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輝英

廖輝英

廖輝英,女。1949年生於台灣省台中縣。台灣著名兩性作家,台灣新女性主義文學重要代表。先後涉足傳播界和工商界。其作品篇篇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關,擊中台灣社會要害,獲得大量相關獎項。因在其作品中成功塑造了“舊式婦女”、“視窗女人”、“事業女人”三類女人形象而著稱。

基本信息

簡介

廖輝英 廖輝英

廖輝英,女。1949年生於台灣省台中縣。1955年入烏日國民國小就讀,以後入台北一女中、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廖輝英從國中三年級開始寫作。她曾任《婦女世界》的主編,曾在國華、國泰建業廠告公司任職,兼任凱美、龍霖建設公司企劃部主任和經理,更創辦社區報《高雄一周》,任發行人兼總編輯。她學的是文學,卻在工商界闖蕩15年。她的《油麻菜籽》獲1982年第五屆“時報文學獎”甄選小說首獎,並於1983年由台灣三大導演合作(萬仁導演、侯孝賢編劇、柯一正飾男主角)拍成電影。作為電影編劇之一,獲得1984年第21屆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改編劇本獎。中篇小說《不歸路》獲《聯合報》中篇小說推薦獎。她的作品篇篇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關,擊中台灣社會要害;寫兩性情懷,最能撫平現代人的傷口,在台灣公認是社會性最強、共鳴性最大的作家之一。

工作經歷

廖輝英從國立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從事傳播工作十餘年,任職國華及國泰建業廣告公司,並任建設公司企劃主任及經理,創辦小區報《高雄一周》,主編《婦女世界》雜誌。

個人作品

廖輝英作品 廖輝英作品

廖輝英作品短篇小說集《油麻菜籽》

中篇小說《不歸路》

長篇小說《盲點》、《落塵》、《絕唱》、《藍色第五季》、《視窗的女人》、《朝顏》

散文集《談情》、《說愛》、《自己的舞台》,《心靈曠野》、《咫尺到天涯》、《淡品人生》、《兩性拔河》

兒童文學《草原上的星星》。

兩性文學

廖輝英作品 廖輝英作品

80年代崛起於台灣文壇的女作家群體,顯示了新女性主義文學創作的前衛姿態。廖輝英作為其中的佼佼者,堪稱純粹的“女性問題作家”。她的作品,往往在題材的日常性中見出豐富的社會內涵,並透過婚姻、愛情的演變過程,來觀照女性命運與提升女性意識。對於那些在傳統與現實的擠壓中摸索前行的台灣婦女而言,廖輝英關於婦女的歷史命運、生存景觀以及情感遭際的深刻檢討,無疑成為台灣女性社會境遇和成長過程的一面鏡子。廖輝英的小說創作,有著現代職業女性的工作背景和獨特經驗,也銘記著一個女性主義者的精神意向。

情愛小說是廖輝英創作時高度關注的題材,且大多以女性為主角。她的小說每每凸顯當時女性自省自覺積極甚至強勢的性格特質。以女性特有的視角深入社會生活的底層,細緻入微地描繪人物的內在心靈、生動展示出傳統與現代女性豐富而複雜的情感世界。然而,變遷中的台灣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跟著越來越複雜,家庭之外的誘惑、男女身分性別的差異、經濟地位、婆媳問題乃至於女性自己的內在自主覺醒等等,都是廖輝英著力探討的女性角色多元化內反省檢視的工作。

寫作歷程

廖輝英作品 廖輝英作品

對於1970年畢業於台大中文系的台灣省籍作家廖輝英來說,她人生的起步沒有跨入令她夢牽魂繞的文學界,而是馳騁於社會疆場。在廣告圈和企業界拼搏沉浮14年的人生歷練,造就了廖輝英幹練精明的“女強人”形象。雖然一時與文學無緣,廣告界的工作卻為她廣泛接觸社會層面打開了一扇視窗,為她日後躋身文壇提供了豐富的生活素材和情感經驗。在這個生存競爭十分激烈的行業里,廖輝英以自身的能力和毅力,從最基本的撰文人員做到高級主管,雖然贏得“文案全才”、“快手輝英”的美譽,卻也嘗盡了職業女性馳騁社會疆場的酸甜苦辣,目睹了太多的生存拼搏、紅塵男女和悲觀離合。她接觸到很多不同的行業、不同的經營者、不同的背景、不同的人格性向,從中感受到一個社會的大動脈,整個人生的小縮影。特別是對職業女性人生奮鬥的感同身受,對社會轉型過程中台灣女性命運遭際的關愛和重視,使她在1982年初登文壇之際便加盟新女性主義文學創作。她把目光投向女性,並成為一個最懂得詮釋女性感情滄桑的作家。

兩性觀點

廖輝英認為有太多的歷史與現實使傳統女性以及現代女性在社會中有著自身的特點。廖輝英將這些情況歸結為四點:

一是女人如同薪柴為家焚燒了一生,卻沒有留下一片自己的天空,沒有屬於自我的回憶;。

廖輝英作品 廖輝英作品

二是女人要出人頭地、成就事業,必須具備最少高出同職位男性兩倍以上的能力,克服同等級男性兩倍以上的困難,忍受來自四面八方的挑戰和壓力,才可能奠定職業女性的人格尊嚴與事業地位;三是身處台灣向工商社會轉型的時代,飽受傳統慣例和現代專有的雙重磨難的男女兩性,不僅自身處境艱難,相處也或明或暗,危機四起 。

四是在女性與男性一爭長短的年代,女性的智慧、學識、能力或耐性並不比男人弱,可是成就甚難突破某一界限,往往因為“情關難度”,一個失敗的婚姻就斷送了女人的一生。

基於種種事實,廖輝英在對男女兩性的不平等、女性自我意識的不覺悟、男女兩性情境的不和諧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思考後,明確提出了自己的女性主義主張。她強調,先做一個“人”,再做“女人”,不要因為“性別”而對人生目標打折或讓步;她渴望做第一等女人,不做第二等男人,做自己而不要去仿效他人;她主張女性在為家庭貢獻心血精力之後,總要給自己留一片天空;她反對“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主張,也不喜歡標榜所謂的“單身貴族”,希望男女兩性能合理、合禮,而且合情地彼此相待。“我是個女性主義者”,回首來時路,廖輝英這樣定位自己。基於這樣一種女性理想,廖輝英動筆寫作並且始終面向女性寫作,其創作宗旨也鮮明呈現。

主要作品介紹

《盲點》是廖輝英的一篇長篇小說。書中成功地探討了兩性,探討了婚姻、家庭,特別是對父權社會的探討深刻,發人深省。小說以丁素素的婚姻戀情作為主乾,她出生於實業家庭,是有教養的女大學生。經戀愛與齊子湘結婚,兩人情投意合,本應為恩愛美滿的一對,不料婚後卻碰到滿腦子封建餘毒的婆婆齊玉瑤,對素素百般虐待,挑撥夫妻感情,並在素素產子之後奪走小孩,成為兩人離婚的導火線。家庭破裂之後,素素在父親的幫助下創建麗姿女子美體中心,盼以事業上的成功來彌補婚姻失敗的痛苦,而父親的猝逝及無賴彥長波對素素的侵犯、中傷,都再度對素素造成近乎絕境的打擊。不和諧的家庭中,素素是悲哀的犧牲品,卻也因此走向人生的另一個高峰。全篇故事衝突迭起,刻畫寫實,令人讀之有深刻的反思。

小說透過種種父權體制的書寫,廖輝英直陳台灣近百年來女性遭受的社會現實;為了推翻這些制度,巧妙地運用種種反父權策略,於精神上或形體上閹割了作品中的男性人物,彰顯女性主體論述;但因自身成長背景使然,作家溫柔敦厚的人格特質涵蘊於小說中,顯示在其對男性人物的塑造,並未對男性大加撻伐;而透過婚姻變奏的情節,演譯女性救贖與成長的方式,闡述新女性的出路,這使得小說風格呈現作家期望兩性平等、溫柔相待之標的。

傳統中國的婚姻為父權制度,20世紀的婦女運動喚起了女性對自我處境的自覺,努力爭取男女平等的地位。然而女性在婚姻的圍城中,不僅需要迎戰父權對女性的要求,更要面對女性內在的自我價值觀,這往往才是女性罪證脫不了的框架。廖輝英在呈現婚姻中的女性樣貌多變,但主要的共相就是對婚姻的焦慮感。

社會評價

廖輝英的作品篇篇與時代脈搏息息相關,擊中台灣社會要害;寫兩性情懷,最能撫平現代人的傷口,在台灣公認是社會性最強、共鳴性最大的作家之一。其女性題材作品貼近現實,直視人生,並透過婚姻、愛情的演變過程,關心女性的生活與情感,觸探女性幽微的心聲,並著力於女性命運與提升女性意識,成功地描繪出新舊並存的台灣社會中婦女在情感、婚姻、家庭中的遭遇,從各個角度塑造出一系列不同類型且生動的女性形象。

廖輝英是個有高度社會會責任感的作家,創作後期,廖輝英將創作的筆頭從兩性走向了社會會各個階層的更大層面上,並且將創作的關注點轉向青少年問題。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