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偉[辛亥革命光復會成員]

徐偉,浙江紹興人,出生於1876年,是辛亥革命光復會的成員,其兄為革命烈士徐錫麟。

基本信息

簡歷

徐偉(公元1876年—1943年)字仲蓀,男,漢族,紹興東浦人。辛亥革命光復會成員,徐錫麟烈士的胞弟。

生平

1906年1月,徐偉(徐仲蓀)隨兄徐錫麟及陳伯平、馬宗漢、王金髮、范愛農等人赴日本留學,魯迅、陳儀等人專程到橫濱碼頭迎接。徐偉作為光復會會員,一起參加了反清鬥爭。1907年7月6日徐錫麟舉事失敗,7月7日清政府從武義得悉大通學堂有革命黨人,同一天紹興紳士胡道南向紹興知府貴福告密大通學堂秋瑾、王金髮等人在農曆六月初十起事,當晚貴福速赴杭州向浙江巡撫張曾敭稟報。張曾敭要求貴福立即對大通學堂採取措施,後因紹興縣令李鍾岳對秋瑾有好感而故意拖延。到了7月11日,張曾敭從杭州發兵圍剿大通學堂。7月12日徐仲蓀在江西九江碼頭被清政府逮捕。入獄後,徐仲蓀慘遭酷刑。雖然,他知道眾多革命黨人的情況,但在審訊中,卻始終未暴露自已革命者的身份。為了確保革命黨人有時間撤離,他盡力拖延時間與清吏周鏇 根據紹興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徐錫麟史料》徐偉供詞、次日訊徐偉之情形 。之後(秋瑾遇害之後),他又以滯後信息作敷衍 根據《徐錫麟槍殺恩撫全案》編輯 按)。徐仲蓀的鬥爭策略使清政府沒有因其供詞而抓到任何革命黨人,無奈之下,判他10年監禁。辛亥革命勝利後,徐仲蓀得以出獄。社會對徐仲蓀的鬥爭表現給予認可,並贏得社會尊重。孫中山到紹興時,肯定了“徐家”的功績。1912年2月,浙江軍政府派盧宗漢、徐仲蓀等去安慶將徐錫麟等人的遺骨運回浙江安葬。當他們的靈柩運抵杭州時,浙江軍民舉行隆重的迎柩大會。為紀念徐錫麟、陳伯平、馬宗漢等烈士,徐仲蓀等人設立了“徐公祠”,並組織200餘人的“徐社”,蔡元培先生專門“徐公祠”撰寫了《徐烈士祠堂碑記》,徐仲蓀被推舉為首任社長。之後,應浙江省都督湯壽潛之聘,徐仲蓀出任浙江杭州禁菸局局長。1915年去杭州文瀾閣修補《四庫全書》,任總校之職。1928年任教於春暉中學,與馬一浮、夏丏尊、劉質平等人共職。晚年在紹興創辦國學研究社。1941年紹興淪陷後,因拒絕當日本人翻譯,被斷口糧,無奈以糠充飢,噎食而亡。

徐仲蓀一生既不喜官,也不涉商,常以書卷為伴,會友評書為樂。他看不慣官場腐敗(指勾心鬥角、爭權奪利),曾多次婉拒官府任職。曾寫詩:“閒來寫字街頭賣,不受人間造孽錢”,自甘清貧。

軼事

徐偉是一個廣於交流的人,他經常與章太炎、馬一浮、李叔同等人探討國學,交流佛經。 1929年,弘一法師(李叔同)五十歲生日到紹興白馬湖,徐偉提出“放生”之事,大家一致贊同並當即付之行動。事後,弘一法師專門寫了《白馬湖放生記》。

徐偉愛好國學,常與章太炎進行學術交流。太炎先生十分敬佩徐偉的文學功底,他以端硯作贄見禮,將兒子章奇托拜徐偉為師。章奇時雖年幼,但已能用大筆書寫對聯,只因人太矮,要用大凳墊小凳才能書寫。章奇曾寫對聯一副送給徐偉。對聯的內容是唐朝王勃的名句。上聯為“落霞與孤鶩齊飛”,下聯為“秋水共長天一色”。上款題“仲蓀大伯雅正”,落款寫“七歲章奇敬書”。 1936年章太炎病逝,追悼會上,徐偉以好友代表身份作文悼念。

功績

一是徐偉修補文瀾閣的四庫全書。從1915年開始,歷經十個春秋,跨躍“乙卯補抄”(屬民間自發)和“癸亥補抄”(屬官府行為)二個時段,其間既捐款又出力,一直擔任主角(總校)。由於“修補”有功,解放初徐偉(總校)和堵福詵(監理)畫像一直懸掛在文瀾閣,以供後人瞻仰。 二是徐偉在紹興創辦國學研究社,為宣揚國學文化作出了貢獻。教育家蔡元培先生在《徐梅生傳》中曾對徐偉評價:“次偉,寧靜不趨時尚,徜徉山水間,玩宋明儒者之言,佐以禪悅,最有父風”。

參考資料:《紹興文史資料選輯第四輯——徐錫麟史料》、《紹興名士家世叢書——徐錫麟家史》、《靈悟隨筆》、《李寄僧傳》。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