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書法

宋代書法

宋代書法,承唐繼晉,上技五代,開創了一代新風。宋太宗時留意書法翰墨,購摹古先帝王名賢墨跡,命王菁菁刻工為十卷,以棗木鏤刻之,是為《涼化秘閣法帖》。有了帖,便打破了現書必真跡的限制,同時打破了前人法度,專門注重意趣,強調主觀表現,從而開闢了新的道路。

宋代書法

歷史背景

北周衰微之際,宋太祖趙匡胤發動陳橋兵變,自立為帝,建立趙宋王朝。半個世紀的五代十國分裂混亂局面至此結束,國家復歸統一。從公元960年至1279年,三百多年間,書法發展比較緩慢。宋太宗趙光義留意翰墨,購募古先帝王名臣墨跡,命侍書王著摹刻禁中,厘為十卷,這就是《淳化閣帖》。“凡大臣登二府,皆以賜焉。”帖中有一半是“二王”的作品。所以宋初的書法,是宗“二王”的。此後《絳帖》、《潭帖》等,多從《淳化閣帖》翻刻。這種輾轉傳刻的帖,與原跡差別就會越後越大。所以同是宗王從帖,宋人遠遜唐人。所以一些評家以為帖學大行,書道就衰微了。這是宋代書法不景氣的原因之一。其次如米芾《書史》所指出的“趨時貴書”也造成了宋代書法每況愈下。米芾分析說:“李宗鍔主文既久,士子皆學其書。肥扁樸拙。以投其好,用取科第,自此惟趨時貴書矣。”宋室南渡之後,如《書林藻鑒》講:“高宗初學黃字,天下翕然學黃字;後作米字,天下翕然學米字;....蓋一藝之微,苟倡之自上,其風靡有如此者。”在這種風氣籠罩之下,書法家能夠按自己對書法藝術的理解去繼承,革新的就不太多了。此宋代書法不十分景氣的原因之二。總之,帖學大行和以帝王的好惡,權臣的書體為轉移的情勢,影響和限制了宋代書法的發展。

著名代表書家

有: 蔡襄蘇軾黃庭堅、米芾、趙佶四大家。四家之外,宋徽宗趙佶獨樹一幟,亦堪稱道。
蔡襄(1012-1067)
字君謨,興化仙遊人。官至端明殿學士。《宋史·列傳》稱他:“襄工於手書,為當世第一,仁宗由愛之。”宋四家中,他年齡輩份,應在蘇、黃、米之前。宋四家中,蘇、黃、米都以行草、行楷見長,而喜歡寫規規矩矩的楷書的,還是蔡襄。他的書法學習王羲之、顏真卿、柳公權,渾厚端莊,雄偉遒麗。蘇東坡說:“君謨天資既高,積學至深,心手相應,變化無窮,遂為本朝第一。 ”蔡襄為人忠厚正直,字識淵博,他的字“端勁高古,容德兼備”。《顏真卿自書告身跋》得魯公筆法而修於魯公書,可為楷則。沈括說他善於“以散筆作草書,謂之散草,或曰飛草,其法皆生於飛白,自成一家。”這說明蔡襄這位稍欠改革精神的書法家還不是泥古不化的,他也在追求古趣,力創新意。其主要作品:
襄尺牘:
其楷書的代表作之一。字字端雅,雍容大度,一筆不苟,似乎全用顏法, 只是結體略扁。
郊燔帖:
行草書札的代表作。筆畫渾雄敦厚,婉轉有致,運筆飛動自如。此帖取法 於《伯遠帖》,又參以章草筆法,使之有機的融為一體,形成蔡襄獨特的 草書風格。
蒙惠帖:
行楷作品。取法《蘭亭序》而又參以顏魯公敦厚沉穩的成分,繼而宏大了 宋代行書尺牘書法的藝術內涵,使書法藝術發展到一個新時期。
陶生帖:
草書翰札。瀟灑勁逸。結體欹正大小,重輕疏密,隨心所至,一氣呵成。 黃庭堅說:“君謨真行簡札甚秀麗,能入永興(虞世南)之室”是很正確 的。
蘇軾(1037-1101)
字子瞻,號東坡居士,眉山(今屬於四川)人。他和他的父親蘇洵,弟弟蘇轍以詩文稱著於世,世稱“三蘇”。他的書法從“二王”,顏真卿柳公權,褚遂良,徐浩,李北海,楊凝式各家吸取營養,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努力革新。他講自己書法時說:“作字之法,識淺見狹學不足,三者終不能盡妙,我則心目手俱得之矣。”他講他的書法藝術創作過程時說:“我書意造本無法,點畫信手煩推求。”他重在寫“意”,寄情於“信手”所書之點畫。他在對書法藝術深刻理解的基礎上用傳統技法去進行書法藝術創造,在書法藝術創造中去豐富和發展傳統技法,不是簡單機械的去模古。他在執筆方法上運用異於常人的特殊方法,還注意書寫工具的改革。其代表作有《天際烏雲帖》、《洞庭春色賦》、《中山松醪賦》、《春帖子詞》、《愛酒詩》、《寒食詩》、《蜀中詩》、《醉翁亭記》等。其主要作品有:黃州寒食詩帖、羅池廟碑、赤壁賦、豐樂亭記、黃州寒食詩帖。
黃州寒食詩帖:
紙本,25 行,共129字,是蘇軾行書的代表作。這是一首遣興的詩作,是 蘇軾被貶黃州第三年的寒食節所發的人生之嘆。詩寫得蒼涼多情,表達了 蘇軾此時惆悵孤獨的心情。此詩的書法也正是在這種心情和境況下,有感 而出的。通篇書法起伏跌宕,光彩照人,氣勢奔放,而無荒率之筆。《黃州寒食詩帖》在書法史上影響很大,被稱為“天下第三行書”,也是蘇軾 書法作品中的上乘。正如黃庭堅在此詩後所跋:“此書兼顏魯公,楊少師, 李西台筆意,試使東坡復為之,未必及此。”
羅池廟碑:
行楷。羅池廟,原為紀念唐代著名文學家柳宗元的,廟內立有韓愈撰寫, 沈傳師書寫的《羅池廟碑》,其石久佚。此碑據蘇軾所書原碑文末篇的“ 迎享送神詩”真跡上石,刻於宋嘉定十年(1217)。楷書十行,字大四寸。 清人書:“《羅池廟》健極,本唐人法而變其方整,本晉人韻而偏側取勢, 擺宕有姿,大小長短,隨其結體。此碑筆力扛鼎,結體雄健,似乎從顏魯 公《東方畫贊》化出,肥而不腫,厚而不軟,實為蘇字大字之冠。”
赤壁賦:
蘇軾真跡精品的代表作。紙本,行楷書。其書法豐腴勁秀。明董其昌對它 評價很高,認為此卷書法“全用正鋒,是坡公之蘭亭也。每波畫盡處,隱 隱有聚墨痕如黍米珠。嗟乎!世人且不知有筆法,況墨法乎。”這正是由 於他的文學修養深厚,書法傳統功底堅實。結字在方整中有流動的氣勢, 特別是用墨雖濃,而靈活不滯,看去平平正正,但令人玩味無窮,被稱為 宋代第一,並不為過譽。
豐樂亭記碑
楷書。《豐樂亭記碑》歐陽修撰文,原石刻於北宋元佑六年(公元1091年), 已佚。明嘉靖年間重刻。此碑是蘇軾晚年書法力作之一。前人稱“體度莊 安,氣象雍俗”,確為恰當,字型楷中稍見行意,有“筆圓而韻勝”的特 點。明人王世貞評論他“自顏真卿,徐浩,結體雖小散緩而遒偉俊邁”, 在此碑中可以得到印證。
花氣襲人帖
黃庭堅(1045-1105)
字魯直,號山谷道人,涪翁,江西修水人。後世稱他黃山谷。《宋史·文苑傳》稱他:“庭堅學問文章,天成性得,陳師道謂其詩得法杜甫,善行草書,楷法亦自成一家。與張耒、晁補之、秦觀俱游蘇軾門,天下稱為四學士。”他自己說:“余學草書三十餘年,初以周越為師,故二十年抖擻俗氣不脫。晚得蘇才翁,子美書觀之,乃得古人筆意。其後又得張長史,懷素,高閒墨跡,乃窺筆法之妙。” 他的行書,如《松風閣》,《蘇軾寒食詩跋》,用筆如馮班《鈍吟雜錄》所講:“筆從畫中起,回筆至左頓腕,實畫至右住處,卻又跳轉,正如陣雲之遇風,往而卻回也。”他的起筆處欲右先左,由畫中藏鋒逆入至左頓筆,然後平出,“無平不陂”,下筆著意變化;收筆處回鋒藏穎。善藏鋒,注意頓挫,以“畫竹法作書”給人以“沉著痛快”的感覺。其結體從顏魯公《八關齋會報得記》來,中宮收緊,由中心向外作輻射狀,縱伸橫逸,如盪槳、如撐舟,氣魄宏大,氣宇軒昂。其個性特點十分顯著,學他的書法就要留心於點畫用筆的“沉著痛快”和結體的舒展大度。至於他的草書,趙孟俯說:“黃太史書,得張長史圓勁飛動之意。”“如高人雅士,望之令人敬嘆。”我們看他的《花氣詩》筆勢蒼勁,拙勝於巧,肥筆有骨,瘦筆有肉,“變態縱橫,勁若飛動”。其美韻不亞於行楷書。《請上座帖》“筆勢飄動雋逸”更是稀世佳作。其主要作品有: 花氣熏人帖黃州寒食詩卷跋李白憶舊遊詩卷
花氣熏人帖:
草書,紙本。黃庭堅的草書在“宋四家”當中應該說是水平最高。他“學 草書三十餘年”,從張旭、懷素處窺到了筆法的堂奧。後人評價他的草書 高於他的行楷書。此帖第二行還斤斤於行草之間,似覺拘謹,從第三行開 始便洋洋灑灑,一任自然,於點畫亦不大注意,而極得天然之妙。
黃州寒食詩卷跋
是他在蘇軾《黃州寒食詩帖》後寫的一段跋語,此跋歷來為人們所珍視, 與原帖合稱“雙璧”。《寒食帖跋》表現了“黃書”的基本藝術特點。《 跋文》用筆鋒利爽截而富有彈性。其字寫得藏鋒護尾,縱橫奇崛,其長筆 畫波勢比較明顯。由於黃庭堅善於把握字的鬆緊,因此形成了中宮收縮而 四周放射的特殊形式感,人們也稱其為輻射式書體。在布局上,《跋文》 常從欹側中求平衡,於傾斜中見穩定,因此變化無窮,曲盡其妙。從局部 看,一行字忽左忽右,但從整體看,呼應對比,渾成一體。此跋給人以神 情飽滿,氣勢貫通的感受,決無荒率之病,達到了藝術的化境,所以他在 最後不無得意地說:“他日東坡或見此書,應笑我於無佛處稱尊也”。
李白憶舊遊詩卷:
草書墨跡。洋洋灑灑五十二行,三百四十餘字。據明代書畫家沈周考定此 卷為黃庭堅在紹聖年間(公元1094-1098年)被貶黔中後所書,是他晚年 的草書代表作。正如沈周在詩卷的題跋中所說:“山谷書法,晚年大得藏 真(懷素)三昧,此筆力恍惚,出神入鬼,謂之'草聖'宜焉!”此時黃庭 堅的草書藝術已達到爐火純青的地步。祝允明評論此帖說:“此卷馳驟藏 真,殆有奪胎之妙。”此詩書法,深得張旭,懷素草書飛動灑脫的神韻, 而又具有自己的風格。用筆緊峭,瘦勁奇崛,氣勢雄健,結體變化多端, 為黃庭堅草書之代表作。
米芾(1051-1107)
字元章,世居太原,後定居江蘇鎮江。徽宗詔為書畫學博士,人稱“米南官”,又因舉止顛狂,人稱“米顛”。《宋史·文苑傳》說:“芾特妙於翰墨,沈著飛,得王獻之筆意。”《宣和書譜》說他:“大抵書效羲之,詩追李白,篆宗史箍,隸法師宜官;自謂'善書者只有一筆,我獨有四面',識者然之。方芾書時,其寸紙數字人爭售之,以為珍玩。”他在繼承“二王”書法傳統上下過苦功,能夠登堂入室。真、草、隸、篆、行都能寫,而尤以行草書見長。他自稱“刷字”,是指他用筆迅疾而勁健,盡興盡勢盡力,追求“刷”的韻味、氣魄、力量,追求自然。他的書法作品,大至詩帖,小至尺牘、題跋都具有痛快淋漓,欹縱變幻,雄健清新的特點,快刀利劍的氣勢。其主要作品有: 蜀素帖、紫金硯帖、論書帖、多景樓詩冊帖、珊瑚帖、研山銘帖、三帖卷、向太后輓詞、寒光帖等。
蜀素帖:
米芾作。是米芾三十八歲時(1088年),在蜀素上所書的各體詩八首。“ 蜀素”是四川造的絲綢織物,上織有烏絲欄,製作講究。此卷相傳為邵氏 所藏,欲請名家留下墨寶,以遺子孫,可是傳了祖孫三代,竟無人敢寫。 因為絲綢織品的紋羅粗糙,滯澀難寫,故非功力深厚者不敢問津。而米南 宮見了卻“當仁不讓”,一揮到底,寫得隨意自如,清勁飛動,真似如魚 得水一般。另外,由於絲綢織品不易受墨而出現了較多的枯筆,使通篇墨 色有濃有淡,如渴驥奔泉,更覺精彩動人。米芾用筆如畫竹,喜“八面出 鋒”。此帖用筆多變,正側藏露,長短粗細,體態萬千,充分體現了他“ 刷字”的獨特風格。結字也俯仰斜正,變化極大,並以欹側為主,表現了 動態的美感。董其昌在《蜀素帖》後跋曰:“此卷如獅子搏象,以全力赴 之,當為生平合作”。
紫金硯帖:
米芾作。行書。此帖書法飄逸靈動,看似漫不經意,而更得渾然天成之神 韻,有“無心插柳柳成蔭”之趣。這是米芾書法功力至深的成果。
論書帖:
米芾草書墨跡。米芾的草書雖不如他的行書那樣氣勢開張,但也不同凡響。 這與他的為人學識有重要的聯繫。此幅草書,基本上是取法晉人,字里行 間流露出米芾書法顛放舒展的獨特風格,從這幅草書中,我們可以看出米 芾在學習古人書法方面所下的功夫。
多景樓詩冊:
米芾書。極為豪放,筆力雄偉,神采奕奕。誠如宋趙秉文所盛讚的:“此 冊最為豪放,偃然如枯松之臥澗壑,截然如快劍之斬蛟龍,奮然如龍蛇之 起陸,矯然如鵰鶚之盤空,烏獲之扛鼎,不足以比其雄且壯也,養由基之 貫七札,不足以比其沉著痛快也。”見此冊,可以使人想像出米芾當時揮 毫時“神遊八極,眼空四海”的驚人氣魄。
珊瑚帖:
行書。為其晚年所書。據帖後施光遠跋,此帖為米書中銘心絕品。
研山銘帖:
紙本,行書,是米芾真跡精品中的代表作。米芾的行書成就最高。此帖下 筆倜儻縱橫,跌宕多姿,不受前人成法的制約,抒發性情天趣,在他的大 字墨跡中,應推為上品。
向太后輓詞:
小字行楷。紙本。是其五十一歲時所書。其結字介於行楷之間,筆法精煉, 正如前人所說:“研筆如鐵,而秀媚之氣奕奕行間,風華類得大令(王獻 之)之神,是南宮得意筆。”米芾這樣精緻的小楷是極為少見的。
寒光帖:
淡黃紙本。行草書。是其四十一歲以前書寫的。明董其昌在此帖的跋記中 寫道:“老米此尺牘似為蔡天啟作,筆墨字形之妙,盡見於此”。此帖書 法與一般常見的米字略有不同,其行筆時提處細若絲髮,圓潤遒勁,按處 中鋒直下,沉著不滯;結字因勢生形,行間絲帶連綿不斷,熟而不俗,險 而不怪,欹正相生,出乎自然。
三帖卷
米芾作。《三帖卷》計《叔晦帖》,《李太師帖》,《張季明帖》,均紙 本,行書。《三帖》合裝一卷,為米芾行書中的精品。項元汴認為米芾此 帖書風於王羲之相近。米芾的書法的確得力二王最多。但與二王父子書法 又有不同,王羲之法度緊斂古質蘊藉內含;而王獻之的筆致則是散朗妍妙, 俊逸姿媚。米芾的天資個性於王獻之較為相近,所以,米芾的結體,用筆 中多可以見王獻之的風骨。
宋徽宗趙佶(1082-1135)
他政治上昏庸,生活上荒唐,藝術上聰穎。北宋王朝因他而亡,但在藝術上他是個天份極高的書畫家,也是藝術活動的組織者和倡導者。他廣泛收集民間文物,特別是金石書畫,命文臣編輯《宣和書譜》和《宣和畫譜》等。他的書法,早年學薛稷,黃庭堅,參以褚遂良諸家,出以挺瘦秀潤,融會貫通,變化二薛(薛稷,薛曜),形成自己的風格,號“瘦金體”。其特點是瘦直挺拔,橫畫收筆帶鉤,豎劃收筆帶點,撇如匕首,捺如切刀,豎鉤細長;有些聯筆字象遊絲行空,已近行書。其用筆源於褚、薛,寫得更瘦勁;結體筆勢取黃庭堅大字楷書,舒展勁挺。其代表作品有:草書團扇、牡丹詩冊
關於草書團扇:
書法作品的精品,也是他書法的代表作。他的草書精意嫻熟,用筆多起以 側鋒,險側跌宕而不失於露,奇趣橫生而終有法度;線條極具變化之能事。 由於他精於繪畫,故於章法的疏密配置,構圖安排,皆能不精意處見精妙。 達到了爐火純青的程度。他的草書成就,不在瘦金書以下。牡丹詩冊趙佶 作。瘦金體書寫的行楷。縱有行而橫無列,疏密大小,相映成趣。宋徽宗 把楷書寫成這一面目,對瘦硬的極端作了嘗試,是有益的。不過由於走到 了極端,後人若僅取形似,不求變化,則難有新的突破。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