帽子工廠

帽子工廠

《帽子工廠》,是1976年常寶華、常貴田創作並演出的相聲作品。“帽子”系指“文化大革命”期間,動輒給人民民眾和幹部頭上加的種種上綱上線的政治罪名。作品通過大量事實,揭露“四人幫”一夥為達到篡黨奪權的目的,無限上綱、恣意胡為的罪行。對林彪、江青一夥飛揚跋扈、口是心非的醜惡嘴臉,進行了辛辣的諷刺。是粉碎“四人幫”後相聲藝術脫穎而出的優秀代表作品之一。

基本信息

相聲曲目

帽子工廠帽子工廠
對口。短段。1976年常寶華、常貴田創作並演出。

“帽子”系指“文化大革命”期間,動輒給人民民眾和幹部頭上加的種種上綱上線的政治罪名。作品通過大量事實,揭露“四人幫”一夥為達到篡黨奪權的目的,無限上綱、恣意胡為的罪行。對林彪、江青一夥飛揚跋扈、口是心非的醜惡嘴臉,進行了辛辣的諷刺。是粉碎“四人幫”後相聲藝術脫穎而出的優秀代表作品之一。

獲得榮譽

中央人民廣播電台1977年錄音播放。曲本獲1980年《曲藝》編輯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文藝部主辦的“全國優秀短篇曲藝作品評獎”一等獎,並收入中國文聯出版公司1985年出版的《中國新文藝大系(1976—1982)·曲藝集》。且對後世的相聲影響極大,有不少都是這樣創作的。

台詞

第一部分

甲:最近有家工廠的貨賣不出去了。乙:工廠的貨還有賣不出去的?甲:沒人要。乙:什麼貨?甲:帽子。乙:我要!我正好沒帽子。甲:那帽子可大。乙:帽子大點兒戴著痛快。甲:分量重!乙:那戴著多暖和啊!甲:那戴上受不了。乙:戴帽子有什麼受不了的?……我受得了。甲:戴上可就摘不下來了!乙:什麼帽子?甲:反革命帽子。乙:受不了!哪個工廠賣這種帽子?甲:就是“四人幫”開設的“帽子工廠”。乙:那是王、張、江、姚反革命集團的買賣。甲:對,王“股東”親自坐鎮,張“軍師”周密設計,姚“掌柜”廣泛宣傳,江“老闆”四處推銷。乙:江青那個老妖婆啊!

第二部分

甲:她為了開設“帽子工廠”,絞盡腦汁,精心製作,那真是花樣翻新,名目繁多,古今中外,一應俱全。乙:都有什麼帽子?甲:王明庫存的舊帽子他們盤點了;林彪那批新帽子他們接管了!又進口一批馬拿扒的帽子……乙:不!那叫“巴拿馬”的帽子。甲:不!“馬拿巴”!乙:怎么叫“馬拿巴”啊?甲:戴上這種帽子,馬上就能把你的職務扒下來。乙:嚄!這帽子夠厲害。甲:也分大、中、小三號。乙:還分號哪!甲:她給不同的人扣不同的帽子。乙:那大號的帽子?甲:什麼“叛徒”、“特務”、“大軍閥”,“反黨分子”,“野心家”,“走資派”、“投降派”、“修正主義”、“大惡霸”。乙:嚄!中號帽子?甲:“黑線人物”、“不革命”,“黑秀才”、“黑手”、“黑幫凶”,“經驗主義”、“民主派”,“中庸之道”、“變色龍”。乙:這中號帽子也夠尺寸。那小號的就小點了吧?甲:“絆腳石”、“牆頭草”,“老好人”、“小修苗”,“造謠公司”、“傳話筒”,“逆流”、“邪風”、“小爬蟲”。乙:這帽子也夠分量!甲:你說戴幾號的合適!乙:我都戴不起。甲:來頂處理的吧!乙:不要!處理的也不要。甲:他要想給你戴,不要也不行。不管合適不合適,非戴不可。乙:什麼人戴不上哪?甲:凡是精腿抱得緊、報告打得勤、謊話說得多、馬屁拍的響的,都戴不上。乙:拍馬屁啊!

第三部分

甲:他們要說:“煤球是白的……”乙:煤球是白的?甲:就沖這質問的態度,也得戴個小號帽子。乙:那……甲:得順著說。乙:那煤球,我看跟元宵一個模樣。甲:他們要說:“皮球是方的……”乙:凡是球都是見稜見角。甲:“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亮……”乙:一個地方一個月亮嘛。甲:“說得多準確呀。”乙:(旁白)我虧心不虧心啊!甲:他們要說:“外國人放個屁都是香的……”乙:我就得加以讚揚,表示欣賞。甲:這就戴不上帽子。乙:我成賤骨頭了。甲:只要你說出他們想要說的話,做出他們想要做的事,不管你作了一個曲子,唱了一齣戲,跳了一個舞,還是交了一張白卷,說過一句吹捧他們的話,就能一步登天,青雲直上,住上小高樓,吃上小灶飯,坐上小汽車。乙:我就成了小螃蟹了!那我要聽從他們指揮,給他們辦事——甲:江老闆就能介紹你入黨。乙:我?甲:一句話的事兒。乙:“我爺爺是老托派……”甲:“沒有!”乙:“我爸爸是叛徒……”甲:“不算!”乙:“我這歷史……”甲:“清白!”乙:“考試我都答不上來……”甲:“真有反潮流精神。”乙:“您可真是旗手……”甲:“你可以當個副部長!”乙:“謝謝媽!”這純粹是拉山頭搞宗派呀。甲:就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乙:要和他們作堅決鬥爭!甲:凡是妨礙他們篡權,反對他們作惡,不聽他們的話,不服他們的管,不隨他們的心意,他們看著不順眼的,就都是“帽子工廠”的推銷對象。乙:他們帽子再多,也戴不到我頭上。甲:要想給你戴,你就跑不了!乙:“我是跟隨毛主席南征北戰幾十年,繼承和發揚了革命傳統的老幹部。”甲:“你是民主革命派,也就是黨內的走資派。”乙:這帽子就飛來了!“我是新幹部。”甲:“新生的資產階級分子。”乙:“我不是領導。”甲:“混入民眾裡邊的壞人。”乙:嚄!“你也沒調查研究……”甲:“攻擊領導。”乙:“你……”甲:“謾罵首長。”乙:“我不說話。”甲:“暗中盤算。”乙:“我把眼閉上。”甲:“懷恨在心。”乙:(無可奈何,揣手動作)……甲:“掏什麼兇器?”乙:我怎么也躲不開呀!甲:全給你扣上了吧!乙:這全是捏造啊。甲:這是用捏造的方法。江老闆為了當女皇,篡黨奪權,竟敢給我們敬愛的周總理和其他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扣帽子,企圖打倒一大批中央和地方的黨政軍負責同志。乙:是啊,有這些革命老前輩在,他們就實現不了野心。

第四部分

甲:江老闆到處煽風點火,走到哪兒扣到哪兒,帽子滿天飛。弄得你左也不是,右也不是。乙:比如我這兒就是工廠,我看看這個江老闆怎么充分表演的。甲:“我聽聽你們的情況。”乙:“我們學先進、趕先進,順利地完成了上半年的生產指標。”甲:“你這是因循守舊,墨守成規,胸無大志,滿足現狀。”乙:這就四頂中號的。“我們建立了合理的規章制度。”甲:“那是管、卡、壓。”乙:“我們關心民眾生活。”甲:“搞物質刺激。”乙:“工人自覺執行紀律。”甲:“奴隸主義。”乙:“他們為革命鑽研技術。”甲:“走白專道路。”乙:“加快了生產速度。”甲:“我們寧肯要社會主義的低速度,不要資本主義的高速度。”乙:怎么也不對呀!“為大幹社會主義,下半年任務我們已經提前完成了。”甲:“好……”乙:這才說個“好”字。甲:“好一個唯生產力論!”乙:帽子越來越大。甲:她還竄到部隊去,公開給部隊首長扣帽子。乙:比如我這是部隊。甲:“我代表我個人給你們送來了學習材料。”字串3乙:這是背著中央另搞一套。甲:“我很關心你們部隊。這次來,我就是……”乙:怎么關心?甲:“給你們放一把火。”乙:放火來了!甲:“放火燒荒,燒一燒你們部隊的老同志。”乙:“我們應該向老同志學習,他們有豐富的革命經驗。”甲:“經驗主義!”乙:“他們打過仗,立過功。”甲:“都是吃老本!”乙:“他們始終保持革命戰爭年代那么一股勁兒。”甲:“你們可要注意戴著紅五星的走資派!”乙:這帽子又飛起來了。甲:“你們揪不出來,我幫你們揪。”乙:“我們這單位沒有。”甲:“階級鬥爭熄滅論。”乙:“我們這兒是個班。”甲:“……準有走資兵!”乙:“走資兵”!什麼帽子都有啊。甲:“結合我的指示,你們要認真閱讀我給你們的學習材料,深刻領會精神實質。”乙:馬列著作?甲:“呂后正傳。”乙:叫部隊看這書?甲:“這是儒法鬥爭的必修課。”乙:“我們不知道什麼呂后。”甲:“呂后……就是宋朝那個慈禧太后。”乙:她把慈禧太后搬宋朝去啦!甲:“你不學無術啊!”乙:這帽子給我扣上啦!她怎么淨研究這個?

第五部分

甲:江青反黨亂軍,就是想當女皇。毛主席早就覺察江青有野心,幾次警告她,她不但不聽,反而變本加厲,瘋狂對抗。她到農村去暴露得更加明顯了。乙:她到農村怎么表演的?你學學。甲:“我到你們這兒——是來勞動的。”乙:這模樣能勞動嗎?甲:“我和貧中農一樣嘛。”乙:一點兒不一樣。來勞動?給你把鐵揪,挖個菜窖。甲:(裝模作樣)“呸!呸!”乙:乾哪!甲:“等著照相。”乙:啊?甲:“給你!”乙:幹完了。甲:“照完了。”乙:就等著照相。甲:“把這個送博物館去嘛!”乙:你乾什麼啦?甲:“這個記者,影響我勞動。”乙:給記者也扣帽子。甲:“勞動是我的第一需要。”乙:說得多好聽啊!甲:“你們這裡……領導班子還不錯嘛。”乙:行,沒扣帽子。甲:“就是有嚴重的大男子主義!”乙:還是扣上了!甲:“一把手換個婦女乾乾嘛!不要男尊女卑,將來主席也可以是個女的嘛。女人也能當皇帝,到了共產主義也有女皇。”乙:野心暴露出來了。甲:“呂后就是女皇,那是婦女的典範,我學習的榜樣。我就是紅色的呂后,布爾什維克的呂后。”乙:一枕黃粱,痴心妄想。

第六部分

甲:一聲霹靂震天響,一舉粉碎了“四人幫”反革命集團。乙:除掉“四害”,人心大快。甲:這個江青連哭帶鬧:“你們這是迫害‘革命旗手’。”乙:還扣帽子哪!甲:“天哪!我的……武則天哪。”乙:還想當女皇。甲:她連蹦帶跳,“叭”一下子……乙:什麼?甲:把帽子甩出去啦。“帽子,帽子。”乙:她找帽子。甲:我們給她戴了一頂,不大不小正合適。乙:什麼帽子?甲:資產階級野心家。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