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醫黑傑克

怪醫黑傑克

漫畫之神手塚治虫於1973年創作了《怪醫黑傑克》這一名作。在人生低潮期的手塚治虫藉此作向社會大肆批判,隱晦反諷。這部作品以高超的敘述方式和叛逆不羈的超現實主義幻想,成功的打破了早期新漫畫的種種教條和框架,使此作品成為日本漫畫界不朽的傑作,與永井豪的《惡魔人》,池田理代子的《凡爾賽玫瑰》一起並稱為二十世紀70年代三部影響最大的作品。這也是世界上第一部成功的醫學漫畫,開啟了往後醫學漫畫的先河,是為鼻祖之作。

基本信息

簡介

怪醫黑傑克怪醫黑傑克

《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Black Jack),台灣及香港舊譯《怪醫秦博士》,為日本漫畫家手塚治虫的作品,也是日本醫學漫畫的先驅。

此漫畫於1975年獲得第四屆日本漫畫家協會獎,1977年獲得講談社漫畫獎。中國大陸於2006年,由花山文藝出版社引進中文簡體圖書著作權,並出版發行。簡體版圖書全套共30冊。

外科醫生BLACKJACK不僅沒有行醫執照,而且總是索要巨額的醫療費,使其在醫學界素有惡名,然而他高超的手術技巧卻無人能及.他否定傳統的價值標準,只按照自己對醫學的理念行事,因而被權威醫學界所排斥,孤立.但他無所畏懼,在助手--小女孩皮諾可(佩佩,貝貝)的協助下,堅定地沿著自己所信仰的醫學之路走下去.
中文名:怪醫黑傑克

外文名:BLACKJACK

其他譯名:怪醫蔣博

原作者:手塚治虫

集數:22卷

版本:單行本

作品背景

在新左翼學運完畢後的第二年,社會充斥著人心的浮躁,而手塚治虫因蟲製作商事倒閉而欠下三億巨額債務,可謂人生的最低潮。隨後,秋田書店周刊少年champion的畢村總編找到手塚治虫,向他提出邀稿的申請。於是這才開始創作名為《怪醫黑傑克》的名作。

怪醫黑傑克怪醫黑傑克

怪醫黑傑克是一名黑市醫生,沒有行醫執照,卻常向患者提出巨額手術費,可謂無賴醫師。手塚治虫藉此發泄其對社會的不滿,宣稱現代道德觀“只不過是一層掩蓋事實的虛榮陰霾!”。此作最初打著手塚治虫漫畫家生活三十周年的名號,只打算連載四集,想讓手冢所有漫畫角色一齊登場,但不料人氣飆升,只得開始長達數十年的連載。
這部作品開啟了日本漫畫界的新時代,推動了日本漫畫在七十年代的轉型,與永井豪的《惡魔人》,池田理代子的《凡爾賽玫瑰》一起並稱為二十世紀70年代三大不朽傑作。

評價

《怪醫黑傑克》為手塚治虫批判社會現實的名作。通過主人公接手的一系列醫療事件,向人們展現了“生命的尊嚴"的意義所在,身為醫學博士的手塚治虫對人體內部結構的描畫真實不過,對病症和事件的選擇也非比尋常,甚至在其中加入了極大超自然元素。作中主人公黑傑克雖然外表冷漠、叛逆,但無法忽略他身上有著手冢式的濃厚幽默氣質。至今仍有不少漫畫家在自己的作品中向該作致敬。2001年,該作的TV動畫開始播映,並於次年推出劇場動畫《BLACKJACK兩個黑市醫生》.
《怪醫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BlackJack)》,台灣舊譯初始為《怪醫蔣博士》,後來為了避諱蔣家改名為《怪醫秦博士》,為日本漫畫大師手塚治虫的名作,也是日本醫學漫畫的先驅


劇情

黑傑克,本名間黑男。從小父親離異,留下母親獨自照顧他。某日與母親出遊,因為工程商的人為疏失,導致母子誤踩未爆炸彈引起爆炸。母親送醫後不治,他也受重傷瀕臨死亡。幸虧本間丈太郎醫師的高明醫術救活了他。當下,他立下了兩個志願:成為像本間醫師一樣的一流外科醫師並報復殺死母親的工程商……

黑傑克不僅沒有行醫執照,而且總是索要巨額的醫療費,使其在醫學界素有惡名,然而他高超的手術技巧卻無人能及。他否定傳統的價值標準,只按照自己對醫學的理念行事,因而被權威醫學界所排斥,孤立。但他無所畏懼,在助手--小女孩皮諾可(佩佩,貝貝)的協助下,堅定地沿著自己所信仰的醫學之路走下去。

人物介紹

主要人物

黑傑克

黑傑克黑傑克

黑傑克(ブラック.ジャック)本名間黑男,本作男主角。無照的外科密醫。醫術高明,收費卻極為高昂,從數千萬至數百億不等。雖然如此,他卻時常對窮苦病人分文不取或僅收少許費用。他走到哪穿到哪的黑色大衣,內部藏有手術刀與其他醫療用具,必要時可投擲退敵。他臉上有很明顯的手術後疤痕,有一部份的皮膚是從一位混血兒朋友(黑人+東洋)高志移植的。而黑傑克臉上的黑色疤痕從不移除是為了紀念當時唯一鼓勵他,但卻意外死亡的黑人朋友高志。另外黑傑克手握的手術刀,則是他的授業恩師當年搶救年幼黑傑克時,一時大意不小心遺留在黑傑克的體內的。黑傑克的恩師為此自責不已,因此決定將自身高明的醫術傾囊相授,以減輕自己的內疚與罪惡感。並且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重新開刀,從黑傑克體內將當年遺留的手術刀取出。手術刀在黑傑克體內多年,卻從未對黑傑克造成生命危險的原因在於黑傑克體內分泌一種類似鈣化物質包覆住手術刀。當黑傑克的恩師將已被鈣化物質包覆的手術刀取出時,黑傑克的恩師不禁訝異人體神奇的奧妙之處,並且將這把手術刀交給黑傑克。
皮諾可

皮諾可皮諾可

又譯佩佩、貝貝、蓓蓓(ピノコ),與黑傑克同住的小女孩 ,是黑傑克醫師從皮諾可姐姐體內的畸型囊腫之中動手術後而成的,由於在自己的姐姐體內寄生了18年才會一直堅稱自己是18歲。因為自尊心過甚,無法接受與她表面年齡相同的小孩一起玩,因此最忌諱別人把她當小孩子看待。同時皮諾可也負責照顧黑傑克的日常生活起居,烹飪與作家事,有時候也會擔任黑傑克的手術助手。她的嫉妒心極強,常不能容忍美麗的女病人接近黑傑克。最大的心愿就是擁有大人般的身材(體)然後與黑傑克舉行婚禮。

其他人物(動畫登場)


和登千代子(出自《三眼神童》)

黑傑克家附近大穴高中劍道社社長,大膽十足的女孩子。父親是著名的考古學家
本間久美子(動畫原創)

和登的同學、阿哲的養女、本間丈太郎的女兒。個性較文靜善良。
寫樂保介(出自《三眼神》)
和登的弟弟,曙光國中三年級,常被皮諾可騎在頭上,此為手塚治虫另一部作品‘三眼神童’的主角,但原作單元中本來就有多部手冢作品的主配角出現串場,寫樂在動畫中的設定,則為手冢之子手冢真為了紀念父親而修改的版本。
拉格/Happy(出自原作)
黑傑克的家犬,一天到晚都被皮諾可帶去玩,或是強迫擦地板洗窗戶等等。在原著漫畫中,黑傑克以及皮諾可在一次地震前因拉格的誘導而逃離即將倒塌房屋,幸運逃過一劫,拉格反而死於地震。後來漫畫改編動畫時,拉格則存活下來。
梅旭齋哲(原創)
Tom'sCoffee的老闆,亦是本間久美子的養父
手冢(てづか)(出自原作)
是黑傑克的好友,為作者在漫畫之中的化身。
山田野(やまだの)(出自原作)
是黑傑克就讀於醫科大學時的恩師。
友引警部(出自原作)
一直想要逮捕黑傑克(因無照行醫)的警官。原作中其子因罹患獅面病被黑傑克治癒,因此後來對待黑傑克的立場,多少有點睜隻眼閉隻眼。
奇利柯(出自原作)
原本是個軍醫,在戰場上看過太多想死又沒辦法死的士兵。當他讓他們安樂死時,每個都露出了開心的笑容。從此以後便幫委託他的病人安樂死以收取報酬(也曾數度被黑傑克阻止),和黑傑克亦敵亦友只和互相認識。

動畫版21

黑傑克的父親(間影三)

妻子遇上爆炸意外後,忍心拋妻棄子,另娶情婦蓮花併到澳門定居、發展事業(因為全滿德迫害)。是一名暴發戶,出手闊綽豪爽(但黑傑克自言自己的財富比父親多出幾倍)。對兒子黑傑克遇上嚴重意外表面上裝到並不知情(其實是知情的,他為免黑傑克以及黑傑克的母親再受到傷害,所以離開他們,後來黑傑克在全滿德口中得知事情的始末,知道間影三其實還很愛黑傑克的母親,及黑傑克想起為甚么母親在死前叫黑傑克願諒父親,因母親一早知道父親離開的原因。)。妻子蓮花被一場火災中燒傷毀容後,他尋找黑傑克,希望透過手術與黑傑克和解。他坦言對元配已毫無愛意,一心一意愛護第二任妻子。為了報復父親對母親始亂終棄,黑傑克將繼母易容成自己母親的樣貌,要他重新愛上黑傑克的母親。黑傑克的父親因腦溢血昏迷並逝世,黑傑克遵照母親遺願,領回父親遺體,將父親的皮膚植在自己受傷的腿上,使父母終於“重聚”。
全滿德

是蓮花的父親,為人心狠手辣,身份是"諾雲計畫"(noirproject)的幕後操縱者,為了研髮長生不死的藥物而不惜付上很多無辜的人命,後來也自食其果身中B.O.P病毒(BloodOfPhoenix)(不死病),但最後為保護黑傑克而被自己的女兒蓮花開槍射殺身亡。
蓮花
黑傑克的繼母。黑傑克的父親為了她拋棄了黑傑克的母親,遷到澳門居住。被一場火災中燒傷,導致毀容。黑傑克的父親請黑傑克替她整容,黑傑克卻將繼母易容成自己母親的樣貌,為的是報復父親對母親始亂終棄。後來黑傑克的父親因腦溢血昏迷並逝世,她恐防丈夫的遺產會歸於黑傑克所有,於是派人綁架並企圖殺害黑傑克。
小蓮
黑傑克的異母妹妹。身為千金,性格驕橫放縱,但面對大是大非時卻能表現得堂堂正正。她本來並不喜歡黑傑克,擔心他吞併父親的遺產。到了最後她把黑傑克的父親(間影三)的遺體交給黑傑克去作皮膚移植在黑傑克受傷的腿上。在漫畫版是遭到射殺身亡,但此一戲份動畫版轉到姐姐身上。
紅蜥蜴
追殺黑傑克的神秘殺手,曾被黑傑克救過一命,真實身份是黑傑克和小蓮另一姐妹,當年全滿德因為不喜歡間影三,所以把最初生下來的紅蜥蜴悄悄地抱走,並假裝不認識般把她養大,訓練為一個殺手。一次她跟黑傑克道別時發現了有殺手正準備殺死黑傑克,紅蜥蜴立即上前用身體替黑傑克擋子彈,結果當場死亡,臨死前叫了黑傑克一聲“哥哥”。

漫畫版

本間丈太郎(ほんまじょうたろう)
黑傑克醫學生涯上的啟蒙者。幼年黑傑克遇上嚴重意外,就是由他進行手術,拯救了黑傑克的性命。黑傑克視本間為恩師,因此討厭惡意中傷本間的人。
高志(タカシ)(貴治)

非洲和日本的混血兒,捐皮給黑男的男孩子。長大後成為環保份子,在非洲進行環境保護的示威行動期間,被當地政府軍隊鎮壓,遭到殺害。與黑傑克緣慳一面。
黑傑克的母親(美緒)
在美國駐日本空軍基地附近工作,兩母子遇上未發彈爆炸意外(工地人員收受賄款,將未經處理危險彈頭秘密埋在基地地下),慘被炸破下腹、失去四肢、無法說話,不久死去。黑傑克深愛母親,長大後到處奔走,替她討回公道。
如月惠(きさらぎめぐみ)
是黑傑克在大學醫局時代的女朋友。因為罹患子宮癌,雖然經黑傑克手術摘除子宮後治癒,但也因而喪失生育能力,於是決定以男性的身份活下去,後來成為船醫並與黑傑克分手。
桑田洛美(くわたこのみ)
醫術精湛的外科醫生。由於她判症時立場強硬又冷酷,被人揶揄為“怪醫皇后”。加上未婚夫反對她繼續行醫,心高氣傲的她一氣之下去賣醉,遇上黑傑克,讓黑傑克對她留下深刻印象。桑田的未婚夫遇上嚴重車禍,黑傑克替她挽回未婚夫的雙腿。數年後黑傑克重遇已婚的桑田,桑田的丈夫在中東工作,她卻不願到偏遠落後的地區行醫。她乘機向黑傑克示愛,黑傑克卻拒絕了(他本來對她大有好感)。最後她反省過來,決定與丈夫會合,告別了黑傑克。
切木/奇利柯/奇利(キリコ)
外號“死神的化身”,專門提供安樂死的醫生。黑傑克的宿敵。一隻眼睛失明。曾擔任軍醫,在戰場上提供安樂死予瀕臨死亡的士兵,獲得對方致謝,從此以安樂死服務為職業。他認為生死有命,不能強求,於是經常煽動病人接受安樂死,更樂意提供安樂死服務,以求解脫。黑傑克反對他的偏激立場,知道切木/奇利柯/奇利替人進行安樂死時必定阻止(切木/奇利柯/奇利替親生父親進行安樂死,更被黑傑克迎頭痛擊)。有一位妹妹名叫“百合/尤莉/由莉”。
百合/尤莉/由莉(ユリ)

切木/奇利柯/奇利的妹妹。與兄長完全不相似的美人。與切木/奇利柯/奇利關係不錯,但對兄長的安樂死服務不敢恭維,甚至與黑傑克站在同一陣線上,非常敬重黑傑克。
琵琶丸(びわまる)
失明的針灸師。雖然失明,但掌握人體穴位,精通針灸術。反對割開病人身體,並義務替人治病,曾醫治二千至三千人。他不知道黑傑克的一位女病人對針懷有恐懼症,便進行針灸,不慎導致病人抽搐。他憑聽覺判斷黑傑克因接受手術多次,導致脾胃內臟衰弱,主動替他進行針灸
白拍子泰彥(しらびょうしやすひこ)

生於富裕之家,信奉精英主義的醫生。他堅信科技是勝於人手並鄙視沒有執業牌照的黑傑克,但卻因醫療失誤再三要求黑傑克的幫忙。黑傑克教訓他不要過於高傲,要有勇氣對病人承擔責任。創立了名叫SKYHOSPITAL的空中醫院,在結局中跟黑傑克一起找出名叫“PhoenixDisease”的血清(本間血清),拯救了一場人類的大災難。
露美(ロミ)

患上公害病(工業污染空氣導致肺病)的小女孩。她的照片刊登在醫學雜誌上,黑傑克認為面容很可愛,根據她的樣子將貝貝/佩佩/皮諾可/蓓蓓的面貌造得與她一模一樣。黑傑克力勸替露美診病的年青醫生要對症下藥,但對方收受廠商的賄款,遲遲不肯公開公害病的真相。結果露美的病情被拖延,黑傑克用盡全力也回天乏術,露美最後病重身亡(動畫中露美並未死亡,而是被blackjack動手術救治成功)。露美的死亡也喚起了以前替診斷的年輕醫師的正義感,揭發污染空氣的工廠。
杉並井草(すぎなみいぐさ)
美麗的女演員。她本來並不漂亮,卻有表演天份,央求黑傑克替她進行整容手術。黑傑克認為多此一舉而拒絕,但杉並還是與經理人陪同下要求接受手術。黑傑克不情願下替她造了一副新的面孔,並吩咐她不要再回來。杉並成名後遷居到黑傑克家居的對面,得知黑傑克還保留自己的舊照,並向黑傑克示愛,但黑傑克卻表示昔日的她已經死去。杉並的經理人認為黑傑克是跘腳石,企圖將他推下山崖。杉並羞愧難忍,宣布息影並移居海外
青鳥滿(青鳥ミチル)
末期'癌症病人。希望在生命終結前能夠體驗結婚,戲言要“與第一個進入病房的男人結婚”,替她診治的黑傑克答應,並舉行沒有法律約束效力的“結婚儀式”。黑傑克替青鳥滿進行手術後,她卻以為婚禮合法,輕言為愛願意死去。黑傑克喝令她要好好珍惜得來不易的生命後離去,令她空歡喜一場。最後青鳥滿與兒時玩伴結婚。
清水清美(清水きよみ)
瀨戶內海內的小島診療所醫生,專攻內科。兄長清水醫生曾經拯救黑傑克,後來遇上山崩意外死亡。黑傑克到訪小島並逗留了一星期。期間清美不知不覺地愛上黑傑克,卻不幸遇上山崩意外重傷逝去。臨終前對黑傑克表示希望以自己的皮膚植在黑傑克的臉上,這樣便可以永遠和黑傑克在一起(因為黑傑克的面部皮膚其中一部份是偏黑色)。但黑傑克在她的墓前悼念時卻說“不願意在你美麗的臉孔上開刀,而且我還要好好珍惜臉上這張皮”。
間久部綠郎(まくべろくろう)
黑傑克的國小同學。在法國留學並加入犯罪組織,有“暗黑街太子”之稱。為了逃避警察追捕,綠郎曾企圖改變眼珠顏色,幾乎失明。他要求黑傑克替他換掉手指以改變身份,爪牙們卻自作主張槍傷了黑傑克。黑傑克在綠郎的指骨上,用不褪色墨水寫上“BJ”兩字以“紀念二人的友誼”,使綠郎身份敗露,被捕並接受審訊。最後綠郎被判處死刑,行刑前黑傑克探望綠郎,兩人和解收場。其姓氏源自莎士比亞的著作《馬克白》(Mecbeth)。
笑哈哈/笑俠(ゲラ)
黑傑克高中時代的同學。真名上戶翔,志願是成為漫畫家。因為笑聲不絕而得到“笑哈哈”的綽號。他的身世可憐,父母因欠債拋下“笑哈哈”一個人逃去無蹤。但無論境況如何,他仍然笑面迎人。他的幽默和誠意打動了滿懷心事的黑傑克。高利貸上門迫令他還錢時,黑傑克為了保護笑哈哈不被高利貸所打而用飛鏢射向高利貸後背,高利貸用飛鏢反擊黑傑克,但被笑哈哈擋住,因而不幸喉嚨受傷。“笑哈哈”在病養期間調離至其他醫院,與黑傑克失去聯絡。黑傑克念念不忘舊友,8年後終於在某療養院找到“笑哈哈”,其時他因喉部受傷導致氣胸,一旦發笑便會窒息,所以不能再笑。黑傑克替“笑哈哈”進行了手術,“笑哈哈”卻受到感染而出現高熱症狀。知道自己生命已到盡頭的“笑哈哈”縱聲大笑後離開人世。


幕後小秘密

1983年6月20日手塚治虫於講談社發行之"手塚治虫漫畫全集BLACKJACK"中附錄的內容
(摘錄自東販出版章澤儀翻譯‘怪醫黑傑克’)

首先,我最常聽到人家問那樣的設定是從哪裡想來的。
這部漫畫,本來只預定畫成五回左右的短期連載,編輯部也打算只做成這樣就好。短短的五回當然沒辦法交代黑傑克的身世和個性,於是在第五回,我就以“恐怕,這位醫生至今仍在世界的某個角落,揮動著手術刀創造下一個奇蹟……”這樣的結語,讓這個充滿謎團的怪人物就這樣帶著神秘消失了。
那些手術疤是怎樣來的?臉上不同的膚色和那些有黑有白的頭髮,還有總是戴著不合時宜的蝴蝶領結,甚至披著披風,而且明明那么有錢,為什麼還住在那樣的破爛小屋裡?說真的,我當初根本沒想到那么多,就連那有黑有白的頭髮,其實原本只是頭髮的光澤而已。
皮諾可或奇利哥、本間教授或女醫師桑田久美等等,這些後來才一個個加進來的人物,在故事開始時也沒有設定細節。故是原本就是個短篇集,幾乎沒有多少設定,都是隨畫隨想的。
黑傑克的身世背景也是如此。他的設定都是在趕連載稿時一點一點想到的;有在時間上或畫面上,搞到不連戲也是有的。此外,那些病名和治療法都是亂想的,有一半以上都是虛構出來的。
有一次,東京大學醫學系的學生活動社團人員曾對我大罵,說“畫那些虛構的東西,我看你別乾漫畫家了。”不管是東大醫學系之類的說些什麼,實在是太幼稚了。試問,在這世上,會有不畫虛構事物的漫畫嗎?
1986年7月22日手塚治虫於富山縣民大學夏季講座演講內容
我雖然有醫師執照,卻曾是個會在病歷上順手畫起病患人像的醫生.。儘管如此,我還是會幻想,假使我要當醫生,我想當這樣的醫生,於是我就把這個夢想畫成了漫畫。
現在想起來,我的漫畫作品裡也真出現過非常多的醫師。其中獲得最多讀者共鳴的,莫過於黑傑克這號人物了。黑傑克雖然是個擁有一副天才般的外科手術技術的男子,卻是一個無照醫師,因此總是被醫師公會或刑警給盯上。但是,卻又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大富豪信任他的醫術,不惜重金要請他治病,而且只要沒有太嚴重的問題,黑傑克都能成功地治癒患者。
不過,這位醫生的技術水準,其實只有我在大學時代接受過的醫療教育程度而已。換言之,就是昭和20年(西元1946年)左右的醫療技術。這其中的時代落差,或說落伍,只能說是我寥寥無幾的經驗造成的無奈差距。所以,有相當多的讀者看了‘怪醫黑傑克’之後覺得有時代錯誤,或批判是傳統守舊。當然,會有這些意見的,都是擁有豐富專業知識的人士。哎,我對這些批評沒有任何意見。但是,‘怪醫黑傑克’試圖描繪的,並不是這些醫療技術的介紹。黑傑克每每成功的治癒疑難雜症,患者自然因此延長了壽命。不只是他,現代先進的醫療機構也能挽救越來越多人的生命。這么一來,這世上死人變少了,老年人增加,不就成了一個高齡社會嗎?或者就結果而言,生命循環周期亂了,地球變得人口過剩?
每治癒一名患者,黑傑克便總是為此煩惱。醫生的使命果真是施術為人類延年益壽嗎?拯救一個老朽的高齡患者,真能為那名患者的餘生帶來幸福嗎?黑傑克總是如此自問,陷入極度的兩難之中。
一個人若只是被醫生所救而延長了壽命,稱不上“活著”。年輕人固然如此,老年人也可以說是喪失“生存意義”就無法產生活下去的精力。縱使煞費苦心藉由醫學的進步而延長了生命,反而容易徒增艱辛或苦澀的感受。
不只在日本,社會對於老年人經常投以冷漠的眼光。青壯年人口往往視老年人為沒有用的累贅,這是一種自我本位,一種傲慢。年輕人也好,正在社會第一線的壯年人也好,大概都只知道一頭栽進工作中,或是忙著用自己的青春歌頌此生,卻好像完全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在不久的將來,我們都會變老的。
或許有人會回答,到時候再說吧。然而我們若想更珍惜自己的一生,或許真應該好好想一想,這些工作了數十年,如今垂垂老矣的人們是懷著何等心情在過日子的。人老了會變得容易生病,也會變得行動不便,年輕時那樣靈活的四肢,如今竟然不能隨心所欲的動著,令人多么痛苦,難堪。在自動售票機前面,因為動作的不靈活,而不由自主旁徨起來的老年人,自己一定會在心裡暗暗感到難為情的,但是,周遭對這樣的老年人未必會投以溫馨的眼光。日本已經算是先進國家了,車站或城市等建築結構本身,卻實在不像有為老年人或殘障者的行動去做考慮
當行動開始不便,逐漸老去--這是沒有例外,你我都要走到的一步。就算不為了別人,也當作為了自己吧,我們該思考如何建構一個更體貼老年人或殘障者的社會。在‘怪醫黑傑克’的作品中,有一篇描述某個老年人的故事,為了蓋一棟高樓大廈,有一棵櫸樹即將被砍掉。跟著那棵樹一起長大的某個老年人千方百計要阻止工程,最後還是失敗;就在砍樹的前一晚,老人對著櫸樹舉杯暢飲之後,從樹上跳下自殺了。
黑傑克雖然用手術將他救了回來,一個擾人的問題卻隨之而來;老人活了下來,卻失去了生存的意義,這樣還算是救了人嗎?故事的結局是,老人在手術過程中做了一個夢,夢見他的寶貝櫸樹散出了種子,並長成了小櫸樹,由於發現了這棵櫸樹,他也因此找回了繼續活下去的力量。但在現實中,老年人要在生活之中找到生存意義以現在這樣的社會而言,我們不得不承認,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一個老人的故事里,說的是一個手藝精湛的老木匠,一心執著於為黑傑克增建手術室和病房。不過,卻在中途病倒了。老木匠得了白血病,而且是起因於廣島的Atom爆炸。才剛踏出校門的黑傑克面對這名老人,也無法降伏輻射病變這等強大的敵人
往後,黑傑克仍會繼續自問何謂醫療,何謂人類的幸福的。
————手塚治虫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