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雲[新東方教師]

張少雲[新東方教師]

張少雲老師通過自己的努力學習,從一個新東方實用英語學院的學員,一個新東方的普通員工,成長為一名出色的新東方老師,在新東方已經十一年時間,一直認真勤奮地工作學習,希望大家能夠從張少雲老師的自強不息的奮鬥精神中學到點東西

基本信息

簡介

張少雲張少雲

從11年前的貧窮農民成長為今天被俞敏洪徐小平王強陳向東周成剛在全國巡迴講座中評價為“最具新東方精神的傳奇人物——張少雲”,已經在新東方教授新概念英語二、三冊100餘遍,有幸聆聽他的課程的新東方弟子超過10萬人次,全國新東方學校中教授新概念英語的名師中有幾十位都曾是他的學生!

成長曆程

和英語有個約會

“我和英語其實有個美麗的約會。11年前我靠養殖美國青蛙致富,每天晚上聽著美國青蛙的叫聲,聽的就是地道的美國英語發音,所以若干年之後我就應該在新東方教授英語。”張少雲經常在課堂這么自信地說,全然不顧台下已經笑翻了的學生,他一如既往地講他的課,“Pumasarelarge,cat-likeanimalswhicharefoundinAmerican.……”張少雲出生在湖北洪湖邊上,小時候家裡非常貧窮,他是喝著碎米糊糊長大的。母親對他說:“如果你長大了能夠當老師,就天天有白米飯吃了。”為了吃飽飯,年幼的張少雲早早就立下志向:我長大了要教書。 

1995年,張少雲進入湖北經濟管理大學學習企業管理。家境貧寒的張少雲靠自己打工勉強支撐了半年,到第二個學期,他還是因為交不起學費而無奈地被迫退學了。

1996年5月,張少雲扛著自己的行李和一袋書回到了家鄉。正值19歲的他,開始了自己的農民生活——養殖美國青蛙。他要通過自己創業努力掙錢再外出上大學!他給自己蓋了一間小木屋,365天吃穿住學習都在小木屋裡,守候著自己的養殖場。每天,光是給3000隻美國青蛙供應食物,就是一件讓張少雲非常痛苦的事情。記得1997年的大年三十,天氣非常寒冷,空中飄著雪花,他揮鍬挖掘著硬結冰冷的土地,給青蛙尋找食物。眼淚和汗水混合在一起,不斷地從他瘦弱的面頰淌下……既使這般條件艱苦卻無法阻止他渴望學習渴望上大學的那顆心,每每在勞動之餘的早晚,他依然堅持著自學著各種書籍為走出農村做不懈的努力。那時的他還沒有開始學習英語,只知道命運是不公平的,自己應該通過努力掙錢再去學習。然而,上天是不會虧待一個時刻不忘奮鬥和努力的年輕人的,一年下來,養殖讓張少雲增加了幾萬元的收入,他終於掘到了外出上大學的第一桶金。從阿甘身上找到學習英語的動力1997年,美國影片《阿甘正傳》開始在國內上映。看完電影,張少雲激動得三天三夜睡不好覺,阿甘的精神給了他很大的觸動:阿甘那樣的人都能找到人生目標,做出自己的成就,我為什麼不行?英語一向是張少雲心中最大的痛,國中時,一次英語考試他竟只考了4分!人不能總想著逃避,英語不行,就得學,“向阿甘學習,哪痛就先治哪兒”。張少雲決定到北京去闖蕩一番。臨出門時,張少雲慷慨悲壯地給父母下了一跪:“你們的兒子如果在北京混不出名堂,絕不會回來!”

來到北京,偌大的京城裡,張少雲走得暈頭轉向,找不著北。進京求學的張少雲當時只知道北京有三所大學——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人民大學。他想上學,懷揣著錢挨個地找,但三所大學都不要他。他那時連自考、成考、夜大、電大都統統不知道,瞎撞了些時日,有人告訴他,“你這樣的應該去新東方補習”。

一次在北大附近,張少雲聽了一個名叫俞敏洪的老師的講座,發現那個人也是農村的(跟他一樣),而且高考兩次落榜(比他還不如),於是來了精神,問俞敏洪,“我想到新東方學習,新東方要我嗎?”當他問出那個令人匪夷所思的問題後,俞敏洪老師循循善誘地看著他說,“你想學嗎?想學就要。”

入學考試時,張少雲因為英語分數過低,被分到了國際貿易班。當時除了學習國際貿易、外語,還要學習計算機、汽車駕駛等課程。那時能聽到俞敏洪、王強、徐小平、包凡一、吳強等老師的親自授課或講座。“新東方是我的人生中最重要的大學”——這是多年後張少雲對當時學習生活的感受。

開創《新東方報》

畢業後,張少雲留在了新東方。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做臨時教室管理員,管理550人的TOEFL住宿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掃地,擦灰,倒垃圾,查聽課證……從最基層的工作做起。在別人看來,也許這份工作太平凡,甚至有人會覺得沒有出息,但張少雲告訴自己,就算掃地我也一定要掃出出息來,我要在新東方掃出自己的前途來!

你必須適應你單挑別人一夥,別人毆你一個的生活張少雲總喜歡對身邊的同事朋友或是學生重複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只有5%的人能夠成功,其它的95%可能都是陪襯。在這個可以吃人的現實生活中,你以前面臨的情況是:一對一的單挑。而現在已經不同,你沒有選擇不得不面對的情況是:你得單挑別人一夥,別人使勁毆你一個!”面對單挑和群毆,你沒有道理不去努力,這就是真正的生活!張少雲常常提醒自己:新東方的學員都是在新東方被寵壞了一代天底下最挑剔的學員,這就要求他在講課中不僅講考試技巧,更重要的是講英語知識。考試技巧固然重要,但會越來越難真正管用,只有知識是真實的經得起考驗的。他說他自己不懂太多的哲學道理,但是他在教學中悟出了一個道理:每一個新東方老師必須不斷地學習,只有你進步了,你講的課才能進步,你的課進步了,你的學生才能真正進步。新東方老師如何保持進步呢?張少雲除了自己自學英語考上北京外國語大學翻譯專業之外,還這樣詳細地詮釋道:“瘋狂備課,新東方的名師們都是通過備課成長成熟成名的。就拿我自己來說吧,在昆明新東方學校暑假班的教學中,每天平均上10個小時課,回到出租屋已經是晚上十點,隨便吃口飯,洗漱過後,接著備課,修改第二天上課的Powerpoint課件,一般凌晨兩點睡,早上六點起,去上課,幾乎都是這樣堅持著堅挺著連續60天。每天少睡一個小時,多備課多學習,我也沒有倒下啊,看上去依然那么年輕。認真備課,熟練講課,才能把課講好,把課講好才能講亮點,如果都沒有備好課,亮點從何而來?所謂水到才能渠成,沒有水哪來的渠?作為新東方老師,你今天不備課,晚上十二點鐘就會有人超越你,明天早上起來,你就等著下崗吧,這並不是在胡說八道的說夢話,而這就是現實中busyliveorbusydie的新東方老師!”如果年輕的時候不努力,難道你想到老的那一天回過頭來對自己說後悔二字嗎?不,我永遠不想讓自己在新東方的每一天每一秒成為後悔的動機,張少雲說。

一邊掃地,張少雲一邊研究學校的發展,思考自己如何才能成為新東方發展中需要的人才。不久,他發現新東方沒有一份自己的校刊,這不就是一個發展的空間嗎?他立即找到俞敏洪老師,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許是看出了俞老師對自己能力的質疑,張少雲孤注一擲地立下了軍令狀:“老師,請您一定要給我這個機會,一個月後,我會編一份校報給您看。如果您覺得滿意,我留下,如果您不滿意,我馬上走人!”張少雲這種不留退路、血氣方剛的豪情打動了俞敏洪:“你去做吧,需要幫助就來找我!”

EFL住宿班,每天的工作就是掃地,擦灰,倒垃圾,查聽課證……從最基層的工作做起。在別人看來,也許這份工作太平凡,甚至有人會覺得沒有出息,但張少雲告訴自己,就算掃地我也一定要掃出出息來,我要在新東方掃出自己的前途來!一邊掃地,張少雲一邊研究學校的發展,思考自己如何才能成為新東方發展中需要的人才。不久,他發現新東方沒有一份自己的校刊,這不就是一個發展的空間嗎?他立即找到俞敏洪老師,提出了自己的想法。也許是看出了俞老師對自己能力的質疑,張少雲孤注一擲地立下了軍令狀:“老師,請您一定要給我這個機會,一個月後,我會編一份校報給您看。如果您覺得滿意,我留下,如果您不滿意,我馬上走人!”張少雲這種不留退路、血氣方剛的豪情打動了俞敏洪:“你去做吧,需要幫助就來找我!”在第一份校報的誕生過程中,從組稿到編輯、錄入、排版、校對、出菲林、印刷,所有的程式都是他一個人來完成。其間,他曾遇到過無數難以想像的困難,最終,還是靠著一股狂熱的激情和堅韌的信心支撐了下來。一個月的時間,他領悟到一點:自學是最好的一種學習方式,自己琢磨出來的東西才是最深刻的。第一份校報終於誕生了!張少雲把內容用A4紙列印出來,然後用透明膠粘成8開4個版的一份“樣報”,拿給了俞敏洪老師。俞老師看著手裡這份簡易的校報,沒有說好,也沒說不好,只是微笑著說:“你還有點本事喔。”一句話,新東方校刊就此成立。一塊小黑板上練出來的講課絕活完成了從教室管理員到校刊主編的跨越,張少雲一邊編輯著校刊,一邊開始尋覓新的挑戰。做主編兩年後,張少雲發現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已經到了發展的極限,校報在他手裡已經無法前進了,為了校刊的前途考慮,張少雲相信肯定會有人比自己做得更好,他毅然退出了校刊。“那么下一步,我能夠在新東方教書嗎?”這個看起來非常遙遠的夢想有一天突然在張少雲的腦海里點燃,他仔細分析了一下,自己具備教書需要的三大條件:第一口齒伶俐;第二腦子不笨;第三勤奮。在新東方應聘當老師,比考MBA還難。MBA是10:1的成功率,而新東方是20:1。就拿張少雲現所在的“英語綜合能力培訓部”來說,要應聘就得過6關。張少雲非常清楚走完這6關的艱辛,他不想在這6關上浪費時間,他想走捷徑。張少雲列好了“走捷徑”的計畫,第一步:聽課。自打有了當新東方老師的念頭之後,他就忙裡偷閒地到新東方前台報名,花全額的價錢,聽新東方最棒的老師講課,學習各個老師上課的風格和方法。第二步:講課。課堂就在家裡,家人就是他的學生。張少雲從小喜歡說夢話。學了英語後,晚上就開始說英語,準備當教師後,晚上又開始講課。2002年年初的一個晚上,他把自己講醒之後,就再也睡不著了,整個人都處在極度興奮的狀態中,他覺得自己終於到了火山爆發的時刻。時至那天,他已經給家人講了一年多的課,新概念英語教材翻爛了兩本,光筆記就累積了20萬字。第二天,張少雲請了一個小時的假,帶著那塊小黑板,一枝粉筆,一本書,衝進了新東方英語綜合能力培訓部主任的辦公室。他說:“請給我15分鐘時間,我想試講”。辦公室主任當時就愣了,沒有想到一個申請者會自己帶著黑板來試講。張少雲把書放在桌上,掛上他的小黑板,就開始了自己的試講。15分鐘過後,張少雲的捷徑宣告成功,他終於成為新東方的一名英語教師了!張少雲別出心裁的“獨特”不僅獲得了應聘的成功,還在第一堂課上就贏得了學生們的喝采:在長達5個小時的授課過程中,從頭到尾,他洋洋灑灑地即興開講,連一眼書都沒有看!張少雲在課上說,新概念二冊96篇課文,1152道練習題中23.61%選A、25.95%選B、26.56%選C、23.88%選D;在表示“立刻,迅速地”的短語中:atonce在新二新三中出現了10次,immediately出現了19次,promptly出現了4次,另外還有swiftly、instantly、directly、speedily。對比之下,可見亞歷山大老先生最鍾愛用immediately這個詞,分別在以下課文出現……水滴石穿,他明白,新東方老師中有的是名校畢業生、國外留學生、滿分獲得者,他要出頭,只能拿出自己的絕活。結課前,全班學生給張少雲打分:4.75分!這時,張少雲意識到他終於在新東方擁有了一個屬於自己激情表演的舞台。

在第一份校報的誕生過程中,從組稿到編輯、錄入、排版、校對、出菲林、印刷,所有的程式都是他一個人來完成。其間,他曾遇到過無數難以想像的困難,最終,還是靠著一股狂熱的激情和堅韌的信心支撐了下來。一個月的時間,他領悟到一點:自學是最好的一種學習方式,自己琢磨出來的東西才是最深刻的。

第一份校報終於誕生了!張少雲把內容用A4紙列印出來,然後用透明膠粘成8開4個版的一份“樣報”,拿給了俞敏洪老師。俞老師看著手裡這份簡易的校報,沒有說好,也沒說不好,只是微笑著說:“你還有點本事喔。”一句話,新東方校刊就此成立。

張少雲總喜歡對身邊的同事朋友或是學生重複一句話:“在這個世界上,只有5%的人能夠成功,其它的95%可能都是陪襯。在這個可以吃人的現實生活中,你以前面臨的情況是:一對一的單挑。而現在已經不同,你沒有選擇不得不面對的情況是:你得單挑別人一夥,別人使勁毆你一個!”面對單挑和群毆,你沒有道理不去努力,這就是真正的生活!張少雲常常提醒自己:新東方的學員都是在新東方被寵壞了一代天底下最挑剔的學員,這就要求他在講課中不僅講考試技巧,更重要的是講英語知識。考試技巧固然重要,但會越來越難真正管用,只有知識是真實的經得起考驗的。他說他自己不懂太多的哲學道理,但是他在教學中悟出了一個道理:每一個新東方老師必須不斷地學習,只有你進步了,你講的課才能進步,你的課進步了,你的學生才能真正進步。

新東方老師如何保持進步呢?張少雲除了自己自學英語考上北京外國語大學翻譯專業之外,還這樣詳細地詮釋道:“瘋狂備課,新東方的名師們都是通過備課成長成熟成名的。就拿我自己來說吧,在昆明新東方學校暑假班的教學中,每天平均上10個小時課,回到出租屋已經是晚上十點,隨便吃口飯,洗漱過後,接著備課,修改第二天上課的Powerpoint課件,一般凌晨兩點睡,早上六點起,去上課,幾乎都是這樣堅持著堅挺著連續60天。每天少睡一個小時,多備課多學習,我也沒有倒下啊,看上去依然那么年輕。認真備課,熟練講課,才能把課講好,把課講好才能講亮點,如果都沒有備好課,亮點從何而來?所謂水到才能渠成,沒有水哪來的渠?作為新東方老師,你今天不備課,晚上十二點鐘就會有人超越你,明天早上起來,你就等著下崗吧,這並不是在胡說八道的說夢話,而這就是現實中busyliveorbusydie的新東方老師!”

如果年輕的時候不努力,難道你想到老的那一天回過頭來對自己說後悔二字嗎?不,我永遠不想讓自己在新東方的每一天每一秒成為後悔的動機,張少雲說。

小黑板練出講課絕活

完成了從教室管理員到校刊主編的跨越,張少雲一邊編輯著校刊,一邊開始尋覓新的挑戰。做主編兩年後,張少雲發現自己的能力和水平已經到了發展的極限,校報在他手裡已經無法前進了,為了校刊的前途考慮,張少雲相信肯定會有人比自己做得更好,他毅然退出了校刊。

在新東方應聘當老師,比考MBA還難。MBA是10:1的成功率,而新東方是20:1。就拿張少雲現所在的“英語綜合能力培訓部”來說,要應聘就得過6關。張少雲非常清楚走完這6關的艱辛,他不想在這6關上浪費時間,他想走捷徑。

張少雲列好了“走捷徑”的計畫,第一步:聽課。自打有了當新東方老師的念頭之後,他就忙裡偷閒地到新東方前台報名,花全額的價錢,聽新東方最棒的老師講課,學習各個老師上課的風格和方法。第二步:講課。課堂就在家裡,家人就是他的學生。

第二天,張少雲請了一個小時的假,帶著那塊小黑板,一枝粉筆,一本書,衝進了新東方英語綜合能力培訓部主任的辦公室。他說:“請給我15分鐘時間,我想試講”。辦公室主任當時就愣了,沒有想到一個申請者會自己帶著黑板來試講。張少雲把書放在桌上,掛上他的小黑板,就開始了自己的試講。15分鐘過後,張少雲的捷徑宣告成功,他終於成為新東方的一名英語教師了!

張少雲別出心裁的“獨特”不僅獲得了應聘的成功,還在第一堂課上就贏得了學生們的喝采:在長達5個小時的授課過程中,從頭到尾,他洋洋灑灑地即興開講,連一眼書都沒有看!張少雲在課上說,新概念二冊96篇課文,1152道練習題中23.61%選A、25.95%選B、26.56%選C、23.88%選D;在表示“立刻,迅速地”的短語中:atonce在新二新三中出現了10次,immediately出現了19次,promptly出現了4次,另外還有swiftly、instantly、directly、speedily。對比之下,可見亞歷山大老先生最鍾愛用immediately這個詞,分別在以下課文出現……水滴石穿,他明白,新東方老師中有的是名校畢業生、國外留學生、滿分獲得者,他要出頭,只能拿出自己的絕活。結課前,全班學生給張少雲打分:4.75分!這時,張少雲意識到他終於在新東方擁有了一個屬於自己激情表演的舞台。

張少雲常常提醒自己:新東方的學員都是在新東方被寵壞了一代天底下最挑剔的學員,這就要求他在講課中不僅講考試技巧,更重要的是講英語知識。考試技巧固然重要,但會越來越難真正管用,只有知識是真實的經得起考驗的。他說他自己不懂太多的哲學道理,但是他在教學中悟出了一個道理:每一個新東方老師必須不斷地學習,只有你進步了,你講的課才能進步,你的課進步了,你的學生才能真正進步。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