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改編自作家徐光耀的同名中篇小說。是由潤亞影視傳播有限公司聯合北京中亞廣告有限公司出品的一部20集電視連續劇。 由徐耿執導,徐兵編劇,謝孟偉,杜雨,張一山,王莎莎、錢哆多聯袂主演。 講述了河北省保定市小嘎子在老鍾叔,老羅叔,區隊長,奶奶的引導下,成為一名名副其實的八路戰士的過程。 《小兵張嘎》於2004年7月27日在央視八套全國首播。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小兵張嘎》海報 《小兵張嘎》海報

故事以抗日戰爭時期的河北省保定市白洋淀為背景,以嘎子 (謝孟偉飾)夢想參加八路,夢想得到一支屬於自己的真槍展開。奶奶為了保護八路老鍾 ( 杜源 飾)犧牲了,嘎子隻身上縣城找羅金保 ( 金宏 飾),打鬼子替奶奶報仇。在縣城結識了集賢居少掌柜佟樂 ( 張一山 飾),嘎子仇沒報,反而陷入鬼子追殺。在佟樂和一個神秘便衣的幫助下,脫離險境。便衣原來是羅金保,將嘎子帶到區隊秘密隱藏之地,錢隊長 ( 崔金華 飾)收留了嘎子。嘎子從此以小八路自居,緊接著又和區隊八路打了一場挑簾戰,嘎子繳獲一把真槍。眼看夢想全部實現,槍卻被區隊長收了。嘎子想不通,和打賭認識的小夥伴胖墩 (杜雨飾)一起重返縣城。嘎子要單獨替奶奶報仇。由此同時,後方特派員劉燕 ( 錢多多 飾)肩負使命路經白洋淀被伏擊。劉燕不知下落,鬼子派了石磊 ( 劉乃藝 飾)冒充特派員混入區隊。鬼子的計謀被嘎子無意中發現,嘎子和佟樂、胖墩行動起來,誤認為區隊聯絡員純剛 (宋軍飾)是鬼子奸細。純剛竟然被孩子制服,報信不成有口難辯。白洋淀漁戶女兒玉英 (王莎莎飾),打魚時救了劉燕。劉燕受傷難行,請玉英去城裡尋找聯絡員。玉英在城裡遇到了嘎子一夥。三方力量圍繞著真假特派員鬥智鬥勇,特派員肩負的任務迫在眉睫,大批藥品將在指定時間內經過白洋淀。鬼子方面,龜田和齋藤 (矢野浩二飾)一武一文,試圖在最短的時間內,通過奸細石磊了解真相,將區隊八路和藥品一網打盡。區隊錢隊長則逐漸識破石磊真面目,將計就計引鬼子出動。而真特派員劉燕卻與孩子們在一起。經過種種誤會和巧合,以嘎子為首的孩子們,粉碎了敵人的陰謀,配合區隊八路使藥品順利過境,一舉殲滅龜田齋藤一夥日本鬼子。

分集劇情

第1集

老鍾躲在嘎子家養傷,削了一把木頭手槍送給嘎子。嘎子正高興呢。想有朝一日弄把真槍比木頭槍更來勁,想著想著槍就響了,鬼子進了鬼不靈的蘆葦盪。嘎子憑著機靈勁兒掩護老鍾出莊,眼看進了蘆葦盪,又被鬼子迎頭抓了回來,被叫其帶路到鬼不靈。嘎子趁其不備,偷偷下水逃跑了。龜田大隊長四處尋逆,沒有找著,只好帶人隻身去摸清鬼不靈的位置。嘎子逃回後,向人們報信已來不及,這時,鬼子已經把嘎子奶奶押到鬼不靈井邊空地,龜田逼問八路在什麼地方,嘎子的奶奶就是不說。龜田只好拿刀向其砍去。老鍾最後也被抓走。紋銀等鬼子走後,與嘎子埋葬了奶奶,嘎子一邊哭一邊喊著要報仇。紋銀說,老鍾養傷的時候曾說過有個羅金保,是他的生死兄弟,是打鬼子的高手。嘎子說要去找八路軍,紋銀說什麼也不讓嘎子去。第二天天亮醒來,紋銀老漢扯扯繩子哪兒都緊,繩子都在自己身上,綁得粽子一樣,嘎子早不見了。嘎子隻身上縣城找老鍾說的打鬼子高手羅金保去了。可是羅金保長什麼樣,當面碰見也不認識呀。找一天便餓了,跨步進了縣城最大的酒樓集賢居。

第2集

集賢居內,嘎子冒冒失失地進了酒樓,直奔一個空桌。佟掌柜打量了他一下,沒好氣地吩咐小二為他上菜。而後,嘎子因為無力支付飯費,被其他店夥計圍了起來。嘎子一個琉球,“嗖”的一聲躥了個沒影。嘎子躲進樓上,無意中碰到了集賢居掌柜的小少爺、齋藤的乾兒子——佟樂。嘎子誤認為他是漢奸,與他爭吵起來,差點把坐在樓下的齋藤引進來。一場干戈過後,二人惺惺相惜,成為了一對“歡喜冤家”。 嘎子準備離去時,正巧遇到齋藤要起身吩咐龜田新的任務。嘎子一時來勁,抄起跟前一塊磚頭就朝齋藤的腦瓜子砸去,齋藤拍案而起,立即調動日兵進行全程大搜查。嘎子跑遍了整個縣城,每處角落都能碰到鬼子和偽軍。無奈之下,嘎子準備出城暫避。可令他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剛到城門,就被早已守在那裡的胖翻譯一夥人逮個正著。嘎子這下急了,正當情形萬分緊急之時,一位身著古怪、頭戴氈帽的墨鏡男子突然出現,拔槍擊斃了三名押解嘎子的日兵,胖翻譯見狀趕忙返身逃跑。男子把嘎子帶上,到了一處看似根據地的村落——“孟良營”。等到了那個地方後,見了白洋淀區隊隊長老錢,這才明白自己終於找了親人。錢隊長得知鬼不靈的情況後,頓時怒由心生,發誓一定要報此仇! 嘎子終於見到了自己的偶像羅金保,於是恨不得留了下來,迷上了當八路軍的滋味。這天,嘎子正跟當地的野孩子們講述自己的從軍經歷,突然,一聲清脆的槍響,打破了村內的寧靜。

第3集

八十個鬼子進了楊樹屯。來得很突然,報信來不及,嘎子憑著機靈勁,里應外和配合區隊打了場挑簾戰。嘎子得了把真槍,壓著興奮勁,和區隊打出楊樹屯。隊伍打了勝仗轉移鬼不靈,晚上破例在露天場子休整。一副皮影支了影窗在唱戲,大人孩子看得津津有味。嘎子沒興趣看,心比誰都高興。覺得自己是八路了,招搖著真槍對一群野孩子指手劃腳。野孩子們原來都圍著耍影的胖墩,胖墩心裡不服氣,眼睛溜溜地盯著遠處的嘎子,皮影耍得模模糊糊,頭上噼哩叭啦沒少挨胡半瘋的琴弦子。嘎子得意忘形,被錢隊長叫進大屋收了手槍。理由是八路就要聽指揮,槍是隊伍的財產。嘎子想不通,委屈得不行。場子上皮影已散了,胖墩見到嘎子便上去較勁,說好嘎子輸槍。胖墩沒值錢東西,嘎子便說輸皮影行頭。

第4集

嘎子前腳離開,羅金保後腳進來。照相館是聯絡站,純剛是聯絡員,後半夜上一站的護送聯絡員要將特派員送來。羅金保和純剛到指定地點接了特派員連夜護送離開白洋淀。白洋淀邊蘆葦盪,特派員和兩個護送的聯絡員遭埋伏。一名聯絡員犧牲,另一名聯絡員被捕,還有一名失蹤。天色擦黑,集賢居開始熱鬧起來。佟樂在樓上自己屋裡收拾收拾,準備跟後媽李仙花出門。齋藤先生讓鬼子兵帶來口信,晚上到司令部看中國皮影,並讓嘎子一同前往。嘎子坐三輪摩托一路無阻進了司令部,天已黑透,佟樂一扭頭不見了嘎子。司令部空場上亂鬨鬨,胖墩和胡半瘋在支影窗準備唱戲。嘎子進了司令部,要報仇也得先取槍,嘎子摸到影窗後面找到胖墩要槍。胖墩見到嘎子,說什麼也不給槍。倆人溜到一僻靜處,又要打賭。上次摔跤是嘎子的弱項,這回比爬樹,胖墩輸全副皮影行頭,嘎子輸了光著屁股去看胖墩的皮影戲。胖墩先爬,好容易也爬得挺高。輪到嘎子一溜煙爬到樹頂,卻沒下來。胖墩在下面說認輸,下來要耍皮影開戲了,戲完了皮影都歸嘎子。嘎子抱著樹冠還是一動不動,原來嘎子看見了不該看見的東西,樹頂緊挨著高牆的一個小窗,裡面一夥鬼子在拷打一個男人,龜田和齋藤都在。這個男人竟是那名被捕的聯絡員!

第5集

龜田吊著被嘎子打傷的胳膊,帶領人馬包圍了鬼不靈,喊著挖地三尺也要找出嘎子和昨晚上唱皮影的兩個小八路。鬼子來得很突然,嘎子胖墩只來得及躲入草垛,聽鬼子的每一句話。紋銀老漢是村裡的長者,不交出八路日本人就點火烤。純剛還在屋裡炕上,紋銀一言不發。嘎子和胖墩躲在草垛里覺得要完蛋了,因為純剛是和鬼子一夥的,剛才紋銀恨不得生剝了兩個小傢伙,交待是肯定的了。兩人冒著汗準備衝出去。誰知紋銀破口大罵鬼子,拒不交待。鬼子搜村回來什麼人也沒找到,看樣子純剛已不在家裡。火點得旺旺的快燒著紋銀了,老汗還是不說嘎子他們的下落。兩個小傢伙覺得純剛是漢奸,自己的老子卻是好漢。覺得身為八路就要挺身而出,不能讓老百姓受苦。嘎子沖了出去,胖墩有一把寶貝彈弓一口袋鐵彈,走哪兒帶哪兒彈無虛發。這會兒交給嘎子,扯滿了瞄準一個鬼子,喊一二三,準備鐵彈飛出去人就往外沖,喊到三時,外頭啪地一聲槍響!一個鬼子倒下。鬼子見了,往槍響的地方追八路。嘎子和胖墩從草垛里出來,鄉親們已經撲滅了紋銀身上的火。村外那一槍是純剛打的。他醒過來從炕上抄了槍,到村口打倒一個鬼子,跑入蘆葦盪找區隊去了。鬼子抓不著人返回鬼不靈,嘎子和胖墩分頭跑。嘎子腿腳利索往村里跑。紋銀在自家門口使嘎子在全村人面前丟臉,嘎子和純剛結仇了,不抓到純剛這個漢奸,並且在全村人面前親手槍斃,嘎子難消鬱悶。可是純剛不見了,鬼子眼看又到了村口,嘎子翻牆躍戶鑽了水圍子。胖墩跑不快,在村頭被鬼子抓住帶回縣城。純剛在孟良營附近找到了區隊,石磊也在。支走石磊,純剛將和嘎子碰見以及發生的事大約說了一遍。嘎子的話到底是否可信,石磊到底是否特派員一時無從認證。

第6集

嘎子不知道胖墩被抓,在鬼不靈分頭跑時和胖墩約好到集賢居碰頭。另外還有一件大事,於公於私嘎子都要找到漢奸純剛。嘎子又混回縣城,半夜摸到照相館碰運氣,照相館裡亮著燈,嘎子一陣狂喜,估計純剛在裡面。這時有鬼子巡邏,嘎子不敢在街面久留。繞到巷後,後門竟然半掩著,嘎子衝進去大喊漢奸別動,只見屋中間坐著文文靜靜的一個女孩,女孩是英子, 英子開口說了接頭暗語,嘎子也嚇著了,如果純剛是冒充的派特員,眼前這個和自己一般大的女孩難道是真的。只有一點嘎子肯定,絕對不會有這么膽怯可愛的小漢奸。英子說她要回白洋淀,問嘎子去不去。她還說,話是別人教她說的,要帶他回家見親戚。嘎子越來越迷糊,眼前這個莫名其妙的小姑娘家裡,難道有一個真正的特派員。正說著,傳來開門的聲音。進來的是純剛。純剛看見嘎子,問女孩是什麼人。嘎子什麼都聽不進,要英子去把純剛綁起來,玉英顫顫驚驚不敢。純剛急了,抓得嘎子滿屋子亂竄,一邊竄一邊還毀東西。嘎子說他現在有槍就代表八路斃了純剛,純剛說他沒槍,先揍嘎子一頓再說。英子在一邊不知所措。外面有砸門的聲音,是巡邏的鬼子聽見動靜。兩人不打了,嘎子帶上英子出去,準備出城。出城要等到天亮,夜晚的大街不時有鬼子巡邏。嘎子說要到佟樂家和胖墩會合,英子很少來縣城,膽顫心驚隨著嘎子穿街走巷,往集賢居而去。佟掌柜和李仙花回到集賢居,見門影里藏著兩個人,此人正是嘎子和英子。佟樂見著嘎子挺高興,夫妻倆嚇得不行。佟掌柜決定連夜將玉英嘎子轟走,出門看了看,兩個白脖便衣在對街監視。人是送不走了,齋藤明顯對此有了布置,夫妻倆越想越怕。最後還是佟掌柜想法讓其進來喝酒,最終兩名監視者還是經不住酒的誘惑,醉倒在酒桌旁,佟掌柜又叫人將其抬出門外。

第7集

監視佟樂的兩個人,在集賢居門外醉睡。嘎子這邊,和英子又進了集賢居,與佟掌柜商量計策。司令部大牢,高桿偽軍過來押人。胡半瘋以為要送上刑場了,於是號啕大哭,待被押到齋藤書房才知是佟樂設計脫身之策,讓倆人唱皮影以迷糊鬼子。胖墩佟樂倆人商量換衣服,佟樂和胡半瘋回牢里,而胖墩穿著佟樂的衣服離開司令部。胡半瘋怕死,不捨得皮影也不捨得兒子,嚷嚷著也要一起逃走。佟樂在影窗後面叫那兩個鬼子,說皮影不想看了,讓他倆到外面警戒。接著胖墩換了佟樂的衣服出來,低著頭遠遠避著兩個鬼子。胡半瘋手哆嗦著收拾東西,眼看帶著佟樂要出門了,捨不得皮影行頭又回來要拿,被鬼子瞧出破綻,胖墩撲上去奪槍喊佟樂幫忙。司令部空地上,純剛支使鬼子拍相片給羅金保打掩護,羅金保順勢才一路摸到齋藤書房裡來。羅金保來到書房,見此情景,忙將兩個鬼子解決掉。佟樂見到了真八路,興奮得不知如何是好。羅金保穿上鬼子的衣服,押著胡半瘋先出去,而胖墩則往大門走去。鬼子這時突然集合,胡半瘋嚇得屁滾尿流,滿院子亂竄,想往外跑追胖墩,羅金保攔也攔不住,胡半瘋跑出司令部大門,被龜田一槍打傷,羅金保趁混亂低頭往後院走,瞅個冷子脫了鬼子衣服,回頭跑出來,只見純剛正好被一個鬼子拽住盤問,見人來才鬆開。佟樂穿著胖墩的衣服坐等齋藤回來後,他說胖墩他放走了,如果齋藤和那些鬼子不一樣就不會生氣,如果是壞人就把佟樂關起來。齋藤口是心非說不生氣,讓佟樂回家。佟樂很高興,跑回到大門口時卻嚇傻了,見到胡半瘋被拖進來。齋藤目送佟樂離開,便叫來歪嘴,吩咐跟蹤佟樂,但不要驚動。

第8集

佟樂昏昏沉沉往回走,半路上碰上了英子。胖墩紅了眼要替胡半瘋報仇,嘎子說現在不是時候,得趕緊走,不然就全被鬼子抓住了。這時忽然眼見對街一個便衣來回晃,是跟蹤的歪嘴。嘎子建議分頭走,自己把跟蹤的尾巴甩了。孩子一散,歪嘴不知該跟哪個好了,追了這個丟那個。嘎子繞回去爬到牆上砸了歪嘴一磚頭,抬頭看胖墩又往司令部的方向返。歪嘴目瞪口呆。純剛好不容易才保下羅金保,兩人出來嘎子一夥已不見蹤影。兩人商量分頭行動,純剛火速趕回孟良營通知鬼子將來清剿,羅金保尋找嘎子,打聽另一個特派員的下落。純剛緊趕慢趕也趕不過鬼子的機械化部隊,眼睜睜看著龜田領鬼子大隊包圍了孟良營。可是孟良營里一個八路也沒有。錢隊長覺得石磊可疑,再加上純剛的訊息,錢隊長開始對石磊的身份產生懷疑。於是提前把部隊轉移。石磊在轉移途中,又將區隊將進駐靈不鬼的訊息送了出去。佟樂將三個小夥伴領回集賢居,並且說了司令部發生的事情。嘎子要佟掌柜將他們送出城去,佟掌柜巴不得這幾個小瘟神永遠不再回來,但絕對不許佟樂離開家半步。集賢居內,佟樂淚汪汪送三個小夥伴走。英子告訴佟樂到自己家的方法及約定地點,佟樂聽後點點頭。歪嘴回到司令部,告訴齋藤人跟丟了,齋藤打了歪嘴一耳光,命令歪嘴回到鬼不靈一帶繼續接應石磊。歪嘴趕緊點頭答應。英子帶著嘎子與胖墩來到英子家,對爺爺奶奶說嘎子就是縣城照相館帶回來的親戚,劉燕在一旁看見也愣了,隨後便平靜下來。往後的幾天,劉燕絕口不提派特員和有關八路的事情。純剛又來到區隊,與錢隊長商量有關特派員的事情。

第9集

一天,嘎子他們三個在湖邊玩耍,回來時發現劉燕卻不見了,四處尋找才得以找到。問其失蹤緣故,原來劉燕是到蘆葦盪尋找當天摔落的小嬰兒,嘎子也低頭沉思起來。嘎子又向劉燕弄清了特派員的使命,不敢耽誤,立刻告別英子他們,去找區隊告訴錢隊長真特派員的訊息,同時揭穿假特派員。話分兩頭,單說齋藤想到,要想讓石磊取得區隊的信任,那么真特派員是關鍵;要想知道真特派員的訊息,嘎子是關鍵;要想知道嘎子在哪裡,佟樂是關鍵。於是齋藤派人去找來佟樂,探聽嘎子的下落。佟樂想起胖墩託付給他的事情,於是心生一計,讓齋藤先放了胡半瘋,自己才告訴他嘎子的下落。齋藤為達到目的,只好忍了口氣,去叫人放了胡半瘋。等到胡半瘋安全離開後,佟樂卻告訴齋藤,自己什麼都不知道。齋藤惱羞成怒,把佟樂關進了監獄。齋藤並沒有灰心,他一計不成又生一計,把最後的希望寄托在假特派員石磊身上,可怎么進行進度呢?於是他與龜田商量了個主意,讓龜田把老鍾帶上去鬼不靈,要挾區隊交出特派員,配合他演好戲,好讓石磊取得區隊的信任,順便再把老鍾殺掉,以敲山震虎。

第10集

這天,龜田帶領大隊人馬準備出發。就在走之前,胡半瘋喝著酒醉暈暈地走進司令部,迷迷糊糊地說把佟樂給我放了。齋藤在一旁見後,眼珠一轉,叫人把佟樂帶來,押進卡車裡隨同出走。龜田問其故,齋藤說讓他見識一下他們殺人的威風,另外讓佟樂跟石磊在一起,以讓石磊得到有關特派員的訊息。龜田連連稱讚齋藤的一箭雙鵰。  純剛這時在縣城照相館得到了龜田大隊出發的訊息,於是立馬動身,騎著腳踏車獨自趕往區隊報信。再說嘎子帶著劉燕的使命也來找區隊,半路上感到口渴,見旁邊正好有一個茶攤,於是走到攤前,討了碗水喝。純剛這時正巧也趕到,也感到口渴,於是也到茶攤前要了碗水喝。此時嘎子喝完水去撒了泡尿,回來時碰上純剛,想起純剛是漢奸。於是趁其不注意,來到純剛的腳踏車前,撒了腳踏車的氣。純剛聽見聲響,來到車前,見其景,大叫嘎子壞事了。嘎子說專門壞純剛的事,於是兩人吵起來。正在這時,鬼子大隊已經從此經過。純剛見了,急得說晚了,報信已來不及了,只好唉聲嘆氣,埋怨起嘎子。嘎子也感覺自己闖禍了,誤會了純剛,於是倆人重歸於好。突然,茶攤老闆叫其付帳,純剛趕忙過去付錢。事後,倆人趕緊想方設法到鬼不靈送信。最後還是晚了一步,讓鬼子搶了先。區隊被堵在村里,而石磊卻明白了龜田的用意。於是石磊挺身而出。

第11集

石磊現身,被鬼子帶到鬼不靈前門井邊。龜田要石磊說出到白洋淀的任務,石磊不說。龜田要石磊交待八路的下落,石磊還是說不知道。村裡的鬼子就都撤到了空場。隱藏的區小隊悄悄轉移。錢隊長心急如焚,就算先前對石磊的特派員身份有過懷疑,但沒有證實之前,萬一石磊是真的豈不關係重大!而此時錢隊長對石磊的身份十分已信了八分半。區隊全部轉移到了村外,錢隊長決定不管付出多大代價,先把石磊從鬼子手裡奪回來再說。嘎子和胖虎雖然在集賢居幾進幾出,但從來沒仔細和佟樂說過有關特派員的事情。這時,龜田正要把石磊網鍘刀上送,佟樂趕緊撲到石磊身前護住,不讓殺石磊。龜田惱羞成怒,掐住佟樂的脖子,你死啦死啦的。在一旁奄奄一息的老鍾,趁機奪過龜田的軍刀,向龜田砍去。龜田反應靈敏,回身開槍結果了老鍾。這時,一名日軍來到龜田身邊報告:村子裡有八路。村外突然響起猛烈的槍聲,外圍的鬼子紛紛中槍倒下。鬼子趕緊撤退,槍林彈雨中石磊找機會逃跑,佟樂不失時機地湊上來,拉著石磊往草叢裡鑽,一路狂奔。石磊正愁下一步不知往哪裡去呢。佟樂說到嘎子,再往下佟樂更乾脆,說知道怎樣才能找到嘎子,讓石磊帶他到白洋淀水區。鬼子撤走後,區隊回到鬼不靈,老鍾已經犧牲了。純剛和嘎子在村口大樹下哭泣。埋了老鍾,錢隊長沖嘎子和純剛發火。尤其是嘎子,屢次三番不守紀律,自作聰明一個人壞了大局。有關特派員的事情,更是小孩的信口雌黃。錢隊長問既然另有一個派特員為什麼不和嘎子一起來,有什麼憑證,派特員到白洋淀來乾什麼。所有的一切嘎子都回答不上來。石磊便是特派員,如今因為嘎子擅自行動,被鬼子抓走了。嘎子特別委曲,原以為自己立了許多功勞回來,等著錢隊長表揚呢。劈頭蓋腦受了這么一通批評,便頂嘴。說老鍾犧牲明明是區隊不敢打鬼子,還說錢隊長打一開始就不想救老鍾。錢隊長盛怒之下嘎子被關了禁閉。錢隊長讓羅金保先到城裡打探訊息,區隊隨後出發,不惜一切代價救出石磊,替老鍾報仇。純剛也受了嘎子的連累,沒有跟區隊一起出發。錢隊長命他留下來看好嘎子,如嘎子再逃跑闖禍,唯純剛是問。天眼看就要黑,嘎子的禁閉關在紋銀家中。紋銀純剛爺兒倆在隔避喝酒,嘎子隔著門縫兒怎么哀求也無濟於事。這爺兒倆都是嘎子的冤家,逃又逃不掉,紋銀家的黑屋裡連窗子都沒有。石磊和佟樂來到白洋淀的時候,佟樂睡著了,一路趴在石磊背上。石磊問佟樂是不是這處水窪,佟樂迷迷糊糊說是,石磊便撕幾塊布條去栓在蘆葦上。過一會兒佟樂又說那邊的水窪也有野鴨,石磊背著佟樂好不容易趕過去,又撕布條系蘆葦。如此三番兩次,方圓幾里的蘆葦盪系滿了布條,石磊早已破衣爛衫。再問佟樂接下來怎么辦,佟樂說等著,明天嘎子玉英會來看這些布條。石磊氣得七竅升煙,又不能把佟樂怎么樣,留著他還有用。而佟樂卻不知道這個八路叔叔是個危險的傢伙,於是危險正在向佟樂一步步逼近。

第12集

嘎子軟磨硬泡加威脅利誘,竟然又將純剛說動了心。純剛也想看看嘎子一天到晚掛在嘴上的另一個特派員,錢隊長現在明顯就信任石磊,如果知道石磊是假的後果不堪構想。於其坐等關禁閉,不如抓緊時間將真特派員帶回來,那樣區隊大局都有利無害。區隊回到鬼不靈已是天將拂曉,紋銀仍在呼呼大睡。隔壁門內嘎子連同純剛不知去向。錢隊長判斷嘎子肯定去往白洋淀,遂令羅金保引路,全隊往上一次跟丟嘎子的白洋淀邊而去。玉英在水道中采菱,順便到淀邊看看嘎子有沒有回來。嘎子沒看見,卻看見了蘆葦中系的布條,玉英欣喜地喊佟樂。佟樂在亂草里呼呼大睡。石磊出現在玉英面前,他說自己是區隊八路,是來找嘎子的。毫無防範之心的玉英駕舟帶石磊往淀中而去,佟樂依然在草中熟睡。往島中而去的路上,石磊說自己是區隊派來接特派員的。純剛和嘎子來到淀邊,佟樂正好睡足了睜開眼,滿世界喊石磊。佟樂將自己怎么來的,怎么英勇救出了八路特派員石磊,亂七八糟給嘎子說了個顛三倒四。石磊到了玉英家,與爺爺奶奶閒聊,聊出了破綻。破綻最大的是,爺爺理所當然認為石磊是嘎子出淀帶回來了的,而石磊也順著話勢說,是嘎子告訴特派員在淀中。可石磊竟連嘎子的長相都說不清。爺爺雖然不打鬼子,卻知道鬼子漢奸可恨。話里話外一含糊,石磊便不耐煩了,撕開偽裝,殺害了英子的爺爺奶奶,還燒了房屋。這時,小舟載著的嘎子佟樂純剛和錢隊長羅金保,大家遠遠地看見火光沖天。

第13集

錢隊長把石磊叫到一個僻靜處,問他特派員此行的任務。石磊這時已問過劉燕,於是把劉燕告訴他的話照說了一遍。話剛說完,嘎子回來了。看到房子化成灰燼,又看到正在傷心痛哭的英子,上前問緣故。嘎子問劉燕在哪,英子一副悲憤的樣子,說石磊說逃跑了。而且石磊還說劉燕,實際上是鬼子按插的假特派員,騙取了嘎子等一夥孩子的信任。自己來到後,和爺爺奶奶截穿了劉燕的真面目,因此劉燕殺人滅口,放火燒了草房。自己因為救火救人,所以被劉燕得以脫身逃跑了。聽石磊這番說法,錢隊長羅金保純剛均不敢相信,又不得不信,畢竟劉燕誰也沒有見過,而爺爺奶奶又已葬身火場。英子哭得要往火堆里撲,羅金保連忙將其攔住。嘎子噙著淚問石磊是什麼人,石磊說他是特派員,嘎子一聽就大喊狗漢奸,向石磊身上撲著毆打。這時,渾身精濕的胖墩也朝石磊撲了上去。胖墩邊打邊喊佟樂,說你要不幫忙,以後就絕交,就是小漢奸。佟樂也撲了上去。局面變得無法控制,石磊不能下狠手,一時狼狽不堪。純剛金保拖開孩子,錢隊長嚴厲批評了嘎子。這回嘎子不是委屈,是徹底翻臉了。他說不參加八路了,他自己也能打鬼子。此話一出,嘎子一點也不示弱,純剛金保勸都勸不住,一大一小都上了火。孩子犯渾沒理講,錢隊長不再糾纏。區隊陸陸續續全部上了島,簡單安葬了玉英的爺爺奶奶。通過這件事,錢隊長對石磊的懷疑基本上已成定局,只是苦於一時沒有證實的方法。再說就算證實了,簡簡單單把石磊抓起來也只是除奸而已。錢隊長心裡自有盤算,必須先找到劉燕。區隊開始尋找劉燕的蹤跡。以嘎子為首的幾個孩子留在小島上,眼見區隊八路陸續散入蘆葦叢。純剛也沒有走,說區隊八路不帶他走,這都是受嘎子連累所致。嘎子仗義,便留下了純剛。自己封了個隊長,胖墩副隊長,玉英炊事長,佟樂聯絡官,純剛什麼也不是,就是個打雜的。純剛留下是錢隊長的安排,既然硬擰不過孩子,留下個大人。

第14集

傍晚將黑時分,船到淀邊,劉燕還是要獨自離開。劉燕很虛弱傷神,孩子們很疲憊傷心。嘎子問為什麼不跟他們在一起,他們也可以打鬼子,幫她報仇完成任務。劉燕說要到縣城找自己的孩子,如果還活著一定回來找大家。孩子們不讓劉燕走,要一起幫劉燕到城裡找女兒。劉燕說孩子在鬼子手裡,自己去沒抱活著回來的心。嘎子說鬼子司令部沒什麼了不起,自己已經二進二出,大不了再走一趟。嘎子留下英子陪劉燕,和胖墩佟樂掉頭回去。天完全黑下來,英子又哭了。劉燕抱著英子說了好多話。再說嘎子從火炕下面取出信,所幸還沒有燒壞。佟樂認識字,準備大聲將清單上內容讀出來。嘎子捂了佟樂的嘴,將單子在懷裡藏好,指揮大夥先休息,天亮後進城。哪知純剛一宿沒睡,想偷出嘎子懷裡的清單,一直沒有得手。這邊,石磊覺得白洋淀一場有驚無險,錢隊長對他依然信任。清晨之時,石磊又溜出村子,與拾糞的歪嘴漢奸接上頭。放哨的八路發覺之晚,歪嘴漢奸現已消失在縣城方向,石磊裝作無事一樣回到區隊。哨兵向錢隊長匯報了情報,錢隊長不動聲色。嘎子一行四人到達淀邊,英子睡得很香,蓋著劉燕的外褂。褂衣口袋裡有一封簡訊。劉燕終於還是一人去縣城了。歪嘴回到司令部,向龜田齋藤報告八路特派員是一女,現不在八路那裡,那個未足月的孩子正是派特員之子特派員此行任務有關一大批藥品的過境護送。

第15集

草料車費了些周折,鬼子剌刀往草堆里亂捅一氣,總算過了城門。佟樂突然回城,齋藤很吃驚。嘎子一身碎草未子出現,說劉燕進來了,現在可能已經到了集賢居。純剛尤如五雷轟頂,責罵孩子已經無濟,問劉燕在哪兒,嘎子不說。佟樂回城,一路晃回集賢居。佟掌柜見到兒子回來,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說嘎子和英子胖墩摸進喜宴來找劉燕,重見兒子的佟掌柜又重見嘎子,恨不得馬上把嘎子轟出去,可當著歪嘴一夥又不敢聲張。這時佟樂又不見了,佟掌柜開始找兒子,嘎子一夥也滿酒樓上下找劉燕。胖墩見到了父親胡半瘋,他喝醉了,跟胖墩說皮影行頭是祖宗傳下來的,人在皮影在,皮影不在人活著也沒意思了。半瘋心裡堵得慌,鬼子可惡,自己只想再唱一場都不許。半瘋問,如果鬼子答應讓他唱皮影,兒子回不回來唱,胖墩說他這不回來了么,半瘋拖著兒子的手,還是一個勁兒地問,你回不回來。前堂,到了領新娘的時間,廂房裡新娘不在了。歪嘴沖兩個親家發脾氣,一時店堂大亂。

第16集

嘎子回到牢里,佟樂正在讀劉燕的那封信。信上的藥品名字,佟樂不太認識,但藥品到達時間白洋淀,以及往後各站的時間,卻念得清清楚楚。嘎子一把奪過信,貼肉塞回懷裡。所幸兩個看守的鬼子聽不懂中國話。當務之急是將信送出去,或者逃出去通知區隊接應。佟樂說自己找找齋藤,或許可以見到他爸,讓他爸把信送給八路。胖墩根本不相信佟掌柜,因為在酒樓就是他出賣,大家才被鬼子抓了。這時胡半瘋一覺酒醒,睜眼先看到兒子胖墩,高興得不知如何是好。再看是在牢里,又糊塗了。四個小夥伴商量好了,準備想辦法逃跑。逃出一個是一個,十萬火急將信送給區八路。嘎子設計讓胖墩與鬼子摔膠偷鑰匙,胖墩一心二用又是孩子,結果鑰匙沒偷著反而被摔得七暈八素。嘎子不甘失敗,繼續製造事端,引來了一場與鬼子的五局三勝大比武。龜田聲明輸了槍斃,贏了留著多活幾天。嘎子他們一口答應。眼看就要三比二取勝了,龜田最後想要耍賴,嘎子索性借爬樹比賽從房頂逃走,又引來了鬼子的全城大搜捕。再說歪嘴帶著石磊的情報回到了縣城,可他沒有回司令部,而是來到集賢居喝得大醉,滿處找起他弄丟的新媳婦,非說是藏在後院的地窖里,佟掌柜只好讓他進了地窖。

第17集

佟掌柜眼看著歪嘴進了地窖,眨眼卻鑽出劉燕,接著嘎子和羅金保從後門進來,逃到了大廳拐角處。緩過神,羅金保告訴嘎子,錢隊長已知石磊是假冒特派員無疑。沒有除掉石磊,是因為……正在這時候,龜田領著人馬來到集賢居搜查,先來到了廚房。龜田發現了在後院裡躺著的歪嘴,讓一名日軍看著他,其他人繼續到別處搜查。羅金保等人走後,來到大廳,開槍打死了看守的日軍和歪嘴,槍聲卻驚動了其他日軍。龜田氣急敗壞,命人封了集賢居,自此集賢居關門了。再說純剛掩護劉燕與嘎子來到大街上,劉燕與嘎子逃走,純剛卻被追捕的日軍開槍打死。劉燕為了不連累嘎子,於是毅然挺身而出,被鬼子押回司令部。歪嘴雖被羅金保打了兩槍,可是這兩槍沒打中要害,被歪嘴身前兩塊大洋保了小命,卻又被鬼子押回司令部,情報被送到齋藤手裡!嘎子又回到集賢居,讓佟掌柜拿密信照抄一份,只把日期提前一天,拿蘿蔔刻了右下角的印章,讓佟掌柜拿著真密信去找區隊,告訴錢隊長歪嘴沒死,嘎子去拿著假信糊弄鬼子去了,佟掌柜無奈,只好隻身趕往鬼不靈送信……

第18集

佟掌柜出城雇了輛馬車,去找八路區隊送信。區隊已經離開鬼不靈,暗中扎駐在離縣城只有五里地的一片樹林裡。羅金保向錢隊長匯報城裡的情況之前,讓石磊離開。金保簡單說了三日後的行動,竟然與藥品到達的實際時間相符。所幸報信的歪嘴已被擊斃,只是劉燕和嗄子純剛不知怎么樣了。錢隊長再問羅金保是否已經擊斃歪嘴,金保一時無法肯定。如果歪嘴已死,石磊這邊千萬不能再出差錯,這么想著,感覺石磊出去好一陣沒動靜了。羅金保回來,石磊就感覺氣氛不對,貼在窗外聽見歪嘴被打死,不露聲色地悄悄溜出樹林。佟掌柜的馬車繞著城外走了一圈,八路沒找到卻碰到了行色匆匆的石磊。石磊上來就要讓馬車掉頭,說他是八路。佟掌柜見到了同行,巴不得早點完事,三句兩句說了嘎子交待的事,將信交給了石磊。 石磊心裡那叫一高興,撕開偽裝,開槍驚馬奪路而逃,隨後意外撞樹而死。

第19集

齋藤有意將嘎子和歪嘴關在一起,目的就是要兩人相互殘殺,得出真情報。歪嘴恨透了嘎子,自己活不了也要掐死嘎子拉個墊背的。嘎子打不過歪嘴,眼看自己的小命就要不保。情急下腦子特別快,嘴也利索。歪嘴聽了嘎子的話,兩人商量好在屋裡打起來,歪嘴下手輕不得重不得,嘎子閉眼憋氣裝作不行了。齋藤聽信趕來,歪嘴與齋藤周鏇,給嘎子尋機。嘎子趁他不注意,突然躍身而起,與歪嘴裡應外合綁架了齋藤,搶了一名日軍的槍,來到前院要挾龜田放了嘎子的同伴與劉燕,否則槍斃齋藤。可是最終還是沒有成功,反被齋藤奪槍殺死。齋藤設計,並趁夜晚要聽戲,叫來三個小夥伴。胡半瘋和胖墩演了一出《楊家將》,胡半瘋不幸犧牲,樂樂胖墩被活捉。龜田帶領大隊人馬殺氣沖天,趁著夜色摸進了白洋淀一帶。

第20集

龜田的隊伍潛入白洋淀,黑呼呼的劉燕和孩子分別在其中。羅金保摸上去,接近鬼子後站起來。鬼子問是誰,羅金保壓低聲音謊稱自己是石磊,區隊去縣城打司令部了,自己來帶他們到藥品經過地點埋伏。龜田沒見過石磊,等龜田發覺時,四周槍響起來。羅金保閃入葦叢失蹤。龜田徹底陷入了區隊埋伏。最後被胖翻譯幫助八路除掉龜田,龜田死於八路軍的亂槍之下。日軍縣城司令部,按齋藤的計畫天亮之前必須出發,趕往白洋淀水路路口埋伏。跑走的嘎子和玉英不找了,鬼子押了胖墩佟樂傾巢出發。嘎子拉著英子,尾隨鬼子而去。齋藤領兵埋伏已定。佟樂和齋藤與一批鬼子在炮艇上,一批鬼子在木製船上,胖墩綁在木船船尾。兩艘船藏在葦道里,一左一右夾著水路。嘎子憑著機靈勁,與區隊裡應外合幹了一場漂亮仗,不僅保住了藥品,還把齋藤部隊全部包圍,人馬被殺光,齋藤被活捉。事後,嘎子請示錢隊長,讓胖墩佟樂英子都正式參加八路,立下志:一定要趕走日本帝國主義者。

(註:分集劇情參考資料 )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謝孟偉嘎子簡介 全名張嘎子,鬼不靈出了名的小混混。
張一山佟樂簡介 縣城集賢居的二掌柜,齋藤太君的乾兒子。
王莎莎英子簡介 白洋淀的活潑的女孩
杜雨胖墩簡介 胡半瘋的兒子
矢野浩二齋藤簡介 日本軍官
劉金山胖翻譯簡介 中國的走狗
金宏羅金保簡介 鬼不靈出名的英雄
杜源老鍾叔
黃素影嘎子奶奶
劉傑紋銀簡介 鬼不靈的老漢
宋軍純剛簡介 紋銀的兒子
劉乃藝石磊簡介 假冒的特派員,大日本皇軍特高課的軍官,曾參加大東亞聖戰。
錢多多劉燕簡介 真正的八路女特派員
李迎旗佟掌柜簡介 縣城聚賢居酒樓的老闆
王景明胡半瘋
孔慶三高桿簡介 歪嘴的戰友
王志成龜田隊長簡介 大日本天皇的軍官
張雅欣李仙花簡介 佟掌柜的老婆,樂樂的媽媽。
崔金華錢隊長
韓英群歪嘴簡介 曾經是皇軍的手下,後來改邪歸正,但犧牲了。
姚擴大個劉簡介 八路軍白洋淀區隊機槍手
楊立新茶攤老闆
孟俊泉英子爺爺
陳如珍英子奶奶

職員表

製作人張利華、李茉菊、高旭宏、張森
導演楊光(執行導演)、徐耿
副導演(助理)蔣雲奇
攝影孫濤、馬衛斌、趙林
剪輯倪振中、徐 敏
道具張玉琪(煙火)、魏新才(煙火)、王清風(煙火)、劉曉龍(槍械)、田富友(槍械)、李斌(槍械)、蘇朋、付守成、胡建設、劉金宏
配音導演程小龍(擬音)
美術設計楊長志
造型設計王曉艷、張碩、李賢兵、張彪
服裝設計張舒
燈光吳丹、邵國良、田彥收、吳勇、徐沐春
錄音史明明、高長軍、周偉華、張正地
劇務張俊忠、殷鑑、宋照洋
場記欒崢
布景師高丙武、於明海、張旭
發行靳峻

(註:演職員表參考資料 )

角色介紹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張嘎 演員謝孟偉
歪戴破草帽,手拿木槍,身穿白褂,光著腳丫。他只有13歲,擅游泳,能爬樹,會摔跤,愛咬人。機靈鬼透,野氣逼人。他既是一個頑皮的孩子,又是一名優秀的戰士,倔頭犟腦卻又聰慧勇敢。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佟樂 演員張一山
集賢居掌柜的小少爺、齋藤的乾兒子。膽小,但講義氣。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英子 演員王莎莎
善良勇敢。水性非常好。爺爺奶奶被漢奸害死,從此當上小八路打鬼子。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劉燕 演員錢多多
女通訊員,為了將重要信息安全送達,不惜犧牲自己的孩子。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小兵張嘎[2004年謝孟偉主演電視劇]
佟掌柜 演員李迎旗
膽小怕事,為了家人的安危,讓自己的兒子認齋藤做乾爸,但在最後也依然幫助八路打鬼子。

音樂原聲

歌曲名稱作曲演唱演奏童聲合唱
《八路軍拉大栓》鄒野謝孟偉、張林中央民族樂團、中國愛樂樂團中央廣播少年合唱團
註:參考資料

幕後花絮

1、在電影版《小兵張嘎》中扮演英子的老戲骨黃素影時隔半個世紀,重新加盟電視劇版《小兵張嘎》,這次扮演的是小嘎子的奶奶,最後為了保護八路老鍾犧牲了。

2、電視劇《小兵張嘎》是男主角嘎子 (張嘎)的扮演者謝孟偉參與拍攝的第一次影視作品。

3、電視劇《小兵張嘎》在拍攝前,劇組為了尋找小嘎子,在網上招聘、並在北京、石家莊和保定設考點,最後初定了7名小孩到白洋淀體驗生活,但謝孟偉卻不7人在其中,後來劇組一位副導演在7名小孩體驗生活期間第三次去中國戲曲學校附中時發現了謝孟偉。

4、電視劇版《小兵張嘎》在電影版的角色基礎上,增加了石磊和劉燕兩個主要角色。

5、電視劇版《小兵張嘎》為了豐富和深化主題,編劇對一些情節和人物做了改動,豐富了嘎子的性格命運。

6、電視劇版《小兵張嘎》改編總體上沒有脫離原著的精神,突出了革命英雄主義和民族主義,增加的人物沒有違背原著的精神。

7、20集的電視劇《小兵張嘎》,在100分鐘的電影的基礎上豐富了劇情,並且改動了鬼子進村、嘎子進城、端掉鬼子炮樓等若干重要場景。

播出信息

首播時間播出平台播出時間播出劇場
2004年07月27日央視八套19:35黃金檔
註:參考資料

劇集評價

正面評價

《小兵張嘎》劇照 《小兵張嘎》劇照

《小兵張嘎》雖然是翻拍劇,但是沒有讓它變色,並且紅得很純正。它也沒有像其他翻拍的紅色經典那樣,搞“前衛”,在故事中添加愛情戲。( 金羊網評 )《小兵張嘎》是一部兒童電視劇。它充滿那個烽火年代少年兒童應有的特質———如鮮活頑強的生命力、質樸得近乎執拗的思維和行為方式、面對苦難時的樂觀和勇敢、面對艱險時的鎮定和從容,當然也少不了他們所特有的智慧與幽默;同時它也是一部嚴肅的抗戰史詩,它場面並不宏大、哲理也不那么深邃,但它依然以它獨有的方式刻畫了中國抗日戰爭大背景下幾個少年兒童艱難的成長史,並用它獨有的筆墨準確地勾勒了民族不屈的脊樑和各色人等在特定歷史境遇中的心路歷程。 (北方網評 )

負面評價

《小兵張嘎》劇中有諸多不足之處。在情節上,《小兵張嘎》橫生枝節,有意“注水”。綜觀全劇,故事節奏發展太慢,加了不少無關緊要的內容。比如只是一個嘎子要給白洋淀區隊報告“真假特派員”的事,就莫名其妙地一次次陰差陽錯,反反覆覆來了七八集:區隊十萬火急地找嘎子落實“真假特派員”情況,嘎子也急著找區隊,在鬼不靈找到後,見面竟沒有說“真假特派員”的事。如果不是羅金保進城探明假特派員沒跟鬼子回縣城的話,區隊可能又要盲目行動了,這時才想起回來找嘎子,可是嘎子又不見了———這種情節安排不僅是“節外生枝”,而且有“注水”之嫌。這個嘎子還特別愛惹事,總是不講策略、不計後果,沒完沒了地製造麻煩,而且還不撞南牆不回頭,直到把事情弄得無法收拾的地步。比如,當胡半仙父子,在過日本鬼子關卡時,嘎子居然“嫁禍於人”,把手槍交給胖墩,只差一點害得父子倆落在鬼子的手裡。又如,樂樂帶他一起去鬼子的駐點看皮影戲,他卻趁機四處放火,連累了樂樂一家人。最可惡的是,他還把正在執行任務的地下工作者純剛,誤當成奸細,差點用槍結果了純剛的性命。這還不算,事後,他還繼續與純剛糾纏不休。別說純剛幾乎老羞成怒,就連觀眾也忍無可忍。這樣的嘎勁,不僅不可愛,簡直有點可惡。( 金羊網評 )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