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清楓

尹清楓

尹清楓(1946年3月31日—1993年12月9日)籍貫山東濟南,出生於蘭州,1949年隨父到台灣,居住於高雄縣岡山,為職業軍人,官拜海軍上校,在擔任海軍武獲室執行長期間為人所殺害,1993年12月10日被漁民發現浮屍宜蘭東澳附近烏巖角外約四至五百米處外海。 尹清楓生前不見經傳,但因為執行二代艦採購業務,包含拉法葉艦在內的四件艦艇軍購案總預算達新台幣一千一百五十二億之譜,台灣社會普遍相信尹清楓命案與軍購案當中的龐大利益有關,一開始時海軍總部軍法處僅簡單判定死者為自殺,而沒有大力調查此案,但隨著家屬抗議以及媒體注意後,因死亡過程中滿各種疑問,以及在死亡後陸續牽連出許多的台灣“政府”採購問題與弊端。

基本信息

調查過程

法國前外長杜馬已因收受佣金下台,台灣前海軍總司令葉昌桐、前艦管室主任雷學明和姚能君等高階將領,遭到彈劾。“監察委員”康寧祥表示,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在購艦決策轉向,將原定的蔚山艦變更為拉法葉艦過程中,違反多項程式規定,對此郝柏村發表一篇“我心無愧,願受公評”的聲明,郝柏村在聲明中強調,“面對昔日長官否定知情之言,我深表遺憾。對‘監察院’‘對統帥權顯欠尊重’的評語,我心坦然,唯願以我60年公職生涯,始於從軍報‘國’,止於依‘憲’總辭,無悔無愧之心情,接受國人公評。”總之,在此案調查中所涉層級之高,甚至有“動搖國本”的說法,可說是台灣在90年代最大的懸案之一,此命案迄今仍未偵破。

甚至,在台灣社會中“尹清楓”一度成為離奇死亡的懸案的代名詞,如前省議員宋艾克在脫黨競選“立委”時聲明不甘做“新黨的尹清楓”,聯勤工程弊案中的李錚也強調不做“第二個尹清楓”,甚至在金融風暴中跳樓自殺的銀行職員、捲入弊案而投河自盡的警員、乃至於各式各樣離奇死亡者,幾乎全被冠上是“尹清楓”。

尹清楓的家人也有不少人有參政經驗。尹清楓的妻子李美葵曾經於1994年代表新黨參選台北市議員,尹清楓的妹妹楊尹星雯也曾經於2001年於高雄市以無黨籍身份參選第五屆“立法委員”,但都未能當選。

三宗軍購要案

據台灣媒體披露,尹清楓的死 與台灣海軍三宗武器採購案有關。 事情還要追溯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當時,台灣海軍曾編制預算新台幣18億元購買海測艦,後又追加1億元。時任海總武獲室執行長的尹清楓認為建造海測艦不需要花這么多錢,決定進行公開招標,最後,代表義大利F廠的劉樞、鄭正光以12,48億元報價中標。因劉樞是尹清楓在中正理工學院的同學,因此海軍內另一派系有人懷疑尹清楓私下向劉樞等人泄露底價,甚至有受賄之嫌。此事後來被認為是為尹清楓之死埋下了一個伏筆。 1983年,台灣海軍曾與韓國現代公司洽談購買軍艦事宜,到1989年5月,事情開始發生變化。5月8日,當時的參謀總長郝柏村,指示與韓國的採購計畫“稍事拖延”;5月30日,海總艦管室副執行長王琴生向海軍總司令建議,法國最新設計的“拉法葉艦”可以作為台灣海軍二代艦主力;同年9月,海軍高級將領赴法考察;1991年,台灣海軍“光華二號”計畫確定,決定採購法國“拉法葉艦”,總金額高達新台幣908。87億元。而作為海軍武器採購直接執行人的尹清楓,則對這筆巨額交易持不同意見。 親民黨立委李慶華8月11日說,尹清楓命案重要涉嫌人劉樞曾向他透露,尹清楓出事前曾對他談起海軍的幾大宗軍購計畫,認為“簡直是錢坑”,極力主張“國艦國造”。另有報導說,尹清楓當年參觀過“拉法葉艦”造船廠後,曾指出該艦存在34處問題,希望所採購的6艘軍艦中,能有4艘在台灣組裝,但這個意見沒有被採納。不僅如此,尹清楓還積極參與了蒐集“拉法葉艦”採購案中涉嫌行賄的巨額資金的流向問題,可能直接觸動了一些人的利益。台灣媒體分析,尹清楓之所以死於非命,蓋因其試圖“摸老虎屁股”。 之後不久,台灣海軍又列案採購四艘掃艦,這些艦隻均為德商L廠S廠製造。購買協定達成後,海軍附帶同塗鄭春菊(塗太太)所代表的L廠簽訂了為期10年的掃雷艦水下裝備維修更換契約。不料此事卻橫生枝節,F廠劉樞等人對這筆交易也是覬覦良久,意欲拿下此項契約,而此時在台灣軍中多有靠山的S廠代表郭力恆、張濟等人也以“國防部”規定武器零部件的供應必須由原製造廠承接為由,也來爭奪這筆買賣。結果劉樞倒向郭力恆一方,三強競爭變為兩方對壘,L廠這邊勢單力薄,儘管報價低於對手,但仍然拿不到契約,塗太太氣得在海軍總部破口大罵,揚言要將以往軍中武器採購的黑幕曝光。 當時的海軍總司令莊銘耀指示尹清楓擺平這件事,但因為對峙雙方都寸步不讓,尹清楓夾在中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有人懷疑,尹清楓遲遲擺不平這件事,是因為在海測艦採購案中收了劉樞的好處,生怕無法向老同學交代。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