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護愛情

守護愛情

《守護愛情》(原名《聽見你的聲音》,簡稱“聽音”)是韓國SBS電視台自2013年6月起播出的水木劇,2015年2月24日(周二)起登錄安徽衛視海豚星光劇場隆重上映。《守護愛情》(聽音)由《Dream High》朴惠蓮作家執筆,《清潭洞愛麗絲》趙秀沅導演掌鏡,李寶英、李鍾碩、尹相鉉、李多熙等人主演。該劇講述為了1%存在的國選律師張慧星(李寶英飾)與能讀懂對方心靈的超能力少年朴修夏(李鍾碩飾)之間的故事。因為後來收視錄和口碑皆良好,SBS公司和製作方決定把原本的16集延續到18集(該劇於2013年8月1日劇終)。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劇照劇照
《聽見你的聲音》為SBS自2013年6月5日起播出的水木特別企劃劇,由《Dream High朴惠蓮作家執筆,《清潭洞愛麗絲趙秀沅導演掌鏡。電視劇由李寶英尹相鉉李鍾碩等人主演,講述為了1%存在的國選律師與能讀懂對方心靈的超能力少年之間故事的愉快幻想浪漫電視劇。囊括令人心動的羅曼史、扣人心弦的案件以及爆點十足的人物形象,通過國選律師和擁有讀心術的超能力少年的故事來展現愛情、成長與人間溫暖真情。

演職員表

演員表
張彗星 李寶英 國選律師 相信審判中勝出的才是真相 修夏出現前對工作毫無熱忱
朴修夏 李鍾碩 因事故能聽到人們心聲的超能力高中生 深愛意外結緣的彗星
車貫宇 尹相鉉 警察出身的國選律師 無條件相信辯護人 深愛著彗星
徐度妍 李多熙 精英檢察官 因彗星高中考試目睹自己的懦弱而結下難解的仇怨
於春心 金海淑 彗星母親 為讓女兒上大學替人做保姆的活兒 無條件相信鼓勵女兒
申常德 尹朱尚 國選律師事務所 在工作上給予彗星很大幫助
閔俊國 鄭雄仁 殺害修夏父親的兇手 出獄後對修夏彗星展開一系列的報復
徐大碩 鄭東煥 徐度妍的父親 首席法官出身 律師事務所代表
金共肅 金光奎 法官 有功利心 喜好抓住輿論和公眾視線
崔裕昌 崔成俊 國選律師事務所職員 分配的任務都能完美消化的能力者
高成彬 金佳恩 喜歡朴修夏的問題女高中生 孤立同學 本性善良
黃達鍾 金秉玉 含冤26年犯人 徐度妍親生父親
金忠基 朴斗植 朴修夏朋友 喜歡高成彬
張彗星(少年) 金素賢 目睹殺人現場 因內心的正義感 克服了恐懼出庭作證
朴修夏(少年) 具承賢 車禍現場目睹父親遇害 因彗星作證許諾守護彗星
徐度妍(少年) 鄭敏兒 眼睛受傷而誣陷彗星 與彗星目擊謀殺案 因為害怕逃作證人出庭
文東姬 金秀妍 小同班同學兩歲的女高中生 成績優異遭同學嫉妒而被孤立
崔潤(《紳士的品格》中角色崔潤律師 特別客串) 金民鍾 事務所律師 車貫宇的前輩
職員表
▪導演:趙秀沅
▪編劇:朴惠蓮

角色介紹

張彗星
李寶英飾演(少年:金素賢飾演)
不是說真相會在審判中獲勝,而是說在審判中獲勝的才是真相!
張慧星張慧星

張彗星是一個不講禮儀,也不謙虛的女人。不喜歡與人纏上,所以沒有朋友,討厭人管,因此前輩後輩也沒有。親身實踐“淺水出金龍”這句俗語的傳奇式人物。作為單親傭人所生下的唯一女兒下苦工念書,直至成為貧窮、受冤的人們所擁戴的人權守護者——國選律師。但是,在法庭上辯護的彗星那聲音中,沒有使命,有的是漫不經心。在國選律師方面,被告人之脫罪率還不到1%,在檢察官方面,被告人的有罪率卻超過了99%。貧窮且醜惡的被告人,甚至不與彗星合作,與可怕的檢察官度妍成為對手,就如同腿上縛上沙袋與尤塞恩博爾特賽跑一樣。但是因為有修夏有了車律師,彗星對辯護的激情又提上來了,她開始努力思考案件,並接受了車律師相信被告,為被告奔波的理論。
朴修夏
李鍾碩飾演(少年:具承賢飾演)
我可以讀到其他人的內心,這就是證據!
朴修夏從小就擁有看到對方的眼睛便可以閱讀內心的能力的少年,從小就知道了無數的謊言,直接看穿掩飾。但是因為還是小孩,所以不是被別人認為他是在撒謊就是怪物,修夏漸漸學會不在別人面前展示自己的這個能力。修夏長得好看又聰明,還是跆拳道有段者。但是修夏一直對彗星心存感激和喜歡,彗星的樣貌一直都是英雄的形象。在修夏的心中留下了深深地刻印。下了決心,什麼時候再見面的話一定要守護她。
然而10年過去,再次見到彗星的模樣是和10年之前不同的寒酸模樣。變成了見到不正義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聽冤屈人的話的不公正律師。要守護她的修夏的誓言這時也變成了冰冷的灰燼,只有長長的嘆息。但是就這樣拋棄找她的用了10年的歲月實在太不值了。修夏的人生中唯一有過的燭火,想要重拾完全熄滅的那火種,因為相信那個在10年之前法庭中膽怯地說出證言的“聖女貞德”張彗星還活著。
朴修夏朴修夏

車貫宇
尹相鉉飾演
世上沒人相信,律師也應該相信被告不是嗎?
警察出身的國選專擔律師,持續踐行著一個信念,只要有毅力,世上沒有不能登的山,也沒有不能勾引的女人。黑鞋配白襪,再戴上一副很土的眼鏡,時尚感零分。對貫宇而言,通過國選專擔律師這個工作可以做有意義的事,為受冤屈和貧窮的百姓出力,並把此當做自己的使命。但是前輩們都提醒他,隨著時間流逝對“幫助人們”的這種幻想遲早會破滅。將他律師和警察的眼睛同時運用,可以發現其他人察覺不到的問題。不僅是分析書面資料,為了證明被告無罪會到處奔波。車律師一直很喜歡彗星,但是因為彗星母親一案和修夏使他再也無力追逐自己對彗星的愛,最後把愛轉換為守護。
徐度妍
李多熙飾演(少年:鄭敏兒飾演)
塗上藥的膿瘡不會變成新肉,換裝的惡魔也不會成為天使。
聽見你的聲音聽見你的聲音

首爾大學榜首入取、司法考試榜首合格、司法研究所第一名畢業等等,人生里程碑上掛滿第一,僅任職一年就成為部長檢察官的精英檢察官,兼具美貌、才華、財力,至少在表面上度妍是完美的。受法官父親影響,比起被冤枉的被告人,更不能造成被冤枉的被害者,所以被告人都稱她為冷酷的地府使者檢察官。會擔心無法達到父親的期望而感到不安,無時無刻都在鞭策自己。
高中時眼睛被爆竹掃到險些失明,因彗星之前看見自己考試作弊,心存芥蒂,污衊彗星是犯人。之後與彗星一同目擊一起謀殺案,因為害怕而逃避不作證人。可以說彗星和度妍兩個人互為對方的噩夢,彗星掌握著度妍不可告人的一面,而度妍不管是學習上還是炮竹事件一直在打壓著彗星。但是最後兩個人在幾次交手中,互相受對方影響,互相接受對方。
閔俊國
鄭雄仁飾演
閔俊國一開始是一個悲劇角色,他心愛的妻子因為做心臟手術的器官被別人修夏的爸爸挪用給其他病人,最後妻子和那個病人都去世了。閔俊國的母親和孩子因為自己入獄而最終沒有依靠活活餓死。閔俊國的心裡對這個世界對修夏的爸爸懷有極大的仇恨,他殺死了修夏的爸爸,但是因為彗星的指控而被捕入獄。出獄後的閔俊國沒有悔改,而把仇恨轉嫁給了修夏和彗星,殺死了彗星的媽媽等無辜的人。後來因為修夏的失憶,閔俊國一度想要收手,但是他發現自己已經回不了頭了,他也綁架了彗星想看看如果修夏像他面臨那樣的困境會怎么,但是修夏並沒有殺他,最後閔俊國想要拉著修夏一起跳樓自殺,被警方救下,繼而被捕獲入獄。
聽見你的聲音聽見你的聲音

閔俊國
徐大碩
鄭東煥飾演
刑事部部長,法官出身,在政法界很有影響力。但是為人固執,不願意承認自己犯得錯誤,如不承認自己再黃達宗一案犯得錯誤,最後落得眾叛親離的下場。對自己和度妍要求嚴格,是一個強勢的人。

分集劇情

第1集
韓劇聽見你的聲音第1集劇情介紹
學校里,班裡的學生都想捉弄一個女同學,被朴修夏阻止,還上前和那個出頭的男孩打了一架,在廁所,他們再次碰面,朴修夏說他能通過人的眼神讀懂他們的內心,在想什麼他都知道,那個人說是不是真的,朴修夏笑著說開玩笑。
朴修夏走出去,看著一個天使的項鍊,回想起了小時候和爸爸一起出了車禍,肇事人看到爸爸沒死,就拿起錘子狠狠的把爸爸打死了,從那以後,他的心裡就出現了兩種聲音,一種是別人都能聽到的聲音,另一種是只有他能聽到的聲音。朴修夏看著來來往往的人群,他能聽到所有人心裡的想法。女孩問朴修夏有沒有女朋友,他說有而且是初戀,她很漂亮而且善良聰明,是世界上最棒的女人,腦子裡回想著第一次見彗星的畫面。
法院裡,彗星懶洋洋的給被告做著辯解,審判官都很無奈。彗星媽媽給她打電話讓她還錢,彗星不耐煩的說著律師這行不好做。彗星玩著手機遊戲等著國選律師的面試,然後進來一個同樣面試國選律師的車貫宇,他們聊著天,這時進來一個面試官說他們進錯了面試教室,他們匆忙跑到對的面試地點,發現有很多人都在等著面試,驚呆了。
張慧星雖然把自己說的很可憐,連吃飯的錢都沒有,還被學校開除過,來這就是為了賺錢,面試官認為她很誠實,但是依然沒有過,等他準備走的時候,面試官又問她因為什麼辭職,慧星說如果說了會被選上嗎?面試官說看有沒有說服力。慧星坐下說著10年前她高中時代的生活,那時候,媽媽做保姆那家的女兒度妍,很漂亮,但是她看到了度妍考試時候作弊的行為,因為那次考了全校第一,家裡為她準備了慶祝Party,沒想到卻出了意外,度妍被煙火弄傷了眼睛,她雖然擔心害怕但覺得那是報應,度妍的爸媽問同學是誰弄傷了他女兒的眼睛,那個同學卻說是彗星,度妍也說是彗星,彗星一直反駁,覺得自己冤枉,彗星媽媽把她拉住去認真的問她是不是她做的,彗星哭著跟媽媽說怎么能不相信自己的女兒。彗星媽媽說肯定相信自己的女兒,回到病房跟度妍爸爸媽媽說彗星從來不哭,只有一種情況才會哭,就是委屈的時候,但是他們還是不相信,度妍的爸爸要她跟度妍道歉,如果不道歉就要退學,你和媽媽都要離開他們家。彗星堅持自己不道歉,因為不是她做的。
第二天,彗星去學校辦了自願退學,回來看到媽媽正在搬家,還收了度妍爸爸的退職金,彗星很生氣。晚上,彗星媽媽拿著退職金和度妍爸爸的律師書到度妍家門口燒了,說他相信自己女兒,彗星很感動。
一天晚上,彗星攔住度妍,問是不是真的看到是她弄傷了她,度妍吞吞吐吐的說看到了,看的很清楚,彗星再次問她,她說沒看到,這時,他們聽見了一種聲音,跑過去看的時候,原來是車禍,是朴修夏小時候的車禍,那個肇事人看到他們就追了過去,還威脅他們不要跟任何人說起此事,要不然也會殺了他們。
彗星和度妍去法院作證,但是他們很害怕,回想著那個人跟他們說的話,在門口徘徊了很長時間,度妍說我們喊一二三,一起推開門.....故事就講到這裡,面試官問彗星最後誰推開的門,彗星說就講到這裡,面試官們急切想知道答案,在猜測著各種可能,彗星說有一點可以肯定,那天的選擇,至今一直都後悔。
路上,朴修夏看見了彗星,但是追過去也找不到了。朴修夏來到跆拳道館,又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他在醫院跟警察說是那個卡車司機用鐵棒打死了爸爸,但是,警察很難相信,因為他很小而且受傷了。法庭上,朴修夏和卡車司機的律師都在為對方做著辯解,這時,彗星突然進來,鼓起勇氣說是這起殺人事件的目擊者,但是沒有證據,法官說不能作為證人,這時,彗星拿出了手機,說裡面有照片,當彗星準備上去做證人的時候,煩人像瘋了一樣抓住彗星的脖子,想要殺了他,被人攔住。彗星坐在證人席開始作證,並念了宣誓詞,如果說謊願接受偽證的處罰。
在外面,彗星坐在那裡哭,朴修夏跟她說謝謝,彗星哭著說不要跟他說謝謝,因為她後悔白來這裡,哭著跑了,朴修夏在後面跟著,彗星摔倒了,朴修夏看透了她心裡想的事情,說以後會守護她。
朴修夏每天都在找著當年的彗星,不會放過任何看著相似的人,每天都寫日記。
第2集
教室里,高成彬在開心的塗著指甲,突然聽到一聲尖叫,她去窗戶邊看,看到一個女同學跳樓了,下面的學生向上看著高成彬,都說是高成彬推的,高成彬驚訝,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面試官看著張慧星的簡歷,商量著要不要錄取她。一個月後,結果出來了,慧星衝破21:1的競爭率,競選為國選專職援助律師。媽媽很高興,還貼出海報和條幅,炫耀自己的女兒評上了國選律師。彗星不讓媽媽貼了,但是,媽媽還是在到處貼著。
警察局,安股長在質問高成彬是不是她把文東姬推下去了,高成彬很不屑的跟股長說不是她,但是股長還是大聲的說他,這時徐度妍檢察官過來說讓她審問,度妍跟高成彬聊著說平時跟文東姬說過什麼話,聖敏說也就是平時叫她雙鼻,因為她割了雙眼皮,整了鼻子,不過都是開玩笑,度妍說你叫她雙鼻她會笑嗎?沒笑的話那就是恐嚇了,高成彬很害怕,呆在了那裡。徐度妍開始發了這篇新聞報導。
學校里,正勛拿著報紙跟朴修夏說高成彬的事情,朴修夏開始不感興趣,認為不可能,在正勛的說服下,他看了報紙,但是看到了彗星當選為國選律師的新聞,非常的高興,感謝完正勛急忙跑去找彗星。
朴修夏心急如焚的跑到了彗星工作的地方。
燕州拘留所,當年的卡車司機俊國在看著聖經,另一個犯人跟他說是不是下個月就出去了,俊國說是的,還托牧師給他介紹了工作,那個犯人拿起他的聖經翻了翻,看到了俊國撿的報紙,上面是彗星的照片,他問俊國是不是認識,俊國說是的,而且是他有債要還的人。
家裡,彗星做了一個恐怖的夢,起來洗臉刷牙,化好妝試了好幾件衣服後,開始第一天上班,很高興。路上碰到了當時一起面試時的車貫宇,跟他一直說個不聽,還誇她漂亮,問她來這是不是因為申常德律師,彗星很煩,拿他沒辦法,到了公司終於忍不住跟他大吵了起來,說來這不是因為申常德律師,也不想看到戴助聽器和假牙的法官上法庭。這時,申常德律師和社員崔柳昌剛好走過來,互相打了招呼後,申常德請他們喝咖啡。崔柳昌說申律師很記仇,最好跟他道歉。彗星說難道還會孤立我嗎?辦公室里,彗星看著申律師對車貫宇的態度很氣憤,這時,高成彬來找她。
朴修夏在教室里對著鏡子練習這各種和彗星第一次見面應該說的話。
高成彬跟彗星說不是他推的,是被冤枉的,但是彗星卻認為她是說謊,而且有一些證據,沒有要幫她的意思。高成彬哭了起來,申律師和車貫宇都很看不下去。
辦公室,彗星在寫著辯護書,想著高成彬跟他說的話也想起了小時候自己的事情,很煩惱。朴修夏在等彗星下班,並在手機上看著國軒律師的定義,也想起了小時候彗星出庭作證的那一幕。終於看到彗星下班了,但是他看出了彗星心裡很煩惱,在路上一直跟著她,跟她一起上了公車,心裡很高興。她一直跟著彗星到了她住的地方,看她進了房間。
朴修夏去等捷運,在對面看到了高成彬,他看出了高成彬心裡想的事情,她想要自殺,朴修夏攔住她讓她不要動,當捷運開的一剎那,朴修夏抓住了她。
朴修夏跟高成彬說他相信她,而且問她是不是找了律師,叫什麼名字,高成彬說是張彗星,朴修夏很驚訝,高成彬說不管她怎么說彗星都不相信他,朴修夏回到家裡還在想,肯定是誤會,她不是那樣的人。
第二天,車貫宇要求彗星去法庭聽他的辯護,車貫宇辯護的人因為是一個啞巴,用手語交流,所以很多事情都理解錯了,辯護的時候一塌糊塗。出去之後彗星說盲目的相信被告是多么危險的事,讓她汲取了教訓,車貫宇很無奈。
下午,彗星進法庭跟高成彬辯護,遇到了徐度妍,他們都很驚訝,互相問了彼此的職業,都不敢相信,好像都很恨對方,彗星沒想到高成彬的檢察官是徐度妍,她拉著高成彬跟她說按她說的做,如果徐度妍存心要對付她,她會很丟臉面,如果按她說的做,她會跟法官請求寬恕處理,站在一旁的朴修夏看不下去了,強硬的把彗星拉走,跟她說高成彬沒有罪,不是她做的,他說昨天高成彬去見她之後想去死,但是彗星不相信朴修夏說的話,因為沒有證據,全是對她不利的證據,朴修夏說他有證據,這時,朴修夏看著彗星的眼睛,看出了她想說的話並跟著他說了起來,彗星很驚訝,覺得難以置信,朴修夏拉住彗星說我可以看透別人的心裡,這就是證據。朴修夏讓彗星證明無罪,但是彗星一直堅持沒有證據,他不能作為證據,萬一他說謊呢,法庭上律師只會看證據。朴修夏很生氣,但是沒有辦法。
洗手間,彗星和徐度妍再次見面,彗星和度妍說,10年了沒想到能以這種方式見面,還說起了小時候度妍在法庭上逃跑的事情。
電梯前,朴修夏看到了彗星和度妍的談話,他看出了度妍心裡想的那個爆竹事件,彗星追問是什麼事情,他說度妍認為成彬很像小時候的你。
法庭上,度妍和彗星都在為對方辯護,彗星和朴修夏在用眼神交流,是不是應該相信他,彗星鼓起勇氣站起來反駁了度妍所有的訴訟詞。
第3集
車貫宇想到張慧星數落他的話,感覺很不服,決定去法庭聽她的辯論,當法官問彗星是否對公訴的事實認可時,彗星看了朴修夏,他相信了朴修夏,站起來說全部否認公訴事實,被告將主張無罪,她看了看朴修夏,朴修夏對她笑了。
徐度妍和張慧星都在為自己的立場辯論著,最後,度妍不得不服彗星,就請求法官要已經恢復意識的被害人上庭作證,法官同意了,彗星和高成彬都很高興。
彗星很得意,出去看見了朴修夏,很感謝他,朴修夏跟他說她嘴角上有一條彩筆印,讓她擦一下,彗星誤解,以為要她親他,彗星就親了自己的手放到了朴修夏臉上。朴修夏高興的走了,但是聽到了小時候那個卡車司機的聲音,他很害怕,馬上出去找,沒有找到。
被害人文東姬出庭作證,度妍問他事發當天是不是有人推她,文東姬指出是高成彬推了她,高成彬既驚訝又氣氛,想去打她,被人攔住,朴修夏看了文東姬的眼睛,她好像有什麼事情隱瞞著。彗星很失望,不理朴修夏,生氣的走了。
聽見你的聲音第3集 李鍾碩劇照
彗星的媽媽來辦公室找她,帶了很多好吃的,和同事們一起聊天一起吃東西,這時,聽到彗星在門口和朴修夏吵架,朴修夏不讓彗星放棄,說文東姬說謊了,但是彗星不同意,彗星媽媽出去吼了她,說是她現在給她丟臉,彗星很傷心。
申常德在拘留所和一個犯人聊天,那個犯人說起了閔俊國是不是跟事務所的人很熟,申律師很好奇,又問了一遍。
彗星走路回家,想著今天發生的所有事情,這時被幾個學生攔住,追趕他,這時,朴修夏過來了,說讓她給他一個約定,不放棄成彬的案件,彗星害怕這幾個人對他動手動腳,只能同意,最後這幾個人被朴修夏趕走了。他送彗星一起回家,彗星說她本來就沒有放棄成彬的案子。
申律師在認真幫助車貫宇怎么處理案件,這時,彗星看不下去了,就過去主動跟申律師請教,問成彬的案子怎么辦,但是申律師一點也不想聽氣的走了,彗星也很生氣。車貫宇說要幫助她。他們裝扮成學生去了學校一探究竟,彗星和學校里的學生打成一片,了解成彬和東姬的事情,車貫宇去事故現場查看。看到了一個打火機和一支香菸。朴修夏在學校看到了彗星,幫助她找到了東姬的電腦,並幫她查出了電腦使用記錄,感覺記錄很奇怪。搜尋詞全都是有關香菸的,這時,車貫宇過來說他知道東姬為什麼跳樓了。
彗星去找東姬再次去法庭作證,說她已經查出了證據,她是在教室抽菸怕成彬看見,所以躲在窗外,不小心掉了下去。雖然說出了事實,但是,東姬還是不想出庭作證,躲在一旁的成彬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緒,出去找東姬理論,東姬很委屈的說著成彬對她的孤立和捉弄,哭了起來。成彬也知道了自己的錯誤,跟她說了對不起,讓彗星不要管了,成彬走了,彗星問東姬該怎么做,東姬沉默了。彗星和朴修夏走到一旁,彗星問朴修夏東姬會不會來法庭,朴夏說會來的。
法庭上,東姬出庭作證,在彗星問話之前,度妍跟東姬說如果這次和上次說的不一樣就是作偽證,要受5年以下判刑,東姬很害怕,彗星也很擔心,這時,申律師給彗星發了簡訊提醒了她怎樣辯論,彗星問了東姬是不是15歲,因為年齡尚小所以就算翻口供也不會受刑,張律師勝利了,事務所的同事都很高興。
彗星出去數落了度妍,說她跟十年前一樣,一點沒有改變,只會說謊,不配做檢察官。彗星打電話給媽媽,說給被告人伸冤了,她無罪了,媽媽很高興,她在街上又看到了媽媽掛的條幅和海報,很感動。
朴修夏去拘留所探視,才知道閔俊國已經刑滿釋放了,他很擔心,回去的時候,在公車上碰上了彗星,彗星跟他聊起了今天法庭上的事情,朴修夏很不耐煩,這時,彗星又收到了一條簡訊“I'll be there”。朴修夏送彗星回家,彗星問朴修夏是不是喜歡她,老是給她發簡訊,朴修夏說不是他發的,拿起手機撥了他的手機號,他說這是垃圾簡訊,彗星感覺很丟人。彗星回到家還在想那個人是誰,以為是車律師。
申律師問車貫宇是不是認識閔俊國,車律師說不認識。
朴修夏回想著彗星的簡訊,他猜到是10年前那個卡車司機閔俊國發的,很擔心,急忙跑去找彗星,這時,彗星撥通那個發簡訊的號碼,聽到手機鈴聲就在家附近,很害怕。
朴修夏在路上被幾個學生攔住,打了起來。彗星在家撥著手機,聽著鈴聲響的地方,很害怕。
第4集
朴修夏和幾個學生打了一場惡仗,解決了他們之後,急忙跑到彗星家,彗星還在打著那個電話,一直在響,彗星拿著東西走過去,很害怕,這時,朴修夏推門進來,讓彗星先出去,他打開傳出手機鈴聲的那間房間,看到了一個手機,他們報了警。但是警察以為彗星在找事,就走了。朴修夏跑出去跟警察說,他大概知道手機的主人是誰了。朴修夏回到彗星家,困的倒在了彗星身上。
朴修夏做夢,夢到了自己小時候的事情,唯一的親人舅父也拋棄了他,因為養活不起。彗星在給朴修夏整理傷口,朴修夏想問她是不是還記得自己,他告訴彗星自己的名字,但是,彗星還是沒有記起來。
早上,彗星凌亂的頭髮和懶懶的表情令朴修夏很驚訝,彗星家裡的亂七八糟也令朴修夏大吃一驚。彗星在他心裡美好的形象立馬消失了。
彗星媽媽帶了很多好吃的來看她,還讓她相親,彗星不同意,她也就沒有堅持,彗星媽媽囑咐彗星要謙虛不要驕傲。高成彬來給彗星做美甲,彗星問起了朴修夏怎么沒跟來,高成彬說他中途接一個電話,急急忙忙走了。
朴修夏到警察局了解情況,雖然警察一直沒有說閔俊國在哪裡,但是,他從警察的眼睛裡看到了閔俊國現在的情況。朴修夏去找閔俊國,看到他在做志願者活動,第一眼看到他就立即想到了小時候出車禍的場景,非常氣憤。
彗星又負責了一起盜竊殺人案件,這次案件比較複雜,犯人是對雙胞胎兄弟,一個叫鄭弼勝,一個叫鄭弼宰,公訴人還是徐度妍。因為兩個人的相貌太像,無法辨別誰才是真正的殺人者,他們都說是自己殺了人,彗星找弟弟弼勝了解情況,弼勝說哥哥有前科,不能再判罪了,還拜託彗星到他家裡幫他照顧不久前收養的小狗。
朴修夏假裝去做義工,試圖和閔俊國接觸,了解他的情況,朴修夏說他很面熟,閔俊國很意外也很驚訝,他看著朴修夏也很面熟。
彗星和申律師去法院聽車律師的辯論,在那裡,遇上了徐度妍。彗星和現場所有的人都被車律師精彩感人的辯論感動。度妍和彗星說這次雙胞胎的案子比較麻煩,應該不會太輕鬆,彗星以為度妍提醒她要小心,誰知,度妍卻說是車律師。
朴修夏做義工忘了填志願者確認書,因為沒有聯繫方式,閔俊國就去學校找他,在籃球場,閔俊國知道了他的真實名字是朴修夏,很驚訝!問其他同學要了他的手機號。
晚上,申律師請辦公室人員吃飯,飯桌上,申律師誇了車律師,也說了彗星的優點,他說彗星有一雙透視眼,可以看透被告人的心思。彗星問還有沒有其他優點,申律師說沒有了,彗星很傷心,喝了很多酒,車律師背著彗星送她回家,在路上遇到了朴修夏,朴修夏接過彗星把她送回了家。
早上來到辦公室,申律師提起了閔俊國,彗星很害怕,很驚訝,申律師說他出獄了,彗星更害怕了。彗星想到了一直給她發簡訊的那個人,認為是他發的,晚上下班回家都很害怕,總感覺有人跟蹤她。朴修夏她家裡修門,彗星很生氣,讓他走,認為他是和閔俊國一夥的。
閔俊國給朴修夏打電話,問他是不是還記得他的聲音,閔俊國知道了他的真實名字,他很驚訝,也很恐懼。閔俊國約他見面,飯桌上,雖然閔俊國什麼也沒說但是朴修夏通過他的眼睛看出了他心裡想的所有事情,他知道閔俊國這次的目標是彗星,氣的狠狠的打了閔俊國。
彗星在家裡很害怕,拿著棍子睡覺。這時,手機響了,是警察打來的,因為朴修夏打了人,需要有人擔保,彗星知道了被打的人是閔俊國,提出讓他看當時的監控。彗星問打他的原因,警察說他什麼也沒說。彗星看了錄像,知道了朴修夏就是十年前的那個男孩,他說的一句話:我會守護你,讓彗星至今記憶深刻。朴修夏讓警察抓捕閔俊國,但是,警察說,沒有證據,不要誣陷,當朴修夏說自己有證據,能夠看出別人的心思時被彗星攔住,因為如果他說了就會像十年前一樣在法庭上輸掉。
第5集
彗星去拘留所擔保朴修夏,說他是自己十年前認識的弟弟,兩人一直用眼神交流,警察把他們送回了家,車上他們聊起了閔俊國,彗星說閔俊國殺了他的爸爸,我是目擊證人,兩位警察都很吃驚。
朴修夏跟彗星一起回家,兩人一起吃飯,其實彗星怕閔俊國再來,被本來不想在她家住的朴修夏看出,只能再次住到他家裡。彗星看到沙發上熟睡的朴修夏,看到他的手指受傷了,就拿出藥箱幫他重新處理傷口,修夏醒來看到彗星這樣細心對他,很高興。
早上,修夏看到彗星上班穿著平底鞋還帶把傘,猜出了彗星是怕再次碰到閔俊國,朴修夏就教了她幾招防身術,他們一起去上班,閔俊國看著他們的背影,很憤怒,覺得有朴修夏在他身邊,不好動她,他拿著彗星媽媽店裡的海報,想從這邊下手。
彗星媽媽跟她打電話要她相親,彗星詳細問了對方的條件,朴修夏也在一旁聽著,他給彗星手機上安裝了位置尋找器,這樣就可以相互知道對方在哪。
車律師上班路上看到前面走的彗星,準備嚇唬一下她,但是彗星使出了那套防身術,車律師慘遭傷害,這一幕,被申律師和那個社員看到,回到辦公室,都在埋怨彗星,覺得是她不對。
彗星去吃飯,徐度妍過來跟她一起用餐,問彗星那對雙胞胎的案子,度妍說這次是彗星對了,她錯了,彗星很驚訝,度妍說她有其他準備,彗星猜不出是什麼決定找朴修夏幫忙。朴修夏上課跟彗星發簡訊被老師發現,手機被沒收了。
彗星和車律師一起分析那對雙胞胎的案子,車律師幫她分析徐度妍的話,彗星覺得他說的不對但卻發不起火來,好像對車律師有好感,很討厭現在的感覺。朴修夏在教室想逃課卻走不掉,高成彬假裝肚子疼讓朴修夏把她送醫院,朴修夏這才脫身。高成彬還把手機借給了朴修夏,朴修夏立即跟彗星打電話,但是一直無法接通,他想起了位置追蹤,發現彗星已經快到家了。此時,車律師正送彗星回家,在彗星家的樓下,朴修夏看到了彗星和車律師在陽台上,很親密的樣子,很失落。
朴修夏來到彗星家,彗星讓他明天去法庭幫他,說了很多話,但是,朴修夏卻說沒有時間,比較忙。
警察來找閔俊國,發現他要搬家離開,還讓警察轉告朴修夏。
彗星在家裡發現牆上的海報掉了一張,很奇怪。她請求朴修夏跟她去法庭,朴修夏沒有同意,出門的時候,警察告訴他們閔俊國搬走了,讓她安心生活,朴修夏想追問他的地址,彗星攔住他跟警察說了聲謝謝走了。
閔俊國來到彗星媽媽的店面,看到門上貼的招聘啟事,就過去應聘,說自己昨天打過電話,叫金吉東。
彗星到法庭又和度妍辯論起來,朴修夏在台下聽著辯論,看著法官和度妍的眼神,他和彗星用眼神交流,彗星更有信心,最後,成功擊敗度妍。結束後很感謝朴修夏幫助她。但是,朴修夏卻說度妍是對的,彗星是錯的,兩個雙胞胎確實是共同主犯,彗星很生氣朴修夏說了謊。
第6集
彗星知道了朴修夏騙了自己,自己錯了,度妍對了,非常的生氣,他覺得朴修夏在拉她的後退,是她的絆腳石。彗星回到了辦公室,看到朴修夏在樓下做著,依然很生氣,朴修夏一直做到了晚上,彗星下班跟朴修夏說她會承認自己的錯誤,證明那對雙胞胎是共犯。隨後兩人一起去超市買東西。
第二天,彗星重新審問鄭弼勝有沒有跟他說假話,他的回答令彗星很吃驚,他說他學過法律,法律是用來好好利用的不是用來遵守的,這讓彗星不知所措。她碰到車律師,要和他商量那對雙胞胎的事情,說他們是串通殺人,但是,車律師根本不聽他的解釋,因為他是鄭弼宰的辯護人,要為他辯護。
晚上,彗星和朴修夏商量那對雙胞胎的事情,朴修夏說他從度妍的眼睛裡能夠看到她需要彗星的幫助,然後,趁彗星不注意,他給度妍發了簡訊,要求見面。度妍回復彗星早上七點半在事件現場見面。
第二天,彗星和度妍都到了時間現場,度妍說她會維持她的公訴,他們肯定是共同犯罪,彗星說要有物證,度妍說雖然沒有證據,但是她有戰略,希望彗星的幫助,她把戰略告訴了彗星,這一幕被車律師看到,車律師覺得檢察官和彗星見面很奇怪,但是,他覺得這是彗星對工作的認真,令申律師很吃驚。
聽見你的聲音第6集劇照
彗星媽媽跟彗星打電話問她什麼時候發工資,彗星說下下周五,彗星媽媽讓在自己店裡打工的金吉東(閔俊國)在日曆上做標記,說下下周五女兒發工資,金吉東看到了彗星媽媽與彗星的照片,很憤怒的樣子。
那對雙胞胎的案子重新開庭,彗星和度妍在用著之前他們商量好的囚徒戰略,要先讓一方自首,結果他們的戰略成功,鄭弼勝和鄭弼宰都被判有罪,彗星很高興,但是,申律師責怪彗星在法庭上不想律師倒像檢察官,作為律師應該幫助被告人,問她有沒有看到台下流淚的女孩,申律師警告如果她再有下次就不配做國選律師。
彗星媽媽做了一些海帶湯和小菜給吉東,因為今天是他的生日,吉東有一些感動。
閔俊國給朴修夏打電話,朴修夏故意錄了音,然後跑到警察局,讓警察聽,雖然是一些問候話語,但卻有恐嚇的意思,朴修夏問警察閔俊國搬到了哪裡,卻一無所獲。
彗星約車律師晚上看電影,車律師很高興。朴修夏在路邊買了一個可以錄音的娃娃,想送給彗星,可是,在門口碰到了彗星要出去和車律師去看電影,顯然有些不高興。
車律師穿的很正式的去見彗星,還買了一袋朱古力。很高興的去見彗星,但是,彗星接到了警察的電話,說朴修夏好像偷了他的槍,彗星很擔心,急急忙忙跑回家,彗星剛到家,就聽到警察敲門,彗星馬上讓朴修夏躲起來,出去開門,警察卻說槍找到了,在警車裡,彗星很生氣。
彗星勸朴修夏不要找閔俊國報仇,說自己會保護自己,她不想讓學習很好的人成為犯人。
朴修夏找人定位閔俊國的手機,還是決定報仇。
第7集
彗星媽媽做了噩夢,夢見彗星去跑步並和自己講著電話,但是,當彗星蹲下繫鞋帶的時候被人抱起扔到了水裡,彗星媽媽嚇得醒來,感覺夢很真實,會有不祥的預感。
朴修夏和彗星一起去上班,碰上了車律師,彗星覺得要對他冷淡一點,不能太熱情,車律師把昨天買的朱古力給了彗星,兩人一起吃一起走,很甜蜜的樣子被朴修夏看到,很不高興。
彗星又接了一個被告人,是一位老爺爺,耳朵不靈,所以彗星要用很大的聲音跟他說話,這樣彗星很生氣。
晚上,彗星和朴修夏講今天在辦公室和那位爺爺談話的事情,彗星嗓子很疼,就用眼睛和朴修夏交流。
朴修夏托人查閔俊國的行蹤,但是他很不容易上鉤,很久都沒查到。
朴修夏在電梯裡碰到了車律師,車律師問朴修夏多大還說給他介紹女朋友,朴修夏說有喜歡的女人,車律師以為他喜歡的人是彗星被朴修夏看出。
辦公室里,李大松爺爺向彗星扔垃圾被朴修夏擋住,申律師勸彗星不要起訴李大松,希望和解,但是彗星不同意,要用法律起訴他,申律師也用法律恐嚇彗星,彗星很生氣和申律師爭吵被朴修夏攔住。李大松爺爺的案子改為車律師辯護這讓他很憤怒。不過平息了心情後又重新對待這個案子,平心靜氣的了解關於他的資料。
彗星媽媽給彗星打電話讓她這周末過來,然後給閔俊國打電話說讓他去超市買點排骨,說這周末彗星要過來,閔俊國立刻起了邪念。
李大松爺爺的案子開庭了,檢察官還是度妍,彗星在下面聽審,法庭上車律師用實際行動和真實感人的事實說服了法官,不僅讓李大松獲得了輕判還讓他給彗星道歉,讓彗星很感動也很佩服,這讓她對車律師刮目相看。
李大松馬上就要審判了,彗星想到了一個辦法幫他,讓朴修夏幫忙,他們兩人合作很成功,彗星把資料帶到法庭交給車律師,車律師很高興的抱住了她,讓彗星很驚訝,李大松也無罪釋放。
車律師向彗星表白,想和她交往,被朴修夏看到,很傷心,生氣的走了。
朴修夏躺在學校草坪上回想著自己和彗星發生的所有事情,很失落。
閔俊國所在的地方終於找到了,但是閔俊國準備向彗星媽媽下手,她把彗星媽媽打傷了,還把她綁了起來,彗星給媽媽打電話,閔俊國拿著電話讓她跟女兒說話,說著說著哭了起來,但是並沒有讓她聽出自己有事。
朴修夏接到了閔俊國所在的地址,便問彗星她媽媽的炸雞店在哪,他說閔俊國在那裡,彗星很害怕。
第8集
彗星媽媽的炸雞店著火,彗星媽媽去世,閔俊國受傷並接受調查,這對彗星的打擊很大,聽到這個訊息就暈了過去。
申律師和裁判長說,閔俊國的國選律師不要選他和車律師,他不想為殺害自己朋友母親的人辯護,裁判長說這不是他做事的風格,現在還沒確定殺害彗星母親的就是閔俊國。
閔俊國接受調查,他不承認是他殺的,他給度妍檢查官說彗星母親人很好,不可能去殺她,他們認為我和彗星的關係而誤認為我殺了她的媽媽,而且10年前的那次事故完全是交通事故,不是故意殺人,度妍說10年前那次事故的目擊者不是彗星一個人,還有一個人就是她,令閔俊國很驚訝,度妍告訴他法庭見。
朴修夏找彗星說他去找閔俊國了,他說閔俊國說他沒殺,還說他讓母親最後給她通了電話,彗星想起了與媽媽的最後一通電話,心痛的大哭起來,跪在母親的陵墓前喊著媽媽。
裁判長說閔俊國選的律師是車律師,這讓車律師很為難,他堅決不同意,但是裁判長說你是國選專職律師,必須這么做。彗星知道了車律師是閔俊國的辯護律師,說很萬幸不是申律師,他說車律師會站在她那邊,相信她。
車律師去見閔俊國,可是,閔俊國卻企圖自殺被送進了醫院,車律師看著閔俊國寫的遺言,字句都透露著彗星媽媽不是他殺的,車律師說他是在作秀,如果真想自殺不會選擇在百天而是晚上。車律師認真蒐集著關於閔俊國的一切資料。
彗星和朴修夏一同到法庭,度妍起訴了閔俊國的罪行,但是車律師卻不同意度妍的公訴事實,這讓彗星很吃驚也讓他很失望。審判結束後,彗星很生氣的和車律師吵了起來,車律師說沒有閔俊國的犯罪證據,說是彗星媽媽忘了關燃氣而引起的火災,朴修夏說是閔俊國打傷了彗星媽媽而故意放火,車律師也為自己的做法感到愧疚,但是,法律就是這樣。
彗星鼓起勇氣去找度妍,讓度妍幫他,度妍說有些難,沒有直接證據都是間接證據,彗星讓她捏造,度妍說她瘋了,彗星跪下來求度妍幫她,她沒想到會有一天跪下來求她,她現在放棄了自己的尊嚴要讓閔俊國入獄,度妍的爸爸在一旁聽得一清二楚,還求他幫她。
度妍爸爸和他們商量計策作偽證,讓彗星找到和閔俊國一起坐牢的人。
度妍找到和閔俊國一同坐牢的人黃達鍾了解情況,他聽到閔俊國殺人很吃驚,他說閔俊國是一個老實的人,度妍說可以讓他早點出獄,只要按她說的做,他同意了去法庭做證。
彗星再次去法庭,碰到了申律師,申律師問彗星是不是拜託了黃達鍾說一些不該說的話,彗星開始說不知道這些事,然後又回頭跟申律師說拜託了又能怎樣,只要抓到犯人什麼都可以做,申律師說這樣會違反更嚴重的法律,但是,彗星很生氣的說要為她考慮,律師都是混蛋,隨後把胸牌摘了扔到了地上。
法庭上,黃達鍾做了證人,說閔俊國曾說過只要出獄就會殺了彗星,但是,車律師的問話讓他露出了破綻,車律師反覆追問,他說閔俊國好像沒有說過要殺死彗星的話。閔俊國在一旁很得意,因為自己可能被判無罪,朴修夏從他的眼睛裡看出了他的心思,他被釋放後的下一個目標就是他和彗星。這令朴修夏很憤怒。閔俊國的下個宣判日是下個月3號,朴修夏好像有了自己的計畫。他幫彗星整理了房間,拿著行李走了。
朴修夏和彗星去了水族館,朴修夏說他的世界很吵,只有這裡覺得很安靜,朴修夏告訴彗星他把行李從她家搬了出來,閔俊國不會去找她了,彗星說是最後的道別嗎?朴修夏說是的,現在高三要做功課,彗星知道了他要說什麼。朴修夏告訴彗星媽媽很愛她,不要自責,也不要埋怨車律師,還說喜歡他就試著接受他。朴修夏走時彗星說讓他好好學習,這段時間謝謝他,朴修夏回頭走過來吻了彗星,留下了眼淚,彗星看著朴修夏的背影,很驚訝。
第9集
朴修夏吻了彗星走了。
三天前,彗星又接了一個案子,是一個假裝盲人性騷擾的人,在和彗星談話期間發生爭執,那人說審判前自己是無罪的,彗星說:就是因為這樣才會變得無法無天。車律師聽的一清二楚,應該是彗星專門說給自己聽的。申律師問車律師閔俊國是不是明天出獄,車律師說是的。
學校里,高成彬在窗戶邊看到了朴修夏在寫日記,她看到一句:就算我消失了,成彬顯得很緊張。
車律師下班回家,朴修夏在後面跟著他,車律師發覺有人跟蹤,看到了是朴修夏在跟蹤他,問他原因。朴修夏說有事拜託他。
閔俊國出獄那天,朴修夏準備好了一切出門,但是,高成彬在門口等他,冉跟他跟她一起上學,還把包搶了過去,她覺得包里好像是刀,朴修夏搶過包讓她不要瞎說,急忙走了。
法庭上,法官宣判閔俊國無罪,彗星和度妍都很憤怒,車律師心裡也很不是滋味。彗星走出法庭,車律師追上去勸說彗星不要恨他,他不想因為此事失去彗星。彗星說什麼都不要做,他現在需要怨恨的人,如果不是別人就會怨自己。走到門口,彗星實在忍不住悲傷的心情,而蹲在那裡大哭起來,嘴裡喊著媽媽。
閔俊國出獄,在門口碰到了朴修夏,兩人用憤怒的眼神對視著。
申律師問黃達鍾徐度妍是不是找過他,他說是的,申律師跟他說25年前讓他進監獄的徐大碩就是度妍的爸爸,讓他不要和度妍有關係,令他既驚訝又惱怒。
度妍和家人吃飯的時候,度妍說到了證人是黃達鍾這令度妍爸爸也很吃驚,讓她不要再管此事。
車律師找到當年彗星出庭替朴修夏作證的資料,他才感覺自己做的不對,還想到了朴修夏拜託他的事,閔俊國出獄後讓他守護在彗星身邊,朴修夏說如果閔俊國被釋放第一個瞄準的就是彗星。
車律師趕緊急忙去找彗星。彗星回到家裡,想到了和朴修夏在一起的日子,很傷感。剛回到臥室躺下,聽到了一聲巨響,她立即打電話報警。
警察來到,車律師也感到了彗星家,警察說好像是煙霧彈,猜測是不是朴修夏所說是閔俊國所為,彗星很是擔心,害怕。車律師問警察朴修夏是否也見過他們,警察說朴修夏拜託他們多加巡邏。車律師讓他們馬上找閔俊國。
朴修夏打電話約閔俊國見面,跟他說如果按順序也應該先是他。
彗星給朴修夏打電話,一直無法接通,這時,成彬給她打電話說早上見了一面修夏,發現他包里好像有刀,彗星很是擔心,她告訴成彬不要跟任何人說這事,自己會找到修夏,讓她不要擔心。彗星急忙出去找他,想到了當時朴修夏曾在他手機上裝了定位器,立刻打開搜尋。
朴修夏拿著刀去閔俊國跟他說的一個地下車庫見面,他發現閔俊國把攝像頭都翹掉了,而且切斷了電源,漆黑的場面讓他不知所措。閔俊國從他背後拿著棍子開始打他,兩人展開了一場惡戰。朴修夏趁他不注意把電源打開,開始狠狠的打他,並拿起刀準備刺他,閔俊國勸他不要殺他,要不然就成殺人犯了,朴修夏說只要他死了他做什麼都可以,當朴修夏拿刀刺向閔俊國的時候,彗星剛好趕到,擋在了閔俊國的前面,朴修夏見刺傷了彗星,驚訝恐懼。這時,閔俊國又拿起刀去殺彗星被朴修夏擋住,朴修夏氣的狠狠地打他,彗星還是勸朴修夏不要殺死他,當閔俊國再次拿起刀準備殺他們的時候聽到了車律師的聲音,急忙的跑掉了。彗星告訴朴修夏這事不要跟任何人說,讓他記住這是閔俊國刺的,不是他刺的,要不然以後再也不見他。車律師在窗台看到了閔俊國匆忙逃走,馬上去找彗星。
彗星送到了醫院,車律師在手術門口感到很自責。朴修夏包紮完傷口去看彗星,彗星手術很成功,沒有大礙,他放心的走了。
彗星醒了,看到了車律師,他問修夏在哪裡,想去找他,車律師攔住她不讓她亂動。從這天開始,朴修夏就消失了。彗星一直找他,沒有找到。
閔俊國因為殺人未遂和報復犯罪嫌疑被全國通緝,車律師因為閔俊國的事情辭職,他覺得對不起彗星。雖然申律師一再勸阻,但是,車律師還是堅持辭職。
一段時間以後,從另一個地方傳來了朴修夏與閔俊國的訊息。彗星看新聞看到了新聞報導說在一家釣魚場內發現了一隻左手,疑似被分屍的屍體的一部分,確定被害人是閔俊國,彗星很驚訝。
彗星去警察局了解情況,警官說是朴修夏殺了人,彗星覺得這一切像是在做夢一樣,她想到朴修夏曾給她說過一定會遵守約定,絕對不會做她擔心的事,彗星有點放下心來。
警官去學校了解朴修夏的情況,問哪個是朴修夏的柜子,正當一位同學準備說是哪個的時候,成彬說朴修夏本來就不用柜子。但是班長卻說是最右邊那一個,警察打開看,裡面是空的。成彬追出去打班長,班長的包掉下來,裡面有朴修夏的東西。
第10集
彗星又開始了原來的生活,家裡弄的亂七八糟,收拾好自己去上班,在站牌看到幾個學生在聊天又想到了修夏。
彗星在法庭開始滿不在乎的為被告人辯護著,令法官很憤怒。電梯裡遇上了度妍,度妍讓她打起精神。
彗星在公車上好像看到了一個疑似修夏的人,馬上下車去找,誰知是認錯了人。
警察繼續找朴修夏,終於在一個偏僻的鄉下找到了,警察給彗星打電話,彗星急忙跑到了警察局,看到了朴修夏,大聲呵斥他為什麼不和她聯繫,但是,朴修夏卻說我的名字叫朴修夏嗎?好像是什麼都不記得了。彗星很驚訝的看著他。
彗星去警察局見到了朴修夏,朴修夏穿的破破爛爛,而且好像失憶了,對之前的一切都不記得了更不記得彗星。他還問彗星認識他嗎?彗星很是驚訝,警察說他已經承認他可能殺人了,彗星和警察爭吵著,朴修夏在一旁看著彗星一直在維護他,但是實在想不起來她,他聽著他們爭吵的內容好像自己之前殺了人,他不想回憶起以前那個殘忍的自己。
彗星和朴修夏談話,彗星用眼神跟他交流,問他是否聽見了她的想法,但是,朴修夏什麼也不知道,有點傻傻的。彗星問他肩膀上是否有傷疤,說是因為救他菜受的傷,讓他以後不要跟警察說他殺人了,這樣只會對他無利,彗星說拿一件新衣服給他,去現場做鑑定的時候穿上他並按照自己說的話做。彗星晚上回到家裡仔細的查看著關於朴修夏和閔俊國案件的資料,很認真。
彗星拿著冰咖啡找申律師,因為申律師的被害人這次是朴修夏,但是彗星想替他,彗星說沒有人比她更了解朴修夏,申律師接過咖啡表示同意了。
警察帶著朴修夏去現場做鑑定,彗星堅持跟去,並且給朴修夏帶上口罩,現場有很多的記者和媒體人,彗星被人推倒,但是又趕緊站起來去了現場,朴修夏見到看感動。這篇新聞引起了巨大的轟動,車律師、高成彬都在電視上看到了,都很驚訝。
徐度妍去找彗星,她認為閔俊國的案子很愧疚,所以想幫她,她勸彗星承認朴修夏有罪,這樣可以判10年左右,彗星想辯護他無罪,但是對他不利的資料太多,做到無罪很難,如果不成功就會判處20年,度妍勸她如果承認有罪的話是10年左右,到時候朴修夏出獄也就30歲,可以重新再來,彗星說考慮考慮。
柳昌去找車律師幫忙,拿了很多關於朴修夏的資料給車律師。
申律師去找彗星,給他說起了黃達鐘的案件,當時就是因為自己主張無罪但是不利條件太多而敗訴,而且當時也有檢察官找過他讓主張有罪可以判15年,如果主張無罪敗訴的話要判26年。但是,申律師還是主張無罪最後敗訴,這是他最失敗的一次,他把黃達鐘的資料給彗星希望能對她有一些幫助。彗星開始糾結。彗星問申律師如果回到26年前他會怎么選擇,申律師回答說這個問題他想了幾千遍幾萬遍,但是,他還是會主張無罪。
彗星去找朴修夏把主張無罪和有罪的兩種結果跟他說了,不管是彗星跟他說主張無罪還是有罪,他都同意,彗星很生氣,朴修夏說選擇權在她,他只承擔後果,因為彗星比他更了解自己。彗星想起了申律師的話,她給朴修夏說,主張無罪吧,朴修夏同意了。
車律師去找彗星,彗星很驚訝,因為他們很久沒見了,車律師給彗星說朴修夏的案子用“國民參與裁判”,這個效果會更好。他要跟彗星一起辯護,彗星同意了。
朴修夏的同學金忠基來找他,但是見他什麼都不記得很是無奈,還帶來了一本他之前的日記,想拿給他希望他能找到回憶,但是,警官不讓帶進去,朴修夏就央求他念給他,他只能一頁一頁的念,很不耐煩。
車律師去找法官讓他和彗星一起辯護,法官同意了,車律師重新回到了辦公室,柳昌和申律師都很高興,申律師跟他說希望他多幫幫彗星,因為彗星很久沒有這樣像一個律師了。
金忠基每天都來給他念他之前的日記,他好像記起了一些。金忠基問他是不是喜歡日記中的這個女人,朴修夏說好像是的,但是記不起來了。
彗星再次和朴修夏談話,她給朴修夏說閔俊國不但殺了他的爸爸還殺了自己的媽媽,但是他利用法律逃脫了罪責,最後還把他變成了殺人犯,所以如果輸掉了這次審判,她不會再相信法律和正義了,也不可能做律師了。
彗星獨自一人坐在法庭,為明天的審判做準備,這時,車律師也來了,他說他心裡很緊張,每一句話都會關乎到朴修夏的未來,所以明天會拼盡全力迎戰的,不管怎樣一定要拿到無罪的判決,彗星很感動,車律師問彗星如果被判無罪是否會考慮他,彗星準備回答,車律師說不用急等他問了再回答,先考慮考慮。
審判開始,朴修夏很緊張,檢察官是度妍,在度妍做抗訴時,朴修夏好像想到了事發當天的閔俊國。法官在問他是否認同檢察官的抗訴時,他猶豫了一下說不承認,彗星點了點頭。彗星和車律師都在努力的為朴修夏無罪辯護著,現場的氣氛緊張激烈,審判暫時休庭,彗星和車律師、申律師商量著接下來的辯論,事情很難辦,他們忽然想到了另一位嫌疑人。
朴修夏想到了事發當天和閔俊國發生了爭執,很害怕。
審判再次開庭,彗星指出了另一位嫌疑人,就是被害人閔俊國,而且她相信閔俊國還活著,法官和檢察官都不相信。
第11集
彗星對法官說還有另一位嫌疑人閔俊國,他還活著,法官和現場的聽審人都很驚訝。法官讓傳證人黃達鍾,車律師在推測閔俊國為了報復朴修夏故意砍掉自己的左手,檢察官開始反駁。雙方都在為各自的辯護人辯論著。車律師和彗星都做出了很大的努力,朴修夏很感動。
休息時間,度妍找彗星說她現在的辯護方法和當年車律師給閔俊國的辯護一樣,最後無罪釋放,難道她認為車律師是對的,彗星說是的,度妍說彗星的母親真可憐,如果她知道是這種結果一定會很難過,彗星說不是這樣,母親一定會認同她這樣做,在一旁的車律師看到了這一幕,感動的留下了眼淚。
彗星在洗手間想起了自己的媽媽,大哭起來。車律師在外面聽到彗星哭,他也哭了起來,感覺對不起彗星。
判決書出來了,法官宣判被告人朴修夏無罪。彗星終於鬆了一口氣。申律師也在庭下說他們做得好。朴修夏也很感謝彗星,不知道下一步該去哪裡,彗星說送他回去。
彗星把朴修夏送到家裡,但是家裡的密碼想不起來了,彗星給他叫換鎖匠,讓他換鎖。但是要等30分鐘,彗星和他在那裡一起等。朴修夏問彗星如果閔俊國還活著,她還會在危險之中,就不擔心嗎?是不是真的殺了閔俊國才放心,彗星很生氣的說不要說那沒用的。彗星睡著了,朴修夏坐在她的旁邊,讓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當彗星醒來的時候,已經在屋裡的沙發上了,發現朴修夏趴在沙發上睡。彗星把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都寫在了便簽紙上,朴修夏看到很高興。但是看到有一條寫的是讓他找女朋友,不要再跟她聯繫了,又難過起來。
度妍在家裡和媽媽說起了這起案件,還說起了黃達鍾,說這次閔俊國為了使朴修夏成為殺人犯故意斬斷自己的左手,媽媽說這怎么可能,在一旁的爸爸聽到他們的談話,很生氣的回到了書房,想起了當年的事情,很頭疼。
申律師去看望黃達鍾,他們在談話中,黃達鍾說下周他就被釋放了,申律師很驚訝,黃達鍾說是刑罰中止執行,說腦袋裡有什麼東西,有時候會頭暈,噁心。他的話嚇到了申律師,申律師顯得很驚慌,好像想到了什麼事情。
高成彬去給彗星做美甲,彗星問起了朴修夏,成彬說修夏給他聯繫了,彗星拜託成彬不要告訴他關於她的所有事情。
車律師租了間辦公室做起了私人律師,柳昌碰到他幫他整理辦公室,給他說了那個舉報朴修夏的人根本不知道朴修夏是誰甚至還把他當成女的。車律師驚訝萬分,去找度妍檢察官,問她是不是在找閔俊國,度妍說她為什麼找死人,車律師說法庭上不是得出了閔俊國活著的可能嗎?度妍說她不那樣認為,車律師把那個舉報朴修夏的人的地址給了度妍,並給她說了舉報人根本不認識朴修夏。
朴修夏按照彗星寫的紙條,一樣一樣的去辦,重新開始了新生活。他看到了自己之前的那本日記,很想彗星。
彗星在辦公樓碰到了車律師,馬上藏了起來,想起了之前車律師跟他說的話如果這次成功了是不是可以考慮她,很糾結。當她出去時又看到了車律師,嚇得差點倒了,剛好被車律師扶住,車律師問她之前跟她說的話考慮的怎么樣,彗星跟他說了對不起。
朴修夏在路上打聽彗星的訊息,這時,剛好碰到了申律師和柳昌,他們說彗星就在他們的辦公室,朴修夏就求他讓帶他過去找彗星,但是,彗星藏了起來,柳昌說彗星出差了,朴修夏說明天再來。
彗星這次辯護的人是傳銷詐欺人,被被害人一頓痛打痛罵,還好法官趕到阻止了這一幕。
度妍想到了車律師跟她說的那個舉報人,就開車前往去調查,是一個賣水果的叫文成南,度妍跟她說自己是檢察官要說實話,文成南說就是當時一個買水果的給她說舉報朴修夏可以賺錢才舉報的。度妍很驚訝,馬上拿出幾張照片讓文成南指認,但是,她說都不是,眼神看著一旁的卡車,上面的司機就是改頭換面的閔俊國。
朴修夏終於找到了彗星,就求她和他談談,彗星同意了,兩人去了一家餐廳,朴修夏問她為什麼不讓給她聯繫,彗星說太厭惡他,朴修夏拉著她的手說就算討厭他就不能呆在他身邊嗎?這時,車律師打電話給彗星,幫他擺脫朴修夏。朴修夏哭著追出來讓她不要走。
車律師把彗星送到家,剛到家一會,發現外面下雨了,想到了朴修夏,就打車出去,被車律師看到,心裡很難受。彗星找到朴修夏,朴修夏看到她很高興。(
第12集
彗星看到朴修夏呆坐在雨中,不知所措。彗星把朴修夏帶回自己家裡,朴修夏覺得這裡比他家還熟悉,彗星說幫他找到記憶,然後就讓他離開,彗星說馬上開始第二審了,這次不是她給他辯護,所以要馬上找回記憶。彗星問他眼睛怎么那么紅,朴修夏說好像得了不眠症,說著說著朴修夏已經躺在沙發上睡著了。彗星給他蓋上毯子,看著他,想摸他的頭好像喜歡上了他。
第二天朴修夏醒來,已經11點多了,他試著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一切,想找回之前的記憶。
彗星想找車律師讓他在朴修夏第二審的時候幫他辯護,但是感覺這樣做很不好,來到車律師辦公室門口又很糾結,要不要進去跟他說。準備走時,被車律師發現,車律師已經猜出了彗星的心思,他主動說下次讓他為朴修夏辯護,彗星感到很驚訝。
車律師再次翻看10年前朴修夏的案件資料,很頭疼,不知道這次能不能贏。黃達鍾出獄,申律師開車接他,黃達鍾說申律師是唯一一個他相信的人。
度妍再次去找文成南詢問情況,拿了很多照片讓她指認,但是,她一直說沒有那個人。度妍問起了那個人的手,文成南說是完好無損的。
彗星給朴修夏說這次為他辯護的律師是車律師,讓他找車律師好好聊聊。給了他車律師的名片。
朴修夏去找車律師,朴修夏說想到了在釣魚場,但不記得發生了生么,還想起了自己發生了車禍,是一個藍色的卡車。車律師跟他說這次為他辯護是免費的,讓他好好找回記憶,然後從彗星家裡搬出來。
度妍在辦公室想到了文成南說的“完好無損”,就問辦公室的人她的手怎么樣,一般形容一個人的手都是漂亮、很白、手指很長、粗糙等。但是文成南卻說完好無損,她猜測閔俊國沒死,還活著,讓他舉報朴修夏的人就是閔俊國,決定開始找閔俊國。
彗星碰到了申律師,申律師要去新開的大排檔吃飯,彗星也跟去了,在那裡碰到了法官和度妍,法官一直很好奇彗星面試的時候為什麼說後悔打開那扇門去作證。彗星醉醺醺的說因為那個手機,她想到了當年的事情,彗星說自己賭了性命去作證,自己卻什麼也沒有得到,而且讓自己有了一個大仇人。度妍說她也很後悔,她說起了為什麼討厭彗星的原因,因為她目擊了她人生里最懦弱的瞬間。申律師和法官都沒想到他們兩個人會有那樣的歷史。覺得有時候很多事情也是上天安排的。
朴修夏發現彗星睡到了門口,把她抱進了屋裡。無意中看到了彗星身上的傷疤。
第二天,朴修夏問彗星腰上的刀疤怎么回事,彗星說是因為盲腸手術,朴修夏讓彗星以後不要避開他,不要回來那么晚,以後不會給她增加負擔。被判無罪後會好好生活,好好過日子。
彗星碰到了度妍,兩人想起了昨天喝酒的事情,都覺得很尷尬。
文成南跟閔俊國說那個女檢察官讓她明天過去問話,她說就算去了也不會說出來的,閔俊國放心了,他自言自語道是在這停止呢還是繼續走下去呢?文成南還以為他是在旅行,就說要是旅行就繼續走下去。閔俊國說他也是這么想的。
車律師繼續調查著朴修夏的案件,他查到了當時朴修夏出車禍的那個人的姓名和地址。就去那個地點查找線索,發現當年收留朴修夏的那個人就是撞朴修夏的人,那個人本來要去自首的,但是另外一個人阻止,這個人就是閔俊國。
度妍接到訊息,文成南出車禍死亡,度妍馬上趕去現場。他斷定閔俊國還活著。
朴修夏換衣服看到了肩膀上的傷疤,又想到了彗星腰上的傷疤,想起了當時的事情,是自己刺傷的彗星,把自己的記憶一點一點拼湊起來,他想起來了所有的事情,頭非常的痛,跑出去想起了閔俊國在釣魚場跟他說的話,閔俊國說之所以殺了他的爸爸,是因為他爸爸殺了他的妻子。他想到了當時自己沒有殺閔俊國而跑掉了。這時一輛機車差點撞了他,他好像又恢復了以前的那種能聽見別人聲音的超能力,暈了過去。
彗星知道了閔俊國還活著,讓度妍取消抗訴。彗星很高興的跟朴修夏打電話說閔俊國還活著,不用等到二審。朴修夏此時就在一旁,看到彗星,走過去抱著她,跟她說這樣她就會有危險了,然後哭了起來。
第13集
朴修夏完全恢復了記憶,他記起來閔俊國跟他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的爸爸殺了他的妻子開始。他看到彗星高興的跟他打電話說閔俊國還活著,現在他已經無罪了,他哭著抱住了彗星。
彗星跟朴修夏說現在他已經無罪了,以後就不要再巴結她了。朴修夏看出其實彗星喜歡他,說著要他離開,其實是不想讓他走的,想要他留在自己身邊。
度妍跟彗星打電話說已經在她家周圍加強防範了,有什麼事就打電話給她,彗星說是擔心我被閔俊國傷害嗎?朴修夏在一旁聽到閔俊國這幾個字非常的敏感,心裡一陣痛。度妍到家門口,剛下車就被黃達鍾抓住,讓她把爸爸叫出來,彗星很害怕,馬上叫媽媽開門,回頭發現黃達鍾倒在了地上,爸爸出來看到暈倒的人是黃達鍾,感覺很害怕,很緊張的樣子,度妍發現了爸爸的不對勁。他們把黃達鍾送到了醫院,醫生告訴他們他腦袋裡好像有腫瘤,活不了多長時間,最多三四個月,這時,檢察官過來問黃達鐘的狀況,跟度妍說黃達鍾一出來就捅人,度妍很是驚訝。
彗星早上起來準備上班走,朴修夏說讓她吃完飯再走,彗星發現地上好像有蟑螂,馬上抱住了朴修夏,朴修夏仔細看看,好像是西瓜籽,彗星很是尷尬,感覺很不好意思,立馬從他背上下來。
朴修夏看出了彗星的心思,她不知道該怎么面對車律師,幫了這么大的忙該怎么表示一下,朴修夏主動說要買一個禮物給車律師,彗星說他喜歡登山,朴修夏買了一雙登山鞋給了車律師。
黃達鍾又進了監獄,申律師去看望他,他難受的哭著說,她老婆還活著,26年前以為自己喝醉了酒殺了她,但是,她現在還活著而自己卻在監獄度過了人生的一大半,26年,申律師說所以你現在想殺了他,很憤怒的斥責他,黃達鍾哭著說自己是無罪的。
度妍跟媽媽說接了黃達鐘的案子,晚上,度妍爸爸跟張部長打電話,拜託他不要讓度妍接這個案子。
車律師再次去考國選專職律師,車律師在面試的時候說起了彗星,說跟彗星學到了很多東西。
度妍知道了黃達鐘的案子被別人接,很生氣,她了解到是因為爸爸給張部長打了電話,懷疑爸爸是不是有事情瞞著他。
彗星知道了朴修夏要考警察大學,很支持他,她跟朴修夏說之前他學習很好,所以一定能夠考上。彗星家裡的電話響了好幾次,但是每次去接的時候都沒有人說話,朴修夏懷疑,再打回去是對方電話禁止接聽,朴修夏終於打通了一個,說是公用電話。他和警察去查,查到了監控,監控中顯示那個人就是閔俊國。
朴修夏回到彗星家裡收拾東西,準備讓她搬出去。
申律師跟彗星說幫幫他,彗星很是驚訝,彗星擺出一副很高傲的姿態問申律師是什麼案子,申律師說是黃達鐘的案子,申律師詳細的把黃達鐘的事情給彗星說了一遍,彗星說可以主張無罪,申律師說很難。
朴修夏去找彗星,告訴她閔俊國出現了,彗星很害怕,他說不要回自己家住了,回他家裡住,朴修夏帶彗星回到自己家,說這裡有保全室,周圍有監控,非常安全。彗星和朴修夏一起吃飯,彗星發現朴修夏好像恢復了記憶,就問他是否已經恢復了記憶,朴修夏說沒有。
晚上,閔俊國去彗星家,發現家裡沒人,不知道他們躲到了哪裡。
車律師的面試單下來,沒有合格,又被落選了。朴修夏拜託車律師做彗星的保鏢,時刻保護他,因為閔俊國出現了。
朴修夏去找彗星一起回家,他看出了彗星為找到黃達鍾女兒的事情發愁,他想把自己恢復記憶的事情告訴彗星,但是想到如果自己騙了彗星,彗星一定不會向現在這樣對自己好,就沒有告訴她。
車律師在等彗星的簡訊,在去彗星家的路上發現了閔俊國,準備打閔俊國,反而被他先打到在地,
朴修夏告訴彗星知道黃達鐘的女兒是誰,就是徐度妍,彗星很吃驚,他說,26年前,黃達鐘被宣判的第二天,他的妻子去找法官徐大碩,拜託他領養自己的女兒,徐度妍就是她的女兒。彗星問朴修夏怎么知道,朴修夏說去檢查廳的時候碰到了徐大碩,看了他的眼睛,彗星很吃驚,朴修夏說自己的那個能力恢復了。
第14集
彗星知道了修夏恢復了記憶,那個能力也恢復了,很是驚訝,她內心的想法修夏應該全都知道了,走進了房間,不再理修夏。
車律師被送進了醫院,手臂好像斷了,警察來詢問情況,車律師說閔俊國說他要走到最後,就是要和彗星、朴修夏鬥爭到最後。
早上,修夏做好早餐等彗星,跟彗星道了歉說以後不會再看她的眼睛,彗星出來問修夏還有沒有事情瞞著他,修夏想到了在釣魚場閔俊國跟他說的事情,但是還是沒有說。兩人一起去上班,修夏跟在彗星的後面,不敢正面看她。
修夏把彗星送到公司,跟他說下班來接她,彗星走了幾步又拐回來讓修夏看著她,跟他說喜歡他,她說喜歡他之後就討厭他的超能力,因為有好多不想讓他知道的想法,但是照樣喜歡他,彗星的話修夏很感動很高興,準備走又回頭跑過來抱起了彗星跟她說謝謝,還親了她。
申律師找黃達鍾了解情況,問他這次審判想得到什麼,黃達鍾說:道歉,因為白白做了26年牢,申律師說要找到他女兒做親子鑑定,這樣才可以證明他們是夫妻,但是女兒不好找。
度妍找張部長要參與這次案件,但是部長不答應,這時,度妍爸爸徐大碩打電話過來問黃達鍾妻子住院的地址,但是他沒有當著度妍的面說,說過一會去找他。
彗星在公司樓下休息,想著案件的事情,修夏過來找她,說送她去辦公室,兩人很甜蜜的樣子,這時,姜警官來找彗星說車律師被閔俊國襲擊了,胳膊斷了,頭部受了傷,以後會加強保護他們兩人,彗星很擔心車律師,就去找他,修夏問車律師閔俊國為什麼找他,車律師沒有如實說但是被修夏看出了他內心的想法,車律師知道了爸爸和閔俊國的關係,修夏很緊張。
申律師和彗星商量這次的案件,申律師要黃達鍾、全英子和他們的女兒做親子鑑定,但是很難,女兒還沒找到,彗星說要是找到了呢?申律師很驚訝,彗星說要考慮他們女兒的感受。
修夏找車律師,問他閔俊國對他說了什麼,車律師開始沒有說,修夏說自己恢復了記憶,說什麼都知道了,車律師問他是不是把這件事告訴了彗星,修夏說沒有,車律師說那么就永遠不要對彗星說,這件事的開端是閔俊國不是他爸爸,不要自責。修夏心裡很煩,不知道該怎么辦。
彗星一直在猶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訴度妍,修夏說最好不要告訴她,這樣對大家都好。
彗星在餐廳吃飯碰到了度妍,度妍過來問他為什麼偷偷的看著她,是不是有什麼事情要說,彗星讓她退出黃達鐘的案子,度妍很疑惑為什麼都要他退出這次的案件,很奇怪。
車律師重新做了國選專職律師,和彗星又在一起辦公了,很高興。
彗星以為車律師重新回來上班是因為她,車律師說雖然喜歡彗星,但是不會因為她才來這裡,而是為了夢想。他的話讓彗星做了決定,找出黃達鐘的女兒。
彗星和朴修夏每天上下班都手拉著手,很甜蜜。
彗星去找徐大碩,跟他說黃達鐘的事情,想起了12年前他跟自己說的話,把那時他說的話現在跟他說了一遍,讓他跟黃達鍾道歉,徐大碩很憤怒。
彗星去找度妍,跟她講了黃達鐘的事情,並跟她說她就是黃達鐘的女兒黃佳良,度妍不敢相信,彗星跟她說了對不起。
第15集
彗星告訴度妍黃達鍾是她的親生父親,度妍以為她精神不正常,不相信這些話,氣的火冒金星,把彗星趕了出去。
度妍在家裡問父親關於黃達鐘的事情,她說彗星去找她讓她做親子鑑定,還說她是黃達鐘的女兒,父親很是驚訝,問她是不是決定去做親子鑑定,度妍吃驚的說這不是一個父親該有的反應,難道她真的是黃達鐘的女兒,父親沉默不語,度妍傷心的跑了出去。
修夏看到了閔俊國寄來的郵件,但是沒讓彗星知道。
彗星在辦公室和申律師、車律師商量這次的案件,彗星收到了和修夏看到的同樣的郵件,但是彗星並沒有發覺有什麼不對,而車律師看到上面的一篇關於“心臟移植手術”的報導,像是發覺了什麼,俏俏把這份郵件收了起 來。馬上把它交給了警察,讓他們調查閔俊國。
度妍去找彗星,讓彗星拿出證據證明她是黃達鐘的女兒,彗星說有證人,但是現在不能跟她說,度妍說萬一這是真的,她也會覺得爸爸沒有錯,在她心裡只有一個爸爸徐大碩。彗星把度妍的生母在裁判後去找爸爸的事情告訴了她,徐大碩接受了度妍生母讓領養她女兒的提議。度妍非常的生氣,打了彗星,修夏馬上過來勸阻。
晚上,彗星和修夏談話,彗星說度妍知道爸爸不對還保持沉默,在她看來就是共犯,修夏想到了自己的父親,悲痛的坐在屋裡沉思好久。
車律師找修夏說起了那份郵件的事情,閔俊國不但把郵件寄給了他也寄給了彗星,他把警察拍到的閔俊國的照片給了修夏,車律師說彗星並不知道郵件寫的是什麼,所以不用擔心。
度妍跟彗星說親子鑑定她會做,但是有一個條件。
申律師跟黃達鍾說找到了她的女兒,而且她願意做親子鑑定,黃達鍾心裡很高興。
車律師告訴修夏彗星沒給他機會讓他不要讓彗星失望
修夏和車律師都在找閔俊國寄來的郵件上的一些信息,特別是特別標註的朴珠赫記者的信息。
彗星去找徐大碩跟她說度妍願意接受審判,而且親子鑑定結果已經出來了,徐大碩很是驚訝,彗星說度妍有一個條件就是在審判的時候不能提爸爸徐大碩,彗星說她第一次覺得度妍可憐。
修夏說陪彗星一起去審判,彗星說不能總是依賴他,今天的審判不用去了,她自己好歹也是一個律師,要自己試一試。彗星在電梯裡碰到了度妍,問她是否還好,度妍顯得有些疲憊。
法庭上,度妍和申律師都在為各自的觀點辯論著,度妍在辯論的時候顯然有些揪心。彗星看著心裡也很不是滋味。修夏來到法庭聽審。黃達鍾在法庭跟女兒說了謝謝,還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的一段話,度妍非常的感動。在審問他問題的時候沒有問完就說結束了。法官、彗星和申律師都很吃驚。審判暫時休庭,修夏看出了度妍的心思,度妍覺得很對不起爸爸,修夏說黃達鍾也知道度妍就是他的女兒。
度妍在洗手間哭了起來,彗星過來問她為何哭,度妍哭著說感覺自己要死了,求她救救她的爸爸。
第16集
彗星在洗手間看到悲痛欲絕、傷心大哭的度妍,度妍求她救救她的爸爸。度妍平靜下來和彗星、申律師商量接下來的審判,她拜託申律師主張黃達鍾無罪,申律師跟彗星說接下來的辯論就交給她了,因為26年前自己失敗一次了,而且度妍肯定也希望她辯論。
彗星開始辯論時,心裡確實有些緊張,但是她想到了之前車律師跟她說的鵲賊序曲的故事,立刻平靜下來,開始用故事感動現場的陪審團。彗星在現場展示了PPT上一家人幸福的照片,她向現場的人表示如果被告人黃達鍾26年前沒有進監獄也會向他們一樣幸福,然而一個錯誤的審判毀了一個人的一生。現場的陪審團都被她感動,辯論中她用眼神和朴修夏交流,朴修夏跟她暗示站在她那一邊的陪審團人數,彗星變得更加有信心,度妍也留下了眼淚。
高成彬來找修夏詢問審判的情況,修夏說陪審團和審判長的意見不一致,陪審員的意見是無罪而審判長的意見是有罪。審判長被陪審員吵的焦頭爛額,重新叫來彗星、申律師和度妍商議,彗星說接受陪審員的意見就不會有壓力了,這時柳昌打來電話說全英子(黃達鍾妻子)恢復意識了,彗星說這樣結果是否就會不同了呢,度妍說取消訴訟令他們都很吃驚。
最後,審判長宣布黃達鍾取消抗訴,中止訴訟,現場所有的人都很高興,黃達鍾也留下了眼淚。
審判結束,度妍跟彗星說了對不起,因為11年前冤枉她是犯人,她真心的向彗星道歉,然後走了。
黃達鍾看到了度妍,問申律師她是自己的女兒沒錯吧,申律師說是的,問他是怎么知道的,黃達鍾說昨天度妍去看他了,黃達鍾說他原諒了徐大碩,他不想把最後的時間浪費到怨恨人上面。彗星聽到他們的談話想到了媽媽死前跟自己說的話,留下了眼淚。
度妍把這件事告訴了媽媽,媽媽也非常的吃驚,他沒想到跟自己生活了30幾年的人是這么可怕的一個人,她準備與度妍一起去娘家住段時間,徐大碩非常的生氣,認為自己沒有做錯,憤怒的把被子摔了。
彗星來到辦公室,跟車律師顯擺昨天法庭上自己是多么的勇敢,辯論的多么出色,還讓申律師跟他們說昨天自己在法庭上的事情,申律師表揚了彗星昨天的辯論。柳昌說彗星膚淺。
度妍去醫院看望黃達鍾,並喊了他爸爸,黃達鍾因為好久沒有聽到爸爸這兩個字而哭了起來,度妍也哭了。
申律師因為黃達鍾26年前的案子而自責,獨自喝酒被車律師碰到,申律師說如果當時黃達鐘的律師不是他又會是怎樣的結果。車律師跟申律師說起了7年前的案子,就是因為他而自己堅持做了國選律師,他是優秀的,所以不要再自責了,申律師很高興的抱住了車律師。
修夏做夢夢到了彗星穿著白色的連衣裙,非常的漂亮,兩人抱在一起,他還吻了彗星,但是彗星突然暈倒,發現手上都是血,這時他嚇醒了。彗星過來問他怎么了,他馬上抱住了彗星。
車律師早上去上班發現了信箱裡閔俊國寄過來的郵件,車律師看了郵件里的內容好像猜出了什麼。修夏和彗星一起去逛街,彗星說去修鞋子讓他先走,偶然間看到了一條項鍊,但是感覺太貴沒有買,修夏發現後走過去看了看價格,確實很貴,自己的錢不知道夠不夠,這時另一個顧客來看這條項鍊,修夏怕她買走馬上去取錢,買下了這條項鍊。
彗星去車律師的辦公桌找橡皮,發現了自己的信就打開看,這時,車律師過來馬上阻止她。彗星問他這些信是怎么回事,彗星一再追問,車律師無奈只能告訴彗星,上面的朴珠赫是修夏的爸爸。
朴修夏的包被一個開機車的人搶走,警察幫他找回來,但是發現裡面手機不見了其他東西還在,而且給彗星買的那個項鍊也在。他跟警察說手機慢慢找,還好項鍊還在。
修夏去找彗星,但是找不到,車律師跟他說彗星知道了她爸爸的事情,她看到了閔俊國發過來的新聞,修夏非常的生氣,責怪車律師。修夏鼓足勇氣跟彗星打電話,但是,電話卻是閔俊國接的,修夏嚇得不知所措,彗星被閔俊國綁架,從那開始兩小時三十分他們十一年來的感情要畫上句號。
第17集
朴修夏知道了彗星知道了爸爸的事情,心裡很擔心很害怕,他給彗星打電話,那邊確是閔俊國的聲音,他說彗星和他在一起,修夏很緊張,馬上問在哪,閔俊國跟他說不要報警讓他一個人去,如果看到有其他人,他會殺了彗星,朴修夏聽到那邊彗星的聲音,彗星讓他不要一個人來,掛掉電話,朴修夏簡直要瘋了,頭上都是汗。
朴修夏回想著三小時前所發生的事情,他覺得這是閔俊國事先安排好的,包被偷、手機被搶還有那些郵件等等等等。是閔俊國找人偷走了他的手機,還把他的手機關機了,那時候彗星一直打,都是關機,給成彬打電話問修夏,成彬也沒見到她。
彗星一直給修夏打電話打不通非常的生氣,車律師跟她一起去法院,閔俊國用修夏的手機給彗星打電話,說修夏跟他在一起,彗星很擔心,閔俊國讓她去即成園區屋頂,不能帶其他人,否則修夏就得死,彗星避開門口的警官從後門出去,急忙趕過去。彗星到了那之後,閔俊國把她打暈,綁了起來。
彗星醒來問修夏在哪裡,閔俊國說修夏不在這,只有這個,他拿著修夏手機讓彗星看,他說朴修夏在釣魚場說的話讓他很生氣,他說不會向他一樣活的像個禽獸,現在比起殺了他們,他又有了新的想法,他要讓朴修夏失去做人的權利,看他怎么活。彗星很憤怒,留下了眼淚。當朴修夏打電話給彗星時,閔俊國接了,跟他說彗星在他手裡,回到了開頭那一幕。
修下簡直要瘋了,哭著不知道該怎么辦,修夏去找他的同學,說要用他的手機,然後拿著手機就跑了,一直跟蹤修夏的警察追上去問那個同學的手機號。
彗星跟閔俊國說這是他的最後一站,讓他去自首,閔俊國說他知道,但是走之前要把朴修夏逼成禽獸,讓他變成像他一樣的人,彗星說修夏絕不會變成像他一樣的,彗星說這一切的開端都是他,他是殺人犯,殺了修夏的爸爸殺了她的媽媽,彗星想起了媽媽臨終前跟她說的話,她說修夏是不一樣的,不會變成你那樣的人,朴修夏不會向你一樣無藥可救,閔俊國氣的拿起工具準備打彗星。
朴修夏打電話給車律師說彗星被綁架了,他說他只能一個人去不然彗星就會死,車律師呵斥修夏不要一個人去,這是閔俊國設下的圈套,朴修夏求車律師救救彗星,他不能死,一定想辦法救救他們。
車律師馬上坐車趕去那裡,打電話給警察請求支援。
朴修夏去見閔俊國,閔俊國帶著墨鏡,修夏問彗星在哪,他不想陪他玩這些,他絕不會像他一樣禽獸般的活著,閔俊國說他以前也不是一個人,他有妻子而且很愛她,但是就是因為他的爸爸,他妻子死了。修夏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他開始的,閔俊國把沾血的工具扔給了修夏,修夏很害怕,很擔心彗星,閔俊國說他把彗星殺了,朴修夏呵斥他是不是真的把彗星殺了。
車律師趕來,悄悄的去找彗星,過一會警察也都趕來了。
閔俊國逼著朴修夏殺了他,修夏憤怒的拿起工具準備下手,這一幕已經被狙擊手看到,修夏想著彗星之前說的話,又扔掉了工具,說彗星還活著,閔俊國很驚訝,在電話那邊聽著錄音的彗星終於放下心來,但是她的嘴被膠帶粘著,無法說話,朴修夏大聲喊她的名字,說一定會遵守約定,不會殺了閔俊國,他跟閔俊國說不會因為他而毀了他的一生,閔俊國氣的準備拿工具打朴修夏,工具被狙擊手打掉,朴修夏說已經結束了,讓他自首。閔俊國又想起了當年自己的妻子,想起了這些年他做的所有事情,他準備跳樓被朴修夏抓住,閔俊國說跟他一起走吧,然後拉著朴修夏一起跳樓,還好樓下警察已經準備好了氣墊,他們都沒事,只是受了輕傷,彗星嚇得暈了過去,朴修夏看到彗星被抬上了救護車,痛哭起來。
度妍急忙找車律師問彗星和車律師的情況,非常著急,他準備嚴懲閔俊國,車律師想起了閔俊國的故事,說他有點可憐,度妍說他瘋了。
朴修夏像瘋了一樣在醫院找彗星,看到彗星沒事,他過去緊緊抱住了彗星,留下了眼淚,彗星說聽到了他的聲音,她很擔心他,修夏說謝謝你還活著。兩個人平靜下來,彗星問修夏的媽媽是怎么去世的,修夏告訴了他,彗星說不會因為這些事而拋棄他的,讓他不要自責,這不是他的錯,修夏抱住了彗星。修夏跟彗星說:我愛你。
第18集
彗星和朴修夏躺在一張病床上,彗星問朴修夏他媽媽是怎么死的,修夏完完全全告訴了彗星,他以為因為此事彗星會不理他,沒想到彗星一點也沒有怨他。
朴修夏去彗星家住,彗星問他以前是因為閔俊國才住在一起的,朴修夏說現在是有名分的,準備去親彗星,彗星用腳擋住了他。
度妍擔任閔俊國的檢察官,準備主張死刑。車律師去看望閔俊國,跟他說不管誰擔任他的律師都不要說謊,閔俊國說除非他擔任他的律師,他想讓車律師把他的故事聽完,車律師說不可能為他辯護,但是閔俊國一再要求,車律師很為難。
度妍審問閔俊國,問起了2年前停車場的事件,閔俊國說刺傷彗星的是朴修夏,這讓度妍很難相信。此時,朴修夏正在參加警察考試。
法官們正在吃飯,他們談論著這次不能讓車律師為閔俊國辯論了,車律師也是受害者,這時,車律師過來問怎么辦,法官說閔俊國非要他接而且其他律師都迴避這個案子,車律師想了想說我接吧,法官很高興。
車律師回到辦公室,和申律師商量,申律師說還是他接吧,車律師說還是他接,閔俊國希望他接這個案子,這次,彗星並沒有在意,而且支持車律師,車律師心裡很高興。
晚上,彗星看著頭上的傷疤說不會留疤把,朴修夏這時說要送她一個東西,修夏把那天買的項鍊拿出來送給了彗星,彗星打開一看,是那條項鍊,打他說這多貴啊,讓他退了,彗星說心意她領了,修夏看出了彗星內心的想法,他覺得修夏會有負擔,以後想要什麼要小心了,修夏說明天會去退,讓她放心。
修夏收到了檢察院的信件,他被告了,是殺人未遂的被告人,修夏嚇壞了。
車律師把這件事告訴了彗星,問他是不是修夏刺傷了她,彗星說是她自己跑過去的,修夏不知道是她,彗星很緊張,急忙去找修夏。
彗星跟修夏說不能承認,就說是閔俊國刺傷的,那裡沒有監控。修夏說他這樣做是不對的,這是事實,彗星勸他聽她的,如果成了一個有前科的人,那就做不成警察了,修夏不想聽她的,彗星生氣,哭著走了。
修夏看著屋裡面各種關於考警察的資料,站在彗星的房間外跟她說他要去警察廳,去了會實話實說,那樣的話就不會老是做刺傷她的噩夢了,修夏說如果萬一他離開了她的身邊,她能等他嗎?彗星哭了。彗星從房間出來,修夏已經走了,在修夏的書堆裡面發現了一本日記,那是12年前自己的日記本,上面都是修夏寫的日記,關於自己的,彗星看後痛哭不已。
修夏收到了簡訊,已經被警察大學錄取了,大哭起來。
車律師找度妍說朴修夏的事情,他說朴修夏是為了救彗星才誤傷她的,而且那次的案件他們都有錯,沒有仔細審查放了閔俊國,這才發生了那次的事件,這次是因為朴修夏,他們才抓到閔俊國,難道只記過失不記功勞嗎?度妍覺得車律師說的有些道理,但是還是嘴上不饒人。
度妍審問朴修夏,她想到了金法官跟他說的話,法律也是有溫情的,度妍故意說他是不是為了救彗星,朴修夏說不是,度妍立即打斷他,說你並非殺人未遂啊,修夏看出了度妍的想法,她想把殺人未遂推到閔俊國身上。車律師見到修夏問他怎么樣,修夏說推遲起訴了,車律師終於放心了。
彗星看完了修夏的日記,一直在流眼淚,看到修夏回來,馬上跑過去抱住他跟他說對不起,她最依賴的人是他,最愛的人也是他,但她沒有對他說,很對不起,彗星說絕不會讓他進監獄,會盡力辯護得到緩刑,就是進了監獄也會等他,修夏說他不會進監獄的,彗星很驚訝,他說車律師已經說服了度妍,度妍已經申請暫緩起訴,彗星說真是太好了,然後彗星忽然感覺很尷尬,覺得自己剛才很丟人,修夏拉住她讓她說愛她,彗星很害羞,閉著眼說我愛你,修夏吻了彗星,兩人又抱在了一起開始真正的熱吻。修夏回想著他們之前發生的所有事情。
修夏在圖書館看書,成彬去找他,說要跟他一起當警察,修夏說了對彗星的感情,成彬心裡很傷心,覺得這樣就被修夏甩了嗎?修夏走後,坐在那裡哭了起來。
彗星很感謝車律師幫助了修夏,謝謝他這段時間對她所有的幫助,跟他握手還親了他的手,車律師很意外。柳昌過來高興的說度妍要被降級了,因為黃達鐘的案件隨意取消抗訴,彗星、車律師、申律師心裡都有些不高興。
彗星見到度妍,度妍說就算被降級也會處理完閔俊國的案件,她問彗星審判時會不會去,彗星說比較忙,度妍說肯定會想辦法判閔俊國死刑的,彗星說她反對死刑,如果因為他殺了自己的媽媽就盼著他死,那就變得和他一樣了,度妍很吃驚。
彗星和修夏一起在家裡看棒球,彗星很瘋狂,他們一起吃飯,一起上班,很甜蜜,很恩愛。
兩個月後,修夏在警察的面試考試中很誠實的說出了自己為何高中自退,而又想做警察的想法,他把這些年發生的事情完全說了出來,同時法庭上閔俊國被叛無期徒刑,彗星在補習班學習啞語。修夏最後說因為這些事他真正的成長了,他覺得他會成為一個好警察,面試官都很佩服他,修夏通過了面試,彗星學會了用啞語與辯護人交流。

影視製作

企劃意圖

某城市樹立著一座鑲滿燦爛奪目的黃金寶石之王子銅像。
這王子站在城市的中心,邊看著貧困人的悲慘遭遇,邊淌下淚來。
可是因為它不能動彈,所以沒能向這些人們伸出援手。
後來有一天,王子遇到一隻向著南方而飛過的燕子,
王子便拜託這燕子摘下自己身體上的寶石,來分給那些可憐而善良的人們。
燕子被王子懇切的請求打動了...
王子的願望終於得以達成。
以上是奧斯卡‧王爾德的短篇《快樂王子》的故事情節。
在該小說出現的時期也好,現今也好;
在這個世界上,
駱駝穿過針眼,
實在比起善良貧窮的人可以獲得幸福,
更為容易。
因此祈盼在我們世界的某處,也會有著王子和燕子之類的英雄存在吧...
夢中可以遇上這樣的英雄嗎...
有擁有讀心超能力之少年。
因為這超能力,他知道世界是多么的不合理,也知道世上有那么多的受冤枉的人。
少年想以自己的能力去幫助這些人們。
問題是,這少年人還未成年!
該少年若要成為英雄,恐怕實在太過無力了。
有克服貧窮逆境,成為國選辯護律師的女子。
國選律師..可以去幫助那些沒有錢,又受了冤枉的人們,成為21世紀英雄!
問題是,這不符合該女子夢想的定義,她想要的是金錢和名譽!
該女子若要成為英雄,恐怕實在太過庸俗勢利了。
善良的超能力少年偶上冷漠的律師,就像王子碰上了燕子般,
開始幫助世上受冤的、貧窮的人們。
單獨時能力不足50%的他們,攜手合作,合而為一之後,成就出一個完美的英雄來。
近來有把善良的父母帶到菲律賓遺棄的壞孩子們,因遺產而得以過豪華奢侈的生活。
近來有善良的勞工們的眼淚,成為壞老闆們的笑聲。
近來有賞罰不公的事情出現,令沒有力量的人不能擺脫委屈。
我們要說出最想聽到、最想看到的故事。
這個故事是受冤枉、貧窮的人們,遇上能夠讓他們尋覓到幸福的英雄的21世紀之童話。

播出信息

首播信息

首播時間:2013年6月5日
播出類型:SBS水木劇(周三周四劇)
接檔劇:《我戀愛的一切》
被接檔劇:《主君的太陽》
同檔競爭劇:KBS《天命》《刀與花》;MBC《當男人戀愛時》《女王的教室》

相關資訊

演員李寶英和金載沅正在積極協商合作出演《聽到你的聲音》
李寶英所屬經紀公司19日表明"李寶英接到<聽見你的聲音>提案,對於出演目前正在討論中."
《 聽見你的聲音》將講述了為100%勝訴率而辯護的政府專門律師,由著有《 Dream High 》等多部著名作品的編劇朴慧蓮執筆.
如果李寶英確定出演本劇,,將成為她繼《我的女兒瑞英》後第二次出演律師的作品,,否突破前作演技令人期待.
作為搭檔演員,金載沅接到提案,是否確定出演男主角目前正在積極商議中.金載沅也有望通過這部作品時隔9年重返SBS家庭劇場.金載沅經濟公司表示"雖然尚未確定,但金載沅對出演的態度很積極."(已確定)
《聽見你的聲音》將接檔《我戀愛的一切》於6月播出.
李鍾碩收新劇《聽見你的聲音》飾朴秀河
電視劇《聽見你的聲音》已經進行拍攝。另外,電視劇《聽見你的聲音》將接檔《我戀愛的一切》,預計將從6月開播。
《聽見你的聲音》李寶英與李鍾碩,21C卷福-花生
近日以自身最高收視率在水木劇中唯一以兩位數創下15.0%收視率,獨占第一名的《聽見你的聲音》主演李寶英和李鍾碩為打出了痛快的一擊,並宣告了21世紀的卷福與花生的誕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