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羹堯

年羹堯

年羹堯(1679-1726),字亮功、雙峰,號雙峰,清朝康熙和雍正年間重要將領,雍正的敦肅皇貴妃之兄。他運籌帷幄,馳騁疆場,曾配合各軍平定西藏亂事,率清軍平息青海羅卜藏丹津,立下赫赫戰功。原籍安徽懷遠,改隸漢軍鑲黃旗,同進士出身。年羹堯與和隆科多在擁立雍正帝即位時發揮重要作用,人稱“內有隆科多,外有年羹堯”。曾平定青海西藏叛亂,深得雍正賞識,官至撫遠大將軍、一等公,權傾一世。1725年12月,風雲驟變,他被雍正帝削官奪爵,列大罪九十二條,於雍正四年(1726年)賜自盡。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早期生涯

年羹堯年羹堯
年羹堯,自幼讀書,頗有才識。公元1700年(康熙三十九年)中進士,改庶吉士,授職翰林院檢討。曾多次擔任四川、廣東鄉試考官,累遷內閣學士

公元1709年(康熙四十八年),升任四川巡撫,成為封疆大吏。據清人蕭奭所著的《永憲錄》記載,這時的年羹堯還不到30歲。對於康熙的格外賞識和破格提拔,年羹堯感激涕零,在奏摺中表示自己“以一介庸愚,三世受恩”,一定要“竭力圖報”。到任之後,年羹堯很快就熟悉了四川通省的大概情形,提出了很多興利除弊的措施。而他自己也帶頭做出表率,拒收節禮,“甘心淡泊,以絕徇庇”。康熙對他在四川的作為非常讚賞,並寄以厚望,希望他“始終固守,做一好官”。

公元1710年(康熙四十九年),斡偉生番羅都等掠奪寧番衛(治今四川省冕寧縣),殺死游擊周玉麟。上命羹堯與四川提督岳升龍剿撫。岳升龍率兵討之,擒羅都,年羹堯至平番衛,聞羅都已擒,引還。川陝總督音泰彈劾年羹堯延誤軍情,應該撤職上命留任。公元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越巂衛(治今四川省西昌市東南)屬番與普雄(今四川省越西縣)土千戶那交等為亂,年羹堯遣游擊張玉剿平之。

平步青雲

年羹堯也沒有辜負康熙帝的厚望,在擊敗準噶爾部首領策妄阿拉布坦入侵西藏的戰爭中,為保障清軍的後勤供給,再次顯示出卓越才幹。

公元1717年(康熙五十六年),策妄阿拉布坦遣其部將策凌敦多布入侵西藏,殺死拉藏汗。四川提督康泰率兵出黃勝關(今四川省松潘縣),軍中譁變,引軍而還。年羹堯遣參將楊盡信撫諭大軍,密奏康泰失兵心,不可用,請求親赴松潘協理軍務。上嘉其實心任事,遣都統法喇率兵赴四川助剿。

公元1718年(康熙五十七年),年羹堯令護軍統領溫普進駐里塘(今四川省理塘縣),增設打箭爐(今四川康定)至里塘驛站,增設四川駐防兵。上嘉年羹堯治事明敏,巡撫無督兵責,特授四川總督,兼管巡撫事,統領軍政和民事。

公元1719年(康熙五十八年),年羹堯以敵情叵測,請赴西藏為備。廷議以松潘諸路軍事重要,令羹堯毋率兵出邊,檄法喇進師。法喇率副將岳鍾琪撫定里塘、巴塘。年羹堯遣知府遲維德招降乍丫、察木多、察哇諸番頭目。

公元1720年(康熙五十九年),上命平逆將軍延信率兵自青海入西藏,授年羹堯定西將軍印,自拉里會師,並諮詢年羹堯孰可署總督者。年羹堯言一時不得其人,請以將軍印畀、護軍統領噶爾弼,而移法喇軍駐打箭爐,上用其議。巴塘、里塘本雲南麗江土府屬地,既撫定,雲貴總督蔣陳錫請仍隸麗江土知府木興;羹堯言二地為入藏運糧要路,宜屬四川,從之。木興率兵前來收地,至喇皮,擊殺番酋巴桑,年羹堯疏劾。上命逮木興,囚雲南省城。八月,噶爾弼延信兩軍先後入西藏,策凌敦多卜敗走,西藏平。上諭羹堯護凱鏇諸軍入邊,召法喇還京師。年羹堯不久遣兵撫定里塘屬上下牙色、上下雅尼,巴塘屬桑阿壩、林卡石諸生番。

公元1721年(康熙六十年),年羹堯進京入覲,康熙御賜弓矢,並升為川陝總督,成為西陲的重臣要員。這年九月,青海郭羅克(今果洛藏族自治州)地方叛亂,在正面進攻的同時,年羹堯又利用當地部落土司之間的矛盾,輔之以“以番攻番”之策,迅速平定了這場叛亂。公元1722年(康熙六十一年)十一月,撫遠大將軍、貝子允禵被召回京,年羹堯受命與管理撫遠大將軍印務的延信共同執掌軍務。

到了雍正即位之後,年羹堯更是倍受倚重,和隆科多並稱雍正的左膀右臂隆科多是胤禛的親郎舅,在胤禛繼位前已為他效力多年,二人關係甚為親密。

公元1723年(雍正元年)五月,雍正發出上諭:“若有調遣軍兵、動用糧餉之處,著邊防辦餉大臣及川陝、雲南督撫提鎮等,俱照年羹堯辦理。”這樣,年羹堯遂總攬西部一切事務,實際上成為雍正在西陲前線的親信代理人,權勢地位實際上在撫遠大將軍延信和其他總督之上。雍正還告誡雲、貴、川的地方官員要秉命於年羹堯。同年十月,青海發生羅卜藏丹津叛亂。青海局勢頓時大亂,西陲再起戰火。雍正命年羹堯接任撫遠大將軍,總督各軍,駐西寧坐鎮指揮平叛。

當時年羹堯初到西寧,大軍未集,被羅卜藏丹津得知,於是率軍偷襲,直取西寧。年羹堯率左右數十人坐於城樓上,毫不慌張。羅卜藏丹津以為有詐,率軍引退。年羹堯令兵攻擊賊壘,敵軍認為年羹堯兵少,不為防備,驅桌子山土番當前隊;炮發,土番死者無算。岳鍾琪兵至,直攻敵營,羅卜藏丹津敗逃,僅率百人遁走。

到了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初,戰爭的最後階段到來,年羹堯下令諸將“分道深入,搗其巢穴”。各路兵馬遂頂風冒雪、晝夜兼進,迅猛地橫掃敵軍殘部,大獲全勝。年羹堯“年大將軍”的威名也從此震懾西陲,享譽朝野。

平定青海戰事的成功,令雍正喜出望外,遂予以年羹堯破格恩賞:在此之前,年羹堯因為平定西藏和平定郭羅克之亂的軍功,已經先後受封三等公和二等公。此次又以籌劃周詳、出奇制勝,晉升為一等公。此外,再賞給一子爵,由其子年斌承襲;其父年遐齡則被封為一等公,外加太傅銜。此時的年羹堯威鎮西北,又可參與雲南政務,成為雍正在外省的主要心腹大臣

君臣知遇

年羹堯不僅在涉及西部的一切問題上大權獨攬,而且還一直奉命直接參與朝政。他有權向雍正直接上報,把諸如內外官員的優劣、有關國家吏治民生的利弊興革等事,隨時上奏。他還經常參與朝中大事的磋商定奪。

在有關重要官員的任免和人事安排上,雍正則更是頻頻與年羹堯交換意見,並給予他很大的權力。在年羹堯管轄的區域內,大小文武官員一律聽從年的意見來任用。元年四月,雍正命范時捷署理陝西巡撫,不久想要改為實授,把原任巡撫調為兵部侍郎,雍正特和年商討這項任命。另一次雍正在安排武職官員時“二意不決”,就徵詢年羹堯的意見,問他如果將陝西官員調往他省升用“你捨得捨不得”,要他“據實情奏來,朕依爾所請敕行”。四川陝西以外官員的使用,雍正也經常徵求年的意見。

青海平定之後,雍正在給年羹堯奏摺的朱批中寫道:“爾之真情朕實鑒之,朕亦甚想你,亦有些朝事和你商量。”年羹堯進京期間,即與總理事務大臣馬齊、隆科多一同處理軍國大政。雍正還因為他“能宣朕言”,令其“傳達旨意,書寫上諭”。年羹堯儼然成了總理事務大臣。

雍正跟年羹堯的私交也非常好,並且給予特殊的榮寵。雍正認為有年羹堯這樣的封疆大吏是自己的幸運,如果有十來個像他這樣的人的話,國家就不愁治理不好了。平定青海的叛亂後,雍正極為興奮,把年視為自己的“恩人”,他也知道這樣說有失至尊的體統,但還是情不自禁地說了。為了把年羹堯的評價傳之久遠,雍正還要求世世代代都要牢記年羹堯的豐功偉績,否則便不是他的子孫臣民了:不但朕心倚眷嘉獎,朕世世子孫及天下臣民當共傾心感悅。若稍有負心,便非朕之子孫也;稍有異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至此,雍正對年羹堯的寵信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年羹堯所受的恩遇之隆,也是古來人臣罕能相匹的。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十月,年羹堯入京覲見,獲賜雙眼孔雀翎、四團龍補服、黃帶、紫轡及金幣等非常之物。年羹堯本人及其父年遐齡和一子年斌均已封爵,十一月,又以平定卓子山叛亂之功,賞加一等男世職,由年羹堯次子年富承襲。

在生活上,雍正對年羹堯及其家人也是關懷備至。年羹堯的手腕、臂膀有疾及妻子得病,雍正都再三垂詢,賜送藥品。對年父親遐齡在京情況,年羹堯之妹年貴妃以及她所生的皇子福惠的身體狀況,雍正也時常以手諭告知。至於奇寶珍玩、珍饈美味的賞賜更是時時而至。一次賜給年羹堯荔枝,為保證鮮美,雍正令驛站6天內從京師送到西安,這種賞賜可與唐明皇向楊貴妃送荔枝相比了。

正對年羹堯寵信優渥,並希望他們彼此做個千古君臣知遇榜樣。他對年說:朕不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賞爾之待朕;爾不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應朕之知遇。……在念做千古榜樣人物也。

此時的年羹堯,志得意滿,進而做出了許多超越本分的事情,最終招致雍正的警覺和忌恨,以致家破人亡。

君臣失和

年羹堯才氣凌厲,恃上眷遇,師出屢有功,驕縱。行文諸督撫,書官斥姓名。請發侍衛從軍,使為前後導引,執鞭墜鐙。

年羹堯的失寵和繼而被整是以公元1724年(雍正二年)十月第二次進京陛見為導火線的。在邊疆時,蒙古王公和額駙阿寶見到年羹堯必須跪拜。在赴京途中,他令直隸總督李維鈞、陝西巡撫范時捷等跪道迎送。到京時,黃韁紫騮,郊迎的王公以下官員跪接,年羹堯安然坐在馬上行過,看都不看一眼。王公大臣下馬向他問候,他也只是點點頭而已。更有甚者,他在雍正面前,態度竟也十分驕橫,“無人臣禮”。年進京不久,雍正獎賞軍功,京中傳言這是接受了年羹堯的請求。又說整治阿靈阿(皇八子胤禩集團的成員)等人,也是聽了年的話。這些話大大刺傷了雍正的自尊心。

十一月,年羹堯結束陛見回任後,接到了雍正的諭旨,上面有一段論述功臣保全名節的話:“凡人臣圖功易,成功難;成功易,守功難;守功易,終功難。……若倚功造過,必致反恩為仇,此從來人情常有者。”在這個朱諭中,雍正改變了過去嘉獎稱讚的語調,警告年要慎重自持,此後年羹堯的處境便急轉直下。

分析年羹堯失寵獲罪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幾點:

第一,擅作威福。年羹堯自恃功高,驕橫跋扈之風日甚一日。他在官場往來中趾高氣揚、氣勢凌人:贈送給屬下官員物件,“令北向叩頭謝恩”;發給總督、將軍的文書,本屬平行公文,卻擅稱“令諭”,把同官視為下屬;甚至蒙古扎薩克郡王額附阿寶見他,也要行跪拜禮。對於朝廷派來的御前侍衛,理應優待,但年把他們留在身邊當作“前後導引,執鞭墜鐙”的奴僕使用。按照清代的制度,凡上諭到達地方,地方大員必須迎詔,行三跪九叩大禮,跪請聖安,但雍正的恩詔兩次到西寧,年羹堯竟“不行宣讀曉諭”。更有甚者,他曾向雍正進呈其出資刻印的《陸宣公奏議》,雍正打算親自撰寫序言,尚未寫出,年羹堯自己竟擬出一篇,並要雍正帝認可。年羹堯在雍正面前也行止失儀,“御前箕坐,無人臣禮”,雍正心中頗為不快。

第二,結黨營私。當時在文武官員的選任上,凡是年羹堯所保舉之人,吏、兵二部一律優先錄用,號稱“年選”。他還排斥異己,任用私人,形成了一個以他為首,以陝甘四川官員為骨幹,包括其他地區官員在內的小集團。許多混跡官場的拍馬鑽營之輩眼見年羹堯勢頭正勁、權力日益膨脹,遂競相奔走其門。而年羹堯也是個注重培植私人勢力的人,每有肥缺美差必定安插其私人親信,“異己者屏斥,趨赴者薦拔”。比如他彈劾直隸巡撫趙之垣“庸劣紈絝”、“斷不可令為巡撫”,而舉薦其私人李維鈞。趙之垣因此而丟官,於是轉而投靠年羹堯門下,先後送給他價值達20萬兩之巨的珠寶。年羹堯就借雍正二年進京之機,特地將趙帶到北京,“再四懇求引見”,力保其人可用。遭年參劾降職的江蘇按察使葛繼孔也兩次送上各種珍貴古玩,年羹堯於是答應日後對他“留心照看”。曾經薦陝西布政使胡期恆及景灝可大用,彈劾四川巡撫蔡珽,上即以授景灝,又擢升胡期恆為甘肅巡撫。此外,年羹堯還借用兵之機,虛冒軍功,使其未出籍的家奴桑成鼎、魏之耀分別當上了直隸布政使和署理副將的官職。

第三,貪斂財富。年羹堯貪贓受賄、侵蝕錢糧,累計達數百萬兩之多。而在雍正朝初年,整頓吏治、懲治貪贓枉法是一項重要改革措施。在這種節骨眼上,雍正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身敗名裂

公元1725年(雍正三年)正月,雍正對年羹堯的不滿開始公開化。年羹堯指使陝西巡撫胡期恆參奏陝西驛道金南瑛一事,雍正說這是年任用私人、亂結朋黨的做法,不予準奏。

年羹堯曾經參劾四川巡撫蔡珽威逼所屬知府蔣興仁致死,蔡珽因此被罷官,經審訊後定為斬監候;而年羹堯的私人王景灝得以出任四川巡撫。這時雍正已經暗下決心要打擊年羹堯,蔡珽被押到北京後,雍正不同意刑部把他監禁起來,反而特地召見他。蔡珽陳述了自己在任時因對抗年羹堯而遭誣陷的情況,又上奏了年羹堯“貪暴”的種種情形。雍正於是傳諭說:“蔡珽是年羹堯參奏的,若把他繩之以法,人們一定會認為是朕聽了年羹堯的話才殺他的。這樣就讓年羹堯操持了朝廷威福之柄。”因此,雍正不僅沒有給蔡珽治罪,而且升任他作了左都御史,成為對付年羹堯的得力工具。

三月,出現了“日月合璧,五星聯珠”的所謂“祥瑞”,群臣稱賀,年羹堯也上賀表稱頌雍正夙興夜寐,勵精圖治。但表中字跡潦草,又一時疏忽把“朝乾夕惕”誤寫為“夕惕朝乾”。雍正抓住這個把柄借題發揮,說年羹堯本來不是一個辦事粗心的人,這次是故意不把“朝乾夕惕”四個字“歸之於朕耳”。並認為這是他“自恃己功,顯露不敬之意”,所以對他在青海立的戰功,“亦在朕許與不許之間”。接著雍正更換了四川和陝西的官員,先將年羹堯的親信甘肅巡撫胡期恆革職,署理四川提督納泰調回京,使其不能在任所作亂。四月,解除年羹堯川陝總督職,命他交出撫遠大將軍印,調任杭州將軍。

年羹堯調職後,內外官員更加看清形勢,紛紛揭發其罪狀。雍正以俯從群臣所請為名,盡削年羹堯官職,並於當年九月下令捕拿年羹堯押送北京會審。十二月,朝廷議政大臣向雍正提交審判結果,給年羹堯開列92款大罪,請求立正典刑。其罪狀分別是:大逆罪5條,欺罔罪9條,僭越罪16條,狂悖罪13條,專擅罪6條,忌刻罪6條,殘忍罪4條,貪婪罪18條,侵蝕罪15條。

雍正說,這92款中應服極刑及立斬的就有30多條,但念及年羹堯功勳卓著、名噪一時,“年大將軍”的威名舉國皆知,如果對其加以刑誅,恐怕天下人心不服,自己也難免要背上心狠手辣、殺戮功臣的惡名,於是表示開恩,賜其獄中自裁。

年遐齡及年羹堯兄年希堯奪官,免其罪;斬其子年富;諸子年十五以上皆戍極邊。年羹堯幕客鄒魯、汪景祺先後皆坐斬,親屬給披甲為奴。公元1726年(雍正四年),叱吒一時的年大將軍以身敗名裂、家破人亡告終。公元1727(雍正五年),雍正帝赦免了年羹堯諸子,交年遐齡管束。

歷史評價

年羹堯年羹堯

雍正帝:“不但朕心倚眷嘉獎,朕世世子孫及天下臣民當共傾心感悅。若稍有負心,便非朕之子孫也;稍有異心,便非我朝臣民也。”

“朕不為出色的皇帝,不能酬賞爾之待朕;爾不為超群之大臣,不能答應朕之知遇。……在念做千古榜樣人物也。”

“大凡才不可恃,年羹堯乃一榜樣,終罹殺身之禍。”“年羹堯深負朕恩,擅作威福,開賄賂之門,因種種敗露,不得己執法,以為人臣負恩罔上者誡。”

趙爾巽:“雍正初,隆科多以貴戚,年羹堯以戰多,內外夾輔為重臣。乃不鏇踵,幽囚誅夷,亡也忽諸。當其貴盛侈汰,隆科多恃元舅之親,受顧命之重;羹堯自代充為大將軍,師所向有功。方且憑藉權勢,無復顧忌,即於復滅而不自怵。臣罔作威福,古聖所誡,可不謹歟!”

陳康祺:“年雖跋扈不臣,罹大譴,其兵法之靈變,實不愧一時名將之稱。”

葛虛存:“大將軍羹堯軍法極嚴,一言甫出,部下必奉令唯謹。嘗輿從出府,值大雪,從官之扶輿而行者,雪片鋪滿手上,幾欲墮指。將軍憐之,下令曰:‘去手!’蓋欲免其僵凍也。從官未會其意,竟各出佩刀,自斷其手,血涔涔遍雪地。將軍雖悔出言之誤,顧已無可補救。其軍令之嚴峻,有如此者。”

高陽:“細細考查,此人(年羹堯)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才具;否則亦不至於連世宗(雍正)那些令人肉麻的迷湯都分辨不出來,被灌得如中酒一般,沉醉不醒,自速其死。因此,在康熙年間,所受天語褒讚,無非雍親王故意替他說好話的結果。”

清史稿》:“隆、年二人憑藉權勢,無復顧忌,罔作威福,即於復滅,古聖所誡。”

家族成員

年羹堯年羹堯

父:年遐齡(曾任工部侍郎、湖北巡撫;追封一等公、太傅)

兄:年希堯(曾任工部侍郎;內務府總管大臣、景德鎮御窯廠監造)、年法堯(著有定番州志)、年則堯、年述堯

妹:年氏,其夫胡鳳翬。

年氏,胤禛的側福晉,雍正即位後封為貴妃。諡號敦肅皇貴妃。三子一女,皆殤。

妻: 正室,納蘭性德的女兒。繼室:宗室輔國公蘇燕之女

子女:年熙、年富、年斌

年氏:聯姻曲阜孔氏家族,未果。

外甥: 皇四女:未命名(1715年—1717年),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十二生,五十六年五月殤。

福宜:(1720-1721)雍正第七子。生於康熙五十九年五月,母敦肅皇貴妃年氏,六十年正月卒。

福惠:(1721-1728)雍正第八子。生於康熙六十年十月,母敦肅皇貴妃年氏。雍正六年九月初九卒,十三年追贈和碩親王,謚“懷”。

福沛:(1723)雍正第九子。生於雍正元年五月初十,母敦肅皇貴妃年氏,出生之日卒。

年羹堯之後裔,因懼禍,改“年”為“生”,認為“生”字是“年”字倒看,世代為江都縣人。

軼事典故

聞聲識賊

年羹堯畫像年羹堯畫像

年羹堯征戰西藏的時候,一天晚上三更時分,忽然聽到疾風西來,過了一會兒就安靜了。年羹堯急忙叫某參將率領飛騎三百,往西南密林中搜賊,果然盡殲賊人。有人問其故,年羹堯回答:“一霎而絕,非風也,是飛鳥振羽聲也。夜半而鳥出,必有驚之者。此去西南十里,有叢林密樹,宿鳥必多,意必賊來潛伏,故群鳥驚起也。”

料事如神

年羹堯征戰青海時,一天查閱地圖,知道前面的路有淤泥深坑,於是就下令說:“明日進兵,各人攜板一片,草一束。”軍中不解其故。等到第二天,遇深溝泥濘,下令軍士將束草擲入,上鋪板片,大軍於是暢行無阻。原來番人想要倚仗此為險,不料大軍突然到來。遂搗破番人巢穴。

藝術形象

影視形象

滿清十三皇朝凌文海飾演年羹堯

《雍正、小蝶、年羹堯》張佩華飾演年羹堯

雍正與年羹堯龍方飾演年羹堯

君臨天下徐錦江飾演年羹堯

2010年《宮鎖心玉李沁東飾演年羹堯

雍正王朝杜志國飾演年羹堯

李衛當官》杜志國飾演年羹堯

江湖奇俠傳黃海冰飾演年羹堯

刺虎》又名《年羹堯秘史呂良偉飾演年羹堯

2011年《步步驚心邢瀚卿飾演年羹堯

2011年《後宮·甄嬛傳孫甯飾演年羹堯

食為奴歐瑞偉飾演年羹堯

小說形象

清末小說《平金川》,以年羹堯為主角之一。

梁羽生小說中的年羹堯,出處:梁羽生武俠小說江湖三女俠》。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