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維[三國時期蜀漢名將]

姜維[三國時期蜀漢名將]
姜維[三國時期蜀漢名將]
更多義項 ▼ 收起列表 ▲

姜維(202年-264年),字伯約,天水冀縣(今甘肅甘谷東南)人。三國時蜀漢名將,官至大將軍。少年時和母親住在一起,喜歡儒家大師鄭玄的學說。因為父親姜冏戰死,姜維被郡里任命為中郎。諸葛亮北伐時,姜維被懷疑有異心,姜維不得已投降蜀漢,被諸葛亮重用。諸葛亮去世後姜維在蜀漢開始嶄露頭角,費禕死後姜維開始獨掌軍權,繼續率領蜀漢軍隊北伐曹魏,與曹魏名將鄧艾、陳泰、郭淮等多次交手,姜維北伐總計大勝兩次;小勝三次;相距不克四次;大敗一次,小敗一次。後因蜀中大臣也多反對姜維北伐,而宦官黃皓弄權,姜維殺之不成,只得在沓中屯田避禍,後司馬昭五道伐蜀,姜維據守劍閣,阻擋住鍾會大軍,卻被鄧艾從陰平偷襲成都,劉禪投降。後姜維希望憑自己的力量復興蜀漢,假意投降魏將鍾會,打算利用鍾會反叛曹魏以實現恢復漢室的願望,但最終鍾會反叛失敗,姜維與鍾會一同被魏軍所殺。

基本信息

基本資料

人物簡介

姜維姜維
姜維字伯約202-264(63歲)
籍貫:涼州漢陽郡冀(甘肅天水市甘谷縣東南)
主效蜀勢力曾效力過:蜀
官至:大將軍涼州刺史假節平襄侯

歷史簡介

幼年喪父和母親生活,喜愛鄭玄的經學,曾為魏中郎將,參天水郡軍事。諸葛亮第一次北伐後投蜀漢,因他忠勤時事、思慮精密、敏於軍事、即有膽義,又兼心存漢室,故深得諸葛亮的器重。諸葛亮於五丈原病逝後,姜維令楊儀反旗鳴鼓,導致尾追的司馬懿退兵。姜維繼諸葛亮之略,伺圖中原,恢復漢室。又因其熟悉西方風俗,欲以羌胡為羽翼斷隴西為蜀漢所有。蔣琬和費禕在位時實行保境安民,姜維每次出兵不過萬人,但費禕被刺殺後能實行自己的志向,於是伺機累次兵伐中原,降李簡、斬徐質、大破王經,一時挫魏國之威。但也有麴城被奪、段谷及侯和之敗。後請劉禪殺專權的宦人黃皓不果,以屯田之名避禍沓中。司馬昭大舉伐蜀姜維上表請朝廷增援,但黃皓並不理會。姜維為鄧艾軍所纏,後用計令諸葛緒誤以他將襲雍州而得脫,於劍閣拒守鍾會十餘萬大軍。奈先有江由守將馬邈投降,再有諸葛瞻不聽黃崇搶占涪,更戰死於綿竹,蜀漢震恐後從投降派譙周之議,後主投降,並敕令姜維也降,將士得知後奮怒斬石。姜維乃佯降於鍾會,看出他陰有異志策應他造反,圖謀殺會後重扶漢室,乃事敗,姜維及妻子皆伏誅。

演義簡介

大將軍。文武雙全、侍母至孝。初為魏中郎將,諸葛亮欲取天水後姜維識破設伏敗趙雲,其後更劫了諸葛亮的寨。諸葛亮思其為接班人,並用計令夏侯楙和馬遵誤以姜維降蜀,姜維走投無路降蜀。姜維深得亮器重,亮授之平生所學。其後歷次北伐,姜維出力甚多,比方獻計斬費耀勝曹真。及亮卒,姜維繼諸葛之略圖復漢室,又招納羌人以斷隴西為蜀漢所有。斬魏將徐質取南安。困司馬昭於鐵籠山,後雖為陳泰用計降服羌兵,開門迎已被魏兵混入的羌援而終敗,但敗逃中仍然空手接箭反射殺都督郭淮。出狄道,背水大破王經,但其後中鄧艾騷擾計而退兵,遷大將軍。後為鄧艾設計迫入段谷中伏戰敗,自貶後將軍。再出祁山雖紮營於早為鄧艾開地道之地,但被劫寨後仍然冷靜命令全軍迎戰,後斗陣勝鄧艾。將計就計誅詐降將王瓘,敗鄧艾丟盔棄甲,越山舍馬。被鄧艾看出實出洮陽而設伏兵敗,得力助手夏侯霸戰死。黃浩弄權欲黜姜維,請劉禪殺專權的他不果,以屯田之名避禍沓中。司馬昭大舉伐蜀姜維上表請朝廷增援,但黃皓並不理會。姜維為鄧艾軍所纏,後用計令諸葛緒誤以他將襲雍州而得脫,於劍閣拒守鍾會二十餘萬大軍。奈先有江油守將馬邈投降,再有二千破六萬,諸葛瞻父子為鄧艾斬於綿竹,蜀漢震恐後從投降派譙周之議,後主投降,並敕令姜維也降,將士得知後奮怒斬石。姜維乃佯降於鍾會,看出他陰有異志策應他造反,圖謀殺會後重扶漢室,乃事敗,姜維及妻子皆伏誅,時年五十九。

人物生平

早期經歷

姜維姜維

姜維幼年喪父,與寡母一起生活,喜好鄭玄的經學。他出仕任本郡上計掾,州里徵召他為州從事。姜維的父親姜囧曾是天水郡功曹,時逢羌、戎叛亂,姜囧挺身護衛郡守,死在戰場,故此姜維受賜官為中郎,天水郡參軍。

建興六年(228年),蜀漢丞相諸葛亮軍出祁山,當時姜維和功曹梁緒、主簿尹賞、主記梁虔等從天水太守馬遵在各地巡查,馬遵得知蜀漢大軍到來,各縣都回響蜀軍,懷疑姜維等人異心,於是扔下姜維等人,連夜隨郭淮逃往上邽。姜維等人追之不及,回城時城門已閉,於是率領所部前往冀縣,而冀縣也不放姜維入城,姜維不得已,投降諸葛亮。馬謖兵敗街亭,諸葛亮拔西縣千餘家回蜀,導致姜維與母親分開。

建興七年(229年),諸葛亮辟姜維為倉曹掾,加奉義將軍,封當陽亭侯。諸葛亮給蔣琬寫信,稱姜維是涼州上士,有膽略,並讓姜維統領五六千虎步軍。後遷升姜維為中監軍征西將軍。

建興十二年(234年),諸葛亮病逝五丈原,遺命姜維次於魏延斷後。回到成都後,姜維被任命為右監軍輔漢將軍,封平襄侯。

連結羌胡

延熙元年(238年),姜維隨大將軍蔣琬駐軍漢中,蔣琬以姜維為營司馬,率領偏軍多次西入羌中作戰。

延熙六年(243年),姜維遷升為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

延熙十年(247年),姜維遷升為衛將軍,與大將軍費禕共錄尚書事。同年,汶山郡平康縣的夷族起事,姜維率兵討平。不久,雍州、涼州等地區的羌胡族人背魏降蜀。姜維率兵出隴右接應,與魏雍州刺史郭淮、討蜀護軍夏侯霸戰於洮西。胡族首領白虎文、治無戴等率部降蜀,姜維將其遷至蜀境。

延熙十二年(249年),蜀漢朝廷使姜維假節,姜維率軍出西平,不克而還。姜維自以為熟知西方風俗,文武雙全,所以想拉攏羌、胡為蜀漢所用,這樣就可以控制隴西,每當姜維想興兵前往,卻遭費禕制裁,使姜維率領的軍隊不超過萬人。

主持北伐

延熙十六年(253年)春,費禕被刺殺身亡。夏,姜維率領數萬人出石營,圍攻南安,魏國雍州刺史陳泰率軍前來救援,陳泰行軍至洛門,姜維卻已因軍糧耗盡而退軍。

延熙十七年(254年),蜀漢朝廷加姜維督內外軍事。姜維率軍出隴西,狄道長李簡舉城降。姜維進圍襄武,殺敗魏將徐質,並將其斬首,魏軍敗退。姜維乘勝追擊,先後攻破河間、河關、臨洮等地,拔其縣民還蜀。

延熙十八年(255年),姜維率領車騎將軍夏侯霸出狄道,於洮西大破魏國雍州刺史王經,王經死傷數萬,退保狄道城,姜維圍住狄道城攻打,魏國派征西將軍陳泰前來解圍,姜維退軍駐紮鍾題。

延熙十九年(256年)春,姜維被遷升為大將軍。姜維整頓兵馬,與鎮西將軍胡濟兩路出兵,約定在上邽會合,但胡濟卻沒有來,導致姜維在段谷被魏將鄧艾擊敗,姜維死傷甚多,百姓因此埋怨姜維,而隴西也躁動不安。姜維於是請求自貶為後將軍,行大將軍事。

延熙二十年(247年),魏徵東大將軍諸葛誕在淮南舉兵反抗司馬氏,姜維趁魏關中空虛率兵出秦川,又率領萬人出駱谷。魏大將軍司馬望於鄧艾據守長城,姜維駐軍於芒水,依山紮營,姜維多次挑戰,但司馬望與鄧艾堅守不出。

景耀元年(258年),姜維聽聞諸葛誕兵敗身死後,於是引兵回成都,劉禪恢復姜維大將軍的職位。

景耀五年(262年),姜維率軍出漢、侯和,被鄧艾所擊敗,姜維退駐沓中。時宦官黃皓弄權,更想廢掉姜維而培植右將軍閻宇。姜維請求將黃皓斬殺,但劉禪不肯,姜維不敢回成都,在沓中種麥。

景耀六年(263年),姜維聽聞鍾會治兵關中,上表劉禪,派遣張翼、廖化分別駐守陽安關口、陰平橋頭防患於未然。但黃皓聽信鬼神,告訴劉禪敵軍不會到來,而蜀漢群臣也不知道此事。魏軍五路伐蜀,等到鍾會將向駱谷,鄧艾將入沓中時,劉禪才派廖化支援沓中,張翼與董厥支援陽安關口。姜維被鄧艾所牽制,退駐陰平,鍾會圍攻漢、樂二城,又另派軍進攻關口,蜀將傅僉格鬥至死,而蔣舒卻開城投降。鍾會見關口已經攻下,於是長驅直入,姜維和廖化只好放棄陰平,與張翼、董厥會合,退保劍閣。鍾會寫信勸降姜維,但姜維不作回應,鍾會久攻不下,於是商議,準備撤還。

以身殉國

而此時鄧艾卻在由景谷道偷渡,進兵至綿竹,擊破諸葛瞻,劉禪開城投降,並敕令姜維投降。姜維軍士各個都拔起刀劍揮砍石頭髮泄心頭的憤怒,但無可奈何,姜維率軍向鍾會投降。

姜維投降鍾會後,知道鍾會有謀反之心,於是勸說鍾會設法殺害魏將,鍾會一方面陷害鄧艾,一方面準備起兵造反,但事情敗露,姜維、鍾會及蜀將張翼等都被殺害,鄧艾也被田續殺害。

主要成就

軍事成就

伯約伯約
漢中防禦

當初劉備為漢中王,留魏延鎮守漢中,在各個圍戍內留重兵以抵抗外敵,如果敵人來犯漢中,可以將敵人擋在關外,無法進入漢中,興勢之戰,王平抵抗曹爽的進攻,就是用的這個方式。但是姜維認為,這個方法雖然符合《周易》“重門”的意思,可以抵禦的住敵人,卻無法獲得大的戰果。不如放敵軍入陽平關,而蜀軍退守漢、樂二城,重要關口都留重兵把守,再派出一支軍隊打游擊,專門攻打敵軍的薄弱環節。這樣一來,可以拉長敵軍的補給線,又無法就地得到糧草的補充,長久下去,敵軍疲弊,退還的時候,諸城守兵與打游擊的軍隊,一起趁機進攻,這樣就能將敵軍悉數殲滅。於是令漢中都督胡濟守漢壽,監軍王含守樂城,護軍蔣斌守漢城,又於西安、建威、武衛、石門、武城、建昌、臨遠都立圍守,以備強敵。

景耀六年,鍾會伐蜀,率領大軍圍住漢、樂二城,久攻不下。鍾會無奈,寫信給駐守在漢城的蔣琬之子蔣斌,勸其投降,但遭到拒絕。而此時關口守將蔣舒獻關投降,傅僉戰死。鍾會於是只留輕軍圍漢城,自率大軍長驅直入。姜維的軍事布置因為朝廷用人不當而導致失敗(蔣舒本為武興督,因為在職期間沒什麼表現,所以被派往關口助關中都督傅僉守關)。

藝術才能

文學才能
魏晉文學史》中說姜維在文學上有著獨特的才能,在漢魏晉的文學史上起到了承上啟下的作用。作品如《蒲元別傳》等。

軼事典故

議謚趙雲

姜維九伐中原姜維九伐中原

蜀漢景耀三年末,劉禪下令對已故開國功臣進行追謚,先後追封關羽為壯繆侯,張飛為桓侯,馬超為威侯,黃忠為剛侯,龐統為靖侯。

劉禪下詔說:“趙雲當初跟隨先帝,立下了不少功績,多次救我於危難之中,你們商議一下趙雲的諡號。”大將軍姜維等人商議後認為:趙雲當初跟隨先帝南征北戰,戰功顯著;遵行國家的規章制度,應該表彰他的功勞;當陽長坂坡之戰所表現出來的情誼,能夠削金斷石;趙雲忠誠保衛主上,君主念其功勞大加賞賜;趙雲以禮厚待下屬,部下為其效命不計較生死;戰死的將士因為有趙雲這樣的上司可以不朽,生者感激趙雲的恩情都情願以死來報答。按照諡法:溫和、德才兼備、有愛並且有智慧稱為“順”,有職業操守,有信譽,處理事情不偏不頗稱為“平”,克敵制勝,平定禍亂稱為“平”,所以應該追謚趙云為“順平侯”。

不在當歸

姜維投降諸葛亮的時候,恰逢馬謖兵敗街亭,諸葛亮率領大軍撤退,而姜維母親尚在冀縣,所以與母親分開。後來姜維母親給姜維寫信,讓姜維回去,姜維回信說:“良田百頃,不在一畝,但有遠志,不在當歸也。”

膽大如斗

劉禪投降鄧艾後,敕令堅守劍閣的姜維投降於鍾會。鍾會問姜維:“你為什麼來遲了?”姜維卻神色嚴正哭著說:“現在來已經是太快了。”鍾會對此非常驚訝,非常器重姜維,讓姜維繼續統領他原來的軍隊。而姜維卻勸鍾會擁兵造反。鍾會誣陷鄧艾造反,司馬昭派人將鄧艾收押,鍾會進據成都,自稱益州牧。鍾會想讓姜維率領五萬人為先鋒討伐司馬昭,而姜維想先借鍾會之手殺盡魏將,而後再殺鍾會,復興蜀漢。但鍾會想要殺魏將的事情敗漏,與姜維一同被殺。魏將士對姜維的計策非常憤怒,姜維死後又剖開姜維的屍體,發現姜維的膽如斗大。

人物古蹟

平襄樓

姜維姜維

平襄樓位於四川省蘆山縣城南街姜慶祠內。祠祀三國蜀漢名將平襄侯姜維,民國時期鄉人曾在此舉行“慶壇”活動,故又名姜慶樓。初建於北宋現存建築為明正統十年(1445年)重建。為寺觀型木結構建築,樓平面呈方形,建於高0.2米台基上,樓面闊五間14.1米,進深四間10米,樓高24米,建築面積202平方米,一樓一底,三重檐歇山頂,樓周圍有迴廊,斗拱碩大,為柱高的四分之一。

姜維城

劍門關右側的懸崖絕壁之巔,有一灌木叢林。三面石壁凌空,如刀砍斧削,只有一面有條窄路可通往大劍山。這塊叢林平地像一座天然城池,可屯兵數萬.是當年姜維居高臨下,把守劍門屯兵的“營房”。當地民眾叫此地為“營盤嘴”,又叫“姜維城”。後來歷代兵家鎮守劍門,都在這裡安營紮寨。有城池、戰壕等遺蹟。

另,劍門關內右側半山腰有一姜維洞,關外的牛頭山上有一姜維井,關內的營盤嘴有姜維苗,以及姜維墓、姜公橋等等。

故道石刻

相傳為三國時蜀將姜維進兵所開,蜀漢延熙六年汶山平康蠻夷造反夷反,姜維率兵前往討伐。姜維入平康(今黑水縣境內)沿雜谷河而上,越朴頭山由舊時理番縣入黑水大道馬場溝而入平康。朴頭山姜維故道山崖旁有隋開皇九年會州刺史姜項達重治舊道的《通道記》碑文一通,《通道記》記載自三國姜維開鑿朴頭山棧道以來,因年久道路荒廢,會州刺史派人重治舊道事。

歷史年表

姜維姜維
姜維幼年喪父,和母親一起生活。他喜愛鄭玄的經學,立志要建立功名,便陰養死士,自身卻不修布衣之業。在郡中任職上計掾,州府徵召他做從事。由於他的父親姜冏從前做過郡功曹,當時正值羌族、戎族的叛亂,他身衛郡將時戰死沙場;郡欲表姜維為將,姜維家本衣冠大姓,不願為將(見《太平御覽》卷215引《魏略》),所以朝廷賜給姜維郎中的官職,參本郡軍事。
蜀漢後主建興六年[公元二二八年]蜀漢的丞相諸葛亮向祁山進軍,當時天水太守馬遵恰巧外出巡視,姜維和功曹梁緒、主簿尹賞、主記梁虔等人隨行。馬遵聽說蜀漢軍就要到了,而各縣都回響,懷疑姜維等人也有貳心,便連夜逃至上邽。姜維等人發覺馬遵已逃,他們追趕晚了,到上邽城門前,城門已經關閉,不放他們進去。姜維等人一齊回到冀縣,冀縣也不讓姜維進入。姜維等人就同去拜見諸葛亮。此時馬謖卻在街亭為張邰所敗,諸葛亮把西縣一千多戶人家和姜維等人遷回蜀漢,所以姜維就同他的母親失散了。魏軍收復冀縣後盡得姜維的母親及妻子,以姜維本無去意,故不沒其家,仍保留其官職。
(《魏略》卻有另一個說法:馬遵領姜維及諸官屬隨雍州刺史郭淮自西至洛門巡視,當得知諸葛亮已出祁山,郭淮對他說來者不善便東還保上邽。馬遵念所其郡治冀縣在西偏,又恐吏民響叛,遂亦隨郭淮去。姜維請馬遵還冀,馬遵謂姜維等說:“卿諸人叵覆信,皆賊也。”因此各自行程。姜維無奈但家在冀,遂與郡吏上官子修等還冀。冀中吏民見姜維等大喜,便推舉他們見諸葛亮。諸葛亮見後大悅,未及遣迎冀縣的人前,馬謖已為張郃等所破,姜維因此不得還,遂入蜀漢。)
諸葛亮任命姜維為倉曹掾,加官奉義將軍,封為當陽亭侯,這時姜維二十七歲。諸葛亮給留府長史張裔、參軍蔣琬寫信說:“姜伯約忠於職守勤於政務,思考問題精細周密,考查他所具備的才能,李永南(即李邵)、馬季常(即馬謖)他們都不如他。他是涼州的優秀人才啊。”又說:“須先讓他訓練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約在軍事上機敏能幹,既有膽色和忠義,又深懂兵法。這個人心裏想著漢室,而才能又超過常人,等他結束了訓練軍隊的任務,應派他到宮中,覲見主上。”
日後收到母親的信令求當歸,姜維說:“良田百頃,不在一畝,但有遠志,不在當歸也。”
建興八年[公元二三零年]遷護軍、征西將軍。(鄧芝任中監軍是從諸葛亮屯漢中至諸葛死後,早於姜維降蜀前;《魏延傳》記錄諸葛亮死後退兵時姜維乃護軍,《華陽國志》可作旁證;何況《廢李平表》中鄧芝仍然是中監軍、姜維是護軍,所以姜維當為護軍)
建興十二年[公元二三四年]二月,諸葛亮第五次北伐,並約得吳呼應,孫權號十萬攻合肥新城、孫韶入淮、陸遜和諸葛瑾向襄陽。姜維隨諸葛亮由斜谷出,兩軍對峙於五丈原百餘日,蜀漢軍數度約戰,司馬懿仍然不出。後諸葛亮送上婦人之服嘲笑司馬懿,司馬懿大怒上表請戰,曹叡遣辛毗杖節為軍師以制之。姜維對諸葛亮說:“辛佐治仗節而到,賊不復出矣。”諸葛亮同意,因司馬懿本無出戰意圖,不過示武於魏軍將士,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哪有千里請戰的道理。
八月,諸葛亮病死於渭南濱。蜀漢軍退兵,司馬懿尾追。姜維令楊儀反旗鳴鼓,假裝向魏軍進擊,司馬懿乃退,不敢逼。姜維返回成都,任右監軍、輔漢將軍,統率各軍,又加封平襄侯。
延熙元年[公元二三八年]姜維隨大將軍蔣琬駐漢中。
延熙二年[公元二三九年]蔣琬遷為大司馬,以姜維為司馬,姜維數率偏軍西入魏境。
延熙三年[公元二四零年]姜維出隴西,郭淮遂進軍,追至強中,姜維退。
延熙五年[公元二四二年]監軍姜維督偏軍自漢中還屯涪縣。
延熙六年[公元二四三年]蔣琬上疏以涼州為胡塞之要,宜以姜維為涼州刺史,銜持河右,因此姜維遷鎮西大將軍,領涼州刺史。
延熙十年[公元二四七年]遷衛將軍,與大將軍費禕共錄尚書事。隴西、南安、金城、西平諸羌餓何、燒戈、伐同、蛾遮塞等相結叛魏,攻圍城邑,南招蜀漢,涼州胡王治無戴復叛應之。姜維遂出兵隴西,討蜀護軍夏侯霸屯為翅,當郭淮援軍將至時姜維退兵。郭淮因此進討叛羌,斬餓何、燒戈,降服者萬餘落。
這年,汶山平康夷反,姜維率眾討定。(迎諸胡和討汶山兩事,《姜維傳》和《後主傳》的敍事次序各有不同,從《後主傳》)
延熙十一年[公元二四八年]治無戴和令居胡為郭淮所破,姜維出石營,經過強川,西迎治無戴,留陰平太守廖化於成重山築城保護降羌。郭淮出其不意,別遣夏侯霸等追姜維於沓中,自率諸軍攻廖化等。姜維果然還救廖化,斷蜀和叛羌合隴之勢。最後姜維把歸降的涼州胡王白虎文、治無戴等,領他們的部落回蜀並安置下來。
(《姜維傳》和《後主傳》把涼州降胡並置於蜀這事,敍述於發生的該年,但討平這場叛亂的魏主帥郭淮的本傳所記,是夸年的。而且《郭淮傳》所述遠較《蜀書》為詳盡,最終結果也不是蜀勝利,把整件事一同於某年簡略記錄也是史家採用的記錄手法,像曹操諸將的從討二袁於黎陽,戰事是建安七年開始但直至八年二月才攻黎陽。故採納《郭淮傳》)
延熙十二年[公元二四九年]姜維還,假節。魏發生高平陵之變,以司馬懿剷除曹爽一黨告終。後來朝延徵召曹爽的姑子、征西將軍夏侯玄入朝,夏侯霸更加自疑,加上替代者乃和他素不和的郭淮,於是便降蜀,姜維問:“司馬懿既當權,有沒有伐蜀之志呢?”夏侯霸回答:“他才剛於魏建立自己的勢力,還未能顧及外事。但有一人名鍾士季(即鍾會),他現在雖然年輕,但終會成為吳、蜀之憂,但不是非常之人也不能用他。”
秋,姜維復出西平,依麴山築二城,使牙門將句安、李歆等守之,以羌胡為助力侵逼諸郡。魏雍州刺史陳泰向征西將軍郭淮建議麴城雖固但離蜀險遠必須運糧;羌夷患姜維的勞役未必肯附,圍城便可兵不血刃而拔。因此郭淮令陳泰率討蜀護軍徐質、南安太守鄧艾等斷麴城糧道與水源,麴城只能熔雪為水。姜維引兵出自牛頭山與陳泰相拒,陳泰不與其戰並向郭淮獻計,郭淮可至牛頭斷其退路,郭淮納計並實行,姜維懼而退兵,句安等降。郭淮想乘勝擊西羌而為鄧艾所勸,指出姜維未走遠或會回來,宜派兵守備,便留屯白水北岸。三天后姜維遣廖化在白水南岸紮營但為鄧艾察知其以廖化為牽制,令姜維能東襲洮城的意圖。鄧艾在當夜秘密行軍直接趕到洮城,姜維果然前來渡河,但為鄧艾搶先據守洮城,姜維退兵。
姜維自以為熟悉西方的風俗民情,又自恃才武,想引誘各羌、胡部族作為羽翼,說自隴山以西的地區可以截斷並為蜀漢占有。每次想要發動大規模軍事行動時,費偉禕常常限制他而不聽從他的建議,撥給他的軍隊不超過一萬人。費禕對姜維說:“我等才能不如諸葛丞相太多了;丞相猶不能克定中原,何況我等呢!還不如保境安民,敬守社稷,這樣的功業才是我等能辦的,不要以希望或僥倖而決定成敗於一舉。若不事情不如意,追悔莫及。”
延熙十三年[公元二五零年]姜維復出西平,不克而還。
延熙十六年[公元二五三年]正月,費禕為魏降人郭循所刺殺,姜維至此可以行其志。吳的太傅諸葛恪自從東興之戰得勝後便有輕敵之心,又想大舉進攻,特派遣司馬李衡前往蜀漢去遊說姜維,約他同時舉兵,說道:“古人有言:聖人不能造成時機,但時機到了也不可失掉。現在敵國政權掌握在私人的家門(指司馬氏),內外猜疑隔閡,軍隊在外邊剛打敗仗,人民在裡面埋怨。自從曹操以來,他們被滅亡的跡象,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明顯過。如果大舉進攻,吳國從東面打,蜀漢從西面進,他們救了西線則東線空虛,重了東線則輕了西線。我們以實力雄厚之師,乘虛輕之敵,打敗他們是必然的。”姜維同意。
夏,諸葛恪率二十萬攻淮南,圍合肥新城;姜維率數萬人出石營,經董亭,圍南安。司馬師問計於虞松,他看出諸葛恪攻堅城如不下,師老眾疲後會自退;姜維手握重兵只以縣軍回響,不是大患。所以只需全力救東線,令關中諸將出其不意的急援,姜維自退。司馬師聽從後令陳泰解圍,當陳泰至洛門時,姜維糧盡退還。諸葛恪也攻不下張特三千餘所守的合肥新城,加上疫疾,死傷慘重,吳人怨恨極重,其後諸葛恪為孫峻所殺。
延熙十七年[公元二五四年]正月,姜維還成都,加督中外軍事。六月,復出隴西,守狄道長李簡舉縣而降。姜維進圍襄武,斬破魏將徐質,姜維乘勝拔河關、狄道、臨洮三縣民還,使居於綿竹及繁縣。
延熙十八年[公元二五五年]春,姜維還成都,複議出征,征西大將軍張翼諫小國不宜窮兵黜武,姜維不聽。夏,率車騎將軍夏侯霸等俱出狄道,大破魏雍州刺史王經於洮西,王經軍死者數萬人(《華陽國志》從《姜維傳》所述,但《通鑑》則從《張翼傳》所寫的死於洮水者以萬計),王經退保狄道。張翼再諫可以停止不宜復進,進或毀此大功,姜維大怒說這是為蛇添足,進而圍之。繼任大將軍司馬師的之弟司馬昭,命鄧艾與陳泰併力抗擊蜀漢軍,並遣太尉司馬孚為後援。陳泰與鄧艾軍會合後,分三路進至隴西,避開蜀漢軍,出其不意地繞過高城嶺,進至狄道東南山上,燃火擊鼓與城內聯絡,守軍見援軍至,士氣大振。姜維督軍沿山進攻,被魏軍擊退。陳泰揚言截斷蜀漢軍退路,蜀軍震恐,遂趕忙撤軍退走鍾題,狄道之圍乃得解。自張翼有異論,姜維心便與張翼不善,但又常率領其同行,張翼亦不得已而往。
延熙十九年[公元二五六年]春,就遷維為大將軍。姜維更整勒戎馬,復向祁山進軍,聽說鄧艾已有防備,就返回從董亭向南安進攻,鄧艾聞之隨即迅速率領軍到南安附近的武城山據險而守。姜維和鄧艾爭奪險要,沒能攻下,當晚,姜維渡過渭水向東行進,沿著山路向上邽進攻,又出奇兵,於上邽南面的段谷截擊姜維。段谷之戰,蜀將胡濟失期未至,姜維獨木難支,鄧艾大破姜維。蜀漢軍士卒潰散,受到了殲滅性打擊。兵士因此抱怨指摘,而隴山以西地區也騷亂動盪不安;姜維引咎自責,請求對自己貶官削爵。貶為後將軍,代理大將軍事務。
延熙二十年[公元二五七年]魏徵東大將軍諸葛誕聯合東吳起兵於淮南,司馬昭急調關中兵東下討之,姜維藉機率兵數萬出駱谷,到達沈嶺。當時魏軍在長城積存大量軍糧,且防守薄弱,恐姜維襲奪,征西將軍司馬望拒守,鄧艾也自隴右會於長城。姜維軍進至芒水,依山為營。鄧艾、司馬望率軍近水築寨。姜維多次挑戰,司馬望等堅守不出,兩軍長期對峙。
景耀元年[公元二五八年]諸葛誕敗亡,姜維見大勢已去,乃還成都。復拜為大將軍。宦人黃皓與尚書令陳祗勾結,從始預政。姜維雖班在陳祗之右但權任尚不如,蜀人無不追思董允。當時連年戰事百姓疲弊,譙周作《仇國論》以諫時弊。
當初劉備留魏延鎮守漢中,遣兵建立很多在外的營圍據點來抵禦外敵,令敵如前來就使他們無法攻入。興勢之戰時,王平拒御曹爽十萬魏軍就是沿襲了這種做法。姜維建議,認為交錯防守各營圍,雖然合乎《周易》所說的“重門”,即設定數層門,擊梆巡夜防備敵人襲擊的道理,但僅能防禦敵人,不能獲得重大勝利。不如在聽說敵人將至時,各營圍集結軍隊、聚積糧食,退防守漢、樂二城,使敵軍不能進入平原地帶,並且在重要關口駐軍守衛禦敵。有事情發生的時候,命令遊動部隊一同前進來窺探敵軍虛實。敵人攻不下關塞,荒野中沒有散落的糧食,敵人軍糧遠隔千里,自然會疲憊睏乏。他們撤退的時候,然後各城一起出兵,和遊動作戰部隊合力攻擊敵軍,這是消滅敵人的策略。於是命令漢中都督胡濟退駐漢壽,監軍王含守樂城,護軍蔣斌守漢城,又在西安、建威、武衛、石門、武城、建昌、臨遠都建立營閡守備。
景耀五年[公元二六二年]姜維進犯至洮陽,鄧艾率兵在洮陽以東侯和設陣,終破姜維。姜維本非蜀人,託身蜀國,且“累年攻戰,功績不立”,故此頗遭非議。宦官黃皓陰欲廢姜維以閻宇代替,姜維惡黃皓恣擅,向劉禪建議殺之。後主曰:“黃皓不過乃一小臣耳,以前董允也切齒,吾常恨之,君何足介意!”姜維見黃皓枝附葉連,懼於失言,遜辭而出。儘管後主敕皓詣姜維陳謝,姜維還是率軍前往沓中駐紮屯田避禍,不復還成都。
景耀六年[公元二六三年]司馬昭伐蜀,出兵十八萬,由他本人全面指揮調度,令征西將軍鄧艾自狄道率三萬餘人拖住姜維於沓中;雍州刺史諸葛緒率三萬餘人截住姜維,使他無法返回。鎮西將軍鍾會率十餘萬人、督前將軍李輔、征蜀護軍胡烈等自駱谷襲漢中。得知後姜維上奏表給劉禪:“聽說鍾會在關中整訓軍隊,謀划進攻我們,應派遣張翼、廖化統率各軍分守陽安關口、陰平橋頭以防患於未然。”黃皓相信魁巫的話,認為敵人終究不會前來,稟告劉禪停止進行此事,而眾位大臣也不知道此事。
八月,當鍾會就要進入駱谷,鄧艾快要進入沓中時,朝廷才派右車騎將軍廖化前往沓中增援姜維,左車騎將軍張翼、輔國大將軍董厥等人前往陽安關口作為諸圍守的外援。再敕諸圍皆不得戰,退保漢、樂二城,城中各有兵五千人。張翼、董厥北至陰平,姜維聞諸葛緒將向建威,留住月余待之。
九月,鍾會使前將軍李輔統萬人圍王含于樂城,護軍荀愷圍蔣斌於漢城。自己西向陽安口,使前鋒護軍胡烈攻關口,蜀漢守將蔣舒開門而降,傅僉戰死。攻下關口後鍾會長驅直進盡得庫藏積穀。姜維聽說鍾會各軍已進入漢中,帶領軍隊撤回。楊欣等人追趕至強川口,雙方大戰一場,姜維戰敗逃跑。聽說諸葛緒攔住了返回的道路,駐紮在橋頭,便從孔函谷進入北道,想繞到雍州刺史諸葛緒的背後。諸葛緒聽說後,後撤三十里。姜維進入北道三十多里,聽說諸葛緒後撤,隨即返回,從橋頭經過,諸葛緒又趕去堵截姜維,晚到了一天沒追上。張翼、董厥剛到漢壽,姜維、廖化也放棄陰平退回,恰好張翼,董厥會合,一起退守劍閣。鍾會給姜維寫信說:“公侯您有著文德武功,身懷蓋世的謀略,在巴蜀、漢中建立了功業,名聲傳揚中原大地,遠近的人無不慕名而來歸附您。每每憶起從前,我們曾經共同承受魏國深廣的教化,像吳國的季札和鄭國的子產那樣的情誼才比得止這種友好。”姜維不答,只是列營守險。
十月,蜀漢向吳求救,吳以丁奉攻壽春、留平和施績於南郡商議用兵方向、丁封和孫異向沔中以救蜀漢。鍾會不能克劍閣,由於路程險遠運糧困難,商議歸還。鄧艾此時上書建議從陰平出兵,鍾會遣田章從劍閣西出江由。未至百里,田章先破蜀漢伏兵三校。鄧艾使田章先行,後長驅直前。鄧艾率兩萬人從陰平取道經過沒有人煙的地方七百多里,終至江由,蜀漢守將馬邈竟然投降。諸葛瞻不納黃崇搶據涪的建議退守綿竹,其後為鄧艾所敗並戰死。百姓聞鄧艾已入成都平原驚恐山野,朝廷無法禁止。大臣商量去向,最終投降派譙周獲勝,後主率大臣請降,鄧艾占據成都。
姜維等人最初聽說諸葛瞻戰敗,有傳聞劉禪想要堅守成都,有傳聞劉禪想東到吳國,有傳聞劉禪想南下建寧,於是姜維帶領軍隊經過廣漢、郪道去察明虛實;不久接到劉禪的敕令,就放下了武器和戰甲,去涪縣的魏軍營向鍾會投降,將士們得知後皆很憤怒,拔出刀砍向石頭。鍾會對姜維說:“何故來何?”姜維正色流涕說:“今日見此為速矣!”鍾會甚奇,便厚待姜維等,把他們的印璽、令號、符節、車蓋暫且都交還給他們。吳人聞蜀漢已亡,乃罷丁奉諸路兵。
十二月,鍾會內心懷有叛離之志,姜維已有所察覺,就想促成他的作亂,於是就勸說鍾會:“聽說您自淮南之戰以來,計策從未有過失誤,司馬氏能夠昌盛,全依賴您的力量。如今又平定了蜀國,威德振世,百姓頌揚您的功勞,主上畏懼您的謀略,您還想因此安然而歸嗎?何不效法陶朱公范蠡泛舟湖上遠避是非,以保全自己的功名性命呢!”鍾會說:“您說的太遠了,我不能離開。而且從現在的形勢看,還沒有到這種地步。”姜維說:“其他的事情憑您的智慧、力量就能做到,用不著我多說了。”從此他們倆感情融洽關係密切,出則同車,坐則同席。鍾會因鄧艾承旨專權行事,就與衛瓘一起密報鄧艾有謀反的表現。鍾會善於摹仿別人的字型,就在劍閣攔截了鄧艾的奏章和上報事情的書信,改寫了其中的話,讓言辭狂悖傲慢,有很多居功自誇之處,同時又毀掉晉公司馬昭的回信,親手重新再寫以使鄧艾生疑。
魏陳留王景元五年[公元二六四年]鍾會對長史杜預說:“拿伯約和中原的名士相比,諸葛公休(即諸葛誕)、夏侯太初(即夏侯玄)也不能超過他。”
正月十五日,鍾會到了成都,派人把早已為司馬昭所令而被關押的鄧艾押送京師。鍾會所忌憚者只有鄧艾,鄧艾父子既已被擒,鍾會則獨自統領大眾,威震西土,於是下定決心陰謀反叛。鍾會想讓姜維率五萬人出斜谷為前鋒,自己率領大眾跟隨其後。到長安後命令騎兵從陸路走,步兵從水路順流從渭水進入黃河,會合於洛陽,終平定天下。恰在此時,鍾會收到了晉公的信,信中說:“恐怕鄧艾不甘心接受懲處,現已派遣中護軍賈充率領步騎兵一萬人直接進斜谷,駐紮在樂城,我親自率十萬人駐紮在長安,近日即可相見。”鍾會接到書信大驚失色,叫來親信之人對他們說:“如果只取鄧艾,相國知道我能獨自辦理;如今帶來重兵,必定覺察到我有變異,我們應當迅速發難。事情成功了,就可得天下;不成功,就可以退保蜀漢,仍可作個劉備一樣的人。”
十六日,姜維想讓鍾會殺盡從北方來的諸將,自己再藉機殺掉鍾會,全部坑殺魏國兵士,重立漢室。他給劉禪寫密信說:“希望陛下再忍受數日之辱,我要讓國家危而復安,日月幽而復明。”鍾會想聽從姜維的意見誅殺諸將,但仍猶豫不決。此謀最終事泄。
十八日,中午時分,胡淵率領其父胡烈的兵士擂鼓而出,各軍也都不約而同地吶喊著跑出來,竟然連督促之人都沒有,就爭先恐後地跑向城裡。當時鐘會正在給姜維鎧甲兵器,報告說外面有洶洶嘈雜之聲,好象是失火似的,一會兒,又報告說有兵跑往城裡。鍾會大驚,問姜維說:“兵來似乎是想作亂,應當怎么辦?”姜維說:“只能攻擊他們!”鍾會派兵去殺那些被關起來的牙門將、郡守,而裡面的人都拿起几案頂住門,兵士砍門卻砍不破。過了一會兒,城外的人爬著梯子登上城牆,有的人焚燒城內的屋子,兵士們像螞蟻那樣亂鬨鬨地湧進來,箭如雨下,那些牙門將、郡守都從屋子上爬出來,與他們手下的軍士匯合在一處。姜維帶著鍾會左右拼殺,親手殺死五六人,眾人格殺了姜維,被剖,膽如升大。魏軍又殺死了鍾會和姜維的妻子兒女。

家族成員

父:姜冏

後裔:姜寶誼,唐高祖李淵將領,右武衛大將軍。與宋金剛作戰被俘不屈死,追贈左衛大將軍。

姜恪,寶誼子,唐高宗時以戰功官至左相。

影視形象

播出時間 電視連續劇/電影 演員
1985 《諸葛亮》(李法曾版) 何玉海
1985 諸葛亮》(鄭少秋版) 楊得時 李嘉豪
1994 《三國演義》 張天舒 樊志起
1996 《諸葛孔明》 王曉東
2006 《神鬼八陣圖》 王全有
2010 三國 葉鵬

歷史評價

影視作品中的姜維 影視作品中的姜維
諸葛亮:“姜伯約忠勤時事,思慮精密,考其所有,永南、季常諸人不如也。其人,涼州上士也。”“須先教中虎步兵五六千人。姜伯約甚敏於軍事,既有膽義,深解兵意。”

鍾會:“公侯以文武之德,懷邁世之略,功濟巴、漢、聲暢華夏,遠近莫不歸名。每惟疇昔,嘗同大化,吳札、鄭喬,能喻斯好。”“以伯約比中土名士,公休、太初不能勝也。”

鄧艾:“姜維,自一時雄兒也。然與某相值,故窮耳。”

郤正:“姜伯約據上將之重,處群臣之右。宅舍弊薄,資財無餘,側室無妾媵之褻,後庭無聲樂之娛。衣服取供,輿馬取備,飲食節制,不奢不約,官給費用,隨手消盡;察其所以然者,非以激貪厲濁,抑情自割也。直謂如是為足,不在多求。凡人之談,常譽成毀敗,扶高抑下,鹹以姜維投厝無所,身死宗滅,以是貶削,不復料擿,異乎《春秋》褒貶之義矣。如姜維之樂學不倦,清素節約,自一時之儀表也。”

郭頒:“時蜀官屬皆天下英俊,無出維右。”

曹奐:“蜀所恃賴,唯維而已。”

真三國之姜維真三國之姜維

乾寶:“姜維為蜀相,國亡主辱弗之死,而死於鍾會之亂,惜哉!非死之難,處死之難也。是以古之烈士,見危授命,投節如歸,非不愛死也,固知命之不長而懼不得其所也。”

左思《三都賦》:“庭扣鐘磬,堂撫琴瑟。匪葛匪姜,疇能是恤?”

常璩:“姜維才非亮匹,志繼洪軌,民嫌其勞,家國亦喪矣。”

廖化:“‘兵不戢,必自焚’,伯約之謂也。智不出敵,而力少於寇,用之無厭,何以能立?詩云‘不自我先,不自我後’,今日之事也。”

陳壽:“姜維粗有文武,志立功名,而玩眾黷旅,明斷不周,終致隕斃。老子有云:‘治大國者猶烹小鮮’況於區區蕞爾,而可屢擾乎哉。”

傅玄:“維為人好立功名,陰養死士,不修布衣之業。”“姜維欲速立其功,勇而無決也。”

孫盛:“異哉郤氏之論也!夫士雖百行,操業萬殊,至於忠孝義節,百行之冠冕也。姜維策名魏室,而外奔蜀朝,違君徇利,不可謂忠;捐親苟免,不可謂孝;害加舊邦,不可謂義;敗不死難,不可謂節;且德政未敷而疲民以逞,居禦侮之任而致敵喪守,於夫智勇,莫可雲也:凡斯六者,維無一焉。實有魏之逋臣,亡國之亂相,而雲人之儀表,斯亦惑矣。縱維好書而微自藻潔,豈異夫盜者分財之義,而程、鄭降階之善也?”“盛以為古人云,非所困而困焉名必辱,非所據而據焉身必危,既辱且危,死其將至,其姜維之謂乎!鄧艾之入江油,士眾鮮少,維進不能奮節綿竹之下,退不能總帥五將,擁衛蜀主,思後圖之計,而乃反覆於逆順之間,希違情於難冀之會,以衰弱之國,而屢觀兵於三秦,已滅之邦,冀理外之奇舉,不亦暗哉!”

裴松之:“盛之譏維,又為不當。於時鍾會大眾既造劍閣,維與諸將列營守險,會不得進,已議還計,全蜀之功,幾乎立矣。但鄧艾詭道傍入,出於其後,諸葛瞻既敗,成都自潰。維若回軍救內,則會乘其背。當時之勢,焉得兩濟?而責維不能奮節綿竹,擁衛蜀主,非其理也。會欲盡坑魏將以舉大事,授維重兵,使為前驅。若令魏將皆死,兵事在維手,殺會復蜀,不為難矣。夫功成理外,然後為奇,不可以事有差牙,而抑謂不然。設使田單之計,邂逅不會,復可謂之愚暗哉!”“郄正此論,取其可稱,不謂維始終行事皆可準則也。所云“一時儀表”,止在好學與儉素耳。本傳及魏略皆雲維本無叛心,以急逼歸蜀。盛相譏貶,惟可責其背母。餘既過苦,又非所以難郄正也。”“亮有吞魏之志久矣,不始於此眾人方知也,且於時師出無成,傷缺而反者眾,三郡歸降而不能有。姜維,天水之匹夫耳,獲之則於魏何損?”

范縝:“比干之心,七竅列角;伯約之膽,其大若拳,此心器之殊也。是知聖人定分,每絕常區,非惟道革群生,乃亦形超萬有。”

胡三省:“①維之智固足以玩弄鍾會於股掌之上,迫於時、制於命,奈之何哉!?姜維之心,始終為漢,千載之下,炳炳如丹,陳壽、孫盛之貶,非也。”“②屢敗而不止,為亡蜀張本。”

李贄:“又一孔明。”

黃宗羲:“主上以忠臣之後仗我,我所以棲棲不忍去也;今方寸亂矣,吾不能為姜伯約矣。”

王鳴盛:“姜維志在復蜀,不成被殺,其赤心則千載如生.維之於蜀,猶張世傑、陸秀夫之於宋耳。”“但譏其玩眾黷旅,以致隕斃,壽豈不知不伐賊王業亦亡,惟坐而待亡,孰與伐之?”

蔡東藩:“才不逮諸葛,而欲與魏爭勝,連歲出師,致民勞苦,不可謂非失計。然如後主之昏愚,親小人,遠賢臣,就使維不伐魏,蜀亦寧能久存乎?況維聞魏人窺蜀,即表請遣將守險,而為一黃皓所誤,卒至魏兵三路,長驅直入;是咎在黃皓,於維無尤也。劍閣守險,鍾會屢攻不克,而鄧艾從陰平進兵,直趨涪城,諸葛瞻不依黃崇之議,讓敵深入,猝至戰死,是咎在諸葛瞻,於維亦無尤也。成都雖危,尚堪背城借一,後主寧從譙周,不從北地王諶,面縛出降,坐喪蜀土,是咎在後主,於維更無尤也。至大勢已去,維尚詐降鍾會,意圖規復,乃不幸失敗,一死謝國,維之報主,至矣盡矣!天不祚蜀,何維之足尤乎?”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熱門詞條