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歷史

宋朝歷史

宋朝歷史從960年宋太祖趙匡胤黃袍加身、建立宋朝開始,一直到1279年趙昺跳海殉國為止。總計將近320年。宋朝建於五代末宋太祖趙匡胤發動兵變,奪後周帝位而改元自立,,繼續周世宗時統一天下的大略,最終基本完成了對全國的統一。太祖趙匡胤、太宗趙光義二帝發動宋代僅有的幾輪北伐,宋代前中期疆域大致定型。此後宋朝一直採取重內輕外的消極防守策略,很少對北再興干戈。建國之初,趙匡胤為避免重蹈唐後期藩鎮割據和宦官頻繁干政引發的悲劇,將軍權歸於中央,採取崇文抑武的國策,採取募兵制和調將指揮制相結合的政法。這一國策影響所及深遠:一方面宋朝地方兵員極廣極雑,終宋少有權臣豪強亂政,工商業、科技發達,文化極為繁榮;另一方面,也導致北宋自初立之後武備積弱,頻頻不敵北方外患,對西夏、契丹用兵屢遭挫敗。宋於1126年—1127年發生靖康之難,徽、欽二帝皆被金人擄去,宋室被迫南遷臨安(今浙江杭州),與入侵的金國以淮水、大散關為界,史稱南宋,此前建都汴梁時期的宋稱作北宋。1276年,都城臨安陷落,南宋亡於蒙古可汗忽必烈建立的元帝國的征服。

基本信息

立國初期

陳橋兵變

宋太祖黃袍加身處宋太祖黃袍加身處
參見:陳橋兵變
公元959年周世宗柴榮死,即位的恭帝柴宗訓年僅七歲。趙匡胤此時任殿前都點檢(禁衛軍的最高長官)、更兼宋州歸德軍節度使
後周顯德七年正月(960年)春正月初二日,鎮州(今河北正定)和定州(今河北定縣)報稱北漢遼國的軍隊聯合南下,攻打後周,聲勢浩大,請求派兵援助。後周符太后和宰相范質、王溥等執政大臣不辨真假,慌忙令澶州節度使慕容延釗率兵抵禦。又命趙匡胤率兵北上禦敵,賜於他金帶、銀器、鞍馬、鎧甲、器仗數十萬。初三日(2月3日),趙匡胤領軍出汴梁愛景門,宣徽南院使昝居潤安排筵席,朝廷眾大臣餞送於郊外。傍晚時,軍隊行至陳橋驛(今河南封丘東南陳橋鎮),趙匡胤在其弟趙光義,以及趙普石守信王審琦等策劃下,鼓動士兵發動兵變,授意為他黃袍加身,反叛後周,改擁趙匡胤為皇帝。而後,趙匡胤率兵回師開封,約束將士,沒有燒殺搶掠,“太祖陳橋之變,與眾誓約不得驚動都人;入城之日,市不改肆”。趙匡胤陳橋兵變還京,只有京城巡檢使韓通倉皇抵抗,但隨即就被王彥升所殺。宰相范質王溥魏仁浦等人責問趙匡胤,帳前羅彥瑰拔劍厲聲:“三軍無主,眾將議立檢點為天子,再有異言者斬!”。王溥面如土色,降階下拜,范質亦拜,匡胤親自扶起,以優禮待之。
幾乎沒有任何抵抗,初四當日後周恭帝禪位,趙接任帝位,“太祖將受禪,未有禪文,翰林學士承旨陶糓在旁,出諸懷中而進之,曰:‘已成矣。’”。
趙匡胤曾為歸德節度使,駐於宋州春秋時期宋州為宋國故地(今河南商丘一帶),故定國號為“宋”。石守信高懷德張令鐸王審琦張光翰趙彥徽皆得授節度使位號,史稱“陳橋兵變”。

中央集權

宋太祖宋太祖
參見:
杯酒釋兵權
宋太祖趙匡胤為了加強中央集權,同時避免禁軍軍將也黃袍加身,使類似澶州兵變和陳橋兵變的歷史劇重演,篡奪自己的政權,所以趙匡胤通過一次酒宴,在酒宴中發表意見,威脅利誘雙管齊下,暗示高階軍官們交出兵權。趙匡胤與漢高祖明太祖大殺功臣之舉相較,被視為寬和的典範。
宋太祖有一天召趙普問道:“從唐朝末世以來數十年,皇帝已經換了八個家族了,戰爭頻繁不休不止,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是什麼原因呢?朕想停止天下兵戈,使國家長治久安,如何才能做到?”趙普回答:“陛下講了這事,是天地之福啊。造成天下的混亂,非別的原因,就是藩鎮的權力太大,君弱而臣強罷了。今日如想要解決這樣的情況,唯有削弱藩鎮的權力,限制他們的財政,將他們的精銳的軍隊沒收,這樣天下就會和平了。”
乾德元年(963年)春,宋太祖在退朝後留下石守信高懷德王審琦張令鐸趙彥徽羅彥瑰諸高級將領飲酒。酒至半酣,宋太祖對軍將們說:“我若沒有諸位,也當不了皇帝。雖然我貴為天子,還不如做節度使快樂。當了皇帝之後,我終日沒有好好睡過。”此話令石守信等人大驚失色:“陛下何出此言,如今天命已定,誰敢再有異心?”趙匡胤說道:“誰不想要富貴?有朝一日,有人以黃袍披在你身上,擁戴你當皇帝。縱使你不想造反,還由得著你們嗎?”
守信等將領跪下磕頭,哭著說:“臣等愚昧,不能了解此事該怎么處理,還請陛下可憐我們,指示一條生路。” 宋太祖藉機表達了自己讓他們放棄兵權的想法,建議“人生苦短,猶如白駒過隙,不如多累積一些金錢,買一些房產,傳給後代子孫,家中多置歌妓舞伶,日夜飲酒相歡以終天年,君臣之間沒有猜疑,上下相安,這樣不是很好嗎?”大臣們答謝說:“陛下能想到我們這事,對我們有起死回生的恩惠啊!”第二天,各位軍將就稱病,請求辭職,宋太祖一一準。
宋太祖雪夜訪趙普宋太祖雪夜訪趙普
此番任免後,宋太祖當年執掌兵權的結義兄弟的禁軍職務全部被解除,從此也不再授人。石守信雖然保留著“侍衛都指揮使”的頭銜,卻已沒有任何實權。另一方面宋太祖又派李漢超鎮守關南、馬仁瑀鎮守瀛州、韓令坤鎮守常山、賀惟忠鎮守易州、何繼筠鎮守棣州、郭進鎮守西山、武守琪鎮守晉陽、李謙溥鎮守隰州、李繼勛鎮守昭義、趙贊鎮守延州、姚內斌鎮守慶州、董遵誨鎮守環州、王彥升鎮守原州、馮繼業鎮守靈武,“管榷之利,悉以與之,其貿易則免徵稅。故邊臣皆富於財,以養死士,以募諜者,敵人情狀,山川道路,罔不睹而周知之。故十餘年無西、北之尤也”。
宋太祖前後“杯酒釋兵權”,將手握重兵的將軍與地方官吏的武將軍權予以剝奪,委以虛職,並改以文官帶軍,將軍權與財政大權全部集中到中央。宋朝因此得以免於出現唐朝藩鎮割據的局面。但是這也導致地方資源狹少,最終讓宋朝在對外戰爭中屢屢失敗。

太宗時期

宋太宗宋太宗
參見:
北宋統一戰爭雍熙北伐高粱河之戰金匱之盟燭影斧聲
宋太祖所面臨的另外一項事業就是統一全國。趙匡胤在與趙普雪夜商討後,決定以先南後北為統一全國之步驟。趙匡胤首先行假途滅虢之計,滅亡了南平和楚。之後又滅亡後蜀南漢南唐三國。太祖一心希望統一全國,還設立封樁庫來儲蓄錢財布匹,希望日後能夠從遼朝手中贖買燕雲十六州。976年八月,太祖再次進行北伐。但十月十九日太祖忽然去世,其弟趙光義忙於即位,全國統一事業暫告停止。宋太祖弟趙光義即位,廟號太宗。太宗穩固統治地位後,繼續國家統一事業,先是割據福建漳、泉兩府的陳洪進及吳越錢氏歸降,其後再滅亡北漢太平興國四年979年五月,太宗不顧大臣反對,趁滅亡北漢的餘威,從太原出發進行北伐。起初一度收復易州涿州 。太宗志得意滿,下令進攻燕京。結果在高粱河遭遇慘敗。此役之後,宋朝的戰略便轉為被動。雍熙三年986年,太宗再次北伐,結果又敗,著名的大將楊業也在此役中陣亡。之後宋朝在對党項的戰爭中也多失敗,四川又爆發民變。太宗的施政不得不轉為重內虛外。
太宗本人附庸風雅,喜好詩賦,政府也因此特別重視文化事業,宋朝重教之風因此而開。太宗還喜好書法,善草、隸、行、篆、八分、飛白六種字型,尤其是飛白體。連宋朝的貨幣淳化元寶上的字也是太宗親題。
宋太宗書法宋太宗書法
太宗即位之事頗有疑雲,是為“燭影斧聲”事件,民間也一直傳說趙匡胤是被趙光義害死的。為確保政權的合法性,趙光義拋出其母杜太后遺命之說,即“金匱之盟”。金匱之盟起源於杜太后臨終時召趙普入宮記錄遺命,杜太后稱要趙匡胤死後先傳光義,再傳光美(後改名為廷美),再傳德昭(趙匡胤長子)。這份遺書藏於金匱之中,因此名為金匱之盟。雖然有金匱之盟的說法,但是太宗卻先後逼死太祖之子德昭和德芳,又貶黜廷美到房州,兩年後廷美就死於謫所。太宗長子元佐也因為同情廷美而被廢,另一子元僖暴死,最後襄王元侃被立為太子,改名恆。至道三年997年,太宗駕崩,李皇后和宦官王繼恩等企圖立元佐為帝。幸虧宰相呂端處置得當,趙恆才順利即位,廟號真宗。宋朝也開始進入全盛時期。

步入盛世

北御遼夏

西夏壁畫西夏壁畫
太宗死後,真宗趙恆接替即位。真宗奉行太宗末年的黃老政治,無所作為。自從雍熙北伐之後,遼朝就經常在宋遼交界處搶劫殺掠,到1004年終於演變成大規模侵宋戰爭。宰相寇準力主抗戰,結果真宗親征,宋軍士氣大振,與遼軍相持在澶州城下,遼軍被迫求和。經過幾番交涉,兩國議和成功。和約主要內容是:宋每年給遼絹廿萬匹,銀十萬兩,雙方為兄弟之國。史稱該和約為“澶淵之盟”。
後來,寇準漸漸失寵,最終被罷相。真宗開始信用一佞臣王欽若。王欽若擅長逢迎,深知真宗希望營造天下太平的氛圍,於是極力鼓吹真宗封禪。王欽若本人也與另外一位宰相王旦聯手,在各地製造很多“祥瑞”之象,深得真宗之意。結果真宗在大中祥符元年1008年先後三次封禪。這嚴重損耗了民力。
真宗與皇后劉氏無子。一次真宗偶爾臨幸劉氏的一名侍女李氏,結果李氏與於1010年產下一子(趙受益),也就是後來的仁宗。後來劉氏與另外一名嬪妃楊氏共同撫養這名孩子。天禧二年1018年中秋,真宗正式封趙受益為太子,並改名為趙禎

仁宗時期

乾興元年1022年二月廿日,真宗駕崩。太子趙禎即位,劉皇后被尊為皇太后,在仁宗成年前代理軍國大事。從此開始了劉太后十六年的垂簾聽政時代。
仁宗執政早期一直處在劉氏的陰影之下,直到劉氏死後他才得以施展抱負。仁宗皇后雖是曹氏,但他一直特別寵愛一名張貴妃。但張氏出身低賤,一直未能成為皇后。1054年正月初八,張氏去世。仁宗竟以皇后之禮處理喪事,並追封為溫成皇后,結果出現的一生一死兩皇后,可謂曠古未見。
西夏李元昊大慶三年(1038年)稱帝後,宋夏之間爆發持續數年的戰爭,宋軍屢戰屢敗。宋夏戰爭主要經歷五個時期,即宋仁宗-夏景宗時期,宋英宗-夏毅宗時期,宋神宗-夏惠宗時期,宋哲宗-夏崇宗時期,宋徽宗-夏崇宗時期。宋軍的失利使遼國趁機施壓,導致重熙增幣的發生。宋夏戰爭不利後,仁宗罷免宰相呂夷簡,任用范仲淹富弼韓琦等名臣推行慶曆新政,取得良好效果。任用包拯管理京城和御史台。在邊疆上,任用大將狄青,先後弭平南蠻壯族儂智高叛亂和西夏的挑釁。北宋進入立國以來最繁榮的階段。然而,一些守舊派人物指稱這些改革派官吏拉幫結夥,互相吹捧,是為朋黨。仁宗一向厭惡廷臣結黨營私,這些新政官員後來多被貶為地方官,短暫的慶曆新政就此結束。

英宗時期

范仲淹范仲淹
仁宗死後,接替即位的是英宗趙曙。他是真宗之弟商王趙元份之孫。1062年被立為皇太子。英宗多病,最初朝政都由曹太后掌管。1064年五月後,英宗才開始親政。但是英宗親政半個月後就爆發了濮議事件,這場爭論長達十八個月。時間起因是宰相韓琦提請討論關於英宗生父的名分問題。朝中因此分成兩個派別,一派認為應稱英宗生父濮王為皇伯,另外一派則認為應該稱為皇考。最終曹太后下旨,稱英宗之父為皇考。才平息了這場爭論。但總體來說,英宗還是一位有為的君主。他繼續任用前朝能臣,也大膽挖掘新人。英宗也非常重視書籍的編修,《資治通鑑》的寫作就是英宗所提出發起的。 

中期改革

熙寧變法

宋神宗宋神宗
英宗死後,他的長子神宗趙頊即位。神宗在位期間,宋朝初期制訂的制度已經產生諸多流弊,民生狀況開始倒退,而邊境上遼和夏又虎視眈眈。神宗因此銳意改革。神宗啟用著名改革派名臣王安石進行朝政改革,將其任命為參知政事。王安石推行的新法包括均輸青苗、免役、市易、保甲、保馬、方田均稅等。
但是,新法的實行遭到了以司馬光為首的保守派對新法強烈反彈。加上全國天災不斷,神宗的新法實行的決心也有所動搖。1074年,北方大旱,一名名叫鄭俠的官員向神宗上呈一幅流民圖,圖中景象慘不忍睹,神宗因此受到極大震撼。第二天神宗就下令暫罷青苗、方田、免役等十八項法令。儘管這些法令不久之後得到恢復,但神宗與王安石之間已經開始不信任。熙寧七年四月,王安石第一次被罷相,出知江寧府。後來變法派中的官員呂惠卿肆意妄為。王安石因此回京復職,但是他依然受到保守派的堅決阻撓。1076年六月,王安石長子去世,王安石藉機堅決求退,神宗於十月再次罷免王安石的相位,此後王安石便不問世事。
儘管後人對熙寧新法的評價非常兩極,但無庸質疑,新法的推行效果遠不如王安石預想。新法的實行雖然大大增加了國家的財政收入和耕地面積,但是卻嚴重增加了平民的負擔。熙寧新法在軍事上的改革也只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軍隊戰鬥力無明顯改善。加上王安石操之過急,將需要很長時間社會演進才能完成的十餘項改革在短短數年內全盤推行,使變法陷入了欲速則不達的困境。而且,新法實施到了後期,條文與執行效果相差越來越大,一些措施從利民變成擾民。新法執行過程中用人不當也是最後失去民心的原因,變法派中如呂惠卿、曾布、李定和蔡京等都是人品相當有爭議的人物。有的更被視為小人。對於這次改革,以“大歷史”著稱的史學家黃仁宇評論這次變法:“早我們之前九百年,中國即企圖以金融管制的辦法操縱國事,其範圍與深度不曾在世界裡其他地方提出。但現代金融是一種無所不至的全能性組織力量,它之統治所及概要全部包含,又要不容與它類似的其他因素分庭抗禮。”

元豐改制

元祐黨籍碑元祐黨籍碑
王安石被罷後,神宗繼續改革事業,號為“元豐改制”。元豐改制雖與熙寧變法並稱為“熙豐新法”,但改革力度無法同熙寧變法相提並論。伴隨著國力的增強,神宗將焦點轉移到外患上。他決心消滅西夏1072年五月,神宗開始西征西夏,取得了很大勝利,也大大鼓舞了神宗的信心。1081年四月,西夏發生政變,神宗藉此再次征討西夏。結果卻遭到慘敗。神宗因此一病不起。1085年正月初,神宗立六子趙傭為太子。而神宗頒布的新法雖然曾短暫被其母高太后廢,但不久又陸續恢復,不少甚至沿用到南宋時期。

元佑黨爭

神宗駕崩後,太后高氏垂簾聽政,對剛即位的哲宗趙煦嚴加鉗制。高太后信用以司馬光為首的舊黨,並冷落哲宗,結果引發嚴重的新舊黨爭,是為元佑黨爭。哲宗親政後,貶斥舊黨,信用新黨,變法事業因此得到了持續。

靖康之恥

徽宗誤國

宋徽宗宋徽宗
哲宗沒有留下子嗣,死後由他弟弟趙佶即位,是為宋徽宗。徽宗專好享樂,對朝政毫無興趣。徽宗自幼愛好筆墨、丹青、騎馬等。趙佶的生活糜爛,喜好逛青樓。還大興土木,聽信道士所言,在開封東北角修建萬歲山,後改名為艮岳。艮岳方圓十餘里,其中有芙蓉池、慈谿等勝地。裡面亭台樓閣、飛禽走獸應有盡有。徽宗還在蘇州設立應奉局,專門在東南搜刮奇石,是為花石綱,引得民怨沸騰。
徽宗不理朝政,政務都交給以蔡京為首的六賊。蔡京以恢復新法為名大興黨禁,排斥異己。蔡京即位次日,就下達了一個禁止元佑法的詔書。此即謂元佑奸黨案。正直的大臣因此全被排斥出政治中心。徽宗本人好大喜功,當他看到遼國金國進攻後,便於1118年春,派遣使節馬政自登州渡海至金。雙方商議兩國共同攻遼,北宋負責攻打遼的南京和西京。滅遼後,燕雲之地歸宋,過去宋朝給遼國的歲幣改繳金國。此即為海上之盟。但宋朝軍隊卻被打得大敗。最後金兵掠去燕京的人口,並剋扣營、平、灤三州。

靖康之變

汴京汴京
1125年,金兵分兩路南下攻宋。趙佶嚇得立刻傳位其子欽宗趙桓。欽宗患得患失,在戰和之間舉棋不定。後來在萬般無奈的情況下啟用李綱來保衛東京。雖然一度取得了勝利,但是金朝並未死心,二度南下。1126年九月,太原淪陷。十一月,開封外城淪陷,金軍逼迫欽宗前去議和。閏十一月卅日,欽宗被迫前去金營議和,三日後返回。金人要求索要大量金銀。欽宗因此大肆搜刮開封城內財物。開封城被金軍圍困,城內疫病流行,餓死病死者不在少數。1127年二月六日,徽、欽二帝被廢,貶為庶人。七日,徽宗被迫前往金營。金朝另立張邦昌,建立一個名為“大楚”的傀儡政權。徽欽二宗被金人掠到五國城,史稱靖康之恥或靖康之禍。徽宗被封為昏德公,欽宗被封為重昏侯。最後兩人客死異鄉五國城。
儘管徽宗在朝政上毫無建樹,但無庸質疑,他在書畫上的造詣無與倫比。徽宗的書法和繪畫都在中國藝術史上有重要地位。徽宗獨創瘦金體,並重視書畫事業。翰林書畫院的地位大幅提高,著名畫家,清明上河圖的作者張擇端就是其提拔。就連其子趙構也受到薰陶,成為傑出書法家。

建炎南渡

抗金鬥爭

岳飛岳飛
金朝在靖康之難中俘虜了眾多的宋朝宗室,康王趙構算是其中的一位漏網之魚。1127年,趙構從今天的河北南下到陪都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為南宋高宗,改元建炎。之後,趙構一路從淮河、長江,到杭州恢復宋朝,升杭州為臨安府1131年正式定都臨安,名為“行在”(陪都),實為首都。金朝也一路南撲,直逼臨安,高宗無路可逃,只得入海逃避,在溫州沿海漂泊了四個月之久。由於南方天候潮濕河道縱橫,加上南宋軍民的英勇抗戰,金主帥完顏兀朮決定撤兵北上。在北撤到鎮江時,被宋將韓世忠斷掉後路,結果被逼入黃天盪。宋軍以八千人之兵力圍困金兵十萬,雙方相持四十八日,最後金軍用火攻才打開缺口,得以撤退,金軍又在建康被岳飛打敗,從此再不敢渡江。
在南宋“中興四將”中,最著名的就是岳飛。他通過北伐奪取了金朝扶植的偽齊政權控制的土地。但岳飛功高蓋主,又與高宗意見相左,為他之後被殺埋下伏筆。1140年五月,金人再度撕毀和議南侵,由於宋朝軍民抗戰英勇,金軍在川陝、兩淮的進攻皆告失敗。七月,金將兀朮轉攻郾城,被岳飛打敗,轉攻潁昌,又敗。岳家軍乘勝追擊,一直打到距開封僅四十五里的朱仙鎮。北方義軍也紛紛回響岳飛。以至於金人嘆“撼山易,撼岳家軍難”,並一度打算放棄開封,渡河北逃。但此時高宗連下十二道金牌催促岳飛班師,北伐之功毀於一旦。最後,岳飛以莫須有之罪名被害。1141年十一月,宋與金達成《紹興和議》,兩國以淮水—大散關為界。宋每年向金進貢銀廿五萬兩,絹廿五萬匹。

高宗時期

宋高宗趙構宋高宗趙構
高宗任用秦檜為相。秦檜在靖康年間曾主張抗金,後被金人掠去。1130年十月,秦檜南返,由於他奉行投降政策,與高宗之意甚合。秦檜歸朝僅三月就成為副宰相,八月後又成為右丞相。由於秦檜積極培植黨羽,卻對議和不甚熱心,一年後就被高宗罷免。罷相後的秦檜韜光養晦,侍機而動。1138年五月,高宗又任命秦檜為右丞相。秦檜上台後,迫害與自己意見不同的官員,聯姻外戚,結交內臣。高宗對於秦檜的行為也只是默許。後期由於秦檜權勢太大,引來高宗的警覺。例如高宗親下命令,使秦檜的孫兒失去狀元。秦檜的權勢日漸下降。1155年,秦檜病重,他又策劃讓其子接替相位,被高宗否決,不久就一命嗚呼。
秦檜死後,高宗一方面打擊其餘黨,一方面重用投降派官員。高宗沒有生育能力,因此他從太祖的兩名後裔趙瑗和趙璩中選擇繼承人。最後趙瑗勝出。1162年,趙瑗被立為太子,並改名趙慎。1161年,金海陵王完顏亮南侵,被虞允文在採石擊退。此事讓高宗萌生退意。紹興卅二年六月,五十六歲的高宗下詔退位,太子趙慎即位,是為孝宗。他自己則稱太上皇,居德壽宮,高宗成為太上皇后,縱情享樂,花費巨大。1187年十月八日,高宗逝世。

偏安江南

孝宗時期

孝宗孝宗
孝宗即位後,改革朝政,力圖恢復,宋朝相對進入到一個興盛時期,孝宗平反岳飛冤獄,起用主戰派人士,銳意收復中原。1163年四月,孝宗令李顯忠、邵宏淵等出兵北伐。北伐雖然一度勝利,但由於各路將領不和加上輕敵思想,北伐歷時僅廿日就告失敗。之後,孝宗不得已與金和談,1164年十二月,宋、金正式簽定和議,史稱隆興和議。但孝宗仍然念念不忘恢復中原,繼續整頓軍備。不過由於虞允文等一批主戰派將領的辭世,最後北伐事業不了了之。在內政上,孝宗積極整頓吏治,裁汰冗官,懲治貪污,加強集權,重視農業生產。總體說來,宋朝的內政形勢有所改觀。高宗死後,孝宗對政治日益冷感,最後決定讓位於其子趙敦,也就是光宗。然光宗即位不久就患了精神疾病,加上他對自己非常不孝,讓孝宗十分傷感。1194年七月,孝宗去世。

韓史黨爭

光宗性好猜忌,非常不信任其父孝宗的周遭大臣,因此他即位兩年後就日漸瘋癲。孝宗病死後,光宗依然不服喪。臨安城內混亂不堪,局勢不穩。宗室趙汝愚和趙彥逾便開始秘密策劃立新君。最後,太皇太后下詔,光宗被奉為太上皇。他的兒子趙擴即位,是為寧宗,1195年。六年後,光宗去世。史載寧宗“不慧”,智商低下。寧宗一朝都被兩名權臣——韓侂胄和史彌遠操控。儘管寧宗智商低下,但總體而言尚算一名忠厚之主。
寧宗初期,趙汝愚任宰相。趙汝愚本人政治操守良好。但由於皇室任職宰相本就不合禮法,加上韓侂胄煽風點火,最後他被罷去相位。但是,民間依然十分懷念他,臨安城門上每天都有悼念的詩文。韓侂胄為了徹底清除趙汝愚的影響與排斥異己,假借學術之名,製造慶元黨禁。將理學稱為“偽學”,而朝中信仰理學的大臣又多反對韓侂胄。韓侂胄藉此將信仰理學的士大夫全部趕出政府。
1200年,韓侂胄見理學已構不成威脅,便解除黨禁。但是,黨禁不得人心,為了籠絡士人,韓侂胄又借北伐的名義蠱惑人心。1206年,韓侂胄貿然進行北伐,結果很快就遭到了失敗。北伐的失敗讓韓侂胄成為眾矢之的。他的政敵史彌遠藉此與主和派和韓的反對派集結成聯盟。而金人又以殺韓侂胄作為和談條件之一。1207年十一月三日,史彌遠等偽造密旨,將韓侂胄殺死。從此之後開始了史彌遠專政時期。史彌遠與楊皇后勾結,大權獨攬。

端平更化

寧宗本有八子,但都夭折了。於是他立沂王的兒子趙竑為太子。趙竑對史彌遠的專政非常不滿。因此史彌遠廢趙竑太子之位,改立趙昀為皇位繼承人。1224年閏八月三日,寧宗去世。趙昀接替即位,是為理宗。但是,史彌遠繼續其的專政,而趙昀也奉行韜光養晦的策略。
1233年十月,史彌遠去世。理宗終於擺脫了史彌遠的陰影。次年,理宗改元端平,實施一系列改革措施,史稱“端平更化”。理宗將史彌遠舊黨盡數罷斥,朝政一度得到了改觀。同時在北方,金朝正面臨蒙古的步步緊逼,面臨亡國。朝中的對外政策也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應該聯蒙抗金;另一派認為應該銘記唇亡齒寒之道理以及海上之盟的教訓,援助金朝,讓金成為宋的藩屏。

聯蒙滅金

1232年十二月,蒙古遣使來商議宋蒙合作夾擊金朝,當朝大臣大多贊同,只有趙范反對。理宗答應了蒙古的要求,蒙古也允諾滅金之後將河南還給宋朝。但是這只是口頭協定,沒有留下書面協定,因此埋下了後患。金哀宗得知後,也派使節來宋朝陳述厲害,希望聯合抗蒙,但被理宗拒絕。理宗任命史嵩之主管滅金事宜。
1233年,宋軍攻克鄧州。1234年五月,蔡州被攻克,金哀宗自縊,金朝滅亡。宋將孟琪將金哀宗遺骨帶回臨安。理宗將金哀宗遺骨供奉於太廟,以告慰徽、欽二宗在天之靈。

南宋滅亡

內憂外患

宋端宗趙是和趙昺被元朝軍隊相逼南逃避難,途經香港九龍半島一塊估計約有300公噸的巨岩休息,後來附近的民眾在那塊可以容納50多人的巨岩上,刻上“宋王臺”三個漢字。金朝滅亡後,蒙軍北撤,河南空虛,理宗意圖據關(潼關)、守河(黃河)、收復三京(東京開封、西京洛陽、南京歸德),光復中原。1234年五月,理宗任命趙葵為主帥,全子才為先鋒,下詔出兵河南。
六月十二日,全子才收復南京。七月五日,宋軍進駐開封。但由於糧草不濟,貽誤戰機,宋軍進攻洛陽時被蒙軍伏擊,損失慘重。各路宋軍全線敗退。端平入洛宣告失敗,宋在此役中損失慘重,大量精兵與物資付諸流水,也為之後蒙古侵宋提供藉口。端平入洛之後,理宗怠於政事,沉迷於聲色犬馬,朝政大壞。理宗兩子早夭,因此最後理宗擇其弟趙與芮之子趙祺為皇儲。由於趙祺其母曾在懷孕期間服用過墮胎藥,因此趙祺先天不足。1260年六月,理宗下詔立趙祺為太子。1264年十二月廿六日,理宗去世,趙祺即位,是為度宗。

賈氏專權

張世傑張世傑
趙祺即位後不理朝政,整日沉湎於聲色犬馬之中。右丞相賈似道因此擅權。賈似道結黨營私,排斥異己。終日在葛嶺別墅中與妻妾玩樂,由於他好鬥蟋蟀,時人稱他為“蟋蟀宰相”。他禁止讓前線戰事讓度宗了解。襄陽、樊城被圍三年後,度宗才得知此事。1235年,蒙軍首次南侵,被擊退。蒙軍並不甘心失敗,於次年九月和第三年兩次南侵,其前部幾乎接近長江北岸。由於宋軍奮勇作戰,打敗蒙軍,再一次挫敗蒙軍度江南下的企圖。而後,南宋軍民又在抗蒙將領孟拱、孟瑛、余玠等人的指揮下,多次擊敗蒙軍,使其不得不企圖繞道而行。1259年,蒙古大汗蒙哥在征戰合州時受宋軍的流矢所傷因而死於軍中。其弟忽必烈正於鄂州與宋軍交戰,聽到訊息後,立即準備撤軍以便奪取大汗之位,賈似道藉機派人與忽必烈議和,以保太平。這樣忽必烈直接返回北方自立為汗。1271年,忽必烈在中原建國號為元。1274年七月九日,度宗去世,終年35歲。

元軍攻宋

元憲宗元憲宗
度宗去世後,其長子即位。當時,宋朝的統治已進入癱瘓狀態。1275年春,元軍攻克軍事重鎮安慶和池州,威逼建康,長江防線崩潰。朝野大震,各界都冀望賈似道能出征,結果宋軍大敗。賈似道被貶,在赴任途中被監押官鄭虎臣所殺。德佑元年十一月廿日,常州淪陷,元軍舉行大屠殺。不久平江也告淪陷,臨安人心惶惶。
1276年二月初五,臨安城裡舉行受降儀式。趙是和趙昺被大臣保護逃出臨安。趙是在福州即位,是為端宗。但是,小朝廷內部鬥爭不斷,蒙軍逼近福州,十一月十五日,朝臣陳宜中、張世傑護送趙是和趙昺乘船南逃,從此小朝廷只能海上行朝。

崖山亡國

1278年春,小朝廷抵達雷州。四月十五日,年僅十一歲的趙是去世。陸秀夫與眾臣擁戴趙昺為帝,改元祥興。在元軍猛攻下,雷州失守,小朝廷遷往崖山。元軍在南宋漢人叛將張弘范領軍緊追在後,對崖山發動總攻,宋軍無力戰鬥,全線潰敗。趙昺隨陸秀夫及趙宋皇族八百餘人集體跳海自盡。世人不恥張弘范,特於此立碑“宋張弘范滅宋於此”嘲之,宋朝到此宣告徹底滅亡。崖山海戰極為慘烈,據估計,宋軍在此役中陣亡十萬,海上都是屍體。身在元營的文天祥親自目睹慘狀,作詩云:“羯來南海上,人死亂如麻。腥浪拍心碎,飆風吹鬢華。”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