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獸家長

怪獸家長

怪獸家長(モンスターペアレント, Monster parent),又稱怪物家長,是學校對於以自我為中心,不講理的監護人所造的和製英語。普遍認為這辭彙是從向山洋一的“教室ツーウェイ”2007年8月號第9頁出來的。這其中不包含對學校合理提出要求的監護人。

基本信息

基本簡介

怪獸家長怪獸家長

託兒所要為家長提供早餐、學生洗衣服剪指甲要在校內完成、老師要接送學生……提出這些離奇要求的日本家長,被媒體稱為“怪獸家長”。隨著21世紀初日本教育商業化,“怪獸家長”盛行,已把教師的壓力水平推至紀錄新高。政府數據顯示,教師因此而缺席的數字,在過去10年上升逾3倍,占請病假教師的63%。許多教師因承受不了壓力,更選擇輕生。

在“怪獸家長”這辭彙登場以前,是根據以研究“父母的無理要求”的大阪大學大學院教授小野田正利開始。這樣的監護人開始增加的時間是1990年代後半(美國“直升機家長”問題開始出現的時間為1991年)。這個時期的孩子,有很多經歷過1970年代後半至1980年代前半的校園暴力經驗,對教師沒有什麼敬意,而教師從業的冷淡泡沫期,更造成社會輕視教師的態度,這是小野田的解釋。又小野田提出“說了就算”的風氣增強,不也是造成怪獸家長出現的原因嗎?
同時,喜入克認為這種監護人增加的原因,是“監護人的消費者意識失控”。根據喜入的說法,監護人無法忍受自己的孩子在學校受到其他小孩的“損傷”。認為那個“付出同樣的價錢,就該得到同樣的商品”意識,制約了教育服務。像是某學年級任是剛畢業的新手、中堅、受到稱頌的名師。怪物家長們認為:自己的孩子要是沒有被“優秀教師”教到,就是差別待遇。這種監護人擁有過剩的消費者意識問題,也被河上亮一所提出。
再喜入也指出,這些怪獸家長對於學校的棘手理由是“學校和對等的消費者”立場和“小孩的經驗還不純熟”立場的現象。即是怪獸家長和孩子們,向學校做出申訴的同時,便是採取了“消費者”的行動。這樣的行為被學校認定為“違反校規”即當退學、休學,怪獸家長們以“考慮一下這孩子還不太懂事”作為反駁。

主要問題

怪獸家長怪獸家長

只要出現一個這樣子的監護人,教職員們就必須耗費龐大的時間來應付。這樣下來,其他學生、兒童的受教(教學研習、課業準備、學生指導、社團參與、補習等等)時間也會跟著浪費。或是在學校廣播影響其他學生及導師。
根據2006年金子元久對全國(日本)一萬所中國小校長為對象做的問卷調查。中學有29.8%的校長回答“家長的利己要求”對教育有嚴重的妨礙,配合“稍稍嚴重”的48.9%的話,就有78.7%的校長將這種家長的利己要求當成一種問題。在國小方面,“嚴重”的有25.7%,“稍為嚴重”的有52.1%,合計77.8%。
較適當的做法是儘可能將影響減至最小,不過如果只讓一名教職員承擔起來,該當教職員因而出現身體或心理上的疾病也不奇怪。特別是,經驗淺的新任教師對這種問題還不能做出適當的對應(喜入,2007)。2006年一位在西東京市市立國小任職的女性教員,在半夜收到某些監護人的控訴電話和通訊錄被人身攻擊後,自殺。
接著,2008年1月抑鬱症勞動災害補償保險認定此類例子:因為孩子們的小爭吵的父母對,當時把孩子託送埼玉県狹山市立託兒所的女性所長進行四個月的長期控訴,最後所長自焚而死的案例。
在福田的報告中,也有一項在福岡發生的事例。學校管理人員不斷迴避相關責任,而導致事態惡化的情況。因為這樣,怪獸家長們開始接二連三地群起攻擊之後,校長偏向迎合這些怪獸家長,承認了教師方面的過錯。當開始審理後,便不得替教師們提供認可的證詞,更逼迫教師們追認這樣的情況。

主要類型

怪獸家長怪獸家長

學校依存型:早上就把小孩帶到學校,在學校洗衣服等“不管什麼事情都帶到學校來做”

自我本位型:要求擔任演劇主角、習字要求極高甚至“要求學校為了孩子變更排課內容”

操守無良型:晚上,上課的時間也打電話

權利主張型:因為感冒而要求班級停課,或是要求退還餐費

neglect(放棄養育、虐待)型:不給飯吃、不給洗澡、洗衣服

自己的孩子被警告,就憤而衝進職員室,沒完沒了地申訴;清晨和深夜不斷打電話到教職員家中,持續訴苦 ;因為孩子們吵架,所以到學校來要求處罰對方;因為孩子沒有選上大隊接力選手而來;孩子沒把檔案交給父母,而來指摘教師;要求“為了讓我的孩子得到最好的學習環境指定特定教職員”或“讓我的孩子成為學校代表參加地區事務”等等‘

突然接到教育委員會的匿名電話指稱“○○國小○年○班的○○兒童因為受到班級排擠而不願意來學校”;抗議高中入學考試的合理性和不服絕對評價(評定的比例在規定上很嚴格,相對評價,幾乎沒有糾紛發生)通知單的評定(特別是在美術等術科方面,因為很難有客觀的評價)。 在討論學校的網站批評及攻擊學校或教職員(雖然是少數不過還是有);把“導師沒來迎接遲到的小孩”等不講理的事情向學校申訴。

個案舉例

2003年在福岡県國小發生的事例。根據上述“捏造:福岡‘殺人教師’事件的真相”中,怪獸家長作為“欺負教師”和譴責。事件鬧上法庭後,支持家長的550人大辯護團集結而成。可是審理的過程中,怪獸家長假造的告發是越來越明顯。這次事件結果1審被告(教師)勝訴,然後原告繼續抗訴。不過2007年3月撤銷抗訴,原告確定敗訴。(但上述“假造-”被告的教師立場過去的資料需要留意。雖然上述事件地方法院判決教師無需負擔責任,可是福岡市支付了220萬元(日圓),並不是捏造的原告方的條件。教師的責任沒被過問,公務員的個人責任是國家賠償法上的問題。)
又2007年2月1日NHK播放了“クローズアップ現代:要求的家長、被問的教師”,對被怪獸家長疲勞轟炸到自殺的女性教師事例進行介紹,引起很大迴響。

主要對策

怪獸家長怪獸家長

關於應對怪獸家長的對策,有各式各樣的議論人員在討論著。小野田正利覺得,不是要接受怪獸家長的無理要求,而是去察覺怪獸家長真正要求的是什麼,還有尋求可能解決的方法。再喜入克提出,對應這樣怪獸家長對於學校和教職員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情,應該要在教育委員會內設定專門應付怪獸家長的專業團隊。
教育再生會議採納了喜入的建議,於2007年6月1日的第2次報告中提議“成立學校問題解決支援隊(暫稱)”。再嘗試安排學校協定會等地區社會和學校共同合作。報導指出,教職員在個人訴訟費用保險(教職員賠償責任險)的投保率也在明顯增加著,2007年東京都的公立學校教職員,有三分之一投了這個保險。根據2007年7月12日的每日新聞報導,都教員的訴訟費用保險加入數從2000年的1300人暴增到2007年的21800人。這個保險,是對因為教職員不法行為的受害者個人賠償責任保險,再加上不管有沒有非法行為存在的一切訴訟費用[14]。文部科學省2007年7月,招集從全國教育委員會討論出來的應對怪獸家長方案,從那些中選出10個自治團體於2008年實施,這個計畫動用了國家補助費用的8成。
經營顧問本間正人是站在“所謂怪獸家長和怪物患者(モンスターペイシェント),是普通人類怪獸化的狀態,更多時候他們並不是怪物”、“怪獸化的人是因為曾經受到同樣的傷害,而在不知不覺中怪獸化”的立場,套用在企業內人才培養的方法論,製作出應付怪獸化監護人的教戰手冊。(“一對一不回應”、“記錄儘量詳盡,最好可以錄音”、“和對方談判時絕對不能說出同意對方的言論”等等)
同時,學校風險管理推進機構發行了“為了教職員的監護人索賠對應手冊”,索賠對應“基本的想法”、“到解決為止的經過”、“防範未然的索賠”、“正當地指出,批判的應對”等內容一起。按情況應對方法(25種情況)“意見本票(接受者用)”、“意見存根(管理人員用)”,在學校現場能有效地利用。

為紓緩教師壓力,東京都政府斥資1000萬日圓印刷一本手冊,將於月底向巿內公立學校逾6萬名教職員派發,提供應付“怪獸家長”的竅門。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