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往事身邊事

家事往事身邊事

電視劇《家事往事身邊事》由歸亞蕾、張齡心主演。該劇以中年人的情感經歷為視點,以平和的基調最動人心。《家》劇劇情講述大畫家杜松濤的保姆林玉鳳(歸亞蕾飾),在主人去世後得到了遺產,並被主人委以撫養子女的重任,而本身也有兩個孩子的林玉鳳卻因瑣事與丈夫鄺東生不和,鄺東生帶著兒子離家出走。林玉鳳仍堅持以餃子店生意,獨力養大幾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孩子。多年後鄺東生突然回來了,但林玉鳳最終選擇與身邊人孫表匠一起生活。劇情雖沒有大起大落,堅強的精神和和諧的家庭也足以成為看點。

基本資料

B組導演:鮑國軍
執行導演:錢瑋瑋
總攝像:呂更新
攝像:曲有為、林濤
照明:許德利、齊欣
美術設計:張大千
造型設計:楊文霞
服裝設計:武冬娣
作詞:錢建平
作曲:陶龍
製片主任:譚幸
製片人:錢建平、孫毅
主要演員:歸亞蕾(中國台灣) 、高明黃聖依楊子牛清峰池華瓊徐菁遙張子晨

劇情介紹

20多年前,在一個海濱城市的一條小巷裡,聳立著一座德式建築風格的小洋樓,這座小洋樓原來是大畫家杜松濤的產業,杜松濤因病去世時,將自己的兩個孩子和這座小洋樓一併託付給了原來給他家做保姆的林玉鳳。從此,林玉鳳和丈夫鄺東生帶著他們的一對兒女及他們收養的杜松濤的一對兒女,一起生活,日子雖然艱辛,但也充滿了快樂,林玉鳳將她所有的母愛都傾注予孩子們,使他們快樂地成長。
在一個風雨之夜的棧橋長廊上,鄺東生和林玉鳳為生活瑣事發生了激烈的爭執,鄺東生慪氣離家出走,並帶走了才一歲多的他們的親生兒子——鐵柱。林玉鳳痛苦萬分,獨自帶著三個孩子艱難度日。在鄰居個體戶修表匠孫家棟和街道辦事處的幫助下,林玉鳳開了一個餃子館,並獨創了水打餡餃子的技藝。她的水餃成了遠近聞名的美食,餃子館顧客盈門,生意越來越好。撫養幾個孩子,使林玉鳳雖然經歷了無數艱辛,但孩子們得以幸福健康的成長,也給她帶來了無限歡樂。
隨著林玉鳳生活條件的改善,之後她又收養了三強和四秀兩個孤兒,她把自己的愛都奉獻給了這些和自己沒有血緣的孩子們。
時光荏苒,孩子們漸漸長大,幾乎所有的孩子都考上了大學。,林玉鳳用自己的力量,終於使孩子們一個個完成了各自的學業,並有了各自的事業。大兒子林一龍通過自己努力,逐漸成為了一個房地產公司的總經理;林二萍成為了一位中學語文教師;林三強開了自己的飯店;林四秀成為了一個外企白領;而林玉鳳親生的小女兒林五媚則成為一名小有名氣的廣告模特。此刻,孫表匠的兩個孩子也各有所成:一個成了女計程車司機,另一個成為了一名帆船教練。
孩子們都到了婚戀年齡,作為母親,她依然不失中國母親身上所具有的母愛,她又把精力放在了孩子們的終身大事上,希望他們在努力工作之餘,都能建立起各自幸福的小家庭。孩子們雖然對林玉鳳百般孝順,但他們有著自己的戀愛取向,林玉鳳老想把自己的意願強加在他們的身上,孩子們卻各行其道我行我素,為此林玉鳳按下葫蘆浮起瓢,有歡樂也有煩惱。
孫表匠因妻子生病早逝,領著收養的兒子和女兒靠著鐘錶店的微薄收入維持生活。因有著相似的生活經歷,林玉鳳和孫表匠精神上互相同情,生活上互相幫助,天長日久,兩人漸生愛意。但時間一晃十年過去了,兩個人的戀情卻沒有進展,原因是林玉鳳一直在等待著毫無音訊的丈夫,林玉鳳的這道坎兒邁不出去。如今,兩家的生活都有了很大的變化,日子越過越好,孩子們的婚戀也有了各自的歸宿,孫表匠就加強了對林玉鳳的追求。孫表匠打聽到法院有事實離婚的說法,所以建議林玉鳳去法院辦理事實離婚,然後和林玉鳳結合。但林玉鳳潛意識裡老有那種誠信左右著她,始終沒有去法院辦理事實離婚,而把孫表匠對自己的愛和追求。長時間地擱置卻又不能釋懷。此時,林玉鳳因偶然的機緣以為找到了自己的親生兒子鐵柱。原來,林玉鳳得知鄺東生當年領著的鐵柱離家出走時無意中走失,但這個孩子目前的下落一無所知,且幾年後,孫表匠給孤兒院修鍾,一眼看中了乖巧的一男孩,遂到民政局辦理手續,就將他收養,後來又送他上了大學,使他成了一名優秀的帆船教練。面對著一直經常見面,卻不曾相認的“兒子”,林玉鳳不禁潸然淚下,儘管丈夫杳無音訊,可面前的“兒子”給她帶來了莫大的安慰。但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與鐵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孫表匠的養子卻不是她的鐵柱!經DNA鑑定後,林玉鳳大失所望,她做了那么多好事,難道命運就不給她回報嗎?
其實命運早已在默默地回報她——她收養的杜家的老大林一龍終於和自己的親生女兒林五媚結成連理;曾收養的孤女林四秀終於找到了自己的親生母親,且是一位女作家;收養的另一個男孤林三強用自己的高超廚藝不但繼承了餃子館又幾起幾落將其發揚光大,使其成為名冠海濱的魯菜大家;而二萍從一個不能生育的女人變成了不但能夠生育還在治療疾病過程中漸生情愫地愛上了男科醫生馬大夫並迅速有了小寶寶……
20多年過去,中國改革開放給每個家庭帶來了幸福生活。當年離家出走的鄺東生,也和林玉鳳取得聯繫並帶著曾失散的鐵柱及鐵柱妻回到了祖國。這讓林玉鳳欣喜之中深存遺憾,等待的親人終於有了音訊,可林玉鳳感到眼前的親人已不是當年的丈夫,她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必須做出選擇——一個是你等的人,另一個是等你的人,在孩子們和親友的幫助下,終於林玉鳳放下了歷史包袱,選擇了善良的一直愛著他的孫表匠,他們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在孩子們的祝福聲中,他們飽經風霜的臉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分集劇情

 

分集查詢收起查詢
  • 1集
  • 2集
  • 3集
  • 4集
  • 5集
  • 6集
  • 7集
  • 8集
  • 9集
  • 10集
  • 11集
  • 12集
  • 13集
  • 14集
  • 15集
  • 16集
  • 17集
  • 18集
  • 19集
  • 20集
  • 21集
  • 22集
  • 23集
  • 24集
  • 25集
  • 26集
  • 27集
  • 28集
  • 29集
  • 30集
  •  第1集林家的老五——廣告模特林五媚正在參加“廣告模特大賽”,電台對大賽進行現場直播。而她的兩個追求者帆船教練孫虎和房地產公司總經理林一龍都在關注此賽事,並準備在賽後獲取林五媚的芳心!
    孫虎的妹妹孫鹿是一位出租女司機,她在路上闖紅燈險些被罰,但她拉的客人是一位臨產的孕婦,為了救人一命交警也只好網開一面,放她一馬。此時的孫鹿也另有心事,她深深地愛著“哥哥”孫虎,一心想嫁給他——這也是父親孫家棟當年收養孤兒孫虎的意願之一。然而孫虎卻愛著林五媚,孫鹿則另有追求者——汽修店主賈建國
    林五媚終拿模特大賽冠軍,幾方都要為她慶祝,但她還是隨林一龍來到了橡膠林酒吧,面對這個從小一齊長大的被媽媽林玉鳳收養的“哥哥”的追求,她進退兩難。而就在這時孫虎駕機車趕到,搶先一步向林五媚獻上了求婚戒指,這一舉動使斯文內斂的林一龍猝不及防。而就在這時孫鹿趕到,狠狠地打了“情敵”林五媚一巴掌。
  •  第2集鐘錶匠孫家棟讓女兒孫鹿去給林五媚道歉,同時也勸說孫虎不要再打林五媚的主意,而應轉過頭來仍去愛孫鹿。這種勸說還有一層原因——孫家棟一直暗戀著林玉鳳。他希望一切都按照林玉鳳的想法行事。
    此刻的林玉鳳正在審視二女婿魏達生的廚藝和人品。而孫家棟也正進一步勸說孫虎應該去愛孫鹿,並講述了當年他從孤兒院收養孫虎的經過和意圖,一是想讓他傳承修表手藝,二是將來成為自己的養老女婿。但孫虎有可能讓他兩願皆空,他只能把孫鹿當親妹妹看。
    冠軍林五媚與諾亞方舟模特經紀公司簽了約,拍著各種廣告,但林五媚拒絕了一次格調不高的商演。經紀人邵先生讓她賠償50萬,林一龍慷慨解囊,了卻此事。
    魏達生終於要以上門女婿的身份娶林二萍了。結婚前夜,林玉鳳向小洋樓的前主人——她母女兩代為之服務的畫家杜先生的遺像禱告,您的女兒我作主了,就把她嫁給一個廚師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了當年杜先生是如何把兩個孩子和一座洋樓託付給林玉鳳的。
  •  第3集林二萍與魏達生的婚禮在小洋樓樓下舉行,此時來了一群狗崽隊採訪名模林五媚的八卦新聞,眼瞧著這場婚禮將被他們攪局,幸好孫虎趕到,抄起大鐵鍬把狗崽隊趕走。孫虎借林五媚感激之時把裝在貝殼裡的玉戒指悄贈給了她。而此時趕來的孫鹿強迫孫虎與自己喝交杯酒,並就勢向林五媚道了歉,婚禮大戲就這樣被別人給唱了。
    剛進了林家門,魏達生就提出要接管林玉鳳苦心經營的餃子館。我們看到了二十年前餃子館艱難誕生的經過。
    模特經紀人邵先生見林五媚與自己解約很不甘心便製造了五媚在模特大賽中舞弊的假新聞四處傳播,大賽組委會取消了林五媚冠軍的稱號,林一龍得知後表示一定要替五媚出這口氣。而沒想到孫虎也在暗中幫助林五媚把邵先生造假的事給擺平了。林一龍很大度地說,不管誰擺平的,只要事情過去就好。但他明顯地感覺到林五媚對孫虎又增添了一分欽佩。
  •  第4集賈記修車鋪的爺倆老賈和賈建國正互相鼓勵——老賈攛兌建國下功夫追孫鹿;賈建國攛兌父親追林玉鳳。原來,二十年前在一個風雨之夜老賈作為中人為林玉鳳和她的丈夫鄺冬生見證了一次生離死別,並眼瞧著林玉鳳把一對刻有“玉”、“鳳”兩個字的長命鎖分別掛在五媚和鐵柱脖子上,隨後鄺冬生便帶著鐵柱離家遠行,為了躲避一場說不清楚的誤傷人命案。鑒於這種情況,老賈對林玉鳳的追求總不如孫家棟來得那樣理直氣壯和自然。
    孫虎帶著林五媚出海來到孤島上,孫虎用石頭擺成了六個大字“林五媚,我愛你”並朝著大海高喊著。然而,這時機帆船的桅桿被颶風折斷,暴風雨襲來,二人駕著沒有帆的機帆船漂向碼頭,林一龍帶著救護隊向遊艇俱樂部求救,要了一部救援艇在海面上搜尋。孫虎的船翻了,他和五媚掉入海中,他們又漂回了孤島。就在這時,一龍帶著搜救艇趕到,將孫虎、林五媚救起。
  •  第5集小洋樓里還住著林玉鳳的老三林三強,他是林收養的失足落水的邱菊的兒子,小伙子憑著長得帥整天不務正業,靠吃軟飯過活,經常不著家。這天又找林玉鳳借2000塊錢林玉鳳給了他。老賈開始向林玉鳳發出追求攻勢,借著探問受驚的林五媚來到小洋樓,他與林玉鳳共同回憶了在自己的建議下如何創辦餃子館和“水打餡”。
    有了這次孤島風雨,孫鹿覺得哥哥確實深愛著林五媚,她決定退出並鼓勵林五媚大膽接受哥哥孫虎對她的愛。
    上門女婿魏達生終於接手了林玉鳳的餃子館,當上了“達生源菜館”的主廚和老闆。悵然若失的林玉鳳正在發愁,卻得知模特經紀公司向林五媚道歉,這才感到了一點欣慰,她對五媚說,你和孫虎既然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媽也就不再反對了。
    孫家棟和孫鹿發現和田玉戒指不見了,他們斷定是孫虎送給了林五媚,孫鹿急了,決定向五媚索回,因為這是孫家棟留給自己結婚用的!林五媚先是不給,因為定情物是不能給人的,但見孫鹿如此堅持也只好把玉戒指還給了孫鹿。
  •  第6集孫虎得知玉戒指被要走,便跟孫鹿吵了一架,再去找林五媚,而此刻的林五媚卻說,通過這件事看出鹿鹿姐比我更愛你,任孫虎怎樣解釋都沒用了,他這才明白當時這個玉戒指孫鹿給了自己是有含義的。為了使自己心靜,孫虎暫時搬到帆船俱樂部去住一段,孫鹿出車回來知道此事又去接哥哥,但孫虎表示不回。孫鹿只得自己回家,她流著眼淚,神情恍惚,撞在了水泥墩上。
    孫鹿住進了醫院,孫虎去看她,孫虎讓她千萬不要把此事告訴父親,二人編了一個交通事故的謊言安撫孫家棟。
    小洋樓里的林家又有兩件事情在默默地進行:一個是二萍的丈夫魏達生開始打小洋樓的主意,因為林二萍和林一龍原來都姓杜,是小洋樓的真正主人,他攛兌林二萍改姓;第二件事便是林三強在舞廳內認識了一位比自己大的美容院女老闆齊紅,而認識過程正好被林五媚撞見。
  •  第7集老賈進一步追求林玉鳳,並說自己早在廠子裡當保衛科長時就看上她了,但鑒於自己身份和她是婚姻中人無法追求她,此刻老賈真正披露了“邱菊落水事件”的真相:老賈在二十年前值班的時候看見鄺冬生和邱菊在財務科鬼鬼祟祟,然後邱菊離去,一問才知是鄺冬生曾經偷拿公家的錢被邱菊看見,從此邱菊就敲竹槓要小錢,鄺冬生有短在人家手裡也只好滿足人家。而後來在棧橋的風雨之夜,鄺想用最後一筆錢結束這件事,但邱菊不依,二人動起手來,邱菊腳底一滑墜入海中,鄺下去救人未果被老賈叫上岸,賈給他出主意讓他遠走他鄉暫避風頭。林玉鳳聽罷說,他走是你出的主意?老賈馬上說,快二十年了,我覺得我可以從中間人變成一個替老鄺照顧你的人了,我愛了你二十年你不感動么?
    林一龍要收購帆船俱樂部去北京談判,遂把車借給林五媚,讓她和林四秀去海上散心。
    為了真正得到林五媚,孫虎決定辭去帆船俱樂部的職務下海掙錢。
  •  第8集魏達生再次跟林二萍商量奪回小洋樓的產權,二萍警告他如果再提這種事咱們就離婚。
    孫虎進入了某期貨公司,他向老同學徐強表達了想做期貨的願望,徐強讓他謹慎並告知了期貨有多大風險,但孫虎掙錢心切一頭扎進期貨研究。
    住院期間來照顧孫鹿最多的就是賈建國,而孫家棟也開始勸說孫鹿,找一個你愛的不如找一個愛你的,我覺得建國這孩子不錯。而老賈也就兒子的事去找孫家棟懇談,讓他應允這樁好事,孫家棟果然同意了。建國把孫鹿的車打扮一新來接她出院。
    林四秀是林玉鳳收養的一個孤兒,她是當年被人從北大荒樹林子裡揀來的,身為帆船俱樂部的白領,她負責接待從美國前來考察該俱樂部的周陶先生,而周陶說此行還有一個私人目的——尋找他當年在樹林子裡揀拾的一個女嬰。
    孫家棟打聽到,夫妻一方失蹤八年以上便可辦理事實離婚,他和林玉鳳商量,咱倆是不是可以一起去法院把離婚辦了。
  •  第9集孫虎為了籌集炒期貨的資金把養父孫家棟的兩座古董鍾拿走,此刻正撞上當年不辭而別的孫妻滿桂芳歸來,就在這當兒孫家棟回來了,趁著倆人無語之際孫虎將鍾抱走。在當鋪,他將鍾典當50萬人民幣。而滿桂芳想認孫鹿,孫鹿卻不認她這個親媽,因為她走的時候她太小了。孫家棟發現鍾丟了,孫虎只得撒謊說借去給別人當道具了。
    林四秀在網上看到了一群知青為了找一個棄嬰要在“黑土地餐廳”聚會的訊息,她便問林玉鳳,自己是怎么抱來的?林玉鳳給她講述了收養她的經過。林四秀參加了知青聚會,在會上她見到了女作家白雪潔,她要寫一部書《無悔的年華》,以此來尋找棄嬰。當兩個人目光相對時,林四秀有異樣的感覺,她迅速離開會場,但留下了電話號碼。
    孫虎入市了,50萬全部建倉。幾經勸說,孫鹿認了親媽滿桂芳。
    黑土地餐廳老闆、召集人馬樹良約來林四秀,告之女作家白雪潔想見你,但林四秀很討厭這個人遂拒絕了。
    孫虎炒期貨的訊息傳出,林一龍和林五媚都在勸他停止這種冒險遊戲,但孫虎仍我行我素!
  •  第10集孫虎炒期貨賺了一筆,他宴請所有的人為他祝賀,並和林五媚一起去買樓,交訂金。就在這時徐強打來電話,說有一手好貨可買,孫虎飛奔至期貨市場把要交的5萬塊錢訂金買了期貨。
    幾經周折,白作家終於約見到了林四秀,二人都想探聽對方的底細,但都包裹得很深……白雪潔告訴林四秀,寫小說的事她已經辭掉了,林四秀大為不解。
    期貨大廳里出現了驚險的一幕:就在孫虎要輸個盆乾碗淨之時,林一龍拿著現金來救他,但孫虎的性格使他拒絕使用“情敵”的錢,最終50萬全部賠了進去。
    林四秀讓周陶詳細地說一下他是在怎樣的情況下揀拾的女嬰,周陶向她講述了30年前他趕著馬車揀拾嬰兒的經過。聽罷,林四秀告訴他,有一個叫白雪潔的女作家可能對這件事有幫助。周陶見到了白雪潔,並告之自己就是在樹林子裡揀棄嬰的人,白愕然。周陶勸她,一定要把小說寫下去。
  •  第11集孫虎和林五媚來小洋樓一坐,孫虎已經開始管林玉鳳叫“媽”,林玉鳳問起五媚孫虎的生辰年月,他竟然與林玉鳳丟失的親子鐵柱同年同月同日生,這引起了林玉鳳的警覺,念叨著孫虎不會是自己的鐵柱吧?她趕緊去問老賈,老賈證實確實鄺冬生傳過信兒來說孩子丟過,並提供了一個新的細節——自己曾經看孫虎戴過一個類似長命鎖的項墜。
    白雪潔又想見到當年在樹林子裡揀到嬰兒的男人又怕見到,然而,召集人馬樹良把周陶珍藏著的當年包裹嬰兒的軍墾棉襖和一張字條展示在白雪潔面前,白雪潔無言以對,只好承認自己就是當年棄嬰的女知青!她回憶起怎樣與當地老職工的後代蘇連勇懷上了孩子,並在一個雪夜不辭而別的情景,周陶也回憶了七十年代中在鶴崗火車站把棄嬰送人的情景。
    孫鹿終於要嫁給賈建國了,在婚禮前夜二人雙雙跪在滿桂芳的面前,因為滿明天不會以母親身份出席她的婚禮,滿桂芳掏出一個紅包,在臨時居住的招待所里給她單獨舉行了“結婚儀式”。
  •  第12集這一天,老賈路過婚紗影樓看到了孫虎和林五媚的結婚照,越看越像親兄妹,遂趕往小洋樓。恰在這時孫虎來找林五媚,林五媚讓他去洗個澡,老賈趕到,在家的林一龍不知為何老賈如此急匆,老賈把他帶到浴室門口,發現門把手上掛著一個長命鎖式項墜,老賈砸門,讓孫虎出來,孫虎洗了一半就出來了,林一龍當場告之說你就是鐵柱,你是五媚的親哥哥,你們不能在一起!五媚從屋裡出來也傻了,孫虎見老賈破壞了自己的好事便與他撕打起來,老賈將他脖子劃出了血。林玉鳳趕到,而孫虎卻跑掉了。林玉鳳拿起長命鎖一看發現沒有“鳳”字,覺得剛才的事可能是“錯認”,遂決定用留在老賈指縫裡的血和自己的血做一個DNA鑑定,以證實孫虎是不是鐵柱。此時她回憶起了當年與鐵柱見最後一面的情境。
    傷心的孫虎駕著機車去山區兜風,他神情恍惚為躲一輛大貨車撞在了公路邊的石崖上,被當地農民送往醫院,他的腿摔斷了,山區醫院為他做了接骨手術。此時DNA結果出來了——孫虎非林玉鳳之子!在醫院孫虎得知這一訊息精神幾乎崩潰。而在周陶的新聞發布會中林四秀突然宣布周陶是她的男朋友,這使白雪潔所面對的這個是自己女兒的人突然變成了“情敵”有點接受不了。
  •  第13集白雪潔新書《無悔的年華》出版了,書中結尾把生活中的她和周陶聯繫了起來,倆人終成眷屬,生活中她也把自己情感的閘門向周陶打開,但周陶還是希望自己能和林四秀這樁“忘年戀”變為現實。
    新婚的小兩口賈建國和孫鹿把他們的越野吉普改裝好準備去大山里接回受傷的孫虎。而老賈此刻在裱畫店偽造了一份鄺冬生的委託書,準備以此攻下林玉鳳這個山頭。
    書的出版引來了現實生活中的另一位故人——林四秀的生身父親蘇連勇,他此行主要是想見一見當年懷著身孕不辭而別的白雪潔,他們終於見著了,蘇老淚縱橫。在送蘇連勇回東北的火車站台上林四秀終於認了這個農民的父親,同時也給了知青的媽媽白雪潔一拳。
    被接回來的孫虎去見林五媚並告之她我們的事吹了,但他會報復林一龍。
  •  第14集老賈拿著偽造的鄺冬生的委託書來見林玉鳳,遂編造了一個賈氏版本的“託孤”回述並當場下跪求婚,這一來果然把林玉鳳給打動了,再加上此時孫家那邊滿桂芳的存在,林玉鳳真的打算嫁給老賈了。婚事緊鑼密鼓地籌備著……孫虎知道後替養父孫家棟抱不平,大鬧了賈家,且斥責了林玉鳳。這樣一來他們的婚事宣告擱淺。
    白雪潔一直認為親生女兒林四秀突然宣布成為周陶的女友是在向自己當年的行為賭氣,遂一邊做林四秀的工作一邊與周陶懇談,而且此刻網上也有很多文章支持她與周陶結成秦晉之好,面對這一切周陶仍堅持和林四秀好下去,不管是輿論的呼聲還是白雪潔的懇談他都放在一邊,一意孤行。
    而老賈對林玉鳳的突然辭婚大為不解,這一針是誰扎的呢?好像一針把林玉鳳給扎醒了。
  •  第15集一架國際航班落在了濱海市機場,一位美籍華人蘇月華獨自來到了這座城市,她是周陶在美國的妻子,雖然倆人已涉及離婚但還沒辦完手續,她此行是來了解與周陶有關的兩個女人。首先她見到了白雪潔,白雪潔對於周陶還沒離婚大為吃驚,但她暗中向蘇月華介紹林四秀,她想通過她來阻撓四秀和周陶的相愛。而林四秀知道周陶還沒有徹底離婚的訊息時也像被當頭挨了一棒。而蘇月華看到周陶在濱海市這樣吸引女人,她漸漸流露出對周陶的留戀並且用家族的股份來要脅周陶,如果要徹底跟我離代價是極其巨大的,但周陶對她仍表現出了去意已決的架勢。
    孫家棟又來找林玉鳳想重提結婚的事情,他表示,老賈從中插一槓子並不記恨林玉鳳,而林玉鳳卻說,我們的事還是等把兩個孩子安排好吧,小輩先結了我們老輩再結。
  •  第16集林三強去達生源飯館跟魏達生學廚藝,閒睱時魏達生問三強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世,魏達生告訴他,林玉鳳之所以收養你,是為表達對你生母邱菊的歉疚和懺悔,並建議他去公安局重提舊事,把邱菊的死因搞個水落石出,三強聽了他的話便就此照辦。公安局表示本案已過了追訴期,但有新的線索仍可提供。
    孫虎的腿傷漸漸好轉,他的工作成了問題,林玉鳳為了彌合一龍與孫虎的關係便建議依龍公司為孫虎留一席位,一龍很不樂意但鑒於媽媽的面子也只好應允。
    孫虎本來就對一龍的草率而毀了自己的幸福姻緣懷恨在心,但鑒於林玉鳳的奔走說和他還是同意去依龍公司,最起碼到了那可以噁心他一下。
    林三強的女友齊紅在去飯館找三強時,在包間撞上魏達生與女服務員於小勤在親嘴。魏得知了此事後馬上讓林三強和齊紅立即封嘴。
  •  第17集周陶鑒於蘇月華的壓力決定和她一同回美國面見老丈人,對離婚作出最後抉擇。而此刻的四秀卻對未來惴惴不安。
    同樣在感情上受了傷害的林五媚天天練習高溫瑜珈來排遣苦悶,林一龍只好暗中向她示好,派秘書金挪挪開車去瑜珈館接她回家,五媚就問金,你為什麼還不嫁人?對一龍董事長是否有意?金說,他不是你未來的夫君嗎?而此刻的孫虎進了公司後一頭扎進對公司管理的課程學習上並求教於金挪挪。
    這一天於小勤告訴魏達生,我懷上了你的孩子,魏達生既喜又憂,因為畢竟證實了他有生育能力,但又怎樣面對妻子二萍呢?為了顯示自己強勢,他又找來葛律師當著全家人宣布林二萍要收回小洋樓的產權,二萍當場向林玉鳳解釋,這不是我的主意,而是魏達生自己的主意。
  •  第18集孫表匠的鐘表店要搬到荷花市場去了,二人逛著尋找著店鋪房。這當兒,孫家棟將一塊名貴坤表送給了林玉鳳。正好老賈碰上他們,見狀,內心很是酸憷。
    不在了周陶的林四秀在網上與一個叫蒼茫大地的人聊天,最終見了面一看是白雪潔,她很是氣憤。白想利用這個機會讓女兒認她並放棄周陶,但事與願違。周陶回國了並告之林四秀他已徹底離婚了,二人結合到一起指日可待。
    通過家庭會議的形式林家終於粉碎了魏達生想將小洋樓更在林二萍名下的舉動。而魏達生此時把於小勤安撫在一間商品房裡準備生產。
    而林三強和齊紅在周陶的資助下自己開起了三紅餃子館,這也是林玉鳳從中撮合的結果,終於讓三強這匹野馬有了一個安身立命的好場所。
    孫家棟背著林玉鳳悄悄把鐘錶店搬到了荷花市場,使林玉鳳大為不快,甚至讓二萍去把坤表還給孫家棟,孫家棟一再地賠不是。
  •  第19集三紅餃子館剛開張不久就被一夥人進行綁票,要脅林三強家人以飯館贖人,最終在公安機關的介入下使綁匪落網。飯館雖然保住了,但後來的經營狀況卻不佳。然而這並沒有影響感情的進程,就在這時三強和齊紅終於舉行了婚禮,雖然女大男小但在危難時刻三強看到了齊紅對他的一往情深。
    孫虎被林一龍邀請破例列席公司董事會受寵若驚,感到他真把自己當親兄弟一樣看待,孫虎也八面玲瓏地把各位董事搞得對他印象頗好。
    白雪潔對周陶隻身回到濱海市做出了各方面的幫助,又幫他找工作又幫他找房子,周陶便一一笑納,等自己一切收拾停當便與林四秀步入婚姻的殿堂。
    老賈攛兌三強去公安局探詢陳年舊案,欲給邱菊討個清白的事驚動了林玉鳳,林玉鳳對老賈很不滿,說你是向著活人呢還是向著死人呢?老賈無言以對。
  •  第20集公安局通過技術手段終於查找到了鄺冬生的下落,但還在進一步調查聯絡之中。
    白雪潔的第二本書《那年的雪今天才下》又出版了,當周陶看完此書後大受感動,他把書介紹給林四秀,讓她快看。
    於小勤給魏達生生了個大胖兒子,遂要求辦滿月,就在喝滿月酒時林二萍闖了進來,當場宣布跟魏達生離婚,魏達生抽自己嘴巴也沒用,婚終於離了。
    林四秀看完了《那年的雪今天才下》,終於和白雪潔見面了,她含淚認母親,她終於理解了母親的難處,當年把她扔在樹林子裡不賴她!同時表示願意聽媽媽的勸,如果你們兩個相愛了我一定會鬆開愛他的手。
    林一龍終於下決心向林五媚獻上求婚戒指,但林五媚睡得糊裡糊塗,戒指被拒絕了。林一龍此時將飛往國外考察半個月,公司的一切委託給了孫虎。
  •  第21集賈建國關心著父親的婚事便給老賈介紹了一個叫黃曉慶的女人,老賈心裡還念著林玉鳳,便把黃介紹給了孫家棟,同時他還去林玉鳳那裡告之孫家棟正在相親。林玉鳳來到荷花市場鐘錶店趴窗戶一看,還真看見了黃曉慶,頓時心就掉進了冰窟窿里。
    白雪潔又一次約見了周陶,向他轉達了林四秀的意思——只要媽媽和周陶好,自己將退出。但周陶聽罷後反而堅定地表示非林四秀不娶。白雪潔其實在為女兒著想,但她的一片苦心沒有換來任何回應,再加上她對自己已身患重病的身體越來越不自信,遂在某夜晚吃了大量安眠藥和紅酒倒臥在棧橋上。後被救起。
    林玉鳳畢竟和白雪潔同養了一個女兒,所以她把白雪潔邀請到小洋樓去養病,在這個家裡她與林四秀抬頭不見低頭見,林四秀和周陶的婚事自然就此只好先放一放了。
  •  第22集由於見對象而引得林玉鳳不高興,孫家棟趕忙買了戒指去向林玉鳳正式求婚,倆人商訂過兩天去登記結婚。就在此時林一龍出國考察回國,來到公司發現公司的組成部分遊艇俱樂部已被孫虎利用非法手段竊為己有。此事一出,林玉鳳與孫家棟的婚事又一次擱淺。林一龍雖然把孫虎告到法庭,但法庭認為孫虎手續齊全,駁回了林一龍的起訴,林一龍當即病倒。
    林玉鳳實在看不下去了,便找到孫虎“政變”時的當事人金挪挪,給她做工作讓她出面作證,為把孫虎真正揖拿歸案做著準備。
    離婚後的林二萍一直很自卑,因為她目前不能生育,好心人給她介紹對象,但對於這樣一個中學語文老師來說也是高不成低不就,屢見屢不成。
    白雪潔在林玉鳳家養好了身體決定告辭,臨別時林玉鳳想給她介紹對象,白雪潔委婉地告訴她,自己並非為了成立家庭才要和周陶好。
  •  第23集由於金挪挪的告發孫虎將其綁架,最後林玉鳳帶領著警察趕到棋牌室,解救了金挪挪,揖捕了孫虎。最後孫虎以刑事案件和經濟案件合判,領刑三年。
    白雪潔在給中學生們進行文學講座的時候忽然暈倒,急忙被校方送到醫院。她在昏迷之際回憶了自己生下林四秀並把她扔在樹林子裡的經過,原來,她是因為出身不好而不能與貧下中農的兒子蘇連勇結合,怕連累他才逃到很遠的一個靠山屯,在那裡生下了孩子。她一沒戶口二沒錢,所以只好把孩子扔在樹林裡……醫院經查白雪潔得的是胃癌,需要馬上做手術。院方讓她提供一個親屬電話白雪潔提供不出來。
    林玉鳳和孫家棟去監獄探監,但孫虎拒絕接見家人,兩位老人悻悻而歸。
    一個好心的護士的母親劉敏潔當年也當過知青,她勸白雪潔不要這樣所謂地要強,做手術一定要有直系親屬簽字的,最終白雪潔告之了自己女兒林四秀的聯繫方式,劉敏潔準備前往通知。
  •  第24集白雪潔一再推遲手術時間,是為了等出差在寧夏的周陶回到濱海市,手術開始,周陶終於趕到。
    林二萍的不育問題幾經拖延終於被她重視起來,好心人給她介紹一位馬大夫是這方面的專家,而馬大夫的女兒正好在自己的班裡,所以看病時她有點磨不開
    白雪潔的手術做完了,周陶與林四秀輪流看護著她,看護之中白雪潔向周陶披露了自己早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並沒有真正想嫁人,而是想通過這種方式阻止女兒嫁給她上一輩人,現在我想通了,我要把我的女兒託付給你,請你善待她……在白雪潔的彌留之際她向女兒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我想通了,我這樣阻止你和周陶其實很沒有道理,你和他結合吧,我在天堂祝願你們幸福。遂永遠閉上了眼睛。
    而此時,孫鹿與賈建國的孩子卻“呱呱”墜地。
  •  第25集一直對孫虎抱有歉疚感的林玉鳳勸說林一龍去探監,林一龍不肯,最終林玉鳳說動了林五媚,去代表全家人接見孫虎。接見時孫虎讓五媚儘快地和林一龍走到一起把自己忘掉,林五媚眼睛潮濕了。
    林玉鳳與孫家棟的婚事再一次提到日程上來,他們又一次約定星期四去手拉手登記。然而,就在星期四的早晨,公安局來人找林玉鳳,說最近警方與新加坡警方已找到鄺冬生,他現在在巴西開著一家草木公司,成為了大老闆,我們邀請他回國,一方面是看一下祖國的變化,另一方面再把那個陳年舊案再讓他說清楚一下。林玉鳳一聽傻了,她問警察是不是要帶著手銬接機?警察說不會的,只是在他回來以後來公安局接受一下詢問即可。林玉鳳這才放下心,但今天與老孫結婚登記又一次泡了湯。林玉鳳的心緒早已飛到了二十年前和鄺冬生分手的那一刻。
  •  第26集林一龍公司被竊的傷痛已經恢復,已有閒睱之心請林五媚吃火鍋,而席間他卻接到了金挪挪的簡訊,讓他注意身體少吃油大的東西,這引起了林五媚些許醋意。
    林玉鳳梳妝打扮等待著鄺冬生的歸來。一架國際航班落地,南洋打扮的鄺冬生攜兒子鐵柱、兒媳美蘭降落在濱海機場。前去接他的是一龍和林五媚,林五媚居然跑掉了。林玉鳳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淚如泉湧,親吻鐵柱之餘問鄺冬生是否還是一個人?得到肯定後這才放了心,也告之對方,自己差點嫁了人。接風宴上,老賈不請自來,他隱瞞鄺的訊息及假造委託書的事一一被戳穿,在聲討賈的過程中林玉鳳也披露了二十年來她與孫家棟的戀情。隨後她和鄺冬生一起去監獄接見了孫虎,鄺冬生又獨自去了孫表匠家表達了他願意尊重林玉鳳的情感,鼓勵他們繼續相愛。同時,為了對邱菊一家有所表示他決定資助林三強重振飯館雄風。
  •  第27集林玉鳳見到鄺冬生以後還想和他破鏡重圓,但鄺告之他在巴西也有一個患難相好的女人韋君慧,鄺的意思是,既然我們都各自在二十年中有了新的感情,為什麼不去尊重它實現它呢?林玉鳳陷入了兩難選擇。鄺冬生再次約見孫家棟,再次鼓勵他和林玉鳳往前走一步。
    周陶計算著白雪潔故去已經百日,決定和林四秀提出結婚日程,林四秀說,自從媽媽走那天起我就決定作你的好女兒,不再嫁給你了,我們更多的是父女情而不是愛情!我愛我的媽媽,所以我更願意尊重她。陶潸然淚下。
    林五媚向四秀求教愛情真諦,她說自己與一龍的愛情被眾人看好,但不知為什麼老沒感覺,其實嫁也就嫁了。四秀讓她別苦著自己。
    林二萍和馬大夫已從醫患關係轉到了戀愛關係。
    此刻孫家棟再也遏制不住內心的渴望,他又一次買了戒指準備再次向林玉鳳求婚。
  •  第28集金挪挪去探監,孫虎含蓄地向她表達了愛意。
    白雪潔的遺產很多,林四秀與周陶商定一部分把它送給蘇連勇,另一部分創辦一個知青基金,專門救助那些因病缺錢醫治的老知青們。二人乘火車前往北大荒。
    林五媚向林一龍提出能否到監獄去當著孫虎的面訂婚,林一龍很不快,沒有同意。鄺冬生準備在濱海買房定居,買的正是林一龍的房。
    魏達生得知林二萍已經有了新人,幾經努力爭取復婚未果,便開始想到了於小勤,他買了好酒好煙準備去農村看望小勤一家。
    林玉鳳就監獄訂婚一事專門去了一趟監獄,問孫虎這是不是你的意思,孫虎啞然,我怎么會呢?林玉鳳心裡惴惴的,她覺得似乎五媚對孫虎餘熱猶存。
    鄺冬生決定攜家人回巴西,等料理好了公司的一切他將舉家回國定居。而他資助三強和齊紅的新的酒樓業已開張。
  •  第29集小洋樓面臨拆遷,林玉鳳請全家人討論,是再建一個新大家?還是分成若干小家?眾人各執己見,意見未能統一。
    魏達生來到農村小勤家,小勤的父母對他大加聲討,於小勤抱著孩子委屈地哭著,這一切使魏達生痛下決心,跪地認錯,遂表示要娶小勤為妻。一家人這才破涕為笑接納了這位城裡女婿。
    周陶終於要回到美國了,他和四秀表達著此生將不再見面,四秀用一個吻回報了他的揀拾之恩。
    突傳好訊息,鑒於保護古建築,小洋樓不拆了。全家人高興不已。就在這時又傳來壞訊息,林一龍公司資金鍊斷裂,急需新資金注入,金挪挪把此訊息告訴了獄中的孫虎。
    鄺冬生再次回國,帶來了新婚妻子韋君慧。而此時林玉鳳終於和孫家棟也結了婚。鄺冬生再次探望孫虎時,孫虎求他幫一下林一龍,林的公司終於在鄺的資金注入下得救了。
  •  第30集仍為單身的老賈忽然受到了黃曉慶的青睞,他有點不自信了起來。
    而林四秀邀請五媚和林一龍一塊兒去送周陶回美國,她實際上是想撮合這兩個人儘快走向婚姻,而一龍卻強調如果沒有來電的感覺我就不能娶林五媚。
    金挪挪在探監時竟然又得到了孫虎的信息——兩個人的地位太懸殊,一個是白領,一個是服刑人員。金挪挪大為不解。
    鄺冬生鑒於後天就是林玉鳳的生日,建議大家合個影,林玉鳳說,還缺一個孫虎,等他出獄了再合吧。
    一年後,孫虎走出了監獄的大門,原本應該第一個來接他的金挪挪堵車未到,卻是林五媚第一個出現在他面前。兩個人相向走著,離得很近的時候,金挪挪和林一龍趕到,而這一對人反而離得很近……最終這四個年輕人誰和誰走到一起了呢?觀眾自然會明白。合影終於在小洋樓前拍成了,二十年的光陰走過了多少人生,成就了幾多姻緣,觀眾們慢慢去數吧。
1-10集11-20集21-30集查看全部劇情分頁查看劇情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