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城之戰

彭城之戰

彭城之戰在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發生,是楚漢戰爭其中一場大戰。彭城一戰,劉邦遭到了自起兵以來的最大的慘敗,楚軍依靠項羽堅毅果敢的指揮,在半日之內以3萬之師擊潰漢軍56萬之眾,殲滅劉邦主力,使劉邦陷入“發關中老弱未傅悉詣滎陽”的危機局面,創造了古代戰爭中速決戰的典範,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

基本信息

戰爭背景

楚漢割據

彭城之戰 彭城之戰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四月,諸侯罷兵戲下,各就封國。項羽回到彭城,去做西楚霸王。劉邦受封漢王,入漢中。由於利益分配不均,許多人心懷異志,蓄謀反叛。

五月,漢王劉邦和前齊相田榮在東、西兩面同時起事,拉開了楚漢戰爭的序幕。劉邦兵出陳倉,首先與雍王章邯交鋒。八月,擊潰章邯,將其圍困在廢丘城中。同時派兵四出略地,在同月收降塞王司馬欣、翟王董翳,據有三秦之地。

田榮起事後首先趕走齊王田都,在六月殺掉膠東王田市,自立為齊王。田榮授彭越將軍印,令其在梁國舊地反楚。彭越在六月發兵殺掉濟北王田安。這樣田榮也統有整個三齊之地。田榮又聯絡劉邦、陳余等人,圖謀聯手反楚。

雙方征戰

面對關中和齊、梁兩地的反叛力量,項羽一方面封授鄭昌為韓王,在韓國舊地阻擋漢王東進;一方面派遣蕭公角率兵進擊彭越。這時劉邦令張良以韓王司徒身份略取韓地。張良本不善於將兵作戰,所以並沒有取得什麼進展。不過他善於謀略,寫了一封矇騙項羽的信,說劉邦只是想按照過去的成約得到關中,沒有東進的意圖。這樣便使得項羽放鬆了對西部的戒備,親自率兵北上,出擊田榮。

漢元年(公元前206年)九月,劉邦以接取太公和呂后為名,派遣將軍薛歐、王吸出武關,取道南陽,利用王陵聚集在南陽的數千兵力,試探著向楚進攻。薛歐等兵至陽夏,被項羽發兵阻攔,停滯不進。

漢二年(公元前206年)十月,劉邦出兵函谷關,進至陝縣,河南王申陽、韓王鄭昌相繼投降,漢王劉邦所控制的區域,已經接近彭越活動的巨野澤地區。這樣不僅東部黃河南北兩岸的幾支反楚力量連成了一片,而且與西部的劉邦也很快就要合成為一體。西楚政權失去大半河山,命運岌岌可危。面對這一有利局面,劉邦沒有急於進兵,而是於同年十一月首先回師關中,鞏固後方。他一方面在櫟陽建都,設立漢朝社稷;同時派兵清掃隴西、北地等邊地殘存的三秦諸王舊部。十一月拔隴西。正月拔北地,直到漢二年(公元前205年)二月,劉邦一直積極整修邊塞,防止匈奴人乘虛而人,並“施恩德,賜民爵”,進行全面戰爭的動員和準備。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劉邦率兵自臨晉東渡黃河,收降魏王魏豹;接著又攻占河內,擄獲殷王司馬印。這時淮河以北除了彭城附近和燕王臧荼所控制的燕及遼東地區之外,已經盡被反楚力量占據。在這種形勢下,劉邦認為剿滅項羽的時機已經到來,於是經修武,由平陰津南渡黃河,抵達洛陽,昭告天下諸侯,誓師伐楚。四月,趁項羽主力仍被田橫拖在齊地,楚都彭城空虛之機,劉邦率軍直取彭城。彭城之戰由此展開。

戰爭經過

戰前準備

輿論準備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三月,劉邦已定殷國復至修武(今河南修武縣),適陳平自楚來降,劉邦獲得楚之重要情報,又南渡平陰津(今河南孟縣東)至洛陽新城,以備東襲彭城。

劉邦接受洛陽一三老董公“兵出無名,事故不成”。明其為賊,敵乃可服”的建議,以項羽殺義帝楚懷王為口實,分派使者向諸侯傳檄宣稱,天下共立帝,而項羽竟殺害他,真是大逆不道。願盡發關中之兵,與諸侯共擊項羽,為義帝報仇。

檄文傳到各國,立即得到不滿項羽的諸侯的回響。魏王豹復書請從,劉邦叫他發兵相助。劉邦使者至趙,趙相陳余,卻要劉邦殺張耳,方肯聽命。劉邦不忍殺張耳,從兵中尋一與張耳面貌相似的人殺了,割下首級特示陳余,余信以為真,才發兵從漢。另一些諸侯則抱觀望態度,不願為項羽出力。因此,項羽處於十分孤立地位。

作戰部署

彭城之戰形勢圖 彭城之戰形勢圖

劉邦增調在關中的周勃、樊噲、夏侯嬰等部(曹參、灌嬰等部,已自河內隨渡至洛陽)至洛陽集中。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劉邦乘項羽膠著於城陽之際,率五諸侯軍約計五十六萬人 ,向楚都彭城進攻,其進攻彭城戰略部署如下:

蕭何鎮守櫟陽,並籌集軍資,自渭水、黃河順流而下,以補給前方;

韓信負責繼續圍攻廢丘之鄣邯;

曹參、周勃、樊噲、灌嬰及趙軍等部為進攻彭城之北路的縱隊,由朝歌經定陶、胡陵,出肖縣、彭城;

薛歐、王吸、王陵、為南路縱隊由宛經葉縣、陽夏,出彭城;

劉邦親率夏侯嬰、盧綰、靳歙、司馬欣、董翳和殷王司馬印、常山王張耳、河南王申陽、韓王信、魏王豹等諸侯軍為中路縱隊,由洛陽經雍丘、睢陽出彭城,張良為軍師,陳平為參乘。

大軍進抵外黃,彭越率軍三萬來會 ,劉邦命他繼續襲擾梁地,掩護漢軍側背。

彭城守備

時項羽已自率大軍伐齊,為備劉邦,乃北自濟水(今黃河)西岸,迤南亘(今河南杞縣)、太康、淮陽之線,布置守備,其概況如下:

定陶重鎮、由魏相項它,將龍且守備;

曲迂(今河南中牟縣東),守將不詳;

陽夏(今河南太康),守將不詳。

守彭城的主力軍,似在肖碭地區。

進擊彭城

漢二年(公元前205年)四月,劉邦大軍向彭城進擊。

作戰序列 作戰序列

南路方面:擊破夏陽後,繼續向肖縣前進,以與中路會師;

北路方面:曹參率領樊噲、灌嬰、酈商等部,自圍津(今河南東明縣境)渡黃河後,樊噲攻煮棗(今山東荷澤西南),擊破楚將王武程處。曹參、灌嬰攻定陶,破之,楚將龍且、魏相項它敗走。曹參已克定陶重鎮,遂使樊噲南下與中路會師外黃(今河南杞縣東)自與灌嬰、酈商追擊龍且、項它軍,至胡陵(今江蘇沛縣北、山東魚台東南),同酈商攻下後,即與中路會師。

中路方面:周勃為前軍,攻破曲迂(今河南中牟縣東)進抵外黃,彭越率三萬軍來會師,樊噲亦自北路方面來會師,遂向肖、碭地區推進。

在肖、碭地區,中、北、南三路皆會師。劉邦將肖、碭地區楚軍的抵抗擊潰後,徑至彭城。

當時彭城,守兵寥寥,所有精兵猛將,都隨項羽伐齊,只剩老弱數千留守城中,聽說劉邦軍進城,紛紛逃散。

劉邦進彭城後,一面令昌後兄周呂侯駐軍下邑(今河南夏邑),同時拜彭越為魏相使住梁地。又令樊噲北攻鄒魯、瑕丘(今山東磁陽西二十五里)、薛(今山東騰縣東南),令樊噲率軍在今山東嶧縣、棗莊、鄒縣、曲阜、滋陽一帶駐守,以掩護彭城之安全。一面在楚宮住下,收項羽美人,貸賂。將士日日置酒高會,歡呼暢飲。 當時,劉邦及諸侯軍守備各地及樊噲守鄒魯之兵外,在肖碭及彭城,約三十萬人。

項羽還擊

此時,項羽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中。

彭城之戰經過圖 彭城之戰經過圖

一、面臨兩線作戰。齊國尚未平定,回師救楚,則腹背受敵。

二、兵力的極大懸殊。劉邦諸侯聯軍56萬人,規模空前宏大。項羽此時全部兵力不詳,但是必然遠少於56萬。

三、後方淪陷,孤軍深入。此時項羽楚地盡失,沒有根基地的孤軍只能速戰速決。

四、遠離戰場,長徒奔波。敵人則以逸待勞,利用防禦工事抵抗回師楚軍。

五、盟友背叛,政治大環境陷入極度孤立的狀況。

面對如此險惡的政治,軍事環境,項羽制訂了一個大膽的戰略計畫。留下諸將攻齊,自率精騎三萬疾馳南下,由魯瑕丘擊破樊噲等軍後,即在胡陵至肖縣採取包圍閃擊。 肖縣東南有劉邦兵數營扎住。項羽軍夜間抵肖,利用拂曉,由西向東反擊漢軍側背,早晨開始進攻,與漢軍展開大戰,中午便大破漢軍。 漢軍對項羽軍的突然襲擊,無法組織有效的抵抗,自相踐踏,亂作一團,被項羽軍於彭城近郊斬殺10餘萬人。

劉邦逃遁

劉邦大敗,項羽從後追擊,漢兵在谷、泗水二水(谷水,系雎水支流,在彭城南六十里,今安徽符集附近;泗水在彭城東近郊)被殲十餘萬。劉邦繼續南走,想利用彭城南呂梁山區以資抵抗,但因項羽的猛烈追擊而不能立足,又殺斃幾萬。項羽軍追擊漢逃兵至靈壁(今安徽宿州靈壁城)以東的睢水上,再斬殺漢軍10餘萬人。劉邦軍逃入睢水,溺死者不計其數,“睢水為之不流”。項羽軍將劉邦及其殘部包圍了三層,正待聚殲之際,忽然西北大風猛襲而來,飛沙走石,樹木連根拔起,一時間天昏地暗,吹打得項羽軍陣營混亂。劉邦趁此機會,僅帶10餘名騎兵突圍而逃。其父、其妻被楚軍俘獲,漢軍幾乎全軍覆滅。

戰爭結果

此役漢軍元氣大傷,幾乎全軍覆沒,依附於劉邦的諸侯紛紛背漢投楚。劉邦只好收集殘部,退守滎陽(今河南滎陽東北古滎鎮)。楚漢之間的爭鬥從此變得更為劇烈殘酷。

戰爭影響

彭城一戰,劉邦遭到了自起兵以來的最大的慘敗,他的父親及妻子都被楚軍俘獲,眾諸侯也紛紛背漢向楚。項羽則充分表現出他特有的英勇果敢、雄才大略的軍事指揮才能,此戰可以說是完勝的結局,項羽不但殲滅劉邦主力,使劉邦陷入“發關中老弱未傅悉詣滎陽”的危機局面;更扭轉了項羽四面楚歌,孤立無援的政治局面,重新占據楚漢戰爭的主動權。

扭轉局勢

彭城之戰是楚、漢相爭的第一次大戰,漢軍多到五十六萬人,而楚軍只有精兵三萬人。

以三萬對五十六萬,懸殊很大,可是漢軍主帥驕傲自縱,輕敵而不以為備;另漢軍雖多,卻是烏合之眾,其中一大部分是收集諸侯之兵,兵雖多卻沒有什麼戰鬥力,特別是自巨鹿之戰以後,人人都有畏楚威勢,致望風而喪膽,因此一見楚軍來進攻時,便心存畏懼,不戰而逃,自亂陣腳。

觀史記中所述,楚軍兩次計殺漢軍有二十多萬人,如以楚軍三萬人計,人數的比例為1:20;殺人之比為1:7。即楚軍一人要殺漢軍七人,也就是漢軍不動手,任由楚軍來殺,實際也是不大可能的。其中一大部分是自相踐踏和擠殺的。因為其中有泗水和睢水,入水死的人數很多,但總的來說,仍可計在殺死之列的。就這樣,劉邦的五十六萬大軍,一朝便消失殆盡。

因而此戰對項羽來說以完勝結局,在大的政治環境方面,原來投向劉邦的盟軍此時又背叛劉邦,或則投靠項羽,如塞王,翟王。有的則重新脫離劉邦的控制走向劉邦的對立面,如魏王豹,陳餘。

戰爭遺憾

但是,這場完勝的戰役卻留下了深深的遺憾,最後時刻,項羽沒有一鼓作氣乘勝追擊劉邦,以至後來,劉邦逃往西邊,占據滎陽成皋之地利,依靠關中漢中之資源,最後依靠優越的地理和物質資源以及項羽後方的游擊戰大師彭越,並且整個集團的優勢力量,終於拖跨項羽,贏得天下。

2000多年後的毛澤東作了《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南京》這首詩,詩中寫道:“鐘山風雨起蒼黃,百萬雄師過大江。虎踞龍盤今勝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其中“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一句講的就是不犯項羽在彭城之戰中的錯誤。

戰爭評價

戰前布局

早在劉邦聯軍東進時,項羽就謀劃以彭城為誘餌布局這場偷襲戰。從戰略上來看,這是一個極其大膽冒險的戰略:首先要分兩線作戰,既要保證戰略偷襲的勝利,又要嚴防齊國趁機包抄;關鍵是在千里之外就要確定其戰略奇襲的目標和劉邦聯軍的弱點,這不但要豐富的軍事經驗知己知彼的眼光還要一個堅定的不為外界所動的平常心。

劉邦進了彭城,自以為已經穩操勝券,每天喝酒慶功,把項羽從鹹陽掠走的秦朝的財寶美女全都收歸己有。這恰好應驗了范增對劉邦的兩句評價:貪於財貨,好美姬。他對項羽的反攻也有準備,但是,項羽沒有在劉邦重兵布防的彭城的北面東面採取軍事行動,而是用大部隊繼續攻齊國作為迷惑敵人的“正兵”,自己只帶3萬兵力為奇兵用“間接路線”從彭城西面的蕭縣偷襲敵方的後翼,圍漢王三匝,並帶走了劉邦的家人。

戰場發揮

彭城之戰是中國大規模獨立運用騎兵殲滅步兵的典範。項羽所率的三萬精兵均是騎兵,機動性大,能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封對敵突襲,頃刻間造成敵軍的驚惶混亂,然後於亂中取勝。

項羽繞道彭城西南的蕭,期間潛伏下來等待劉邦諸軍全部進彭城,並在早晨攻擊敵人後翼。這裡需要及其出眾的洞察力找到最好的進攻地點、時間,而又要極大的耐性等待敵人最鬆懈的露出破綻的時候進行攻擊。

面對敵人的數量優勢但是聯軍的指揮不協調。項羽採用直接進攻劉邦指揮中樞的戰術,咬定司令部追著猛打。使劉邦的指揮系統癱瘓,至始至終無法組織軍隊抵抗。這裡必須清楚知道劉邦的部署及戰前大量收集情報。由於兩方兵力懸殊,項羽採用驅趕引誘使其到河邊自相殘殺,互相踐踏,最後落水而亡。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