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壽臣

張壽臣

張壽臣(1899年1月29日--1970年7月9日),小名雙兒,評書藝名張豫華(拜師張誠潤),相聲大師,相聲藝術第四代門長,兼評書演員。一九七O年,七十二歲病故於天津。

基本信息

個人簡介

張壽臣張壽臣

張壽臣(1899年1月29日--1970年7月9日),小名雙兒,評書藝名張豫華(拜師張誠潤) ,中國相聲演員。又名張豫華。相聲藝術第四代門長,兼評書演員,北京人。自幼隨父張誠甫學說評書、相聲。1910年拜焦德海為師,在藝術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以後不斷向前輩藝人學習,博採眾長,特別是為萬人迷捧哏時,得其指導,繼承了萬人迷的精湛演技和敢於革新的精神。由於在藝術上繼往開來,勤於創造,30歲後,自成一家,有幽默大師之稱。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在藝術上推陳出新,並盡心培育青年相聲演員。曾當選為天津市人民代表大會代表,天津市政協委員,天津市曲藝工作者協會副主席。有《張壽臣單口相聲選集》等著作行世。弟子有常寶堃、劉寶瑞。代表作有《揣骨相》、《文章會》、《得勝圖》、《夸講究》、《化蠟釺》、《三近視》、《小神仙》等。

演藝經歷

張壽臣張壽臣

1899年,張壽臣出生在西交民巷小四眼井,五歲隨父在隆福寺、護國寺等地說相聲。八歲上學。十一歲時由於喪父,中途輟學,正式以說相聲為業。十二歲拜焦德海為師,張的拜師為相聲又延續了一代新人。學藝期間,張壽臣學會了大量節目,出演即紅,時人謂之“娃娃紅”。十五歲滿藝出師,演出於西安市場、護國寺等明地。隨年齡的增長,聲音、形體發生變化,行話謂之“倒人緣兒”,同行不願搭伴,於是開始自己單幹。十七歲的他,第一次離開北京。與師弟聶小鎖步行經通州、三河縣、玉田縣至唐山,沿途演出。這也是相聲第一次來到唐山、三河縣和玉田縣。在歸途中,曾到天津北開市場、三不管等地演出,與李瑞峰等短期合作。這也是張壽臣首次來津演出,由於幾年的闖練和積累,不僅掌握了傳統的相聲段子,表演亦日漸成熟,並開創了年輕演員單口相聲的先例。

成就及榮譽

從一九二五年開始,張壽臣專事逗哏,與陶湘如搭伴,立足於天津,藝術生涯走向興旺時期。在此期間,改編了大量的傳統節目,對《文章會》、《倭瓜鏢》、《大相面》、《八扇屏》、《對對子》、《全德報》、 《老老年》、《訓徒》等都做了大幅度的增刪工作。另外,創作了諷刺賣國賊的《揣骨相》,揭露官府黑暗的《哏政部》及《洋錢傷寒》、《五百出戲名》、《三節會》、《百家姓》、《窩頭論》、《地理圖》等新節目,取得了較高成就,形成了穩

張壽臣在1958年的表演照張壽臣在1958年的表演照

而不瘟、諧而不俗的藝術風格。一九三一年,收常寶堃(小蘑菇)為徒。“七七事變”,京津淪陷後,多次拒絕日方提出到東京(實際是釜山)錄製唱片的要求,遭到特務的跟蹤,乃與侯一塵到南京、鎮江等地作短期演出。而後多年與周德山搭伴演出於天津各曲藝場,並與白雲鵬同台演出於新中央戲院表演滑稽小戲。後因思想苦悶,有心退出舞台;但又為生活所迫改行說評書。一九五三年,參加天津市曲藝工作團,專事單口相聲的演出。一九五六年,為繼承北方評書傳統節目,由市文化局安排在南市通海茶社,演述評書《水滸》。由何遲整理的《小神仙》、《吃西瓜》兩本單口相聲選集出版。其代表節目《三近視》被譯為外文在國外發表。年底,所在單位天津市曲藝工作團併入天津人民廣播電台曲藝團。在天津各曲藝場隨天津人民廣播電台曲藝團演出單口相聲。一九五八年,由天津人民出版社出版了《張壽臣單口相聲選》,共收集代表性單口相聲十五段。同年開始在天津戲校少年訓練隊任教。並不斷為全市專業相聲演員輔導,扶持民眾性的業餘曲藝活動。並曾拍攝了單口相聲《賊說話》,收入電影記錄短片《曲藝集錦》中。一九六O年去北京參加第三屆全國文代會,與全體代表一起受到毛主席和中央領導同志接見,當選為中國曲協理事。三年後,當選為第三屆天津政協委員。此間陸續發表了《談單口相聲的表演》、《我對傳統相聲的看法》、《借勁使勁》等論文。在退休後仍堅持傳藝和提供史料等活動。而後並再次當選為第四屆天津政協委員。

張壽臣在他60多年的藝術生涯中,博採眾長,匠心獨運,大膽創新,取得了卓越成就。他是我國相聲藝術界重要的代表人物。

個人作品

張壽臣兼擅對口相聲,有《文章會》、《倭瓜鏢》、《地理圖》、《三節會》等,創作的有《揣骨相》、《哏政部》、《洋錢傷寒》、《夸講究》等。

他的作品除了摹繪世態,也摻雜政治諷刺,表現出愛國思想與正義感。如《揣骨相》中有“軟骨頭殘害同胞,吸盡民脂民膏;沒骨頭,金錢摟足,以外人為護符”都是諷刺那些投靠帝國主義的賣國賊;還有“大賤骨頭,賣國求榮,明

張壽臣與相聲演員回婉華攝於1960年張壽臣與相聲演員回婉華攝於1960年

知挨罵裝聾”更是把矛頭直接指向賣國政府。《哏政部》是說當時內閣要設哏政部,解決國家疑難大症,讓某甲去當部長,結果鬧得一塌糊塗,揭露了當時反動政府的無能。這些節目在當時的演出中,都得到觀眾的強烈共鳴。 張壽臣繼李德鍚把相聲從“明地”(即街頭露天演出)挪進綜合曲藝場內,為適應當時的演出需要,還創作大量的相聲墊話,使他在舞台上不論接什麼節目,都能夠和前場節目適當的“墊話”連線,通過“包袱”很自然地過渡到要演的“正活”中來,現在流行的許多墊話小段,如《杜十娘》、《戰長沙》等,都是他當時接場時的創作。

張壽臣勇於創新,從現實生話中吸取養分,創造許多生動的人物形象。如《洋錢傷寒》中的財迷形象,《哏政部》中某甲接到委任狀時的幾次感情變化,都使人感到真實可信。 他還以豐富的社會常識和生活閱歷,增添作品的許多細節描寫,如在《倭瓜鏢》中對練武術的論述,《洋錢傷寒》的開頭對傷寒病的分析;他在演出《大相面》時,可以根據捧哏演員不同的面部特徵,有多種不同演法,能使舊社會以相面為職業的人聽後感到驚服。他運用“包袱”的特點是鋪墊平穩,翻抖自然。例如《倭瓜鏢》中,表現某甲兄弟二人保鏢遇劫時的割牛頭一段,通過鋪墊使人誤認分“將賊殺死”,結果是“把牛宰了”,這個“包袱”從鋪墊到抖開毫不費力,顯示出他對鋪墊與翻抖關係的深刻理解。又如《百家姓》入底時,他主動請觀眾出題,能以頂針續麻的方式,在五句之中準能接上“周吳鄭王”,所以每次演出中,每當觀眾出了題目(不論提出哪句話來),他在五句之中找到“周吳鄭王”時,立即轉身下台,不看觀眾,表現出他信心十足的勁頭,哪次演出觀眾都報以熱烈的掌聲。這種表演卻是在穩重的基礎上顯示出瀟灑。與他合作時間最長的捧哏演員有陶湘如侯一塵等人。

陶湘如是玉德龍的弟子,捧哏時深沉穩重,文墨氣足;侯一塵是郭瑞林的徒弟,在表演中純樸親切,善於節制,都對張的表演起到很好的烘托作用。 張壽臣經常演出的單口節目《小神仙》、《麥子地》、《化蠟扦兒》、《五人義》及大笑話《滿漢斗》、《解學士》、《碩二爺》、《山東人鬥法》等。

解放後,中國曲協編選傳統相聲。有他的《小神仙》、《巧嘴媒婆》、《三近視》、《看財奴》、《楊林標》、《麥子地》、《化蠟扦兒》等。天津百花文藝出版社出版了他的單口相聲選。 張壽臣早在“九一八”事變以後,針對國民黨的不抵抗主義,在舞台上宣傳抗日,並拒絕為日偽宣傳,自得到吉鴻昌將軍的讚許。解放前夕,他改說評書,傳統節目有<清宮密史>,《三國演義》《水滸》皆考證詳細,用語幽默,受到觀眾歡迎,並創作改編一些新聞類的評書,如《槍斃劉漢臣》、《白宗巍墜樓》等,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軍閥統治時期的社會生活。然而因為種種原因其評書文本基本失傳.

1962年天津電影製片廠曾拍攝了張壽臣表演的單口相聲《賊說話》,收入舞台紀錄片《曲藝集錦》。曾任中國曲藝工作者協會理事,中國曲協天津分會副主席。他的徒弟有劉寶瑞常寶堃馮立樟康立本葉利中朱相臣戴少甫田立禾.

人物傳記

德高望重

張壽臣在相聲界不僅威望高,和同行的關係也很好。

在天津,他常去各區的相聲場子串門,到北京了,當然也要去相聲場子看看大家。

北京市曲藝團相聲演員中,有和他一起長大的師兄弟湯金城、譚伯如;有曾一起同過台的王長友、羅榮壽;有他喜愛的青年演員趙振鐸、趙世忠,還有他的盟侄陳湧泉、義子高鳳山……張壽臣很想念他們,這一天下午大會沒有安排,雖然天氣很熱,他執意要去北京曲藝團。

北京曲藝團的團址坐落在前門外大柵欄裡面的迎秋劇場。劇場的後台沒有門,演員及其他人員出入都經前台。張壽臣到劇場時,演員都在後台開會。

前台門前有一負責保全和傳達工作的看門老大爺,坐在門前的椅子上衝盹。張壽臣徑直往後台走時,看門大爺被驚醒,攔住張壽臣說:“想聽相聲,晚上來。”

張壽臣心中暗想:“我想聽相聲什麼相聲我沒聽過啊。”口中卻說:“我不聽相聲,我找人。”

看門大爺問:“您找誰呀”

張壽臣隨口搭音,說:“我找說相聲的。”這句話是句實話,他到曲藝團不是找某個人,確實是要找說相聲的。沒想到,看門大爺誤會了,以為來人和他開玩笑,臉一沉,反唇相譏,說:“您說的對,我們這兒沒外賣,後台全是說相聲的。對不起您哪,後台正開會哪,開會時間一律不會客。”

20世紀30年代的張壽臣張壽臣只好請求說:“我從天津來,您受點累,給通報一下。”

看門大爺的口氣也緩和了,說:“您說您大老遠的從天津來,240里地,天又這么熱,我不給您找吧,顯得我這么大的歲數不懂嘛。您別和我開玩笑啊,您找誰”

20世紀30年代的張壽臣20世紀30年代的張壽臣

張壽臣見看門大爺答應給找人,忙說:“謝謝您了,給您添麻煩,找誰都成。”這句話本是善意,“找誰都成”,說相聲的哪有不認識張壽臣的呢。

看門大爺又誤會了,動了真氣,說:“您越說越不像話,找誰都成,嘿嘿,沒法兒給您找去!”

張壽臣無奈,只好說:“那就找高鳳山吧。”

看門大爺點點頭說:“哎,這還像話。”隨後站起身來向後台走去,走到劇場門口,又轉身追問了一句:“高鳳山是您什麼人”

張壽臣有些不耐煩了:“是我兒子!”

看門大爺聽了此話,又走了回來,重新坐到椅子上:“您哪,純粹拿我開涮!‘找說相聲的’,‘找誰都成’,這不全是廢話嘛!高鳳山又是您的兒子了,高鳳山家裡的事兒我都清楚,他怎么成了您的兒子了!您趕快走,別在我這開攪。”

迎秋劇場距前門飯店雖然不遠,但正值酷暑,天氣悶熱,張壽臣步行到目的地,已是氣喘吁吁,大汗淋漓了,本想快些見到相聲演員,也好歇歇腳喝口茶涼快涼快,沒料到竟和看門的大爺糾纏不休,他的火氣也被勾上來了:“我哪句話把您得罪了我哪句話和您開攪了。凡是說相聲的,給我找哪個都成,他們停止開會,也得讓我進去!高鳳山是我兒子您又不信了,後台還有我好幾個兒子哪!大熱的天兒,這不存心找彆扭嘛!”

後台開會的人聽見前面吵架,不知發生了什麼事,紛紛走出來看個究竟,走在前面的高鳳山見是張壽臣來到劇場,又驚又喜,忙趨步上前,請安問好,“哎喲,我的親爹,大熱的天,您怎么上這兒來了,我們正準備抽空兒瞧您去哪,快,快快,您快後台歇會兒吧。”張壽臣沒有回答高鳳山及幾位相聲演員的問候,而是反問高鳳山說:“你是我兒子不是”高鳳山被問愣了,忙答道:“是啊,是啊,這還有錯嘛!”張壽臣聽後微微一笑,隨後又用眼斜瞟了看門大爺一眼,得意的神情似乎在說:“怎么樣我說的話沒錯吧,我找我兒子,這回你信了吧。”

看門大爺站在一旁,看愣了。他如果想鬧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轉天去問高鳳山了。

1960年以後,張壽臣的工作進入了一個非常緊張、繁忙的階段。在黨的“推陳出新、古為今用”的文藝方針指導下,挖掘、整理傳統劇目、曲目無疑是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在相聲界,這項工作責無旁貸地由名望最高、資歷最深、輩分最長、年齡最大的張壽臣承擔下來了。張壽臣沒有辜負黨和各級領導對他的期望和重託,以對黨和國家感恩報德的心情及對相聲藝術執著負責的態度,出色地完成了歷史賦予他的光榮使命。張壽臣的工作量不能算小,而他對於工作的態度卻是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的,只要領導有令,他二話不說,即刻領命,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那時,交通不似如今

侯一塵、張壽臣、常連安合影侯一塵、張壽臣、常連安合影

這樣方便,他腿腳又不好,出行必須雇用人力車,而車費是要自己掏腰包的。他在家接待採訪者比之外出的任務也不輕鬆,往往是他還沒有起床,來訪者已經到了,這一撥兒剛走,那一撥兒接踵而至,有時要連續工作到夜間一兩點鐘才得休息。別的不談,僅就茶水而言,一天要換沏幾壺茶水。領導曾多次關切地問過他:“張老,有什麼困難可以向組織提出來。”張壽臣總是笑著搖頭說:“沒有,沒有,國家重視相聲,拿我當寶貝,只要把東西留下來別帶走了,我心裡就高興。”

1962年的一天,張壽臣下班回來,興奮地對妻子說:“組織上決定,有我、有他瞎叔(王殿玉)、曾大爺(曾振庭)、王佩臣我們4個人永遠不退休。”從此,他“力盡不知熱,但惜夏日長”,勁頭兒更足了。到了1964年,也即那一場政治風暴即將來臨的前夕,文藝形勢也發生了變化。此時,似乎一切的文藝作品或多或少的存有問題,當然相聲藝術也不會例外。傳統的相聲段子大多能冠上一頂“小帽子”而被禁演,而新段子因題材狹窄創新有限,所以各演出團體只能反覆演出幾段允許上演的節目。這樣的形勢必然影響到張壽臣的工作,正當他兢兢業業、廢寢忘食地為挖掘、整理傳統相聲而工作時,突然被告知退休了。侯一塵、張壽臣、常連安合影當張壽臣接到退休的通知後,他的心情既有知足也有擔憂。張壽臣參加工作不足十五年,按規定只能拿百分之六十的工資。雖然每月少拿近一半的工資,他知足無怨。他擔憂的是,他是相聲的代表,他的退休將意味著傳統相聲被拋棄了。退休那一天,張壽臣手持退休證,胸戴大紅花,告別組織回到家中的時候,他說:“退休了,沒用了。沒用了國家還養活著,無功受祿,心中有愧呀。不是新社會,沒有共產黨和毛主席,舊社會誰還管哪。”其實,張壽臣並沒有實際意義上的退休。退休後,他仍然擔任著天津政協委員、天津曲協副主席的職務,仍然熱心地為求教者講藝。此時,他只有一個願望,即肚子裡的東西不要帶走。然而,事情往往不朝主觀想像的方向發展,終於有一天,沒有人再敢登他的門了——“文革”開始了。

厄運之中

“文革”初起的時候,張壽臣退休已近兩年,外面發生的一切,他知之甚少。一是他腿腳不靈便,很少出門;二是來看望他的人愈來愈少,唯一和外面溝通的是報紙和廣播,可是批鬥、遊街、大字報等現實情況,報紙和廣播是不會反映出來的。因此,“文革”的實質對於張壽臣來說,感受只有簡單的3個字:不理解。

一天,張壽臣看到報紙上登載的有關“破四舊、立新風”的文章,周圍鄰居家如何“破四舊”的風聞也傳進了他的耳中,他手拿報紙不解地自問道:“四舊怎么算是四舊呢破四舊又怎么個破法呢”既而他又說:“既然報紙上發表了文章,就應當回響黨的號召,堅決地破四舊。”於是,在沒有壓力,沒有指令,也沒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的情況下,一場主動破四舊的“革命”行動,在張家小院裡認真且又稀里糊塗地開始實施了。張壽臣認為,建國以前的東西就屬於四舊,凡是形勢反對的、現時不需要的即應毀掉,首先是舊式服裝,如長衫馬褂、皮襖及演出時的緞子桌圍等都沒有用了,把這些服裝都拆成了單片。再有就是字畫和書籍了,畫有壽星老、麻姑獻壽的幾張字畫被撕毀了,大批的書籍被撕毀了,上至《史記》、《資治通鑑》,下至《聊齋志異》、《水滸》、《三國演義》,還有一套16開本24冊的《聖教史略》,最無辜的是一套12冊的《象棋棋譜大全》……通通被撕成單頁、碎片。然而,問題又出現了,四麻袋碎紙片怎樣處理呢扔進垃圾堆如果被人發現無異於自引其咎,沒有辦法,只好用火燒掉。為防火災的發生,在小院當中放置一個洋爐子,在爐子裡燒紙片。當洋火爐上的水壺裡的水開了4次又有一鍋肉被燒熟之後,火爐旁仍有一麻袋書籍碎片在等候著“貢獻”最後的餘熱。張壽臣、常寶堃、朱相臣、蘇文茂張壽臣雖退休在家,但論其地位和名望,是很難擺脫這場厄運的。一次,在原單位的批判會上,張壽臣被缺席批判。與會者歷數了他的宗教信仰、權威地位、過生日的排場、拜師時的舊禮節等作為批判內容。其中,張壽臣的一位弟子慷慨激昂、義憤填膺地說:“張壽臣是封建的祖師爺,是封建社會的餘毒,我們要和他徹底劃清界線,從今以後,我不再承認他是我的師父!今後我要努力學習毛主席著作,緊跟毛主席革命到底。毛主席才是我的師父!”不久,張壽臣就聽到了這一訊息,當他得知心愛的弟子竟然說出如此不近情理的話,他茫然了。張壽臣和這個弟子的關係甚好,付出的辛勞也很大。在以往過生日時,這個弟子多次主動為老師組織壽日的活動,師父家中有事,他也是積極主動地幫忙,為什麼突然之間竟成水火張壽臣遇有不順心的事,愛罵街、愛著急,但是這一次他卻非常冷靜。不久,張壽臣的名字出現在造反派創辦的各種小報上,名字倒著寫上面打個×。家人和他的朋友們都很擔心,因為“批”和“斗”是連在一起的,“某人被揪出”、“某人被批鬥、遊街”的訊息不絕於耳,經常找張壽臣聊天的果仁張張惠山,即在這一時期被斗死在群英戲院台上,而張惠山只是賣果仁的小販,他遵紀守法、為人忠厚,沒有任何理由被批鬥的。有一天,一位張壽臣的老友來找他,把手中的一張小報遞給張壽臣後說:“你看看吧,上麵點了你的名字。”隨後又說,“本來不想給你看這份小報,唯恐你看了以後擔驚受怕,可是不讓你知道不行啊,外面的形勢你不了解,萬一紅衛兵真的來了,你更受不了。看看吧,有個思想準備。”

生病住院

這是一張由天津文藝界造反組織印製的名為《山鷹》的小報,上面赫然印有“打倒反動的藝術權威、相聲的祖師爺張壽臣”的標題,令人心驚肉跳。

然而,張壽臣看過小報後卻若無其事地笑了,他說:“說我是‘藝術權威’,這我承認,凡是相聲里的事兒,我說了算;說我是‘祖師爺’,我也承認,如今說相聲的,沒有比我輩分大的;說我‘反動’,我不承認,舊社會,我沒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新社會,我沒做過對不起黨和毛主席的事情。為人不做虧心事,不怕半夜鬼叫門,不怕,我不怕。”

張壽臣在“文革”期間沒有受到衝擊,且有每月的退休金,可謂經濟穩定,生活無虞。可是,難熬的寂寞對他的精神造成了極大的壓抑。且不說青年時出入娛樂場所的繁喧,以及同行對他的崇敬而形成的眾星捧月式的場面,即使退休後,拜訪者、學藝者也是絡繹不絕。然而,1966年“文革”以後,寂寞來到了他的身邊。

來看望他的人越來越少,用“門可羅雀”來形容當時的情景,一點兒也不誇張,因為任何人也不敢沾惹和“權威”有

張壽臣、常寶堃、朱相臣、蘇文茂張壽臣、常寶堃、朱相臣、蘇文茂

聯繫的麻煩,除去在津的幾位弟子如田立禾、穆祥林等,及幾位老友如張起榮大爺、姜大爺、劉叔叔隔一段時間來看望他以外,只有一位不怕引火燒身的常客經常來找張壽臣聊天兒,這就是乾兒子趙佩茹,他為張壽臣帶來了快樂和慰藉。然而好景不長,1969年趙佩茹無端被隔離審查,也不能來看他了。張壽臣打開收音機,想在收音機中聽到同行的聲音,而傳出的除樣板戲以外,一段相聲也聽不到。

張壽臣唯一可去的地方——到浴池洗澡,因為“文革”的不斷深入也使他裹足難行,浴池的許多服務設施被取消,如,洗浴後不準休息、拖鞋自取、喝水自斟等,他很難適應,而用以代步的三輪車也適應形勢的需要,一律拆掉頂篷改為光板的貨運車,不再拉座了。

寂寞無奈的張壽臣,只好經常地將椅子搬到胡同口外的便道上,眼望過往的行人,希冀遇見一位相知和他說一說話以解心中的鬱悶。

1970年春節過後,張壽臣病倒了,醫家有謂“百病生於憂鬱”,他的生病和幾年來的寂寞鬱悶不無關係。開始,只見一些感冒的症狀,發燒咳嗽,胸悶氣短,請來附近衛生院的醫生,初步診斷為感冒轉肺炎,可是吃藥打針後並不見效,於是,央求鄰居借來副食店的小推車,將他送到了總醫院。張壽臣、常連安與志願軍戰鬥英雄合影

1958年張壽臣膽囊切除手術時曾去過一次總醫院,那一次,多方領導關照,主任醫師主刀,張壽臣的病雖然很重,但未受痛苦,這一次不同了,張壽臣備受冷落,在門診室,醫生拿過病曆本看了看封皮上張壽臣3個字,又抬起頭來看了看病人,淡淡地說:“去照張大片吧。”這位醫生約五十來歲,他應該知道張壽臣的,可是,他一句安慰的話、多餘的話也沒有。在照像室,已經站立不起來的張壽臣必須站在照像機前,他幾次急躁地說:“不照了,不照了!”家人勸他並手攙左臂強撐住父親的軀體,張壽臣才半蹲半立雙腿顫抖勉強地照了一張像。最悽慘的情景是在觀察室,張壽臣被診斷為肺癌以後,醫生並沒有安排他住院,而是被送到觀察室觀察。

離世之願

所謂的觀察室即是醫院的門診大廳,所謂的病床即是兩把候診用的木條長椅。妻子和兩個兒子守護在病床前。護士負責輸氧、輸液,醫生不請不來,只有病人出現病變時,醫生才會派護士送來保守療法的藥物安咯血和氨茶鹼。

張壽臣在醫院只住了兩天,第三天天剛亮,他趁人不備突然拔掉輸氧管和輸液管,語氣堅定地說:“回家!”家人見此狀況,趕忙勸說:“回家還怎么治療啊”張壽臣慘然一笑說:“別蒙我了,我這病沒有治,我死到家裡去,不在這活受罪。”拗不過張壽臣,家人只好找醫生開了一些藥,回家了。

回到家以後,好在肺癌只有憋悶感沒有疼痛感,張壽臣靠對症藥物及簡單的醫療器械治療,痛苦比在醫院反而少了些。飲食越來越少,身體逐漸消瘦,可是張壽臣的精神卻很好,思維清晰、談吐依舊,心態平和從容,沒有絲毫的恐懼感。他仍然堅持每日讀報的習慣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天。開始,他戴花鏡手拿放大鏡自己閱讀,後來他連拿放大鏡的力氣都沒有了,就讓家人為他讀報,先將報紙的所有標題念上一遍,然後由他選題再逐段念給他聽。

彌留之際的張壽臣呼吸急促、聲音嘶啞,可是只要他有精力、有親朋在他身旁,他就會不間歇地說話,好似說了一輩子的話還沒有說夠,又好似話的慣性迫使他不停地往下說,他談的最多的是這樣幾項內容:以親身經歷證明社會主義制度的正確性。他對家人說:“我經歷了清朝專制、軍閥混戰、日本侵華,國民黨和新中國,新舊社會兩重天哪。共產黨、毛主席是中國的大救星,要聽毛主席的話,跟著毛主席、共產黨堅定地走社會主義道路,你們這樣做,就是對我最大的孝順。”

張壽臣期盼祖國的統一,他還對子女們說:“你們別忘了,台灣解放時(當時的提法)到我的墳前大喊3聲,告訴我台灣解放了!”張壽臣表演單口相聲

面對相聲的凋零,他對相聲的前景感到憂慮和茫然,他說:“難道相聲這行兒就真的完了嗎”…… 1970年7月9日早晨。

張壽臣從睡夢中突然驚醒,出了一身的涼汗,大口喘著粗氣,似乎感覺到今日和往日的不同,示意坐在床前的兒子將他扶起來,張壽臣身倚枕頭在床上,要過牆上的鏡子又令兒子撕下“7月9日”的日曆,然後,他端詳著鏡中的面容,用嘶啞、微弱的聲音斷斷續續地說:“你們看,我頭上流的不是汗,是油。你們要是不信拿張白紙試試,紙黯了,是汗,紙不黯,是油。‘汗如油、喘如牛’啊,絕象。完了,一切都結束了,人活七十古來稀呀,我今年73(歲),不算短壽了,托毛主席、共產黨的福,不是解放,我早就完了,舊社會說相聲的,很少活這么大歲數的,我欺祖了,我知足啊……記住今天這個日子,7月9日,告訴你(在)新疆的兄弟,明年的今天是我的祭日……哭吧,呆會兒再哭我就聽不見了……”張壽臣說話吃力,但他仍然在說。中午,兒子勸父親休息一會兒,他點了點頭並示意扶他躺下,隨即他又說:“我喝口水。”當老伴將小瓷壺嘴放在他嘴邊的瞬間,忽然張壽臣的雙眸定住、臉色變得慘白、喘動驟停、心臟停止了跳動,此刻是11點10分。

2002年11月5日,一代相聲大師張壽臣墓碑揭幕儀式在永安公墓舉行。隨後,舉辦了紀念張壽臣誕辰104年學術研討活動。

當晚,姜昆、戴志誠、侯耀文、石富寬、李金斗、陳湧泉、常貴田、蘇文茂、魏文亮、孟凡貴、李伯祥、杜國芝等京津地區20多位著名相聲表演藝術家奉獻了一台精彩的晚會。此次活動是相聲界一次前所未有的盛會。

相聲演員

相聲是中國戲曲曲藝之一。按演員人數,其形式分為單口對口群口等,以說、學、逗、唱為其主要表現手段,通過幽默、滑稽的言語和表演引人發笑。說學逗唱是相聲演員的四大基本功。
白全福
班德貴
曹雲金
常寶豐
常寶華
常寶堃
常寶霖
常寶慶
常寶霆
常貴德
常貴田
常連安
陳璐
陳冠義
陳寒柏
陳軍
陳雨亭
崔征
大兵
戴志誠
丁廣泉
恩子
范振鈺
范志強
馮寶華
馮超[相聲演員]
馮鞏
高德明
高峰[相聲演員]
高鳳山
高笑林
高英培
高玉慶
耿寶林
耿伯春
郭德綱
郭培鑫
郭啟儒
郭全寶
郭榮啟
郭榮起
韓雲飛
韓子康
何雲偉
侯寶林
侯長喜
侯耀文
黃族民
吉坪三
吉文貞
姜寶林[相聲演員]
姜昆
蔣明孝
焦德海
焦少海
康松廣
於俊波
于謙[相聲演員]
於世德
於世猷
袁佩樓
岳雲鵬
張成全
張春奎
張德武[相聲演員]
張傑堯
張三祿
張壽臣
張文順
張永熙
張振圻
趙連升
趙連生
趙佩茹
趙世忠
趙振鐸
鄭健
魏龍豪
魏文華
魏文亮
吳兆南
武魁海
夏雨田
蕭國光
謝芮芝
謝天順
邢文昭
徐德亮
薛永年
閻笑儒
楊寶璋
楊海荃
楊瑞庫
楊少華[相聲演員]
楊少奎
楊鈺海
楊志淳
殷文碩
尹壽山
尹笑聲
於寶林
李福勝
李國先
李慧橋
李嘉存
李建華
李潔塵
李金斗
李菁
李孟遙
李偉建
鄭文昆
鄭文喜
周印金
朱闊泉
朱平
朱紹文
朱文先
朱相臣
朱永義
朱雲峰
祝敏
笑林
李國盛
張鶴文
於雲霆
秦麗
高曉攀
尤憲超
常藝博
賈玲
白凱南
於浩
鄧繼增
張永久
佟有為
蘇文茂
孫寶才
孫晨
孫士達
孫玉奎
湯金城
唐愛國
陶湘如
田立禾
佟手本
佟雨田
土登
汪保琦
王寶童
王本林
王長友
王鳳山[相聲演員]
王平[相聲演員]
王謙祥
王世臣
王文林
王文玉[相聲演員]
王學義[曲藝演員]
王耀宇
王兆麟
王致玖
王志濤
孔雲龍[相聲演員]
李伯祥
李德鍚
陳鳴志
鄭福山
趙津生
陳樹桐
楊化然
裘英俊
黃鐵良
何德利
佟守本
楊威[相聲演員]
劉春慧
李壽增
應寧
王玥波
楊義[相聲演員]
楊進明
趙偉洲
張勇[快板書演員]
李增瑞
連笑昆
劉寶瑞
劉德智
劉廣文
劉洪沂
劉俊傑
劉彤
劉文步
劉文亨
劉西雨
劉亞津
劉雲天
劉增鍇
欒雲平
羅榮壽
呂少明
馬德祿
馬季
馬金良
馬三立
馬樹春
馬志存
馬志明[相聲演員]
孟凡貴
潘雲俠
齊立強
邵權
師勝傑
石富寬
史愛東
史不凡
宋德全
李文華[相聲演員]
李文山
李雲傑[相聲演員]

“德雲社”演員師承關係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