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鈺[影視演員]

女演員,因揭露演藝圈潛規則而出名。張鈺層跟宋祖德高調簽約,一直沒有作品問世,反而從娛樂圈消失了。

張鈺張鈺

消歧義

1、歷史人物(南宋)

(?~1280年)南宋名將。字君玉,鳳州(今陝西鳳縣)人。18歲從軍,因功升都統制,號“四川猇將”。曾與王堅堅守合州(今四川合川)。累官至四川制置使,宋亡後於四川堅持抗元。景炎二年(1277年),元兵圍攻重慶,突圍時被俘,後自盡。

2、桌球運動員(Cheung Yuk)
性別:男
地區:中國香港
生日:1981.10.28
身高:1.66米
體重:58公斤
項目:桌球
輝煌戰績:張鈺左手橫板快攻結合弧圈打法,是前中國大陸選手,代表中國香港後雙打水平日進,與樑柱恩的配對已經成為國際上最具威脅的雙打組合之一。
2000年日本公開賽男單第3名,中國公開賽男雙四強,亞錦賽男雙亞軍;
2001年中國、丹麥公開賽男雙四強,韓國瑞典公開賽男雙亞軍,國際乒聯總決賽男雙亞軍;
2002年第14屆亞運會混雙冠軍,奧地利公開賽男雙冠軍,埃及義大利、中國公開賽男雙四強,國際乒聯總決賽男雙四強;
2003年亞錦賽男雙亞軍、混雙四強,世乒賽男雙八強,國際乒聯巡迴賽巴西站男雙亞軍,馬來西亞站、瑞典站男雙四強,總決賽男雙亞軍;
2004年世乒賽男團第五名,國際乒聯巡迴賽新加坡站男雙四強,無錫站男雙亞軍,亞洲杯男單冠軍。
2007年科威特公開賽男雙亞軍(與李靜)。

3、影視演員
在2006年11月18日早晨,演員張鈺在部落格上公開公布了性愛錄象帶,這意味著演藝圈將颳起一場龍捲風。這一次,她也將中國娛樂圈的遮羞布給撕了下來!
張鈺錄像門事件
演員張鈺在狀告黃建中張紀中于敏這三大導演名譽侵權案敗訴後,向媒體宣布將公開性愛錄像帶和黃建中做個了斷,並隨即在其部落格連續發布了兩段錄像。是勇於揭露娛樂圈黑幕,還是個人炒作?
張鈺月內再次起訴黃健中,小霞親自出庭作證!
張鈺被白睡了的真實原因(影視圈臥底告白)
留洋博士向張鈺求婚:您是一個勇敢的好女孩。
張鈺公開兩部“性交易”視頻遭網友惡搞成MTV。
張鈺轉移目標,瞄準鈔票,自傳曝更多隱私開價自傳。

本詞條所講的主要是演員、網路紅人張鈺。

走紅事件

2003年12月初女演員張鈺向多家媒體聲稱,她手頭擁有兩盒錄音帶和其他相關的證據,可以證明著名導演黃健中在2002年6月1日,在黃的家中當著她的面與她的一位“朋友”小霞發生了性關係。張鈺說,她最後決定公開此事的原因,是黃健中在之後的一年多內沒有按照“規矩”,在其所導演的影視作品中,給她安排角色。

2004年3月導演黃健中首次回應“錄音帶事件”,稱自己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不是那種花里胡哨的導演。

2006年3月張鈺以名譽權被侵害為由,將3位大導演張紀中、黃健中、于敏告上法庭。法庭一審判決張鈺敗訴,張鈺不服判決,表示還將繼續抗訴。

《張鈺公布黃健中性醜聞錄音帶:他一直想得到我》

張鈺於7日上午從老家湖北秘密帶回與“性醜聞”中的黃健中談判的錄音帶,並再次單身一人來到長沙進行訪談節目的後期製作。昨日,記者聽到了那盤張鈺用於指證黃健中的錄音帶,同時也打探到了“黃健中性醜聞”背後的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張鈺張鈺

他做“那事”的時候我也在床上

張鈺說:“我第一次單獨去黃健中的家,我就對他有所提防。第二次去他家,也就是我帶小霞去的那次,我隨身帶了一個微型錄音機。其實,當時我並沒有想到他們當天一定會發生‘那事’,只是防為了患於未然。其實,從開始我提防他,到第二次我帶錄音機,黃健中心裡都非常清楚。2002年6月,他與小霞發生‘那事’的時候,我也在床上,他們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事’完了之後,當我語無倫次地對他說,我們三個人在床上的事,我已經做了錄音處理時,黃健中卻老練地表示:‘你錄音也好,拍照也好,我都不怕,我黃健中不怕威脅。”

從始自終,他一直想得到我

張鈺稱,黃健中一直想得到她:“雖然,他當著我的面與小霞發生了‘那事’,但是,我非常清楚,從始至終,他一直想得到的人是我。2002年8月5日,黃健中主動給我打了一個電話,約我出去聊一聊。那天,他問了很多關於我個人隱私方面的問題,並直言不諱地問我:‘張鈺,你的意思到底怎樣呀?’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和我單獨發生‘那事’,但是我卻裝糊塗:‘什麼意思呀?’黃健中當時急了,但又不好太直露地說明白:‘就是那個事情呀……張鈺,你這個孩子長得挺漂亮的,眼睛大大的,挺傳神,人也很乖巧,我非常喜歡你……你到底考慮得怎樣呀?’但是我從來沒有給他發生‘那事’的機會。”

張鈺稱,黃健中一直沒有給她哪怕是一個非常小的角色,也就是因為他沒有得到她。“男人都是這樣的,他沒有得到你,怎么可能願意白白地為你付出。”

張鈺揭密娛樂圈潛規則

張鈺張鈺

《張鈺向信訪部門控告十三位導演“性交易》

“我的幾起案子在法院都敗訴了,所以我決定通過舉報方式來控告那些無德導演。”2008年7月4日下午,女演員張鈺趕到位於東城區府右胡同附近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室接待室,遞交了一份控告信——上面列數了13位導演的“性交易”行徑。接待室相關人員告訴張鈺,她控告導演並不屬於該中心的職權範圍,所以無法受理。

原因:多起案件敗訴轉而舉報

7月4日13時30分,記者在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口見到了張鈺,她戴著方形大墨鏡,身穿黑色條紋裙子,似乎不願意引起旁人的注意。這時的張鈺對自己此行還持保密態度。“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面對記者詢問她的去處,她不願多說。

隨後,記者跟隨她來到東城區府右胡同附近,在一座紅色大鐵門旁停下腳步。“我就是要到這裡直接控告那些無良導演。”記者注意到,鐵門上的牌子寫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室接待室”。

“我的幾起案子在法院都敗訴了,我覺得再起訴那些導演也很難獲勝。”張鈺告訴記者,這是她選擇舉報方式來解決問題的原因。在狀告黃健中、于敏、張紀中三名導演侵犯名譽權終審敗訴後,張鈺拿出錄音和錄像證據,以揭露娛樂圈“性交易”的黑幕。“我說過要狀告那些導演,現在我只能通過舉報來兌現自己對公眾的承諾。”張鈺說,她只能以自己一點點的努力推動娛樂圈的淨化,解救受到“性交易”影響的女演員們。

現場:排隊一小時遞材料

張鈺張鈺

在現場,記者看到大約有二三十人在排隊等候。“看來我們也要排隊了。”張鈺先跑到路對面的律師事務所里諮詢。“我要去舉報一些導演。”張鈺直言不諱地說。“中央紀委處理的是黨員、官員的違法違紀行為。”這位律師說。“我不知道那些導演是不是黨員。”張鈺抱怨說。“那你只能去試試。”

離開律所,張鈺沒有放棄,仍然加入了來訪人員的佇列。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輪到張鈺遞交材料。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仔細翻閱了她的材料,然後和藹地告訴張鈺,舉報導演不屬於中央紀委信訪室的管理範圍。“工作人員給我指了很多其他的‘路’,我會按照他們的建議一一嘗試。”張鈺說,她甚至會向公安機關反映這些導演涉嫌“猥褻婦女”。

“我和她不熟”

昨天晚上,記者與“控告信”上的一位李姓導演取得聯繫。聽到記者說“張鈺舉報了你”,李導演說:“我不認識這個人。”“她在控告信中提到你。”記者說。李導演想了想說:“我和她見過面,但並不熟。”關於對張鈺舉報的看法,李導演說,他並不清楚此事,也不好說什麼。

之後,記者又聯繫上“控告信”中提到的另一名高姓導演。記者詢問:“張鈺向有關部門舉報了你,你怎么看?”“我不知道這件事。”高導演說,以後不要再打這個電話。“您認識張鈺嗎?”記者追問。“咣當”一聲,高導演掛斷了電話。

走紅事件

2003年12月初女演員張鈺向多家媒體聲稱,她手頭擁有兩盒錄音帶和其他相關的證據,可以證明著名導演黃健中在2002年6月1日,在黃的家中當著她的面與她的一位“朋友”小霞發生了性關係。張鈺說,她最後決定公開此事的原因,是黃健中在之後的一年多內沒有按照“規矩”,在其所導演的影視作品中,給她安排角色。

2004年3月導演黃健中首次回應“錄音帶事件”,稱自己沒有做過出格的事情,不是那種花里胡哨的導演。

2006年3月張鈺以名譽權被侵害為由,將3位大導演張紀中、黃健中、于敏告上法庭。法庭一審判決張鈺敗訴,張鈺不服判決,表示還將繼續抗訴。

《張鈺公布黃健中性醜聞錄音帶:他一直想得到我》

張鈺於7日上午從老家湖北秘密帶回與“性醜聞”中的黃健中談判的錄音帶,並再次單身一人來到長沙進行訪談節目的後期製作。昨日,記者聽到了那盤張鈺用於指證黃健中的錄音帶,同時也打探到了“黃健中性醜聞”背後的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 

張鈺張鈺

他做“那事”的時候我也在床上

張鈺說:“我第一次單獨去黃健中的家,我就對他有所提防。第二次去他家,也就是我帶小霞去的那次,我隨身帶了一個微型錄音機。其實,當時我並沒有想到他們當天一定會發生‘那事’,只是防為了患於未然。其實,從開始我提防他,到第二次我帶錄音機,黃健中心裡都非常清楚。2002年6月,他與小霞發生‘那事’的時候,我也在床上,他們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得清清楚楚。‘那事’完了之後,當我語無倫次地對他說,我們三個人在床上的事,我已經做了錄音處理時,黃健中卻老練地表示:‘你錄音也好,拍照也好,我都不怕,我黃健中不怕威脅。”

從始自終,他一直想得到我

張鈺稱,黃健中一直想得到她:“雖然,他當著我的面與小霞發生了‘那事’,但是,我非常清楚,從始至終,他一直想得到的人是我。2002年8月5日,黃健中主動給我打了一個電話,約我出去聊一聊。那天,他問了很多關於我個人隱私方面的問題,並直言不諱地問我:‘張鈺,你的意思到底怎樣呀?’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和我單獨發生‘那事’,但是我卻裝糊塗:‘什麼意思呀?’黃健中當時急了,但又不好太直露地說明白:‘就是那個事情呀……張鈺,你這個孩子長得挺漂亮的,眼睛大大的,挺傳神,人也很乖巧,我非常喜歡你……你到底考慮得怎樣呀?’但是我從來沒有給他發生‘那事’的機會。”

張鈺稱,黃健中一直沒有給她哪怕是一個非常小的角色,也就是因為他沒有得到她。“男人都是這樣的,他沒有得到你,怎么可能願意白白地為你付出。”

張鈺揭密娛樂圈潛規則

張鈺張鈺

《張鈺向信訪部門控告十三位導演“性交易》

“我的幾起案子在法院都敗訴了,所以我決定通過舉報方式來控告那些無德導演。”2008年7月4日下午,女演員張鈺趕到位於東城區府右胡同附近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室接待室,遞交了一份控告信——上面列數了13位導演的“性交易”行徑。接待室相關人員告訴張鈺,她控告導演並不屬於該中心的職權範圍,所以無法受理。

原因:多起案件敗訴轉而舉報

7月4日13時30分,記者在北京電影製片廠門口見到了張鈺,她戴著方形大墨鏡,身穿黑色條紋裙子,似乎不願意引起旁人的注意。這時的張鈺對自己此行還持保密態度。“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你。”面對記者詢問她的去處,她不願多說。

隨後,記者跟隨她來到東城區府右胡同附近,在一座紅色大鐵門旁停下腳步。“我就是要到這裡直接控告那些無良導演。”記者注意到,鐵門上的牌子寫著“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信訪室接待室”。

“我的幾起案子在法院都敗訴了,我覺得再起訴那些導演也很難獲勝。”張鈺告訴記者,這是她選擇舉報方式來解決問題的原因。在狀告黃健中、于敏、張紀中三名導演侵犯名譽權終審敗訴後,張鈺拿出錄音和錄像證據,以揭露娛樂圈“性交易”的黑幕。“我說過要狀告那些導演,現在我只能通過舉報來兌現自己對公眾的承諾。”張鈺說,她只能以自己一點點的努力推動娛樂圈的淨化,解救受到“性交易”影響的女演員們。

現場:排隊一小時遞材料

張鈺張鈺

在現場,記者看到大約有二三十人在排隊等候。“看來我們也要排隊了。”張鈺先跑到路對面的律師事務所里諮詢。“我要去舉報一些導演。”張鈺直言不諱地說。“中央紀委處理的是黨員、官員的違法違紀行為。”這位律師說。“我不知道那些導演是不是黨員。”張鈺抱怨說。“那你只能去試試。”

離開律所,張鈺沒有放棄,仍然加入了來訪人員的佇列。大約過了一個小時,輪到張鈺遞交材料。負責接待的工作人員仔細翻閱了她的材料,然後和藹地告訴張鈺,舉報導演不屬於中央紀委信訪室的管理範圍。“工作人員給我指了很多其他的‘路’,我會按照他們的建議一一嘗試。”張鈺說,她甚至會向公安機關反映這些導演涉嫌“猥褻婦女”。

“我和她不熟”

昨天晚上,記者與“控告信”上的一位李姓導演取得聯繫。聽到記者說“張鈺舉報了你”,李導演說:“我不認識這個人。”“她在控告信中提到你。”記者說。李導演想了想說:“我和她見過面,但並不熟。”關於對張鈺舉報的看法,李導演說,他並不清楚此事,也不好說什麼。

之後,記者又聯繫上“控告信”中提到的另一名高姓導演。記者詢問:“張鈺向有關部門舉報了你,你怎么看?”“我不知道這件事。”高導演說,以後不要再打這個電話。“您認識張鈺嗎?”記者追問。“咣當”一聲,高導演掛斷了電話。

張鈺“性醜聞”事件

娛樂圈“性醜聞”似乎早就不是新鮮事,而張鈺事件更是將這種“潛規則”展現在大眾面前。金錢與肉體的交換,名與利的追逐,在這個圈子裡真的那樣赤裸裸嗎?繁華熱鬧的“藝術”背後,藏了多少不可見人的骯髒?

名不見經傳的演員張鈺再次揭露娛樂圈“性醜聞”而引發娛樂江湖的不小震動。15日,張鈺發布了公開信,聲稱要和某些導演鬥爭到底。

17日,張鈺寫到:“我已經忍無可忍了,娛樂圈的人都太虛偽了,都是一群敢做不敢當的孬種。”還說:“我現在誰的感受都不能管了,如果非要我豁出去那我就豁出去了,反正都到現在這一地步什麼也收不回來了。”


18日凌晨,張鈺公開了第一段錄像,錄像中的男主角是導演金浩。張鈺在錄像中說:金浩是西影廠的導演,她和金浩是在拍攝《宮廷畫師郎世寧》中認識的,當時張鈺在這部戲中飾演一個小角色,金浩說喜歡她,可以在後面給她加戲,倆人就發生了關係,但後來金浩說他做不了主兒了,結果,沒有實現他的承諾。於是,張鈺拍下了金浩和另一女子在床上的錄像
張鈺張鈺

張鈺公布性交易證據

據北京娛樂信報報導,在狀告黃健中、于敏、張紀中3名導演侵犯名譽權終審敗訴後,15日,女演員張鈺做客某網站,再次表示要拿出證據揭露影視圈“黑幕”。張鈺說,她不理解自己為什麼會敗訴,並堅定地表示自己已經作好心理準備,要堅持到底。

在訪談一開始,張鈺就憤怒地表示,“走到今天這一步,完全是他們逼的!”張鈺說,“我做過的事我全都承認,但我不相信他們能買通一切。我這次做這個事情是非常不情願的,我今後還有太長的人生路要走,但是我沒有辦法,我覺得官司輸得太冤枉。”

接著,張鈺憤怒地抨擊了演藝圈裡的所謂“潛規則”,她說:“這個圈子太黑暗,有太多女孩子上當受騙了!影視圈跟別的行業不太一樣。比如說導演跟演員,這個演員想出演劇中某個角色,跟導演吃喝玩樂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張鈺說,自己演出的幾乎全部角色,哪怕是只有一場戲的“小角色”,都是用這種“潛規則”和“自己的身體”換來的。但被記者追問道“娛樂圈是否全部如此”時,張鈺表示不願多談,她說:“我只能告訴你,多大的明星都是從演小角色開始的。”

最後,張鈺表示事情絕不會這樣就算了,她手中還有很多音頻甚至視頻的證據,這些證據中不僅有她自己,還有另外一些上當受騙的女孩子,她要把這些證據交給警方並一一公開。面對來自各界的壓力,張鈺坦言已經作好最壞的打算,並要一直堅持到底。她說:“我只想讓大家知道真相。”

事後,記者努力聯繫黃健中、于敏、張紀中3位相關人士,但3人的手機均未能接通。

張鈺張鈺

事件追蹤

《張鈺:我將公布全部錄像 律師稱行為不侵犯隱私》

本報記者周懷宗報導日前,張鈺在新浪部落格中公布她和某導演的性愛錄像,在網上引起軒然大波。昨日,張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接下來會公布更多的錄像,要讓大家都看看這些導演的真實一面。

網上公布性愛錄像

日前,張鈺在新浪部落格公布了兩段她和圈內人的性愛錄像,張鈺稱第一段錄像是她和西影廠導演金X的,當時她在《宮廷畫師郎世寧》里飾演一個小妾,當時導演金X以和他上床為條件,答應給她增加戲份,但後來卻並沒兌現當初的承諾,張鈺問他時他只推說自己做不了主等等。

第二段錄像張鈺稱是和一個叫海XX的人,內蒙人,是個製片主任,張鈺稱海XX當時打著給她介紹戲的旗號,把她帶到馬甸的一處出租屋裡,張鈺公布的錄像中兩個人確實有明顯的親密動作。

但這兩段錄像公布以後,很快就有網友稱這兩段錄像明顯不是偷拍的,當時拍攝的還有第三人。

要把揭露進行到底

張鈺張鈺

昨日,張鈺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稱:“兩段錄像確實是別人幫助我拍攝的。”但具體的情況張鈺拒絕透露,她稱一切秘密都在她即將出版的新書里。

對於下一步的計畫,張鈺說她將會通過司法程式,為自己討一個最終的說法,在這之前,她還會慢慢把她手上所有的錄像都在網上公開。她說:“在抗訴之前,我肯定要把所有的錄像都公開,讓大家看看,這些大導演們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此外,張鈺透露,她的新書也很快將要出版,她在書里詳細講述了她的經歷,有很多都是她從來沒有公開說過的,相信讀者到時候會有一個全面的了解。

律師稱不侵犯隱私

張鈺公開性愛錄像後,很多網友指稱張鈺的行為是侵犯他人的隱私權,是一種犯罪,網路名人寧財神(blog)也在他的部落格上指出張鈺的三大罪狀。對此,張鈺昨天告訴記者,她在公開之前已經徵詢過她的律師。此外,記者昨天還採訪了北京嘉佑律師事務所的梁固本律師,他稱張鈺的行為不能算侵權。

梁律師說:“首先,這些錄像帶的主人公是張鈺和那些導演,就是說,張鈺和那些導演都對這些錄像帶擁有權利,現在我國還沒有物權法,對這種事情的規定還是空白,因此,倘若張鈺沒有用這些錄像向那些導演要求實質性利益的話,就根本不能算作侵權。”

此外,網友指張鈺公布的“黃健中和小霞”的錄像侵害了黃健中和小霞的隱私權,對此,梁律師說:“如果張鈺說的屬實,即小霞是張鈺花錢請來的小姐,那么這個事情就是嫖娼,嫖娼是犯法了,當然不是隱私,公布嫖娼的錄像也不能算侵犯隱私。”

事件發展

張鈺2006年11月14日張鈺向本報揭娛樂圈潛規則,出示錄像帶等證據。

《張鈺承認性交易照片作假 堅持不向當事人道歉》

三年前張鈺自曝與黃健中性交易醜聞,公布了她與據她說交易中自己的性替身小霞的合影,而3月10日,一位名叫“謝澎”的女演員在網上發表題為《我就是張鈺所說黃健中事件照片中的小霞》的部落格文章,澄清自己從沒有從事過性交易,純粹是張鈺“陷害無辜”。

3月18日晚,張鈺在接受本報獨家採訪時承認,近日開博澄清自己不是小霞的演員謝澎,的確是自己在北京電影學院進修班時的同學,而自己於2004年向媒體公布的所謂與小霞合影也的確是與謝澎的合影,她同時承認,這個謝澎不是真的小霞,但要讓她向其道歉決不可能,此外,要讓真正的小霞露面只有在法庭上。

有網友問,既然承認照片有假,張鈺為何還理直氣壯?她的話還有多少是假的?也有人質疑,為什麼照片公布了3年才有人出面澄清?它的背後究竟有何秘密?這是不是有些人別有用心的新一輪炒作?

張鈺謝澎(左)認為張鈺冒用與自己的合影

張鈺:謝澎確實不是小霞,但我不會向她道歉

3月18日晚,張鈺在接到本報記者電話時張口就說:“你們不認為這是炒作嗎?”停頓了一下,張鈺說:“我知道這件事情我遲早會面對她的,我承認我確實認識她,她是我曾經的同學。”

謝澎是我同學,她確實不是小霞

青年周末(以下簡稱“青周”):是不是像她說的,你們是電影學院進修班的同學?

張鈺(以下簡稱“張”):這我承認。這也粉碎了很多人說我根本就沒有上過什麼學的說法。這個謝澎是我同學,這件事情在當年確確實實有一些誤會,我當時也想找她,但我找不到她。

青周:你們失去聯繫了嗎?你沒有她的聯繫方式?

張:對。她在部落格里寫的並不完全是真實的。至於真相究竟是什麼,我希望在我的新戲《愛我到多久》5月份開機時說。現在我就一句話,她事隔多年才通過這種方式這樣說、這樣做,我覺得她目的不純。這件事情是有人幫她策劃的,至於什麼人幫她策劃,我心裡也很清楚,就是我這個戲引起的。

青周:她在部落格里提到的徐兢也是你們同學嗎?

張:我不想提這個人,我也不想讓任何人利用我達到他們的目的,這些所謂的同學都是建立在利益當中的。

青周:當年你給媒體公布的照片是謝澎嗎?她是不是就是陪您赴黃導演約的小霞呢?

張:我今天說句實話,確實不是她。但是我為什麼選擇她跟我的合影呢?有我的理由和苦衷,還有這裡邊的一些誤會。到時候我會告訴她這一切是怎么回事。

我確實有真正小霞的照片

張鈺張鈺

青周:真正的小霞現在去哪了?

張:這個我也不想說太多,我確實有真正小霞的照片。然而這個謝澎這樣做,所謂的同學之情都沒有了。

青周:她看到她的照片被當作小霞公布出來後一生氣,當然要這樣做。

張:那我想問,公布照片這么多年,她早不說晚不說,為什麼在我公布了錄像帶之後,我人氣這么高了,突然站出來說這個事,她以前乾什麼去了?我一句話,她如果認為有她寫得那么清白和冤枉,她可以來告我。她想讓我道歉不可能的,我憑什麼跟她道歉呀?我跟她道歉誰來跟我道歉啊?

青周:你公布出來的和她的合影是什麼場合照的?

張:有一次拍戲我們倆見面,她在照片上那個造型就是當時拍《隋煬帝傳奇》,我給她介紹去的,合影的那張照片就是她在裡面的造型。

青周:你會在適當的時候讓小霞出現嗎?或把真正的照片證據公布出來嗎?

張:小霞的照片我沒有公布,是因為我不想再冒著侵犯他人肖像權的危險,把我置於不利的境地。

青周:你既然知道會侵犯肖像權,為什麼還會公布一張與謝澎的合影?沒想到會傷害她嗎?

張:當時有很多誤會吧,我確實聯繫不到她,我沒有辦法。

青周:聯繫不到她為什麼還要放她的照片?

張:我當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了。

真正的小霞只可能出現在法庭上

青周:現在你能讓我們看一下真正的小霞的照片嗎?或者說讓小霞出現?

張:小霞要是真正出現的話只有一個可能,就是我再次打這個官司之後,所以我暫時不能讓小霞出現。

青周:你現在是為了保護小霞嗎?

張:第一為了保護她,第二也是為避免有些人不惜重金去買通她。

青周:她會被人買通嗎?這么多年為什麼她自己不站出來?

張:她可能沒有這么大的勇氣吧。我這個官司再打的話,我再起訴他們這些人的時候,包括錄像帶上、給我寫保證書的這些人,我到時將會把所有的證據公布出來。小霞真正出現的地方一定是法庭。另外我可以告訴你,他們就是買通小霞也沒有用,因為小霞跟我談話的錄音帶我都保存著。

青周:有人懷疑小霞根本就不存在,也許她永遠不會出現。

張:這不可能,我有和她在賓館的合影,還有我給她照的大頭照,我的律師都看得清清楚楚,我甚至都拿到法庭上去了,但當時法官說我違反了程式沒有看。這次我再起訴我會在一審的時候把證據都拿出來。

徐兢表示已邀請謝澎來北京消除誤會

徐兢:謝澎以前沒出現是因為她在香港

記者通過謝澎的部落格留言聯繫博主,3月17日晚,謝澎在記者部落格里回覆說:“我的同學在北京,如果有什麼事情,你可以找他。”並給記者留下了一個QQ號碼。記者遂與謝的同學徐兢取得聯繫。

青周:前幾天謝澎在部落格中寫的內容你知情嗎?她是你的同學嗎?

徐兢(以下簡稱“徐”):我是她同學。

青周:張鈺也是你的同學嗎?

徐:是的,我們原來是表演班的。我們都是1997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班的同學,當時的老師是李慧穎,也是78班張鐵林、張豐毅的老師。

記者說張鈺在採訪中不願提起徐兢,徐說:“因為我5月可能會給她導個電影,中間的事情很複雜,所以她肯定不說。”

青周:是那部《愛我到多久》嗎?

徐:是的。

青周:張鈺這幾年都沒有聯繫到謝澎,而你和她倆都有聯繫?

徐:我希望在中間幫助她們化解矛盾。不能說是矛盾,也許是誤會。她們多年沒有聯繫了,而且張鈺也承認謝澎不是小霞。

青周:為什麼過了這么久才出來說明照片上的不是她?

徐:因為她在香港工作,她一直不知道這些事情。我希望有機會,我能把她們兩個請到一起喝茶,聊聊,畢竟是同學,這么多年追求自己的理想,都不容易。

青周:如果謝本人不出現,怎么證明她是真實存在的?部落格是誰都可以建的。

徐:放心,謝澎會出現的,她是真實的人。

徐兢最後表示,他已經邀請謝澎來北京,謝也在和經紀人商量。“我希望她能夠來北京把誤會消除。”

張鈺謝澎

事件閃回

“小霞”開博:張鈺冒用照片,我和黃健中事件無關

2004年1月,張鈺向媒體公布小霞的照片時,聲稱“提供這張照片是通過小霞同意的”。

3月10日,有人在網上開博發表文章稱:“我就是張鈺所說黃健中事件照片中的小霞,我的名字叫謝澎。”

這位“演員謝澎”在部落格中稱:“因為我在《隋煬帝傳奇》中的劇照出現在網路上張鈺事件中,而我成了所謂的小霞——和黃健中導演性交易中的女主角,從而使我的生活受到了嚴重的影響。我和她是1997年北京電影學院進修班的同學,當時的同學還有現在已經是中國網路首席導演的徐兢和電影演員閆勤等。”謝澎的部落格說,我一直都很珍惜和她之間曾經的同學情誼,所以我一直都沒有站出來說明這一切,加上我一直在深圳和香港拍戲,也沒有時間理會這個事情,沒想到她拿我的照片繼續炒作……

謝澎的部落格發表後,網上引起大波,很多網友對她的身份和動機表示質疑,有人在留言中問:“你為什麼到現在才站出來?”

3月15日,謝澎再次在部落格上表明身份,並稱:“我再次鄭重申明,我不認識黃健中導演,也沒有見過黃健中導演。”這次聲明解釋,她去年9月在聊QQ時,偶然發現了自己的照片竟然出現在QQ新聞上,莫名其妙地就成為了張鈺事件中的小霞,而且是兩年前就發布出去的。“而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我覺得很可笑,也很滑稽,而且非常的憤怒。”謝澎的部落格表示一定要讓張鈺道歉。

尾聲:張鈺謝澎有望和解?

記者採訪張鈺的第二天,張鈺在謝澎的部落格上留言:“謝澎,我是真的張鈺,事情鬧到這一步……你已經不知不覺地成了別人手中的一顆棋子了。如果你真想跟我解決事,可以在我部落格里用悄悄話留言,並把手機號告訴我,我會直接跟你聯繫……我給你留言並不是怕你什麼,而是完全衝著咱們同學和朋友的份上,你好自為之吧。”

在張鈺這段留言出現4小時後,一個名為“謝澎的經紀人”留言:“我是謝澎的經紀人,事情鬧到今天這樣,你想的太多了,我們是有思想的人,並不是傀儡!而且也不是被別人利用,因為你在網上發布的信息已嚴重影響了我的當事人家庭生活……我們還是真誠地希望你能公開道歉並撤消網上所有的有關我的當事人不真實有損人格和名譽的東西……你好自為之吧。”

截至發稿,記者沒有收到謝澎本人直接的回覆。

張鈺張鈺

網友評論

在一些人心中,張鈺是眾多“受害者”中挺身而出,挑戰規則,敢於揭露“黑幕”的英雄;而另一部分人看來,張鈺為了上戲不惜獻身,想盡辦法偷錄“證據”,是她所痛斥的“潛規則”的忠實執行者。

在種種矛盾中,我忍不住想,如果她通過這些“潛規則”得到了她想要的東西,她今天還會不會勇敢地站出來,為了自己和所有“受害者”吶喊戰鬥呢?

張鈺在接受採訪時,曾不止一次說過“已經沒有如果”。不錯,對於她,對於整個事件,甚至對於整個演藝圈,也許都“沒有如果”。這樣,我們也只有奉勸所有想要進入這個圈子的少男少女們:以此為鑑,潔身自重,有些代價是你永遠無法得到償還的。

反對方——《譚飛:張鈺事件根本就是“髒欲”事件》

許戈輝曾這樣給我解釋八卦的由來:“香港一些低俗雜誌每次封面登那些暴露照片時,都會用八卦圖遮住敏感部位,久之‘八卦’一詞便流傳開來。”但這兩日我看了演員張鈺的所謂性愛視頻,發現一些部位其實打的是馬賽克,這樣,學術的看,“八卦”一詞該換名“馬賽克”了,娛樂八卦該改名娛樂馬賽克了。

但這回的馬賽克也不完全八卦,八卦在普羅大眾心中總有點吟賞風月的別韻,這次的馬賽克卻來得分外勇猛,還有話里話外透著的“我以我血薦看客”的魚死網破味道。當然,話分兩頭說,第一部還有點打擊力,第二部好象連差強人意都談不上,怎么看怎么象湊數的,大概第三部不會有了罷。

張鈺事件,讓我認清了兩個漢字,一是“鈺”,不知道這個女演員之前,我老師從沒教過這個字,因此我不認得。我第一份工作的科長倒叫張煜,音同,但也不是這個字。從張“鈺”的鈺字字形望文生義,大概跟“金”啊“玉”是有所關涉的。只不過,一旦沒獲得什麼金玉,這個字可能也脫不了“玉碎瓦全”或“金玉其外敗絮其內”的煞風景味道。

二是“欲”。"張鈺"音近“髒欲”,骯髒的欲望。我這樣引申完全沒有嘲諷這位“大刀向色狼頭上砍去”的勇敢姑娘的意思。但由張鈺這個個體來曝光娛樂圈的骯髒欲望,的確雙關得有點耐人尋味。她沒讓我聯想到聖女貞德,沒讓我聯想到經常在《太陽報》爆料自己又跟哪個球星睡了的英格蘭辣妹,倒讓我聯想到了《夜宴》里陰太常的兒子陰隼,的確是稍嫌“陰損”。

我一貫反對“過分強調娛樂圈潛規則”的輿論,哪個圈其實都有潛規則,只不過有的潛得淺點,有的潛得深點。但屈從於現實,當人民大都以有色眼鏡看待娛樂圈的男女之事時,我也常常盲目地跟從他們,並把自己從娛樂圈摘出來。我的習慣句式是:你們娛樂圈怎么這么亂?然後,大家罵幾句,並都否認自己的娛樂人物屬性。

也就是說,我內心其實特怕所謂“潛規則”讓大家誤會娛樂圈沒有陽光、崇高的一面,全是什麼視頻啊偷拍啊雙飛啊。畢竟那么多人從事著這一行,還有那么多新人每年都在加入,評價它是朝陽產業而非“遭殃產業”可能更具建設性。

但張鈺事件無保留告訴我,娛樂圈的“髒欲”無時無刻不在侵擾娛樂肌體。其他行業也有“髒欲”,但大概只有娛樂圈可以把"權利尋租"弄得這么直白,把"身體賄賂"做得如此輕鬆,男男女女搭乘"欲望號街車"火線出名以及遺臭。張鈺的錯誤在於她曾經篤信出賣自己能讓她更快脫穎而出;張鈺的痛苦在於出賣自己後依然寂寂無名;張鈺的絕望在於給人留面子結果沒人給自己留面子;張鈺的“殺著”在於她豁出去自己的絕對隱私換來知名度的瘋狂增長,當然另一部分人的知名度及美譽度也成了陪葬。

這都因為她在娛樂圈。經此一役,我痛苦的發現,“欲”這個字一跟娛樂圈混合就能產生很多馬賽克,或成為比馬賽克更初級,更相似,不斷重複著的構造。我希望下一個勇敢跳出來的男女“性賄賂者”不會再象張鈺這樣“先知先覺”般取名字或改名字(據說她原名並非張鈺),叫點別的什麼都好,要不然讓人憋氣、心慌。
支持方——《張鈺事件讓我們學習如何做女人》

張鈺張鈺

上午,照例收到娛樂簡訊,內容女演員張鈺公布性愛錄像帶,第一反應:厲害啊,這個女人;第二反應:那會怎么樣?然後搖搖頭,刪了,現在一些女演員曝導演性交易的訊息挺多的,張鈺的名字隨著2003年的風波之後反而漸漸平息了,對於我們這些不明究竟的普通看客而言,真的或假的又有多少關係呢?無非是,娛樂圈又要熱鬧了,當然,我的同事們也要開始忙碌了。

很快,接到同事電話,臨時將我下午的聊天增加了張鈺,我的同事也很牛啊,這么快就有動作了,而我自己也多了幾分好奇,張鈺會怎么面對接下來不斷的訪問呢?

我到達聊天現場的時候,張鈺正在和助理(兩個女孩)斟酌面對敏感問題的措詞,看上去,她也和普通的女孩沒什麼差別,化著還算精緻的妝,不是那么漂亮但也絕不是有些人形容的一般,有點低胸的小毛衣能感受到身材挺好,她的語速很快,聲音響亮,感覺有點著急表達自己的想法,但似乎有些問題自己想得也不是很明白。

在她的思路里,如果我們能夠真的站在她的角度去想,也許她真的只是氣不過,所以要把“證據”公布天下,討個說話;她夠大膽,不避諱性交易是雙方都有企圖和目的,只是最終的結果通常是不公平的,女人為啥要受到傷害;她有委屈,現在早就沒人敢找自己拍戲,而對方依然“平步青雲”,甚至她說,那件訴訟是不公平的,而結果讓這個圈子更為所欲為,因為“反正黃導不是沒事嗎?”

這么迅速時間之內的聊天通常能看到很多真實的東西,尤其在她還沒有面對更多媒體採訪的時候,正因為她還沒有真正想到此舉會給自己帶來什麼,她的答覆才真正具有真實意義

其一:為什麼要這么做?
我想,她說自己不是故意炒作,因為沒人會把自己越炒越孤立和窮是有一定真實性的,也許她從開始沒有料到這個結果,三年前或許是有目的,還想著藉由這件事情贏得名聲,而今天,應該就是孤注一擲了,法庭上的宣判結果或許也激發了女孩子本能的反抗心理(為什麼不承認,為什麼不相信我),所以她就把“炸彈”扔出來,既然都說我不要臉了,那好,我就“不要”到底,但對方也不能完全推卸行為責任。

其二:能如何?
OK,既然做了,也沒有追究原因的必要了,而關鍵是,管用嗎?或者,目的何在呢?用張鈺的話說“就是要讓領導們知道,這個圈子的問題,要有人來監督,否則中國就沒救了”,那么這真的就是氣話了,或者就是迴避隱藏了自己的真實意圖。

聊天結束後,幾個同事還在閒聊,可能也是對娛樂圈潛規則的自發討論,我聽了聽,大體思路是,既然是潛規則,那么把它捅破的人就必然不會有好的結果,而自然也沒有由下而上去改變的能力。

我記得我很關鍵得問了張鈺,按照她的理論,這個圈子裡,不可能有女演員完全靠個人實力成為明星嘍?她答是。那這個問題就嚴重了,就要得罪一片人的。

我再問她,最近也有別的女演員在部落格里曝和導演的淺規則問題,而你們之間有聯繫嗎?她說沒有,這就是張鈺可以倒,但張鈺精神不能倒

有人在給你籌謀劃策嗎?沒有。家人支持嗎?沒有想到張鈺卻自曝自己是個孤兒,目前父母都是養父母。
由此可見,張鈺是徹底孤立的,那么誰真的會因為這件事站在你的身邊呢?普通的看客,別說分不清真假了,即使同情你,也沒有切身感觸,至多付之一笑,感嘆娛樂圈複雜啊。
圈裡的人,就像我的同事們說得那樣,現在她沒有一部戲約就是最好的明證。

其三:那我們討論它幹嗎?
既然事不關己,既然都知道娛樂圈娛樂至上,我們幹嗎要去討論它
其實我個人的角度是,女人既然知道在很多時候自己是弱勢,既然知道要成為明星要付出代價,既然知道天賦和努力和機遇都是不可少的,既然知道演員有千萬多,成名沒幾個,為何不去想明白再入行,為何在遇到問題的時候不換個角度讓自己從容。

我問張鈺,如果你的交易是成功的,你的角色需求得到滿足,你還會這樣嗎?她不置可否

是的,是因為這股沒有成功的怨氣,被遺棄的怨氣讓她學會了用另類極端的手段“保護”自己,為什麼不去趁機反思自己,而只會不斷強調自己是有才氣的呢?
有才氣的人很多,不是個個都成功的,更何況這個交易曾經也是自己最終認可的決定,所以把不成功的責任歸於此,是不合適的

有句話是非常有道理的,改變別人,不如改變自己,來得簡單和有效
我們去討論它,既是希望能改變不好的現狀,但也希望能提醒更多姐妹們,想讓自己開心幸福永遠都別企圖藉助於他人的力量,而生活的美好也不會只有當明星才能獲得的。

中立——《為張鈺指路:寫本暢銷書<藝妓回憶錄>》

張鈺張鈺

張鈺是誰?“著名青年演員”是也。天下孰人不識君!
此女已經不僅僅在娛樂圈“紅得發紫”,在全社會的人氣指數追趕超新當選的中國作協主席鐵凝,橫掃大江南北長城內外乃至國人皆知:一個和很多導演上過床,同時歡將過程錄音錄像並向媒體曝猛料的“很受傷”的女演員。
張鈺近日哭訴:自己每一個角色都是通過身體換來的,有時為藝術獻身但以竹籃打水一場空的悲劇收場。她通過《致全國人民的一封公開信》痛斥娛樂圈的黃健中、張紀中等“大禽獸”,言辭淒切,字裡行間流淌出的似乎是汪汪辛酸淚水。
中國刑法規定通過性交易獲得錢物是賣淫要拘留罰款,那通過性奉獻獲取角色算不算賣淫?民眾發現賣淫嫖娼有義務積極向公安機關舉報,那發現女演員和導演床上交易時是不是也可以打110報警?
一個巴掌從來就拍不響,即使有導演暗示引誘,張鈺獻身也均屬自願甚至極有可能是張紀中先生所說的主動投懷送抱。
一個女人,和無數她所說的“大禽獸”同床行歡,已是不守婦道,不懂貞潔,不知廉恥。不僅如此,不可告人的目的沒有達成後,更是把這些骯髒的交易大肆叫囂告之全國人民,此舉絕非一般正常人所能及。張鈺的臉皮撕下來可以做防彈背心了!中國上下五千年文明史終於出了一個張鈺這樣一個能人志士。
天下孰人不識君,真的莫愁前路無知己嗎?正好相反,估計很多導演是不敢再用張鈺了,否則任何觀眾都會聯想到二人是否有一腿。張鈺在娛樂圈將被更加孤立,所以她在新浪聊天時說準備出一本書。童偉不忍一個“很受傷”的孤苦女子再受傷,也誠心給張鈺提個不錯的建議,寫書可以,不過書名最好叫《藝妓回憶錄》。或許,這是張鈺在文化圈唯一的生路了。

相關詞條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