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近代新月派代表詩人]

徐志摩[近代新月派代表詩人]

徐志摩(1897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原名章垿,字槱森,後改字志摩,生於清光緒二十二年十二月十三酉時,浙江海寧人,中國著名新月派現代詩人,散文家,亦是著名武俠小說作家金庸的表兄。徐志摩出生於富裕家庭,並曾留學英國。一生追求“愛”、“自由”與“美”(胡適語),這為他帶來了不少創作靈感,亦斷送了他的一生。1915年畢業於杭州一中,先後就讀於上海滬江大學、天津北洋大學和北京大學。1921年赴英國留學,進入倫敦劍橋大學當特別生,研究政治經濟學,在校兩年深受西方教育的薰陶及歐美浪漫主義和唯美派詩人的影響,開始創作新詩。1923年春,在北京辦起了俱樂部,出於對印度詩人泰戈爾一本的詩集《新月》的興趣,提名借用“新月”二字為社名,新月社便因此而得名。1924年與胡適、陳西瀅等創辦《現代詩評》周刊。1928年3月,創辦《新月》月刊,同年11月6日,作《再別康橋》。1931年11月19日因飛機失事罹難。

基本信息

生平經歷

陸小曼與徐志摩陸小曼與徐志摩

徐志摩,男,1897年出生於浙江海寧一個富裕家庭,父親徐申如擁有一座發電廠、一個梅醬廠、一間絲綢莊,在上海還有一家小錢莊,又是硤石商會會長,人稱“硤石巨子”。

1900年起入家塾讀書。

1907年,入硤石開智學堂就讀。

1909年畢業,入杭州府中學堂(1913年改名為杭州一中,歷經沿革為今日之杭州高級中學,與郁達夫厲麟似是同學)。

1915年夏杭州一中畢業後,考入上海滬江大學。10月29日與張君勱之妹張幼儀結婚後轉入上海浸信會學院學習。

1916年春,從上海浸信會學院退學。同年秋,轉入國立北洋大學(今天津大學)法科預科。次年,北洋大學法科併入北京大學,入北京大學預科學習。

1918年6月,拜梁啓超為師。

1918年8月赴美留學,入克拉克大學歷史系。

徐志摩與泰戈爾徐志摩與泰戈爾

1919年9月入哥倫比亞大學經濟系。

1920年10月,赴英國倫敦大學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攻讀博士學位,其間結識英國作家威爾斯,對文學興趣漸濃。

1922年3月,與張幼儀離婚,入劍橋大學國王學院學習。同年10月回國。

1923年3月,發起成立“新月社”。同時在北京大學英文系任教。

徐志摩詩歌徐志摩詩歌

1924年4月至5月,泰戈爾訪華,陪同在各地訪問;5月至7月,陪同到日本、香港訪問。8月,第一本詩集《志摩的詩》出版。12月,《現代評論》周刊在北京創刊,為主要撰稿人。

1925年3月,辭去北京大學教職。3至5月,與陸小曼赴歐旅遊。

1926年,應任光華大學教授,兼東吳大學法學院英文教授;主持《晨報副刊.詩》;10月,與陸小曼結婚。

1927年春,參與籌辦新月書店。9月,第二本詩集《翡冷翠的一夜》由新月書店出版。任上海光華大學教授。

1928年2月,兼任上海大夏大學教授。10日,與聞一多饒孟侃葉公超等創辦《新月》月刊。

1928年6月至10月,赴日、美、歐、印等地旅遊。11月,最有名的代表作《再別康橋》問世。

《再別康橋》《再別康橋》

1929年,辭去東吳大學、大夏大學教職,兼任中華書局編輯。9月,應聘任南京中央大學(1949年更名為南京大學)文學院英語文學教授。同年,兼中華書局、大東書局編輯

1930年底,先後辭去上海光華大學、南京中央大學教職。應胡適之邀,再度任北京大學教授,兼北京女子師範大學教授。

1931年1月,與陳夢家方瑋德等創辦《詩刊》季刊。2月,任北京大學英文系教授。兼任北平女子大學教授。8月,詩集《猛虎集》出版。

1931年11月13日,從北平赴上海看望陸小曼,18日離開上海到南京,為趕到北京聽林徽因的一個關於建築的講座,19日上午搭乘從南京到北平的“濟南號”郵機,到達濟南附近時飛機觸山失事,遇難身亡,時年34歲。

感情生活

徐志摩與林徽因徐志摩與林徽因

徐志摩一生為四位女性所困:張幼儀林徽因、凌叔華和陸小曼。

徐志摩與張幼儀系奉父命而結合,以仳縭告終。

與林徽因相見恨晚,是一廂情願。

陸小曼則是乘虛而入造成了事實夫妻。

新月詩派

陸小曼陸小曼

徐志摩參與了新月派的整個活動,他的創作體現了新月流派鮮明特徵。從成立新月社到逐步形成一個文學流派——新月派,歷時約十年,徐志摩始終在其中起著重要的作用。

1923年春上,徐志摩在北京辦起了俱樂部,編戲演戲,逢年過節舉行年會、燈會,也有吟詩作畫,徐志摩出於對印度詩人泰戈爾一本詩集《新月》的興趣,提名借用“新月”二字為社名,新月社便因此而得名。

徐志摩的詩稿徐志摩的詩稿

1925 年以前,徐志摩自己除了作詩以外,還聯絡新月社成員從事戲劇活動。1925年10月,徐志摩接編《晨報副刊》,並於1926年4月1日,創辦了《晨報詩刊》,這時,聞一多已由美國回國並參加了《詩刊》的編撰工作。除第三、四兩期由聞一多和第五期由饒孟侃負責編輯外,其全各期均由徐志摩主編。發表的《詩刊弁言》和《詩刊放假》也是徐志摩執筆。《詩刊》的撰稿人努力於中國新格律詩的創作和關於詩藝的探討,所以,《晨報詩刊》的創辦,標誌著以“使詩的內容及形式雙方表現出美的力量,成為一種完美的藝術”的詩歌流派——新月詩派的形成。

1927年春,新月社一些成員由於政治形勢的變化及其它種種原因,紛紛聚集到上海。此時,徐志摩也與陸小曼結婚並移居上海。徐志摩四出訪友,奔走聯絡,與聞一多、胡適、邵洵美、梁實秋、余上沆、張禹九等在上海環龍路環龍別墅辦了個新月書店,由胡適任董事長,余上沈任經理,後由張禹九接任。

1928年3月,徐志摩一邊在光華大學,東吳大學,大夏大學等校擔任教授工作,一邊又創辦了《新月》月刊。《新月》一共出刊四卷四十三期,至1933年6月終刊,不僅刊出新月派成員的著作,其中也有郁達夫、巴金丁玲胡也頻等思想傾向進步的作家作品。不過,這已是新月派活動的後期,後期新月派,其成員雖各有差異,就其整個政治傾向而言,卻是日趨反動。但是新月派從事詩歌創作,研討新詩的這條“連索”似乎還沒中斷。

1931年1月20日,徐志摩與陳夢家、邵詢美等又辦了一個《詩刊》季刊,出了四期,陳夢家在1931年9月,從《晨報詩刊》、《新月》月刊和《詩刊》上選了十八家詩人八十首新詩,編成一本《新月詩選》,從這些待作中,多少可以見出新月詩派的基本面貌和特色。1931年11月19日,徐志摩因飛機失事而去世,新月派為梁實秋、胡適等人所左右,到了1933年6月1日,《新月》出至四卷七期而停刊,隨後,它也便銷聲匿跡了。

文學生涯

康橋(劍橋)月色

徐志摩徐志摩

徐志摩與詩本來是一無家族淵源,二無個人癖好,可是,在英國康橋大學留學期間,卻一反往常,不寫則已,一寫不止,形成了他詩歌創作的暴發期。這時期他雖然寫了那么多詩,但現今散見於一些報刊雜誌的也僅有二、三十首,大部分都散失掉了。但從尚能見到的有限的詩篇中,還可以約略窺見徐志摩初期詩作的狀況和他的思想印痕

首先,與他當時所處的生活環境有關,是他生活的康橋的環境觸發了他的詩興,點燃起他的創作慾念的。他說:“我在康橋的日子,可真幸福,深怕這輩子再也得不到那樣甜蜜的洗禮”(《吸菸與文化》)。因此,這時期,他創作了象《夏》《夏日田》,此時,他的個人生活“照著了一種奇異的月色”。

1921年秋天,他認識了“人艷如花”的“才女”林徽因,徐志摩與她交往甚密,隨後談起戀愛,並有談論婚嫁之意。於是,徐志摩在1922年3月向張幼儀提出離婚,認為他們不應該繼續沒有愛情、沒有自由的結婚生活了。自由離婚,止絕苦痛,始兆幸福,這是徐志摩的單純的理想主義,他在追求著一種理想的人生,他感到生命似乎受到“偉大力量的震撼”,他要發抒,他要歌吟,因此,像《情死》《月夜聽琴》《青年雜詠》《清風吹斷春朝夢》等表現愛情和人生理想的詩歌,也就構成了他這期詩歌的重要內容。再有,他所以傾向分行的抒寫,是他接觸了大量的英國文學藝術,拜倫、雪萊、濟慈、哈代等的作品令他入迷。他吹著了這股“奇異的風”——歐風,他踏著他們的路,於是藉助詩的形式,把他的思想感情“奇異”的表現出來。

因此,徐志摩對在英國康橋這段生活分外留戀,他不無感慨,異常興奮,他大量作詩,他這時詩情洶湧暴發的情景,在他的題為《草上的露珠兒》一首長詩中有所反映。這是迄今為止我們見到的他的最早的一首詩,這首詩不僅表達了他當時的抱負和志趣,而且形象地傳達出他的詩緒洶湧的狀態,他開放創造的噴泉,他放喉歌吟,因此,他要做一個詩人了。這些早期詩歌,總的是調子清新,情緒高揚,反映了“青春的呼喚,燃點著希望燦燦”(徐志摩:《春》)。同時,也開始多方探求新詩的形式,詩式比較多樣,但尚未定型,有自由體,新格律體,也有西洋詩體,甚至還有無標點詩,但講求音韻、節奏,格式的勻稱和整齊,要求“聲調流利好聽,形式輕盈柔美”,這也正是徐志摩作詩的一貫追求。

英國康橋的生活固然使他迷醉,但思鄉懷國之情纏繞著他,於是在1922年8月離開歐洲,啟程回國。回國途中,曾在新加坡、香港、日本稍作停留,經歷兩個月的旅程,於10月15日到達上海。

回國後,徐志摩開始了另一種生活。,有時還感覺精神上的煩悶和焦躁。於是他將自己的感受和體驗訴之筆端,開始了文學創作的生涯。

翡冷翠的一夜

徐志摩徐志摩

《翡冷翠的一夜》是徐志摩的第二個詩集,是他的1925至1927年部分詩歌創作的匯集。這一時期徐志摩的思想和生活發生了一個較大的波折。1924年4月,他在北京認識了陸小曼,並著了魔似的與她熱戀起來,此事招致社會的非議和家庭的反對。但他倆全不顧這一切,可一時又難以解決,徐志摩在十分痛苦和矛盾的心情下,於1925年3月11日啟程出國歐遊,想暫時擺脫一下生活上的苦惱和困境。他在義大利的翡冷翠(即佛羅倫斯)住了一段時間,他將他的傷悲,他的感觸,託付紙筆,寫了不少詩,因此,這部詩集就題名為《翡冷翠的一夜》,這個詩集,除了有哈代、羅賽蒂等英國作家的譯詩外,還有象《西伯利亞》《在哀克剎脫教堂前》那樣漫遊歐洲時對異鄉他國生活的感受。他也寫了一不少愛情詩篇。《翡冷翠的一夜》,可以看作是記敘了當時他和陸小曼之間的感情波瀾,他的熱烈的感情和無法擺脫的痛苦。

1925年和1926年,中國的革命運動蓬勃興起,五卅事件與三·一八慘案引起他的“憤慨”和“悲切”,為紀念“三·一八”,他寫了《梅雪爭春》,揭露了軍閥屠殺無辜,連十三歲的兒童也慘遭殺害。在《大帥》《人變獸》的詩篇中,暴露了軍閥活埋傷兵、殺死人民的血腥罪行。他的思想起了“波折”,“流入懷疑和頹廢”,認為現在是受罪時期,因此,不少詩篇失去樂觀調子,相反染上了一層憂鬱、失望、逃避現實的頹廢色彩。他詛咒生活,讚頌死亡,要辭別人間去殉戀愛。想像奇特,思想灰暗。當然,這個詩集也還有少量調子比較積極明朗的詩篇。

這個詩集在藝術技巧上如聞一多說的“確乎是進步了”。對詩的形式技巧更加注意推敲,除了在詩式上更多樣化,什麼對話體,打夯歌、豆腐乾式;既有敘事,也有抒情,他也醉心於詩的音節與格律。

劇作翻譯

徐志摩徐志摩

徐志摩在其將近十年的創作生涯中,除了主要寫作詩歌和散文外,同時還寫了一些小說、劇本並從事翻譯工作。他先在1923年2月11日,《努力周報》上發表了第一篇小說《一個不很重要的回想》,此後斷斷續續又寫了一些,總計十一篇,後以《輪盤》為題合集出版,這是他的唯一的小說集。

他的小說不外乎寫中國留學生的生活和外國的某些社會風尚,同時也有一些取材於中國社會的某些生活側面,題材是不廣的,容量是有限的。他的小說多用浪漫主義的筆法,著力於人物的內心感受的發掘和心理活動的刻畫。在小說中,作者又好用詩的句型、艷麗形象的比附,抒情的筆調,因而,他的作品帶有浪漫的抒情色彩,具有“獨特的華麗”(沈從文:《輪盤自序》)的格調。他的小說有的情節過於簡略,近於速寫,不那么“完全”;有的只是“直著寫,沒有曲折,也少有變化。”(《輪盤·自序》)必須指出的:他的小說多數寫司空見慣的男女戀愛,很少觸及當時社會的具有普遍意義的尖銳問題。

徐志摩也熱心倡導過戲劇活動。1923年新月社成立時,他積極組織戲劇活動,還創辦過《劇刊》,也演過戲,但是他很少寫劇本。他只寫過一個劇本,叫《卞崑岡》,還是與陸小曼合寫的。沒有發生什麼大的影響。在徐志摩的文學生涯中,翻譯倒是一個重要方面,他的翻譯與創作幾乎是同步進行的。他寫詩也譯詩,他創作小說、散文,也翻譯小說散文。曼殊斐兒一共有兩個短篇小說集《園會》與《極樂》,共二十多篇,徐志摩選譯了其中八篇,自英國康橋譯到中國上海,並在1927年,以《曼殊斐兒小說集》白上海北新書局出版。1925年,他在編《晨報副刊》時,又翻譯了伏爾泰的小說《贛第德》並連載於副刊,後於1927年6月由上海北新書局出版,並列為“歐美名家小說叢刊之一”。同年八月,他和沈性仁合譯的英國作家詹姆士司芬士的小說《瑪麗·瑪麗》,也由上海新月書店出版。此外,他還譯過一些詩和散文。徐志摩的翻譯也有他的偏愛,他說“除了曼殊斐兒是我溺愛,其餘都可算是偶成的譯作。”(《瑪麗瑪麗·序》)

作品集

詩集

徐志摩徐志摩

志摩的詩》 、《翡冷翠的一夜》、《猛虎集》、《雲遊》

散文集

落葉》、《巴黎的鱗爪》、《自剖》、《秋》

小說散文集

《輪盤》

戲劇

《卞崑岡》(與陸小曼合作)、日記《愛眉小札》

譯著

《死城》、《曼殊斐爾小說集》、《贛第德》等

徐志摩詩字句清新,韻律諧和,比喻新奇,想像豐富,意境優美,神思飄逸,富於變化,並追求藝術形式的整飭、華美,具有鮮明的藝術個性,為新月派的代表詩人。他的散文也自成一格,取得了不亞於詩歌的成就,其中《自剖》、《想飛》、《我所知道的康橋》、《翡冷翠山居閒話》等都是傳世的名篇。

後世紀念

故居

徐志摩故居徐志摩故居

徐志摩故居建成於1926年,是一幢中西合璧式的小洋樓。故居建築面積600平方米,前後兩進,主樓三間二層,前帶東西廂樓。後樓亦三間,屋頂有露台,可登臨。

故居台門上方有徐志摩表弟金庸的手書“詩人徐志摩故居”,正廳有匾曰“安雅堂”,乃啟功補書。主樓底層兩側有徐志摩家世、生平及思想和文學活動陳列,展示徐志摩短暫而絢麗多彩的一生。正廳、臥室、書房布置復原陳列,再現其的家境和生活場所。

墓址

徐志摩的墓地徐志摩的墓地

徐志摩的墓地在歷史上一共經過3次變遷:

第一次:徐志摩的墓地原來在東山瑪瑙谷萬石窩,由胡適之題寫“詩人徐志摩之墓”碑文。早年間胡適題詞的這塊徐志摩墓地,在動亂中蕩然無存。

第二次:徐志摩老父徐申如對於胡適先生題字的墓碑感覺過於簡短,又請到徐志摩生前紅顏知己,被稱為閨秀派才女的凌叔華,請她為徐志摩再題一塊碑文。凌叔華欣然應允,她所題碑文取自曹雪芹“冷月葬花魂”的寓意,轉化為“冷月照詩魂”。此塊墓碑也在動亂中喪失。

第三次:徐志摩的墓地,因動亂墳陵早已損毀,故鄉百姓為了表示紀念,由政府撥款把徐志摩的墓地遷葬到西山北麓白水泉邊。徐志摩的外親、著名建築學家、同濟大學陳從周教授設計並撰遷墓記。西山墓地古典雅致,白石鋪地,青石為階,半圓的墓台恰似一彎新月,有詩壇“新月派”的寓意。墓碑滄桑厚朴,海寧籍書法大家、曾任西泠印社社長的張宗祥先生根據胡適之原文補題碑文。墓碑兩側各有一方白石做就的書形雕塑,刻著徐志摩《再別康橋》等名詩名句。

劍橋石碑

追懷徐志摩先生再別康橋80年國王學院為徐志摩樹碑“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再別康橋》中這兩句著名的詩句,鐫刻在這塊白色大理石碑上。

2008年7月2日,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的後園立了一塊白色大理石的石碑,上面刻錄了中國最著名的詩歌。它就是20世紀中國詩人徐志摩的《再別康橋》。很多中國人都對這首詩懷有深厚的情感。

徐志摩是在國王學院的後園創作這首詩的,而且詩中“河畔的金柳”被認為抒寫的正是國王學院康橋邊上的柳樹。石碑就立在不遠處。幾乎所有的中國知識分子都知曉此詩,並被它深深感動。這塊詩碑將成為中國和劍橋大學,尤其是和國王學院之間聯繫的紐帶。

徐志摩在1931年一次飛機事故中不幸英年早逝,時年34歲。1921到1922年間,通過他的朋友狄更生,徐志摩在國王學院旁聽了一年的政治和經濟課程。正是在劍橋受到詩人濟慈和雪萊的影響,志摩才真正開始寫詩。

劍橋的一位中國朋友,江·西蒙將《再別康橋》的首行和末行刻在了石碑上,並將它帶到劍橋。石碑用的是北京的白色大理石(這與構筑北京紫禁城的大理石質地完全一樣),立在此地以作為連線中國與國王學院間紐帶的標誌。

人物評價

徐志摩徐志摩

徐志摩是一位在中國文壇上曾經活躍一時並有一定影響的作家,他的世界觀是沒有主導思想的,或者說是個超階級的“不含黨派色彩的詩人”。他的思想、創作呈現的面貌,發展的趨勢,都說明他是個布爾喬亞詩人,資產階級作家。他的思想的發展變化,他的創作前後期的不同狀況,是和當時社會歷史特點關聯著的。

作為新月派的一個主要詩人,徐志摩在我國新詩發展史上曾經產生過一定的影響,為新詩的發展進行過種種試驗和探索。他的詩歌有著相當鮮明的獨特風格,有一定的藝術技巧。

作為那個時代的人,徐志摩做到了一個普通知識分子能做的一切,他在追求自身幸福生活的同時,也對民族命運有過深刻的思考。他與張幼儀的婚姻是那個時代的不幸,他與陸小曼的婚姻又參雜了太多的物質功利,他與林徽因的那淡淡情愫才最令人唏噓。

人物傳記

作者出版年份 作品 出版社備註

梁錫華1979年 《徐志摩新傳》 台灣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顧炯 1986年 《徐志摩傳略》 湖南人民出版社

顧永棣1988年《風流詩人徐志摩》 四川文藝出版社

劉煒 1996年 《徐志摩自敘》團結出版社

曉文 1997年 《徐志摩自傳》 江蘇文藝出版社

華言實2003年 《徐志摩》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王暉2006年《徐志摩文集》 吉林攝影出版社

徐志摩 2006年《徐志摩散文集》西苑出版社 由出版社整理出版

韓石山2010年 《徐志摩傳》 人民文學出版社

新月派作家

民國時期作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