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英[清朝人物]

張英[清朝人物]

張英(1637~1708),字敦復,號樂圃。清代明臣、文學家。為康熙六年(1667年)進士,選庶吉士,散館授編修。充日講起居注官,官至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康熙十六年(1677年),入直南書房,史載:“每從帝行,一時制誥,多出其手。”曾充任《國史》、《一統志》、《淵鑒類函》、《政治典訓》、《平定朔漠方略》總裁官。聖祖嘗語執政:“張英始終敬慎,有古大臣風。”康熙四十年(1701年),以衰病求罷,詔許致仕。書房自書對聯:“讀不盡架上古書,卻要時時努力;做不盡世間好事,必須刻刻存心。”晚年隱居安徽桐城龍眠山。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康熙帝南巡,張英迎駕於江蘇淮安,帝賜御書榜額,隨至江寧。康熙四十六年(1707年),康熙帝再度南巡,張英迎駕於江蘇淮安清江浦,仍隨至江寧。卒諡文端,雍正時贈太傅。著有《聰訓齋語》、《恆產瑣言》、《文端集》等。

基本信息

簡介

張英(1637~1708)字敦復,號樂圃。清康熙二年(1663)舉人,六年進士,十二年,授翰林院編修,充日講起居注官,累遷待讀學士。十六年內遷設南書房,奉命入直,得康熙器重。二十年,因葬父乞假歸里,居4年召回京師,遷兵部待郎,調禮部兼管詹事府,充經筵講官。二十八年,擢工部尚書,兼翰林院掌院學士,仍管詹事府。再調禮部尚書,兼管如前。後因祭文“未詳審”被革尚書之職,仍掌翰林院、詹事府,教習庶吉士。三十一年復官,相繼任國史館《國史》、《大清一統士》、《淵監類函》、《政治典訓》、《平定朔漠方略》總裁官,三十八年,拜文華殿大學士,瘺禮部尚書。晚年歸里,卒諡文端。世宗即位,贈太子太傅。乾隆初年,加贈太傅。著有《篤素堂詩集》、《篤素堂文集》、《篤素堂雜著》、《存誠堂詩集》、《南巡扈從紀略》、《易經衷論》、《四庫著錄》、《聰訓齋語》,《恆產瑣言》等行於世。

生平

張英幼讀經書,過目成誦。康熙二年(1663)中舉人,六年中進士,適父秉彝卒,乞假歸桐城。十二年授翰林院編修,充日講起居注官。後升任侍讀學士。十六年奉命入南書房,隨從康熙帝晨入暮歸,殷勤供職,凡民生利弊,四方水旱,知無不言。康熙日益器重,稱讚他“始終敬慎,有古大臣風”。每次出巡,必命張英隨從。一時典誥辭章,多出張英之手。二十年,以葬父再次請假歸里,築墅桐城龍眠山,居四年召回京師。遷兵部侍郎,調禮部,兼管詹事府,充經筵講官。二十八年,任工部尚書,兼翰林院掌院學士,仍管詹事府。再調禮部尚書,兼官如前。編修楊瑄撰寫都統一等公佟國綱祭文措辭失當,被罷官流放,張英以“未評審”遭牽連,革尚書之職,但仍掌翰林院、詹事府,教習庶吉士。三十一年復官,相繼任《大清一統志》、《淵鑒類函》、《政治典訓》、《平定朔漠方略》等總裁官。三十六年任會試正考官。三十八年拜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尚書。四十年以衰老再次請求休歸,獲準。次年二月離京南歸桐城,次子廷玉奉旨護從。四十四年康熙第五次南巡,張英到淮安迎駕,隨從至江寧(南京)。當時總督阿山擬加征錢糧耗銀供皇帝南巡費用,江寧知府陳鵬年持議不可。阿山素怨鵬年,欲藉此加罪。康熙隨從及侍衛人員,多謂陳鵬年謾誹游巡,罪在不赦。及張英入見,康熙問及江南有哪些人是廉吏,張英首舉陳鵬年。陳由此得以免罪並受康熙重用,後成為名臣。
張英淡簡喜靜,好讀白(居易)、蘇(軾)、陸(游)三家詩,喜佳茗,壯年即有山林之思,曾作《芙蓉雙溪圖記》以明志。有關他“六尺巷”的故事,至今仍傳為美談。及歸里,冬季居縣城,春夏秋多在龍眠山雙溪山莊居住,徜徉山水,詠吟自娛。在山莊草堂懸一聯:“白鳥忘機,看天外雲舒雲卷;青山不老,任庭前花落花開”。鄉居七年,從不干涉地方政事。四十七年六月,卒於縣城府第,享年72歲。賜祭葬加等,諡文端。世宗即位,贈太子太傅。雍正八年(1730)入祀賢良祠。乾隆初年,加贈太傅。張英墓位於桐城龍眠雙溪“金雞地”,今為縣級重點文物保護單位。著作有《篤素堂詩集》、《篤素堂文集》、《篤素堂雜著》、《存誠堂詩集》、《南巡扈從紀略》、《易經衷論》、《書經衷論》、《四庫著錄》、《聰訓齋語》、《恆產瑣言》等行於世。

《清史稿》記載
張英,字敦復,江南桐城人。康熙六年進士,選庶吉士。父憂歸,服闋,授編修,充日講起居注官。累遷侍讀學士。十六年,聖祖命擇詞臣諄謹有學者日侍左右,設南書房。命英入直,賜第西安門內。詞臣賜居禁城自此始。時方討三籓,軍書旁午,上日御乾清門聽政後,即幸懋勤殿,與儒臣講論經義。英率辰入暮出,退或復宣召,輟食趨宮門,慎密恪勤,上益器之。幸南苑及巡行四方,必以英從。一時制誥,多出其手。
遷翰林院學士,兼禮部侍郎。二十年,以葬父乞假,優詔允之,賜白金五百、表里緞二十,予其父秉彝恤典視英官。英歸,築室龍眠山中,居四年,起故官。遷兵部侍郎,調禮部,兼管詹事府。充經筵講官,奏進孝經衍義,命刊布。二十八年,擢工部尚書,兼翰林院掌院學士,仍管詹事府。調禮部,兼官如故。編修楊瑄撰都統、一等公佟國綱祭文失辭,坐奪官流徙;斥英不詳審,罷尚書,仍管翰林院、詹事府,教習庶吉士。尋復官,充國史、一統志、淵鑒類函、政治典訓、平定朔漠方略總裁官。三十六年,典會試。尋以疾乞休,不允。三十八年,拜文華殿大學士,兼禮部。
英性和易,不務表襮,有所薦舉,終不使其人知。所居無赫赫名。在講筵,民生利病,四方水旱,知無不言。聖祖嘗語執政:"張英始終敬慎,有古大臣風。"四十年,以衰病求罷,詔許致仕。瀕行,賜宴暢春園,敕部馳驛如制。四十四年,上南巡,英迎駕淮安,賜御書榜額、白金千。隨至江寧,上將鏇蹕,以英懇奏,允留一日。時總督阿山欲加錢糧耗銀供南巡費,江寧知府陳鵬年持不可,阿山怒鵬年,欲因是罪之,供張故不辦;左右又中以蜚語,禍將不測。及英入見,上問江南廉吏,首舉鵬年,阿山意為沮,鵬年以是受知於上為名臣。四十六年,上復南巡,英迎駕清江浦,仍隨至江寧,賜賚有加。
英自壯歲即有田園之思,致政後,優遊林下者七年。為聰訓齋語、恆產瑣言,以務本力田、隨分知足誥誡子弟。四十七年,卒,諡文端。世宗讀書乾清宮,英嘗侍講經書,及即位,追念舊學,贈太子太傅,賜御書榜額揭諸祠宇。雍正八年,入祀賢良祠。高宗立,加贈太傅。
子廷瓚,字卣臣。康熙十八年進士,自編修累官少詹事。先英卒。廷玉,自有傳。
廷璐,字寶臣。康熙五十七年,殿試一甲第二名進士,授編修,直南書房,遷侍講學士。雍正元年,督學河南,坐事奪職。尋起侍講,遷詹事。兩督江蘇學政。武進劉綸、長洲沈德潛皆出其門,並致通顯,有名於時。進禮部侍郎,予告歸,卒。
廷彖,字桓臣。雍正元年進士,自編修累官工部侍郎,充日講官。起居注初無條例,廷彖編載詳贍得體。既擢侍郎,兼職如故。終清世,已出翰林而仍職記注者惟廷彖。乾隆九年,改補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典試江西,移疾歸。廷彖性誠篤,細微必慎。既歸,刻苦礪行,耿介不妄取。三十九年,卒,年八十四。上聞,顧左右曰:"張廷彖兄弟皆舊臣賢者,今盡矣!安可得也?"因嘆息久之。
廷璐子若需,進士,官侍講。若需子曾敞,進士,官少詹事。
自英後,以科第世其家,四世皆為講官。

家庭成員

張英有6子,其中4子均顯貴。
長子張廷瓚(?-1702),康熙十八年進士,官至詹事府詹事。
次子張廷玉(1672—1755),康熙三十九年進士。
三子張廷璐,官至禮部左侍郎。
五子張廷瑑(1681~1762),雍正元年進士,由編修、充日講起居注官,升工部右侍郎。乾隆九年(1744),改補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主江西鄉試。後因病歸里,另著《示孫篇》6卷。

六尺巷故事

六尺巷,座落在桐城市西后街。清康熙時,文華殿大學士、禮部尚書張英世居桐城,其家府與吳氏毗連。後吳氏越界建房。家人乃馳書京都,報告張英。張英批詩於後寄歸。詩曰:"一紙書來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家長接書後,遂退讓宅基三尺。吳氏深受感動,亦退讓三尺,遂成"六尺巷"。張、吳兩家以禮相讓的故事,亦成為膾炙人口的佳話。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