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英輝

張英輝

張英輝,1913年出生於興國縣長岡鄉。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4年轉入中國共產黨。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三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和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198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2000年10月1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87歲。

基本信息

人物簡介

張英輝 張英輝

張英輝(1913~2000.10)男,江西省贛州市興國縣長岡鄉上社村人。出生於貧苦農家。1928年參加農民協會。1930年參加中國工農紅軍。1932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35的轉入中國共產黨。土地革命戰爭時期歷任紅四軍政治部保衛隊勤務員,南路軍獨立團班長,紅七軍軍部電話員,紅三軍團五師電話班長。參加了中央蘇區一至五次反“圍剿”戰爭和二萬五千里長征。

他意志堅強,兩次傷病不掉隊。長征中因雙腳嚴重凍傷,潰爛流水。紅軍打婁山關回師遵義時,他已難於站立,硬是咬著牙連走帶爬追趕部隊。部隊安排他在老百姓家養傷,他堅決不留,忍著傷痛又隨部隊出發,走完長征之路。

1936年在瓦窯堡進入紅軍大學步兵科學習,畢業後曾任中央軍委譯電員,中央軍委四局管理員,紅一軍團一師三團四連政治指導員。

抗日戰爭時期,任晉察軍區一分區一團三營十連連長兼政治指導員、三營營長,易縣支隊支隊長,冀中軍區二十四團團長。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張英輝一再要求上前線。來到連隊的張英輝作戰英勇。1939年10月中旬,時任十連連長的張英輝率部參加了摩天嶺戰鬥,僅用兩個多小時就取勝,俘虜偽軍100多名,繳獲戰馬70多匹和大量槍枝彈藥。

1939年11月,張英輝任一團三營營長,率部參加雁宿崖伏擊戰和黃土嶺戰鬥,數千日寇大部分被殲,被稱為“名將之花”的日寇中將阿部規秀被炸死。

1940年秋,張英輝參加了著名的“百團大戰”,此次戰役沉重地打擊了日寇囂張氣焰。

1941年他擔任特務營營長,有一次接到楊成武司令員命令,率隊武裝運糧,通過封鎖線時被敵人發覺包圍。他沉著應戰,指揮部隊突圍脫險。

張英輝 張英輝

解放戰爭時期,歷任晉察冀軍區三縱八旅二十三團團長、七旅副旅長、八旅旅長,十九兵團一八七師師長。

1947年10月,他率二十三團參加了石家莊戰役,指揮全團指戰員英勇頑強地與敵人拼搏,為解放石家莊立下顯著戰功。總結大會上,縱隊首長鄭維山、胡耀邦授予他率領的二十三團“大功團”榮譽稱號,並授予“能功能守、英勇頑強”錦旗一面。曾擔任電影《解放石家莊》軍事顧問。

新中國成立後,歷任六十三軍一八八師師長,中國人民志願軍師長、六十三軍副軍長、軍長,北京軍區炮兵司令員。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張英輝所屬部隊英勇作戰,完成多次重大戰鬥任務,立下不朽功勳,受到志願軍總部的高度評價和通令嘉獎。

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三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二級解放勳章。

1988年榮獲一級紅星功勳榮譽章。

2000年10月病逝於北京,享年87歲。

將軍逸事

兩次傷病不掉隊

1931年春,張英輝在南路軍獨立團當班長,背上長了一個大癰,鑽心的疼。由於國民黨軍隊的封鎖,蘇區藥品奇缺,加上戰鬥頻繁,癰越長越大,終於把他拖倒在床上。部隊首長準備派人把他抬回家去醫治和休養,他卻不願意離開心愛的部隊。怎么辦?張英輝想出了一個治

張英輝 張英輝

病的絕招:每天躺倒在山溪中,在小石頭上滾來滾去,讓石頭磨破膿瘡,血水摻著膿水流出來,然後讓潔淨的溪水沖洗癰毒。初春的天氣,水冷刺骨,他以驚人的毅力,天天赤膊在山溪里沖洗。在張英輝的鋼鐵意志面前,死神也讓步了。他的癰毒竟這樣痊癒了。

1935年1月,紅軍長徵到達遵義,在這裡召開了我黨歷史上著名的“遵義會議”。會議期間,張英輝所在的紅三軍團五師駐紮在離遵義不遠的一個叫“刀靶水”的小鎮上,負責警戒貴陽方向的敵人。一天凌晨,突然出現大股敵人偷襲師部。張英輝顧不上穿衣服,趕緊叫醒師長,便飛快地跑到另一個房間,拿起電話總機往外跑。那時師部僅有一台總機,是他這個電話班長的命根子啊!寒冬臘月,他赤著腳,光著上身隨部隊到遵義時已凍得全身發紫,雙腳嚴重凍傷。接著又是連日急行軍,雙腳腫得越來越厲害,並開始潰爛、流水,走起路來鑽心疼。到了打下婁山關、回師遵義的時候,他已經站不起來了,但他硬是咬著牙,一路爬著追趕部隊。以後部隊安排他在老百姓家裡養傷,他堅決不留,忍著傷痛又隨部隊出發了。

戰功赫赫

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張英輝一再要求上前線,來到了連隊。1939年10月中旬,日寇要在張家口到淶源之間修公路,一支偽騎兵營駐紮在西河營南面的摩天嶺半山腰上。張英輝所在的一團三營奉命前去消滅這支騎兵營。十連連長張英輝率部參加了摩天嶺襲擊戰。從狼牙山到摩天嶺急行軍走了一個星期,部隊來到了摩天嶺北麓。從北面上山崎嶇陡峭,戰士們艱難地攀上山頂後,神速地滑到了半山腰,包圍了敵人。駐紮在南面半山腰上的偽騎兵,自以為背靠天險很安全,做夢也沒想到八路軍從後山翻過來,急忙龜縮到營房裡。外面打裡面不好打,如果拖延時間,敵人就會來增援。怎么辦?看到被敵人丟了一地的草蓆、麥秸,張英輝頓時有了主意。他讓戰士們把草蓆收集起來,卷上油麥秸捆好,點著火以後滾到房腳下,立刻把房子點著了。敵人被燒得爭先恐後從屋裡跑出來。這時,張英輝一聲令下開火,僅用了兩個多小時就結束了戰鬥。戰士們都說:“這一仗打得真痛快!”

1939年11月,擔任一團三營營長的張英輝部參加了雁宿崖伏擊戰。那時駐淶源的日軍卯村憲吉大佐帶一個日軍大隊經白石口、雁宿崖到我一分區根據地“掃蕩”。我軍分區調動三個團的兵力在雁宿崖一帶伏擊。戰鬥打響後,三營迅速插到卯村大隊的後面控制了三岔路口,將日軍運輸隊堵在山溝里,打得鬼子丟下馱隊四處逃竄。他們繳獲馱隊後繼續向南追擊,很快又攻占了河套上的敵炮兵陣地。穿過山下的村莊時,路過一個騾馬店,這時從院子裡跑出一個日本軍官,張英輝抬手就是一槍,身後的通信員又補了一槍。後來經鑑定,這個日本軍官就是卯村憲吉。

卯村憲吉被擊斃後,日寇中將旅團長阿部規秀惱羞成怒,親率數千人殺奔雁宿崖報復。軍分區決定將這股敵人誘至黃土嶺聚殲。三營和二營先後擔任誘敵任務。他們打打走走,將這股敵人引到了預定的伏擊圈。經過兩天激戰,將這股敵人大部殲滅,阿部規秀也被我炮火當場炸死。這就是當時震驚中外的黃土嶺之戰。阿部規秀是抗日戰爭中,日寇在戰場陣亡的最高軍官,是日本的“山地戰專家”,號稱“名將之花”。日本陸軍軍部也哀嘆:“名將之花,殞落在太行山上。”

1940年秋,張英輝參加了著名的“百團大戰”。晉察冀軍區一分區由楊成武司令指揮“淶靈戰役”,目標是奪取淶源城,同時拔掉附近的東團堡、三甲村、南坡頭等幾個日軍據點。張英輝在完成了對淶源城南關的攻占任務以後,奉命帶領十一連、十二連和重機槍排火速趕到二團指揮所,參加二團攻打三甲村日軍據點的戰鬥。在端掉村東面的兩個崗樓後,張英輝率部繼續向西南山的日軍工事靠近。

西南山上,日本鬼子躲在坑道和碉堡里。張英輝指揮部隊迅速從東、西、南三面包圍了山頭,進行火力偵察。掌握了敵人火力點和火力配備以後,他們在每個方向各組織一個投彈梯隊,每個梯隊集中三名投彈能手,從三個方向同時向敵人工事裡投彈,重機槍利用有利地形進行火力掩護。這樣連續300多顆手榴彈投過去,敵人的碉堡啞了。一聲衝鋒號響起,戰士們勇猛地衝上去,鬼子大部分被炸死,剩下的乖乖當了俘虜。這時太陽剛剛升起,在四周山上觀戰的老百姓高興地吹呼著圍了上來。那場面,令老將軍至今難以忘懷!

三甲村戰鬥,張英輝帶去的指戰員無一傷亡。楊成武司令員在指揮所里親眼目睹了戰鬥經過,並表揚和推廣了他們打日軍碉堡的戰術。

解放石家莊

影片《解放石家莊》的軍事顧問就是張英輝。

張英輝是影片的軍事顧問,更是解放石家莊戰役的功臣。當年他是晉察冀軍區三縱八旅二十三團團長。1947年10月,為了牽制國民黨軍主力,配合東北野戰軍發起秋季攻勢,我晉察冀野司調集部隊再次向保定北面的徐水發起連續進攻,北平敵十一戰區指揮官孫連仲急調5個師南下增援。三縱隊奉命在徐水、固城之間攔擊援敵。10月15日起,敵人先後以7個團的兵力在飛機、坦克和炮兵的配合下向八旅陣地發動了十幾次進攻。我指戰員頑強抗擊,堅守三天三夜,使援敵不能前進一步,雙方形成對峙局面。

《解放石家莊》 《解放石家莊》

此時,蔣介石一面令增援部隊牽制我主力於保北,一面密令石家莊的國民黨第三軍火速北上,企圖南北夾擊消滅我主力部隊於保北。我野戰司令部決定從保北抽調五分之三的兵力南下,在清風店圍殲敵第三軍;七旅、八旅在保北繼續阻擊敵人。這樣,保北的敵人由13個團增至19個團,而我軍則由30個團減到12個團。在敵我兵力懸殊的情況下,張英輝指揮全團指戰員英勇頑強,與敵人展開白刃格鬥,硬是在陣地上堅守了七天七夜,打退了敵人一次又一次的瘋狂進攻,保證了清風店殲敵1.7萬餘人的巨大勝利,奠定了解放石家莊的勝利基礎。

在接下來的解放石家莊戰役中,二十三團為八旅的主攻團。總攻前,他們按照上級“勇敢加技術”的精神,群策群力,第一次把地道戰運用到攻打中等城市的實踐中,突擊挖了400米的地道,直通敵人的防禦工事“內市溝”,並在敵人的兩個碉堡外暗中挖了兩個炸藥室,放了成噸的炸藥。總攻一開始,就炸掉了敵人兩個碉堡,並將幾丈深的“內市溝”炸成斜城。部隊就是從這裡首先進入城區,先後五次擊退了敵人的反撲並殲滅了駐守石家莊的敵三十二師九十六團。

在總結大會上,縱隊首長鄭維山、胡耀邦授予張英輝率領的二十三團“大功團”榮譽稱號,並授予“能攻能守,英勇頑強”錦旗一面。

入朝作戰

1951年2月,擔任六十三軍一八八師師長的張英輝奉命編入志願軍入朝作戰。

初入朝時,部隊經常遭受敵機轟炸和低空、超低空飛行騷擾。憤怒的戰士用機槍擊落了一架敵機。張英輝立即號召全師利用手槍、輕機槍、重機槍、高射機槍一齊向空中開火,戰時、行軍時,休息時,隨遇隨打,改變了消極防空的被動局面,使美軍空中強盜再不敢低飛。

在抗美援朝五次戰役第一階段,一八八師擔負突破臨津江的主攻任務。他們頑強地克服了水深、江面寬、兩岸懸崖峭壁、敵人重兵封鎖江面等重重困難,強渡臨津江,並迅速完成了向敵縱深穿插、分割美三師與英二十九旅、阻止美三師西援的任務。受到志願軍總部的通令嘉獎並榮獲十九兵團“猛插分割”獎旗。

在殘酷的鐵原阻擊戰中,張英輝師面對雙倍的侵略軍和先進的武器裝備,在鐵原地區頑強阻擊12個晝夜,掩護了志願軍東線部隊的全部轉移,受到志願軍司令部首長的高度評價。

在保衛開城歷時5個月的陣地防禦作戰中,他們堅決貫徹志願軍總部“堅守防禦,寸土必爭”的指示,與敵人一點一點擠陣地,共進行大小戰鬥120次,殲敵6000餘名,在20公里防禦線上將陣地推進了16平方公里,勝利完成了保衛開城的光榮任務。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