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戀花[2005年曹瑞源執導電視劇]

孤戀花[2005年曹瑞源執導電視劇]

《孤戀花》是由袁詠儀和剛剛結婚的李心潔主演的。這部電影描述的是一群漂泊到台灣島上的人永遠無法釋懷的鄉愁和鄉愁背後三個歡場女子不能自控的人生。

基本信息

劇情簡介

孤戀花孤戀花
在動盪的時代浪濤中,追尋著夢想與情愛
目睹著生命的易碎,經歷著生命的磨難,眷戀著已逝的青春,驀然回首,僅存蒼涼二字
戰亂,迫使一個個流離的生命展開一段無邊無際的追尋……
亂世兒女情難斷
一個關於台灣音樂家處身於動盪年代的故事
藉由台灣作曲家林三郎一生的追尋與漂泊,講述一個因戰亂而交織成的亂世兒女情愛故事與難斷情緣。故事始於民國三十六年,一位台灣望族音樂家身處於動亂的內地-上海,因身份的特殊迫使其從繁盛而至頹敗;戰爭讓每一個如蜉蝣般的生命隨時代狂風擺布,在共同的命運與鏇律中,總帶著點昨是今非的悲涼。
十里洋場的風月夜上海,歌舞昇平中瀰漫著一股末世的頹廢與華麗。三郎的情愛交織在舞女雲芳與五寶之間,因戰亂迫使三人分離失所。雲芳至台灣後與三郎再遇,卻只留滿面滄桑與寂寥。這是一個大時代里台灣音樂家的流亡人生,身體的流離與靈魂的飄泊,回憶純真的花樣年華,遂成永遠的鄉愁…
青春蝴蝶孤戀花
獨特的女性視角,一窺女人的私密情事
本片由細膩的女性視角切入,藉由雲芳如蝴蝶般隨風飄搖的一生,帶著我們窺見舊時代女人無法破蛹的悲運,以及女人間若有似無的繭愛。青春蝴蝶孤戀花,似水年華難再回…。而青春蝴蝶的斷翅殘影,也讓我們見證一個時代的悲劇,遙想純真的花樣年華。

分集劇情

第1集
一九四八年,台灣音樂家三郎為了逃避與童養媳春子的婚事,以及實踐音樂理想,自日本來到上海,展開一段追尋夢想與情愛的歷程。而風姿綽約的舞國名花-雲芳,再次贏得舞國皇后的榮耀。返家途中,雲芳遇到被三爺手下追打的孤女五寶,挺身相救,在照顧五寶的過程中,觸動雲芳心中一股微妙的悸動。在目睹五寶悽慘家境後,只好把五寶留在身邊。雲芳對五寶的愛憐,像暗夜中的芽,慢慢滋長。
第2集
三郎前往音樂學院探望好友秦家保,秦家保要三郎提醒表哥留意局勢變化。雲芳悉心打扮、指導五寶表演身段,並引薦五寶入舞廳歌唱,五寶首唱即獲滿堂喝彩,亦在三郎心中留下深刻印象。雲芳五寶宵夜遇歌女紅紅與男人爭吵,雲芳告誡五寶莫對男人動心。表嫂向三郎抱怨丈夫的冷落,表示沒有愛的女人就像沒澆水的花一樣會枯萎。
第3集
三郎經過舞廳,聽聞五寶練唱歌聲,自告奮勇替代未出席的鋼琴手與五寶練唱,兩人默契十足、含情脈脈,雲芳不悅下達逐客令。三郎返家,發現姑姑診所遭查封,姑姑感嘆世局變化。雲芳、五寶為舞廳姊妹淘慶生,眾女人微醺中互抒情傷。雲芳向五寶訴衷情。雲芳帶五寶看樓,表示想和五寶有共同的家。五寶瞞著雲芳,前往電台參加歌唱比賽。三郎因為電台徇私舞弊私舞弊內定人選,和評審起爭執。電車上,五寶巧遇三郎,向三郎探聽比賽結果。
第4集
三郎向五寶解釋因評審不公,未獲錄取,五寶得知結果,心傷離去。王老闆贈雲芳鑽戒,表示求婚,雲芳推辭。雲芳至三爺家欲為五寶還債,三爺表示握有五寶賣身契,雲芳頹然離去。雲芳五寶城隍廟上香,祈菩薩保佑兩人不分離。三郎偕秦家保至舞廳訪五寶,雲芳誤會五寶對三郎動情,二人爭吵,五寶憤而離家。五寶茫然不知何處去,只好找三郎,請三郎幫她介紹工作,三郎鼓勵五寶到唱片公司試試。雲芳擔憂五寶,見五寶返家,雲芳不語……。
第5集
王老闆要雲芳跟他,雲芳笑知心人未必是男人。五寶得知薪水被三爺扣住,頓失希望,欲跳樓輕生,被雲芳救下。三郎心情苦悶,找秦家保閒聊,家保點出三郎是戀愛了,但覺兩人不適合,勸他放棄。牌局上表嫂結識小宋,小宋送表嫂返家,表哥見狀勸表嫂小心交遊…。三爺到舞廳看五寶演出,雲芳要求三爺還五寶自由,三爺開出天價,雲芳無奈。三郎思念五寶,見雲芳外出,大膽進入雲芳家見五寶。五寶正為三爺之事煩心,三郎安慰五寶,陪五寶散心。

第6集
雲芳標會為五寶籌贖金,並向王老闆開口求助。小宋向表嫂打探家中狀況,並向表嫂示愛。三郎帶五寶到唱片公司試唱,唱片公司經理賞識五寶歌聲。三郎向五寶表達愛意。情報人員闖入工廠及姑姑家帶走表哥及三郎,姑姑拿出房地契,散盡家財終於救出二人。表哥怒打表嫂,表嫂始知小宋為情報人員身分。五寶心繫三郎情況,要雲芳先去上班,雲芳形單影隻離去,回首望去,伊人芳心何處?雲芳默然……。
第7集
五寶探視三郎,兩人激動相擁。唱片公司表示因局勢變化,將暫停培植新人計畫,五寶三郎悻然離開。雲芳質問五寶去處,五寶隱瞞與三郎見面之事。姑姑準備搬家,要三郎儘快回台灣避難,表嫂表示要離婚。雲芳隨五寶外出,發現五寶與三郎私會,雲芳心碎。三爺手下向雲芳要人,雲芳膽識過人懾服三爺,應允讓五寶贖身。五寶感激雲芳,雲芳要求五寶不可再見三郎。姑姑要三郎放棄帶五寶回台灣的想法,三郎表示沒有五寶他不會離開。
第8集
為籌五寶贖金,雲芳不惜以自己身體為交換取得王老闆協助。五寶表示想決定自己命運,雲芳不語取出五寶賣身契,五寶百感交集放聲大哭。三郎赴雲芳家要五寶跟他回台灣,五寶表示已答應雲芳留下來。三郎堅持沒有五寶不願離開,姑姑無奈,表哥求助五寶。五寶前往會三郎,雲芳絕望心碎,五寶要雲芳相信她一定會回來。五寶陪三郎登船,雖有踟躕與不捨,仍決心離開。大雨落下,一夜未眠的雲芳痴等五寶,遍尋不著伊人的三郎吶喊五寶,五寶一人走在磅礴大雨中……。
第9集
經過戰亂流離,雲芳來到台北,東雲閣成了落腳生存的歸宿;娟娟,一個偶然闖進的生命,再次激起了雲芳心海的漣漪……。三郎憑藉音樂才華在電台謀得一職,熱衷台灣歌謠推廣的他,卻為此屢遭長官告誡。偶然間,雲芳聽到三郎主持的節目,寫信欲與三郎聯繫。娟娟遭酒客灌酒喝醉,雲芳不忍,將娟娟帶回照顧。音樂同好於酒家聚會,三郎暢談音樂理想,恍然間似乎聽到雲芳的聲音,回憶翻飛湧上,「望你早歸」歌聲中,滿溢宿命無緣的悲泣,眾人默然……。
第10集
雲芳帶娟娟回家,遭房東誤會,暗示雲芳搬家。雲芳照顧娟娟,勸她不要浪擲青春。三郎播禁歌引起台長不滿,三郎憤而離職。三郎回到老家,阿公埋怨三郎為了追求個人理想使林家完全失去希望。三郎向春子表達愧疚,並告知將舉辦作品發表會。雲芳得知三郎將舉辦創作發表會,帶著五寶的骨灰前往參加。三郎致詞,述說創作原由以及對五寶的思念,雲芳感傷落淚。發表會後,雲芳告知三郎五寶死訊,將骨灰罈交給郎,三郎無法接受五寶已逝的事實。

第11集
柯老雄看上娟娟,帶娟娟出場,胡阿花告訴雲芳柯老雄曾姘死一個酒女,雲芳擔心娟娟安危。娟娟狼狽來到雲芳家外,一夜折騰,引起鄰人抱怨,要雲芳搬家。娟娟夢見母親,告訴雲芳母親被關在豬圈的過往。雲芳憐惜,細心照料娟娟,邀娟娟同住。三郎面容枯槁到酒家找雲芳,怨嘆雲芳的拆分、哀傷五寶的早逝,雲芳告知逃難的經過,二人唏噓。
第12集
雲芳與娟娟搬入新家,雲芳彷佛見到五寶身影。雲芳向娟娟提及五寶,娟娟無法理解兩人感情。柯老雄強行帶走娟娟,雲芳請柯老雄對娟娟溫柔以待。三郎陷入失去五寶的悲傷,雲芳黃仔前往探望,發現三郎昏倒在地。雲芳激勵三郎要為五寶好好活下去,介紹三郎到酒家工作,擔任那卡西樂師。三郎表現受肯定,雲芳請三郎教娟娟唱歌,三郎開心應允。
第13集
三郎教唱嚴格,娟娟不耐煩,雲芳安撫兩人。雲芳請算命師為娟娟批命,算命師表示娟娟將遇劫數,雲芳憂心。柯老雄硬闖包廂欲帶娟娟走,雲芳阻止,反被削一頓。娟娟開始沉淪墮落,以毒品麻木自己。雲芳發現娟娟手上針孔,獲悉娟娟染毒癮。三郎至醫院治療眼疾,巧遇多年不見的表嫂,表嫂邀三郎家中便飯,三郎與小宋重又見面,小宋感嘆懷才不遇。
第14集
娟娟又夢見媽媽,雲芳建議娟娟回老家走一趟。在已荒蕪的豬圈前,娟娟談起父親的暴行與不堪過往。娟娟毒癮發作,雲芳將娟娟關在房間,強迫戒毒。柯老雄到酒家鬧場,要求娟娟回來上班。三郎音樂創作獲出版機會,三郎向唱片公司推薦娟娟當歌手。柯老雄仇家到酒家尋仇,柯老雄攜娟娟逃出,展開亡命之旅。
第15集
仇家圍堵柯老雄,柯老雄開槍殺人,雲芳得知訊息擔心娟娟安危。娟娟毒癮發作,柯老雄幫娟娟注射毒品時遇警察臨檢,娟娟遭逮捕。三郎陪雲芳向小宋求助,救回娟娟。三郎表示終於了解雲芳對五寶的情感。娟娟毒癮發作,雲芳不忍見娟娟痛苦,只得求助柯老雄。三郎和唱片公司簽約,提議到雲芳家慶祝,雲芳婉拒,隱瞞娟娟狀況。雲芳返家,撞見娟娟與柯老雄親熱,無奈迴避,卻又無處可去。

第16集大結局
黃仔送來表哥來信,三郎攜往表嫂家,但見表嫂小宋夫妻感情和睦,決定不打擾兩人生活。三郎知視力將喪失,回到老家見阿公與大哥最後一面,並要春子別再為林家蹉跎青春。三郎發現雲芳為柯老雄買毒,怪雲芳不該引狼入室。柯老雄凌虐娟娟,娟娟發狂拿熨斗敲向柯老雄……雲芳與三郎至療養院探視娟娟,娟娟已不認得兩人,臉上笑容回復到小女孩的純真…三郎輕哼「孤戀花」,與雲芳兩人相依緩步往前走去……
第17集版本2
一個描述在九份的故事!世昌與春成以礦工為業,為了生活不怕苦,甚至賭上性命,為老闆挖礦。秋憐與麗雲母女倆與養父金茂同住,金茂以賣唱為生,嗜酒好賭,喝醉酒就拿麗雲出氣,因積欠大筆賭債,一家人生活困頓,麗雲與秋憐兩人只能靠洗衣服及賣花微薄的收入為生。秋憐與世昌兩人感情穩定,談及婚嫁,金茂為償還賭債,開出大筆聘金為條件,世昌為娶秋憐而答應金茂,豈料努力兼差存錢的世昌還未存夠錢,金茂就遭債主阿彬逼債,阿彬鑒於準合伙人小林野對秋憐的覬覦,便以賭債及逼迫金茂將秋憐賣給小林野一夜。金茂為還債不得已只好設計秋憐答應。不知情的世昌,溪邊巧遇準備尋短的秋憐,秋憐情緒激動拒絕世昌……
第18集版本2
還清賭債後,金茂愧對之下不計較聘金多寡,要世昌娶秋憐入門,世昌開心之餘,但母親清泉嫂卻對金茂態度的轉變有所顧忌。對春成痴情的秀霞,藉黑貓嬸外出之際,設計春成與之發生關係,藉此使春成不得不娶秀霞為妻。秋憐心靈受創,整天待在房間裡,世昌來找,金茂一家人編謊說秋憐去基隆做事,世昌不疑有他。但因時間一久,秋憐仍沒消沒息,世昌覺得事有溪蹺。秋憐發現竟然懷孕傷心跳崖尋短,所幸無礙被麗雲救回,麗雲幫燉藥墮胎,卻始終無效,秋憐改變心意要留下小孩,於是金茂麗雲設計灌醉世昌,與秋憐共眠,讓世昌誤以為已跟秋憐上床,就不會質疑懷孕之事。秋憐看新娘服,小林野出現,秋憐氣憤咬傷小林野的手,並歸還所送的新娘服。結婚當日,世昌來迎娶,秋憐因心虛內疚仍忐忑不已,擔心東窗事發,猶豫不想嫁世昌…!
第19集版本2
秋憐還是與世昌結為夫妻,金茂夫妻也因事情有圓滿的解決而鬆了口氣!但秋憐嫁給世昌後,整天擔心遭看穿而過得忐忑不安。臨盆之際,秋憐產下一女。同時,礦坑爆破意外,世昌一行人受困坑內。當大家絕望之際,秋憐仍不放棄地帶頭開挖,才依稀聽見世昌的聲音,使大家燃起希望將世昌一行人解救。因秋憐8個月即生產,清泉嫂對世昌提出女嬰身世的懷疑,加上礦坑意外,認定此嬰將帶來不幸,堅持將其送人,秋憐為挽留孩子,情急之下說出小孩不是世昌的事實…
第20集版本2
清泉嫂氣憤要秋憐一家洗門風,世昌也傷心不能諒解,背負罵名的秋憐為了孩子別跟隨自己吃苦,決定隱瞞世昌與金茂,將女嬰及賣身所得,一併交付春成倆夫妻遠走他鄉。隨後趕來的金茂得知錢與孩子皆送人,氣憤沖向麗雲秋憐,三人爭吵拉扯,不幸皆掉落谷底。世昌找到秋憐屍體親手將她埋葬,傷心離開九份,踏上尋找秋憐女兒之路…八年後,春成秀霞帶著天慧(秋憐女),憑秋憐所留的錢,有了一番事業,並育有一男俊賢,春成心懷感恩,偏愛天慧,遭愛子心切的秀霞反感,常把天慧當家傭使喚。孤兒江海於基隆港口擦鞋為生,等待父親歸來,於收容所內認識雙眼失明的金茂,兩人逃出,自此相依為命。世昌離開了礦坑生活,化名為正男,替角頭老大福哥解圍而遭其延攬。林千山(小林野)之女-淑君,受不了養母秋香的歧視離家尋生母,途中遭白梅偷走錢包,因錢包內的照片讓白梅得知淑君乃其親生女。白梅因缺錢流落街頭,被小溷溷欺負,危急之時被世昌所救…

第21集版本2
俊賢調皮捉弄天慧,造成廚房大火,兩人受困,春成為救兩人重傷送醫,而林千山為賺錢將劣質品轉手春成,加上春成龐大的醫藥費,使春成家資金難以周轉,鑒此天慧找上千山,不料求情遭拒,而天慧的神情讓千山想起了秋憐。秀霞認為天慧命硬,替家裡帶來厄運,遂瞞著春成將天慧賣入茶室;另一邊淑君為尋母遭也騙入茶室,兩人被朝陽與江海聯手救出,四人因而結識,秋憐留給天慧的砂金項鍊落入朝陽手中。千山感念江海救女之恩,應淑君要求欲把江海帶在身邊,江海因不忍丟下金茂,斷然拒絕…
第22集版本2
天慧擔心再次被抓走,經與金茂討論,建議天慧離開花蓮,天慧途中因救白梅而受傷,最後被白梅收留。十二年後,天慧改名白玉蘭,與白梅移居基隆,白梅因正男的提拔成為舞廳的經營者,正男因對秋憐的思念,遲遲不肯接受白梅的感情,白梅時常借酒澆愁。經營醬油工廠的朝陽與玉蘭街道擦撞,玉蘭遺落與親生父相認的懷表,遭朝陽撿走,朝陽回想起小時往事,得知玉蘭即是天慧,盼能再見玉蘭將表與項鍊歸還。自從金茂不告而別後,江海投身千山為其得力助手,對淑君頗具好感的江海,卻不知在淑君眼中只是哥哥的形象,畢業回卻仍跟後母不合…;而淑君弟弟志中卻是不折不扣媽寶,整天流連舞廳,沉迷歌女婷婷…正男(高世昌)看見神似秋憐的玉蘭,泛起對秋憐的思念,日夜尋找其身影,不知她就是白梅的養女。
第23集版本2
淑君仍遭後母秋香排擠,淑君提出出國念書的要求,想藉此遠離家裡,遭千山反對,千山卻希望幫淑君安排相親,藉此來拓展事業,淑君拒絕,提出進公司上班的要求,千山則開出要淑君研發出新款醬油為條件的任務!江海、淑君、玉蘭及朝陽,四人因大豆的事的巧遇而久違重逢。朝陽將懷表與當年的砂金項鍊歸還玉蘭,玉蘭為報答將金砂項鍊留給朝陽,兩人互有好感。淑君為了完成千山開出的任務進公司上班,找上開醬油廠的朝陽幫忙,朝陽認真教導淑君,淑君則對朝陽的產生好感,使江海吃味。離開醬油廠,江海開車戴淑君,淑君興奮的說著朝陽的好,使江海吃味,此時志中喝醉酒差點被江海撞到,兩人關心志中,志中不領情,淑君要志中振作,並讓江海戴志中回去。淑君逛街想買禮物感謝朝陽,巧遇正為白梅擔心的玉蘭,倆人聊到感情為彼此祝福,卻不知喜歡上的是同一人。江海、淑君、玉蘭及朝陽,四人因大豆的事的巧遇而久違重逢。朝陽將懷表與當年的砂金項鍊歸還玉蘭,玉蘭為報答將金砂項鍊留給朝陽,兩人互有好感。淑君為了完成千山開出的任務進公司上班,找上開醬油廠的朝陽幫忙,朝陽認真教導淑君,淑君則對朝陽的產生好感,使江海吃味。離開醬油廠,江海開車戴淑君,淑君興奮的說著朝陽的好,使江海吃味,此時志中喝醉酒差點被江海撞到,兩人關心志中,志中不領情,淑君要志中振作,並讓江海戴志中回去。淑君逛街想買禮物感謝朝陽,巧遇正為白梅擔心的玉蘭,倆人聊到感情為彼此祝福,卻不知喜歡上的是同一人。
第24集版本2
千山出國出差,秋香趁千山不在的時間,為了氣淑君而以副董事長身份認命志中為總經理,淑君、江海錯愕。一方面,淑君積極認真地研發醬油,秋香見狀暗中攪局破壞。淑君至醬油廠向朝陽請教,表明研究醬油的目的,明芳驚訝擔心,朝陽認為明芳想太多。白梅為了親近親生女兒淑君,鬼祟跟蹤,而不小心遭車擦撞跌倒,淑君見狀上前關心,並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白梅感動。朝陽帶便當打算與玉蘭共進午餐,出發時遇淑君,淑君誤解位自己準備而順手接過便當,朝陽尷尬藉口離去,留下會錯意而開心的淑君。淑君時常去醬油廠學習,且主動幫明芳忙,使明芳對淑君產生好感。千山出國出差,秋香趁千山不在的時間,為了氣淑君而以副董事長身份認命志中為總經理,淑君、江海錯愕。一方面,淑君積極認真地研發醬油,秋香見狀暗中攪局破壞。淑君至醬油廠向朝陽請教,表明研究醬油的目的,明芳驚訝擔心,朝陽認為明芳想太多。白梅為了親近親生女兒淑君,鬼祟跟蹤,而不小心遭車擦撞跌倒,淑君見狀上前關心,並拿出手帕替她擦拭,白梅感動。朝陽帶便當打算與玉蘭共進午餐,出發時遇淑君,淑君誤解為自己準備而順手接過便當,朝陽尷尬藉口離去,留下會錯意而開心的淑君。淑君時常去醬油廠學習,且主動幫明芳忙,使明芳對淑君產生好感。朝陽替玉蘭送便當,為了保護便當整個人倒栽在田裡,玉蘭感動,向朝陽訴說往事,朝陽欲藉機表白,玉蘭害臊打斷藉口離去,朝陽邀玉蘭明晚吃飯。男哥無意間看見玉蘭的相片,誤以為是秋憐,開心的去碼頭,期待可以相遇。萬不料被志中、阿凱二人偷襲打成重傷,所幸被路過的玉蘭送去醫院。江海藉相識周年紀念請淑君吃飯,淑君開心,想邀朝陽一起去,朝陽正好也約玉蘭吃飯,於是三人於餐廳內等待玉蘭,朝陽不小心掉出原本要送玉蘭的對鍊,卻被淑君誤解是禮物收下,朝陽無奈,江海吃醋難過離去。志中發現江海錢包里淑君的照片,淑君錯愕,使江海不得不向淑君攤牌,兩人關係尷尬。江海找朝陽到自己房間,展示牆上滿滿淑君的照片,告知朝陽淑君對他的愛慕,並希望朝陽能夠好好疼惜淑君,朝陽為難。男哥在醫院醒來見到貌似秋憐的玉蘭感動,藉報恩為由以昌哥的身分邀請玉蘭吃飯。男哥出院回到家,驚見白梅早在他家等候多時,白梅得知男哥去找貌似秋憐的人,瞭解男哥心裡沒有她,便傷心離開。玉蘭回到家看見久候多時的朝陽,朝陽拿出對鍊來不及解釋,玉蘭便將手鍊收下,朝陽見狀也不便多說。玉蘭見白梅為了男哥又喝得爛醉,同情不捨。
第25集版本2
男哥藉和玉蘭吃飯時試探性地問她父母的來歷,得知玉蘭有媽媽,便打消她是秋憐女兒的假設。淑君將第一次研發好的醬油讓江海試吃,不料醬油味道極差,江海鼓勵淑君再接再厲,兩人的尷尬化解。男哥藉和玉蘭吃飯時試探性地問她父母的來歷,得知玉蘭有媽媽,便打消她是秋憐女兒的假設。淑君將第一次研發好的醬油讓江海試吃,不料醬油味道極差,江海鼓勵淑君再接再厲,兩人的尷尬化解。志中準備蹺班去聽婷婷唱歌,被秋香制止,勸志中找個好對象安定下來,志中拒絕說非婷婷不娶,於是秋香找江海替志中約婷婷吃飯。江海獨自前往歌廳卻阿德等人阻攔,江海以性命擔保婷婷安危,婷婷因欣賞江海的氣度而答應。誰知飯還沒吃婷婷就被秋香的冷言冷語氣走,江海安全護送婷婷回歌廳,婷婷對江海留下好感。玉蘭到歌廳想找男哥幫白梅說話,剛好男哥在訓人,留下壞印象,兩人又失之交臂,玉蘭落寞離開,被路過歌廳的明芳看見,誤會玉蘭是愛慕虛榮的女生,對她留下壞印象。玉蘭來醬油廠替朝陽送便當,明芳刻意對玉蘭冷澹,玉蘭尷尬離去,朝陽忙跟出去,載玉蘭去看夕陽,藉兩人獨處時向玉蘭表白,兩人定情。淑君上街買禮物給朝陽當作回禮,忘記帶錢,被出門散心的白梅遇到,白梅替她先付,藉此製造母女兩人相處的機會。男哥藉玉蘭畢業當天邀請玉蘭至家中吃飯,知道玉蘭喜歡玫瑰,特地連夜親手在庭園中種滿園玫瑰花。白梅以為男哥已有喜歡女人難過,路上碰到秋香被揶揄!江海,朝陽,玉蘭,淑君四人約會吃飯。飯局中淑君才知道跟玉蘭愛上同一個男人,也因此對玉蘭產生很大的誤會。朝陽不知如何解釋這場誤會,傷心欲絕的淑君只有離開,飯局不歡而散。

第26集版本2
男哥再次邀玉蘭吃飯,沒想到玉蘭帶朝陽一同赴約,情敵出現,男哥心裡萬般不是滋味。男哥、朝陽、玉蘭三人飯後,男哥朝陽兩人爭相送玉蘭回去,玉蘭不想麻煩兩人,自己離去,男哥向朝陽試探其對玉蘭的感情,朝陽不疑有他,全盤脫出,使男哥倍感威脅,決心更努力。為了更接近玉蘭,於是男哥買下了南北雜貨公司,成為玉蘭的老闆。淑君邀白梅想還錢給她,白梅愛女心切卻不敢承認,只有試探一問,淑君對親生母親印象極差,不敢相認,傷心難過。男哥再次邀玉蘭吃飯,沒想到玉蘭帶朝陽一同赴約,情敵出現,男哥心裡萬般不是滋味。男哥、朝陽、玉蘭三人飯後,男哥朝陽兩人爭相送玉蘭回去,玉蘭不想麻煩兩人,自己離去,男哥向朝陽試探其對玉蘭的感情,朝陽不疑有他,全盤脫出,使男哥倍感威脅,決心更努力。為了更接近玉蘭,於是男哥買下了南北雜貨公司,成為玉蘭的老闆。淑君不想放棄朝陽,為了研發醬油,努力去莊記學習。明芳嫌棄玉蘭出身,為了讓朝陽放棄玉蘭,便叫朝陽請玉蘭來家中吃飯。朝陽以為明芳開始接受玉蘭,但明芳避開朝陽,要求玉蘭離開朝陽,玉蘭見明芳堅持反對,也只好難過答應,傷心離去。朝陽察覺異狀,質問明芳,明芳表示反對玉蘭,朝陽拒絕忙追出,向玉蘭道歉並承諾要說服明芳贊成兩人的感情,兩人在雨中擁吻。玉蘭擔心白梅,想幫忙邀男哥來家裡替白梅慶生,但卻找不到男哥,此時看到化名男哥的世昌,心想將昌哥介紹給白梅認識,於是邀請他至家中吃飯。白梅也邀請淑君來家中過生日,淑君得知玉蘭是白梅的女兒,加上對玉蘭的不諒解,難過離開,白梅得知淑君和玉蘭竟愛上同一個男人,開始煩惱。受邀來到玉蘭家作客的男哥,察覺玉蘭就是白梅的女兒,準備做好攤牌的打算,但玉蘭不知昌哥就是白梅所深愛的男哥,白梅也不知玉蘭為男哥所愛,男哥不忍說穿,使白梅誤會男哥而重新燃起希望。得知玉蘭為白梅養女的男哥,再次懷疑玉蘭為秋憐之女的可能,於是尋問玉蘭的身世而獲得證實,內心激動不已。婷婷因想念江海決定去公司找他,卻在門口遇見志中,幸好江海及時出現解圍。江海送婷婷回家,在婷婷家門口聽見熟悉的月琴聲,使他想起失散多年的青瞑阿公。竟發現是失散多年的阿公金茂,兩人欣喜重逢,長談過去的一切,金茂邀江海來家裡坐坐,得知金茂即是婷婷的舅公,三人意外驚喜!淑君邀白梅想還錢給她,白梅愛女心切卻不敢承認,只有試探一問,淑君對親生母親印象極差,不敢相認,傷心難過。
第27集版本2
秋香為了志中來婷婷家中提親欲用錢收買,金茂、婷婷兩人不悅回絕,秋香氣憤離去。淑君研發新款醬油有進展,味道變鮮甜,此時白梅找來,淑君因對玉蘭的心結而刻意遠離白梅,讓渴望多關心親生女兒的白梅心裡難受。秋香為了志中來婷婷家中提親欲用錢收買,金茂、婷婷兩人不悅回絕,秋香氣憤離去。淑君研發新款醬油有進展,味道變鮮甜,此時白梅找來,淑君因對玉蘭的心結而刻意遠離白梅,讓渴望多關心親生女兒的白梅心裡難受。江海開心前去雜糧行邀請玉蘭去金茂家吃飯,巧遇來接玉蘭下班的朝陽,此時男哥陪著玉蘭走來,江海驚訝玉蘭新老闆就是男哥;男哥發現朝陽身上有自己送的砂金項鍊,吃味。朝陽邀玉蘭去看電影,男哥藉故要玉蘭加班,朝陽無奈離去,事後江海告訴玉蘭男哥的真實身分。氣憤的向男哥攤牌,表明白梅對他的感情,男哥拒絕,並隱藏自己對玉蘭的覬覦,只說自己心早有所屬。玉蘭在得知男哥不可能去愛上白梅,急勸白梅放棄。白梅因為親情,愛情兩頭空情緒激動,玉蘭發現上前關心,白梅卻要求玉蘭讓出朝陽給淑君…男哥不甘心玉蘭將砂金項鍊送給朝陽,阿德不捨。朝陽帶著蛋糕前往金茂家途中,遭阿德開車行搶項鍊,朝陽為保護砂金項鍊而受傷送醫,男哥得知氣罵阿德自作主張,隨後愧疚的藉故至醫院關心,朝陽因淑君自願捐血撿回一命,讓明芳對淑君的印象更好。朝陽因為項鍊受傷,明芳責怪玉蘭,玉蘭難過,起念要讓出朝陽。婷婷看見玉蘭遺留的懷表,讓金茂猜測玉蘭很有可能是秋憐的女兒,金茂趕去醫院找玉蘭尋問得到證實,內心激動不已,但沒有勇氣相認。朝陽醒來後顧不得自己的傷未痊癒,獨自跑去找玉蘭。玉蘭為了讓朝陽知難而退,便假藉和說已和男哥在一起,傷心的朝陽只好離去,白梅見狀怒甩玉蘭耳光,誤會玉蘭真跟男哥一起…
第28集版本2
白梅怒甩玉蘭耳光,傷心斥責玉蘭竟勾引男哥,玉蘭解釋,白梅見合情合理,鬆了口氣。白梅至雜糧公司替男哥送便當,男哥不在遇到阿德,白梅向阿德打聽男哥的感情對象,阿德不願將真相說出,只暗示了白梅,白梅仍沒有會意過來。淑君拿研發成功的醬油給明芳試吃,明芳提出將醬油賣給莊記的想法,讓淑君在愛情與家族間掙扎。玉蘭心情不好去找金茂,金茂藉機把往事說成故事來試探玉蘭,結果玉蘭的不諒解讓金茂難以與玉蘭相認。金茂由江海口中得知,玉蘭因明芳與白梅的反對,為感情煩惱著,金茂決定為玉蘭前去醫院找朝陽勸說,正好白梅與明芳找來,兩人堅持反對玉蘭與朝陽,金茂無奈。志中用自己的方式向婷婷道歉、表白,婷婷不領情勸志中努力向上,志中受到刺激決心奮發圖強,從頭努力,志中的改變讓淑君與秋香欣慰。白梅怒甩玉蘭耳光,傷心斥責玉蘭竟勾引男哥,玉蘭解釋,白梅見合情合理,鬆了口氣。白梅至雜糧公司替男哥送便當,男哥不在遇到阿德,白梅向阿德打聽男哥的感情對象,阿德不願將真相說出,只暗示了白梅,白梅仍沒有會意過來。淑君拿研發成功的醬油給明芳試吃,明芳提出將醬油賣給莊記的想法,讓淑君在愛情與家族間掙扎。玉蘭心情不好去找金茂,金茂藉機把往事說成故事來試探玉蘭,結果玉蘭的不諒解讓金茂難以與玉蘭相認。金茂由江海口中得知,玉蘭因明芳與白梅的反對,為感情煩惱著,金茂決定為玉蘭前去醫院找朝陽勸說,正好白梅與明芳找來,兩人堅持反對玉蘭與朝陽,金茂無奈。志中用自己的方式向婷婷道歉、表白,婷婷不領情勸志中努力向上,志中受到刺激決心奮發圖強,從頭努力,志中的改變讓淑君與秋香欣慰。金茂和多年不見的阿明相遇,阿明告訴金茂小林野就是林千山,此時江海護送回國的千山經過,阿明上前欲對千山不利,遭江海出手制止,金茂得知玉蘭跟淑君竟是同父異母的姊妹,也勸勸江海離開林千山…。回國的千山嚐過淑君做的醬油,十分滿意,決定成立醬油廠,讓淑君經營,淑君為了朝陽卻決定將醬油秘方交給莊記生產,千山氣憤。莊記因淑君新研發的醬油接到一大堆訂單,明芳開心,淑君則煩惱著與千山的衝突,於是朝陽勸明芳將秘方還淑君,淑君回絕,明芳感動並勸朝陽應把握淑君,朝陽不以為然。千山給了淑君第二次進公司的機會,希望她成功研發第二次,白梅來千達公司找淑君,淑君冷澹以對,此時千山來到,找白梅至咖啡廳談話,要白梅別再來找淑君,白梅怪千山沒好好照顧淑君,兩人對峙著,秋香來到見兩人拉拉扯扯,氣忿上前與白梅起爭執,此時淑君前來制止,得知白梅就是自己一直在找的親生母親,驚愣…
第29集版本2
淑君得知白梅就是自己親生母親,難過哭奔離去。白梅跟上,淑君責怪白梅的不負責任,白梅難過。江海得知淑君的事,找到淑君忙安慰她,勸她原諒白梅與她相認,淑君掙扎。傷心的白梅向男哥哭訴,卻無意中發現秋憐的畫像,誤認為是玉蘭,回想起阿德的暗示,恍悟玉蘭即為男哥所愛,男哥不知如何解釋,白梅無法承受,傷心奔離。半路遇玉蘭,拉玉蘭去頂樓,白梅忿恨斥責玉蘭,欲把她置於死地,男哥與阿德趕到上前喝止,白梅拿玉蘭當威脅,欲與玉蘭同歸於盡,玉蘭掙扎開,白梅往下掉,男哥及時抓住,白梅一心尋死,開始掙扎,此時江海帶著淑君過來見狀,親眼目睹白梅墜落,淑君在白梅死前與她相認,男哥與玉蘭跑來,白梅被男哥擁入懷中,並帶著對玉蘭的恨意死去。淑君得知白梅就是自己親生母親,難過哭奔離去。白梅跟上,淑君責怪白梅的不負責任,白梅難過。江海得知淑君的事,找到淑君忙安慰她,勸她原諒白梅與她相認,淑君掙扎。傷心的白梅向男哥哭訴,卻無意中發現秋憐的畫像,誤認為是玉蘭,回想起阿德的暗示,恍悟玉蘭即為男哥所愛,男哥不知如何解釋,白梅無法承受,傷心奔離。半路遇玉蘭,拉玉蘭去頂樓,白梅忿恨斥責玉蘭,欲把她置於死地,男哥與阿德趕到上前喝止,白梅拿玉蘭當威脅,欲與玉蘭同歸於盡,玉蘭掙扎開,白梅往下掉,男哥及時抓住,白梅一心尋死,開始掙扎,此時江海帶著淑君過來見狀,親眼目睹白梅墜落,淑君在白梅死前與她相認,男哥與玉蘭跑來,白梅被男哥擁入懷中,並帶著對玉蘭的恨意死去。事後淑君獨自躲在房間難過,千山前來安慰卻遭淑君指責,千山難堪說出狠話,淑君難過,江海心疼淑君,也對千山的無情不滿。朝陽、淑君、江海、玉蘭來到白梅的墓前,淑君始終對玉蘭無法原諒,不斷斥責與甩她巴掌,玉蘭默默承受。玉蘭因白梅的死對男哥無法諒解,辭去雜糧行的工作,男哥自責。玉蘭為了彌補白梅和淑君,約朝陽見面且提出分手,並將手鍊還給朝陽,朝陽不接,玉蘭賭氣將手鍊丟掉,難過轉身離去…
第30集版本2
朝陽緊張忙把被丟掉的手鍊找回,難過離去,玉蘭之後心急跑來,欲把手鍊找回,卻一無所獲,難過傷心….。玉蘭找新工作四處碰壁,卻不知一切是男哥暗中阻撓,心情不好的玉蘭來找金茂,金茂好奇打聽男哥的為人,卻從玉蘭口中得知男哥即是高世昌,金茂開始擔心自己身分曝光遭世昌報復,內心驚恐。淑君將醬油秘方交由莊記生產,明芳為湊合朝陽與淑君,前去找林千山,希望兩方能建立親家與生意合作關係。不料千山提出收購莊記的要求,明芳氣惱拒絕,千山便暗中用計栽贓莊記,使之名聲受損、訂單損失,淑君為此找上千山幫忙,千山不肯…;玉蘭也得知莊記出事,心疼朝陽而主動找上男哥幫忙,男哥卻提出要玉蘭將朝陽感情放掉與將砂金項鍊要回來為條件,玉蘭猶豫…。千山用支票收買衛生局長後,走出咖啡廳巧遇貌似秋憐的玉蘭,千山驚訝。朝陽緊張忙把被丟掉的手鍊找回,難過離去,玉蘭之後心急跑來,欲把手鍊找回,卻一無所獲,難過傷心….。玉蘭找新工作四處碰壁,卻不知一切是男哥暗中阻撓,心情不好的玉蘭來找金茂,金茂好奇打聽男哥的為人,卻從玉蘭口中得知男哥即是高世昌,金茂開始擔心自己身分曝光遭世昌報復,內心驚恐。淑君將醬油秘方交由莊記生產,明芳為湊合朝陽與淑君,前去找林千山,希望兩方能建立親家與生意合作關係。不料千山提出收購莊記的要求,明芳氣惱拒絕,千山便暗中用計栽贓莊記,使之名聲受損、訂單損失,淑君為此找上千山幫忙,千山不肯…;玉蘭也得知莊記出事,心疼朝陽而主動找上男哥幫忙,男哥卻提出要玉蘭將朝陽感情放掉與將砂金項鍊要回來為條件,玉蘭猶豫…。千山用支票收買衛生局長後,走出咖啡廳巧遇貌似秋憐的玉蘭,千山驚訝。明芳與朝陽忙應付排山倒海要求賠償的電話,與抗議的員工,此時衛生署告知莊記生產的加味醬油確實有加人工色素,等於宣布莊記的死刑。看著即將倒閉的莊記,明芳難過地說起自己獨自撐起莊記的往事,並自責的將招牌拿下,朝陽難過。玉蘭為了彌補淑君,將房地契交給淑君,自己搬離,淑君理所當然的接受,玉蘭帶著行李來到金茂家專程向金茂他們辭行,金茂為挽留好不容易找到的孫女,不得已說出真相,玉蘭無法承受奔離,金茂追去,途中玉蘭聽到車子撞擊的聲音,誤以為金茂遭撞,急忙回頭找去,所幸金茂無事,祖孫倆正式相認,金茂向玉蘭懺悔,玉蘭釋懷原諒,追問自己的親生爸爸與媽媽的愛人,金茂擔心世昌會報復,則說服玉蘭日後再說。朝陽擔心玉蘭去向,認為玉蘭會找金茂,便找上金茂,金茂因受玉蘭所託,於是辯稱玉蘭沒來他這裡,朝陽難過離開,玉蘭難受!淑君將自己存摺與玉蘭給的房地契拿給明芳,明芳與朝陽將房地契與存摺退還給淑君,此時男哥找上明芳,提出只要讓朝陽娶淑君,並將砂金項鍊還給他,就能讓莊記回到先前的樣子,明芳欣然答應簽約。明芳將男哥條件告訴朝陽,朝陽氣憤拒絕,明芳為了挽回莊記索性以死相逼,朝陽無奈答應。朝陽悲憤找上男哥,激動地將砂金項鍊扔還給他…

第31集版本2
明芳至千山家替朝陽提親,淑君驚喜,千山拒絕,淑君最終仍說服千山,江海難受,勸淑君別如莽決定,淑君找上朝陽,同時請江海約玉蘭出來,淑君挽著朝陽來到玉蘭面前,想當面得到玉蘭的祝福,玉蘭朝陽難受。淑君請玉蘭陪同一起試婚紗,朝陽無心挑選,一心在乎玉蘭的感受,玉蘭則刻意逃避對朝陽的情感,淑君皆看在眼裡。江海獨自難過喝著悶酒,朝陽找來,江海氣的狂打他,朝陽淒涼狂笑任由江海打,兩人皆因感情難受著。朝陽與淑君結婚當天,玉蘭不忍目睹,難受離去,婚禮宣誓時朝陽拋下淑君,往外奔去,淑君則提著婚紗追去,眾人錯愕。淑君由教堂踉蹌追出,江海勸淑君面對事實,淑君難過;教堂內千山、秋香難堪離去,男哥也氣惱離去,留下無助的明芳。淑君仍一身婚紗,痴情地在教堂外等待朝陽的回來,江海勸淑君回去,淑君堅持等下去,江海痛苦又心疼的陪伴著。經過一夜的尋找,朝陽總算找到玉蘭,此時玉蘭正在溪邊,試著將寫了一整夜的紙條付諸流水,藉此忘掉朝陽,決定將兩人的合照,也隨溪流飄走,但又捨不得地撿回,真心地表露了自己對朝陽的感情,朝陽將一切看在眼裡,由身後出現,玉蘭驚愕,朝陽表明自己放不下對玉蘭的情感,決定逃婚,挽回玉蘭,玉蘭感動,兩人緊緊相擁。朝陽一早醒來不見玉蘭,擔心她是否不告而別,此時兩名警察找來,將朝陽帶走,朝陽錯愕掙扎,此時玉蘭買菜回來目睹一切,決定回去營救朝陽。明芳三人到警局裡找朝陽,朝陽對三人十分歉疚,並表明自己非玉蘭不娶,淑君難受離開,江海忙跟出,明芳聽到氣憤激動,隨後身體不適厥倒,朝陽驚愕,此時玉蘭趕到見狀,送明芳至醫院。淑君難過跳海尋短,江海即時趕到將她救起,對淑君表達自己的情感,淑君難受地倒在江海懷中痛哭,江海安慰。朝陽一早醒來不見玉蘭,擔心她是否不告而別,此時兩名警察找來,將朝陽帶走,朝陽錯愕掙扎,此時玉蘭買菜回來目睹一切,決定回去營救朝陽。明芳三人到警局裡找朝陽,朝陽對三人十分歉疚,並表明自己非玉蘭不娶,淑君難受離開,江海忙跟出,明芳聽到氣憤激動,隨後身體不適厥倒,朝陽驚愕,此時玉蘭趕到見狀,送明芳至醫院。淑君難過跳海尋短,江海即時趕到將她救起,對淑君表達自己的情感,淑君難受地倒在江海懷中痛哭,江海安慰。
第32集版本2
江海回到林家準備找淑君,秋香告知淑君去找玉蘭。江海驚愕忙去找玉蘭,未料淑君已找上玉蘭,打算用刀將玉蘭殺害,激動失去理智之時,江海上前阻,不料刀刺進了江海心臟,血流不止,兩人驚愕。重傷的江海被送進手術房,淑君指責厄運皆因玉蘭而起,玉蘭難過自責。婷婷扶金茂來到醫院,玉蘭忙把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淑君打斷將事實說出,婷婷不悅把氣全發洩到淑君身上,兩人大吵,此時醫生來告知,說江海命雖救回,但仍昏迷需觀察,眾人向江海對話,皆無反應,四人著急,婷婷留下來照顧江海,並向上天祈禱,願意犧牲感情讓江海醒來。千山好奇地向淑君打聽玉蘭,意識到男哥、朝陽皆喜歡玉蘭,打算好好利用來對付他們。婷婷扶金茂來到醫院,玉蘭忙把責任全攬在自己身上,淑君打斷將事實說出,婷婷不悅把氣全發洩到淑君身上,兩人大吵,此時醫生來告知,說江海命雖救回,但仍昏迷需觀察,眾人向江海對話,皆無反應,四人著急,婷婷留下來照顧江海,並向上天祈禱,願意犧牲感情讓江海醒來。千山好奇地向淑君打聽玉蘭,意識到男哥、朝陽皆喜歡玉蘭,打算好好利用來對付他們。有人來電向莊記商談海外擴點事宜,明芳欣喜獨自赴約,碰巧搭到阿明的車,阿明載著明芳來到偏僻的碼頭赴約,阿明準備離去時,看見林千山,雖覺得奇怪但並無多想。明芳找進報廢倉庫,發現無人正納悶時,千山出現,命令阿凱將明芳反鎖於倉庫內,逼迫簽約讓渡莊記,明芳激動之下心臟不適,藥物卻遭阿凱拿走,阿凱以藥逼迫明芳簽字,明芳拒絕而心臟病發身亡,阿凱驚愕,將訊息告知千山,千山錯愕,命阿凱將屍體丟入海里,死無對證。淑君至江海家準備衣服,發現房間滿牆的照片,瞭解江海對自己的重要,忙趕往醫院,此時江海血壓下降,情況不樂觀,玉蘭婷婷難過,淑君趕到,對江海千呼萬喚表達對江海的感情,江海奇蹟好轉醒來,兩人相擁而泣。明芳一夜未歸,朝陽納悶,隔天接到警方來電通知認屍,朝陽驚愕,正好玉蘭來到,兩人一同前往醫院,警察以自殺結桉,朝陽無法接受!
第33集版本2
淑君陪出院的江海來到金茂家,金茂與婷婷祝福兩人,此時玉蘭來告知明芳過世訊息,江海淑君驚愕,前去醬油廠關心朝陽,朝陽也祝福兩人的感情,此時江海更確定淑君對自己的感情。朝陽玉蘭兩人來到碼頭港口想找目擊者,朝陽懷疑明芳遭男哥或千山陷害,玉蘭否認男哥的可能性,朝陽吃醋怒斥,玉蘭落寞離去,朝陽遇見阿明,阿明提供了林千山在場的線索,朝陽氣憤去找林千山質問,在公司門口遭阿凱阻攔,引起路人圍觀,朝陽無奈離去,千山警告阿凱別走漏風聲,阿凱惴惴不安。檢驗報告出來,指出明芳乃心臟病發死後落水,朝陽不可置信。朝陽傷心來到明芳墳前,玉蘭安慰,朝陽以一旁的墓碑為證(秋憐墓),向玉蘭求婚,玉蘭答應,望著秋憐的墓碑,似乎冥冥中感應到了什麼。
第34集版本2
男哥來到秋憐墳前,難過訴苦著,誓言要向林千山討回公道。金茂跟玉蘭說男哥是她的養父,且因對秋憐的移情作用,所以才不斷纏著她,玉蘭明白後,向金茂打聽自己的親生爸爸,金茂告知是林千山,玉蘭難受奔離。朝陽打算暫時關閉醬油廠,告別幾名老員工後,獨自在工廠內氣憤,認為一切皆男哥所為,激動要找他算帳,被前來的淑君勸阻,但淑君仍無法將林千山對莊記的所作所為告訴朝陽。玉蘭則勸江海向淑君求婚,江海考慮,玉蘭主動幫忙替兩人向千山說媒,想藉此與千山相認。男哥來到秋憐墳前,難過訴苦著,誓言要向林千山討回公道。金茂跟玉蘭說男哥是她的養父,且因對秋憐的移情作用,所以才不斷纏著她,玉蘭明白後,向金茂打聽自己的親生爸爸,金茂告知是林千山,玉蘭難受奔離。朝陽打算暫時關閉醬油廠,告別幾名老員工後,獨自在工廠內氣憤,認為一切皆男哥所為,激動要找他算帳,被前來的淑君勸阻,但淑君仍無法將林千山對莊記的所作所為告訴朝陽。玉蘭則勸江海向淑君求婚,江海考慮,玉蘭主動幫忙替兩人向千山說媒,想藉此與千山相認。玉蘭找男哥,以女兒的身分與他相認,想讓男哥走出對她移情作用,男哥無法接受,想到一切的錯皆為林千山所起,殺氣騰騰的跑到千達公司,將林千山帶走,眾人驚訝。男哥將林千山帶到海邊,將過去的恩怨化成拳腳往林千山身上打去,林千山也不甘誓弱的反擊,男哥將林千山拉進海中,打算同歸於盡。朝陽心情不好來到海邊散心,誓言三年將莊記東山再起,正好看見被海浪打回岸邊的男哥,朝陽將男哥救起,並送他回家;而海灘的另一頭阿凱也在沙灘上發現千山,將他救起。男哥在家裡醒來看見朝陽,激動地趕朝陽離開,獨自痛苦自責自己如同林千山,拆散朝陽與玉蘭。此時阿德前來關心,並告知千山沒死的訊息,男哥氣憤。朝陽來到金茂家找玉蘭,告知男哥與人打架,全身是傷,玉蘭擔心帶中藥去找男哥,男哥因還沒做好玉蘭為養女的心態,迴避與玉蘭見面。江海準備向淑君求婚,約玉蘭幫忙他挑選戒指,江海充滿期待。夜裡,江海在玉蘭與朝陽的幫忙下,浪漫的向淑君求婚,淑君答應並戴上婚戒,兩人甜蜜擁抱。千山決定參選商業理事長,認為這是一個賺錢的好機會,且要秋香管好家裡,擔心江海與淑君走太近,十分反對兩人的來往。淑君帶著江海向千山、秋香表示自己答應嫁給江海,並替江海辭去特助的工作,秋香錯愕,千山憤怒。玉蘭決定去找千山為淑君與江海說媒,藉機與他相認,於是玉蘭帶著懷表來找千山,不料千山不願認玉蘭,反而想用錢打發,甚至想掐死她…
第35集版本2
玉蘭看清千山的為人,難過忿恨離去,並誓言不會讓千山選上理事長。千山氣憤,認為一切皆為男哥所策劃,心生殺意。千山找上江海,答應將淑君嫁給江海,但開出條件,必須替他殺掉男哥,江海錯愕猶豫。江海上門暗殺男哥,由反射的玻璃看見江海的男哥,故意裝咳,江海急忙把刀藏在背後,藉口來商量婚禮請歌手的事,男哥闊氣答應免費贊助,江海錯愕,此時男哥偷偷拉開抽屜,抽屜里躺著一把手槍,氣氛緊張,而男哥卻拿出一個大紅包,江海驚訝又無法拒絕地收下,準備起身時不料刀子掉落,江海尷尬撿起快速離去。金茂一行人,辦桌幫淑君和江海慶祝,玉蘭、淑君兩人把過去的不愉快講開,兩人感情增溫。此時江海來到,藉口半路有事耽誤,江海忙罰酒,想借酒澆愁。沒多久,金茂、江海也醉了,淑君送江海回去,朝陽則陪玉蘭送婷婷與金茂坐三輪車回去。在路上,金茂與婷婷醉言醉語地開心唱著歌,朝陽看向玉蘭,此時一旁大樹阿凱閃過,看著他們冷笑著。玉蘭與朝陽把金茂、婷婷送回家,兩人醉臥沙發,玉蘭送朝陽出去,朝陽問玉蘭與親生父親相認的事情,玉蘭難過。此時金茂家起火,來找婷婷的志中發現一人影跑進巷內,忙跟著人影追到巷內,發現竟是阿凱,阿凱嚇得將千山指使的事實說出,志中震驚。金茂家陷入一片火海,玉蘭朝陽驚駭,一時之間左鄰右捨出來幫忙滅火,朝陽忙衝進火場救人,一手扶金茂,一手扶婷婷,往外走去,卻意外遭掉落的柱子擋住,玉蘭見三人久久未出來,也沖入火場救人,正當四人要走出屋子時,婷婷遭掉落的柱子砸中金茂也為了救玉蘭,也遭柱子砸中,玉蘭朝陽把奄奄一息的兩人拖出屋外,此時志中來到,婷婷卻傷重不治。奄奄一息的金茂,用最後一口氣,將玉蘭託付給朝陽後也氣絕身亡送江海回到家的淑君,聽見江海的酒語,透露千山害死明芳又迷昏玉蘭的事實,淑君錯愕。志中氣憤回到家,一見阿凱就打,此時千山走出,志中質問千山放火的事,一旁的秋香錯愕,千山忙支開阿凱,藉口撇清,反責怪志中,志中無奈只能聽命。千山故意試探尋問志中金茂孫女的狀況,得知玉蘭沒事,十分失望。淑君回來找千山,質問為何叫江海去對付男哥,千山惱羞成怒反罵淑君,淑君絕望傷心離去,決定找江海私奔,兩人提著行李往車站走去,江海離去電話亭通知金茂,不料遭人綁架,留下不知情的淑君等在原地。男哥由報紙得知婷婷家火災兩死的訊息,因擔心玉蘭,忙衝去金茂家,此時阿德從派出所趕來,報告說玉蘭沒事,男哥才放心,誓言要將害死金茂與婷婷的兇手找出來。千山命令阿凱與手下,把江海押到倉庫,江海苦求千山成全他與淑君,千山因他知道太多內幕不肯放過他,命眾人毒打江海,將其腳筋砍斷,江海痛昏過去,且被裝進木箱中,丟進了海里。天色昏暗,淑君仍在街上等著,突然想起千山的話,緊張地要回家質問千山,淑君意外聽見千山要阿凱取代江海的位置,驚訝地衝進來質問,千山否認並斥責淑君,淑君痛心,千山命阿凱把淑君鎖進房間,淑君以死威脅阿凱說出實情,淑君驚駭、崩潰來到海邊,發現海上漂來一件江海的衣服,淑君以為江海已死難過不已。玉蘭懷疑火災是人為縱火,玉蘭回想起千山所言,認為與他有關係,朝陽納悶,玉蘭便說出千山為其親生父的事實,朝陽驚訝,玉蘭想前去找千山理論,遭朝陽阻攔,認為除非比林千山更有錢有勢,不然很難打倒他,玉蘭誓言超越並打倒他,決定離開,希望朝陽將莊記東山再起,玉蘭擁抱朝陽,給他臨別最後一吻後轉身離去,朝陽也承諾要等玉蘭回來。淑君抱著江海的衣服來到江海家中,難過地自責起來,此時玉蘭來到,驚訝江海的遭遇,她告訴淑君,其親生父就是林千山,過去曾做許多見不得人的事情,淑君驚訝並向玉蘭道歉,兩姐妹相認。

演職員表編輯

演員表

袁詠儀飾雲芳
李心潔飾五寶
蕭淑慎飾娟娟
庹宗華飾三郎
高捷飾柯老雄
徐婧靈飾麗麗
虞佩儀飾表嫂
屈中恆飾小宋
李靜美飾姑姑
張永寧飾表哥
王偉華飾秦家保
張家駿飾王老闆
林鴻翔飾許秘書
魏宗萬飾三爺。

職員表

製作人:曹瑞原
導演:曹瑞原
編劇:白先勇。

角色介紹

孤戀花孤戀花
袁詠儀——雲芳
如月的美貌下卻有一顆易碎纖細的心,她痴戀著小歌女五寶,但也只能以一種母性的照拂來掩蓋這份情愫的激盪。
戰亂後,流落台北「東雲閣」酒家,遲暮的容顏,更顯出在動盪下,生命的卑微。然而取而代之的是那股風韻猶存的大家風範與靈動的社交手腕,也是讓她如魚得水。娟娟的出現,讓雲芳找到另一番重生的悸動,惜最後仍以悲劇收場。
李心潔——五寶
靈秀的臉龐透露著一股童稚的純真,自小由舅舅撫養長大,喜愛唱歌。為代舅舅還債,被三爺逼迫簽下賣身契,後為雲芳所救,將其調教為百樂門舞廳之歌女。以後每當五寶受了委屈,總如受傷的馴鹿般,依偎至雲芳身邊。對她充滿悲憐的雲芳,就此與五寶發展出一特別的情愫。
而浪跡至此的音樂家三郎亦對五寶情有獨鍾,兩人開始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直至戰亂,五寶於逃難中病逝,一個早夭的青春肉體。
蕭淑慎——娟娟
戰後的台灣百廢待興,物資匱乏,然而在「東雲閣」酒家卻夜夜人聲鼎沸,
歌聲繚繞。娟娟,一個從宜蘭鄉下來的十八歲女子,不堪的身世,被繼父強暴,母親精神錯亂,這些遭遇,似乎都刻印在她娟秀蒼白的眉宇間,顯露出一股不可欺近的冷凝,一種過於早熟的蒼涼。
對雲芳與音樂家而言,她是五寶的再現,五寶的化身。娟娟清麗悽苦的歌聲,常將他們帶回過往那段傷感、僅能追憶的時光里。
娟娟以宿命的姿態,隨波逐流於這個紅塵滾滾的塵世間,是一種控訴,是一種不甘,最後因不堪承載的生命撥蝕,以暴烈的方式將供毒的酒客殺害,終至精神錯亂。
庹宗華——三郎
成長於基隆望族,從小受嚴謹的日式教育,被期待念醫科,卻執意追求對音樂的夢想而與家裡決裂。浪跡日本、上海,偶與母親書信往返,透露著其對家的眷戀,及流浪生命的喜悅孤單。
憂鬱細緻的內在情感,與風流灑脫的外顯性格,交相呈現在其生命追尋中一首首動人的樂曲,也在這種漂泊滄桑的靈魂下,一一成就。
高捷——柯老雄
黑道大哥,為人四海霸氣,周鏇於政商之間,常至東雲閣酒家飲酒作樂。然其獨鍾娟娟,後亦因供娟娟毒品,致使娟娟無法自拔,對柯桑愛恨交織。娟娟因無法忍受柯桑對其心靈、肉體的催逼,以電熨斗擊打柯桑,兩人近身肉搏,致使娟娟受重傷,終至精神錯亂失常。

幕後製作

電視劇勝在細膩刻畫。每個鏡頭前後因果都交代清楚,沒有了蒙太奇,人物按照時間先後發展著感情,慢吞吞,卻消魂。電影把感情濃縮在一個多小時裡,劇情全部交代完畢,但是,沒有了這么慢吞吞的架勢,對女主角的感情發展就缺少了很多心理鋪墊。電影版本里,五寶完全活在記憶里,一切的一切,只是雲芳的心裡活動。而下半段故事,也許是蕭淑慎演技比之李心潔弱了很多的緣故,就是看下去也沒有感覺。細想起來,原來是看完了電影版的,怎么感覺自己總是什麼都沒有看過的樣子,總覺得沒有看清楚沒有看明白。這回知道了,原來少了李心潔的大眼睛,少了上海的生活,台北就變的枯燥了。

幕後花絮

袁詠儀在劇組中俗稱“袁老大”,導演對她豪爽的個性很讚賞。前一秒鐘拍戲袁詠儀還在哭,後一秒鐘導演說“OK”,她就能馬上伸胳膊伸腿,戲稱自己的“中國功夫”相當了得。
拍攝的一場戲要求李心潔每次抬頭,都要掉一滴眼淚下來,結果連拍6條她居然每一條都能流出眼淚來,讓導演都忍不住誇讚。
影片中袁詠儀有許多女同志情感之間的對手戲,她表示,愛情不分性別,所以表現起來完全不感到尷尬,她還開玩笑說,大家反而比較在乎對方當天是否有刷牙。
袁詠儀坦承因為太過入戲,竟對李心潔動心,在上海時很想照顧對方,二人相約吃飯,一星期更見面三次,差點無法自拔。

音樂原聲

演員
歌名 主唱 作詞 作曲
片頭曲 孤戀花 蔡琴 周添旺 楊三郎
片尾曲 斷線的風箏 邱智謀 闕智光、邱智謀 邱智謀
插曲 斷腸詩 江蕙 阿輪 阿輪、塗惠源
插曲 心肝 邱智謀 闕智光
插曲 愛思念的夢 邱智謀 闕智光
插曲 放手的風箏 黃思婷 吳梵 吳梵
插曲 遙遠的愛情 吳淑敏 鄭識、林從胤 林從胤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