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釵

寶釵

薛寶釵,是曹雪芹著長篇章回體小說《紅樓夢》中的女主角之一,與林黛玉並列為金陵十二釵之首,賈寶玉的從母姊(姨姊)、妻子。 她容貌豐美,舉止嫻雅,博學多才,因此受到賈府上下一致好評。 父親(薛姨爸)早亡,有母親(薛姨媽)和哥哥(薛蟠)。寶釵進京後與母親薛姨媽、哥哥薛蟠暫住於賈府的梨香院,後遷居與東北上一處幽靜的房所。因紅樓夢八十回後失傳,故據推測,林黛玉病死後,賈寶玉與薛寶釵成婚,但最終未與之白頭偕老,賈寶玉沒多久便看破紅塵出家為僧。

基本信息

人物生平

家庭出身

寶釵 寶釵

薛寶釵出生在金陵城,“賈、史、王、薛”四大家族之一,這薛家是紫薇舍人薛公之後,共八房分,乃金陵省之首富,是金陵省中最有權有勢、極富極貴的大家族之一,在“護官符”上,薛家有“珍珠如土金如鐵”的說法,形容其有百萬家資,巨富無比。

薛寶釵家境優越,出身於珍珠如土金如鐵的皇商世家,其所在的薛家是當時的四大家族之一,金陵省中的首富。薛家本是書香繼世之家,薛寶釵之祖為掌管宮中制誥與皇室財政的紫薇舍人,因此薛家頗受皇恩,領國庫帑銀行商,與皇室關係密切,是亦政亦商的官僚大資本家族,既為世宦書香門第,又是豪門富貴之家。其兄還賴祖父之名在戶部掛職,支領一份皇餉。薛寶釵的母親王氏為四大家族中王家的嫡出小姐,與榮國府二老爺賈政的夫人王氏為一母所出的姐妹。薛寶釵的曾外祖父曾任掌管全國兵馬的都太尉統制,外祖父管理各國朝貢,母舅王子騰又是四大家族中權勢最高的一位。

薛寶釵生得肌骨瑩潤,舉止嫻雅,又有一大兩歲的兄長,名為薛蟠(寶玉的姨兄)。當日有她父親在日,酷愛此女,令其讀書識字,乃至其才較之乃兄竟高過十倍。那薛家雖本是書香繼世之家,自薛父死後,薛姨媽憐薛蟠是個獨根孤種,未免溺愛縱容,以致老大無成。薛蟠賴祖父之舊情分,在戶部掛名行商,領著內帑錢糧,採辦雜料。其餘一切經濟事務一切不管,仍由管家僕人等操辦之。寶釵見哥哥不能依貼母懷,她便不以書字為事,只留心針黹家計等事,好為母親分憂解勞。

薛寶釵的曾祖父為掌管宮中制誥的紫薇舍人薛公。祖父為戶部高官。父親與兄長均為全國數一數二的皇商,也都在戶部掛名,也就是“員外爺”。寶釵的舅父王子騰為京營節度使,新近提升了九省統治和九省都檢點。寶釵的姨父賈政在京都任工部員外郎。

熱毒冷香

寶釵 寶釵

寶釵生的病是“胎裡帶來的一股熱毒”,即作為仙人的思凡之心——脂批說“凡心偶熾,是以孽火齊攻”,以及對人間苦難的同情和關注。

冷香丸的配方中,春、夏、秋、冬四季合起來就是“炎涼”二字。蜂蜜、白糖味甘,黃柏性苦,合起來就是“甘苦”二字。“白”者,純色也。“蕊”者,花之精髓也。牡丹、荷花、芙蓉、梅花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又分別象徵了高貴、淡雅、嬌艷、堅貞四種品性。所以整個一副“冷香丸”就是象徵寶釵“知著甘苦,歷盡炎涼,雖別離亦能自安”的堅貞不屈的精神。脂批說冷香丸的藥引是仙界諸仙人合力製作,不是吃人間煙火之人能享用的。

寶釵入都

薛寶釵隨母親、兄長一起進京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近因今上崇詩尚禮,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選妃嬪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親名達部,以備選為公主郡主入學陪侍,充為才人贊善之職;二是探訪親友;三是自薛姨爸死後,各省中所有的買賣承局,總管,夥計人等,見薛蟠年輕不諳世事,便趁時拐騙起來,京都中幾處生意,漸亦消耗,薛蟠需親自入部,銷算舊帳,再計新支。

薛寶釵和母親、兄長一起進京備選才人、贊善之職。薛家在京中原本是有房宅的,怎奈賈母王夫人熱情挽留,於是薛寶釵和母兄便以姨娘親的身份,客居在榮國府的梨香院,與金陵十二釵其他女孩們生活在一起,後元妃省親,遵照旨意,入住大觀園中一處叫蘅蕪苑的住所。每日或飯後或晚間,薛姨媽便過來,或與賈母閒談,或與王夫人相敘。寶釵日與黛玉、迎春姊妹等一處,或看書下棋,或做針黹,倒也十分相安。

身為名家世宦之女的寶釵,自小讀書識字,亦“雜學旁收”,她對文學、藝術、歷史、醫學以至諸子百家、佛學經典,都有廣泛的涉獵和淵博的知識。

寶黛釵初會

林黛玉進榮府以後,賈母萬般憐愛,寢食起居,一如賈寶玉。二人親密友愛,日則同行同坐,夜則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順。不想忽然來了一個薛寶釵,比林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因此林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鬱不忿之意。

薛寶釵在家養病,賈寶玉送賈母回家後轉去薛寶釵閨房探望。兩人探討了彼此身上所佩戴的物件。薛寶釵身邊的丫鬟鶯兒笑道寶二爺寶玉上的字和姑娘的正好是一對:寶釵掛有一把鏨有“不離不棄,芳齡永繼”的金鎖,與賈寶玉隨身所載之玉上所刻之“莫失莫忘,仙壽恆昌”恰好是一對,寓意金玉姻緣。

小惠全大體

寶釵照顧弱者的感受。她出色的管理方法“無為而治”把大觀園治理得井井有條;她出錢出物為史湘雲設東擺螃蟹宴,解決了湘雲貧寒、勢單卻要請客的困難;她照顧命運坎坷的香菱,使香菱免受欺負;她暗中幫助家境貧寒的岫煙,一針一線地為她著想;連猜忌她的林黛玉她都用心教導,使黛玉都不禁對她“心下暗服”。

寶釵出閨

大轎從大門進來,家裡細樂迎出去,十二對宮燈排著進來,倒也新鮮雅致。儐相請了新人出轎,寶玉見喜娘披著紅,扶著新人,蒙著蓋頭。儐相喝禮,拜了天地。請出賈母受了四拜,後請賈政夫婦等登堂,行禮畢,送入洞房。

那新人坐了帳,就要揭蓋頭的。鳳姐早已防備,請了賈母王夫人等進去照應。寶玉此時到底有些傻氣,便走到新人跟前說道:“妹妹,身上好了?好些天不見了。蓋著這勞什子做什麼?”欲待要揭去,反把賈母急出一身冷汗來。寶玉又轉念一想道:“林妹妹是愛生氣的,不可造次了。”又歇了一歇,仍是按捺不住,只得上前,揭了蓋頭。喜娘接去,雪雁走開,鶯兒上來伺候。寶玉睜眼一看,好像是寶釵。心中不信,自己一手持燈,一手擦眼一看,可不是寶釵么!只見她盛妝艷服,豐肩軟體,鬟低鬢軃,眼瞤息微,論雅淡似荷粉露垂,看嬌羞真是杏花煙潤了。 (程高本續)

獨守空閨

由於寶釵賢淑明達,博得賈母與王夫人的歡心,終與寶玉結成“金玉良緣”。然賈寶玉婚後不久出家,她成為一個年輕的孀婦。 (程高本續)

人際關係

薛姨爸,就是薛寶釵的父親,薛寶釵的母親是賈寶玉的姨媽,那么薛寶釵的父親就是賈寶玉的姨爸,因為姓薛,所以叫薛姨爸。

林姑爸,就是林黛玉的父親,林黛玉的母親是賈寶玉的姑媽,那么林黛玉的父親就是賈寶玉的姑爸,因為姓林,所以叫林姑爸。

主要人物關係

薛府:

父親:薛姨爸(薛公之後裔)

母親:薛姨媽(薛王氏)

兄長:薛蟠(同父同母)

兄嫂:夏金桂(薛蟠之妻)

從父弟/叔伯弟:薛蝌(叔父之子)

從父弟婦:邢岫煙(薛蝌之妻,賈家榮國府邢夫人侄女)又稱,妹妹。關係。姨父的嫂子的娘家侄女。

從父妹/叔伯妹:薛寶琴(叔父之女)

從母弟/姨弟兼丈夫:賈寶玉

丫鬟:鶯兒(黃金鶯)[8]、文杏

賈府:

姨母/姨媽:賈王氏(賈家榮國府,薛姨媽親姐)

姨父/姨爸:賈政

從母兄/姨兄:賈珠

從母姊/姨姊:賈元春

從母弟/姨弟:賈寶玉

從母兄婦:李紈

舅表姊:王熙鳳

舅表姊夫:賈璉

舅表甥女:賈巧姐

舅表甥婿:王板兒

從母侄男/姨侄男:賈蘭[9]

名義姨妹:賈探春

名義姨弟:賈環

姨姻姑表妹:林黛玉。(姨父的甥女。即姨姻姑表妹。對稱。寶釵。舅母的甥女。即舅眷姨表姊。)

姨姻姑姑:林姑媽

姨姻姑夫:林姑爸

人物評價

書中評價

薛寶釵 薛寶釵

正冊判詞(釵黛合一)

畫著兩株枯木,木上懸著一圍玉帶,又有一堆雪,雪下一股金簪。也有四句言詞,道是:

可嘆停機德,堪憐詠絮才。

玉帶林中掛,金簪雪裡埋。

釋義:

這一首是說林黛玉和薛寶釵的。

1.可嘆停機德【釵】——寶釵有著令曹雪芹讚嘆的高尚品德。“停機德”,出於《後漢書·列女傳·樂羊子妻》。故事說:樂羊子遠出尋師求學,因為想家,只過了一年就回家了。他妻子就拿刀割斷了織布機上的絹,以此來比學業中斷,規勸他不要半途而廢。寶釵就常常勸寶玉努力學習,考取功名,努力上進。

2.堪憐詠絮才【黛】——如此有才情的女子,她的命運是值得同情的。“詠絮才”,用晉代謝道韞的故事:有一次,天下大雪,謝道韞的叔父謝安對雪吟句說“白雪紛紛何所似?”道韞的哥哥謝朗答道:“撒鹽空中差可擬。”謝道韞接著說:“未若柳絮因風起。”謝安一聽大為讚賞。見《世說新語》。

3.玉帶林中掛【黛】——前三字倒讀即諧其名。從冊里的畫“兩株枯木(雙“木”為“林”),木上懸著的一圍“玉帶”看,有說法從字面意思揣測,林黛玉是上吊而死。 也有其他探究,沉湖而死。

4.金簪雪裡埋【釵】——“金簪雪”暗點其名。雪,諧薛,暗寫寶釵的徹悟“落得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寶釵的境界“香可冷得,天下一切無不可冷者”。金簪意旨寶釵結局,釵為兩股,而簪為一股,即為最後寶釵孤獨一人死去。

花名簽

簽上畫著一枝牡丹,題著“艷冠群芳”四字。下面又有鐫的小字,一句唐詩,道是:任是無情也動人。

詩詞

《凝暉鍾瑞》《竹夫人謎》(謎底:竹夫人)
芳園築向帝城西,華日祥雲籠罩奇。有眼無珠腹內空,
高柳喜遷鶯出谷,修篁時待鳳來儀。荷花山水喜相逢。
文風已著宸游夕,孝化應隆遍省時。梧桐葉落分離別,
睿藻仙才盈彩筆,自慚何敢再為辭?恩愛雖濃不到冬。
《詠白海棠》《憶菊》
珍重芳姿晝掩門,自攜手瓮灌苔盆。悵望西風抱悶思,蓼紅葦白斷腸時。
胭脂洗出秋階影,冰雪招來露砌魂。空籬舊圃秋無跡,瘦月清霜夢有知。
淡極始知花更艷,愁多焉得玉無痕。念念心隨歸雁遠,寥寥坐聽晚砧痴。
欲償白帝憑清潔,不語婷婷日又昏。誰憐為我黃花病,慰語重陽會有期。
《畫菊》《螃蟹詠》
詩餘戲筆不知狂,豈是丹青費較量。桂靄桐陰坐舉觴,長安涎口盼重陽。
聚葉潑成千點墨,攢花染出幾痕霜。眼前道路無經緯,皮裡春秋空黑黃。
淡濃神會風前影,跳脫秋生腕底香。酒未洗腥還用菊,性防積冷定須姜。
莫認東籬閒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陽。於今落釜成何益?月浦空餘禾黍香。
《臨江仙》
白玉堂前春解舞,東風卷得均勻。蜂團蝶陣亂紛紛。幾曾隨逝水,豈必委芳塵。
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韶華休笑本無根, 好風憑藉力,送我上青雲!
《鏤檀鍥梓謎》(謎底:《紅樓夢》)
鏤檀鍥梓一層層,豈系良工堆砌成?
雖是半天風雨過,何曾聞得梵鈴聲!

他評

寶釵 寶釵

賈母:(評蘅蕪苑)雖然她省事,倘或來一個親戚,看著不象;二則年輕的姑娘們,房裡這樣素淨,也忌諱。我們這老婆子,越發該住馬圈去了。你們聽那些書上戲上說的小姐們的繡房,精緻的還了得呢。她們姊妹們雖不敢比那些小姐們,也不要很離了格兒。有現成的東西,為什麼不擺?

賈政:(評寶釵《更香謎》)此物還倒有限。只是小小之人作此詞句,更覺不祥,皆非永遠福壽之輩。

王熙鳳:(寶釵諷刺她討好賈母后,對平兒說)寶丫頭雖好,卻打定主意,“不乾己事不開口,一問搖頭三不知”。

李紈:(評寶釵詩)含蓄渾厚,到底是蘅蕪君。

史湘云:(對林黛玉說)誰也挑不出來寶姐姐的短處。

(背地裡和賈寶玉稱讚)寶姐姐寬宏大量有涵養。

(對寶釵說)憑他怎么糊塗,連個好歹也不知,還成個人了?我若不把姐姐當親姐姐一樣看,上回那些家常話煩難事也不肯盡情告訴你了。

林黛玉:(金蘭契一回對寶釵感嘆)你素日待人,固然是極好的,然我最是個多心的人,只當你心裡藏奸。從前日你說看雜書不好,又勸我那些好話,竟大感激你。往日竟是我錯了,實在誤到如今。細細算來,我母親去世的早,又無姊妹兄弟,我長了今年十五歲,竟沒一個人象你前日的話教導我。怨不得雲丫頭說你好,我往日見她贊你,我還不受用,昨兒我親自經過,才知道了。比如若是你說了那個,我再不輕放過你的;你竟不介意,反勸我那些話,可知我竟自誤了。若不是從前日看出來,今日這話,再不對你說。

(慈姨媽慰痴顰一回笑道)這么大了,離了姨媽他就是個最老道的,見了姨媽他就撒嬌兒。

賈寶玉:(“綠玉”改“綠蠟”的指點)真可謂‘一字師’了。

(夢中喊罵的第二天)不該!我昨兒怎么睡著了?真是褻瀆了她!

(對鶯兒說)明兒不知那一個有福的消受你們主子奴才兩個呢。

趙姨娘:(和王夫人夸)寶釵雖年輕,卻想的周到,真是大戶人家的姑娘,又展樣,又大方,叫人敬服。

眾婆子:(對於寶釵對大觀園的管理)姑娘說的很是。從此姑娘奶奶只管放心,姑娘奶奶這樣疼顧我們,我們再要不體上情,天地也不容了。

鶯兒:(對寶玉說)寶姑娘有幾樣世上的人沒有的好處,模樣兒還在其次。

評點者評價

曹雪芹:古鼎新烹鳳髓香,那堪翠斝貯瓊漿?莫言綺縠無風韻,試看金娃對玉郎!

脂硯齋:寶釵此一戲直抵通部黛玉之戲寶釵矣,又懇切、又真情、又平和、又雅致、又不穿鑿、又不牽強,黛玉因識得寶釵後方吐真情,寶釵亦識得黛玉後方肯戲也,此是大關節大章法,非細心看不出。細思二人此時好看之極,真是兒女小窗中喁喁也。

金姑玉郎是這樣寫法。襲人出嫁之後,寶玉、寶釵身邊還有一人(麝月),雖不及襲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負寶釵之為人也。要知自古及今,愈是尤物,其猜忌愈甚。若一味渾厚大量涵養,則有何可令人憐愛護惜哉?然後知寶釵、襲人等行為,並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當繡幕燈前、綠窗月下,亦頗有或調或妒、輕俏艷麗等說,不過一時取樂買笑耳,非切切一味妒才嫉賢也,是以高諸人百倍。不然,寶玉何甘心受屈於二女夫子哉?看過後文則知矣。

妙極!凡寶玉、寶釵正閒相遇時,非黛玉來,即湘雲來,是恐洩漏文章之精華也。若不如此,則寶玉久坐忘情,必被寶卿見棄,杜絕後文成其夫婦時無可談舊之情,有何趣味哉!

奇文!寫得釵、玉二人形景較諸人皆近。何也?寶玉之心,凡女子前不論貴賤,皆親密之至,豈於寶釵前反生遠心哉?蓋寶釵之行止,端肅恭嚴,不可輕犯,寶玉欲近之,而恐一時有瀆,故不敢狎犯也。寶釵待下愚,尚且和平親密,何反於兄弟前有遠心哉?蓋寶玉之形景已泥於閨閣,近之則恐不遜,反成遠離之端也。故二人之遠,實相近之至也。至顰兒於寶玉似近之至矣,卻遠之至也。不然,後文如何反較勝角口諸事皆出於顰哉?以及寶玉砸玉,顰兒之淚枯,種種孽障,種種憂忿,皆情之所陷,更何辯哉?此一回將寶玉、襲人、釵、顰、雲等行止大概一描,已啟後大觀園中文字也。今詳批於此,後久不忽矣。釵與玉遠中近,顰與玉近中遠,是要緊兩大股,不可粗心看過!

聽寶卿之評亦千古定論。作者一片苦心,代佛說法,代聖講道,看書者不可輕忽。

妙!寶釵自有主見,真不誣也。真詩人語。

寶釵詩全是自寫身份,諷刺時事。只以品行為先,才技為末。纖巧流暢之詞,綺靡濃艷之語,一洗皆盡,非不能也,屑而不為也。最恨近日小說中一百美人詩詞語氣只得一個艷稿。看她清潔自厲。終不肯作一輕浮語。

是極!寶釵可謂博學矣,不似黛玉只一《牡丹亭》便心身不自主矣。真有學問如此,寶釵是也。

好極!高情巨眼能幾人哉!正“鳥鳴山更幽”也。

真是知己,不枉湘雲前言。

末二首是應制詩。余謂寶林二作未見長,何也?該後文別有驚人之句也。在寶卿有不屑為此,在黛卿實不足一為。

池邊戲蝶,偶爾適興;亭外急智脫殼。明寫寶釵非拘拘然一女夫子。

是極!寶釵可謂博學矣,不似黛玉只一《牡丹亭》便心身不自主矣。真有學問如此,寶釵是也。

出自寶釵目中,正是大關鍵處。

拍案叫絕!此方是大悟徹語錄,非寶卿不能談此也。

“也是個”等字,一環的巧妙。其雅量尊重,不在言之表。一句罵死天下濃妝艷飾富貴中之脂妖粉怪。

知命知身,識理識性,博學不雜,庶可稱為佳人。可笑別小說中一首歪詩,幾句淫曲,便自佳人相許,豈不醜殺?

張汝執:讀書要得真解。若矇混看去,則便失立言之旨矣。如此一書,多以為作者必遭逢不偶,故借寶玉棄物,以泄淪落終身之憤耳。然愚細玩其旨,殊不爾也。卻是以寶釵自喻,與《金瓶》中作者以孟玉樓自喻同一意也。何也?看其寫寶玉處,總是日在群女隊中,柔媚自喜,毫無一點丈夫氣象,以此自喻豈不自貶身份?看其寫寶釵處,凡一切治家待人,溫厚和平,幽嫻貞靜,至若前、後規諫寶、黛之正論,無不剴切詳明,真可謂才德兼優,此書中一大醇人。但如此淑女,而乃歸於痴迷之寶玉,或亦作者之別具深情也。豈即如蔡邕之託身董卓,范增之託身項羽?鬱結不解,而藉此立意以泄一時之激憤,未可知也。盲瞽之見,敢以質之高明。

此回原是金玉二人,彼此互驗靈物,以為日後配合伏案。然若呆呆寫去,便覺了無生趣矣。於是想出一黛玉來,加雜其間,以襯托之。便成一篇極生動文字。

寶玉的渾厚,寶釵的柔順,一一寫出。

不但性情醇正,而且世故通明,可謂純人。

厚重可嘉。

廓然大度。

好誠篤人,語語從真性寫來!

寶釵固以德勝,據此看來才亦可愛。

書中每寫黛玉處,其性情何等乖張,何等猜忌。惟此一回,寫探春之因抄而動氣,寫寶釵之未抄而尚且回家。若黛玉亦在被抄之列,而乃默無一言甘傷顏面,而忍受,何也?

以上二回,卻是極寫探、釵身分。但探春雖是賈府庶女,究系外人,此之謂主中賓。釵雖是賈府親眷,後為正室,此之謂賓中主。按此而論,則是以寶釵陪探春。按後而論,則是以探春陪寶釵。看他寫寶釵處無一而非聖人真實的正理,即此便見作者之深意。

東觀閣:寫寶釵是淑女,可愛。

寶釵可謂善於體貼人情。

王希廉:黛玉說寶釵專留心人帶的東西,有意尖刻;寶釵裝沒聽見,亦非無意,只是渾含不露。

寶釵探望送藥堂皇明正,黛玉見房內無人看見,又從後院出去,其鍾情固深於寶釵,而行蹤詭密,殊有涇渭之分。

黛玉心事向寶釵實說,不但寫黛玉平日多心,且見寶釵賢德,並暗寫出眾人背後議論。

襲人獨留心扇絛,與晴雯等迥異;寶釵獨說貞靜為主,亦與黛玉等不同:的是賢妻好妾。

寫寶釵換參一節,顯出寶釵精細,非比富貴家閨閣中不諳世務。

寫金桂撒潑,越顯出寶釵涵養。

立松軒:寫寶釵岫煙相敘一段,真有英雄失路之悲,真有知己相逢之樂。時方午夜,燈影幢幢,讀書至此,掩卷出戶,見星月依稀,寒風微起,默立階除良久。

戚蓼生:薛家女子何貞俠,總因富貴不須夸。發言行事何其嘉,居心用意不狂奢。世人若可平心度,便解雲釵兩不暇。

寶釵認得真、用的當、責的專、代的後,是善和人者,故贈以識字。敏與識合,何事不濟。

嫏嬛山樵:近日復有《紅樓圓夢》一書,愈趨愈下,不但識者見之大笑,而正侄輩諸人見之所當痛哭者也。……他那第一回書,就說寶釵、襲人俱是“假道學而陰險”之人,開口就乖謬了。推其原心,彼必是效聖嘆之評《水滸》,謂宋江為假仁義而陰險者。又偷學《後紅樓夢》之論襲人,而更進一層並及寶釵。方且自詡獨具隻眼,觀其後有賈仲妃之事,則其為偷學《後紅樓夢》可知。且其第一回中雲,芳官、柳五兒遇屍解後的妙玉,遺以錦囊,詣揚州黛玉墓,有白鼠扒去墳土,開館,黛玉復生。棺內遺淚成珠,大如雞卵,小如桂圓,十萬八千粒量之共得八斗,因以致千萬之富。是作者以子建之才自居也。請教二位老伯,即此嘗鼎一臠,可笑不可笑呢?

富察明義:威儀棣棣若山河,還把風流奪綺羅。不似小家拘束態,笑時偏少默時多。

夢覺主人:天地鍾靈之氣,實鍾於女子,詠絮丸熊、工容兼美者,不一而足,貞淑薛姝為最。

塗瀛:或問:“子之處寶釵也將如何?”曰:“妻之。”

張慶善:“在紅樓夢的所有人物當中,薛寶釵是最複雜的一個。”

薛寶釵 薛寶釵

駱玉明 寶釵是《紅樓夢》中最難演人物第一等。她長得美,“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聰敏智慧有教養,而最關鍵的是,特別能體貼別人。

董康:卷中寫薛之美如天仙化人,令人不忍狎視,寫其情不脫閨娃態度,純用虛筆出之。設定二人於此,吾知傾倒寶兒者必多於顰卿也。

文學史評價

薛寶釵性格的形成和發展與她的家庭背景密不可分。薛寶釵出身於皇商家庭,“家有百萬之富”。“豐年好大雪(薛),珍珠如土金如鐵”,這“金陵一霸”薛家原是“現領著內帑錢糧,採辦雜料”的“皇商”,實際上就是一個支用國庫營商的官僚大資本家,他們與賈家這樣純粹的貴族式的官僚世家不同,因此潛移默化的影響,使薛寶釵具有不同於其他人的特質:世事洞明。她對世事的洞明,對人情的練達,體現在她對湘雲開社作東的“又要自己便宜,又要不得罪人,然後方大家有趣”的勸說等。

此外,薛家本是書香繼世之家,身為貴族官僚家庭的大家閨秀,加上父親的寵愛,她幼年時受過良好的文化薰陶。寶釵也受過正規的教育。因從小博覽群書,寶釵的才能學識更是數一數二。

其它評價

俞平伯:釵黛合一。

閆紅:能夠共情,並且願意付出,已經是善莫大焉,但我還是奢望能夠有一種大善,不帶感情色彩,脫離價值取捨,更多一些理性考量,我稱之為無情之善。這似乎是一個過高的要求,但在紅樓夢裡,有人就做到了這點,此人便是被評價為“任是無情也動人”的寶釵姑娘。

穆欣欣:他從來不愛這些花兒粉兒的。”可見,寶釵是個不矯情的女孩。寶釵放在現代,也是班長人才,有統領全局的才能,有團結周圍人的親和力,而且會做思想工作。

黛玉行酒令一時無心,說出禁書《牡丹亭》里“良辰美景奈何天”,被寶釵逮個正著。寶釵事後找到黛玉,先是笑說要黛玉跪下受審,後來加上幾句話敲打,黛玉不得不承認自己的無心之失。這恰顯露了寶釵的成熟大度,一是她沒有當眾讓黛玉下不來台;二是寶釵不是得理不饒人的主兒。

劉心武:“金玉良緣絕非賈母本意。”

馬瑞芳:“薛寶釵最適合從政,她要生在這年頭,至少能做到副部級!”

二知道人:有取寶釵之穩重者。

沈謙:寶釵乃淑女。

平步青:《紅樓夢》極譽釵、襲。

王海洋:有淑女之莊重與聰慧。

鬍子:完美是寶釵的唯一“不足”。

李景光:寶釵的所謂奸險、陰狠是續書造成的。

人物外貌

87版紅樓夢薛寶釵 87版紅樓夢薛寶釵

“頭上挽著漆黑油光的纂兒,蜜合色棉襖,玫瑰紫二色金銀鼠比肩褂,蔥黃綾棉裙,一色半新不舊,看去不覺奢華。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臉若銀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語,人謂藏愚;安分隨時,自雲守拙。”

品格端方,容貌美麗,且天質聰慧,博學宏覽。

人物結局

脂評本:賈寶玉與薛寶釵成婚,但賈府沒落後,賈寶玉沉浸在對過去美好生活的懷念和對林妹妹的哀悼中,又無法忍受“轉眼乞丐人皆謗”的生活,十分絕望和痛苦。寶釵很愛寶玉,但仍無法與寶玉相知相愛,縱使舉案齊眉,到底意難平。

角色原型

考證派言

紅學家土默熱把《紅樓夢》放在明末清初的歷史背景和江南世族的文化背景下去重新解讀。主要觀點是——《紅樓夢》的作者是寫下《長生殿》的杭州人洪昇,大觀園的原型就是杭州的西溪濕地。土默熱說,答案是肯定的。書中的金陵十二釵,創作原型就是杭州的“西陵十二釵”,也就是當日西溪的十二個女詩人——顧之瓊、徐燦、林以寧、錢鳳綸、柴靜儀、錢靜婉、顧啟姬、馮又令、毛安芳、張槎雲、李端房和朱柔則。薛寶釵原型是錢鳳綸《紅樓夢》中薛寶釵居住的地方叫蘅蕪苑。“蘅蕪”的本義指香草,“苑”是指種植花草的園圃。杭州原來在西溪蔣村一帶,有錢、萬兩戶人家花圃生意做得很大。馮夢禎日記記載“錢萬二氏竹樹產業花息甚繁”。土默熱認為,薛寶釵的原型就是錢鳳綸。書中薛蟠與“桂花夏家”門當戶對的聯姻,夏家指的就是另外一家做花圃生意的萬家。

索隱派言

索隱派去收羅許多不相干的零碎史事來附會《紅樓夢》里的薛寶釵。

流傳較廣的有:第一派說薛寶釵和林黛玉都是男兒身; 第二派說薛寶釵、柳如是都號“蕪君”,柳如是也是秦淮八艷之一。柳如是號“蘼蕪君”,早年曾與陳子龍同居,他們把同居的松江南園的南樓,稱作“紅樓”。而薛寶釵因為居住在“蘅蕪苑”而號“蘅蕪君”。嚴中說,蘼蕪和蘅蕪都屬多年生草本植物,又都香氣襲人,《紅樓夢》里寫薛寶釵所居住的蘅蕪苑時說,苑內有許多的奇花異草,“那香的杜若蘅蕪,還有什麼丹椒、蘼蕪”。後來,薛寶釵住進了蘅蕪苑,因此得號“蘅蕪君”,這跟柳如是的“蘼蕪君”十分相似。另一個關聯是,《百家姓考略》中記載,柳姓屬“河東郡”,所以柳如是又自稱“河東君”。而《百家姓考略》中載,薛姓也屬於河東郡,因此,薛寶釵也可以自稱為“河東君”。再一點是,柳如是後來被人納為妾,居住在“絳雲樓”中。而《紅樓夢》中賈寶玉將“怡紅院”題為“絳雲軒”。後來,薛寶釵當上了“寶二奶奶”,這裡自然也就成了她的居所。

角色分析

人格魅力

薛寶釵 薛寶釵

薛寶釵的家境優越,她所在的薛家是當時的四大家族之一。“豐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鐵”是曹雪芹用來形容薛家的詩句,讓人一眼便看出薛家的富貴。按理說,薛寶釵應該是生活闊綽悠閒、沒有任何煩惱的貴族小姐,然而,薛寶釵卻是一個衣著樸實、不講究富貴閒妝的女子,她不喜歡鋪張浪費,也從不在衣服上薰香。出身富貴,卻並不沉迷於富貴,使她散發出不一樣的人格魅力。

艷冠群芳

牡丹素有“國色天香”之譽,盛開的時候雍容渾厚,又稱“花王”。把寶釵比作牡丹,是對寶釵極高的讚美。艷冠群芳則是曹雪芹對於大觀園中女兒寶釵最高的評價,容貌、品格、思想方面,她都勝過了大觀園裡其他的女兒。 容貌:不施脂粉,天然美麗。 寶釵“臉若銀盆,眼似水杏,唇不點而含丹,眉不畫而橫翠”,也就是臉部飽滿白皙,大眼睛,不化妝而唇紅、眉翠。大觀園中,幾乎只有寶釵天天是素顏,自雲“我最怕薰香,好好的衣裳,熏的煙燎火氣的”,他評“寶姑娘從來不愛這些花兒、粉兒的”,對於寶釵的樸素,脂硯齋忍不住贊道“真真罵死脂粉妖怪”。而寶玉評價寶釵容貌說“寶姐姐是絕色的人物”,可見寶釵顏值之高。

才華橫溢

薛寶釵的才華是有目共睹的,她的父親還在世的時候就教她讀書寫字。她的知識遠比一般的男兒高得多,在文學、醫學、佛學等方面都有涉獵。在惜春畫大觀園時,因複雜的地形布局,大家都束手無策的時候,她能夠一針見血地指出問題的關鍵,這都是源於她博學的知識。除此以外,她還具有良好的理家能力,由於父親的早逝,她早早地便開始幫薛姨媽管理家務。當王熙鳳因為流產不能管家的時候,她還受王夫人之託將大觀園管理得妥妥噹噹,曹雪芹以長輩對寶釵的信任從側面烘托出寶釵的精於庶務。而探春提出將大觀園分包給老媽媽們負責,以解決賈府的財政問題時,寶釵是支持的,但是她也敏銳地覺察到這項措施在實施過程中會遇到的障礙與阻力,並提出解決方案。可謂是計算得很精細,考慮得很周詳,是一個思慮周全的姑娘。

善解人意

薛寶釵能在榮國府這樣一個人物關係複雜的地方得到眾多平輩、下人的喜愛不是沒有道理的。薛寶釵為人寬容大度、溫柔嫻靜、大方得體,會為人處世,除了長輩,人人都十分喜歡她。就連對誰都恨到骨里的趙姨娘都說她“大度得體”。史湘雲曾說:“要是寶姐姐是我的親姐姐該多好”,甚至說薛寶釵“完美無瑕”

而在與姐妹們相處時她總是默默地關心著其他人,對待下人也總是能夠體諒他們的難處,處處為他們著想,並總是在需要的時候給予他們幫助。襲人將她奉若神明,管理一伙食的柳嫂子私下也稱讚寶釵是“明白體下的姑娘”。史湘雲甚至這樣說過:“這些姐妹們,再沒有一個比寶姐姐好的,可惜我們不是一個娘養的——我但凡有這樣一個親姐姐,就是沒了父母,也是沒妨礙的。”可見薛寶釵的好是深入人心的好。

教育意義

正確理解曹雪芹筆下的寶釵形象,對於我們這些後世讀者又有什麼樣的意義可言呢?周錫山曾在其《紅樓夢的人生智慧》一書中,對寶釵形象的社會意義作過如下的概括:

薛寶釵是曹雪芹深深喜愛的一個可愛的人物,他將薛寶釵描寫成性格和智慧上都十全十美的可愛少女。她的言行和待人處事處世態度,其中所包含的情商和智慧,在除去時代賦予她的局限之後,都是青年讀者學習的榜樣。生氣動怒的時候,看一段關於寶釵的描寫;遇到艱難困苦時,看一段關於寶釵的描寫;碰到壞運時,甚至在與親人生離死別的時候,細細讀讀關於寶釵的描寫,你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都好像會感到這位靈慧多智的姐姐在親自勸慰你、指導你的言語和行動一樣。(見周錫山《紅樓夢的人生智慧·德智雙全的完美女性薛寶釵》)

以上評述儘管概括得很好,卻只是針對涉世未深的青少年讀者而言的,所說內容也主要局限於寶釵的為人處世之道這一方面。而眾所周知,《紅樓夢》是老少鹹宜之書。它的讀者不僅有初出茅廬的少年、青年,亦有飽經風霜的中年、老年。而《紅樓夢》中的薛寶釵,除了其善於為人處世的一面以外,她的博學多知,她的渾厚天成,乃至她的憤世精神、出世理想,亦頗有可圈可點之處。那么,對於這些年輕或不再年輕、青澀懵懂或閱人無數、才高八斗或平淡無奇的讀者來說,曹雪芹筆下的寶釵形象又是否有著共同的借鑑價值呢?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筆者以為,我們至少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探尋寶釵形象的美學價值:

其一,如果你是一個周鏇於是非鏇渦邊緣的官場或職場中人,當你困擾於周邊人際關係的複雜的時候,寶釵的待人接物便可以啟發你。讓你懂得禮節和分寸,懂得如何跟各色人等和平共處。只是如果有朝一日,你已經將上下左右的關係處理得遊刃有餘,請不要丟掉心中的正義,更不要出賣它,將其作為晉身的本錢。否則,你將淪為寶釵抨擊的對象!

其二,如果你是一個跋涉於書山筆叢的求學者,或者一個行進於文化朝聖之路的求知者,當你面對學海無涯的浩瀚而望洋興嘆的時候,寶釵的博學多知亦可以幫助你。細細品鑑寶釵的詩論、畫論,再悉心體察寶釵在宗教哲學、色彩美學、植物鑑賞等方面的廣博造詣,其中的樂趣都足以激起你學習文化知識的熱情。只是請記住,知識是用來獲得智慧的手段,卻不是智慧本身。因此,即便是滿腹經綸之人,也應該像寶釵那樣學以致用,讀活書,活讀書,“並非一味蠢拙古板以女夫子自居”。切不可死記硬背,死守教條,成為“拘拘然一迂女(男)夫子”。

其三,如果你是一個人生道路上的失意者,當你在如群山般壓來的艱難困苦面前,猶豫、退縮,甚至喪失生活的勇氣的時候,寶釵的堅強鎮定正可以鼓舞你。所謂“光陰荏苒須當惜,風雨陰晴任變遷”,所謂“萬縷千絲終不改,任他隨聚隨分”,只有把名利得失看淡,方可以大無畏的勇氣去迎接一輪又一輪的“半天風雨”。只是當你走出了內心的陰霾,擺脫了人生的困境以後,且不要洋洋得意,且不要將奢侈和鋪張當作對昔日貧寒的補償。因為“淡極始知花更艷”,惟有保持樸素的節操,才是真正的雍容華貴!

其四,如果你是一個立志做一番事業的改革家,當你面對手下幾十、幾百號員工,乃至其錯綜複雜的關係網而不知所措、無從下手的時候,寶釵的“無為之治”也可以啟示你。讓你懂得如果利用經濟利益的槓桿去調屬下自我奮進、自我管理的積極性。同時,寶釵的“小惠全大體”也可以提醒你,在推行任何一項改革前,都要考慮到各方的合法權益,做好利益平衡,以免苦樂不均,徒增阻力與內耗。只是你要記住,改革的目的是要讓大家共同幸福,而不僅僅是追求經濟數據的增長。這不僅僅需要心計世故的小精明,更需要科學文化的大智慧,恰如寶釵所言:“學問中便是正事。此刻於小事上用學問一提,那小事越發作高一層了。不拿學問提著,便都流入市俗去了。”

其五,如果你是一個掌握著億萬人民生殺予奪之大權的高官顯貴,當你指點江山、揮斥方遒,充分玩味著權力的快感,內心中卻又生出那么一絲“高處不勝寒”、“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想回頭”的涼意時,寶釵的罵世之言還可以警策你,讓你醒悟身居高位者的義務與責任,趁著權力在手,順應歷史潮流,多為人民做好事,多為社會的進步添助力。

最後,如果你是一個擁有獨立人格的思索者,當你滿懷激情踏入社會,卻被無處不在的陰沉與晦暗而窒息得無以言說的時候,寶釵的淡泊出世更可以指引你,讓你明白人的一生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瞬,眼前的雞爭鵝鬥不過是莊子筆下蝸牛角上的“觸蠻之戰”。惟有“雖離別亦能自安”、“香可冷得,天下一切無不可冷”的豁達曠朗,以及“憐愍眾生”且敢於“借蟹譏權貴”的法愛精神,才是超越時空的高貴品格!只是寶釵所徹悟的“冷”與“空”,絕不是消極躲避的頑空,而是在明了一切之後,仍敢於積極面對生活的大智慧、大勇氣。正所謂以“出世”之心而行“入世”之事,那背後乃是一個無比強大的內心!

總而言之,不同年齡閱歷,不同地位處境的讀者,只要有心,都不難從寶釵形象這裡尋覓到一份心靈的慰籍或思想的營養。如果我們這些後世讀者在與兩百多年前的這位古代女子進行過一翻精神對晤以後,能夠做到少一份貪婪欲,多一份警拔心,減一份固執念,添一份慈悲意,那么,作者的苦心就不算白費,其筆下的蘅蕪君也自然會顯現出其雋永的魅力。恰如《紅樓夢》中通靈寶玉與寶釵金鎖上的“八字吉讖”所預示的那樣,薛寶釵這一曹雪芹筆下“艷冠群芳”的“群芳之冠”,雖不能在物慾橫流的紅塵浮世中容顏常駐而“仙壽恆昌”,但憑藉著一代代讀者諸公的“高情巨眼”,她卻定然能在浩氣蕩然的藝術天地里風骨長存且“芳齡永繼”!

螢幕形象

年份電視劇/電影薛寶釵飾演者
1927年 電影《紅樓夢》 王意逸
1944年 電影《紅樓夢》 王丹鳳
1962年 香港電影《紅樓夢》 丁紅
1962年 越劇電影《紅樓夢》 呂瑞英
1975年 香港無線電視《紅樓夢》 呂有慧
1977年 香港佳視版電視《紅樓夢》 米雪
1977年 香港電影《金玉良緣紅樓夢》 米雪
1978年 香港電影《紅樓春上春》 張國榮
1978年 香港電影《新紅樓夢》 李菁
1987年 央視版電視劇《紅樓夢》 張莉
1978年 台灣華視電視劇《紅樓夢》 范丹鳳
1983年 台灣華視版《紅樓夢》 陳琪
1987年 大陸電視劇《紅樓夢》 張莉
1989年大陸北影電影《紅樓夢》傅藝偉
1991年馬科執導黃梅戲《紅樓夢》周莉
1996年台灣電視劇《紅樓夢》鄒琳琳
2002年越劇電視劇《紅樓夢》趙海英
2007年越劇電影《紅樓夢》金靜
2007年全明星舞台劇《紅樓夢》閆妮
2008年恆娛電視劇《黛玉傳》鄧莎
2010年 電視劇新版《紅樓夢》白冰/李沁
2017年電視劇《小戲骨紅樓夢》鍾熠璠(鍾寶兒)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