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惹

娘惹

娘惹,是指中國人和馬來西亞人通婚的女性後代。早期馬來西亞人與華人通婚的後代,男性稱為巴巴(Baba),女性稱為娘惹(Nonya)。《娘惹》是謝敏洋、張龍敏聯合執導的電視劇,故事講述:峇峇娘惹或土生華人早在數百年就居住在馬來西亞,印尼和新加坡。這些華人在文化上受到馬來人以及其他非華人族群的影響,土生華人文化是南洋“文化融合”的獨特產物。我們稱土生華人男性為峇峇,女性稱之為娘惹。峇峇人源自中國明朝,大部分原籍中國福建或廣東潮汕地區,小部分為廣東客家籍,峇峇娘惹很多都與馬來人混血。

基本信息

歷史由來

娘惹娘惹

峇峇娘惹(或稱土生華人/僑生)是指十五世紀初期定居在滿剌伽(馬六甲)、滿者伯夷國和室利佛逝國(印尼和新加坡)一帶的中國明朝後裔。峇峇娘惹也包括少數在唐宋時期定居此地的唐人,但目前沒有來源證明唐宋已有唐人定居此地,所以一般上峇峇娘惹都是指大明後裔。

這些唐宋明後裔的文化在一定程度上受到當地馬來人或其他非華人族群的影響。男性稱為峇峇,女性稱為娘惹。六十年代以前峇峇娘惹在馬來西亞是土著身份(Bumiputra),但由於"某些"政黨政治因素而被馬來西亞政府歸類為華人(也就是馬來西亞華人),從此失去了土著身份。峇峇娘惹今天在馬來西亞憲法上的身份和十九世紀後期來的“新客”無分別。 這些峇峇人,主要是在中國明朝或以前移民到東南亞,大部分的原籍是中國福建或廣東潮汕地區,小部分是廣東和客家籍,很多都與馬來人混血。某些峇峇文化具有中國傳統文化色彩,例如他們的中國傳統婚禮。 峇峇人講的語言稱為峇峇話,並非單純的福建話,在使用漢語語法的同時,依地區不同,參雜使用馬來語與泰語辭彙的比例也隨之不同。 有些受華文教育的華人也稱那些從小受英式教育的華人為“峇峇”,這個用法有藐視的意思,表示此華人已經數典忘祖或者不太像華人了。

此外,當地的閩南人亦有句成語叫作‘三代成峇’,根據這句話的定義,所有在馬來西亞出生的第三代華人也都成了峇峇,但這句話沒有藐視的成份,只是意味到了第三代華人,由於適應當地的社會環境的原故,其文化難免帶有當地色彩。 此外,峇峇亦特指一個自稱並被稱為“峇峇”的華人族群,也就是今日在馬六甲以及馬來西亞獨立前在檳城和新加坡的峇峇,峇峇華人講馬來語,他們也自稱為“Peranakan”——馬來語中“土生的人”,故“Cina Peranakan”即土生華人,這一詞本用來識別“峇峇人”與“新客”——也就是從中國來的移民。 在19世紀的馬來半島,這樣的分別很明顯也很重要,“峇峇”是土生的,而“新客”是移民,兩者的生活習慣和政治意識不太一樣。雖然現在的馬來西亞華人大都是本地出生的,可是“Peranakan”一詞已成為“峇峇人”的專用自稱。 在今天的馬來西亞,一位馬來西亞華人娶了一位馬來人為妻,他們的兒子也不是峇峇娘惹,是混血兒。峇峇娘惹可謂當世產生的特殊民族。(*特別註明: 馬來西亞華人娶/嫁任何一位馬來人就必定要改用阿拉伯姓名,例:某某 bin Abdullah 和皈依回教。) 娘惹文化既有馬來族文化影響(如:膳食、衣飾、語言)也有華人傳統(如:信仰、名字、種族認同),形成獨有的綜合文化。值得一提的是,新加坡航空空姐身上穿的制服,就是娘惹女裝的baju kebaya,腳上穿的嵌珠拖鞋是娘惹女鞋Kasut Manek。

相關文化

null娘惹

娘惹山藥原為東南亞,新加坡的特產,采於廣西盛產的山藥,外裹越南進口的春卷皮山藥是一種很好的食物,它對人體的高血壓及糖尿病方面能有效的預防,對女性的貧血也有很好的滋養效果,而且山藥本身的性質不熱不燥,包在娘惹山藥外面的這一層白色網皮是用米磨成醬後,用手工製造出來的,所以是很好保健食品. 圖中艷麗的服裝為馬來亞“娘惹”裝。

馬來半島華僑與當地女子通婚所生的子女被稱為峇峇(BaBa),其中女子都叫“娘惹”(Njonja,Nyonya)。馬來半島華僑與當地人通婚由來已久。據史料記載,明永樂時就有福州華僑阮、芮、朴、樊、郝等姓來到馬六甲,定居並“娶番生子”,久之連姓氏也忘記,變成遠、裔、飄、盆、哮等姓。《明史》也記載,馬六甲男女發上均打髻,但有些膚色比較淡薄者,是華人的後裔。由此可知早在明朝就有華人與馬來女通婚。英國開闢檳榔嶼和新加坡港後,華僑人數也因而增加,但男女比例嚴重失調。據卜烈爾氏《馬六甲海峽英屬地統計表》中所顯示的數字,1850年新加坡華人有27988人,其中男25749人,女2239人,男女比率為十二比一。這就決定了很多華人必須娶當地女為妻。在服裝上,19世紀峇峇的服飾,男人喜歡長袍披身,穿布鞋,戴布帽,留辮子,完全是中國式的打扮,當然也有穿西裝系領帶,一身光鮮的洋人裝扮。女子“娘惹”則穿馬來服。馬來亞“娘惹”的馬來服與傳統馬來服又略有不同。傳統的馬來女上衣,前後對襟一樣長,平常無裝飾,顏色較深,多黑色、紅色或其他深色。“娘惹”裝前長後短,前多繡花紋,顏色多淺、淡、雅。下服則用馬來裙(紗籠)裝束,紗籠與中國古裝相似。在語言上,馬來峇峇由於母親不懂漢語,孩子與母親一起學會了馬來語,但峇峇所講的馬來話,與地道馬來語不盡相同。其一,峇峇馬來語夾雜許多閩南方言;其二,峇峇把許多馬來語發音作了改變;其三峇峇用中國語法來講馬來語。這種峇峇馬來語自成系統,稱為峇峇語。

在婚姻上,峇峇雖然是華族男性移民與馬來女的混合結晶,然而到了19與20世紀期間,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娘惹”卻不嫁馬來男士,而與男性峇峇成婚。有跡象顯示,峇峇中的望族,也重視門第間的門當戶對。這種望族間的聯姻,不僅可以使彼此的姻親關係更加緊密,也可以成為彼此間經濟合作的紐帶。另一方面,娘惹也樂於嫁給來自中國的“新客”,可保持純粹的中國血統,也可以把新客入贅女家,成為有力的助手。馬來峇峇的特點是:在人種上是華人與馬來人的混血兒,在語言上通行馬來語,在信仰上主要信仰回教,在社會習俗上親母方面多於父方,所以子女多重女而輕男。在衣著上穿馬來裝,在日常生活上,吃飯不用筷子,以右手代之。華僑與馬來女通婚所生子女,一般三代後為峇峇,即“三代成峇”。隨著峇峇人數不斷增加,逐漸形成峇峇社會。峇峇社會形成於18世紀,在19世紀英國統治時期得到發展。20世紀以來,峇峇群體逐漸併入華人社會中。

電視劇

劇情簡介

娘惹娘惹
故事從30年代展開,橫跨70年,直到現代。菊香出生在一個土生華人大家庭,是出身低下的姨太太的女兒,溫柔漂亮,自幼從母親身上學到一手好廚藝和女紅。天生聾啞的她,備受歧視,在日軍南下前夕,被安排嫁給一富有峇峇當妾。菊香反抗逃婚,遇到一日本青年攝影師。經歷一番波折,兩人結婚,誕下女兒月娘。動盪的大時代,讓她飽受折磨。她的丈夫死了,她也死了,留下僅僅8歲的月娘。月娘輾轉回到開始走向沒落的外祖父家。在外婆的督導下,月娘學習傳統娘惹的廚藝、女紅,長大後就像她母親一般漂亮。戰後,逃難到英國的外祖父一家回來了,月娘就像當年的母親一樣,被歧視、毒打、折磨,為了保護外婆,她忍辱承受。月娘的美貌引來表姐的妒嫉,也引來了有錢的漢密哈頓峇峇頭家、出洋歸國的富少、甚至英俊瀟灑的英國軍官的垂青,但她獨愛一個“身無分文”的小司機陳錫。陳錫其實是個名門子弟,隱瞞身份和月娘來往。月娘不甘自己的一生由人擺弄,寧可結束自己的生命。她的剛烈,反讓劉一刀敬服,與她拜為兄妹。月娘決定走出自己的路。她開始學做生意,過程中,她被陷害、被驅逐、被打擊,但她都一一挺過來了,最後還重振已經衰敗的家族生意。然而,她的感情卻沒著落。她深愛的人,依然渺無音信…

分集劇情

第1集
菊香生在一富有的土生華人家庭,但是由於是庶出,加上自幼聾啞,所以在黃家被當成下人一般使喚。她的生母天蘭原是伺候黃家老太太的下女,被黃家獨子黃元看上,誘姦成孕,生下菊香。
第2集
菊香和母親天蘭準備“長桌宴”,日本人山本洋介透過朋友關係,得以參加,並允許在黃家拍照,正好看見菊香手捧裝了龍眼茶的Kamcheng(蓋盅)走過天井,人景皆漂亮,他不由自主拍下照片。這張照片,從此成為洋介的最愛。
第3集
查里張見菊香美貌,色心大起,拉起菊香的手要行親吻禮,陳盛及時阻止。查里張遣人上門提親,要娶菊香當填房,天蘭反對。
第4集
查里張一再送禮討好黃元,黃元終決定把菊香嫁給查里張當填房,天蘭反對無效,只能勸菊香認命。菊香表面平靜,實已立定決心逃婚。不料一踏出家門,就落入人口販子手中。
第5集
菊香隨洋介到新加坡,兩人在這裡結婚,婚後第二年菊香懷了孩子,洋介開心不已。不料此時日軍大舉侵華,新加坡掀起反日浪潮,洋介的身份被很多人視為眼中釘,反日分子欲傷洋介,菊香奮不顧身沖前保護。
第6集
洋介回日本後音訊全無,菊香和女兒月娘生活艱難,陳盛同情而接濟她。轉眼月娘已經8歲,但還不會說話,菊香擔心她也像自己一樣是個啞巴。月娘喜歡陳盛,一看到他就對他又拉又抱,陳盛的妻子美玉看見,懷疑丈夫與菊香有不可告人的關係。
第7集
洋介突然回來,他滿臉鬍鬚,形容憔悴,似乎歷經不少磨難,但他對自己的遭遇隻字不提。菊香終於盼得洋介歸來,自是開心不已,但月娘卻不肯認這“陌生”的父親,反而叫陳盛做爸爸,菊香氣得把她打了一頓。
第8集
日軍軍官企圖侮辱菊香,菊香寧死不從,被日軍官踢得重傷。洋介為救菊香,一槍擊斃日軍軍官,然後穿上他的軍裝,帶菊香和月娘離去。日軍追捕洋介,洋介掩護菊香母女倆逃命,自己卻死於日軍槍下。菊香經此打擊,內傷發作,吐血而亡。
第9集
月娘往馬六甲投靠外婆天蘭。歲月匆匆,月娘已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和菊香如同一個模子印出來般。黃家宅院經歷戰火的洗禮,已經殘破不堪,加上來自英國黃元的接濟中斷,為了維持生計,月娘嘗試做娘惹糕點等在屋外擺賣。
第10集
桂花認為月娘留在黃家始終是禍根,頻頻在黃元面前說天蘭的壞話,試圖將天蘭和月娘趕出家門。但黃元卻感念天蘭這些年來看守祖居,加上臨去英國前,也曾答應她原諒菊香,故不同意桂花的看法。桂花見趕不走月娘,便把她當傭人使喚。
第11集
黃元繼承祖業,不善經營,加上一場戰爭,已是坐吃山空。戰後百業蕭條,黃元撒手不理,金成和天寶父子又是無能之輩,不知從何下手。查理張靠著日本人的勢力,壟斷所有生意。天寶拉了金成上門拜會,沒想到卻吃了閉門羹。
第12集
珍珠隨天寶到馬球俱樂部參觀,羅伯見珍珠對自己有意,想趁機吃她的豆腐,陳錫破壞他的詭計。羅伯惱羞成怒,抄起一旁的馬球棒,往陳錫背後揮去。時刻對羅伯存有戒心的陳錫及時轉身,手上馬球棒一舉,擋住他的攻擊。
第13集
陳老太太出題“考”珍珠、玉珠,要她們各煮一道菜。玉珠煮得頭頭是道,珍珠卻刻意在她的菜里撒下整罐鹽,讓玉珠的努力功虧一簣,月娘叫玉珠不要放棄。玉珠在最後關頭捧上重新準備的菜餚,搶走珍珠的光彩。玉珠坦言得到月娘的幫忙,珍珠對月娘越加憤恨。
第14集
月娘被困井裡,逐漸不支。幸好陳錫經過井邊,偶然發現月娘掉落的珠繡鞋子,懷疑月娘出事。他拉開井蓋仔細一看,赫然發現月娘正在水裡載浮載沉。陳錫大驚,即刻下井救人。大家聞訊趕來,撈起陳錫和月娘。
第15集
奄奄一息的月娘被扛往一座廢棄的貨倉,被大傻發現。他見月娘有如死人般躺著不動,嚇得魂不附體,慌亂間撞下一個燕窩。大傻把燕窩煮了餵月娘。自此以後,大傻天天給月娘餵燕窩,月娘的身體也因此逐漸有了起色。
第16集
陳錫用錢打動棺材明,終於從他口中探得月娘的訊息,急忙趕往救人。沒想到他的一舉一動卻被一個神秘客看在眼裡,尾隨他而去。陳錫發現被神秘人暗中跟蹤,原想查問對方的動機,誰知反遭對方突襲,昏迷過去。
第17集
龍哥走投無路,前去一刀家投宿。一刀由於欠下龍哥的人情,毅然答應讓一夥人住下。陳錫和月娘被關在柴房裡,陳錫細心照顧月娘,說如能逃過此劫,一定要娶月娘為妻。月娘嘴裡斥他胡言亂語,心中卻已對陳錫埋下愛意。
第18集
阿桃經不起月娘一再追問,終於告知是陳錫少爺和玉珠出手救了她。月娘感激玉珠,也很想親自向陳錫道謝。她做夢也沒想到,這幾天和她朝夕相處的陳家司機“牛仔”,其實就是陳錫。
第19集
一刀因為搶奪地盤,引起黑道頭子笑面虎的不滿,雙方約定決鬥,死傷各安天命。一刀以刀對槍,在不受看好下一刀解決了笑面虎。月娘親眼目睹,膽戰心驚,她想起一刀曾上門提親,不知他會否再舊事重提,頓覺忐忑不安。
第20集
陳老太太的80大壽到了,桂花、秀鳳帶著珍珠和玉珠前往祝壽。桂花一再囑咐兩人要小心面對陳老太太的“考試”,月娘暗祝玉珠成功。陳錫無意間發現月娘右手被燙傷,送她去診所打針,要她好好休息,但月娘堅持去幫陳錫祖母慶生。
第21集
陳老太太嘗了月娘所準備的食物後讚不絕口,陳錫急忙追回月娘,月娘以為陳老太太是在陳家打工的老女傭,陳老太太也不說破,拉了她去和桂花、秀鳳等同席。至此,月娘才知道陳老太太的真正身份,而“牛仔”就是陳家一脈單傳的陳錫!
第22集
娘不願跟隨陳錫回去陳家,對陳錫說如果要娶她,就上門提親,或者帶她遠走高飛,陳錫一口答應,叮囑月娘等他的好訊息。美玉為了阻止月娘嫁入陳家,不惜在陳老太太面前詆毀月娘,指她名聲不好,陳老太太派人往馬六甲調查。
第23集
羅伯張造訪黃家,無意中發現被關在小房子裡的月娘,驚為天人,他借詞借宿一晚。玉珠趁母親睡著,偷偷放走月娘。玉珠正要離去,發現有人走來,擔心月娘的行蹤敗露,急忙躲入月娘房裡。羅伯張把玉珠誤當成月娘,對她施以凌辱。
第24集
一刀把月娘接回家,為了不讓月娘感到委屈,囑咐媒婆讓她打扮一番。月娘沒有反抗,任由媒婆把她打扮成漂亮的新娘子。月娘本來想要認命,但是最後還是決定不向命運屈服。她拉下頭紗,躍窗而逃,卻被一刀的手下發現。
第25集
陳錫病情轉急,陳老太太迷信神婆的話,不讓孫兒入院急救。陳盛不顧家人的反對,背著陳錫趕去醫院,但為時已晚,陳錫已奄奄一息。珍珠得知陳錫病危,深怕自己嫁過去會守活寡,後悔要嫁給陳錫。
第26集
外婆逝世,月娘悲痛不已,堅持不讓工人把天蘭遺體從後門運走,她要天蘭光明正大地從黃家大門離開。天寶不肯讓步,命工人強行把屍運出,卻被月娘和一刀等弟兄所阻攔。桂花召來警察,月娘等人還是堅持不作讓步,最後黃元只得作出妥協。
第27集
阿桃因維護天蘭,終於被桂花趕離黃家,她向月娘告別。戰後的新加坡,英國人又回到這裡駐軍,外來的人越來越多,商業貿易頻繁,儘管百物飛漲,可是馬來亞最有錢的人都住在這裡,月娘於是把燕窩拿到新加坡來兜售。
第28集
月娘不甘受二盤商打壓,就在她苦思對策的當兒,街邊一對夫婦吵架時的對話,觸動了她的靈感,於是她假造了一家叫“劉氏燕窩行”的批發商,再往各中藥行促銷,“包裝”自己的燕窩業務,終於吸引幾家商行出較高的收購價,月娘開心不已。
第29集
月娘訂購絲綢回馬六甲,沒想到卻中了騙子的計,買下一批粗布,得不償失,月娘後悔不已。陳錫派了司機阿烈探聽月娘在新加坡的近況,得知月娘被騙,連房租也付不起。陳錫遂派阿烈冒充商人,出價向月娘買下那批“絲綢”。
第30集
陳錫探訪玉珠,驚見玉珠判若兩人。更叫他吃驚的是,玉珠曾被羅伯張強暴,而目睹此事的珍珠竟然沒有伸出援手。陳錫對珍珠感到心寒,對妻子的態度更加冷淡。珍珠懇求美玉想辦法,美玉也束手無策。
第31集
月娘懷疑陳盛命案是黑狗所為,到處搜尋黑狗的下落。皇天不負有心人,月娘終於利用某個妓女套出黑狗殺人的動機。黑狗眼見事機敗露,正要殺月娘滅口,忽然一刀從天而降,將黑狗制服。黑狗在警方的盤問下,終於供出受天寶指使
第32集
陳錫來找月娘,暗示欲與月娘重拾舊情,月娘極力逃避。月娘獲悉陳老太太昏迷不醒,想起曾聽陳盛提及陳老太太喜歡聆聽他吟唱班頓,於是往探望陳老太太。月娘看著陳盛那本班頓,在陳老太太床前不眠不休地唱了三天三夜,陳老太太竟奇蹟般地甦醒。
第33集
月娘忽然昏倒,安淇和阿桃急忙將她送院。阿桃經不起安淇追問,終於說出月娘已經身罹腸癌末期。月娘覺得自己年紀也大了,堅持不願動手術。儘管這樣,她還是積極面對生活。安淇聞之戚然。
第34集
大結局Finale!月娘和保羅結婚,有一子名祖業。祖業結婚後,生有三男一女,安淇便是他的掌上明珠。月娘把一生故事說完,安淇卻懷疑月娘有所保留,她隱隱覺得,自己並非月娘的親生孫女。究竟祖業是月娘和保羅的孩子,或是羅伯張和玉珠的後代呢?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