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德勝

季德勝

季德勝,蛇傷治療專家。畢生致力於毒蛇咬傷的治療和“季德勝蛇藥”的研製,獲得卓越成就。

基本信息

人物簡歷

季德勝 季德勝

1901 年10月16日 出生於江蘇省宿遷市耿車鎮。1906年 宿遷旱災,隨父流落江湖。

1923年 其父去世,獨自以祖傳秘方為人治蛇傷。

1933年—1955年 在無錫、蘇州、南通等地養蛇、制秘方蛇藥,治療蛇傷。

1956年 獻祖傳秘方,進入南通市中醫院,任蛇毒專科醫師。

1958年 出席全國醫藥衛生經驗交流會,被聘為中國醫學科學院特約研究員。

1981年 病逝於南通。

生平概況

江蘇省 江蘇省
季德勝 季德勝

季德勝,1901年10月 生於江蘇省宿遷市外的一座破廟裡,其父季明揚靠祖傳秘方賣蛇藥為生,是個足跡遍及大江南北的蛇醫郎中。儘管有點本事,也還是地無一畝、屋無一間,全家過著極度艱苦貧困的生活。季德勝在襁褓中就由父母輪流背著,走南闖北、到處奔波。季德勝6歲那年,母親病故。他和父親相依為命,從早到晚跟隨父親到荒山野外採集藥草,捕捉蛇、蠍、蜈蚣等蟲類,配製祖傳蛇藥,並串鄉走巷,擺地攤,耍蛇賣藥。季德勝8歲時,宿遷大旱,土地龜裂,瘟疫流行。他隨父親外出逃荒,沿途賣藥來到南京。父親捉蛇之技巧,養蛇的方法,採藥煉秘方的訣竅,治療蛇傷病人的技術,季德勝耳濡目染,10歲時已初步“入門”,隨年齡的增長,逐漸成為他父親的得力助手。

1923年冬,季德勝隨父來到如東縣岔河鎮,次年,父親病故。時年25歲的季德勝,已是孑然一身,他決心遵照父親的囑咐,把蛇藥秘方繼承下來。傳到季德勝手中的蛇藥秘方,已是第五代了。他的先祖在一代一代地傳授秘方過程中,不曾有任何文字記載,而是靠口授腦記,親自實踐。一來怕文字記載萬一丟失,就會落入他人之手;二來是無論清朝還是民國時期,從事這種職業的人,多半是一貧如洗,目不識丁。季德勝的祖宗曾立下規距:秘方“傳子不傳女,世代不外傳”。所以季德勝視秘方比生命還寶貴。

秘方的內涵,全在於“秘”。祖父傳給父親時,有多少味藥,季德勝不清楚。這個秘方,不是單方,藥味繁多,他的先祖在代代相傳中,秘方藥味有沒有進行增減變化,季德勝更無從得知,不過他曾經聽父親說過,季家的秘方是一代勝一代,代代有發展。這就暗示了秘方的藥味是有增減變化的。他父親傳給他的是一個囊括幾十味動植物藥的“亂方”,如半邊蓮、黃開口等草藥都是中醫常用的解毒止痛藥物,沒有固定的藥物劑量,一般憑目測、憑經驗信手抓藥配製而成。這個秘方,不僅藥物種類多,而且用藥量大,病人服用很不方便,有時療效也不穩定。季德勝心想,既然祖宗的秘方一代勝一代,代代有發展,到了我手中,能不發展嗎?在他獨立闖江湖的第3個年頭,便下決心把秘方簡化成一個服用方便、療效更高的秘方。他先將原方中的藥物,一味味地鑑定,嘗遍各種藥物。他自小就聽他父親講過神農嘗百草的故事。蛇藥秘方中有些藥物是有毒的,在嘗藥過程中,他曾多次中毒。每次中毒,就隨即服用他父親傳授的解毒藥物。他憑著直觀和這種原始式的嘗藥方式,去粗存精、增良剔莠,反覆篩選,確定每味藥物的性能功效,以單方、複方反覆交替在自己身上試用,讓毒蛇咬傷自己的肩部、手臂、足趾等部位,再外敷內服自己配製的秘方,一次一次地鑑定自己配製蛇藥的療效。在保證藥物對人體安全有效的情況下,再套用於蛇傷病人。花了近10年心血,終於實現了他的夙願。將秘方中的各種藥物研成粉末,加藥液調和,用手工做成直徑2.5厘米、厚0.5厘米的黑色藥餅,和一種狀如梧桐子的藥丸,每個藥餅和藥丸都印有紅色“季”字標記,亮出了“季德勝蛇藥”的牌子,繼續走江湖、賣蛇藥。

1942年春,季德勝來到蘇州,不少蛇傷患者經他治療,無不應手而愈。同年秋季的一天,一個日本商人以“交朋友”為名,請季德勝赴宴,並送上鈔票、禮品,誇獎季德勝是他的良師益友,要拜季德勝為師。季德勝雖然是條粗漢子,但他深知日本商人是想騙取他的蛇藥秘方,隨以“去城外山上採藥草,改日細談”來應付,連夜逃離了姑蘇城。事後他說:“我是中國人,怎會把秘方賣給日本鬼子?”季德勝當時雖然窮困潦倒,但人窮志堅,並未被金錢所動,其民族氣節與愛國之心,令人讚嘆。

1948年,季德勝來到南通。1949年,南通解放。季德勝仍繼續擺地攤、耍蛇賣藥。此時他對蛇傷的研究已有較深造詣,加之蛇藥的特殊療效,在當地頗有名氣。任何蛇傷病人,只要經他一看,就能鑑定病人是被何種毒蛇咬傷的,從傷口留下的齒印和深度,還能鑑別出是雄蛇、雌蛇、出洞蛇、進洞蛇、空腹蛇、飽腹蛇乃至懷孕蛇……。他指出:“出洞蛇毒液多,毒性強;進洞蛇毒液已有分泌,毒就輕些;驚蟄時蛇咬的毒大,冬至後蛇咬的毒輕;懷孕蛇咬傷的毒更大,剛生產過的母蛇毒輕”。這些獨到見地,妙不可言,令人驚嘆。他就是根據毒蛇齧傷的毒性大小,分別用藥治療,所以取得意想不到的療效。

毒蛇研究

蝮蛇 蝮蛇

蝮蛇是中國毒蛇中數量最多、分布最廣、被其齧傷的病人最多的一種蛇類。季德勝對蝮蛇的生活規律作了高度的概括,他說:“……蝮蛇是驚蟄後開始活動,由夏至到秋分是活動能力最旺盛的季節;一日之中,早晚為昆蟲低飛爬游最盛的時候,蝮蛇多在這時出洞尋食;氣候急劇變化,雷雨將作之際,也是蝮蛇出洞活動的時刻”。季德勝對蛇的生活規律和如何識別毒蛇還作過這樣的描述:“毒蛇咬人本來是無選擇性的,但由於人們的生活環境與活動情況、季節及蛇的生活規律不同,蛇傷的發病率就有一定的差異。蛇一般在春夏秋三季活動,7月至9月更為活躍。陰暗、潮濕處是蛇的活動區,又以石穴、草叢、樹洞、灌木、河灘、田野為藏身之地。多數毒蛇頭扁平呈三角形,頸較細,皮色鮮艷,尾短粗,在人和動物被咬傷部位可見兩個毒牙齒痕,並且迅速出現浮腫,毒性很快蔓延,而至危及生命”。

季德勝研究毒蛇類積數十年之經驗,他到任何一個陌生的地方或者古老的房屋中,舉目四顧,就能迅速判斷出此處有蛇或無蛇,還能明確告訴人們有幾條蛇,是毒蛇還是無毒蛇,大蛇還是小蛇。這是因為他憑著自己特殊嗅覺,敏銳的視覺,靈感加經驗。如果別人不信,他還可“喚蛇”出洞。他用青蛙汁塗在手上伸到蛇洞口,吹一陣口哨,雄蛇就被喚出洞外。發出一種咯……咯的聲音,雌蛇就會游出洞外,蜷縮身子,讓他任意擒拿、擺弄。捕大蛇取蛇膽,一般來說是十分危險和困難的。大蛇不僅行動迅速,且十分兇猛,捕蛇人如果不能迅速把它活活卡死,它便會盤繞在捕捉人身上,將對方勒死。而且取膽要十分快捷,必須在蛇臨死前立即剖腹取出,不然便頃刻消化。而季德勝捕蛇取膽,卻如探囊取物。

蛇藥秘方

季德勝治療蛇咬傷 季德勝治療蛇咬傷

1955年,南通市衛生局為貫徹落實中醫政策,採風訪賢,對散落在民間的秘方、單方、驗方進行了認真的發掘。對於季德勝治療毒蛇咬傷的醫技和蛇藥秘方的神奇療效,他們極為重視。市衛生局領導先後3次來造訪季德勝。為了查核蛇醫蛇藥的確切療效,有關人員先後隨訪了十幾名經季德勝治療過的被毒蛇齧傷的病人,例例痊癒。衛生局領導在季德勝家中訪問期間,有一次正巧南通縣李港鄉有個被蝮蛇咬傷的病人,從腳趾腫到膝關節,坐著獨輪車來求治。經過內服藥餅,外敷藥粉,銀針放毒水,很快消了腫,當晚就能自己走回家。

季德勝對來訪者說:“我的秘方是經過自身試驗,絕對可靠的”!說著隨手從籠子裡提起一條毒性強烈的蝮蛇,先讓蝮蛇咬自己的左手內關穴,眼看邊流血邊紅腫起來,隨即他把自製的藥餅放在嘴裡濕潤後,在腫塊周圍劃了一個黑圈,果然迅速控制了腫塊的蔓延。接著又讓蝮蛇咬自己的舌尖,蝮蛇緊咬不放,竟將舌頭拉出嘴唇外數厘米,只見他將蝮蛇往嘴裡一塞,猛咬一口,斷了蛇頭,隨即吐出,立即口服自製藥餅,安然無事。

1956年南通市衛生局吸收季德勝進入南通市中醫院,開設蛇毒專科門診。這是季德勝人生道路上的重大轉折,結束了他流蕩江湖、窮困潦倒的前半生。昔日的“蛇花子”,爾今成為國家醫院蛇毒專科醫生。

季德勝蛇藥片 季德勝蛇藥片

季德勝在舊社會受盡欺壓、威脅、利誘,吃盡苦頭。他把秘方看成命根子,現在雖然進了醫院,成為人民的醫生,但心有餘悸,擔心一旦獻出方子,把他一腳踢開,斷了命根子,丟掉飯碗。有關領導理解季德勝的這種心理,於是在關心照顧他的生活的同時,進行耐心啟發,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季德勝終於將秘方毫無保留地獻給了國家。季德勝蛇藥秘方,雖然有出人意料的療效,但僅僅是靠有效經驗組成的,還沒能上升為理論。他對秘方的療效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至於藥理機制,更是不甚了了。況且這一秘方還有不盡完善的地方。如原方需現做現用,長時間放置,易霉爛變質;秘方中各種藥物的劑量,只是憑經驗信手抓配,其劑量帶有隨意性,缺乏科學數據。原劑量是黑色大顆粒丸和黑色藥餅,服藥後牙齒長時間呈黑色,且有較大的腥味。針對這些情況,醫院成立了蛇傷研究組。季德勝和研究組成員一起對原方進行研究、調整、修正,消除了上述弊端。尊重季德勝的意見,蛇藥定名為“季德勝蛇藥片”。

1958年,季德勝以其秘方藥片治療毒蛇齧傷患者100例,無一例死亡,為中外醫藥界所矚目。此藥經衛生部組織專家鑑定,列為重大科技成果,國家科委為此曾發表成果公報,並出版了《季德勝蛇藥的研究報告》 。同年8月,季德勝應邀赴京出席全國群英會,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中國科學院聘季德勝為特約研究員,國家衛生部授予他“醫藥衛生技術革命先鋒”光榮稱號。季德勝在他70歲這一年中,治療123名毒蛇齧傷病人,例例成功,也無一例留下殘疾。南通市中醫院蛇毒專科從1956年到1972年套用季德勝蛇藥治療毒蛇咬傷患者600多例,治癒率高達99.57%。自1973年以來,江蘇省蛇傷研究協作組在季德勝處方的基礎上進一步篩選、簡化,治療蛇傷1700例,治癒率達99.32%。

醫德高尚

季德勝治療蛇傷,不僅技藝高超,且醫德高尚感人。對危重的病人,他常用自己的嘴吮吸傷口,吮出毒汁污血立即吐出,反覆多次,然後給病人上藥治療。

1960年8月28日國家衛生部電請季德勝去武漢搶救解放軍某部一位軍官。當時63歲的季德勝正患胸膜炎住院治療。接到搶救任務,不顧自己病痛,立即啟程。經過9個小時水上、陸地、空中的航程,於當夜11點30分趕到武漢空軍醫院,不顧旅途勞累立即去看病人。經檢查左足背有傷口兩處,患肢腫脹,外生殖器水腫,處於半昏迷狀態,危在旦夕。他根據傷口情況判斷,這位軍官是被一條出洞蝮蛇咬傷,蛇毒開始攻心,再過幾小時就生命難保。他當機立斷,給予針刺八風穴排毒,同時自踝關節至膝關節外敷蛇藥,內服蛇藥片,經大劑量投藥,半小時後病人從昏迷中甦醒,第3天紅腫消退,並能下床緩步。經過8天的治療護理,挽救了這位軍官的生命。類似這樣的危重病人,經他親手治癒者,不計其數。

季德勝在蛇毒專科門診期間,常去外地為人們治療蛇傷,併到深山野林,爬山捉蛇,蒐集資料,採集藥草。晚年潛心研究以蛇毒治療白內障和癌症等,惜業未及,於1981年10月18日,因腦溢血與世長辭。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