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啤酒節

德國啤酒節

啤酒節源於德國,1810年的十月,為了慶祝巴伐利亞的路德維格王子和薩克森國的希爾斯公主的婚禮而舉行德國啤酒節的盛大慶典。自那以後,十月啤酒節就作為巴伐利亞的一個傳統的民間節日保留下來。 每年從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人們傾巢而出,親朋好友相伴,戀人相依,歡聚在一起,喝著自製的鮮釀啤酒,吃著德國獨有的各式各樣的香腸和麵包,其間樂隊身著民族服裝穿梭於人群之中,嫻熟地演奏輕鬆歡快的樂曲。

基本信息

介紹

啤酒節源於德國,1810年的十月,為了慶祝巴伐利亞的路德維格王子和薩克森國的希爾斯公主的婚禮而舉行德國啤酒節的盛大慶典。

啤酒節最初定於十月召開,因此也被稱為“十月節”。但由於德國十月天氣已經轉涼,所以從1872年起將啤酒節調到了九月。

啤酒節總是在9月15號之後的第一個星期六開幕,在十月的第一個星期日閉幕。2000年規定,如果十月的第一個星期天為10月1號或者2號,那么啤酒節將自動延長到德國的國慶節那天(10月3日)。

規模

由於德國人將喝酒視為每天的“必修課”,各種酒館、酒屋、小客棧便多似天上的星星。僅人口100萬的慕尼黑就有3000多個每天都座無虛席的啤酒館。幾乎每個踏進酒館的人至少都點半升啤酒佐餐,但人們最常點的還是一升。所以“一升”在慕尼黑及整個巴伐利亞可說是個“計量單位”,當地還盛行一諺語“有節制地一天喝一升,健康賽神仙”。人們也不只是進餐時才喝酒,幾乎是隨時隨地喝。德國各地幾乎都有“啤酒公園”,只要太陽一露臉,人們就蜂擁至啤酒公園,盡情享受一下大自然。

慕尼黑一向是公認的“啤酒之都”,每年秋季都會舉行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啤酒節——十月慶典。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紛至沓來,湧向慕尼黑,一品“巴伐利亞啤酒”,並親身體驗德國人民歡慶節日的熱鬧和喜悅。其實,早從公元1517年起,德國每隔7年就會在慕尼黑舉行一場“桶匠之舞”。這種花式舞蹈是由18人共同演出,他們不斷舞動桶箍,並把它們弄成王冠,在黑死病終止蔓延的年代,這些桶匠就是第一批通過歡樂的舞蹈而重燃希望之火的災民。而製造啤酒桶的這種職業,對整個啤酒業和飲酒者都是不可或缺的。不過,由於清潔大木桶的工作不僅費事又昂貴,所以如今僅剩下少數釀酒廠遵循古老的習慣將啤酒裝進大木桶中。桶裝啤酒的味道最是香醇。但真正的桶裝啤酒只有小酒廠才會有,其他在各大城市及民俗節中見到的木桶都是假的,只用來裝飾而已 。

慕尼黑每年的二三月份還舉行著名的“四旬齋節”。每到這時,德國最重要的政治人物匯聚在山城“Nockher-Berg”測試巴伐利亞四旬齋啤酒的品質。過去的測試是這樣的:一些“達官貴人”身著皮褲坐在木板凳上,然後開始暢飲新鮮啤酒,並在凳子上坐半個小時,等他們起身時,木板必須能夠貼著他們的皮褲,才表示啤酒真正通過了測試,不然就表示這種啤酒濃度太低,沒有資格成為“真正的四旬齋啤酒”。

政治人物仍在波克啤酒與音樂相伴下見面,儀式與前卻有不同:政治人物聚集之後便舉行開桶儀式(即將第一桶啤酒開封),好讓那些挑剔的嘴嘗過點評過。藝術家與演員也獲準參與這項儀式,他們可以用幽默機智的方式公開譴責政治人物的惡行,甚至公然揭露這些政治人物的“真面目”。這種活躍、充滿嘲諷的“政治大遊行”真算得上是世界獨一無二的戲劇演出,這都是啤酒節的功勞。另外,在斯圖加特、科隆、多特蒙德等地,也有啤酒節舉行,熱鬧非凡。

習慣

喝啤酒時的習慣,日爾曼人也和包括中國在內的東方人不同,即不一定會佐配小菜,最多是鹹麵包。假如喝的同時佐以乳酪或生火腿、香腸,這就已經成為正餐的一部分,而不算是下酒小菜了。

有趣的是,啤酒在德國宗教史上也發揮過功勳作用:古代天主教徒在復活節前的四旬節需為紀念基督受難而禁食,其時便有修道院研發、生產的修塔庫啤酒賣。該種艾爾啤酒顏色很深,酒精濃度達到5.5%,又含有豐富的礦物質和維生素,用來作為補充和支撐禁食四十天的體能所需。

文化

啤酒不是酒,這就是日爾曼人的範疇學。在標準的德國公司里,總會有一個員工餐廳,或者是置放飲料的冰櫃什麼的,裡面放著各種花色類型的啤酒。而上班時間喝這些飲料,不會被認為是不合適。

和世界盃無關,這其實算是德國“啤酒主義”文化的組成部分。不難回溯出,德國對啤酒發展史和釀造科學的貢獻大概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僅是大多數貯藏啤酒品種的誕生地,也創造出了許多獨特的艾爾(Ale)風格。可類比該國對哲學、文學世界和音樂殿堂之貢獻。

很多非啤酒熱愛人士,對貯藏啤酒和艾爾總是區別不清楚,若是去多特蒙德旅遊時參觀到著名的“啤酒博物館”,更是會被繁複、差異的工序弄昏頭。

其實,遵循傳統做法中之主流,是按酵母品種為啤酒分類:使用艾爾酵母的,和使用貯藏啤酒酵母。在分裝入桶、瓶、聽時,多數商業啤酒會來一番過濾,再就是加熱殺菌,而傳統的艾爾只進行輕微的過濾。

單口感而言也是容易辨別,艾爾啤酒有果香複合口味,飲用溫度較高,而新式的貯藏啤酒是那種更“爽潔”的口味。在上個世紀中後期,視覺上清亮明澈的貯藏啤酒,相較傳統的艾爾、波特(Porter)及賽多特(stout)吸引了越來越多的消費者。

三十年又河西,艾爾的非標準化個性特徵正讓其東山再起。著名的德國艾爾風格啤酒有:主產在慕尼黑的維斯啤酒(Weissbier/Weizen),大的生產廠家好比來上海鉑金稀缺地段開餐館的慕尼黑寶萊納(Paulaner),流行品牌如愛丁格爾(Erdinger)、湧泉弗朗奇斯卡娜(Spaten Franziskaner)等。

以3K——教堂(Kirchen),酒館(Kneipen)和狂歡節(Karneval)——聞名的科隆地區則是出產一種叫 “酷而實”(Kolsch)的艾爾。使用貴族型的酒花如哈雷圖爾,有低度到中度酒花香和苦味,廠家Kuppers Brewery在這個領域雄霸全球。

德國最大啤酒家族之一杜拜爾茲的家鄉杜塞道夫市,則是生產爽脆苦味的艾爾,叫阿爾特(Altbier)。至於儲藏啤酒,前述的多特蒙德便是由聞名啤酒界的多特蒙德出口貯藏啤酒(Dortmunder Export Lagers)。

慕尼黑的十月啤酒節 ,讓他國人提到德國啤酒就想像慕尼黑大叔手持1升啤酒杯,大啖整雞的場景。其實還可以做另一種情景想像,因為德國、歐洲乃至世界歷史的很多片段,與“啤酒主義”文化存在諸多交集。如1919年秋天,希特勒就是在慕尼黑一家叫Hofbraeus的小啤酒館和納粹黨的前身德國工人黨接上了頭,從而開始了其政治生涯。

這家啤酒館還在,就位於市政廣場旁,現正為萬國球迷簇擁。

說到深入國家文化骨髓的德國啤酒文化,不能不提及啤酒園(Biergarten)。這不是日本那種屋頂上掛著粉紅色燈籠或閃爍霓虹燈的場所,而是庭中有栗子樹或菩提樹一類的大植物的露天飲酒場所。可以說代表慕尼黑貯藏啤酒產品的皇家啤酒廠和羅溫布魯,也是開放巨大啤酒園,為上千啤酒愛好者的夜生活提供場地。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