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葉

山葉

山葉,原名葉鋒敏,男,1983年生於浙江仙居,現居寧波。系中國散文學會會員。有作品在《詩刊》《詩歌月刊》《詩選刊》《詩江南》《佛山文藝》《文學港》等刊物及全國各地民刊發表。作品入選《中國當代詩庫》(2007卷、2008卷)《浙江詩典》《寧波當代詩人詩歌選》《八十後詩選》等多種選本。著有詩集《生活即詩》。

基本信息

詩歌作品選

《尚未轉暖的初春》

外面起風了,我順手刮落牆壁上

一隻緩慢爬動的小蟲子,它後退了一截

但並未滑落。

我突然感到一股寒意從身上拂過

那樣明顯,強烈

在天氣尚未真正轉暖的初春,它們仍然需要

努力爬行,來到一些溫暖的角落。

2006.3.24

《已是深冬》


已是深冬,院子前庭堆放了很久的木頭

終於被人移走了,剩下散落的

碎渣。陽光透過

稀疏的樹枝落在地面上

剩餘的橙子樹,剩餘的橙子

青青澀澀地掛著

三隻母雞抓撓地皮,翻開新鮮的泥土。

2003.11.10

《碎 片》

在街角,破舊的管道封口在沉睡,

細微的裂痕處,水往外滲;

小男孩抱著寵物狗小心翼翼地走過,

他不清楚,養狗尾隨著他

從清晨一直到現在。

午後的風,吹過田野

植被長得憔悴,河水因雨季的回退

逐漸趨向乾涸,

喔,這是個迷人但羸弱的初秋。

黃昏的光線,照到了塔尖

發出脆弱的光芒,麻雀成群

這個巨大的集體在高處盤鏇,

時而變換,時而發出凌亂卻微弱的叫聲。

2009.12.1

《有一種感覺》


有一種感覺在我心裡已經很久,

有一種感覺很辛酸,它躲在

人的內心深處;

有一種感覺它經常出現了,

但你一次也看不見;

有一種感覺,你感到有話要說時

卻不知道從何處開始,

它把你變成了啞巴,

最後,你把黃連也一起吞下去了;

有一種感覺,你即使把它說出來了

它也不會遭到報應,倒是它把你給傷害了

而且傷地不輕!

如果你也有那么一種感覺

你無須迫切地拋棄它,

你該好好品嘗它給你帶來的災難和幸福,

因為當你覺得要珍惜它的時候

它已經揮逸地無處找尋。

2007-3-22


《小野豬》

——寫在黛萊達的同名小說

假使太陽剛剛升起時,

你找得到我,或許還有得挽回

我就可以像待在媽媽

懷裡時那樣,安靜而順利地躲過

律師家小少爺不安分的槍仔兒,它們就像針一樣

準確,恰當地穿過了

我的身子。

帕斯卡萊杜,現在

我也只能夠躺在這裡和你

說這些話了。而你是

我唯一一個兄弟仔,

而你也已經和我走散多時了。

當那鮮紅的血漬印在我的眼前時,我想到你

說過的那個早晨,就是和你說過的那樣。

我想,當時的天空

一定也出現了很多很多

太陽,而我現在已經不累了。

就在我拴過的後花園裡,那片寬敞的草坪上

血跡就留在那兒,範圍小

卻顯眼的很。

從那時候起,

我就成倍地懷念著媽媽

咬碎了的橡子果粒,想起她

用粗糙的大舌頭舔著

我的額頭時

自己的無禮逃脫。

2003.12.9

《安靜的夾竹桃》


安靜的處於非花期的夾竹桃

整齊地排列在道路兩旁,

茂密的枝葉好比綠色的火焰

在枝頭緩慢地燃燒著。

記得去年冬天,它們曾旺盛地開過

密密麻麻的花朵,像雪堆在樹幹上。

當然也有粉色和大紅的,

它們互相交錯在枝幹之間,

如同熱情開放的私人聚會。

現在,安靜的夾竹桃沒有以往那么熱鬧了,

它們安靜地待在路旁,

文風不動的樣子,

雖然不那么顯眼,

卻在我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2007.3.22

《李子核》

有時真佩服女人,

炎熱的夏天,穿那么短的裙子

不會著涼。逛那么久的街,

卻從來沒有喊一聲累,

要是塗指甲油,

含在嘴巴里的李子核

直到指甲塗滿意了才會吐出。

2007.7.7

《車廂里的婦女》

我不知道,她們的興致來自哪裡

在喧鬧的車廂里,她們可以拋開

天氣的酷熱,可以把和丈夫的不快

忘得一乾二淨,小小車廂里

承載的不再是單純的短途旅客,

它可以把恩怨統統化解,

把煩惱一筆勾銷。

此刻,唯一的寧靜來自

停留在她們身上的一身臭汗和喜悅,

她們可以從望湖市場的五金倉庫

聊到前方不遠處的紅綠燈。

在沒有任何旁觀者參與的對話里

我見證了兩個婦女在車廂里隨意談話的典範。

2007.7.8

《河邊居所的早晨》


綠意重新綴滿枝頭,

在陽光的照耀下,水杉樹濃厚的樹葉

隨風搖擺,河對岸的大樹里

有好幾種鳥的叫聲傳來,時響時停。

進入雨季,河水上漲不少

此刻,河水正朝著溪邊緩慢流去。

天氣晴好,幾朵淡雲浮動著

有時遮住了初升的太陽,地面略顯灰暗

清風吹過,有些涼意。

我站在屋內臨河的窗台前,

隔著那層朦朧的窗紗,看到早晨的一切。

2008.5.11

《畫 匠》

——致凡·高

錯把一些事物和你關聯,那是我的失誤

直到現在,我們仍然沒有看清

你肥大的耳朵,到底在指責什麼

下巴周邊纏緊的繃帶

潔白,臃腫。但上方的菸斗

叼地筆直,冒著濃煙

還有你的眼睛,深陷於眼眶之外

星月滿天的夜晚,夜行者孤獨

老死,一悠悠的暈風吹盪不止。

你躲在自家的後院,埋怨有人

失約,其實你一直在等的人

並非當初和你約好見面的那個。

2003.4

《蘋果樹》


多花的蘋果樹,

在靠近姑媽家農場的那塊

紅土地邊上

滿園子都是撲鼻的

花香,我們不繞道行走

我們打算從裡面

穿過去,或者站在

一棵樹下說會話,

一起嬉笑,

摸摸彼此微涼的鼻尖。

2004.1.4

出版著作

山葉詩集《生活即詩》 山葉詩集《生活即詩》

2011年12月 出版詩集《生活即詩》(浙東作家文叢·第9輯)

內容簡介:

《生活即詩》是浙江青年詩人山葉的第一本詩歌自選集,精選作者創作近十年來的160餘首詩歌,以創作年份倒序為切割點,分為“河邊居所的早晨”“倒春寒”“尚未轉暖的初春”“蘋果樹”“已是深冬”“這個下午”等六專輯。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