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活佛》

《小活佛》

《小活佛》一片,說及一位西方小孩被認定為轉世者。此片雖然只是虛構的情節劇本,但卻是由一宗真實的事件所啟發的。自六零年代,西方的嬉皮士大批大批地涌至印度及尼泊爾等地,一位名叫耶喜喇嘛的西藏高僧開始向他們開示佛法,引發了藏傳佛教大規模地向西方弘揚的熱潮。這股浪潮發展至今未艾,耶喜喇嘛的弟子在二十多個國家創立了近百間西方的佛法中心、禪修中心、寺院及佛法出版社等,在香港及台灣現在也有分會(香港分會是大乘佛學會,台北分會是經續法林),在這些團體中出家的洋僧尼數以百計。耶喜喇嘛在1984年圓寂。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小活佛》 《小活佛》

國王給悉達多太子三座皇宮太子看到了老病死的情景。 太子為眾生的苦難而哭泣流淚。
  
太子為了眾生出家苦修,尋找解脫的方法。 降服魔軍。 太子於臘月初八證悟,號釋迦牟尼佛。 

滾滾紅塵。 諾布喇嘛圓寂後,骨灰放在海中,象徵著菩薩的悲願:“眾生無邊誓願度,生死苦海誓願入。” 

一天,兩位來自不丹的高僧來到西雅圖,為的是追尋一位先師的轉世靈童。

千里迢迢,他們終於來到一個九歲小孩傑西的家中,更相信這金髮男孩可能是圓寂了的高僧的乘願轉世再來;因此希望能帶傑西一起上路,返回位於不丹的寺院接受轉世靈童的驗證。

首次見面,傑西與喇嘛很快建立起師友關係,相處期間,喇嘛常向傑西講述佛祖釋迦牟尼的一生故事。眼見兒子與喇嘛相處異常默契,身為父親的迪安決定答應帶傑西一同遠赴充滿神秘色彩的不丹,一起探索佛教源流的奧妙,一次奇妙的旅程便由此展開。

古今兩線情節自此交錯進行,現代部分描寫傑西父母對此事的反應比較平淡,古代部分由奇洛.李維斯塗黑皮膚扮演印度王子的一段則拍得美倫美奐,美術攝影配樂等均有極高水準。影片通過尋找小活佛的故事,再現了兩千多年前釋尊從王子誕生、出家、苦行、求道、直至菩提樹下悟道成佛的歷程。

扮演王子悉達多是一個頗具難度的角色,為了演好這一角色,奇洛·李維斯還特意讀了不少的佛教書籍,影片拍攝期間他禁絕葷腥,只吃橘子和喝水。或許真是他所具有的那四分之一的東方血統使他天生就具有一種極其純淨和質樸的氣質,更以無比殊勝的因緣使他成了飾演釋尊的最佳人選,並將王子悉達多的角色演繹得慈悲莊嚴。

西藏活佛轉世之談流傳已久,到底此事真相如何?義大利名導演伯納多.貝托魯奇以十分認真的製作來講述佛教故事。這也是義大利名導演伯納多·貝托魯奇在繼1987年推出了力作《末代皇帝》之後,再次編導的東方色彩的影片。

影片亮點

《生死時速》的男主角基努·里維斯這兩年時運不濟,先是前女友不幸流產後又車禍死亡,又接連喪失數位親友,包括自己的妹妹以及《黑客帝國2》的拍檔 艾莉雅,他自己又遇上交通意外險些喪命。這些悲痛讓他對人生作出深刻的反省,因此,里維斯希望從佛教中得到慰藉。

里維斯與佛教結緣,始自1993年他參演貝托魯奇作品《小活佛》,當時他在片中飾演佛教鼻祖釋迦牟尼,雖然佛教是東方宗教,但他認為信佛能驅除惡運。據悉,在澳洲拍攝《黑客帝國》續集期間,基努.里維斯經常在片場誦讀佛經,神情非常虔誠。

影片特色

在活佛是活的佛一文中,已談過西藏的轉世者情況。這種大修行人(註:筆者並不用「高僧」這個詞,是因為有許多大師及大修行者不一定是出家人)的乘願轉世,後世年幼時能認出前一生的友人及法物、自幼就顯出非凡的慈悲與智慧、再被原寺院或上世之弟子依傳統考核確認、再依傳統升座恢復其先世名位的情況,其實並不局限於藏區。這些大行者既然為了利益所有眾生而乘願再來,自然便不會只在藏族中轉生。

國際知名大導演貝托魯奇的《小活佛》一片中,說及一位西方小孩被認定為轉世者。此片雖然只是虛構的情節劇本,但卻是由一宗真實的事件所啟發的。自六零年代,西方的嬉皮士大批大批地涌至印度及尼泊爾等地,一位名叫耶喜喇嘛的西藏高僧開始向他們開示佛法,引發了藏傳佛教大規模地向西方弘揚的熱潮。這股浪潮發展至今未艾,耶喜喇嘛的弟子在二十多個國家創立了近百間西方的佛法中心、禪修中心、寺院及佛法出版社等,在香港及台灣現在也有分會(香港分會是大乘佛學會,台北分會是經續法林),在這些團體中出家的洋僧尼數以百計。耶喜喇嘛在1984年圓寂。

在1985年一個平凡的西班牙佛教家庭中,有一個嬰孩在雷電交加中出生了。這個小孩出生時,母親沒感到絲毫分娩的痛苦,而且從不哭泣。有一次,母親整天忘記了奶,小孩也只會耐心地等待,沒有一點吵鬧或要求。這個小孩不多與兄弟姊妹玩耍,反而喜歡獨自沉思。小孩的母親有一次帶他去一間佛法中心,小孩的舉止便變得奇怪起來,他首先是與西藏人顯得極為親近,然後便私自取僧人的法器把玩,而且使用得甚為熟練。耶喜喇嘛的先世弟子梭巴仁寶哲此時便開始注意他。梭巴仁寶哲早在耶喜喇嘛死後不久,便曾多次請真正有神通能力的人查詢其師轉世之下落。這些預言一致指出轉世者之父名為巴高,母為瑪麗亞,兩個名字顯然並沒有西藏的味道。梭巴仁寶哲在夢中,又曾夢見其先師轉成了一個眼睛明亮的西方小孩。在一見到這個西班牙小孩時,梭巴仁寶哲馬上便認出這便是自己夢中見到的小孩。仁寶哲召來了小孩的父母,問明了他們的名字,父親名叫巴高,母名瑪麗亞。這時,仁寶哲便詳細追問他們在小孩出生前的事,發現小孩的母親曾夢見耶喜喇嘛手抱嬰孩硬塞在她的懷抱。瑪麗亞在多年前曾拜見過耶喜喇嘛。在翻看一些當年與喇嘛會面時所攝之舊錄影帶時,他們又發現了耶喜喇嘛曾說過一些古怪而當時未有人深究的話,例如他曾說:西班牙這地方很好,我願來住一段很長的日子!,又曾對巴高說:我與你有很特別的緣份,我永不會忘記你,即使我在死後也不會忘記你!。另外有一次,瑪麗亞邀請耶喜喇嘛再度到她家作客時,喇嘛摸了一下她的肚皮(這種舉止對一位僧人來說,是甚不尋常的),很高興地自言自語:來!會再來!。梭巴喇嘛又注意到,小孩的舉止與先世耶喜喇嘛十分相似。

沒多久後,達賴喇嘛召見小孩及其父母。在一見到達賴喇嘛時,小孩便笑起來,跌跌碰碰的采了一朵白花,再把花獻給了達賴喇嘛。這時候小孩才十四個月大。在見到先世耶喜喇嘛的先師之肖像時,小孩又不需人教,自行頂禮多次,眼中流露出淚光。沒多久後,小孩通過了辨認其先世用過的法器及私人物品等考驗,正式升座繼承了耶喜喇嘛的名位,名為奧色仁寶哲。

在小孩正式被藏傳佛教寺院高僧承認後,不少耶喜喇嘛的舊洋人徒弟都甚為懷疑。他們事後都表示:要相信輪迴,對我們洋人來說已是一番內心的掙扎。但要親身見著活生生的轉世案例,說我們的藏族老師變成了面前這個洋小孩,是很難令我們真心相信的!。他們又找機會自己考驗小孩,最終都不得不相信。有一位洋人曾擔任耶喜喇嘛的司機職位。喇嘛曾多次私下叫他把破爛的車牌修好,但他一直沒有辦妥。有一次,西班牙小孩見到了這位耶喜喇嘛的弟子及喇嘛的舊車,便淡淡地幽了一默說:你還是沒修好車牌?。這位司機在驚詫之下,話也答不上來,只懂流眼淚。

耶喜喇嘛生前致力於把佛教的神秘面紗除去,喜歡用佛教及佛法接受西方科學的挑戰。在病重時,他刻意選擇在最先進的美國加州醫院內圓寂,讓西方記者見證他的死亡。在死後,喇嘛又戲劇性地轉生於洋人家中,自被注意開始便不斷面對西方傳媒的大規模追訪及刻意挑疑點的眼光,似乎便是有意地讓西方見證高僧轉世的實證。這位小孩曾兩度訪問香港,兩次都受到香港傳媒的大幅報導。他的轉世事跡,被著成了The Boy Lama(Vicki Mckenzie著,中譯本為「少年耶喜喇嘛」)。最近(2000年),他到訪台灣,出席了其先世耶喜喇嘛著作中譯本的發行儀式。大部份的時間,小孩在印度色拉寺中接受西藏僧伽教育。

在西班牙轉世者奧色仁寶哲之前,西方也曾有好幾位被正式承認的洋人轉世者。他們之中的一位,生於對東方宗教完全沒有認識的家庭中,自幼不太說話,也未顯示出太多靈異的現像。但在他剛滿成人年齡的生日會上,他留下了一封答謝父母養育恩情的信,便自己找到了去印度,成為了一位僧人,最後被確認出其先世身份。

現今的轉世者中,也包括了巴西土著、美國土著及港台地區的漢人。

在轉世現像中,也有女性成就者的先例,其中包括女成就者轉世為男孩、女成就者轉生為女孩、男成就者轉生為女孩等情況。耶喜喇嘛的第一批洋僧尼弟子中,有一位名叫冼娜(註:見《富傳奇性的洋僧尼》一文)的俄國貴族後代。她在死後轉生為一法國男孩,是歷史上第一位洋人行者乘願再來而成為洋轉世者的先例,這小孩現在便在寺院中修學。還有一位阿貢諾布拉姆,生為義大利及猶太血統,生於美國紐約,年青時雖並無宗教訓練,卻成立了一間教授愛心及處世之道的中心。遲至1985年,她教導的課程內容被寧瑪派現任宗座注意到,發現其內容實為佛法開示,最終認定她為十七世紀一位女聖人的乘願再來,這時候阿貢諾布拉姆已年屆中年。阿貢諾布拉姆是首位西方女性被確認為轉世者,又因已屆中年方正式升座,成為一個傳奇性人物,她的傳記被記載於《在西方轉世》(Reborn in the West ,Vicki Mckenzie著)一書中。這位女轉世者在西方建立了一個六十五公畝的道場,又創辦了英語的佛法七年課程及自1991年開始、至今未曾中斷過一天的二十四小時世界和平祈願活動。

筆者常常聽到有人疑問:「為甚麽有些『轉世高僧』有妻子?」。其實轉世者不一定是出家人,其中有好一些是現居士相而利益眾生的。他們並不是「有妻子的僧人」,而是居家的修行者。他們並沒有受出家戒,或是因著某種原因而還俗現居士相。外蒙古的宗座哲布尊丹巴法王,便是一位居士身份的法王。薩迦派的薩迦天津法王,也是束髮而有家室的居士身份。內地的班禪大師、嘉木漾仁寶哲及多識仁寶哲,都是因各種歷史原因而還戒重複居士相的修行人。上述這幾位大師,雖並不現比丘的身份,對佛教的重大貢獻及所付出的心血卻是眾所周之而不容忽略的。由此可見,轉世者為利益眾生而乘願轉生在他們各別選擇的地方,以不同身份利益眾生,並不一定就要在西藏轉生、生為男性、出家而後說法。轉世者生為洋人的也有,生為女性的也有,其中有些選擇出家,有些選擇在家,也有些如阿貢諾布拉姆未被認出前的情況——以佛法的內容但非佛法的名義來教育他人,甚至還有很多轉世者在默默地利益眾生、不選擇被認定而升座,反而情願隱於凡夫當中不為人知地做其發願要做的事。

影片特點

《小活佛》 《小活佛》

現今佛法已西漸至歐美各國,在各宗派中出家的白人與黑人都有不少,但最為筆者尊敬及廣為人讚頌不絕的,恐怕是格律派格西羅滋比丘及已往生的冼娜沙彌尼。由於他們兩位的身教所及,不少洋人皈依三寶乃至出家修持,其影響力絕對不下於西藏大師之輩。

格西羅滋是美國出生的猶太人,未出家前以最優異的成績畢業於世界著名學府普林斯頓大學,榮獲每年由總統頒予全國最優秀一百名青年的總統學者獎章。在出家後,法師入讀印度色拉寺昧院嘉絨僧舍(與筆者家師同一僧舍,亦為一代宗師 帕繃喀大師所屬僧舍),在幾千位藏僧中生活,學得一口正宗的藏語,佛學的修持及研讀也絕對不低於藏僧。法師在學餘,用了十二年設計出 藏文輸入法,把藏傳《大藏經》輸入 電腦,再把《大藏經》磁碟及光碟免費派發,至今已送出超過十萬張。漢文 《大藏經》的電子化,亦源於這位藏傳洋僧人在美國與一位老華僑居士的一席話所啟發(這位老居士是德高望重的佛教界前輩。在看到當年尚年青的羅滋法師之藏文《大藏經》電子化後,便著手研究,製作成漢文電子《大藏經》的雛型,直至後來才有台灣及香港教界人士又再發展出完善的電子版《大藏經》)。

在1981年,印度色拉寺面臨財政困境,寺中近千位學僧飲食困難,病了的也沒有錢醫治,羅滋法師便一面攻讀寺院的僧伽教育課程,同時又披上西裝,用五萬美元創辦了一家鑽石公司。這間公司現今營業額過億美元,職員逾五百人,法師因此公司之驚人發展速度曾兩度入選業內名人榜。他所創辦的鑽石公司,收入全歸寺院及資助法師所創辦的二十五項慈善事業。在此同時,法師在佛法學習方面亦一點沒有鬆懈,在原定的時限內以藏語佛法辯經的方式通過了全部考試,畢業成為歷史上第一位美國藉「格西」(相當於「佛學博士」學銜)。

在畢業後,法師創辦了佛法理論函授課程。現今在美國監獄中,就有數百位白人囚犯正在修學他的課程。在訪問外蒙古後,法師開始了電視轉播佛法講座等節目,又在外蒙古協助重弘已衰落之蒙古佛教。在蒙古,不少政要名人都在見到老少蒙古僧人齊集聽這位年青的洋比丘以標準藏語及俄語說法後,感動得紛紛重投佛教。近年來盲目崇洋、看輕自己的傳統信仰之年青外蒙古人,都被這位白皮膚而兼具西方成功商人、美國名大學高材生及傳統佛學最高榮譽身份的僧人所攝服了,都重拾其祖輩對佛法之信仰。法師在1999年底,曾經訪港弘法,分別以比丘身份為佛教徒開示及以信奉三寶的成功商人身份向社會名流演講佛法中的智慧及有道德的營商手段,吸引了很多位香港名流參加。在2000年,法師開始閉關修持,將在2004年才出關。其倡辦的美國佛教大學,現在其弟子的協助下逐步成形。

冼娜的全名是洗娜.娜柴夫士基。她是前俄國的皇族血統,其父是前俄國的太子,冼娜的母親則是美國最富有的女性之一。這位公主自幼集萬千寵愛在一身,其美貌也是特別吸引人注意的。自幼年起,冼娜便在美國好萊塢圈子中活動,成為了傳媒的焦點。在她的少年時代,已多次因吸毒、藏毒、奢華的生活、傳奇性的家族背景及荒亂的男女關係而成為頭條新聞。在六十年代,冼娜受了嬉皮士文化的影響,先去了希臘的小島上,住在一群不認同社會價值觀的藝術家中。後來她又到了印度,繼續其與毒品及男女關係分不開的「靈性之旅」。這時候的冼娜,已經有多次結婚及離婚的經驗,她其中一位前夫是執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Herman Hesse 的作品《悉達多》電影版的名導演。

有一天,冼娜狂妄地沖入了一位叫做梭巴仁寶哲的房中,毫無禮儀地問:「我怎才可以得到解脫?」。這時候,梭巴仁寶哲與其師父耶喜喇嘛(註:見《乘願再來的聖人》一文)呆了。在此之前,從來沒有洋人向他們求法。在他們的心中,冼娜正是洋人中的典型——富有、自傲、縱慾、吸毒及無節制地飲酒。兩位法師在考慮了很久之後,才決定接受這位公主為弟子。在開始的時候,公主完全不理佛法中的敬師傳統,十分自以為是。在經過九個月的學習後,冼娜慢慢地由狂妄縱慾、處處受人寵愛遷就的刁蠻公主變為一個開始為眾生著想的人。她後來受戒出家,成為歷史上格律派首位洋女出家人,其苦行及持戒之嚴謹更特別為人所讚頌。在尼泊爾,冼娜買下一塊地,協助耶喜喇嘛創立了一間寺院,又把法師帶至西方弘法,就此創立了現今在二十五個國家中,有過百間弘法中心、寺院、閉關道場與出版社及攝受了數百位洋僧尼的國際性佛法組織。不少冼娜的朋友,在見到她的戲劇性變化後,便感到佛法之偉大,也紛紛皈依三寶。

冼娜在協助佛法弘揚至西方後,自知過往習氣難除,便發願閉關三年,卻在閉關期中因病往生。在往生的一天,冼娜自知時至,向人說:「現在我要走了!」,便由病床上勉力坐起,在跏趺坐姿中欣然往生。在冼娜往生的訊息未傳出前,有幾位以神通及證量著名的大師,都聲稱在定中及夢中見到冼娜已乘願轉生。

在冼娜往生後,不少西藏大師都說:「冼娜不是一個凡夫。她極可能是某位大成就者刻意轉生為具財富、美貌及貴族血統於一身,先是示現極淫亂、縱慾及吸毒的墮落生活方式,然後再示現為受佛法影響,搖身一變而成為把佛法帶至全世界的持戒出家人,最後在極吉祥的情況下自知時至而往生。她一生中之極端轉變就是她對西方人的身教開示!」。這些大師的推測,在幾年後被一位法國小孩的出生證實了。

在冼娜生前,在某一次以法文進行的記者訪問中,她曾表示希望有一天能向西方人證明輪迴的真實性及自主生死的可能性。在這次訪問的十七年後,在法國有一位男嬰誕生了。這個嬰孩出生時,母親不感絲毫痛苦。小孩並不哭叫,只發出一種低沉的韻調聲,令醫生及護士都感到震驚莫名。小孩在出生後幾分鐘,便自行盤腿坐起,手指結為近似乎佛教手印的狀態,神態舉止都似一個成年人。當時在產房,便已有洋護士開玩笑地說:「看!一個小『和尚』!」。小孩自幼便表現出令人詫異的慈悲心及道德觀念,而且自然對暴力有極端的反感。由於種種靈異的徵兆,其父母只好把小孩帶到西藏法師前請示,法師在觀察後建議把小孩帶到尼泊爾冼娜生前創立的寺院中再行觀察。到了尼泊爾後,小孩的表現變得更奇怪起來。他認出了冼娜公主住過的房子,又偷偷地在佛像前頂禮。在一番嚴格的測試後,小孩被薩迦派宗座薩迦天津法王及格律派高僧認定為冼娜公主的轉世化身,成為歷史上首宗由洋人修行者自主轉生為洋人的例子。

冼娜的一生及其轉生,正好是一段完整的開示,向西方人活生生地示範了由縱慾、吸毒、酗酒及過慣好萊塢式的奢華生活之刁蠻美貌公主,透過佛法修行,變為一位持戒嚴謹的出家人,達到了自知時至而坐化的境界,最後更以轉生為西方小孩的方式,向世人證明自主生死是不論東西方人、不論背景都能透過修行而達到的境界。因為冼娜的事跡,不少西方人都受到激勵而開始認真修行,自主生死的境界變得不再是遙不可及的東方神話境界!

盤點貝納爾多·貝托魯奇的作品

義大利著名導演貝納爾多·貝托魯奇在第64屆法國坎城國際電影節被授終身成就獎。貝托魯奇是義大利詩人阿蒂利奧·貝托魯奇(Attilio Bertolucci)的兒子,從小就受到了藝術薰陶,其電影在世界影壇有著獨特的地位。他擅於把富有家庭氣息的浪漫情節和內蘊的心理批判作為表現的核心,並結合一些政治、社會內涵,形成了他獨特的創作風格。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