廁所革命

廁所革命

廁所革命是指對開發中國家的廁所進行改造的一項舉措,最早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提出,廁所是衡量文明的重要標誌,改善廁所衛生狀況直接關係到這些國家人民的健康和環境狀況。中國興起“廁所革命”破解鄉村治理難題。江蘇省將改水改廁列入全省農村新五件實事、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省委常委會重點工作、省政府十大重點工作百項考核指標和全省衛生工作重大目標,層層簽訂目標責任書,實行目標管理;並頒布《江蘇省愛國衛生條例》,出台《江蘇省農村改廁工作管理辦法》,從政策法規層面有力推動了全省改廁工作的順利開展。

基本信息

事件背景

廁所廁所

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2012報告指出:

“發展中地區將近一半人口(25億)仍無法獲得改善的衛生設施。”“到2015年,全球(基礎衛生設施)也將只能有67%的復蓋率,遠低於實現千年發展目標所需的75%復蓋率。”

雖然自1990年以來,沒有任何衛生設施可用和直接在室外方便的人數已經減少了2.71億,但仍有11億人,15%世界人口處於根本沒有衛生設施可用的環境生活。令人震驚的是,在印度約有6.5億人仍是露天排便--占了全世界露天排便人數的60%。

排泄物會污染食物和水源,引發腸道疾病,造成每年150萬未滿五歲的兒童喪生,比愛滋病和瘧疾共同造成的死亡人數還高。

印度河流域文明的考古證據顯示,沖水式馬桶從大約公元前3000年起便已存在,只是形式有所不同。但當代的沖水式廁所用水量是人均每日飲水量的10倍,在用水和排污網路不發達的地區顯然就不太適用。因此,世界最優秀的科學家和發明家正把精力和知識投入這個不怎么好聽但實際上很重要的問題,並想出了一些巧妙的解決方案。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強調,國際社會必須把改善衛生條件置於2015年後的全球發展框架的核心位置。

改廁,成為中國各地“重要民生工程”

廁所廁所

1949年,新中國成立初期,農村地區廁所簡陋,糞水暴露、

蚊蠅孳生,霍亂、痢疾等腸道傳染病和血吸蟲病等寄生蟲病高發,給人民民眾的健康帶來巨大災難。

20世紀60年代,中國政府開展愛國衛生運動。

20世紀70年代,中國愛衛會組織開展“兩管五改”活動,清理整治環境,建廁所、管糞便、除四害,突出對人畜糞便的管理。

20世紀80年代,推動改水、改廁、健康教育“三位一體”愛國衛生運動。20世紀90年代,將農村改廁工作納入《中國兒童發展規劃綱要》和中央《關於衛生改革與發展的決定》,在中國農村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廁所革命”。

20世紀90年代,中國將改廁工作納入中國兒童發展規劃綱要和衛生改革與發展的相關決定,在中國農村掀起一場“廁所革命”。

事件經過

印度

廁所廁所

根據印度2010年通過的全民教育法,印度最高法院2012年10月下令地方當局要在6個月內為所有公立學校學生建立10萬個“生物降解”廁所。

印度政府曾在1986年推出旨在向農村地區普及衛生設施的中央農村衛生項目;隨後在1999年,又推出了全民衛生運動,但都收效甚微。截至2011年,只有47%的印度家庭擁有衛生間。2014年莫迪總理髮起“廁所運動”,“家家有廁所”的口號在印度頗為響亮。

但印度水資源協會的工作人員扎克·快特表示,“由於文化、宗教或傳統信仰,部分居民更青睞露天如廁,對許多人而言,在住處附近解手,即使是在廁所,也是非常怪異的。”因此,推廣廁所還需印度人民轉變觀念。

印度鄉村廁所革命

2015年8月5日,印度比哈爾邦議會(BiharLegislativeAssembly)通過了一項新的村務委員制度修訂案,該修訂案明確規定,家裡配備廁所成為競選任何村職的硬性條件。

比哈爾邦邦長普拉薩德·亞達夫(VinodPrasadYadav)說,“競選者必需在競選提名時宣誓他們家裡配有廁所”,他表示,這樣做是為了保證鄉村地區的環境衛生。“鄉下的人們,包括婦女因為沒有廁所而不得不選擇在野外如廁,很不衛生”。亞達夫說。

菲律賓

1980年代,菲律賓政府鼓勵在城市建造帶化糞池的水沖廁所,並在1982年至1990年分期實施農村廁所改良計畫。

日本

1985年,基於日本著名旅遊觀光點沒有公廁,或者即使有公廁也骯髒得無法使用的狀況,日本成立了著名的“日本公廁協會”。

中國

廁所效果圖廁所效果圖
1980年代前,不論是對中國人還是外國人,如廁這件事都是一個挑戰。當時的廁所條件簡陋,基本是無隔擋的集體上廁所模式,幾堵圍牆,一排蹲坑,臭氣熏天。胡同巷子的人家共用一個廁所是常事,冬天尿液結冰,夏天臭味瀰漫,附近居民戲稱通往廁所之路為“尿尿路”。
當時外國人來中國上廁所的體驗就是4個字——哭、笑、叫、跳。哭,惡臭讓你淚流滿面;笑,眾人一起蹲坑,面面相覷;叫,夏日裡廁坑裡的蛆不停蠕動,讓人驚叫;跳,髒水瀰漫,立足之地甚小,跳躍著上廁所。即使這樣,能及時趕上空位還是件幸運的事,很多公廁外一到早晚高峰期都排著長龍。
為了解決這一尷尬,藉助1990年亞運會舉行的東風,北京開展了一場浩大的廁所整治行動,即“廁所革命”。
新世紀以後,中國城鄉“如廁難,難於上青天”的狀況已基本解決,根據國家衛計委統計,截至2014年,中國衛生廁所普及率已從1993的7.5%提高到了76.1%。但如婁曉琪所言,廁所依然是我們基礎設施的短板,關鍵是觀念和意識問題。在很多城市,廁所建設還沒有納入城市規劃環節且總體技術套用水平落後,衛生水平不高,水電耗費嚴重。而在廣大農村,尤其在北方農村,仍以收集式旱廁為主,很多不合格、不衛生。此外,公民文明如廁的意識還有待提升,如廁不文明導致中國公民出境旅遊時飽受詬病。
2004年截至2013年底,中國中央累計投入了82.7億元改造農村廁所。
2014年12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江蘇調研時表示,解決好廁所問題在新農村建設中具有標誌性意義,要因地制宜做好廁所下水道管網建設和農村污水處理,不斷提高農民生活質量。
中國農村改廁的目標是中國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2015年達到75%,到2020年達到85%。2002年,《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進一步加強農村衛生工作的決定》指出,在農村繼續以改水改廁為重點,帶動環境衛生的整治,以預防和減少疾病的發生,促進文明村鎮建設。2009年政府又將農村改廁納入深化醫改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2010年,中國啟動以農村改廁為重點的全國城鄉環境衛生整潔行動,農村地區衛生廁所普及率快速提升。
2014年10月17日,中國愛衛會在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定縣召開的全國農村改廁工作現場推進會。會議指出,農村改廁工作是一項得民心、順民意、惠民生的重大民生工程,各地要充分認識農村改廁工作的重要性,明確目標任務,統籌項目資源,加大工作力度,確保2020年實現中國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達到85%的規劃目標。
旅遊是傳播文明、交流文化、增進友誼的橋樑,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的一個重要指標”。近年來,我國國內旅遊、入境旅遊、出境旅遊市場規模均居世界前列,已經邁入旅遊大國行列。在旅遊業已經有了長足發展的今天,健全旅遊公共服務體系、實現從旅遊大國向旅遊強國轉變的主攻點是什麼?我想,不妨推動一場廁所革命。
2015年4月1日,習近平總書記專門就廁所革命和文明旅遊作出重要批示,要求我們從小處著眼,從實處著手,不斷提升旅遊品質;要發揚釘釘子精神,採取有針對性措施,一件接著一件抓,抓一件成一件,積小勝為大勝,推動我國旅遊業邁上新台階。
2015年7月16日,習總書記在吉林省延邊州調研時,了解到一些村民還在使用傳統的旱廁,他指出,隨著農業現代化步伐加快,新農村建設也要不斷推進,要來場“廁所革命”,讓農村民眾用上衛生的廁所。

中國廁所簡史

距今五千年的西安半坡村氏族部落遺址里發現的一個土坑,被視作中國廁所的起源。
周代,廁所被稱為“井溷”。“溷”原專指豬圈,至秦漢則兼豬圈與廁所兩重含義。
古時對廁所的重視,起於秦漢,盛於唐宋。
秦漢時,廁所分蹲、坐兩式,區分男女,並有隔斷。漢代尤為重視隱私和使用的方便,並增添了通風設計。唐朝專設“司廁”的官員。進入宋朝,汴梁等大都市的公廁已具行業性質,有專人管理。清嘉慶年間出現了收費公廁。
新中國成立初期,全國上下建廁所、管糞便、除四害。
20世紀80年代,以籌備亞運會為契機,中國拉開“廁所革命”序幕。主要從衛生防病角度入手,以改變廁所“數量少、環境差”的現狀為目的。
90年代,在廁所質量上的要求不斷提高,公廁的配套設施不斷完善。
新世紀,廁所的設計吸引了越來越多的關注。材料環保、節能節水的理念開始成為共識。“廁所革命”被各省市納入旅遊發展規劃,成為提升城市形象的重要舉措。

具體措施

廁所革命廁所革命
江蘇農村改廁工作走在中國前列江蘇省將改水改廁列入全省農村新五件實事、重大公共衛生服務項目、省委常委會重點工作、省政府十大重點工作百項考核指標和全省衛生工作重大目標,層層簽訂目標責任書,實行目標管理;並頒布《江蘇省愛國衛生條例》,出台《江蘇省農村改廁工作管理辦法》,從政策法規層面有力推動了全省改廁工作的順利開展。
江蘇省委、省政府制定了《淮北高氟和污染嚴重地區改水攻堅方案》、《關於繼續推進淮北農村改水工作的意見》和《關於加快推進農村改水工作的意見》。
江蘇省農村改廁經歷了糞便管理、衛生改廁、無害化改廁等階段,2005年之前以試點為主,通過開展改廁普及村活動,典型引路,以點帶面,推進農村改廁工作。此後,江蘇省委、省政府加大行政推進力度,宣傳發動,增加資金投入,科學實施改廁。
2011年開始,江蘇省加大改廁資金投入力度,每年納入年度預算,實行分地區補助並不斷提高標準,2014年已提高到500元/戶。2006年截止2014年,江蘇省共投入改廁資金56億元,其中省財政投入22.37億元。同時,採取先改廁後籌資、農戶自備建築材料或投工投勞等靈活的方式籌措民眾改廁資金12.2億元。為強化資金使用監管,制定《江蘇省農村衛生改廁專項資金管理辦法》,設立改廁資金財政專戶,實行專戶儲存,定期審計,確保專款專用。
江蘇省建立愛國衛生信息管理系統,農村改廁項目申報審批、進度月報、統計年報、評估分析等都通過管理信息系統完成。2014年將60萬座改廁任務分解落實到全省60個縣、市(區)、551個鎮、2070個村,確保農村改廁任務落到實處。各項目村按照項目明確的進度,逐月排出工作量,落實任務到人,確保按時保質完成。同時,引入市場機制,對改廁材料、施工單位或工程監理進行招標,保證工程質量、數量,加快改廁進度。[5]
2011年,蓋茨基金會啟動了他的“馬桶重建計畫”。這一計畫面向全世界約2.6億沒有下水道系統可用的人們,旨在通過技術升級,建設不用上下水,不用接電,建造、運作和維護總費用人均每日幾美分的馬桶,以提供低廉、衛生、可持續的如廁服務。[6]
截至2015年9月底,全國所有省份以及兵團均制定了廁所建設三年行動計畫;浙江、江西、廣西、西藏等8個省份召開了旅遊廁所建設省級部署推進會;北京、上海、湖北、廣東等11個省份以及兵團成立了省級旅遊廁所革命領導小組及協調小組。廁所革命的各項配套措施、扶持政策等也不斷推出,績效考核等組織保障舉措不斷完善。山東每年從“兩區一圈一帶”財政資金中安排2億元用於旅遊廁所改擴建工作,並安排各類旅遊統籌資金1.2億元,以獎代補方式,用於旅遊廁所建設;廣西積極推動落實旅遊廁所等基礎設施建設用地,明確規定了土地劃撥方式;雲南對納入全省年度建設計畫的旅遊廁所建設項目,推動落實有關稅收優惠政策,並實行減免行政事業性收費和商鋪營業稅等優惠政策;吉林成立全省旅遊廁所建設專家督導組,設立旅遊廁所革命示範獎,同時與企業建立合作關係,探索為鄉村旅遊經營戶安裝環保廁所;甘肅把旅遊廁所建設管理工作作為“文明城市(單位)”、“衛生城市(村鎮)”、“生態鄉鎮(村)”、“A級旅遊景區”等創建活動評比驗收中的必備要素,實行“一票否決制”,積極完善各類績效考核機制。各地正在開展各種形式的廁所技術和管理模式創新。

事件結果

據統計,從1984年到1989年,北京共新建、改建公廁1300多座,改建通下水道的溢流糞井1000個,擴大公廁面積1.6萬平方米,增加坑位3300個,6000多座公廁基本上實現了水沖。全國很多地方也緊跟北京步伐,包括在廣大農村,也積極推行符合當地環境的衛生廁所,比如山東的“三通沼氣式”、河南“雙瓮漏斗式”、遼寧的“四位一體六柵式”、寧夏的“雙高式”、江蘇的“三格式”廁所等,中國的廁所問題開始有了緩解。2004年截至2013年底,中國改造農村廁所2103萬戶。截至2013年底,中國農村衛生廁所普及率已達74.09%。
中國江蘇2006截至2013年,全省累計改建農村衛生戶廁822萬座,農村衛生戶廁普及率提高38.7個百分點,達94%,其中無害化衛生戶廁普及率達82%。江蘇省農村改廁績效評估顯示,寄生蟲病感染率、腸道傳染病發病率分別下降了51.8%、36.7%。
“廁所革命”開展以來,全國共有26個省以及建設兵團的黨委、政府主要領導就“廁所革命”作出了明確批示,各級政府採取有力措施,積極推進,廁所建設進展喜人。截止2015年11月,各地已經完工和開工的旅遊廁所就達到21449座,占全年總計畫的102%,預計全年的實際建成數量將大大超過計畫目標。

社會反應

廁所革命廁所革命
基層衛生部門官員表示,農村廁改推動了農民傳統衛生習慣的改變,有助於帶動普通農民更新衛生觀念。隨著改廁健康教育和衛生常識不斷深入,越來越多的農民逐漸接受了飯前便後洗手、不喝生水、不吃生食等衛生習慣。

農村廁改等工程讓他們的生活環境發生了巨大變化。如今家裡有衛生廁所,村子有了專人保潔,還有車輛清運、垃圾也有地方填埋。“越來越多人養成了愛護環境衛生的好習慣”。

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農村改水技術指導中心研究員付彥芬指出,農村廁所問題不僅僅是氣味難聞,更重要的是衛生隱患大。

付彥芬說,人畜共患病的問題在農村地區十分常見。此外,農村地區80%的傳染病是由廁所糞便污染和飲水不衛生引起,其中與糞便有關的傳染病達30餘種,常見的有痢疾、霍亂、肝炎、感染性腹瀉等。

農村廁改使得農民腸道等傳染病發病率逐年下降。例如,山西南部絳縣推廣無害化衛生廁所之後,已經幫助6萬多農民告別蚊蠅滋生的老式旱廁,當地腸道傳染病減少46%、蛔蟲病減少40%,蠅蟲密度降低90%以上。

中國衛生部門官員表示,中國農村廁改工作是改善環境、防治疾病的治本之策,有力促進了農村生態文明建設,推動了民眾文明衛生素質的提高,保障了民眾的健康。

世界廁所日

2013年,第67屆聯大將每年的11月19日定為“世界廁所日”,旨在倡導人人享有清潔、舒適及衛生的如廁環境,提高全人類的健康水平。

2015年11月19日,第三個“世界廁所日”的主題是“發掘公廁歷史,弘揚公廁文化”。

第5空間

第5空間第5空間
2015年11月19日,首個新型公廁樣板間“第5空間”率先在北京房山區政府前廣場建成並投入使用。像這樣的“第5空間”2016年將陸續出現在通州、順義、平谷等城鄉地區,2016年年底前預計將陸續複製並推廣1000個左右。
在房山區政府對面的小廣場上,一棟新建成的藍色建築格外引人注目,建築門口不見常見的“WC”標誌,而是標有醒目的“第5空間”幾個大字。外牆上掛有公廁、ATM、無線區域網路和電動汽車充電樁等多個圖示,外面有ATM機的棚子、電動汽車充電樁、飲料瓶紙張智慧型回收機等設施。“希望這裡能夠成為繼家庭空間、工作空間、社交空間和虛擬空間之後的第5空間”,北京環衛集團副總經理、新聞發言人羅偉表示。
從輪椅可以自由出入的緩坡進入第5空間。右手邊的房間是寬敞明亮的綜合服務區和電商終端,兩台自動售賣機挨著牆壁擺在屋子一側,一台機器中售賣各種冷熱飲料,而另一台則出售各種小食品。工作人員說,“現金、支付寶微信都可以支付。”
窗戶邊還掛著一台自助繳費機,供暖費、電費、電話費、水費、燃氣費和歌華有線的費用都能在這台機器上自助繳納。把電話聽筒摘下來,插入電話卡,還能打電話。
進入單獨的廁位隔間,牆壁上安裝有平板顯示器,正在循環播放環保宣傳片。潔白的馬桶被分成了前後兩部分,中間被一個隔斷隔開。牆上有兩個閃著綠光的電動按鈕,分別寫著“大”、“小”二字。輕輕扭動“小”按鈕,馬桶前部立刻有小股水流衝出,可以將尿液沖刷得乾乾淨淨。羅偉告訴記者,公廁原本的化糞池已經拆除,在40平方米左右的設備間配備了一套全球先進的循環處理設備,按動牆上的不同按鈕,可以選擇單獨沖尿液或是單獨沖糞便,尿液與糞便將被分類回收,分別轉化為尿素和有機肥料進行再利用。
“第5空間”內還新增了第三衛生間,不同高度的大小馬桶、嬰兒安全座椅和專門為嬰兒更換尿布的尿布台,是專為殘障人士、老人以及母嬰如廁設計的。

媒體關注

廁所話題在印度頗受關注,特別是現任總理莫迪提出“廁所運動”後,不少印度人希望在“廁所”戰線上對中國打個“翻身仗”。《印度時報》2015年7月14日的一篇報導就對準了中國的廁所問題,稱中國正掀起一場“廁所革命”,力求在今年年內達到75%的農村地區實現基礎衛生設施復蓋這一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

中國對農村地區家庭的“衛生”廁所標準是,要有牆壁、屋頂、門和窗,面積不得小於兩平米,可以是抽水廁所或旱廁,但須設有地下沼池。

全國各地的省級官員已經接到改造未達標廁所,為農民新建測試的要求。“廁所的事聽上去雖小,且容易被忽視,但我們發現這是一項非常重要並且有難度的任務。”江蘇省的衛生官員向媒體表示。

中國國家衛生和計畫生育委員會表示,今年的農村地區廁所復蓋率數字在年底前還無法得出,但去年的這一數字已經達到74%,相信今年達到聯合國的目標問題不大。中國還額外設定了在2020年前將農村廁所復蓋率擴大到85%的國家目標。

在過去10年間,中國為農村地區翻新或新建廁所投入了大筆資金。同意翻新或新建廁所的農民都能夠得到資金,但是官員們坦言,說服部分民眾改變原來的如廁習慣是一件難事。

廁所問題似乎是戳到了印度網民的心坎上,新聞跟帖評論中倒苦水、催政府、跟中國對比的聲音相互交織。最開始的幾條評論主要是對“中國也有這樣的問題”表達慶幸,“原來中國也不是哪兒都強呀”,“至少中國在學我們”,“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應該比中國領先一點吧”,“我們大德里的捷運站里也有廁所,而且相當好喲”,類似聲音不一而足。

但短暫的優越感持續時間不長,很快被“揭老底”的網民用濃濃的苦水淹沒,“德里大多數公司沒有像樣的廁所,婦女同志們為此老受罪了,而加爾各答的情況無疑是最糟的,看來幾百年都沒有指望了”,“50%的印度家庭都沒法用廁所”,“印度有更多人‘辦事’不方便”,網友們如此抱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