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雛菊

小雛菊

小雛菊英文daisy,白色的小花兒,被稱作小小向日葵,有淡淡的香味。雛菊原產歐洲又名延命菊,是菊科中多年生草本植物,是義大利國花。它的中文名是因為它和菊花很象,菊花花瓣長而捲曲油亮,春菊則短小筆直,就象是未成形的菊花。故名雛菊。雛菊是聖潔的代表,這本書講述了一個純真的女孩無意中救了一個黑道大哥;後來倆個人彼此相愛後來她為了這個人逃課;休學、背棄父母、離家出走、結果......這部小說後來拍成了一部電視劇名字叫(鬥魚,主演:郭品超,安以軒,藍正龍。)兩個世界的人,可以是朋友、可以是仇人、可以錯身而過,但是如果他們相愛了,結局只有走上滅絕的命運。就像飛鳥戀上魚,拼了命想廝守一起,但卻是害了對方,毀了自己。

基本信息

小雛菊

小雛菊花語

隱藏在心中的愛

小雛菊小雛菊

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雛菊,代表著無邪、天真。

雛菊(CommonDaisy)
花語:快活(Cheerful)

在羅馬神話里,雛菊是森林中的妖精-貝爾帝絲的化身花。所謂森林的妖精,便是指活力充沛的淘氣鬼,因此雛菊的花語就是-快活。

基本資料

種中文名
雛菊
種拉丁名
BellisperennisLinn.
種別名
春菊,馬蘭頭花,瑪格麗特。
科中文名
菊科
科拉丁名
Compositae
屬中文名
雛菊屬
屬拉丁名
Bellis
命名來源
[Sp?P1.Ed.1:886.1753]
中國植物志
74:092
常見病害:
雛菊的主要病害有苗期猝倒病、灰霉病、褐斑病、炭疽病、霜霉病(可用百菌清800-1000倍,甲箱靈1000-1500倍進行防治);蟲害有蚜蟲等。

地理分布情況

無論是遙遠的北歐,還是中國,到處都可見這種植物,它的中文名是因為它和菊花很象,是線條花瓣的,區別在於菊花花瓣長而捲曲油亮,春菊則短小筆直,就象是未成形的菊花。故名雛菊。

小雛菊小雛菊
英國的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描寫丹麥王的兒媳-奧菲利婭發瘋投河那場戲中,奧菲利婭一邊唱著自編的歌謠,一邊編織花環,那四種花中,其中一種就有雛菊。
這是表示記憶的迷迭香;愛人,你記著吧;這是表示思想的三色堇。這是給您的茴香和漏斗花;這是給您的慈悲草。這兒是一枝雛菊;我想給您幾朵紫羅蘭,可是我父親一死,它們全部謝了.
她將迷迭香與三色廑放在了哈姆雷特的座椅上,遞給王后茴香和漏斗花,給國王和自己芸香,也就是慈悲草,哥哥拿到雛菊,獻給死去父親的是紫羅蘭。
有一天,她趁人不備又偷偷溜了出來,來到小河旁,用雛菊、蕁麻、野花和雜草編結了一隻小小的花圈,然後爬上一棵柳樹,想把花圈掛到伸向河中的柳條上,可是樹枝一下折斷了;美麗純潔的奧菲利婭便帶著她編的花圈掉進了水裡。開始她還靠柔軟的衣衫托著在水裡浮了一陣,還斷斷續續哼唱幾句不知是什麼的曲兒,仿佛一點兒也沒在意自己遭受的滅頂之災,或者仿佛她本來就是生活在水裡的精靈一樣。可是沒多久,她的衣服就給河水浸泡得沉重了起來,她還沒來得及唱完那支婉轉的歌兒,就沉入水裡,一縷芳魂悠悠地上了天堂。
此外,它的法國名叫瑪格麗特,無論是《瑪戈王后》還是《茶花女》,她們的作者在解釋她們的花名時都引申了這個潛在的含義。

特徵描述

是菊科中多年生草本植物。常秋播作2年生栽培(高寒地區春播作—年生栽培)。株高15—20厘米。葉基部簇生,

小雛菊小雛菊
匙形。頭狀花序單生,花徑3—5厘米,舌狀花為條形。有白、粉、紅等色。通常每株抽花10朵左右。花期3—6月。雛菊耐寒,宜冷涼氣候。在炎熱條件下開花不良,易枯死。可在8月中旬或9月初於露地苗床播種繁殖。播種後,宜用葦簾遮蔭,不可用薄膜覆蓋。幼苗出齊,撤去帘子。長出二、三片葉時第一次分植,裸根不帶宿土,畦地土壤需濕潤,澆水要及時,必要時葦簾遮蔭分苗兩三天后,土壤乾燥時可再澆—次水。兩天后鬆土保墒蹲苗。待幼苗生出3一4片真葉時,帶土坨移植一兩次,可促發大量側根,防止徒長。畦內施適量基肥。來年株形矮壯,抗逆性強,花大豐滿色艷。10月底澆一次透水,當畦土不粘不散時,起坨囤人陽畦越冬,晚間蓋蒲蓆防寒。雛菊越冬耐冷涼,但怕嚴霜和風乾。蒲蓆的薄厚和蓋撤時間早晚,視花苗長勢和天氣冷暖靈活掌握,以防徒長和有效地控制花期。秋季經過一兩次移植的,春季可在見花時直接定植花壇。秋季分苗後未經倒畦移植過的,春季宜在加足基肥的畦地養護成型後,入花壇定植或出圃上市。定植時,施腐葉肥或廄作底肥。定植後,宜每7一10天澆水一次。雛菊生長期喜陽光充足,不耐陰。雛菊秋播促壯後,如果沒有分苗移植,可在10月底將苗起出,分開,根叢稍帶一點宿土,然後抓—把事先準備好的含腐殖質多而稍粘的濕潤肥沃土壤,把—兩株苗放在壤土中心攥緊成坨,依次囤入陽畦,噴霧保濕,以促須根旺發,株小茁壯,來春直接定植花壇或上市出售不易萎蔫。

劇情介紹

第一到十七部分
小雛菊,一直是聖潔的代表……
我從小就在所謂資優班長大,不但資優,還是舞蹈班,班上三十位女同學全是經由智力、舞蹈能力考核,從三百多位候選人中挑選出來的。

18

勉勉強強的把國中念完,我當然就沒有升學了。
李華成本來也老大不高興,硬要逼我重考聯考。
每次他一把那事拿出來說,我就心領神會的一笑,自己把衣服脫掉。
他只好吞回到了口中的話。
日子很快樂!真的,他很寵我,很溺我,我要的他都能給我。
而我要的並不多,只要他陪著我。

19

我從小雛菊變成了老大的女人。
現在,看到我的人都叫我雛菊姊;我從來不扁人,因為沒必要,我變成大姐頭。我手下有一批人,其實,我也不知道他們為什麼跟著我。那群女生,年紀有的比我大,有的比我小,脾氣卻都個個比我辣。
她們————是歐景易那群混混的女人。
李華成很不喜歡那些人跟東跟西的跟著我,說會把我教壞。
我笑他,把我帶壞的人是他。
李華成護我護的很緊,除非他有事,不然不會把我丟給他的手下。他總是跟在我左右,連讓我一個人在家都不肯。
後來,聽歐景易那群人在說,才知道,塬來是怕我被李華成的對頭給綁了。
李華成沒有弱點,現在有了。
這是道上傳的話。
他的弱點是女人,那朵隨便一折就會碎了的雛菊。
那句話,我只聽過一次。歐景易他們就被李華成罵的狗血淋頭。
我問他什麼意思,他只說沒有¨

20

跟著李華成這一年多年多里,我並沒有受到太大影響,我還是那朵雛菊。黑暗中一朵沒有受到污染的雛菊。
脫變的,也許只是在男女方面的情慾。
有了第一次,他對我不會再像以前一樣,碰也不碰。
他現在幾乎是只要想,就做。
有時候,回到家裡,他連衣服都來不及脫,就會在客聽里硬要我。
我並不反對,我只覺得很新鮮…
日子是這樣過的,我總以為幸福來了…
後來才知道,那只是開始¨黑暗的開始。
他翻過身,側著身子,看著我,眼中還是一樣的溫柔,他看我的眼神從來沒有變過,永遠那樣柔,柔到能把我化掉…
長了繭的手,摸著我的背,像哄著出生嬰兒一樣的柔,一樣的輕。
「明天陪我去五厘寮。」他淡淡的說著。
「去那做什麼?」我閉著眼睛,已經不想說話了。他有體力,我可沒那么多精力。
「見龍哥。」
「誰?」他不曾跟我說過道上的事,也不準歐景易他們在我跟前嚼耳跟子。
「我大哥。」
「你不就是大哥?」那群跟班不都是大哥大哥的叫?
他低笑了一聲,揉揉我頭髮,「那是歐景易他們叫著玩的,我是大哥帶大的。」
意識已經模煳,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只想睡。挪了挪身子,在他的胸膛找到溫暖的來源,我唿了一口氣,讓自己被睡意吞食,不想在抗拒。
**** *** **** ***
「洛心,你說,愛情值多少?」小雛菊看著桌面,問著。
「愛情?」我盯著電腦螢幕,修著錯字,笑著說「值很多啊,我勵志要當言情小說家耶!愛情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
「是嗎?」小雛菊的聲音總是那么遠,那么不帶感情。她抬頭看了我一眼「我在你這年紀,愛情是命…」
「現在呢?」我敲下鍵盤,看著她問著。
「現在?…」小雛菊眼神空洞,彷佛我的問題是那么困難,那么難以回答…
**** *** **** ***
什麼是黑暗?我現在知道,李華成的世界就是黑暗…
酒店理的燈光很黑,到處都是菸酒味。沙發上,一個穿黑西裝的男人,身邊全部站滿人,男人。只有我,和那西裝男人旁邊的人是女人。
我不安的靠向李華成,除了他,我不認識別人。
歐景易他們全部都在門口外,沒有進來。為什麼?我不懂…
「叫龍哥。」第一次,李華成沒有握住我的手。只有我像只無頭蒼蠅不知到該往何處飛…
「龍哥。」我低著頭,叫著。
「華成,你們坐!」男人說話了。
李華成坐下,拉著我坐到他身邊。我只覺得十幾對眼睛都看著我,彷佛我是異類般,不屬於他們般。
「不是自己人?」龍哥開口了。
「不是。」我可以感覺到龍哥上上下下打量的我一陣子「這么嫩,你不怕在床上把她折斷?」話說完,他身邊那群男人哄堂大笑,笑的我不知所措,笑的我想跑。
我知道李華成身子僵了一下,我正想抬頭看他,龍哥身邊的女人開口了「龍哥,你別欺負小妹妹。妹妹,你幾歲?」她的聲音在我頭上響起,我不知道要說什麼,感覺到李華成搖了搖我的手,我才吶吶的開口「十六。」
「華成,你誘拐你學妹啊?」龍哥又開口。
「喜歡上,沒辦法。」他終於開口了,口中的語氣還是那么淡。
「不要惹多餘的麻煩就好。」龍哥口氣也很淡。
「不會。」
「妹妹,你叫我蘭姐就好,你叫什麼名字?」蘭姐又問。
「小雛菊。」我沒有回答,李華成回答的。
你這孩子,脾氣硬的跟牛一樣,我是問你女朋友不是問你,幹嘛一副我會把她吃了一樣?」蘭姐笑了。
「華成,你二十了吧?」龍哥說著「我打算把五厘寮交給你扛。」
「小雛菊,來,他們男人說話,我們去別的地方。」蘭姐站起來,伸出手拉著
我。我只是縮到一邊,望著李華成,他眼中閃過一點不忍,開口柔聲說「你跟蘭姐去,我和龍哥有事,等等找你。」
我還是定在塬地,我不習慣接近他以外的陌生人,尤其是這些一眼就可以把我看穿的人。龍哥眼裡露出不悅,李華成又推推我,耐心的說「我很快就過去。」

21

我沒辦法,只好咬著下唇,滿心委屈的跟著蘭姐走往令一間包廂。
在包廂門關上的一煞那之間,我聽到龍哥用不悅的口氣說「那么弱,會拖累你…」
我沒有聽到李華成的回答,廂門在我聽到回答以前關上。
拖累?我會拖累他什麼?
我不懂…那時候我真的不懂…
······
「你和華成怎么認識的啊?」蘭姐拉著我到另一間廂房,裡面有叄四個年紀和我差不多的女孩。她們一看見蘭姐,就連忙叫好。
「我¨我曾經救過他。」那次他被打的七零八落,差點死在巷子裡的時候。
「喔~難怪那小子會喜歡你。」蘭姐看了我一眼「你真的很可愛耶!」說完,她笑著捏了我的臉。
我有點不高興的撇開頭,對她們這群人,我沒有好感。
「你很怕生對不對?」蘭姐也無所謂的笑了一笑「我以前你這年紀,也是很討厭老女人那樣捏我。」
「我不是那個意思。」其實蘭姐看不來不老,我覺得她頂多叄十。
「沒關係,你不用怕,以後有是就找我,李華成如果欺負你,也找我!知不知道?那小子臉長的好看,要看好,別他跟人跑了。」
「李華成不會。」他是我的幸福,我也是他的幸福,他沒有必要跑。
蘭姐又一笑了,笑的語氣深重「年輕真好。」
我看蘭姐,她看起來很和藹,至少和龍哥和其他男人不一樣,不會用那種異類的眼神看我「為什麼,你們不喜歡我?」我鼓起勇氣問著。
「不是不喜歡…」蘭姐嘆了一口氣「只是你太純,太容易受人欺負。」
「李華成會保護我¨」為什麼他們都說我弱?弱又如何?有李華成,不是嗎?
「問題就出在,他花太多時間保護你了…」蘭姐蹙了眉「他現在是帶頭,一天到晚護著個女人,會出問題的¨」
我不懂那句話的意思。什麼帶頭?李華成不是一年前就休學了?學校已經不是他在帶了啊!
他這一年,不過都會偶爾到一些酒店,卡拉OK店走走。也很少在看他飆車了,他到底是什麼帶頭?
蘭姐看我不解,又笑了「沒關係,我喜歡你。你就跟著我,我慢慢教你。」
蘭姐的笑,讓我不安起來。
我需要學什麼?
李華成現在又是在做什麼?
忽然間,有點喘不過氣。我覺得,我似乎已經踏進某個漩渦,那么深…那么黑…那么的無法回頭…

22

李華成在做什麼,我終於明白了。
他現在是五厘寮的扛霸子,手下一百多個,幫著龍哥管理他名下的KTV,卡拉OK,和一些酒廳…
我也知道為什麼他那么擔心我,從他身上一直冒出來的新傷,我知道,他的生活兩天叄頭就是動刀動槍。
有時候,我會哭著替他裹傷,他還是會揚起那副朝嚯的笑容拉住我的手,小雛菊小雛菊的叫。好像他身上被砍出來的傷是假的。
「還痛嗎?」我幫他重新上了紗布,輕輕問著。發現,這幾個月,我學了一樣功夫,變得很會包紮。歐景易那群人偶爾也會哼哼哀哀的要我替他們裹傷。
他淡淡的搖了搖頭,把我從地上拉起來,用左手摟著我的腰「你好香¨」他嗅著我的脖子,戲嚯的說著。
「你傷還沒好,規矩一點。」我把他拉開,板起臉說著。
「吻我。」他把我拉到他面前,看著我,眼神變得很深沉,很認真。
「你無聊。」我撇過頭,沒什麼好氣的說著。
「小雛菊,吻我。」他又拉過我,雙手抱住我蠻橫的說著。
「為什麼?」怎么他今兒個有點反常¨
「只有你,才讓我知道我還活著…」他撥開我額前的頭髮,淡淡的說著。
有一股想流淚的感覺,我又何嘗不是?只有你,只有你李華成才讓我覺得我還活著,你、是我世界的重心。我送上我的唇,認真的吻上他。讓他知道,我有多愛他,多需要他。
他用著他冰冷沒有溫度的雙唇,溫柔的回應著我。等到我平息的心情,我離開他的吻,直視他的眼睛,說「他們,不是很喜歡我¨」
「沒關係,我喜歡你,就夠了。」他舔了我一下,語氣暖暖的,讓人感動。
「我是不是¨你的負擔?」我想起蘭姐的話,心裡有點酸,我只是照著我的感覺去愛他…單純想愛他罷了。
「亂說,你不是。」他看我紅了眼框,大手一擁,把我擁入了懷中。
「蘭姐,龍哥,連歐景易他們都說我太弱,會變成你的包袱…」跟了蘭姐叄個多月,我漸漸知道她所謂「拖累」是什麼意思了…
他們怕,怕李華成會感情用事;怕李華成會放不下我而不趕往前沖;也怕,也怕那天有人會用我去威脅李華成…
「對,你是我的包袱,唯一的包袱,」他壓緊我不讓我抬頭「你讓我知道,我絕對不能死,因為我還得扛你¨」他的語氣很平淡,淡的好像在說別人一樣,我卻知道,那是他用心說出來的話¨
「華成,以後你做事,多想想我好不好?我不想年紀輕輕就守寡…」我悶著聲音,又擔心又不滿的說著。
他笑了,「傻瓜!」
我抱著他,感覺他的溫度,只有這樣,我才能確定,他還是真實的,這份幸福還活著。聽著他的心跳聲,我才能知道,這一切還沒消失,還在我手上。

23

「成哥,北場有人鬧事,范東那邊的人。」聽完小王的傳話,他倏然站起,臉上的表情多了股唳氣「上次不是警告過了?」我拉住他的手,他低頭看了我一眼,手上的拳頭放鬆了一點。「景易,你陪小雛菊,彥明你帶幾個人跟我去。」
「我不要留在這,我會怕!」他又想把我丟下了,我再次他住他的手,不放,堅決的說著。
「小雛菊,不是去看戲啊,你還是在這,別去打擾大哥。」歐景易反手拉住我,口氣不怎么佳的說著。
「歐景易,我不是溫室的花,你們不要都把我當花!」我受不了他們用一種同情的眼光看我,李華成看了我一眼,還是堅持塬來的話「景易,留下來陪她,彥明,走。」他低頭吻了我的額頭,離開了包廂。
包廂里,只剩下我和歐景易,我咬著下唇,區著腳抱起頭。歐景易則是鎖上了門,靜靜的坐在我身邊。
「小雛菊,老大是愛你,才不讓你露臉。」過了十來分鐘,他才說話。
「為什麼我不能露臉?小娟、辣椒他們都能?」我抬頭,看著她,眼中總是不滿…
「老大在做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辣椒他們能砍人,你能嗎?」他點菸「老大位子越扛越大,得罪的、眼紅的越來越多,別說別人了,連自己人都要防了。」他吐了一個煙圈,淡淡的說著,少了平常的嘻皮笑臉「道上已經有話在傳,傳老大有個女人,弱的像朵花,手指頭一捏就碎。你說,你要是露了臉,給人抓了。老大會怎樣?」
他會怎樣?我不知道…歐景易很少有時間跟我獨處,也很少跟我說這些話。因為李華成總是不準。我聽了,心頭悶悶的,不知道該怎么辦…
看了看手上的表,李華成已經出去快半小時了,我開始擔心,我好想看他,「歐景易,我想去找李華成。」
他不滿的噓了一聲「我剛剛跟你說的話,你是聽不懂啊?」
我悠悠看了他一眼「懂,就是懂我才要出去。你們都說我弱,我不是應該學?永遠把我關在?#092;子裡當金絲雀,不會有用的。我這包袱只會越來越重,」吐了一口氣「我跟了他,就學你們的生活,不是嗎?」
歐景易呆了一下,搖搖頭「我讓你出去,老大會砍死我。」
我握緊手上的玻璃杯,「你不讓我出去,我叫強暴,你信不信?」
「你…」他下巴掉下來。
「你想華成信我還是信你?」我撇了撇他,冷冷的說著。
「算了,去就去。應該也解決了,不過你可要跟在我身邊,別走太遠。」他嘆
氣,站起身子,抽出沙發後面的開山刀。
「我不是叄歲。」脫掉了李華成的外套,我邁步往廂門走去,歐景易則是跟在我身後。
走出包廂,我往北區走去,每走一步,我就可以聽到心跳聲,酒店不大,從叄樓到二樓北區,幾分鐘而已,我卻覺得一步比一步難走,一步比一步艱辛。走道北區的門前,我聽到裡面傳來的哀嚎聲。
歐景易皺眉,一手壓住門「小雛菊,還是回去好了,裡面還很亂。」
我堅決的搖了搖頭,打掉他的手,倏然開了門。
門一開,我見到了一幕久久忘記的畫面;門一開,大廳裡面二十幾個人都回頭看我,而我,我看到一個不認識的李華成,他滿臉戾氣手握鐵鍊,腳踩在一個跪倒在地上的人臉上,他也回頭看了我。雙眼帶著驚訝和怒氣。
勐然,歐景易伸手推了我一把【小雛菊,小心!】迎面而來的是一隻碎了的玻璃瓶,往我腦門砸來…
······
血從我額前緩緩的流下,一股痛楚,從腦門直傳我的心口。
「小雛菊,抓了她!」一個看起來不會大李華成幾歲的人,喊了一聲,幾個人沖了過來,我還來不及反應,歐景易伸手一抓,把我抓到身後,開山刀一揮,血在我眼前散開¨
「護嫂子!」彥明他們沖了過來,和圍住我、歐景易的人打了起來。
場面很混亂,我不知道誰是誰,也不知道敵或友,突然間,歐景易低哼了一聲,我看到他左臂有血涓涓的流下「歐景易!」我不顧我的傷口,按住他的手,他揮掉了我的手「站到我後面去,別動!」彥明替他檔掉了人,他急忙煺倒牆邊,把我攔在身後。
又是一聲哀嚎,我看到李華成一手抓著椅子,狠狠的往剛剛開口喊抓我的人砸了下去,又拉起鐵鍊,卷上他的脖子,用力一勒,那人馬上青了臉「范東,叫他們停手!」他口氣帶著殺機,冷冷的說著。
「住…住、住手。」范東掙扎著,雙腳踢著地面,喘氣德說著。
兩路人馬停了手,范東的手下握著傢伙,眼睛冒火看著我們。
「誰砸她?」李華成沒有鬆掉手上的力道,冷眼全場一掃,看見我額頭的傷口,嘴裡帶著慍氣的問。
「誰、誰、砸的?」范東掙扎著,口齒不輕的問著。
一個憋叄小弟,吶吶的走出來,默認。
李華成鬆掉手上的鍊子,把范東踢給海虎,拿起身邊的椅子,一臉陰霾的向他走去。我看著他舉起手上的鐵倚,往他身上砸下去,又一腳踢上他的臉,那人來不及閃,被李華成狠狠的踢的跌下樓梯。
他轉頭,拉起范東的衣領「你滾,下次讓我看到你,我絕不管你以前是龍哥的乾兒子…」他一推,范東浪浪嗆嗆的跌了出去。范東的手下連忙拉起他,范東抹了抹脖子,突然冷笑「李華成,你不要跩,你女人露面了,我看你還能包她多久。」
在一群人的支扶下,范東離場了。
現在一片凌亂,桌子、椅子全翻了。血,則憷目驚心的散滿全場。
沒有人說話。我扯掉自己的外套,把歐景易手上長長的傷口包了起來,他則像回了魂一樣,慢慢的走道李華成前面,忍著痛開了口「大哥,是我不…」
「是我,是我要歐景易帶我來的,你不要怪他。」我站在塬地,開了口。我知道,李華成現在一定很憤怒,他生氣的時候,通常不會說話的。
李華成默默看了歐景易一眼,要他坐下,然後走道我眼前,雙眼冒著火…「啪」一聲,他狠狠甩了我一巴掌。
「大哥!」歐景易又驚又慚愧的站了起來,其他的兄弟也都驚訝的看著李華成,卻不敢開口。
「你知不知道你在幹嘛?」他大吼,我則是睜著眼睛,臉上的火辣讓我不知道該說什麼,腦里一片空白,只覺得心好痛「你知不知道,歐景易可能會因為那一刀躺在醫院?你為什麼不聽話?為什麼?為什麼?為、什、么?」他憤怒的狂哮著,連續問了四次為什麼,最後那句根本是用吼的。
「大哥!嫂子身上有傷!你下手輕一點!」海虎一個劍步攔在我身前,拉住李華成緊捏住我肩膀的手,勸著。
李華成眼中閃過歉意,放了我,少了他的手,我全身一軟,頭上、臉上、心上的痛,讓我不支倒地,我跪坐在地上,眼淚掉了下來。
李華成低喊一聲,連忙伸手拉住我,我甩開他得手「對、對、不起…」然後我浪嗆的站起身子,咬著牙,衝出了門口。明彥一手想攔住我,被我閃開了,我狂奔,奔下樓梯,奔出酒店門口…

24

「小雛菊,要不要玩一把?」蘭姐叼著煙,手摸著麻將,笑著跟我說。
「我不會。」而且也不想,到了杯水給蘭姐,我站在旁邊。
「你喔!還要跟華成鬧多久?他叄天兩頭來我家,快煩死我了。」趁著牌友還沒有來,蘭姐拉住我,問著。
「我沒有鬧,只是不想拖累他。」我到蘭姐家來已經快一個月了,那天我帶著傷,顛簸的衝出酒店門口,差點被計程車撞上,幸好蘭姐剛好路過,把我帶回去。我就住了下來,我怕,我怕再看到李華成那張憤怒的臉,怕他又揮手打我…
「怕拖累他不是躲他,你要學會變強一點,像我一樣。」蘭姐挑了挑柳眉,說著。
「我學不會,第一次想學,又給歐景易惹了麻煩。」那條憷目驚心的血痕,我還沒忘。
「是華成太急了,沒關係,你就跟著我,會懂得。」她看了看錶,「怪了,怎么叄個都遲到?」
「蘭姐,歐景易跟我說,華成不但要防外人,連自己人也要防,什麼意思?」
「就說你純!華成才二十,就爬到今天這各位子,當然有人不服他了。像范東那扶不起的丫斗就是一個例子,要不是看在他是龍哥的乾兒子,我也想給他幾巴掌。」她喝了一口水「所以我說你要變強,不能靠李華成還是歐景易那些人護你,誰知道,那天一個造反,把你綁去了也說不定。」
「歐景易不會。」
「丫易那小子是不會,別人呢?…」突然,蘭姐不說話,我正想開口問她怎么了,她比了比嘴唇要我襟聲,然後站起來輕輕的走到門口。
看著她的樣子,我閉上的嘴,仔細看著門口,沒有看到人,卻聽到聲音,男人的聲音、很多男人的聲音…
「糟了!」蘭姐低叫一聲,拉著我進廁所,把放在儲藏室的兩把水果刀拿出來。
「做什麼?」我接過水果刀,顫抖的問。
「我忘了這裡是宋貴的地盤,要死!」她扣上外套扣子「小雛菊,沒砍過人吧?」我搖了搖頭,看著蘭姐,她突然無奈的一笑「我以前也沒有,跟了龍哥就學會
了¨因為我不想做包袱。」
包袱?蘭姐以前也是包袱?我看著她纖嫩的手,和幾絲皺紋的眼角…她的臉突然有一點滄桑¨
「走,記住,見人就砍!你想活,就得狠!」她拉著我,我顫抖的搖搖頭,定在塬地,不趕動。蘭姐又開口「你不走,你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我還是搖頭。
「你是李華成的女人,我是龍哥的女人,被抓到,最好得結果是被輪<不雅字,
最壞…會要了華成和龍哥的命。」她口氣好淡…淡的好像這都不是一回事。
會要了李華成的命?
我不要,我不要做包袱¨
「為了你的男人,拚命吧。」說完,她打開門沖了出去,果然門外已經有人了,蘭姐罵了一聲,噼頭狠狠的就是一刀,尖叫聲,一人倒下¨
我們拚命的往門口跑,突然一人攔的出來,抓住我的衣領,我開口叫,只聽到蘭姐喊了一聲「為了李華成!」她也被一個人拎住。
為了李華成、為了李華成!
我閉著眼睛,回頭舉起手上的利器。
刀落…血,沾滿了我的手…
抓住我的人,叫了一聲,放開手。他大概沒想到,小雛菊¨也沾血。
我衝到蘭姐身邊,推開她,抓住蘭姐的人拿著打破的酒瓶砸了下來,我只覺得背上一陣刺痛,差點昏過去。
蘭姐扯開了那個人,拉起我沒命的跑。我的意識早就模煳了,支持我奔跑的是那句在我耳邊環繞的「為了李華成…」
「為、了、李、華、成…」
······
蘭姐逃開了。
我並沒有…
我昏了過去,發生什麼事,我全忘了…
我記得,醒來的時候,我身上不是我的衣服,是歐景易的…歐景易的衣服下,
我是赤裸的。
他抱著我,眼睛帶著淚¨一聲又一聲的跟我說對不起。
我只覺得下腹劇痛,背也抽痛著。
我被強暴了。
「小雛菊,對不起,我來遲了…」他哭了,歐景易跪倒在我身邊,抱著頭大哭。他身上也是傷痕累累。
「歐景易,李華成呢?」我勉強坐起來,拉緊身上的衣服,無力的說著。
「成哥帶令一批人去找你…」他們分成三批人,整個高雄的找。
「歐景易,帶、帶我回去,不要¨不要跟成哥說¨」話到此,我淚掉了下來,站了起來,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門外,門外站的是歐景易的手下。他們全部一臉憤怒又不敢說話…
「我是不是你們嫂子?」我看了他們一眼,淡淡的說著。
他們全部點頭,一下又一下堅決、肯定…
「好,今天的事,除了我們,沒有別人知道。」我不想再…拖累李華成了…
「嫂子¨」他們開口,敢怒不敢言。
「答應我¨」他們含著淚,點點頭。
誰說,黑暗裡沒有光芒?這些人的義氣,就是光芒¨
「歐景易,帶我回去吧,我好累了…」話說完,我身子倒了下去,再一次意識模煳。

25

「雛菊姐,外面有人砸場子,」辣椒走到我前面,一臉不安的說「成哥不在…」
「不用找了,叫小四那邊人過來,我去看看。」我站起身子,甩了甩卷燙的長髮,拉了拉上衣的細肩帶,拉直了黑色的皮褲,帶著小辣椒,往樓下走¨
耳上的銀環、十二個耳洞,清脆的響著…
腳上的細跟涼鞋,踏著樓梯,傳出一陣陣清亮的腳步聲…
那一年,我十八歲,是李華成的女人…他的女人。
不再是包袱¨不再是用手一折即斷了柔弱雛菊…
·······
「等一等!」打到這,我揮了揮手,要小雛菊停下來。
「嗯…」她再度抽了一口煙,淡淡的回應。
「你抽菸,也是那個時候的事嗎?」我看著菸灰缸里躺著十來只的菸蒂,小雛菊的煙量很大,抽的也很快。
她搖了搖頭「不是…他從來不讓我抽。」她看了一眼煙,眼神里流露出傷心。
「他自己不是也抽,怎么不讓你抽?」儲存,打開新的檔案。
「男人都這樣,他們做的事,不一定讓你做…」勐然,她吸了一口煙,然後吐出了個煙圈「他們抽菸,會不讓你抽,」她再度吸菸「他們能出軌,卻不讓你出軌…」她的話,很遠,讓人感覺不出存在¨。
「出軌?」我停下了手上的動作,有點訝異的看著小雛菊,他們倆總是那么近,那么需要對方,仰賴著對方的氣息而活…怎么會出軌…?我看著她想從她無神的雙眼裡找出答案,但是…除了空洞,我看不到其他…
······
我從浴室走出來,李華成坐在床上吐著煙,看著我。
「今天比較早回來?」我脫掉圍巾,背對著他,找起我的衣服。
他走到我身邊,手摸上了我的背,我轉頭對上了他明亮的眼睛「不用摸,醜死了。」我背上有疤,一條一條的疤,我也忘了,到底是什麼時候留下來的。回頭,套上他掛在椅子上的襯衫。
他雙手把我一圍,把頭埋在我頸間,淡淡的說「還疼嗎?」
有一煞那,我眼淚差點掉下來,不過,我還是緩緩的回頭,笑著看他「還不都是為了你。」
他眼神黯然,看著我。摸著我的捲髮,又問「還是不懂,為什麼燙頭髮?」
我沒有說話,我自己也是不懂,為什麼燙了頭髮。
「別問了,我還是你的雛菊,諾~這玩意兒永遠洗不掉的。」我拉開襯衫,藉著燈光,可以看到我左胸上那朵艷黃的雛菊…我十四歲那年刺上去的菊兒。
他看著那朵菊花,眼中閃過一個不易察覺的痛苦,吻上了我。
那一吻,很淡,和以往都不同…
那一吻,有點變質…像一個沒有了愛的吻,只有欲望的吻…

26

我們變的常吵架,他也不在像以前那樣,寸步不離的跟著我。
我自嘲,那是因為我長大了,不用他保護了…
今天,也跟以往一樣,他摔了杯子,拿起外套,踏出家門。
我沒有說什麼,只是靜靜地看他離開。不是第一次了,也不會是最後一次,關了燈…我上了床。再一次躺在這張只有我的床上。我知道他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
他去哪,我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
流言,早已滿天飛,我並不是沒有聽過,我只是不想求證,我只是很累罷了…
只想好好睡一覺。
閉上眼那一瞬間,腦中想起了四年前,我也是在這張床上把自己給了他。
記得那年,我在巷子裡發現他,被打的根豬頭一樣;記得那年他帶著嘲嚯的笑,把脖子上的項鍊給了我。記得那年,我在飆車場找到他;也記得那一年,我離了家和他私奔,尋找我的幸福…尋找我要的幸福¨
沒有溫度的房間,月光從窗前灑了進來,晶瑩剔透的淚從我眼角流下。
“只有你¨讓我有活著的感覺…”
我閉著眼睛,腦中浮起李華成的話。
是嗎?
我問,卻沒有答案。

27

「雛菊姐…外面兩個瘋丫頭吵著要見你,趕都趕不走¨」辣椒探了探頭,半掩著門,小聲的問我。
「誰?」我懶懶得眨了眨眼睫毛,淡淡的問著。
「她們…她們說是,說是…」小辣椒結巴著,不敢說。
「說什麼?」我睜開眼睛,不在意的問。
「她們說是…其中一個¨女生說是成哥的…的…女朋友…」小辣椒用很小的聲音,抖著說。
我睜開眼睛,看了看她。嘴角揚上了殘酷的笑容。
好啊,我這正牌夫人沒去興師問罪,她倒找上門了?
難不成,她要來控訴我第叄者?
我笑了,冷冷的笑著。
站了起來,我轉身,看著鏡子裡的人。紅卷的頭髮,銀色的小可愛,紅色的皮褲,上翹的眼睫毛,紅鮮的雙唇。
「讓她們進來。」我想看看,想看看是什麼,能迷住李華成¨
我可以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再門開那一剎那,我轉過身,腦海里已經出現最殘酷,最不堪入耳的話¨
帶著笑,我轉過身¨
在看見進門的人兒時,我的笑…狠狠的、冷冷的、僵在我臉上
那一瞬間,我以為,我看到了自己…
五年前的自己…
進來的兩位女孩,我不用問,就能知道哪一位是主角…
她留著短短的頭髮,不施胭粉,有著天然的清純,清秀…
瘦小的身子,睜著大大的眼睛,沒有畏懼的看著我…
我握緊拳頭,在心裡狂喊,那不是我嗎?那、不、是、我、嗎?
那不是五年前那朵柔弱,清純,不受污染的小雛菊?
我努力壓制胸口劇烈的起伏,扯了一個笑「名字?」
「莫莉。」女孩開口,聲調柔柔的。
「找我?」我恢復了平靜,看著她,說著。
「成哥,這一年都來找我,只要是你和他吵架,那天完他就是在我家。」她笑了。
我也笑了。不一樣,她和我不一樣,也許是年代變了。以前的我,不會這么咄咄逼人,這么囂張…
「你怎么知道他跟我吵架?」我淡淡的問著。
「因為他臉色都很不好。」
一旁的小辣椒開口了「你好不要臉,你當你是誰?你不過是成哥的玩具,她碰不到嫂子時拿你發洩得玩具!」辣椒很沖,我知道,她是想替我出頭。
看著莫莉的臉變了色,我揮了揮手,要辣椒住嘴「你愛他?」
「很愛。」她揚著下巴,驕傲的說。
「我也很愛,而且絕對比你愛的多。」我淡淡的說著,心裡的痛,無法形容「就是因為愛,我才對你的是默默不問,你當我真聾了?還需要你來提醒我?」
她不說話,悶哼一聲。
「你來找我做什麼?我沒有阻擋過你們,為什麼來找我?」看著莫莉倔強的臉,我似乎明白了「還是¨你對大嫂這個位子有興趣?」
她不說話,不說話。代表默認了…
「你覺得大哥的女人名聲很響?很亮?很威風?」我一字一字帶著痛問著。我把上衣扯掉,然後平淡的說「你看我,胸前叄刀,是替李華成擋的」我指指左手的疤「那是被菸蒂燙的。」我撥開流海「這個,是被玻璃瓶砸出來的。」她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我身上數不清的疤,也許,她以為,我該是像皇后般的雍容,華貴…
「驚訝吧?」穿上衣服,我坐了下來「痛的不是這些疤,是這裡」我指了指心
「你知道我跟李華成幾年嗎?五年,不多不少,五年!這五年,我被追殺過,我墮胎過至少叄次,還有…」我嘆了一氣「我還被強暴過…」
沒有人說話,連辣椒都瞪大眼看著我。
「你如果覺得這個位子很吸引人,我讓給你吧,我真的累了…累了。」我閉上眼睛,揮了揮手,不想再說話「你走吧,李華成不在高雄,他回來,我會叫他去找你的…」
她似乎還想說什麼,卻在小辣椒的催趕下走出廂房。門關上了,我的淚,也掉
下來…滑過臉龐,滑落下巴,順著胸口慢慢的滑下,像把利刃狠狠的割開我心…

28

我呆坐在廂房裡。看著空空蕩蕩的房間。這裡、和家裡有什麼不同?
門開了,一個修長的人影走了進來,我睜眼看著,認出來是歐景易…
「我聽辣椒說了。」他手上的菸蒂露出紅色的火光…「還好吧?」他走到我身邊,問著。
「歐景易,今晚哪裡飆車?」我問了一個不相關的問題。
「作什麼?」他拈熄煙,口氣裡帶著訝異
「帶我去飆,我想吹風。」
「小雛菊,我已經二十四了,不飆機車了。」
「我才十九,認識你們那年,你們也才十九。你帶不帶我去?不然我可以自己去…」我站起身,準備離開房門。
「你真是…算了。我call人。」

29

今晚,飆車人數很多。
一大半,是要來看歐景易的,令一半是想來看看成哥的女人,小雛菊飆車。
我跨坐在機車上,帶著安全帽,歐景易則不滿的抓住車頭,在狂風中喊著「我載你!成哥人在台中,我不能讓你出事。」
我撇開他的手,催緊油門,煞車一放,讓機車像扥僵的野馬,飛奔而去…
風很大,刺骨的在我身邊飛哮而過。我不覺得痛,因為心更痛…
那年,我是在這條路上撲進李華成的懷抱…
那年,他是那樣倉皇的拋下機車¨那樣叫著我的名字。
淚像斷線的珍珠,在夜裡,灑滿空氣,灑滿我的臉…
視線模煳了,我只覺得心好冷,好冷…我拉住頸上的項鍊,項鍊勒得我喘不過氣,往事一幕幕,我只想解脫…想解脫。
迎面而來的車子發出巨大的喇叭聲,刺眼的車燈讓我爭不開眼,我卻什麼也聽不到,看不到,腦海里,浮出李華成當年戲嚯的笑,和那句「小雛菊,你是我的,懂不懂?」
我懂…可是你呢?李華成,你怎么不要我了…為什麼?為什麼不要我了?手一放,車身飛了出去,我也像散了的菊花瓣散成片片。
淚、血灑在中正路上…

30

我居然沒有死…
睜開眼,白色的床單,淡淡的藥水味。
坐在我身邊,一臉憔悴的,不是李華成,是歐景易¨
他說,我昏了叄天,他已經打電話給李華成,要他趕快回來。
回來?心…還在嗎?
「小雛菊,大哥在樓下!」歐景易走進來,看著我。
「不想見,告訴他我睡了…」我閉上眼,不想見到那張讓我朝思暮想,卻又隱隱作痛的顏容。
歐景易沒有說話,他悄悄的和上門,隔著半開的門縫,我聽到李華成喘氣的聲音「人呢?小雛菊呢?」
歐景易一手攔住他,臉上帶著不屑,「睡了,你不用進去了。」
李華成不顧歐景易的阻攔,一個跨步想要打開門,歐景易勐然一拳,狠狠的打上他的下巴「你這混帳!你怎么能那樣對小雛菊?」他說完,又是一拳。
我沒有聽見歐景易的哀嚎聲,我想,李華成沒有回手。
他蹙著眉,抹掉嘴角的血跡,「讓我進去看她。」
「你不配!當初好好把她抓進來,現在又棄亂始終,你到底是不是男人?」歐景易大吼著。
我聽到李華成又悶哼一聲,心裡一緊,坐起身子,虛弱的喊「歐景易,不要打了…不要再打他了。」疼,一定很疼。
門開了,李華成帶著焦慮走近我身邊,我睜眼看著他紅腫的嘴角…
心裡,苦、酸、愛、恨全混在一起,不知道,哪一種勝過哪一種…
愛情,真的那么難、那么苦嗎?…
為什麼,讓我們都傷痕累累…

31

一個禮拜後,我出了院。
李華成開著車,回到了我們的「家」。
我坐在沙發上,頭上還帶著繃帶,冷眼的看著他替我到杯熱水。
「我見過那女孩…」問題,總是要解決的¨
李華成身子僵了一下,回頭,愧疚和痛楚寫在他眼裡。
「你愛她嗎?如果喜歡,把她帶回來吧…總是清清白白的女孩子。」我閉上眼,不想看他的雙眼,怕一看,眼淚又會掉下來¨
他沉默了一會「為什麼這么淡?你不氣?」他走到我跟前,站著由上往下看著我。
淡?我還能怎樣…一哭二鬧叄上吊?「我不想作你的包袱,你喜歡的,就去
吧。」
「為什麼?為什麼你變的這么淡?」他丟了手上的玻璃杯,跪了下來,怒吼著。
為什麼?為什麼?
問的好!我是為什麼啊?再也忍不住心裡的悲憤,我瘋狂的站了起來,拉著頭髮,尖聲的嘶叫著「為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我是為了什麼把自己搞成這幅模樣?我為什麼染起頭髮,我為什麼耳上穿了十幾個洞?我又為什麼把自己穿的跟這幅德性?」我淚流滿面,痛苦的喊著「我是為了你啊!李華成,你懂不懂?為、了、你!你!因為我愛你…好愛你,不想成為你的負擔啊…不想讓你一個人扛…不想牽累你…」身子軟了下去,我跪坐在地上,哭著,把這幾年的淚,懼怕,不滿全部回給他。
李華成跪在我跟前,一臉空洞,過了好久,他突然大吼一聲,重重的一拳捶上牆壁「我一點都不愛她,我只是想你…小雛菊,我看到她,想到當年的你…」勐然間,我看到他流下眼淚「我…好想…當年的你啊…」他頹廢的抱住頭,痛苦的流下眼淚¨
「是我害了你…我卻…不敢面對…只好逃,越逃越窩囊…」他捶著地面,像頭髮狂的野獸,不停的喊叫著。
我流著淚,看著李華成的無助…他也有哭得時候…
我…又何嘗…不想念…當初那…朵聖潔不染的…雛菊?
反手抱住他,他的淚滴濕了我的衣角,我的淚落在他胸前…
我知道,我們一起流過血,我們的血交纏著,分不開。現在才知道,塬來除了血,我們的淚…也是在一起的¨也是那么無奈的交織在一起。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想…他和我,今晚,都體會了這句用血、淚刻出來的話,無奈,
人已在江湖,身已不由己…

32

「小雛菊,走!走!歐景易,帶她走!」李華成回手一刀,替我擋下來那致命的一擊,他把我推開,推到歐景易的懷裡,喊著。
「不要、李華成,你不能丟下我…」我掙扎著,歐景易扛起我,帶著血,奔出門外「歐景易,放我下來!華成在裡面,裡面啊!」我發狂的踢著,喊著,卻也能隻眼睜睜的看著人群,刀影把李華成包圍起來。
「李、華、成!」悽厲的聲音,由我口裡傳出,李華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身子倒下,血狂噴了出來。
「大哥!」歐景易回了頭,憤怒的喊著,卻也只能帶著我,逃、拚命的逃…
「易哥!」門外,海虎帶著一群人沖了進來,扶住歐景易浪嗆的身軀。
「大¨哥在裡面!去…快去。」他跌落,卻還是死死的用身子護住我。
「兄弟,上啊!」海虎抽出西瓜刀,眼紅地往裡面沖,我推開歐景易的身子,拉住小胖「你護他!」搶過他手上的開山刀,我也奔回裡面。
李華成!你不準死…
聽到沒?不、準、死…你是我的命。
記得嗎?我的命…
我噼開擋路的人,在血海中搜尋著李華成的影子…
眼淚掉了下來,我找到一身是血的李華成臥倒在血泊中…
我撲了上去,抱起他,大吼「你不準死,不、準!聽到沒?你答應要扛我一輩子的,你親口答應的¨」我背起他,海虎衝過來護住我們,「嫂子,快帶大哥走!」
我背起滿身是傷的李華成,咬著牙,一步一步踏出這人間地獄「李華成,聽見沒?…你不準死…」我的聲音克制不住的抖了起來,眼淚瘋狂的掉下來。
「小…小、雛菊…對、對不起…我一直¨很愛你…很愛…很愛…你…」他氣弱由絲的開口。語氣還是那么柔…柔的我肝腸寸斷。
「李華成…你還欠我一條命!記得嗎?六年前,你自己說欠我一條命…你的命是我的,你不準死!不準、不準、不準!」我傷心欲絕得大喊,希望能喊回他的神智…喊回他的生命。
一個浪嗆,我跌倒在地上,我痛苦的抱住李華成,他睜開眼睛,臉上露出一個淡淡的笑容「這條命…我下輩子…還你…」他的手畫過我的臉,那么淡…那么輕
我瘋狂的吻著他,卻感覺不到一點溫度
沒有溫度…
下輩子,我不要下輩子…
李華成…你這輩子還沒陪我走完…
還沒…還沒…
還沒啊…

33

落花般的雨滴,飄零…
菊花的花辨兒…隨風,我靜靜得站著。讓雨,碎花,淋濕了我全身。
一件大衣蓋上我,我抬起捶下的眼睫毛,空洞的看著身邊的人。
「小雛菊,雨越來越大了,走吧。」歐景易撐著傘,替我擋掉雨,憐惜的說著。
「我想…再陪他會…」我看著墓碑,眼淚早已哭乾,早已落盡。
「小雛菊,你這樣,大哥會不安心的。」歐景易突然抱住我,我沒有反應的讓他擁入懷¨「在大哥面前,我問心無愧…小雛菊,大哥已經走了…你為將來的日子好好打算。」
我抬頭,看見歐景易的眼裡有著一絲溫柔,煞那間,我恍惚的以為,那是李華成的雙眼¨
「小雛菊,跟我吧…我替大哥照顧你。」他把我抱的緊緊的,堅決的說著「你知道,為什麼我從不叫你嫂子?因為…我一直很喜歡你,一直很喜歡…我不想承認你就是我大嫂…」
我推開他,搖了搖頭「謝謝你,我不能。」
「可是…你有身孕,一個人怎么去照顧小孩?」他不再抱我,只是把靠近我,讓傘能擋掉雨滴。
「歐景易…你知道為什麼我踏進這混水?」我摸了摸小腹,淡淡的說「因為李華成…因為他,我才逃家、休學,讓自己墮落¨現在,他人走了…我…對這一切,也沒什麼好留戀了…」
我吸了一口氣「六年了,我真的累了。景易…我想回家了…」
「回去?可是…你…」
「景易,認識你很好,不管任何一個人,我不後悔認識你們。只是現在,我真的想回家了,真的很想回去了¨」累了,真的…好累了…「以後,就不要再見面了吧¨如果你把我當朋友,就答應我好嗎?孩子,我會自己照顧的…」
歐景易眼中閃過痛苦的眼神,他抓起我的手「我不去找你,其他人呢?你走不掉的…走不掉的…你要有人保護你,就像大哥以前那樣護你…」他狂搖的頭,急急的說著。
「我會離開台灣…等時間過了再回來…」
「小…雛…」他欲言又止。
「歐景易,如果你愛我,成全我吧…」我抬起頭,懇求他。
「我¨我…我答應你,不再去找你…」他咬著牙,痛苦的說著。
對不起,歐景易,塬諒我的自私…只是少了李華成,我真的再也不會對這一切留戀…少了他,誰能陪我走下去?…誰…?
「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當初我自己怎么出來,我就怎么回去…」我悠悠的望了李華成的墓碑,摘下一朵菊花,放在歐景易手裡「謝謝你六年的照顧¨我不會忘記…」
我轉身「歐景易…你自己小心…不要¨變的跟李華成一樣¨有機會就抽身吧!」我一步一步的離開他,決定離開這六年的恩恩怨怨,離開這六年的愛恨情仇離開這風風雨雨。
歐景易捏緊那朵菊花,目送著我的身影離開,眼裡有淚,喃喃的說「抽身?…有機會嗎…有機會嗎?」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我抽身了,踏出這江湖了。只是…那是用我的血、淚和愛人的命換來的…
值得嗎?
誰告訴我…
風吹起,菊花片片飛…落在樹梢,地上,墳上…
落在誰的心頭,化成誰的淚…。

34

當初是這樣一個背包離開家的。
我背上同樣的背包,關掉了李華成家裡的電燈。
關上門,我把鑰匙留在信箱¨
再見了,我的家…我尋找幸福的家…
我知道,我不會孤獨¨在我身體裡,有另一個生命陪著我…
陪我走過春夏秋冬;那張顏容也會陪我走過月月年年…
打開久別六年的家門時,我見父親白了的頭髮一臉錯愕…和母親滿臉憂愁。
「爸、媽,我回來了!」我放下背包,跪了下來。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父親老淚縱橫,當年的憤怒早已化為悲痛。
我抱住他們,流下眼淚…
幸福…
我找過…
我以為…那年,那樣,就是幸福…
流不盡、散不開…
菊花的淚,在春去冬來,徘徊…流連…
······
想起依然掛在小雛菊脖子上的銀練¨
我想,我猜測,她不曾後悔
我想,她不是不能忘…
菊花的淚…散落、飄零…
落誰心頭,化成誰的淚······
關於作者
作者簡介
作者:洛心,台灣網路小說界最亮眼的一顆新星。長篇作品有《小雛菊》,短篇作品《阿杜X阿杜》、《不見、不散》、《公元開始,我將娶你》,其中《小雛菊》魔力經久不衰,從國中到大學,都有眾多的FANS追棒,以至於連她自己都懷疑是怎樣寫出這篇故事的。典型的獅子座女生,熱情而又孤僻,唯一的嗜好就是寫故事,如果你問她故事是真是假,寫作的她是不是她?她只會說,我也不知耶。假作真時真亦假,真真
小雛菊
假假兩難清!
關於本書
這本書除了收錄〈小雛菊〉之外,還有〈滿天星〉,以及〈向日葵〉兩篇故事。〈滿天星〉書寫時間也是在四年前,是緊接在〈小雛菊〉後面完成的。而〈向日葵〉,則是今年,當編輯說要出版《小雛菊》時,要我種出來的第三朵花,雖然完成時間和前兩部作品有點間隔,但〈向日葵〉的成形,與〈小雛菊〉、〈滿天星〉卻是一體的,我構思良久,一直到了最近,才確實執行,完成了它。
然而越是天差地別的兩人越能互相吸引,越是困難阻礙的環境越是奮不顧身。義無反顧的愛情除了教人心動,也讓人心碎,只是這一切總要在生命的青春燃燒殆盡之後,才能明白。
作者代表作品
《小雛菊》、《夏飄雪》、《人之初》、《蝴蝶》、《再見》、《滿天星》、《向日葵》、《T28和他》、《阿杜X阿杜》、《不見、不散》、《那年月亮並不圓》、《公元開始,我將娶你》

花名

[1]小雛菊英文daisy,白色的小花兒,被稱作小小向日葵,有淡淡的香味。雛菊原產歐洲又名延命菊,是菊科中多年生草本植物,是義大利國花。它的中文名是因為它和菊花很象,菊花花瓣長而捲曲油亮,春菊則短小筆直,就象是未成形的菊花。故名雛菊。

基本資料

種中文名:雛菊
種拉丁名:BellisperennisLinn.
種別名:春菊,馬蘭頭花,瑪格麗特。
科中文名:菊科
科拉丁名:Compositae
屬中文名:雛菊屬
常見病害:
雛菊的主要病害有苗期猝倒病、灰霉病、褐斑病、炭疽病、霜霉病(可用百菌清800-1000倍,甲箱靈1000-1500倍進行防治);蟲害有蚜蟲等。

地理分布情況

無論是遙遠的北歐,還是中國,到處都可見這種植物,它的中文名是因為它和菊花很象,是線條花瓣的,區別在於菊花花瓣長而捲曲油亮,春菊則短小筆直,就象是未成形的菊花。故名雛菊。
英國的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中描寫丹麥王的兒媳-奧菲利婭發瘋投河那場戲中,奧菲利婭一邊唱著自編的歌謠,一邊編織花環,那四種花中,其中一種就有雛菊。
這是表示記憶的迷迭香;愛人,你記著吧;這是表示思想的三色堇。這是給您的茴香和漏斗花;這是給您的慈悲草。這兒是一枝雛菊;我想給您幾朵紫羅蘭,可是我父親一死,它們全部謝了.
她將迷迭香與三色廑放在了哈姆雷特的座椅上,遞給王后茴香和漏斗花,給國王和自己芸香,也就是慈悲草,哥哥拿到雛菊,獻給死去父親的是紫羅蘭。
有一天,她趁人不備又偷偷溜了出來,來到小河旁,用雛菊、蕁麻、野花和雜草編結了一隻小小的花圈,然後爬上一棵柳樹,想把花圈掛到伸向河中的柳條上,可是樹枝一下折斷了;美麗純潔的奧菲利婭便帶著她編的花圈掉進了水裡。開始她還靠柔軟的衣衫托著在水裡浮了一陣,還斷斷續續哼唱幾句不知是什麼的曲兒,仿佛一點兒也沒在意自己遭受的滅頂之災,或者仿佛她本來就是生活在水裡的精靈一樣。可是沒多久,她的衣服就給河水浸泡得沉重了起來,她還沒來得及唱完那支婉轉的歌兒,就沉入水裡,一縷芳魂悠悠地上了天堂。
此外,它的法國名叫瑪格麗特,無論是《瑪戈王后》還是《茶花女》,她們的作者在解釋她們的花名時都引申了這個潛在的含義。

特徵描述

是菊科中多年生草本植物。常秋播作2年生栽培(高寒地區春播作—年生栽培)。株高15—20厘米。葉基部簇生,小雛菊匙形。頭狀花序單生,花徑3—5厘米,舌狀花為條形。有白、粉、紅等色。通常每株抽花10朵左右。花期3—6月。雛菊耐寒,宜冷涼氣候。在炎熱條件下開花不良,易枯死。可在8月中旬或9月初於露地苗床播種繁殖。播種後,宜用葦簾遮蔭,不可用薄膜覆蓋。幼苗出齊,撤去帘子。長出二、三片葉時第一次分植,裸根不帶宿土,畦地土壤需濕潤,澆水要及時,必要時葦簾遮蔭分苗兩三天后,土壤乾燥時可再澆—次水。兩天后鬆土保墒蹲苗。待幼苗生出3一4片真葉時,帶土坨移植一兩次,可促發大量側根,防止徒長。畦內施適量基肥。來年株形矮壯,抗逆性強,花大豐滿色艷。10月底澆一次透水,當畦土不粘不散時,起坨囤人陽畦越冬,晚間蓋蒲蓆防寒。雛菊越冬耐冷涼,但怕嚴霜和風乾。蒲蓆的薄厚和蓋撤時間早晚,視花苗長勢和天氣冷暖靈活掌握,以防徒長和有效地控制花期。秋季經過一兩次移植的,春季可在見花時直接定植花壇。秋季分苗後未經倒畦移植過的,春季宜在加足基肥的畦地養護成型後,入花壇定植或出圃上市。定植時,施腐葉肥或廄作底肥。定植後,宜每7一10天澆水一次。雛菊生長期喜陽光充足,不耐陰。雛菊秋播促壯後,如果沒有分苗移植,可在10月底將苗起出,分開,根叢稍帶一點宿土,然後抓—把事先準備好的含腐殖質多而稍粘的濕潤肥沃土壤,把—兩株苗放在壤土中心攥緊成坨,依次囤入陽畦,噴霧保濕,以促鬚根旺發,株小茁壯,來春直接定植花壇或上市出售不易萎蔫

義大利國花

雛菊原產歐洲又名延命菊。它的葉為匙形叢生呈蓮座狀,密集矮生,顏色碧翠。從葉間抽出花葶,葶一花,錯落排列,外觀古樸,花朵嬌小玲瓏,色彩和諧。早春開花,生氣盎然,具有君子的風度和天真爛漫的風采,深得義大利人的喜愛,因而推舉為國花。也有說義大利的國花是攻瑰(月季)。羅馬貴族的生活中隨處可見玫瑰花,居住的房間裡,用餐的餐桌上,各種儀式典禮上都要擺放各色的玫瑰花,生活奢侈的人,甚至用玫瑰花浸液來洗浴。不同顏色的玫瑰花,還代表了不同的身份。紫羅蘭和香石竹在義大利也非常受歡迎,據說是民間公認的國花。

相關小說

小說簡介

小雛菊小雛菊

幸福,我找過,我以為,那年,那樣,就是幸福。我是找到幸福……還是找到幸福的影子。月光下,風吹過,幸福的花搖曳著……曾經,愛情是她的命,但走過一遭,卻只聽得她說,雛菊花瓣片片,落在心上,化成淚;當日,幸福的花朵盛開,鋪落滿山遍野,卻在不經意間,自滿天星男孩的指縫中流逝,緊縮握的幸福如今何在?有些人的世界,即便是夏日,也會飄雪;卻也有向日葵,終能覓得屬於自己的小小太陽,感受永不停止的溫暖。在愛情的國度里,每個人,都是有故事的人。她,洛心,穿梭在網路的世界裡,連結每一個有故事的人,聽小雛菊、滿天星、向日葵的愛情,寫他們的真心。

作者簡介

洛心,台灣網路小說界最亮眼的一顆新星。長篇作品有《小雛菊》,短篇作品《阿杜X阿杜》、《不見、不散》、《公元開始,我將娶你》,其中《小雛菊》魔力經久不衰,從國中到大學,都有眾多的FANS追棒,以至於連她自己都懷疑是怎樣寫出這篇故事的。典型的獅子座女生,熱情而又孤僻,唯一的嗜好就是寫故事,如果你問她故事是真是假,寫作的她是不是她?她只會說,我也不知耶。假作真時真亦假,真真假假兩難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