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明白了

《師父·明白了》是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出品的清裝倫理電視劇,由陳耀全監製,黃浩然、黃翠如及麥長青領銜主演。

基本信息

基本信息

中文名:師父·明白了
外文名:KarmaRider
集數:20集
類型:古裝武俠
出品時間:2012年11月-2013年2月
出品公司: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上映時間:2013年7月15日
主演:黃浩然,黃翠如,麥長青,陳自瑤,羅蘭,梁嘉琪
監製:陳耀全
編審:石凱婷

劇情簡介

個無憂無慮的無發捕快、一位自小無依的街頭文雀、一名亦人亦佛的浴堂打雜,三個命途各異的人,因為一雙蝴蝶,在傳說中的梁祝故里——馬鄉鎮遇上。三百年前的梁祝約定,可會因為這次巧遇而得以延續?
架空了的古裝世界,加上一班非典型的古代人物,將帶大家經歷一個充滿現代漫畫感的奇情故事。新調職馬鄉鎮的捕快初一箭(黃浩然飾)天生光頭,沒有三千煩惱絲,比凡人更心清目明。歡喜(黃翠如飾)與姊妹歡笑(樂瞳飾)、歡靜(梁嘉琪飾)、歡甜(梁珈詠飾)四人均是孤兒,自小得歡恕(羅蘭飾)收養,傳授各種扒竊技巧,成為街頭文雀。然而,兵與賊注定水火不容,一箭多次破壞歡喜的生財大計,即使歡喜只向不義之財下手,一箭仍堅持法不容情。
馬鄉鎮揭發一宗離奇命案,一箭趕緊追查,發現命案第一發現者尹天邦(麥長青飾)被指為殺人兇手,成為第一嫌疑犯。天邦是九流寨春花大浴堂打雜,擁有一種特別能力,每當蝴蝶划過眼前,他就會看到「天機」,能勘破事物的因果循環。天邦被指為殺人兇手後,即連夜逃回九流寨。九流寨是個三不管區域,一個連捕快也需止步的地方,一箭追捕天邦受阻,卻發現歡喜原來是九流寨居民!為查出劫案隱情,一箭討好歡喜,終於順利潛入九流寨。誰不知歡喜已慢慢對一箭萌生愛意。
一箭排除萬難,找到天邦,可是一箭的捕快身份曝光,馬鄉鎮財閥桓天生(杜燕歌飾)一方面懸紅緝拿兇手,九流寨東區話事人白一一(韋家雄飾)又下令全力搜捕一箭和殺人兇手天邦,兩人只好暫時化敵為友。眼看一箭束手被擒被吊高示眾之際,歡喜及時出現救走一箭,更為他擋下致命一刀,留下疤痕。一箭見歡喜為人義氣,亦把偏見暫時放下。歡喜因幫助一箭、天邦而被追殺,三人落荒而逃,走進與九流寨一牆之隔的紅蘿書院,匿藏於秘密隔層靜待時機。期間,一箭終證實天邦清白,大家以為事情告一段落之際,真兇江太平(張穎康飾)竟突然出現自首……

演員表

初一箭-----黃浩然;鍾紹圖-----捕快喜歡歡喜初一咩
歡喜-----黃翠如;余之之-----小偷歡恕之養女喜歡初一箭喜吱吱
尹天邦-----麥長青-----許秉珩-----初一箭之恩人
胡蝶-----陳自瑤-----富家小姐石仔
歡笑-----樂瞳;朱梓翹-----小偷歡恕之養女笑眯眯
歡靜-----梁嘉琪;梁暐昕-----小偷歡恕之養女靜英英
歡甜-----梁珈詠;陳沛妍-----小偷歡恕之養女甜絲絲藥煲
歡恕-----羅蘭林-----歡喜、歡靜、歡甜、歡笑之養母歡大、歡女、歡弟、歡妹之親母
程英雄-----揚明-----捕頭
樂無涯-----張國強;袁偉豪-----初一箭之師父與莫愁思有感情線
莫愁思-----樊奕敏;龔嘉欣-----樂無涯之初戀情人
溫柔-----許亦妮-----捕快
海春花-----簡慕華-----春花大浴堂老闆娘
桓天生-----杜燕歌-----馬鄉鎮鄉紳財閥歡恕之子江太平、冬梅、銀兒之親兄
冬梅-----張美妮-----馬超之妻歡恕之女歡大之妹江太平、銀兒之姊
江太平-----張穎-----殺手歡恕之子桓天生、冬梅之弟、銀兒之兄
銀兒-----趙希洛-----胡家丫環歡恕之女桓天生、冬梅、江太平之妹
白一一-----韋家雄-----九流寨東區話事人

分集劇情介紹

第1集-捕快一箭 被當劫匪
道玄禪宗的小道士發現重傷的光頭仔初一箭在門外,急忙把他救起。小道士的師父樂無涯醫治了一箭已十八天,一對蝴蝶飛到一箭面前,他終於醒來。一箭隨蝴蝶步出房間,向無涯要求留下,並認無涯作師父,一箭通過無涯的考驗,無涯讓他留下,但表示自己不是他的師父,也不會收一箭為徒。一箭看見無涯打坐時雙手做出一個圓圈,亦學他打坐及做出圓圈,並問無涯圓圈內是否可裝住一些東西,又問可以裝的東西有多大,無涯覺得一箭有慧根。一日,外邊正下大雨,一箭表示想在雙手的圓圈中放入一對蝴蝶,讓蝴蝶避雨。十八年後,一箭到了馬鄉鎮,適逢馬鄉鎮舉行一年一度的七姐盛會,街上堆滿了湊熱鬧的人,而一箭的目光則落在鎮內最大銀莊大通銀號上。職業扒手「蔥油四枝花」在人堆中物色對象,彼此發出暗號後向目標人物下手,都被一箭看在眼內。「包好味」老闆趁會期坐地起價,尹天邦看不過眼,故意在店前戲弄一番。胡老爺帶女兒胡蝶到相士金吊筒的檔位前,力言富家子言某正是胡蝶等候多年的人,胡蝶孤疑,天邦看出胡父與相士串通逼女兒出嫁,上前拆穿。馬鄉鎮捕頭程英雄收到「琉球四條龍」會趁七姐會期犯案的訊息,帶同下屬在山頭埋伏。「琉球四條龍」打劫大通銀號,以多名村民為人質,一箭混在人堆中。與祖母失散了的小女孩豬女害怕得哭起來,惹怒劫匪,一箭上前哄止豬女,劫匪見豬女靜了下來,沒有追究。四劫匪用鄉話對話,一箭聽不明白。英雄等候多時不見「琉球四條龍」的蹤影,率眾趕回鎮內。英雄與眾手下包圍大通銀號,「琉球四條龍」發生內哄,大哥竟把四弟殺了。一箭上前把四弟的刀拾起,與其餘三人打起來,人質趁機逃走。
第2集-天邦無辜變成疑犯
馮雁在囚室內死亡,經調查後發現,並無人闖入獄中,眾人推斷馮雁是以他自己的腰帶勒頸至死的,所以英雄認為馮雁是自殺的,一箭並不認同。一箭表示白天請豬女的祖母翻譯馮雁及其大哥的說話,發現馮雁是個貪生怕死的人,且曾表示不願離開監獄,否則必死無疑,所以馮雁不會是自殺,而大通銀號亦不似是劫案,懷疑事件背後有人操控,認為馮雁是被殺人滅口。英雄翻看馮雁的供詞,當中並沒有一箭所說的內容,他表示只相信白紙黑字及規矩,而當中並無證據顯示馮雁並非自殺。歡喜在地上拾起白天因混亂而遭跌斷的其中一個梁祝公仔,另一個則被一箭拾到。歡喜走到皮影戲的後台,拿起一對蝴蝶在幕後舞動。一箭看到在皮影戲幕上飛舞的蝴蝶,想起當年與一位叫石仔的女孩子在騙子集團偷走時被發現,危急關頭看見蝴蝶,他便囑石仔跟隨蝴蝶走,但自己卻不及逃走,被打至重傷,及後他在道寺醒來時,第一眼看到的亦是一對蝴蝶。溫柔早上通知一箭開會,一直在打坐的一箭毫無反應。天邦到化蝶樓吃東西,遇到手持血刀的癩痢仔,他突然看到天機畫面,相信上天要他救癩痢仔,便說服癩痢仔把小刀交給他,並協助癩痢仔逃走。豈料當天邦踏上大水缸後失足翻側,缸內面跌出鎮長的屍體,屍體壓在他身上,化蝶樓的小二看見,以為天邦殺了鎮長,天邦惟有逃走,西朝等捕快追捕天邦,直追至九流寨便無奈止步。
第3集-一箭慘被吊起示眾
歡喜因一箭令梁祝公仔回到原位而感動,答應協助他進入九流寨。天邦自救癩痢仔時看見天機畫面後,仍經常看到蝴蝶,他不知如何是好,十分煩惱,春花命他把事情說出來,免得天邦他日死了,她也不知是甚麼原因。「蔥油四枝花」替一箭化妝成外國人,歡喜要求一箭簽生死約,若三個時辰內他不返回,她們便不理會一箭的生死。一箭拿出拼圖,問三枝花有否見過天邦,各人同聲表示沒見過。一箭到東九流客棧投棧,表示要住三天,大孖看見他是外國人,帶他往尋開心。四枝花打麻將,歡喜心不在焉,後來藉口出外買食物而離開。歡喜犯險 救走一箭大孖帶一箭來到寨中的娛樂場所酒池肉林,小卿和小玉熱情招待他,但很快便被一一的手下發現他假扮外國人,更認出他是捕快,鍥而不捨的追捕他,幸得歡喜及時相救。一箭表示太陽已下山,根據生死約,他的生死已與歡喜無關,隨即離開。歡喜兩手空空的回到家中,三枝花其實都看穿她的心事。東九流的寨主白一一與南及西寨主商議,誓要捉到一箭。一一命人打鑼通知寨內民眾到廣場,宣布捉到闖入寨的一箭,並要把他吊在廣場三天,以示懲戒。歡喜再次藉口買食物出外,其實是往救一箭,三枝花猜到歡喜會犯險,均協助她。四人把一箭救回家中,歡喜手臂受了傷。
第4集-歡喜暗號 急召一箭
跌下山坡的天邦醒來,看見一條蟲結繭,然後破繭而出變成蝴蝶,蝴蝶飛到一箭身旁,天邦突然看到一箭醒來了的畫面,知道一箭命不該絕,於是救起他繼續上路。天邦帶一箭走到山上的道玄禪宗,放一箭在寺門前,並敲響鐘聲,自己便離開。天邦在路上遇到他本來要殺害的羅強出殯,他看到抽籤時排在他後面的陳阿深死亡的天機畫面,便立即往救他,可是他趕到時陳阿深已死去。天邦走至一分岔路口,不知何去何從,他坐在路口等上天提示,等了十八天,終於再次看到蝴蝶,於是跟隨蝴蝶離開,一直走到馬鄉鎮的春花大浴堂,老闆娘春花給他米飯,他足足吃了十八碗,他想通了,決定留下來,於是要求春花聘用他。一一帶同手下到歡恕家捉人,其手下表示看見四枝花救走一箭。歡恕否認,又表示四枝花不在家,阻止一一入屋搜查。四枝花在屋內留意外面動靜,發覺歡恕已無法阻止一一入屋,及時從狗洞逃走。春花擔心天邦,到處找他。四枝花被一一手下追捕,在一小巷遇到細孖,請細孖幫忙。
第5集-幪面殺手刺殺一一
細孖用硬物把酒池肉林雜物房的牆壁鑿穿,剛好遇到在牆外經過的春花,便向春花大喊救命。天邦小心料理癩痢仔的病情,歡喜奇怪一箭怎麼不擔心天邦不會乘機逃走,一箭表示天邦不會扔下癩痢仔不顧,而且知道他幫人會幫到底。九流寨的北爺把一隻金豬送到東九流,譏笑一一捉不到一箭,卻只捉到歡恕婆婆,歡恕偷聽到歡喜已逃脫而開心。一一被北爺氣得火冒三丈,卻無從還擊,只好取笑他對開煙格沒有經驗,讓北爺氣結離開。大孖、細孖突然捧著一籃禮物送給一一,謂要答謝一一多年聘用他們兄弟二人,一一莫名其妙。其實大孖、細孖是故意引開一一注意,讓三枝花救歡恕,被一一發現,雙方打起來,歡笑再次使出「蔥油美美腿」而被認出,但她最後成功脅持一一。可是,一一的兒子鶴懿突出現,歡笑看見鶴懿立即兩眼發光,一一趁歡笑分心乘機擺脫,三女全被一一手下制服。歡恕見狀出來借鶴懿分散一一注意力,她喚鶴懿「蒙豬」,又裝與鶴懿稔熟。一一不喜歡歡恕叫兒子作蒙豬,歡恕識趣順著一一意,她知道一一最著緊兒子,且以飽讀詩書的兒子為榮,便不停讚揚鶴懿,一一聽得心花怒放。
第6集-太平主動 衙門自首
一一打鑼打鼓召集九流寨的人到廣場,觀看他把一箭吊起來,他為了保證「蔥油四枝花」不再救一箭,把四枝花留下來,若她們再次救一箭,便要把歡恕五母女一同吊起來。一一與兒子飲酒慶祝後拜祭亡妻,太平趁機刺殺一一,幸天邦及一箭及時救了他。太平脅持鶴懿,再被一箭所救,事後鶴懿變得神情呆滯,一一擔心兒子受驚過度,鶴懿卻突然念起詩來,謂經過此事後突然不用死記硬背詩文,也能領略詩中意而念出詩來。一一視一箭為恩公,問他要甚麼報酬,一箭只要求一一還歡恕及「蔥油四枝花」自由。三枝花議論一箭為人有義氣,歡笑則一直含情脈脈的偷看鶴懿。癩痢仔躲到黑暗處,春花鬨極他也不肯出來,此時痛失兒子的鄰人根哥根嫂到來向春花道別。天邦、一箭及歡喜來到浴堂,天邦與一箭輪流哄癩痢仔,癩痢仔終肯出來。話說一箭苦思解救方法,他相信大通銀號被劫當日,自己曾見過兇手,由於天邦看到一一被刺殺的畫面,一箭便想到讓歡喜綁他回去向一一交代,而他被吊在半空時,用身上的箭頭吊墜把繩割斷,然後與天邦同救一一,從此不再被一一追捕,一一更當眾贈一箭一塊東字免死金牌,讓一箭自由進出東九流寨
第7集-一箭尋找 玉佩主人
歡喜、一箭及天邦送別癩痢仔,癩痢仔問一箭為何光頭,一箭表示是天生的,無法解釋。三人為癩痢仔起名字,在他們的姓名中各取一字,取名尹初喜,歡喜又送癩痢仔一頂帽子,一箭囑癩痢仔遇有不明白的事,便跟隨蝴蝶。歡喜問一箭名字的來由,天邦說出他的想法,竟與一箭師父所言極為接近。一箭表示當年他離開前,無涯贈他箭形吊嘴,指他由醒來一刻起便重生,給他取名初一箭,因為一支箭可救人亦可救自己;可傷人亦可傷自己,一切是他自己的選擇。天邦在草叢中看見多隻蝴蝶,慌得立即逃跑。一箭嗅到歡喜傷口的藥油味,他表示自己欠了歡喜,定會還給她,答應陪她欣賞十八次梁祝的十八相送。歡喜指彼此一兵一賊,很難往衙門找一箭,一箭卻指她自會知道如何找他。歡喜謂若一箭聽到她打鑼,即使聽不到她說甚麼,也要前來見她,因為是一箭欠她的。歡喜、一箭及天邦送別癩痢仔,癩痢仔問一箭為何光頭,一箭表示是天生的,無法解釋。三人為癩痢仔起名字,在他們的姓名中各取一字,取名尹初喜,歡喜又送癩痢仔一頂帽子,一箭囑癩痢仔遇有不明白的事,便跟隨蝴蝶。歡喜問一箭名字的來由,天邦說出他的想法,竟與一箭師父所言極為接近。一箭表示當年他離開前,無涯贈他箭形吊嘴,指他由醒來一刻起便重生,給他取名初一箭,因為一支箭可救人亦可救自己;可傷人亦可傷自己,一切是他自己的選擇。
第8集-蔥油四枝花 冒險劫車
歡喜等到處派尋親畫,細孖帶同阿針前來,阿針表示在玉石鋪見過與尋親畫上相同的玉佩。歡喜大清早便到玉石鋪等候,打聽賣玉佩的人的訊息,然後打鑼叫一箭前來,表示據玉石鋪老闆描述,賣玉佩的男人面上有疤痕,右邊斷眉,請一箭追查此人。一箭查出馬超好賭,欠下一身賭債,十日前突然一次過把債還清,而鎮長是十三日前被殺,他相信馬超因為收了另一人的錢,才有錢還債,英雄相信找到馬超便會知道真相。英雄把一箭調往看守檔案房,其實是讓一箭有時間查案;一箭繼續追查鎮長被殺案件,並派溫柔全力配合他。畫師根據馬超嫂形容,繪出馬超的畫像,一箭發現畫中人與歡喜提及的有相同特徵。英雄表示朝廷已下令翌日處斬太平,一箭認為只要行多一步便能查到真相。一箭拿著玉佩問馬超嫂是否認得玉佩,馬超嫂表現驚慌,卻表示不認得,謂玉佩並非她的。副鎮長表示馬超答應讓妻子到衙門指證天邦,本可讓天邦做替死鬼,可是馬超嫂被捕快多番審問,便露出破綻,但副鎮長表示殺手非本地人,事後已把他送走,向天生保證衙門不會查得到。天生擔心萬一捕快比他們早一步捉到馬超便壞了他的大事,暗示副鎮長把事件了結。天邦發現馬超在歡恕檔口偷錢,追上他的同時,卻突然看見馬超死亡的天機畫面。立即叫住他,歡喜剛好經過,認出馬超面上的特徵,欲上前截住他,馬超卻被突然跌下來的花槽壓死。
第9集-天邦預測 一箭受襲
春花與天邦說起歡喜劫囚車之事,天邦表示自己不幫歡喜是對的,因為可憐之事,必有可恨。春花問天邦有否在天機畫面見過她,天邦暗地裏流露擔心的表情。天生向北爺表示衙門通知他有人劫囚車,北爺承認事情是他安排的,還謂知道太平是天生的得力助手,天生卻表示若被人知道太平是他的人便麻煩,指北爺只是想借太平殺一一,讓他成為九流寨最大權力者。太平到天生家,他怪兄長派人救他太冒險,天生謊稱請北爺賣人情給他,又謂太平是他唯一親人,太平比甚麼都重要。天生表示要與太平帶同整批黃金離開馬鄉鎮,太平不贊成,天生卻想到另一出路。山上發現十四具屍體,均死去超過二十日,一箭找到一塊寫有風字的布。英雄想起廿八日前風雲鏢局押送朝廷庫金到馬鄉鎮,相信他們中途被劫,而死者全是鏢局的鏢師,但奇怪失去整批金鎮政府似若無其事。一箭忽然記起案發當日,琉球四條龍劫大通銀號的同一天……一箭夜返衙門找英雄,只見溫柔在,溫柔帶一箭往找正在爬石的英雄,英雄表示爬高一點,想法會有不同。一箭表示查到鎮政府根本不知道朝廷運送庫金到馬鄉鎮,亦無人簽收過。英雄指朝廷收不到簽收文書,應會追查;一箭推測有人簽收了庫金,此人應是鎮長,指鎮長可能想私吞庫金,但簽名可能是假的,琉球四條龍劫銀號只是為了轉移他們注意力,但背後還有很多解不開的謎團。
第10集-欣賞盛開 千瓣紅桃
天生與幾位對手參加鎮長選舉演說大會,英雄派人在現場維持秩序。春花突然大叫,天邦立即衝進浴堂,原來春花看見一隻蟑螂,可是天邦看見蟑螂也跟春花一樣害怕,此時正好來到浴堂的小玉一腳把蟑螂踩死。天生演說時,太平放弩箭射傷他,各捕快立即到處搜尋兇手。天邦抬頭問天,何時可以不再見到天機畫面,他想起曾見到春花被殺的畫面,十分愁煩。天邦被一隻蝴蝶形的風箏遮擋視線,天機畫面又出現,今次他看到有人刺殺一箭。他走到一間屋的二樓,發現戴上面具的太平,二人糾纏起來,雙雙跌到樓下,太平立即逃走,一箭剛好來到,天邦表示看見一單眼男後便告暈倒。一箭替天邦塗藥酒,發現他背上有一很深的疤痕,天邦表示那是十八年前救一箭時跌下山坡留下的,一箭覺得眼前的天邦是菩薩。一箭回到現場調查,發現太平遺下的一箱弩箭等武器。一箭告訴英雄指太平在弩箭上動了手腳,那支箭根本不足以殺死天生,認為指使太平行兇的人並非想殺天生,只是想嚇嚇他而已。二人分析幕後指使者可能是天生競選鎮長的對手,亦可能是反對天生的平民。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