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津義弘[日本歷史人物]

島津義弘[日本歷史人物]

島津義弘[日本歷史人物]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島津義弘(公元1535年—公元1619年),日本戰國時代九州薩摩大名。曾率領薩摩軍團輔佐父親島津貴久及兄長島津義久統一整個九州,時人稱之為“鬼島津”、“鬼石曼子”。后豐臣秀吉討伐九州,其兄義久投降後隱居,由其繼任家督一職。豐臣秀吉發動侵朝戰爭時,島津義弘也參與其中。關原合戰中從屬西軍,西軍敗陣後,義弘血戰逃脫。戰後,德川家臣井伊直政極力求情,才得以免罪。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島津義弘(1535年8月21日—1619年8月30日)是日本安土桃山時代的大名,島津氏第十七代當主,島津貴久的次男,母親是雪窗夫人。幼名又四郎,官位為兵庫頭、待從、參議。其後更被贈回正三位。育有兒子久保、忠恆、萬千代丸以及忠清。戰國有語:“島津無暗主。”以慣出名君良將而著稱的戰國島津氏,從來不缺乏優秀的人才,貴久之運籌,義久之方略,歲久之智謀,家久之兵伐,無一不是一時之豪俊。而島津義弘能從一門武將中名聲鵲起,脫穎而出,進而威震日本,名揚海外者,在其一生飽經惡戰,每每能於置之絕地,革滅殆盡之時扭轉乾坤,創下一個又一個令後世瞠目結舌的戰爭奇蹟。

島津義弘塑像 島津義弘塑像

義弘於薩摩國伊作龜丸城出生,幼名又四郎,最初因為義昭的諱名改名義珍,後來改名義弘,第一場的戰爭是與附近大的聯合軍在岩劍城交戰。其後在木崎原之戰以少數的兵力擊破敵軍。1587年秀吉進行九州征伐時,當兄長義久,義弘曾主張與豐臣秀吉抗戰,最後義久遊說,最終繼承了家督(近年的研究,有否定義弘曾當過家督的說法)。

之後,他為秀吉參與對朝鮮的攻略,文祿和慶長兩次戰役也有參與,前線的戰功也有不少,後因明將董一元的軍械庫失火贏得了泗川勝利,以鬼石曼子自稱(石曼子日語中與島津讀法相同)。後來在露梁海戰一戰中慘敗,先被明將鄧子龍切斷後路,後遇朝將李舜臣的十二艘龜船擊敗,部隊幾乎全軍覆沒,帶著幾十條破船和幾百名士兵逃回日本。關原之戰本來支援東軍的行動,但是在出發後打算進入伏見城,但是被城主鳥居元忠拒絕,義久決定投靠西軍,但是在關原戰場中,一直沒有交戰直到西軍幾乎瓦解的時候才作出突圍,雖然義弘是次突圍使他失去了多名主力,例如是島津豐久以及是長壽院盛淳,但是東軍追擊的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受傷,使追擊速度緩慢,最終義弘成功突圍,從伊勢街道撤離回到薩摩。至於領地的問題,最終在其兄的干涉下,以純粹是義弘的行動,保住了領地,由忠恆繼承家督。

自此,他在加治木隱居,入道改稱惟新,於1619年死去,一共有13名家臣跟他自盡。法名為妙圓寺殿松齡自貞庵主。

義弘初陣

天文二十三年(1554)七月,西大隅的豪族蒲生范清不甘接受島津家的統治,糾合祁答院良重、入來院重嗣等國人眾勢力,以及真幸院的北原兼守、大口的菱刈隆秋等形成反島津同盟,隔月即舉兵進攻已歸附島津家的肝付兼演的加治木城。島津當代家督島津貴久為了救援肝付兼盛,巧使圍魏救趙之策,直接進攻蒲生范清的支城要塞岩劍城。此戰被視為島津家存亡的關鍵一戰,島津一族幾乎全部出動,貴久的次男,20歲的島津義弘也在此時迎來了初陣的機會。

岩劍城位於姶良郡南面的岩劍山上,山高150餘米,北、西、東三面都是斷崖,有難攻不落的“險城”之稱。就連島津家身經百戰的老家督島津忠良看到岩劍城天然形成的險要地勢,也不禁對義弘等兄弟發出“要攻下岩劍城,你們三兄弟大概要有一人陣亡(「三兄弟のうちの誰かが死なねば落ちまい」)”的感嘆。城中駐守的是由以勇力聞名大隅的城主祁答院良重和蒲生家大將西俁盛家率領的五百城兵。(《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島津家軍分為二路,一隊由島津貴久之弟島津忠將率領,攻打岩劍北面的帖佐城以牽制蒲生兵力,主力則由薩摩內城出發,於九月十二日推進至岩劍城北的狩集布陣,同時派遣伊集院忠朗等一部分兵力至岩劍城東北的日當平設立分陣。(《岩劍御合戰記》)

九月十三日晨,義久、義弘兄弟率隊從狩集向鹿兒島灣西岸脇元、平松村一帶的白銀坂推進。家中大將梅北宮內大輔和宅間與八衛門等鹿兒島眾和川邊眾焚燒了白銀坂附近的村莊,刺激守軍出戰。果然一部分守軍中計出擊,被義久、義弘兄弟擊退。

十三日夜,雨後的戰場上產生了大霧,據說此夜在島津本陣附近出現了“狐火”。島津家世代傳說,家祖忠久乃是初代幕府將軍源賴朝的私生七男,其母丹後局曾因北條政子迫害而逃亡攝津,被一群狐狸所救,因此視狐狸為家族守護神。此次臨戰之前發現了代表祥瑞的“狐火”,一時軍心大振。

九月十四日晨,由帖佐城迂迴而來的島津忠將用兵船50餘艘逆岩劍川而上在城東登入,慌亂中移兵補防的守軍被忠將裝備了種子島鐵炮的鐵炮隊攻擊,並也以鐵炮還擊,形成了日本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鐵炮實戰。(《祁答院町史/入來町史/三州諸家史》)頗受損失的祁答院軍重整防務,依仗地勢和島津軍展開了相持拉鋸戰。

九月二十日,在城東麓待機的島津義弘率先取得突破。他以五百足輕佯作割取城下農田中秋熟的禾稻,吸引守軍出城爭搶,然後由埋伏的三百鐵炮和弓箭手施以攻擊,成功的奇襲擊潰守軍一部。義弘此戰使用的伏擊戰法“麥刈”,被認為是日後島津家著名戰術“釣之野伏”的雛形。

二十九日晚,義久、義弘兄弟奉命潛至帖佐城附近的星原,義弘故技重施,再次以“麥刈”誘出帖佐城守軍予以痛擊,受重創的守軍逃回帖佐閉門不出,義弘兄弟成功切斷了帖佐對岩劍的增援。

此時,得知岩劍城危在旦夕的蒲生范清匆忙放棄對加治木城的圍攻,率兵二千返回救援。早有所料的貴久得知蒲生援軍逼近,即率義久、義弘兄弟主力撤圍應敵。

十月一日夜,蒲生范清趕到池島布陣,與城兵呼應意圖夾擊島津軍,沒想到島津軍也是分兩隊迎戰,雙方遂在岩劍城北的平松展開激戰。島津義弘一馬當先,冒著敵軍的弓箭和鐵炮率先殺入敵陣,將援軍大將祁答院重經(祁答院良重長男)追到高桶川加以斬殺。此戰島津軍大獲全勝,祁答院重經以下,城將西俁盛家等五十多位名武士被討死,蒲生范清逃回居城。(《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蒲生町郷土志》)

岩劍城守軍在得知援軍慘敗的訊息之後,士氣低落,島津軍趁機再次發動攻勢。十月二日,義弘在叔父尚久的掩護下縱火攻破了城西口,破城已僅是時間問題。

當晚,義久至城下向守軍勸諭投降,未獲答覆,但祁答院良重卻帶著殘兵在黑夜中棄城而逃。十月三日,貴久率大軍進入空城,並舉行了慶祝酒會。(《島津國史.卷十七》)至此,岩劍城攻略以島津完勝告終。

由於義弘在此役的優秀表現,貴久任命義弘為岩劍城守城城番。岩劍城從此成為島津攻略大隅的前哨,義弘亦經常的成為島津出陣的先鋒。

攻略大隅

天文二十四年(1555)一月,貴久中了北村城主北村清康的詐降之計兵敗北村城,奮勇殿後的弟子丸播磨守、指宿豐後守,以及敷板、福崎、浜田、青山、名越、池井等多位島津家名武士戰死。

三月,島津家調集忠將、義弘、尚久等部攻打蒲生支城帖佐城。義弘和大將喜入季久猛攻破城,守將祁答院良重不支敗走,此後,得到蒲生范清支援的良重曾試圖重奪帖佐,但在義弘親自率軍的攻擊下終於再次敗逃,四月二日,帖佐城落入島津手中。(《祁答院町史/入來町史/三州諸家史》)

弘治二年(1556)三月,貴久派遣義弘兄弟各率千餘兵力輪番對蒲生氏另一支城松坂城展開猛攻,在燒光城外建築後,義弘搶先突入城內,守將中村織部氏節被討死,10月18日松坂落城。但在此戰中一直身先士卒的義弘也身負重傷。

面對島津的連續猛攻,蒲生范清守衛本城的四座支城已去其三。貴久得勢不讓人,連連發動攻擊,栴野城、松元城、本南陣、遠江ケ塁、尼ケ城、馬立、貝皿、七由等一個個要塞據點先後被攻取,對蒲生龍城的合圍已漸形成。

十二月,菱刈重豊率大軍前來援助范清,在北村布陣以牽制島津軍,兩軍開始對峙。相持一直持續到次年四月,老家督忠良親臨前線督戰,貴久趁菱刈軍長期滯留鬆懈之機,突然襲擊菱刈重豊在北村境內矢筈城的本陣。

五千島津軍勢向菱刈陣線發起猛攻,慣打先鋒的義弘再次當先突破敵陣,討取了菱刈方大將楠原的首級,自己的鎧甲上連中五箭,重傷之下猶然奮戰。在他的激勵下,島津軍威大振,菱刈軍全線崩潰,菱刈重豊自刃而死。四月十五日,北村城落。五天后,情知大勢已去的范清焚毀了苦心經營半生的居城,逃往祁答院領。至此,西大隅完全歸入了島津家版圖。(《三州諸家史/薩州満家院史/菱刈町郷土史/大口市郷土史》)

此時在日向方面,豐州島津庶家島津忠親面對伊東家與肝付家的聯合進攻疲於應對,不堪重負,開口向貴久求助。永祿2年(1559)4月,忠親將與伊東家鄰接的末吉獻於貴久,次年三月,更收義弘為義子,借用其勇力對抗伊東,島津的勢力開始進入日向。

就在島津的發展擴張順風順水之時,大變徒生,永祿四年(1561)四月,肝付兼續突然出兵屬於島津同族的廻城,貴久派其弟忠將前往援救,竟然中伏戰死。此事令貴久大受打擊,不得不於永祿五年(1562)二月召回駐在日向的島津義弘。

岩劍周邊形勢圖 岩劍周邊形勢圖

義弘一去,伊東義祐鏇即捲土重來,3月即拿下了忠親所守的飫肥城。此後雙方陷入你來我往的拉鋸戰,9月,忠親再次奪回飫肥城,永祿6年(1563)2月貴久出征飫肥,與伊東軍在三山交戰大勝。永祿7年(1563)5月底,伊東再次進犯,襲擊島津方的今城,而守備此地區的飯野城主北原兼親出現叛離跡象,義弘急忙趕赴日向,11月17日義弘進入飯野城,監視兼親。以後義弘作為島津的守護代,以飯野城·加久藤城為據點,擔任日向治理的先鋒。永祿九年(1566年)二月貴久把家督之位讓予島津義久。同年十月義久兄弟出兵進攻伊東義祐在真幸院的三山城,因島津義弘受創而撤退。永祿十年(1567年)十一月,義久兄弟等人以報回一敗之仇為名出兵三山城,但是經過般若寺時卻急轉直攻北薩國人眾菱刈隆秋的馬越城,展開薩摩平定戰。十一月二十四日攻陷馬越城,菱刈隆秋逃往牛山城。附近的市山、橫川、曾木、羽月、山野、平泉、青木、湯尾等城當夜盡入島津氏版圖之中。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市山城的市來家利進攻牛山城,反遭菱刈隆秋打敗,進而攻打市山城。翌年正月島津義久與島津義弘出兵救援市山城,菱刈隆秋雖然有相良氏的援軍相助,但仍被島津義久在堂崎擊敗。永祿十二年(1569年)五月島津義久在天神尾再次擊敗菱刈隆秋,八月十八日兵圍牛山城與菱刈鶴千代達成和議,菱刈鶴千代向島津義久請降。翌年正月五日,薩摩領內涉谷一族的入來院重嗣等人向島津義久投降,島津義久終於成功統一薩摩。

血戰木崎

1572年的木崎原合戰則是島津義弘的成名之戰。此戰中島津義弘以不到五百的兵力沉著應戰,伊東義佑大軍無功而返,義弘繼而趁其撤退發動突襲大破伊東軍。從此伊東家失去了與島津家抗衡的能力,為島津家掃除了統一九州的一個絆腳石。 元龜二年(1571)六月,島津貴久歿、國內不穩,大隅肝付氏便又開始蠢蠢欲動,伊東義祐也發函密約肥後相良義陽夾擊飯野城。元龜三年(1572)五月初,以伊東祐安為總大將,伊東家一門眾武將伊東新次郎祐信、伊東又次郎及老臣落合源左衛門等率領的三千名伊東軍從三山城出發直撲飯野城。這支部隊的總兵力雖不算多,但多是由日向各地選拔的血氣方剛的年輕武士,是名副其實的“精兵”。而防守方僅是義弘的飯野城三百守軍,以及廣瀨夫人(義弘之妻)和川上忠智所在加久藤城的五十餘名足輕。

岩劍城今昔 岩劍城今昔

五月三日夜,伊東軍兵分兩路,主力駐紮於飯野城南木崎原附近的桶平,伊東新次郎祐信、伊東又次郎則率領另一路經白鳥山麓直趨加久藤城,準備一舉拿下這座兵微將寡的小小支城。但是,戰事的進展卻遠不如想像中那樣順利。由於道路狹窄崎嶇,加上夜色昏暗,攻擊者居然把附近修行僧人樺山常陸坊淨慶的宅邸的石垣搞當成通向城堡本丸的小道,糊裡糊塗的發動了攻擊,結果招致僧侶們的鉄炮還擊。(《小林地元郷土史》)

加久藤城的守衛者雖然只有五十餘人,卻表現得極為頑強,猛將川上忠智不僅用鉄炮居高臨下轟擊敵人,還親率敢死隊利用夜色和地形的掩護突擊伊東軍側翼,加之義弘派遣的遠矢下總守率六十人來援,激戰一夜,伊東軍不但沒有分毫進展,大將宗右衛門反而中鉄炮身死。天明後,身心疲憊的攻城部隊退至飯野城南的池島川岸邊休整,同時等待與肥後相良氏的援兵匯合。

伊東軍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義弘精心布下的情報網的偵查。從伊東軍到達飯野,義弘就在積極地調兵遣將。

除去增援加久藤的遠矢下總守,義弘還命富永萬左右衛門在飯野城北面的山林中遍插旗幟,前來挾擊島津的七百相良軍看到旗幟,懾於義弘的威名,居然不戰而走,溜回了肥後。

此外,五代右京亮率領的四十人已埋伏在伊東軍背後的白鳥山麓野間門,大口的新納忠元援軍也正在緊急趕來。而義弘自己,除留下有川雅樂貞真帶領五十人留守飯野城外,已親率主力一百三十人趕往木崎原。

木崎原合戰示意圖 木崎原合戰示意圖

此時由於天氣暑熱,不少伊東軍將兵都脫下盔甲,開始準備早飯,甚至還有跳到池島川里洗澡的。見此情景,義弘令心腹大將鐮田政年帶八十人迂迴伊東本陣的側後,自己則親率五十精騎從正面向毫無防備的三千伊東大軍發起了突擊!驟然遇襲令伊東軍勢頓時一片大亂,許多士兵不及披甲執械便被砍倒,義弘的小部隊左沖右殺,如入無人之境。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伊東軍的人數優勢逐漸顯露了出來。伊東又次郎、落合源左衛門重新整隊,開始夾擊義弘,義弘的小部隊且戰且走,向川內川對面的三角田撤退。但由於切入敵軍核心太深,一時竟不得脫身。

此時,島津隊中六名武士相互顧言:“我六人死守此地,便能令本隊有時間重整軍勢。”六人挺立原地奮力死戰,不久即全部討死。

木崎原實景 木崎原實景

忽然之間鉄炮大作,伊東總大將加賀守祐安一頭栽下馬來。迂迴的鐮田隊,埋伏的五代隊紛紛從側後殺來,遭到幾面同時夾擊的伊東軍不知敵人有多少,總大將又突然陣亡,登時陷入了不可抑止的大混亂中。這,就是島津家日後揚名日本的戰術——釣之野伏!眼看敗局難挽,殺紅眼的伊東新次郎祐信不退反進,一馬沖至義弘身邊,舉槍就刺,關鍵時刻,義弘的坐騎卻恰巧跌倒,令對方一槍刺空,義弘趁機挺槍反刺,洞穿祐信的胸膛,左右鏇即割取其首級。接著,頭戴日之丸前立筋兜的伊東家知名勇將長峰彌四郎又狂掄太刀劈來,義弘從者見主人遇險,急以木楯掩護,竟然被連楯帶盔一起劈開!島津側近武士蜂擁而上,彌次郎亦因眾寡不敵而終被討殺。此後,加久藤的川上、遠矢隊,大口的新納忠元隊先後趕來投入戰鬥,伊東軍兵敗如山倒,號稱“日州第一槍突”的猛將柚木丹後守和家中另一勇士比田木玄齋奮力斷後,雙雙壯烈戰死。此戰東軍戰死者高達七百人以上,其中大將五人,各外城的奉行、地頭竟有二百五十餘人,伊東的骨幹戰力遭到空前大損,從此一蹶不振。

而獲勝的島津方亦有二百五十七人陣亡,在《惟新公御自記》中,義弘也感嘆說此戰實乃前所未有之惡戰。

木崎原合戰,島津義弘以寡凌眾,擊敗十倍於己的大軍,此戰作為以少勝多的經典戰役,被與織田信長的桶狹間之戰相提並論,被稱為“九州的桶狹間”。島津義弘亦因此戰而名震九州,跨入了戰國名將的行列。

鬼石曼子

豐臣秀吉發動的侵朝戰爭在開戰之初進展順利,在戰爭爆發兩個月零兩天后,朝鮮的三都十八道全部陷落,兩個朝鮮王子被俘,逃到義州的朝鮮國王只得向明朝求救。

在朝鮮軍隊陸上潰散之時,只有一個將軍帶領他的軍隊在海上取得了勝利,這個人就是朝鮮名將李舜臣。在他的帶領下朝鮮海軍優勢明顯,日軍連戰連敗失去了部分制海權,但是這些勝利並不能扭轉朝鮮半島的總體戰局。不過在明朝派遣四萬精銳進入支援朝鮮後,日軍逐漸失去了優勢戰爭陷入膠著期。慶長之役後期,明軍路上三路大軍齊頭並進。

萬曆二十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夜,明軍領董一元率中路明軍兩萬六千(明朝人數,加上朝鮮人2200餘人共28000人號稱五萬)攻打泗川城。日軍七千人分守內外二城。董一元部負責進攻盤踞在泗州的島津義弘部,起初進展順利董一元拿下了晉州和泗州,日軍大將相良豐賴戰死,主將川上忠實身負重傷,率領一百餘人撤進內城。島津義弘只得背海築起臨時工事防守。明軍數日連攻不下,調來大將軍炮、紅尊炮對日軍陣地開炮,眼看日軍就要潰散時,因明軍營內失火,導致火藥爆炸,島津義弘趁機擊敗了混亂中的明軍,但是明軍的傷亡不是像戰後日本吹噓的幾萬,根據馬伯庸和汗青合著的《帝國最後的榮耀》推算,明軍傷亡約為七千人 。是為泗州合戰,此役後因島津義弘運氣好到爆被被稱為鬼石曼子。

1598年豐臣秀吉病故,日軍從朝鮮撤軍,但明朝聯軍封鎖了出海要道,使日軍第二軍小西行長等部無法撤退,島津義弘率領日軍第五軍主力打通了海路,使小西行長等部勉強撤離。此戰日軍第五軍主力受到很大損失,島津士兵陣亡數百至數千。

關原合戰

1600關原合戰爆發前,島津義久堅持中立政策,而義弘卻執意參戰並參加了西軍。(義弘本跟家康密約,代為守衛伏見城,結果城裡的人未接通報,不但沒有開門,還放了幾槍。換了別人,無非是找德川家康告一狀,可這位就不同了,二桿子精神再起操著傢伙連夜投奔石田三成去也。)因為義久反對參戰、侵朝戰爭的損傷、伊集院忠真叛亂等多種因素,導致島津義弘只能帶兵一千五百人參戰。

因為主將石田三成一意孤行,對島津義弘夜襲東軍陣地的建議不與理睬,並因島津士兵數較少輕視島津家等緣故,關原合戰開始後島津軍採取觀望政策,接近島津陣地的士兵不論東西軍一併射殺。小早川秀秋戰場倒戈西軍潰散後,才布下鋒矢陣,直接突破德川軍本陣,將不可一世的本多,松平,井伊部隊突破,還擊傷了東軍追擊的井伊直政及松平忠吉,贏得了時間,面對如山似海般的敵軍,義弘使用“舍奸”戰術,成功突破逃離,這就是名揚日本的“敵中突破”,侄子島津豐久和軍師長壽院盛淳都充當了替死鬼的角色。

之後因為義久戰後的外交舉措,使家康最終沒有處罰島津家。值得一提的是,要不是因追擊義弘並討取豐久首級的德川家家老井伊直政為義弘求情,恐怕義弘的腦袋已經和石田三成等人一起搬家了。

關原合戰後義弘將家督之位讓給兒子島津忠恆,自己醉心佛學不問世事,於1619年病逝。

日本戰國時期著名的將領(二)

日本戰國時期戰爭不斷,有不少名將,來盤點一下。
雨森彌兵衛
覽十藏
三好伊三
海野六郎
前田玄以
根津甚八
日比野清美
日根野弘就
長井衛安
竹越尚光
六田氏
延澤氏
成生氏
長靜氏
盾岡氏
尾花澤氏
飯田氏
天童氏
林平六
吉原又兵衛
中山是非之助
伊達輿兵衛
門奈左近右衛門
渡邊金大夫
戶川秀安
岡利勝
寺本生死之助
桃井贊岐守
毛利上總介
柴橋大力之助
永井丹波守
高野大膳
高梨政賴
神藤出羽守
唐崎左馬之介
飯盛攝津守
荒川伊豆守
河合吉統
小泉長利
前波景定
朝倉景連
匹田文五郎
吉懸氏
滿賀野氏
堀山氏
小泉氏
岡村氏
臼木氏
稻垣氏
諏訪賴忠
小笠原忠實
正木時茂
木曾義昌
山岸光信
八居國清
松山正定
船木義久
林道政
所信國
竹中半兵衛重治
竹越守久
高橋治平
小彈正國家
中野又兵衛一安
下方左近貞清
岡田助左衛門重善
佐佐隼人正政次
佐佐孫介勝重
織田造酒丞信房
織田孫三郎信光
村山黨
私市黨
別府氏
成田氏
小幡昌盛
牛尾幸清
甘利虎泰
多田滿賴
十時連貞
橫田高松
足利義輝
尼子敬久
尼子豐久
南天坊天海
尼子國久
戶澤盛安
原虎胤
名古屋山三郎
新納忠元
天野隆重
大平
小幡虎盛
兒玉就忠
菅正利
福原貞俊
馬場信房
大久保長安
氏家卜全
鬼小島彌太郎
溝尾茂朝
稻井教業
吉岡長增
速水守久
百武賢兼
高山重友
猿飛佐助
後藤信康
三好清海
長船貞親
本庄繁長
直江景綱
古田重然
小山田信茂
土屋昌次
淺野長政
由布惟信
平野權平長泰
片桐助作且元
森長可
飯田覺兵衛
大久保忠佐
富田
波多野宗高
生駒正親
本山
鳥居忠廣
長宗我部
渡邊勘兵衛
赤尾清綱
真田幸隆
高木清秀
不破光治
溫井總貞
長續連
松平康忠
和田惟政
齋藤朝信
大道寺政繁
磯野員昌
橫山喜內
鳥居元忠
松田誠保
大野治房
立原久綱
羽柴秀吉
那須氏
井上元兼
志道廣良
桂元澄
吉見正賴
國司元相
口羽通良
金地院崇傳
後藤又兵衛基次
松野重元
木下昌直
江里口信常
堀秀政
望月六郎
霧隱才藏
村上義清
鈴木重秀
板垣信方
原昌胤
高坂昌信
穴山信君
武田信廉
武田信繁
長宗我部盛親
山縣昌景
內藤昌豐
可兒才藏
稻葉正成
崛尾吉晴
吉弘監理
增田長盛
長束正家
毛利勝永
富田重政
大谷豬之助
飯富虎昌
尼子誠久
吉川元春
豐臣秀次
島左近
細川忠興
堀尾吉晴
安東家忠
加藤虎之助清正
松本
母里友信
後藤基次
佐竹義重
大寶寺義氏
織田信秀
渡邊守綱
小早川隆景
宇喜多秀家
佐久間信盛
池田輝政
井伊直政
赤井直正
大久保忠世
保科正俊
明石全登
秋山信友
薄田兼相
片倉重長
母里太兵衛友信
海北綱親
龍造寺隆信
長野業正
吉良
木村重成
平岩親吉
游佐續光
內藤正成
土佐一條氏
柿崎景家
高阪昌信
稻葉一鐵
安藤守就
高橋紹運
十河一存
北條綱成
山本勘助
柴田勝家
松永久秀
明智光秀
服部半藏
山中鹿之介
本多重次
真田昌幸
酒井忠次
齋藤道三
最上義光
伊達政宗
神原康政
毛利輝元
上衫謙信
前田利家
本多忠勝
瀧川一益
真田幸村
九鬼嘉隆
今川義元
島津義弘
長宗我部元親
武田勝賴
直江兼續
蒲生氏鄉
織田信長
武田信玄
陶晴賢
上泉信綱
毛利元就
加藤清正
北條氏康
佐佐成政
石田三成
德川家康
立花道雪

日本戰國時期的名將

像中國一樣,日本的歷史上也有戰國時期。今日多數認為日本戰國始於1467年的應仁之亂,那時中國已經是明朝。在日本戰國時期,也湧現出不少有名的將領,來一起盤點一下吧。

立花道雪
德川家康
石田三成
佐佐成政
北條氏康
加藤清正
毛利元就
上泉信綱
陶晴賢
武田信玄
織田信長
蒲生氏鄉
直江兼續
武田勝賴
長宗我部元親
島津義弘
今川義元
九鬼嘉隆
真田幸村
瀧川一益
本多忠勝
前田利家
上衫謙信
毛利輝元
神原康政
伊達政宗
最上義光
齋藤道三
酒井忠次
真田昌幸
本多重次
山中鹿之介
服部半藏
明智光秀
松永久秀
柴田勝家
山本勘助
北條綱成
十河一存
高橋紹運
安藤守就
稻葉一鐵
高阪昌信
柿崎景家
土佐一條氏
內藤正成
游佐續光
平岩親吉
木村重成
吉良
長野業正
龍造寺隆信
片倉重長
薄田兼相
秋山信友
森長可
保科正俊
大久保忠世
赤井直正
井伊直政
池田輝政
宇喜多秀家
佐久間信盛
小早川隆景
渡邊守綱
大寶寺義氏
織田信秀
堀尾吉晴
佐竹義重
母里友信
菅正利
松本
安東家忠
島左近
細川忠興
豐臣秀次
飯富虎昌
吉川元春
尼子誠久
富田重政
大谷豬之助
毛利勝永
長束正家
增田長盛
吉弘監理
可兒才藏
長宗我部盛親
稻葉正成
鈴木重秀
內藤昌豐
山縣昌景
海北綱親
武田信繁
武田信廉
穴山信君
高坂昌信
原昌胤
板垣信方
明石全登
村上義清
霧隱才藏
望月六郎
堀秀政
富田
和田惟政
波多野宗高
溫井總貞
飯田覺兵衛
大野治房
齋藤朝信
高木清秀
長宗我部
高山重友
本山
成松信勝
百武賢兼
江里口信常
淺野長政
古田重然
真田幸隆
桂元澄
後藤信康
立原久綱
鳥居元忠
土屋昌次
小山田信茂
松田誠保
直江景綱
本庄繁長
長船貞親
三好清海

羽柴秀吉
猿飛佐助
磯野員昌
後藤又兵衛基次
足利義輝
牛尾幸清
正木時茂
速水守久
柴橋大力之助
寺本生死之助
鬼小島彌太郎
前田玄以
戶澤盛安
三好長逸
橫田高松
馬場信房
多田滿賴
甘利虎泰
名古屋山三郎
小幡昌盛
成田氏
別府氏
私市黨
村山黨
織田孫三郎信光
織田造酒丞信房
佐佐孫介勝重
佐佐隼人正政次
岡田助左衛門重善
下方左近貞清
中野又兵衛一安
小彈正國家
高橋治平
竹越守久
竹中半兵衛重治
所信國
林道政
船木義久
松山正定
八居國清
山岸光信
木曾義昌
吉岡長增
小笠原忠實
諏訪賴忠
臼木氏
岡村氏
小泉氏
堀山氏
滿賀野氏
吉懸氏
匹田文五郎
朝倉景連
前波景定
小泉長利
河合吉統
荒川伊豆守
飯盛攝津守
唐崎左馬之介
神藤出羽守
高梨政賴
小幡虎盛
永井丹波守
氏家卜全
毛利上總介
桃井贊岐守
南天坊天海
岡利勝
戶川秀安
渡邊金大夫
門奈左近右衛門
伊達輿兵衛
中山是非之助
吉原又兵衛
林平六
天童氏
飯田氏
尾花澤氏
盾岡氏
長靜氏
成生氏
延澤氏
六田氏
竹越尚光
長井衛安
日根野弘就
日比野清美
根津甚八
原虎胤
海野六郎
三好伊三
覽十藏
尼子國久
稻井教業
大久保長安
穴山小助
由利鐮之助
大平
松島淡路
松島式部
大西氏
神西三郎左衛門
佐久間盛政
三澤為幸
米原綱寬
植田稻葉之助
熊谷新右衛門
青木一重
丸目藏人佐長惠
柳生但馬守宗嚴
穴澤淨賢
中村一氏
早川鮎之助
馬井汲之助
馬路走之助
伊勢北田氏
蒲生賢秀
飛彈姊小路氏
天野康景
高力清長
牛岡草之助
三好政康
三枝守友
岩成友通
池田勝正
伊丹親興
牛飼糖右衛門
田結莊是義
太田垣輝信
垣屋續成
玉井氏
奈良氏
八木豐信
豬俁黨
竹腰正信
兒玉黨
丹黨
西黨
牛田鋤右衛門
橫山黨
橫山長知
齋藤久右衛門利信
鎮目半次郎惟明
什左次右衛門久正
戶田半平光正
中山助六郎照守
小野次郎右衛門忠明
揖斐光親
秋山逢殿助
大澤備後
栗原內記
長嶋因幡
福島嘉兵衛
真下下野
松本九郎兵衛
芥川能登
小曾根築後
高草木筑前
長阪信政
松木左馬頭
蓑田出雲守
馬飼舍人
馬川渡之助
蓑田紀伊助
馬冢登之助
馬山翔右衛門
馬木彥右衛門
牛井谷右衛門
蓑田信濃入道
松平康忠
宮原內記
牛川飛右衛門
牛田源五兵衛
宮原縫殿助
牛尿踏右衛門
牛引夫兵衛
赤穴光清
村山越前守
熊野久家
松田憲秀
三刀屋久扶
馬來氏
大道寺政繁
遠山綱景
溝尾茂朝
秋上伊之助
米津常春
渡辺守綱
鳥居忠廣
高橋渡之助
大久保忠佐
金地院崇傳
深田泥之助
橫道兵庫之助
赤座隼人
谷崎忠右衛門
上阪左文
生駒彌五左衛門
阪源次郎
安藤將監直重
上阪源之丞
本多三彌正重
橫山喜內
林五郎左
上野田主計頭
儀俄忠兵衛
後藤喜三郎高治
蜂屋貞次
大野木國重
野村定元
三田村休俊
織田因幡守
織田藤左衛門
島津三郎左衛門義久
崛尾吉晴
島津又四郎義弘
島津又六郎歲久
島津又七郎家久
笠原康勝
多目周防守
富永右衛門尉
北條綱高
小森三郎右衛門
西條義忠
森村清秀
生駒正親
信田隆生
屋代道齋
鹽崎八郎
五加重成
松野重元
山中鹿之介鹿
朝倉藤十郎宣政
石川高清
高阪范重
宍甘太郎兵衛
新納忠元
香西佳清
能勢賴吉
馬場職家
臼杵監速
真壁氏乾
今道純近
大村純辰
朝長純基
朝長純盛
藤崎純久
荒蒔式部
宮原純房
渡邊純綱
東宮民部
奧野越前守
不破光治
伊丹總堅
長續連
島信生
石井生札
游佐宗円
平總知
三宅總廣
下村生運
粟井正晴

岸本惣次郎
辻小作
谷衛友
中黑道隨
丹羽山城
渡邊勘兵衛
國富貞次
香宗我部
黑田利高
黑田利則
安芸
津野
黑田直之
後藤基次
天野貞有
黑田利隆
堀正儔
益田正親
野村佑勝
野口一成
久野重勝
石川忠輔
小河信章
桐山信行
林直利
吉田長利
村田吉次
竹森次貞
衣笠景延
三宅家義
毛屋武久
原種良
佐世
植村新六
平田
內藤義清
加藤輿右衛門
加藤右馬允
加藤清兵衛
龍造寺又八
莊林隼人
貴田孫兵衛
吉村吉左衛門
山內甚三郎
九鬼四郎兵衛
天野助左衛門
木村又藏
森本義太夫
相場國信
衣斐光兼
齋藤主水
岩手道高
輕海光顯
國枝正則
郡家光春
小柿長秀
赤星太郎兵衛
林藤助
福島市松正則
加藤虎之助清正
加藤孫六嘉明
肋阪甚內安治
片桐助作且元
平野權平長泰
糟屋右衛門尉武則
由布惟信
十時連貞
高橋駿河守
高野大膳
赤尾清綱
後藤秀勝
近藤貞治
平井定武
三雲成持
目賀田綱清
佐世種常
富田滋実
平田盛范
松本舜輔
雨森彌兵衛
母里太兵衛友信
芝山宗綱
井上之房
瀨田伊繁
牧村利貞
栗山利安
黑田一成
東織部
木下昌直
後藤賢豐
進藤賢盛
東主馬
東四郎左衛門尉
伊東長次
中島氏種
口羽通良
福原貞俊
赤川元康
粟屋元親
桂元忠
伏木久內
國司元相
兒玉就忠
穴戶隆家
吉見正賴
天野隆重
野野村吉安
志道廣良
粟屋元秀
赤川元助
熊谷信直
粟谷元親
井上元兼
飯田元親
渡辺左衛門
蘆野氏
伊王野氏
大關氏
大田原氏
千本氏
那須氏
福原氏
東縫殿助
堀田盛重
尼子豐久
尼子敬久
菅谷長賴
長谷川秀一
福富秀勝
真野賴包
矢部家定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