演電視劇]
柳余紹 演員劉亦宸
柳愉生二叔的二兒子,性情率真。魯莽的的他常把事情搞砸,因而一直都不太討柳老太爺的喜歡。柳余紹和柳愉生年紀相當,兩人從小就經常在一起玩耍,關係也十分親近。

以上內容來源

音樂原聲

名稱演唱譜曲填詞備註
《愉此一生》晏紫東周星羽陳鵬主題曲
《思念飛花》晏紫東周星羽陳鵬片尾曲
海報 海報
周耀華劇照 周耀華劇照
柳愉生劇照 柳愉生劇照

愉此一生劇照 愉此一生劇照

幕後花絮

生活中的劉亦宸原本害羞內向,但他在劇中飾演的柳余紹卻整天咋咋呼呼而又爽朗單純,在演繹過程中,劉亦宸就像雙面人一般,一喊開機就得興奮度爆棚 。

劇中主演們的服裝由工人們費時3個月精工細做,一共製作了340套 。

1.

生活中的劉亦宸原本害羞內向,但他在劇中飾演的柳余紹卻整天咋咋呼呼而又爽朗單純,在演繹過程中,劉亦宸就像雙面人一般,一喊開機就得興奮度爆棚 。

2.

劇中主演們的服裝由工人們費時3個月精工細做,一共製作了340套 。

播出信息

早期宣傳

2016年11月8日,片方曝光一組“民國視覺系”定檔海報 ;11月10日片方曝光了《愉此一生》主題曲的MV 。2017年2月10日,片方公布《愉此一生》片尾曲《思念飛花》 。

劇集評價

《愉此一生》展現了戰火紛飛的民國時期,熱血青年們為國奔走的豪情,以及糾結無奈下的百般感情糾葛。家國大義與兒女情長交融,激盪諜戰和愛恨情仇相佐,無論劇情和製作較之《識汝不識丁》都更上一層樓。但相對於小說,網劇在劇情上做了大幅度的調整,從小說的純愛小甜文變成家國情仇交織的愛國情感劇。這樣的改編豐富了小說的劇情脈絡,使每一個人物更生動飽滿,內容的跌宕起伏也緊扣觀眾心弦。 (騰訊娛樂評 )

該劇自開播以來憑藉新穎的題材與精良的製作,引來許多觀眾的關注與熱議。其動盪的歷史背景以及複雜的人物關係隨劇情跌宕起伏,點擊率和劇迷互動量紛紛創下佳績。劇中,不僅有亂世里飽經風雨的糾結,更有家與國艱難抉擇的情懷,蔣梓樂與晏紫東默契配合高度還原原著角色,將各自的人物形象表現得遊刃有餘,格外吸睛 。 (騰訊娛樂評)

亂世情真 亂世情真
劇照 劇照
開機儀式 開機儀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